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7章 勇于承担

张扬道:“那就是自私咯?”
齐国远道:“沈书记,我说点真心话,您可不要生气。”
齐国远道:“新机场工程是江城近几年最大的一项工程,可以说关系到江城的未来发展,关系到江城的形象,新机场项目选址在丰泽,对丰泽来说是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我们丰泽方面应该表现的更加积极,可我感觉到您并不关注这件事。”
沈庆华明白了,人家这招叫自损一万,也要杀敌五千,张扬和孙东强明摆着是穿一条裤子,两人玩壮士断腕这一招,牺牲张扬,把这件事给平息下去,然后还得从他身边拉垫背的过去。沈庆华心里觉着窝囊,张扬这个副市长原本就可有可无,他现在已经有了新机场现场总指挥这个职位,一旦新机场建设正式开始,丰泽这边的事情肯定要放下,无非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因为他,冯春生牺牲的有点冤枉。可事情弄到到这份上了,他不表态还不行,沈庆华唯有打落门牙往肚里咽,点了点头道:“我同意孙市长的提议!”
张扬笑笑没有说话,舒舒服服的靠在躺椅上,闭上眼睛,似乎随时都要睡去。
市委书记沈庆华的脸色是阴沉的,表情是愤怒的,他用了一个震撼人心的成语:“令人发指!”说完之后沈庆华停顿了半分钟左右,然后加重语气道:“我很痛心,无比痛心,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丰泽,发生在我们丰泽人民医院,我不知道我们的一些干部脑子里究竟有没有准绳?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难道他们不懂?无论他们出于怎样的目的,这种事都是不可原谅的,因为某些人的行为,给丰泽的名誉造成了严重损害,让丰泽的形象被严重抹黑,这一次我一定要追究到底,让相关医院付起相应的责任。”
张扬道:“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不是追究谁责任的问题,要想想怎样将这件事圆满解决。”
市长孙东强这时候开口说话了,他将一份辞职报告放在桌上,平静道:“鉴于卫生系统出现的这次恶劣事件,主管文教卫生工作的副市长张扬同志,已经引咎辞职,相关报告已经送往市里,张扬同志表示,他愿意为这次卫生系统发生的事情负责。”
正当新机场的事情向着好的一面发展的时候,丰泽医院的换肾事件等于给张扬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这世上果然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福祸相依啊!张扬虽然将主要的工作都转移到新机场建设上,可他现在仍然是丰泽市副市长,文教卫生工作还是他管辖的范围,如果在这方面闹出了任何的事情,他也要承担相关责任。如果早就能够预见到这件事,还不如当初把手中的权力交出去呢。
陈家年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沈书记在新机场的事情上太消极……”他停顿了一下,声音又低了八度:“国远,你有没有听说,现在有人传言梁家坪的事情是沈书记让人搞出来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咱们得想如何补救,再埋怨也没用。”
齐国远叹了口气道:“沈书记快气疯了,市里打电话过来,已经明确表示不同意张扬辞职,换肾事件是张扬前往静海学习期间发生的事情,当时的工作是王华昭代理的,所以市里认为责任应该由王华昭承担。”
张大官人的境界非但梁成龙无法想象,这世上多数人都无法想象,毕竟他是两世为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很少会拥有这样特殊的经历。
沈庆华不耐烦道:“和图书你只管说,我最喜欢的就是直来直去,别吞吞吐吐的。”
谢志国苦笑道:“人家不要赔偿,被取肾的死刑犯叫刘希明,他父亲刘金元,是荆山著名的企业家,私企老板,有的是钱,他要的是公道,说是已经掌握了相关证据,要把刺芒监狱和丰泽县医院告到底,给他儿子一个公道。”谢志国也是一筹莫展,身为荆山市公安局长,发生在他治下的事情,他也要承担责任,他和张扬顿时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梁成龙道:“这不用你提醒,应该怎么做,我心里明白,东江体育场事件之后,我好好反思了一场,想把生意做的长久,想不断发展,就得踏踏实实做事,没有过硬的质量和技术,只靠关系拉工程,最后倒霉的只能是自己。”
陈家年道:“谁不知道你们两人革命友谊万年长,打是亲骂是爱,他骂你是爱护你!”
