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5章 风吹草动

杜天野已经把他的无框眼镜给卡上了,张扬走在前面,他跟在张扬的身后,生怕别人认出他来,可走入汉江烧烤之后,杜天野发现,每位食客都专注着自己的事情,少有人会看他一眼,就算是店主李承干也忙着招呼张扬,根本没有留意到他这个市委书记。
张大官人回答的很干脆:“何先生,市里不同意,要不您再考虑考虑!”他说完就果断挂上了电话,杜天野笑眯眯望着张扬道:“何长安打来的?”
楚嫣然居然没有接他的电话,响了两声就给挂了。
张扬端起啤酒杯响应,还没来得及喝酒,手机就响了,他接通电话,这电话却是何长安打来的,何长安的声音从来都是不急不缓,镇定自如:“张扬啊,我的提议市里讨论了吗?”
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徐亚威道:“那也不能下得太大,有道是过犹不及,雨太大也会造成灾难。”
杜天野看到张扬拎着两瓶酒过来,不禁笑道:“到底是酒厂厂长,平时车里就装着这些。”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张扬被敲击车窗的声音吵醒,睁开双目,方才发现天已经黑了,组织部长徐彪站在外面,一手打着伞,一手敲着他的车窗。
黎姗姗道:“他那人就那样,不过应该没什么坏心眼儿。”
赵洋林笑道:“只是外面有人这么传,我担心有人想要搞事!所以提前给你说一声,没有就最好。”
张扬道:“那栋别墅的地皮是肖鸣送给我的,当时他还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送给我地皮是为了做人情,我知道这种事情不对,没要他的地皮,胡茵茹很喜欢那块地方,所以我把这块地皮让给了她,胡茵茹从购入地皮到盖别墅全都走了正规程序,包括购入地皮的价钱,也没有低于同类地区的均价,你明白了吗?”
杜天野端起啤酒杯,将剩下的半扎啤酒喝完。
徐彪道:“不用,家里已经准备好菜了,酒刘金城送来,外面吃不干净,还是家里弄几个菜吃得爽口放心。”
赵洋林又道:“其实这种流言你大可不必去搭理,只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性就醒了。”
张大官人也没推辞,笑眯眯点了点头,跟杜天野一起走了。
杜天野道:“这个老徐可真不够意思,喝酒居然不请我!”他也只是说说罢了,身为市委书记,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很慢,这会儿才刚刚忙完工作,哪有时间喝酒。
虽然已经到了午夜,江城的大街小巷还是有不少的夜市摊点营业,多数都是烧烤路边摊,江城人好饮,而且有长时间奋战的习惯,张扬哼着小曲,徜徉在午夜的街头,闻着空气里飘飞的烧烤味道,这才是生活,他忽然发现自己压根就是一个俗人,不食人间烟火,修心养性都不属于他,真要是选择了那种生活,他也不会快乐,他就喜欢这样实实在在的活着,要生活在人群中,生活在社会中,他享受这种感觉。
徐亚威道:“我正琢磨着这两天约你喝酒呢,想不到我爸就将你请来了。”
张扬道:“别麻烦了,我请你去汉江吃烤肉吧!”杜天野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头。
楚嫣然沉默了一下,悄悄消化了一下张扬这句话带给她的温馨和幸福,小声道:“真的?”
“我是个俗人!”张大官人自言自语道。
张扬要了个小包,和杜天野一起走了进去。
他闻到了张扬身上的酒气,皱了皱眉头道:“喝酒了?”
黎姗姗道:“这件事上他的确很傻。”
黎姗姗柔声道:“年轻冲动,还有那么点暴力倾向!
张扬知道他担心会被别人认出,笑道:“戴上你的无框眼镜,汉江有和图书包间的,咱们在里面吃,保管没人能认出你来!”
木屋别墅从拿地到建设的全过程都是走的正规程序,就算真的有人要查,也查不出任何的毛病,可是要是有人在他和胡茵茹的关系上做文章,恐怕就有点麻烦了,想到这一层,张扬先给胡茵茹打了个电话,让她提前有个准备,胡茵茹担心的只是张扬,她那方面不存在任何的问题,胡茵茹本来就计划近日前往埃及,因为这件事,她决定将行程提前,并叮嘱张扬,近期不要前往木屋别墅,免得有人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
徐亚威被父亲给弄懵了,一旁张扬推了他一把道:“还不谢你家老爷子的隆恩,徐部长准了!”
