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6章 以诚相待

张扬道:“你对哪部分有兴趣?”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看来十有八九肾移植手术死人了,医院整天都会遇到这种事情,梁方就算处理不了也应该先找卫生局协助解决,他居然直接找上了自己,张扬对此感到甚为不解。
这时候正逢上班时间,机关内出来进去的全都是熟人,肖鸣急于摆脱张扬,可巧李长宇走了过来,李长宇看到张扬和肖鸣站在一起。
张扬道:“火葬场方面没有相关保密政策吗?”
“那是!还有,你给我放老实点,再敢在外面勾三搭四的,看我回国后不收拾你!”
张扬道:“昨天的事情生之后,梁家坪的人还有没有过来挑事?”
张扬怒道:“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张扬道:“有没有人拿着录像带过来理论?”
现场指挥部还没有建好,张扬没地方接待梁成龙,他向梁成龙道:“跟我回丰泽吧,有什么话到那里谈。”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一天到晚开会,我就不信那开会就能加快改革放的进程了?”
梁方道:“张市长,你在哪里,我必须要见面跟你说。”
张扬道:“也许事情没那么严重。”
张扬也没和他多聊,去杜天野那里拿车钥匙,却发现已经有人先自己一步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正是杜天野的表妹邱凤仙。
何长安所说的错过机会,就是他错过了和江城谈判的最好机会,过于苛刻的条件让江城对他产生了警惕,何长安本以为别人不会看中江城这块地方,可他没想到,查晋北会插手这件事,他们的竞争已经从珠宝业转移到机场建设,不同的是,上次挑起战争的是何长安,而这次是查晋北。
梁方叹了口气道:“可有些事根本没办法预料,火化的时候,刚巧有一名犯人的亲戚是司炉工,他火化这名犯人的时候,多看了几眼,发现肚子上的刀口,他把这件事捅了出去。”
邱风仙咯咯笑道:“大陆官员身上的官味儿本来就重,我不喜欢别人打官腔,说官话,你可别生气。”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肖市长,我觉着自从我去了丰泽、咱俩之间的沟通不够。”
邱凤仙道:“按照查先生的原话来说,凡是何长安想投的项目,我们就要积极参与。”
梁方叹了口气道:“张市长,您知道这些用来移植的肾脏从哪儿来的吗?”
梁百川跟着张扬走下楼来,这里的老板是他的徒弟,梁百川让徒弟把张扬和邱凤仙的茶钱给免了,虽然钱不多,可这毕竟是一份情面,张扬向梁百川道谢。
梁成龙笑道:“我没打算给你准备时间,就是要杀你个措手不及。”其实他今天一早就来到了新机场工地现场,考察了一下环境,跟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丰裕集团的一位工程师。
何长安低声道:“我错过了一次机会!”
张扬来到房内,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张扬象征性的和她握了握、虽然邱凤仙的小手握起来手感不错,可是这厮也不能尽情感受,毕竟人家是本天野的表妹,起码的礼貌还是要懂得。
梁成龙和张扬的关系没必要拐弯抹角,他直截了当道:“我这次过来是为了新机场招标项目的,一是来看看现场情况,而是了解一下招标的具体要求,把标书领了,这江城新机场的工程,我们丰裕集团志在必得。”
张扬冷静分析道:“现在既然没有人找上门来,证明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从任何一点上来说,你们的做法都是见不得光的,都是m.hetushu.com错误的,如果犯人家属上门来理论,只要他们的要求不是太过分,你只管答应人家。”
张扬对梁方这种躲躲藏藏的说话方式有些反感,提醒他道:“有话你赶紧说,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呢?”
肖鸣的脸色已经猜到他十有八九受到了张扬的刁难。
邱凤仙这次来江城是视察星钻开业情况的,江城的奢侈品消费市场并没有他们想象中大,自从星钻开业以来,生意一直都不太景气。
张扬道:“那点小事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国内不知有多少投资商揣着巨款在我门口排队呢,我都不乐意搭理他们!”
“候机楼!”