沈庆华有些愣了,他没想到张扬的反应会如此及时,自己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机会,正准备狠狠给他一脚,可没等他踢到,人家先逃了,这一脚踢空了,沈庆华内心中的失落感别提多大了。
齐国远来到沈庆华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这位老书记,破天荒的点上了一支烟,面朝窗口坐着,不知道想些什么。听到齐国远的脚步声,沈庆华道:“国远,找我有事?”
张扬的辞职报告在丰泽虽然没有遇到阻碍,可是报到江城之后很快就被打了回来,杜天野的批复很简单,身为一个国家干部,不是说甩手不干就能不干的,党给你这个职务不是让你去享受权力快感的,而是要你真真正正的担起一份责任,出了事情就想逃避,这不是一个共产党员应该表现出来的风范。
孙东强微笑道:“张扬,新机场的事情进行的还顺利吗?”
张扬道:“录像带!”
谢志国道:“你有什么办法?”
孙东强望着张扬,他的确不知应该怎么做,在应付这种突发事件的时候,孙东强缺乏主动性。
齐国远叹了口气道:“赵国栋、孟宗贵、刘强、娄光亮,一个个都被拉下马来,这些事哪件都和张扬有些关系。”
张扬道:“陈家年和金磊这两个人都是有想法的人,我的工作可以考虑让他们暂时代理。”这厮显得高风亮节,有点临阵托孤的味道。
张扬将早已写好的辞职报告递给了孙东强:“先做好准备,自己辞职总比别人我给免掉好得多。”
事实证明,张扬是有远见的。当天下午丰泽市常委就召开而来紧急常委会,丰泽人民医院换肾一事已经被刘金元告到省里,那盘录像带果然落在了他的手里,其实在卫生系统内,不少医院利用同样的方法得到肾源,可人家没出事,有些事如果盖住永远都是行业内的潜规则,谁都不会去谴责谁,可一旦事情败露,你就会被推向风口浪尖,成为千夫所指,一时间丰泽人民医院已经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梁成龙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胸前:“咱们走的路不一样,你走的是官道,我走的是商途,无论走哪条道,想要走得长久,就必须把眼光放得长远,人生没有止境,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会止步不前,我虽然没有什么远见卓识,可是这些年的经历让我也学到了一些经验,我不会再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孙东强道:“张扬,其实事情未必会像你想的这么坏!”
梁成龙苦笑道:“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不是跟你已经说了吗,我跟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人活在世http://m•hetushu.com上总有一个顿悟,我现在方才醒悟了,什么女人,什么感情全都是镜花水月,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
齐国远暗暗叫苦,自己这是何苦来哉,如果知道沈庆华正在气头上,他绝对不会说出那番话。
杜天野为了张扬的事情还专门给沈庆华打了一个电话,换肾风波出现在张扬在静海学习精神文明改革期间,张扬不应该为这件事负责,而在张扬离去期间他的工作是由挂职副市长王华昭接任的,说到承担责任也应该由王华昭承担。
沈庆华道:“我怎么不关注?我不是在常委会上强调要全力配合新机场建设工程了吗?你还想我怎么关注?咱们市领导中已经有很多人都是组委会成员,也有许多顾问,我们丰泽还不够配合吗?”
沈庆华道:“今年是非不断,教育口高考舞弊,医疗口又弄出了个换肾事件,这都是在全省范围内造成恶劣影响的事情,我想问一问,主管领导是干什么吃的?”
谢志国诧异道:“什么录像带?”
张扬微笑道:“责任总得有人站出来承担,文教卫生本来就是我的管辖范围,我不出来承担,这责任总不能让其他人来扛。”
张扬道:“我恐怕处理不了。”他这才将整件事原原本本的说了。
张扬笑道:“你跟白燕的事情怎么说?”
沈庆华皱了皱眉头,脸上已经显露出不悦的表情。
张扬双手放在脑后,轻声道:“我的境界,你永远不会懂!”