杜天野道:“和政府对抗的,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何长安道:“一个能让我的女人为他说好话的男人,必然有其可取之处!”他闭上眼睛:“江城这一盘棋并不好下,我做生意不喜欢结仇,和气生财,拼得你死我活又有什么意思?不过这个张扬真让我有些摸不透,他缺少资金,而我恰恰拥有他所缺少的东西,可他偏偏要拒绝我的好意,你说他究竟是聪明,还是傻呢?”
何长安哈哈笑了起来,轻轻抚摸了一下黎姗姗丰满挺翘的臀部,低声道:“我本来以为,我和他应该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可这小子似乎对我抱有一种敌意。”
徐彪眉开眼笑道:“你啊,是一点都不了解我,只要你幸福,只要对方是个好女孩子,出身怎么样?国籍在哪里?我这个当爹的根本不会在乎,你过得好才是最重要的。”
张扬道:“徐部长看我无家可归,挺可怜的,所以收留我。”
徐彪自从在东江发了那场急病之后,生活上变得小心了许多,也注意保养了。
赵洋林道:“在体制中打拼的人,谁都会面临这样的状况,想不被别人注视,不被别人嫉妒,除非你不做事,得过且过,蒙混度日。”
凉菜上来之后,张扬准备开酒,杜天野道:“喝啤酒吧,今天有点气闷,喝白的太渴!”
张扬听杜天野也提起这件事,不禁苦笑道:“这他妈都什么事儿,新机场项目还没奠基呢,这么多跳梁小丑都冲着我来了,想借题发挥,举报我有经济问题吗?”
楚嫣然啐道:“你才是狗呢!”
张扬道:“杜哥,我的亲哥哥,我够小心了,可你现在逼着我往前迈大步,我不走,你恨不能拿鞭子抽我。”
张扬道:“我说老杜,你刚说什么呢?怎么扯到我个人感情上来了。”
杜天野瞪大了双眼,这厮在嘲讽自己啊,杜天野道:“拉倒吧你,你心软,花心才对!”
赵洋林道:“杜书记也是这么认为,其实别说新机场这么大的项目,就算是一件小事也会面临不同程度的阻力,咱们没多少精力去考虑什么人制造阻力,只要去想如何克服阻力就行了。”
“你那点良心早就让狗给吃完了!”楚嫣然才不会相信呢,这厮的这番话多少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张扬道:“比真的还真!”这厮说得是实话,不过他想的不仅仅是楚嫣然一个。
这时候江城酒厂的刘金城到了,他和徐彪是老交情了,当初和张扬的结识也是通过徐彪的介绍,刘金城将手里的那箱酒放下,马上过来和张扬打了个招呼,徐亚威看到他身上湿了,起身拿了条毛巾给他。徐彪一边擦一边道:“今天这雨真大,路上都积水了。”
徐彪听得哈哈大笑,他向儿子道:“亚威,你陪张扬好好聊聊,我下厨给你们做条鱼吃。”
徐彪指着儿子的鼻子骂道:“m.hetushu.com混小子,你都谈了一年半,到现在才跟我们说,啊!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当老子的吗?日本女孩子怎么了?日本女孩子也有好坏之分,你马上把人家请过来,我和你妈得见见,都谈婚论嫁了,双方家长都没见过面怎么成?”
赵洋林淡然笑道:“我和这个人不熟,不清楚。”
杜天野道:“别说我的事儿,有件事得跟你说,有人向纪委举报你了,小南湖的那栋木屋别墅究竟是不是你的?”
张扬转身看到刘金城还没走,向他招了招手,刘金城这种级别是够不上杜天野的,他有些拘谨的走了过来,叫了声杜书记。
张扬笑道:“这么好的酒,我恨不得都喝自己肚里,你不喝是你的损失。”
张扬道:“你说这些事会不会跟何长安有关啊?他的要求被我拒绝,所以他绕着弯儿想法子给我们制造困难。”
徐亚威给他们倒上酒,他们几人都是海量,喝酒习惯用大杯,可徐彪那场病之后,饮酒方面节制了许多,他特地用了小杯,徐彪笑道:“我一杯你们一杯,今天我占点便宜,你们可不许觉着委屈。”
张扬道:“刘厂长,我和杜书记想搭你的顺风车行吗?”
