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2章 出尔

周志国气得差点骂娘,梁家坪是丰泽的武术之乡,这梁百山又是梁家坪第一高手,壮的像头牛,他生病,真他妈笑话!周志国道:“你们谁负责?”
张扬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和赵洋林商量下一步需要开展的工作,听说建筑工地被围,他马上中断谈话,驱车赶往现场,临行之时,赵洋林送了出来,交代他一定要冷静处理问题,千万不要和当地村民生过激的冲突。
周志国道:“老百姓有不满可以通过你这个村支书反映嘛?既然有这么大的意见,这么多的不满,当初你们为什么要答应搬迁,市里是经过你们同意才开始建设的,现在你们又出尔反尔,梁百山,你在跟党和政府耍手段啊!”
周志国诚惶诚恐的垂下头,充满惭愧道:“陈市长,是我们的工作不周,才给新机场建设造成了这么大的困难,我回去马上写检讨。”
丘金柱听到常务副市长发话了,马上走过来把梁百山的手铐给打开了。
梁百山点了点头,转身向村民们走去。
周志国道:“其实这件事前两天都谈得好好的,村民们也投票表决了,梁百山代表村民们在拆迁同意书上还签了字,真是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出尔反尔。”
张扬道:“谁再敢围在这里,我就让警察抓谁!”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张扬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在机场建设工地修建第一座建筑……新机场现场指挥部,本着节约的原则,张扬决定指挥部搭建活动板房,这一工程就交给了谢君绰。
谢君绰将手递到他面前,张扬一手握住她的纤手,一手揉捏着她的手腕,在她的穴位处揉捏了几下,谢君绰顿时感到疼痛全消,她欣喜道:“谢谢!”此时方才意识到周围不少民工都看着他们,慌忙将手从张扬掌心中抽了出来。可她马上又觉着自己的动作有些失礼,歉然道:“对不起……我……”
周志国和陈家年低声商量了几句,向梁百山道:“你这个村支书不是想不干就不干的,你说了不算,上级领导说了才算m.hetushu.com,现在你还是梁家坪的党支部书记,你从村民中选出几个代表,今天陈市长和张市长都来了,张市长是这次新机场项目的总指挥,有什么意见,我们坐下来谈,把心里的想法和委屈全都说出来,争取尽快把这件事解决,让老百姓们满意。”
梁百山道:“我辞职,我不干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党员干部了,也就谈不上犯罪了。”
陈家年道:“你去跟梁家坪的村民们说一说,选出五名代表,我们马上就谈,有什么条件不怕说,只要是合理的,我们都会考虑。”
陈家年道:“准备一下,我们一起参加跟梁家坪村民的对话吧。
陈家年喊话道:“拆迁协议中已经列的明明白白,政府会出手为你们建安置房,耕地也会以等同面积归还你们,在拆迁期间,还按日赔偿你们的损失,政府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我们已经尽可能的从老百姓的方面出发。”
梁家坪是丰泽武术之乡,其村民不乏胆大之人,可是谁也不会胆大到拿自己的命冒险,汽车到来之前,人群向两旁散开,中间闪出了一条道路,皮卡车在工地大门前停下,马上愤怒的村民们就围拢上去。
陈家年皱了皱眉头,向周志国道:“你们的工作做得很不到位啊!”
有村民大声道:“那也不能让我们老百姓吃亏啊!为了修建飞机场,我们的耕地房屋就这么被你们占用了,我们住哪儿?我们吃什么?”
梁百山道:“老百姓之所以跑来闹事是因为他们觉着心里憋屈,来到这里的多数都是土生土长的乡亲,我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们祖祖辈辈埋在这里,现在你们一句话就要把我们的家给拆了,祖坟给刨了,我们种下的庄稼还没等到长成,就这么给平了,周书记,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就不能设身处地的为梁家坪的老百姓想一想?”
张扬来到谢君绰面前,发现她正揉着手腕,却是在刚才和村民的冲突中手腕扭伤了,张扬道:“把手给我!”