邱凤仙道:“我是代表查先生来的,查先生有意注资新机场建设。”
梁方颤声道:“我知道,我个人受到处分没什么,我只是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到丰泽的形象,影响到江城的形象。”
梁百川发现张扬一段时间不见,行为举止内敛了许多,不过从他昨天一人单挑梁家坪二十二名高手的事情来看,张扬的秉性还是那个样子,梁百川对张扬的功夫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却不知这厮这么年轻,这身惊人的功夫是从哪里得来的。
张扬冷笑道:“没有破绽?”
邱凤仙道:“在这一点上我抱有和你一样的信心。”她不禁又笑道:“我发现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官方了。”
张扬乐呵呵走下楼去,来到梁成龙面前,在他肩头捶了一记:“你小子过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给我玩突然袭击啊?”
张扬道:“梁院长,你知道什么是人权吗?身体肌肤毛发受之父母,无论你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权去支配别人的器官,即使他们是犯人,你们的行为简直是给国家抹黑,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是要造成国际影响的。”
肖鸣内心一凛,他也听说了这件事,这厮该不会觉着是自己整他吧?肖鸣慌忙解释道:“张老弟,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搞这种事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了,你又没接受,别人拿的,手续合理合法,就算是想搞也搞不出什么。”
李长宇来到张扬身边,望着肖鸣远去的背影,低声道:“老肖像在躲你!”
邱凤仙道:“正在研究之中还没有最终定案,反正有一条是肯定的,我们不会干涉你们的具体建设施工过程。”
张扬听到这里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事情败露,这些事被传到社会上去,其造成的恶劣影响将会是巨大的,如果传到国外,甚至会对国家的形象造成影响。
张扬道:“我也想,要不你赶紧回来吧,我洗干净等你咬我!”
黎姗姗穿着泳衣,披着浴巾走了过来,看到何长安的表情,她不敢轻易打扰,在何长安的旁边坐了,给何长安到了一杯茶。
张扬笑道:“有吗?我自己怎么不觉得?”
张扬已经知道他和梁家抨的关系,微笑道:“只是一些误会,现在已经说清楚了。”
张扬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们这么干是不是有些太不人道了?”
何长安道:“一旦看到商机,很快就会有商人蜂拥而至。”
梁百川笑道:“张主任不必客气,我听说您在梁家坪遇到了点麻烦。”
张扬道:“我不管你们的出发点是什么,那些犯人有没有在捐赠器官的意愿书上签字?”
梁方咬了咬嘴唇,他的思想激烈的斗争着,审慎考虑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们的肾源全都来自于荆山刺芒监狱。”他生怕张扬不明白,又补充道:“那些死刑犯的身上。”
http://www•hetushu.com扬道:“公事还是私事?”问完他又笑道:“肯定是私事儿,公事我们杜书记说话比我可管用多了。”
谢君绰听说他回来,过来跟他见面。
李长宇的出现刚巧给肖鸣解围,肖鸣道:“张老弟,我还有个会要开,先走了!”他顾不上多做解释,匆匆离开。
梁成龙点了点头,他上了张扬的皮卡车,随行的司机开着他的宝马在后面跟着。
梁百川点了点头道:“如有得罪之处还望张主任海涵。”张扬道:“梁师傅客气了,如果说得罪,是我得罪他们才对,还望梁师傅帮我跟乡亲们说声对不起,身在其位,迫不得已啊!”
张扬道:“骂我呢,我听出来了!”
张扬直奔主题而去:“肖市长,你听说了没有?最近有人在小南湖的那块地上做文章!”
张扬道:“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你们怎么就这么看好新机场建设项目?”
梁方道:“的确有捐赠的情况,可仅仅靠捐赠我们根本等不到合适的肾源,所以我们……我们就和荆山方面联系了一下。”
查晋北的出现让本来乐观的局势瞬间生了变化,虽然查晋北没有拿出具体的投资计划,可何长安知道,查晋北的背后有不少财团在支持,更何况,查家的政治背景摆在那里,如果和他正面交锋,连何长安也没有确然的胜算。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是好事儿,希望你们的投资方案尽快拿下。如果上级认为可行,我们就能够完成这次合作!”
邱凤仙笑道:“又是官话!”