齐国远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该提起这件事,只有提到新机场事件就会触及到沈庆华的敏感地带,张扬这一手也的确过分,沈庆华是丰泽市委书记,于情于理也要给他一点面子,这么多常务,市领导都有份进入新机场指挥部,虽然是名誉性质,可毕竟有他们的名字,沈庆华这位丰泽市委书记居然没有受到他的邀请,连个顾问都不是,也难怪沈庆华会生气。
孙东强微笑道:“你才是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你看着处理就是。”
张扬道:“这刺芒监狱也真是,这种缺德事也敢干!”
孙东强见到张扬,很热情的起身过来迎接。他的秘书翟亮被张扬调教过几次后,现在也变得很乖,慌忙给张扬泡上茶,悄悄退了出去。
孙东强重重点了点头,他发现一旦换了另外一种角度去看问题,会从张扬的身上发现许多闪光和可爱之处。
沈庆华道:“我就不懂了,为什么上级领导会重用一个这样毛糙的干部?你说说看,从他来到丰泽,捅下的漏子还少吗?让他分管文教卫生接连出事,现在居然还把建设新机场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万一出了什么事,谁来承担这个责任?”沈庆华今天憋了一肚子火,齐国远的几句话把他的火气都勾了起来。
梁成龙道:“自私的人活得更自在一些。”他叹了口气道:“我的生活已经一团糟,我不想让自己的事业也面临同样的处境,所以我以后会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事业上,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看,对我梁成龙来说,最重要的绝不是女人。”
梁成龙道:“丰泽只是一个小池子,根本住不下你这条大龙。”
沈庆华看着孙东强,目光中几乎要迸出火来,明明知道孙东强是借着这个机会剪除他身边的力量,可张扬都已经辞职了,身为卫生局长的冯春生不可能不承担责任。
孙东强不免有些感动,想不到张扬会站出来主动承担责任,孙东强道:“这件事未必会像我们想象中这么严重,你不和-图-书用辞职。”
“真的?”陈家年脸上带着笑意。
蒸完桑拿,两人坐在贵宾休息厅的阳光房内,梁成龙点燃一支烟,美美的抽了一口道:“哥们,对不住啊,我发现自己是一扫把星,我猜到丰泽,你的副市长就玩完了。”
张扬哈哈大笑道:“你少拍我马屁,拍得再舒服,招标那事儿也得按照程序一步一步的来。”
这件事不仅仅是丰泽的问题,还涉及到荆山刺芒监狱,荆山市公安局局长谢志国和张扬是老交情了,他是楚镇南带出来的兵,张扬考虑了一下之后,给谢志国打了个电话。
没人搭茬,文教卫生的主管领导是张扬,张扬还没资格参加常委会。
张扬道:“我跟你说这件事的目的不是指望你能帮忙解决,荆山方面我已经联系过了,这个犯人的父亲决心要将这件事捅出来,我们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谢志国道:“也不都是监狱的责任,市场是供求关系,有需求才有提供者,监狱有责任,医院也脱不开关系。”
谢志国闻言大惊失色,他大声道:“这医院的领导人有没有脑子?这种东西也能够随便录像吗?他们有没有想到过,这录像带如果流传到社会上去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如果传到国际上去,会给国家声誉带来怎样的影响?”