张扬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他微笑道:http://www•hetushu.com“没事就好!”目光在工地现场环视了一周道:“损失严不严重?”
围在工地周围的村民们本来想阻拦这辆车,可很快他们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皮卡车根本没有减速的意思,大脚油门哄着,排气筒发出低沉的金属咆哮声。
虽然资金的缺口还很大,可是张扬的机场筹建计划还是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征地工作交给了丰泽市政府负责,由市长孙东强亲自指挥,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主抓这件事,因为机场选择的地方只有梁家坪一个村子,这村又并不富裕,所以在市里给出了诸多优惠条件之后,村民们也很快就答应了。
张扬让陈家年坐在主位上,他没打算多说话,开始的时候只想当一个旁听者。
陈家年道:“跟村支书说了,让他们村里选几个人谈判,有什么条件直接对话。”
张扬正琢磨着呢,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和公安局副局长丘金柱一起来到他的面前,张扬微笑道:“陈市长谈得怎么样?”
陈家年想不到局面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正在场面陷入僵持之际,一辆尼桑皮卡车高速向工地大门驶来。
半个小时后就在工地已经搭好的临时指挥部内开始了双方会谈,代表新机场建设指挥部出面的是张扬、陈家年、丘金柱、周志国四人,代表梁家坪出面的是村支书梁百山和其他四名村民代表。
有人道:“说的好听,我们住在这里已经习惯了,祖祖辈辈都没离开过这块土地,凭什么你们让我们走,我们就走?”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一直在旁边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陈家年道:“心里有意见就应该说出来,我们都是共产党员,我们乐于接受方方面面的意见,可这种表达方式也太过分了吧?”
陈家年叹了口气道:“利益驱使,一定是利益驱使啊!”
梁百山道:“我们开始没想这么多,一心只想配合政府的工作,可冷静下来一想,我们村的付出大多了,损失太大了,政府的那点赔偿根本不能和我们的损失划等号。”
最先赶到现场地点的是http://www•hetushu.com丰泽市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他把东河镇的镇党委书记周志国也给叫来了,周志国看到眼前情景心里暗暗叫苦,他前两天还信誓旦旦的向市里表示,自己一定会做好拆迁动员,让梁家坪的老百姓开开心心的搬迁,可协议没达成几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该如何向上头交代。
张扬笑了笑,这时远处响起警车声,丰泽市公安局副局长丘金柱带领一支三十人的队伍赶到现场,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先去了梁家坪,将村支书梁百山从被窝里给揪了出来,不容分说就把梁百山给铐了,将他带到闹事现场。丘金柱对梁家坪的情况还是清楚的,擒贼先擒王,先把他们的领头人抓住再说。
谢君绰道:“我们有院墙,守住大门没让这些村民冲进来,不然损失就大了。”她心有余悸道:“梁家坪是武术之乡,据说这个村子里男女老少全都会武,高手无数。”
梁家坪的村民们不为所动,他们来得人多,谁都想着法不责众,你抓人总不能把我们村的老百姓全部都抓走。有人叫道:“现在是法治社会,民主社会,你副市长也不能仗势欺人。”
张扬点了点头,他心里对这些出尔反尔的村民是有些反感的,可新机场项目不是短期内就能够一蹴而就的,必须要协调好和当地村民之间的关系。张扬道:“那就谈吧,我也想听听他们到底想提什么条件?”
周志国道:“你这是推卸责任,如果你能够尽职尽责,梁家坪的这些村民就不会跑到这里来阻挠政府重点工程,你是一个老党员,怎么一点自觉性都没有?”