张扬心里有些奇怪了,想想自己好像没得罪她啊!难道自己又有什么风流韵事被她知道了?做贼心虚,张大官人自己默默的盘算着并煎熬着,等了大约十五分钟,这厮准备什么都不想,去睡觉的时候,他的手机终于响了。
刘金城把带来的那箱酒打开,里面装得是没有商标的青花瓷瓶,刘金城介绍道:“你们别看这酒卖相不好,可里面的东西全都是好酒,三十年原浆,我轻易都不拿出来。”
张扬离开市委市政府联合办公大楼,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他一路小跑钻入了皮卡车里,心中想起了一个人……肖鸣,当初建木屋别墅的那块地是肖鸣做人情批给自己的,张扬在那件事的处理上表现的也相当谨慎,他让胡茵茹拿下那块地,就是为了防备以后有人在这件事上做文章,除了肖鸣以外,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和那栋别墅的关系,由此推论,这件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肖鸣。
徐彪重重在桌子上拍了一下,然后指着徐亚威的鼻子。
杜天野道:“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老老实实告诉我,那栋别墅究竟是不是你的?”
刘金城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张扬和市委书记杜天野的关系,江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家两人想去干什么,轮不上他掺和,他将两人送到指定的路口。他们下车的时候,刘金城跟下来送行,又塞给张扬两瓶酒。
张扬递给他一串羊肉,赔着笑道:“杜书记,别空肚子喝酒,伤身,吃点肉串先垫垫。”
杜天野听得心惊肉跳,第一反应就是,我和苏小红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可转念一想,这件事张扬根本不可能知道,只是随口说说罢了,难怪说做贼心虚。
徐彪道:“跟我客气什么,我儿子回来了,今晚刘金城也过去,都没外人,咱们一起喝几杯。”
刘金城慌忙道:“行,没问题!”
徐亚威道:“就知道你们喜欢说这事儿,爸,我马上结婚。”
张扬笑道:“觉着闷得慌就去清台山,那儿保管没人能够认出你来。”
徐彪哈哈大笑起来:“送我回家吧,晚上在我家喝两杯。”
徐亚威道:“半个月吧,这次任务比较紧,马上就得准备下次出海。”
张扬坐直了身子,把中控打开,请徐彪车里坐。徐彪进入车内道:“怎么?在这儿就睡上了?”
杜天野当和_图_书然明白,这件事虽然表面上没有毛病,可是细细一品就能够发现,张扬和胡茵茹之间的关系肯定非同寻常,放着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为什么要让给胡茵茹?不过张扬的回答让杜天野也放下心来,至少张扬在经济上没有毛病,杜天野语重心长道:“老弟,建设新机场的重要性不需要我向你强调了吧,越是遇到这种重大事件,我们越是要如履薄冰,千万不能出差错。”
刘金城笑道:“你的那箱已经备好了,正准备抽空给你送去。”
徐彪父子将他们送到门外,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刘金城提前打电话,司机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他了,张扬把刘金城捎到大门口,两人告别的时候,正看到杜天野的红旗车从外面进来,杜天野也留意到了张扬的皮卡车,这皮卡车不招人注目也难,他落下车窗道:“张扬,来找我吗?”
张扬道:“我估计就是!”这厮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压根没估计到,刚才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来着。
张扬接过徐亚威递来的茶:“徐船长这次打算在家里呆多久啊?”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今天跟梁家坪的村民干了一仗,有些累了。”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菜,徐彪邀请他们入座。
徐彪只当他是说笑话,瞪了他一眼道:“扯淡,你连对象都没有,跟谁结婚啊?”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和刘金城不熟,但是知道刘金城是酒厂厂长。
徐彪从厨房内走了出来:“那倒不至于,积水是因为雨下得太急,这场雨不会造成灾情。”
张扬点了点头道:“喝了八两,徐部长的儿子回来了,特地一起庆贺庆贺。”
张扬笑道:“这酒不错,你尝尝就知道了。”
张大官人郑重纠正道:“老杜,你这话说得不对,我不是好色,我是重感情。”
张扬看到形势不妙,慌忙劝道:“我说徐部长,我们可还都在场呢,你要动用家法也得等我们走了。”
何长安满怀深意的看着黎姗姗,黎姗姗有些胆怯的解释道:“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
张扬道:“还有一点,留着给你吃!”