齐国远瞪大了眼睛,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沈书记虽然保守固执一些,可是这样的事情,他干不出来。”
张扬先把这件事通知了程焱东,让他动用警方力量追查那盘录像带的下落。又让卫生局方面协助县医院做好准备,一旦犯人家属找上们来,务必要安抚对方的情绪,做好善后补救工作。
孙东强听完,脸色也有些变了,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能够获得犯人家属的谅解,在经济上给予一些补偿,也许能压住这件事,可如果犯人家属不同意,执意要将这件事闹出来,只怕丰泽人民医院,甚至整个丰泽的名声都完了。他的手指不安的在桌面上敲击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这件事有点麻烦。”
张扬道:“我已经让丰泽警方追查录像带的下落,谢局,刘金元那边你得重盯着,我看这录像带十有八九落在他手上了,咱们尽量还是和他多沟通,把这件事圆满解决,千万别把事情闹大了。”
张扬笑道:“把丰泽这边的权力交出去是早晚的事情,杜书记早就催促我把这边的事情放一放,全身心的投入新机场的建设中。”
张扬道:“梁方肯定要走人,冯春生也不能幸免,反正他是沈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借着这件事让他离开卫生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会辞去丰泽副市长的职务。”对张扬而言这个丰泽副市长早已成为可有可无的职位,杜天野之前就表示他应该暂时放下丰泽的工作,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机场建设中,可因为机场工程还没有正事奠基,所以这件事暂时搁置下来,没想到中途又出了这件事,但是现在这种形势下说出来就有了几分慷慨就义的感觉。
齐国远走进陈家年的办公室,气得将拆迁同意书重重扔在他的桌面上,指着陈家年的鼻子骂道:“老陈啊老陈,你可真不是东西,害得我被大老板一通臭骂!”
张扬道:“我从不玩感情,我是认真对待!”
孙东强望着沈庆华,他的表情虽然平静,可眼神充满了挑衅:“这次换肾事件,丰泽人民医院方面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们抱着治病救人的想法,可是他们欠缺考虑,并没有想到犯人方面的感受,忽略了和_图_书人道二字,所以医院方面在这件事上要负有第一责任,我提议免去丰泽人民医院院长梁方的一切行政职务。”
“就你?”
陈家年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沈书记年纪越大权力欲越强,市里先是派来了孙市长,明显是准备接替他位置的,后来张扬又来了,沈书记跟他之间摩擦不断,张扬可不比孙东强,他后台硬得很。”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沈庆华,谁都知道冯春生是沈庆华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是他的老部下执意,孙东强这么干是在硬掠虎须啊!
全体常委鸦雀无声,这种时候谁都不想开口说话,谁都能够看出沈书记是真的火了,省里已经问责下来,他这个市委书记的脸上很不好看。
张扬道:“其实你和林清红很般配,好好珍惜吧。”
梁成龙怅然若失道:“一件打破的瓷器,无论你怎么样补救,上面的那道裂痕始终都是存在的,清红虽然不再向我提起离婚的事情,可我们之间想要恢复到过去的状态,根本是不可能的。”说到这里,他不由得看了张扬一眼:“老弟,听我一句劝,感情是把双刃剑,玩不好只会伤到自个儿。”
沈庆华和杜天野通完电话之后,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他一直都知道杜天野偏袒张扬,可他没有想到杜天野会偏袒他到这种地步。丰泽人民医院院长梁方被免,丰泽卫生局长冯春生被免,前来丰泽挂职的副市长王华昭下周就已经挂职期满,可他却要为这件事负责,而张扬,因为自己当初被沈庆华支开,让他前往静海参加精神文明建设学习班,而幸运的和这次的换肾事件划清了界限,沈庆华不能不感叹张扬的好命,感叹之余他又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送张扬前往静海学习,整件事完全偏离了他想要掌控的方向。
沈庆华没想到杜天野对张扬的回护会到这种地步,可杜天野所说的也的确很有道理,换肾事件发生的时候,张扬的确在静海,当时代理文教卫生工作的的确是王华昭,像王华昭这种代理副市长,即将离任,就算让他负责,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杜天野最后还给沈庆华提了一个建议,高考舞弊事件之后已经证明张扬并不适合搞文教卫生工作,他的强项是招商,而主管商业的副市长娄光亮已经被双规,把招商工作重新交给张扬,文教卫生工作另选合适人选,这样安排对调动干部的主观能动性更加有利。
齐国远道:“我觉着您对新机场建设工程不够重视!”