张扬本想说不用客气,可他的目光却被远处驶来的一辆宝马车所吸引,从车牌号,他已经认出,那辆车是梁成龙的座驾,汽车直接驶入了工地,梁成龙推开车门走了出来,他带着墨镜西装革履的,倒也风度翩翩,看到了站在二楼的张扬,梁成龙向他挥了挥手道:“张市长,老朋友来了,你也不亲自接待吗?”
张扬道:“具体的事情我不懂,不过作为朋友我得提醒你,我们江城财政紧张,你就算竞标成功,也得做好垫资的准备。”
张扬让梁成龙先去白鹭宾馆休息,他驱车来到县人民医院。
邱凤仙喝了口茶道:“我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星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你们的新机场。”
楚嫣然道:“你就往脸上贴金吧,别看我在美国,你那边发生的事情我清楚得很。”
梁方道:“如果单单是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司炉工的话没多少人会相信,可……可我们医院专门留存了取肾过程的录像,昨晚……昨晚档案室发生窃案,这些资料都被人给偷走了。”
梁方道:“我们的程序是这样,在这些死刑犯没有被枪毙之前,我们就会派人以健康检查的名义抽血,经过血型匹配,以及其他的化验室检查,最终确定合适的人选,枪响之后,犯人的尸体被拉入汽车内,我们会在这临时的手术室内进行取肾。因为犯人的特殊身份,所以这些尸体会被缝合之后,直接火化,到家人手里的时候就是骨灰,这种事是没有任何破绽的。”
张扬不解道:“荆山方面有肾源?”
张扬道:“咱不能老把我往坏处想,我要真是个负心汉,你这会儿也不会对我这么温柔。”
张扬瞪大了双眼,这种事儿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望着梁方道:“你能不能把事情说得清楚一点。”
邱凤仙道:“我刚才和杜书记已经说过这个意向,他表示会全力支持我们。”
丰泽县人民hetushu.com医院院长梁方坐在院长办公室内,里面烟雾缭绕,看来梁方抽了不少的烟。
张扬道:“在这个圈子混久了,耳濡目染,不受点影响是不可能的。”
梁方摇了摇头。
张扬对医院的内幕情况并不太清楚,他喝了口茶道:“不是别人捐赠的吗?”
楚嫣然轻笑道:“你啊,这张脸皮修炼的是越来越厚了,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啊?是不是江城新机场缺钱把你愁得睡不着觉?”
楚嫣然愣了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娇羞难耐道:“混蛋东西,你老实实睡觉吧,卑鄙下流无耻!”张大官人在楚嫣然的唾骂声中美美睡去每一天的清晨对张扬而言都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一早前往市委去取皮卡车,在电梯内遇到了副市长肖呜,肖鸣向他笑着点了点头,张扬很亲密的搂住他的肩膀,正逢上班的时候,肖鸣对他的这种亲热举动很不适应,可也不好拒绝,被他搂着走出了电梯。
邱凤仙道:“我们出去谈吧!”
查晋北想要插手江城新机场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何长安的耳朵里,何长安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正在清台山春熙谷温泉度假,坐在观山亭内,望着远处山腰萦绕的云雾,何长安双目之中闪烁着冷酷的光芒,他投资新机场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而查晋北半路杀出,其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而嗅到了新机场巨大的商机,何长安对查晋北的了解虽然不多,可是他坚信一个如查晋北这么成熟的商人,绝不可能犯意气用事的错误。
张扬和邱凤仙来到星钻对面的茶楼坐下,望着星钻门前冷请的景象,邱凤仙不禁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对江城市场的定位是错误的,这里的市民对奢侈品的需求并不大。”
张扬微笑道:“朋友贵精不贵多,既然相处就要以诚相待。”
梁百川摇了摇头道:“这里是我徒弟开的,张主任一起喝点茶吧。”
张扬来到指挥部工地的时候,其中一座板房楼已经搭起,他在现场看了看,对工程的进度表示满意。
黎姗姗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张扬道:“只要是对江城老百姓有好处的,他都会支持。”
张扬哈哈笑了一声:“李市长,我对待自己同志从来都是春天一般的温暖。”李长宇心中暗道,肖鸣只怕不是你的自己人,他也不点破,轻声道:“改天有空来家里吃饭吧,我得赶着开会。”每天早晨是这些机关干部最忙的时候。
楚嫣然啐道:“谁对你温柔来着,我都恨不能咬你两口。”
张扬道:“你们有建设机场的经验吗?”