陈家年看到周志国压不住阵脚,不禁皱了皱眉头,他伸手去要话筒,周志国将话筒交给了他,陈家年道:“各位乡亲,我是丰泽市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你们动迁的事情归我负责,市里修建新机场是利民利国的大好事,我们之前和你们村的代表已经进行了磋商,并达成了共识,中国是个礼仪之邦,我们中国人是注重信义的,一诺千金,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反悔。”
梁百山www.hetushu.com是梁家坪的党支部书记,现在梁家坪出了问题周志国当然要唯他是问,人群中有人叫道:“梁支书生病了,连床都下不了了。”
张大官人若无其事的推开车门走了出来,双目充满不屑的看着一张张愤怒的面孔,他已经不止一次遭遇过这种场面,对张扬而言这些小风小浪根本不能让他产生任何的触动,论官职他大,论拳头他也大,就算梁家坪的老百姓一哄而上,他一样有制胜的把握。
梁百山被抓住之后起到的震慑作用是极其显着的,梁百山是个极其强硬的人,他不但是党支书,也号称梁家坪第一高手,梁家坪是丰泽的武术之乡,梁家坪的第一高手就是丰泽的第一高手,今天村民们闹事并不是他主使的,可梁百山也没反对,装病躲在家里,就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好对策,我是村支书,我是老党员,我不能聚众闹事,可这些村民谋求他们自己的利益也没什么不对,我不反对不赞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行吧。可梁百山没想到,自己躲在家里也会被警察找到门上,不由分说就把他给铐了,说实话,凭梁百山的本事,三五个警察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可梁百山知道拳头再大大不过党,自己是党员,不能干公然对抗政府的事儿,可他也不服气,我一没犯法,而没作恶,你们凭什么把我铐了?
指挥部工地现场,梁家坪的老百姓里三层外三层的将那栋刚刚建好一层的板房楼给围了起来,建筑工人们也很紧张,毕竟村民们人多势众,谁也不想平白无辜的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事情发生的时候,谢君绰刚好在现场,比起这些孔武有力的民工,她反倒显得镇定许多。有些村民想要冲上去把板房给拆了,谢君绰拦住他们的去路,大声道:“我看谁敢,这是政府工程,你们要是敢搞破坏就是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破坏国家财物,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她的话果然吓住了不少村民,不过仍然有不怕事的,叫嚣道:“别听这女人吓唬咱们,把这破房子给拆了,凭什么在我们梁家坪的地界上盖房子?和_图_书
周志国向陈家年看了看,梁百川是市局抓的,周志国只是一个镇党委书记,他可指挥不动。陈家年转身去找张扬,却发现张扬已经走入了工地,看看损失情况去了。陈家年道:“小邱,给他把手铐打开!”
可当他们的指挥部刚刚搭了半截,一个新的难题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原本已经达成协议的梁家坪村民,忽然撕毁了协议,全村老百姓一起动员,纠集新机场现场指挥部工地给围了起来。
村民们听到这话一起嚷嚷了起来,说现在什么时代了,讲究民主,何谓民主,就是老百姓当家作主,他们都负责。
村民们虽然生气,可是看到张大官人出场的气势,也没有人当真敢向他出手,官威也是一种气质,张大官人修炼了这么久,早已有了一定的官威,再加上他本身拥有的杀气,在气势上先震住了这帮老百姓。
一时间群情汹涌,齐声大叫道:“不走,我们不走,誓死捍卫我们的家园!”
梁百山道:“我还戴着手铐呢,怎么谈?”
周志国脸色铁青道:“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身为一个党员干部,你这就是犯罪!”
周志国从随同前来的警察手中拿起扩音喇叭大声道:“梁百山,梁百山你给我出来!”
张扬听她说得有趣,不禁笑了起来,高手无数?他在江城还从未遭遇过什么真正的高手,想到这件事张扬不由得联想起一个人,江城形意拳协会的主席梁百川,梁家坪的党支书叫梁百山,这应该不是巧合,说不定两人有亲戚。
梁百山向镇党委书记周志国道:“周书记,我犯了啥罪?你们凭什么把我给铐了?”
事实证明,丘金柱的这个对策是正确的,村民们看到连村支书都被抓了,虽然还有人嚷嚷着,可心里已经开始胆怯,今天的动静已经闹得不小了,市长来了两个,镇党委书记来了,市局副局长也来了,此外还有三十名荷枪实弹的警察,虽然梁家坪村民在人数上占优,可多数老百姓是不敢和政府硬碰硬对抗的,许多人都是虚张声势。凑热闹的居多,看到政府来真格的了,很多人就开始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