徐亚威听得心里暖烘烘的,他抿着嘴唇重重点了点头。
徐彪一张脸顿时冷了下来,他的爷爷奶奶、大伯、二伯都是日本人杀的,他父亲也是当年从日本人枪杀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徐彪提起日本人就恨得咬牙,可没想到绕了一圈子,儿子给他找了个日本儿媳妇。
杜天野道:“胡茵茹跟你关系不错啊!”兜了一个圈他果然回去了。
张扬点了点头,无论怎样,赵洋林告诉他这件事都是出于好意。
张扬马上保证道:“就是因为你,我用我的良心保证。”
杜天野接过他递来的羊肉串道:“张扬,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我知道你不贪钱,可你敢说你不好色?我不担心你在经济上栽跟头,可是,我担心的是另一方面。”
何长安道:“张扬是个怎样的人?”
张扬点了点头道:“认准一个人一条路走到底的那种人叫重感情,可那要以铁石心肠为前提,我这人心软,看不得女孩子为我伤心。”
张扬道:“这老狐狸居然跟我们谈条件。”
杜天野道:“就你也配重感情这三个字?”
张扬道:“好,那就在家里吃!”徐亚威见到张扬过来,笑逐颜开的走上来和他握手。
张大官人愣了,什么情况?小妮子居然敢挂我电话?于是张大官人执着的又打了过去,楚嫣然又给挂上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亲哥哎,你对我真好,你要是拨给我五六个亿我还真相信,现在这种状况,你打死我我都不信!和*图*书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是,那别墅是胡茵茹的,跟我没任何关系。”
何长安忽然睁开双眼道:“难道他还有其他的资金来源?”
徐亚威这才回过神来,慌忙道:“谢谢爸!”
挂上电话,张扬发现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他没有马上走,打开收音机,听到今天已经立秋了,从今天开始肯定是一天比一天冷了,机场资金的问题还没有落实,张扬脑子里开始盘算着从哪儿弄钱,也许是今天的一场大战有些疲惫,也许是外面的雨声有着超强的催眠作用,他居然躺在车里睡着了。
张扬笑着走了过来趴在杜天野的车窗上,探头向里面看了看。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
张扬道:“赵主任,你知道谁在搞我?”
杜天野笑了笑:“陈雪放假都在那里,最近我没去。”说完他又补充道:“老爷子不让我过去。”
张扬道:“今年江城缺水,多下点好!”
赵洋林道:“这种事情都是以讹传讹,我听到了就提醒你一下,具体谁传出来的我真不知道。”
回到自己的住处,懒洋洋躺在床上,胡茵茹下午已经前往埃及去了,张大官人今晚格外的寂寞难耐,他特别想有一位红颜知己偎依在自己的怀里陪他聊天,张扬发现自己最需要的时候,身边却连一个人都没有,他拿起了手机,脑子里一个个把爱人过了一遍,最后还是又回到了楚嫣然的身上,这么晚了打扰谁都不合适,楚嫣然在美国,现在那边正在艳阳高照吧。
杜天野道:“张扬,你最好把那件事说清楚,我真不希望你在这件事上栽跟头。”
张扬听说徐亚威回来了,也欣喜道:“亚威回来了,那咱们出去吃吧,我来做东!”
张扬道:“送你回家行,喝酒就免了!”
张扬和杜天野一直喝到晚上十二点,两人并肩走出汉江烧烤,杜天野本想让张扬跟他一起回去住,张扬却摇了摇头,这里距离他住的地方不远,他步行走了,临走的时候,把车钥匙扔给杜天野,让杜天野明天把车给他开到市委,他上班后去取。
张扬道:“拜托,你们这些当领导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我和她熟就代表我和她有暧昧关系啊?你跟苏小红还很熟呢,难道你们俩也有暧昧?”
杜天野端起满满一扎啤酒道:“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只要咱们兄弟齐心合力,这天下间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张扬道:“好奇呗,看看杜书记车里什么时候才能藏着一个女人。”
张扬自然尊重领导意见,让李承干送了一桶扎啤,两人各自接了一扎,杜天野没说话,先灌了半扎啤酒,感叹道:“好久没有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了。”
杜天野下了红旗车,让司机先回去了,向张扬道:“别开车了,酒后驾驶不安全,咱们打车过去。”
徐亚威望着父亲,父亲的表情显得很奇怪。徐亚威小心翼翼道:“爸,我不是存心惹你生气,可我觉着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民族仇恨我记得,可个人感情不应该为过去的事情负责吧?”