梁方道:“是这样,我们的肾源不足,需要换肾的患又太多,所以我们到处去联系,悄悄和荆山刺芒监狱方面达成了协议,我们给他们提供一些钱,他们在枪毙犯人之后,我们在拉着尸体从刑场返回的途中,在车内紧急取肾。”
梁方道:“目前还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不过档案室这么多东西,他别的不动,单单把取肾录影带拿来了,分明是想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张扬哈哈大笑,这厮无耻的回应道:“那你就挑我身上没骨头的那块儿咬!准保不咯牙!”
张扬心头暗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何长安跟查晋北斗得越欢越好,你何长安不是提条件吗?现在查晋北中途杀了进来,人家也要投资新机场,张扬明白查晋北杀入新机场项目中,绝不是因为他想和何长安作对,像他们这种级别的商人,绝不会意气用事,做任何事都会经过深思熟虑,张扬越来越感觉到常凌峰的和-图-书话是对的,新机场建设的愿景不可估量,真正有眼光的商人都会看到长远的利益,何长安无疑是最先看到一点的人,并做出了积极的反应。查晋北也不甘落后,现在已经明确表示要参与战局。
张扬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可之前何长安的经历让他对投资一事变得谨慎起来,张扬道:“何长安也有这个意思!”
杜天野将车钥匙扔给张扬,笑道:“凤仙有事情找你谈!”
梁方喃喃道:“怎么办?丢失的那盘录像带中资料很详细,如果落在有心人的手里,丰泽县医院就完了。”
邱凤仙点了点头道:“相信我们会成为以诚相待的知己好友!”
邱凤仙微笑道:“何长安的投资条件十分苛刻,而查先生的投资方案相对宽松的多,他只投入资金,除了正常监督程序之外,不会介入机场的建设。”
梁成龙笑道:“别吓唬我,我既然来了就准备赢得投标。”
张扬笑道:“梁师博,你也来喝茶?”
肖鸣皱了皱眉头,张扬把事情说到了这种地步,他不答应都不行,于是肖鸣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来处理,你放心,我绝不会让有心人得逞。”
杜天野向张扬挤了挤眼晴道:“快去,我还得开会!”
梁方道:“出大事了……我们医院肾移植手术出问题了。”
谢君绰小声道:“谢谢!”
邱凤仙指了指星钻对面正在装修的金钻世家道:“何长安正在全国范围内建设珠宝连锁店,试图侵蚀我们的市场份额,查先生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张扬不能久留,向梁百山告辞之后,和邱凤仙一起来到皮卡车前,邱凤仙笑道:“原本说好了我请你喝茶,搞到最后,还是你请我,张市长真是交友满天下。”
梁方苦着脸道:“我们医院开展肾移植手术出事了。”
梁方道:“手术成功了,可是肾源方面除了点小差错。”
张扬笑了笑:“哪有这么夸张,这证明梁家坪的人信守承诺。”想起谢君绰拜托他的事情,张扬道:“你大哥那边的事情我跟农场的管理人员打过招呼了,以后应该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他。”
张扬和邱凤仙一起离开茶楼、下楼梯的时候,一人迎面走了过来,却是江城形意拳协会主席梁百川,梁百川看到张扬微微一怔,随即脸浮现出友善的笑意,他拱手道:“张主任来了!”梁百川这类武林中人对体制内的事情并不十分清楚,虽然知道张扬去了丰泽做官,可仍然按照过去的习惯称呼他为张主任。
张扬道:“肖市长,你既然叫我一声老弟,我也一直把你当成老大哥看,现在有人想在南湖那块地上做文章,明显是针对我,你这个当老大哥的有责任替我澄清和解决这件事!”他将这个难题直接推到了肖鸣的身上。
张扬笑道:“为什么?”
梁方慌忙把窗户打开,让室内的烟雾散去,凑着这个功夫,梁方给张扬泡了杯茶,送到张扬手中,张扬道:“你这么急找我究竟为了什么?”