齐国远道:“沈书记,关于新机场拆迁的事情,梁家坪所有的老百姓都已经在拆迁协议上签字,这是他们签约的影印件,您看看。”
谢志国听张扬说完,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这件事我知道了,犯人家属已经找到了我们这里。”
齐国远笑了笑,他在沈庆华身边工作多年,对沈庆华的出事作风还是有些了解的,他低声道:“其实那天常委会上我就想发言,可转念想了想,有些话还是私下对沈书记说为好。”
张扬辞职在丰泽引起的震动是相当大的,消息传出之后,一个接着一个的电话几乎要将他的手机打爆,张扬不胜其烦,干脆把手机关了,整个下午都在和梁成龙一起在白鹭宾馆新开的浴场内泡桑拿。
张扬道:“你终于开窍了。”
齐国远耐着性子听沈书记发了一通牢骚,好不容易等沈书记发泄完了,摆了摆手道:“你忙自己的事情去吧!”齐国远这次如释重负的离开www•hetushu.com了市委书记办公室。他直接来到常务副市长陈家年的办公室去兴师问罪,那份拆迁同意书是陈家年交给他的,让他交给沈庆华,谁想到沈书记正在气头上,齐国远要是知道,说什么也不会替陈家年干这件事。
沈庆华点了点头,这也是他当初的打算。
沈庆华道:“丰泽的窝囊事层出不穷,我就是想胖也胖不起来啊!”
沈庆华道:“这一次一定要严格处理,绝不姑息!”
陈家年道:“现在又要加上冯春生,还有之前那些下马的乡镇干部,国远,你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谢志国道:“刘金元这个人不好对付,他铁了心要把这次的事情捅出来,我跟他刚刚见过面,感觉他好像掌握了一些证据。”
沈庆华不耐烦的摇了摇头道:“这种事不要跟我说,丰泽这么多的事情我都没忙完呢,新机场市里不是有人负责吗?你应该去找他而不是找我!”
张扬关切道:“怎么说?要多少赔偿?”
张扬点了点头道:“今天我不是为了新机场的事情来的,丰泽人民医院出了点事儿。”
齐国远向门外看了看,虽然房门关上了,他还是有些心虚,走了过去,打开房门,确信外面没人,方才将房门反锁了,回到陈家年身边坐下,低声道:“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上头对咱们大老板不满了!”
谢志国道:“我也想解决,不过,刘金元那个人我还是了解的,自从他儿子被判了死刑之后,这个人就仇视社会,这次刚好让他逮住了机会,事情只怕不好解决,张扬,咱们还是提前做好最坏的准备吧。”
齐国远不敢违背他的意思,老老实实在沈庆华身边坐下了:“沈书记,你要多注意身体,感觉你最近好像瘦了许多。”
齐国远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沈庆华的这番话让他有些下不了台。沈庆华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把还剩大半根的烟蒂扔在烟灰缸里,指了指身边的座椅道:“国远,坐下陪我说两句话。”
张扬道:“医院方面把前往刑场取肾的过程制作了录像带,供院内医生学习观摩,那盘录像带被人偷走了。”
沈庆华道:“文教口出事,刘强来承担责任,医疗口出事让冯春生承担责任,他身为分管市长,除了虚张声势弄了份辞职书,根本没有任何的损失,这样没有担当的年轻干部,怎么能够服众?”沈书记气得拍起了桌子。
陈家年道:“我哪有那心情,不过市里说得也很有道理,张扬在这件事上的确是无辜的,沈书记这一枪打得不是地方。”
孙东强的话却没有到此结束,他继续道:“沈书记说过,我们要追究到底,让所有相关人员负起相应的责任。医院有责任,作为医院监管部门的卫生局长也难辞其咎,我提议免去冯春生同志的行政职务!”
挂上电话,张扬的心情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仔细考虑了一下之后,他先去了市政府,这件事绝不是小事,必须要通报上级,最近张扬和孙东强慢慢培养出了一点默契,主要原因是他们拥有了一个共同的政治对手,同仇敌忾容易让两个人迅速走近。
沈庆华点了点头,鼓励齐国远把话继续说下去。
梁成龙道:“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越来越发现本分经营才是硬道理,有道是没有金刚钻搅不来瓷器活,我如果对丰裕没有信心,就不会过来参加这次的招标。”
齐国远摇了摇头道:“相信才怪,看来上头是真的想动沈书记了!”
齐国远很奇怪的看着陈家年道:“你笑什么?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