徐彪道:“你们兄妹两个少给我添点心思就行了,你说,你今年都这么大了,还没娶上媳妇儿,难道要一辈子打光棍?这市委大院出来进去的,谁不在我这个年纪就抱上孙子了,可你倒好……”提起这事儿徐彪就气不打一处来,凭他们的家庭背景,这些年给儿子说媒的人几乎踩断门槛,可这小子倒好,来个一律无视,眼看就要三十岁的人了,徐彪能不急吗?再说了,他女儿徐雅蓓因为王军的事情被情所伤,远走香港,儿女的终身大事成了和-图-书徐彪老两口的一块心病。
杜天野笑道:“你这脑袋瓜里从来都是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杜天野心跳节奏的变化并没有瞒过张大官人的耳朵,张扬原本只是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却没有想到能够引起杜天野这么激烈的心跳反应,张扬何等的聪明,他马上意识到杜天野和苏小红之间可能有问题,可越是如此,越不能往下继续这个话题了,杜天野虽然是他的好哥们,可同时人家也是江城市委书记,这种事是不能刨根问底的,更不能摆在桌面上说出来。
张扬点了点头:“赵主任,我总觉着新机场建设筹备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这背后是不是有人跟我们捣蛋啊!”
张扬道:“你吃饭没有?”
“想你了!”
徐彪哈哈大笑道:“我也想喝,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还没退休,现在就撂了挑子,是对国家不负责,也是对老百姓的不负责。在职期间,我要好好保重身体,等我退休那一天,再开怀畅饮。
杜天野道:“还不是你,想方设法把我往沟里带,话题都被你带偏了。”
电话是楚嫣然打来的,不等张扬开口说话,楚嫣然怯生生道:“对不起啊,刚才公司在开会,我不方便接电话。”
也许是因为得知儿子终于有了结婚的对象,徐彪明显兴奋了起来,他破例喝了半斤白酒,其实这规矩也就养成了半年多。九点多钟的时候,张扬和刘金城起身告退,在别人家做客喝酒就是这点不方便,不好意思打扰太久,徐彪虽然兴奋,可他老婆毕竟在家里,打扰太久不合适。
楚嫣然道:“睡不着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我吧?”
张大官人一脸的无辜:“干我屁事,你自己扯的!”
杜天野不禁笑了起来:“响鼓还需重锤擂,我不敲打你,你怎么扬名立万!你不是想升官吗?眼前新机场建设就是你最好的机会。”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去我那里陪我喝两杯!”
刘金城笑道:“亚威,你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
张扬笑道:“老刘啊老刘,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也没见你给我弄点陈年原浆尝尝。”
楚嫣然道:“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张扬的表情平静无波,他淡然笑道:“这年月干点实事真不容易,别管你愿不愿意,很容易就被推上风口浪尖,有影的事,没影的事儿别人都要乱说。”
徐亚威道:“我是说真的,我认识了一个日本女孩子,她叫藤原美纱,今年二十四岁,在日本松岛电器驻新加坡办事处工作,我们认识一年半了,我知道您最恨日本人,所以一直没敢提。”
何长安并没有因为张扬挂断他的电话而生气,他放下电话,靠在床头,黎姗姗穿着粉色的睡裙爬到他的身边,偎依在他的肩头,纤手探入何长安的睡衣里,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何长安虽然已经年近五十,可肌肉依然饱满。
张扬道:“事情都清楚了,何必瞒着她一个人?”
张扬知道赵洋林这个人老奸巨猾,现在又到了即将退休的时候,他所想的只是尽可能的为孙东强捞取政治利益,轻易是不会卷入立场鲜明的政治斗争中去的。
徐亚威道:“爸,那可不成,革命工作重要,家庭也重要,您不但要为国家保重身体,也得为我妈和我们兄妹俩保重身体。”
徐亚威邀请张扬坐下,笑着道:“我爸的红烧鱼、干煸鸡号称徐氏双绝,平时轻易都不外露,今儿算你有口福。”
刘金城和徐彪相交多年,知道徐彪的脾气,这可是徐彪最敏感的地方,他不好插话。张扬却笑了起来:“亚威,还是你牛啊,直接跨出国门和国际接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