张扬道:“梁院长,无论这件事的结果如何,我都要劝你一句,有违人道的事情还是少做!”
何长安担心的不仅仅是查晋北,查晋北这次过来搅局,会引起越来越多商人注意到这块地方。
张扬明白了,事情原来出现在这里,看到梁方双目中惶恐的神情,张扬隐约猜到了什么,他低声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张扬道:“我这就要走了,单位还有事情要做。”
张扬哈哈大笑道:“习惯了,收不住嘴!”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和*图*书,起身告辞道:“我还得去新机场指挥部现场工地看看,邱小姐的建议我会重视的,希望你们尽快拿出投资方案。”
张扬最烦人家说话只说一半,大声道:“梁院长,有什么话你只管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梁方急得满头大汗:“张市长,除了您之外,我想不起应该找谁了,这件事要是捅出来,不亚于原子弹爆炸啊!”
邱凤仙笑盈盈站起身来,微笑着向张扬伸出凝脂玉般的纤手:“张市长,我们又见面了。”
张扬刚刚来到丰泽,就接到丰泽人民医院院长梁方的电话,他显得非常紧张,低声道:“张市长,不好了……”
梁方道:“那些病人实在太可怜了,既然那些犯人反正都要死,为什么不让他们的器官做点好事,也算是为他们过去的恶行恕罪,帮着他们行善积德。”
梁成龙道:“我说哥们,你能不能别跟我摆出一副大公无私的臭脸,我们丰裕集团是省内规模最大的建筑公司之一,要口碑有口碑,要实力有实力。”
梁成龙道:“机场没建过,不过只要给出标准,我们就能干,我这次的目标也不是整个机场工程,这么大的工程,我就算想,也没有胃口吃下。”
梁方道:“好,我哪儿都不去。”
张扬道:“我知道出事了,到底死了几个?”
肖鸣对张扬的性特十分了解、知道这厮绝对是个说翻脸就翻脸的角色,自己虽然比他的级别高出许多,可是万一触怒了他的那根神轻,这厮说不定会当场暴揍自己一顿,挨打事小,面子事大,想到这里肖鸣没了底气,其实肖鸣原本用不着如此害怕,张大官人在体制中混了这么久,就算出手也会分请出手的对象,肖鸣这种级别的干部,他还是不敢轻易出手的,再说了,这件事肖鸣只是可疑,并不能确定就是肖鸣做的。
邱凤仙道:“当局者迷,旁观者请,刚刚认识你的时候,觉着你的身上没有官味儿可现在有那么一点了。”
张扬笑道:“是凡来竞标的公司全都志在必得,光有决心不行,最后胜出还得靠综合实力。”
梁方叹了口气道:“到现在都没有人联系我,我总觉着这件事有些奇怪,他们该不是有什么预谋吧?”
邱凤仙微笑道:“查先生说缺多少我们投多少!”
张扬向外面看了看,这里距离丰泽县人民医院已经不远,他低声道:“我马上就经过你们医院了,要不,我去院长办公室找你。”
张扬一听居然还有这种好事儿,他缓缓放下茶杯道:“查先生投资的具体方案我可以看看吗?”
张扬笑道:“不简单啊!”
张扬说完之后,又好奇的问道:“能不能给我透个信儿,你们打算投资多少钱?”
梁方道:“他们已经死了,可这些患却还有生的希望,我们认为用这种方式,治疗更多的患,让更多的人恢复健康,也是在帮他们做功德。”
张扬笑道:“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变化发展的过程,现在不接受,未必以后不接受,我相信随着江城经济的发展老百姓对奢侈品的需求会越来越大。”
张扬道:“能给楚大小姐当狗是我的荣幸!”
张扬有些不解道:“你们星钻是搞珠宝的,跟新机场建设好像挨不上啊。”
谢君绰眉开眼笑道:“他们可能都被你打怕了,今天都没有村民敢靠近工地。”
楚嫣然呸了一声,声音明显变得羞涩起来,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张扬,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千万别累瘦了,不然我回去见到你,一口咬到骨头,把我牙齿都给咯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