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9章 解冻

张扬笑道:“肖林啊!你不在企改办呆着跑这里来干什么?”
傅长征道:“他们说过了明天就来安装!”
沈庆华询问了一些机场筹备的进度情况,张扬一一作答。
丰泽市常委沈庆华、陈家年、齐国远一起到来,这也表现出对新机场项目的重视,电视台方面的报道是必不可少的。记者架着长枪短炮跟在常委们的身后。
张扬笑眯眯看着乔梦媛,他的目光包含着一股热辣辣的味道。
送走了沈庆华一行,张扬回到办公室,傅长征将最新的工程进度和接下来的筹备日程表交给张扬,张扬看了看日程,机场建设招标会还有十天举行,他向傅长征道:“机场建设招标的事情联系一下全国各大媒体,这件事要重点宣传,越多的人知道越好,争取把国内有实力的投资商和建筑商全都吸引过来。”
乔梦媛从张扬开头的两个字已经猜到了什么,俏脸转向车窗,美眸中流露出几分羞涩,她轻声道:“还有四十分钟火车就要开了,快点送我过去。”
沈庆华的做事风格周围人已经见怪不怪,张扬把他的话只当是耳旁风,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以后这新机场就是丰泽的一片特区,你管不着。
乔梦媛打趣道:“我可没有工资给你。”
乔梦媛犹豫了一下,可当着肖林的面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张市长了。”
齐国远微笑道:“沈书记好像突然开窍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得,你是领导,你指哪儿我打哪儿!”
沈庆华恼得脸都红了,虽说母亲已经没希望了,可这厮也不该如此不敬,他正要发火的时候,却听到母亲重重咳嗽了一声,一颗带血的桂圆被老太太咳了出来。老太太长舒了一口气,眼泪落了下来。
乔梦媛和肖林都被这厮的比喻给逗笑了。
张大官人若无其事,拍了拍手道:“只是被桂圆卡住了,咳出来就好了!”他刚才拍得这两掌看似寻常,实则精妙无比,第一掌将桂圆震松,第二掌,将桂圆从老太太的气道内反震出去,换成别人就算看出了老太太的病因所在,也没有本事将桂圆震出来的。
傅长征笑道:“张市长能者多劳嘛!”
杜天野道:“改革要从自身做起,我必须让自己适应这个时代。”
傅长征连连点头。
第二天的常委会上,沈庆华宣布了新的市长分工,张扬的辞职书并没有获得上头的批准,可是考虑到张扬以后的主要精力投入到新机场的建设上,所以对他的工作进行调整,让张扬负责招商工作。文教卫生工作,暂时由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代理。
杜天野道:“今年南锡市有一个深水港的立项,我们江城要建设新机场,江城南锡都是平海的孩子,省里的政策往哪儿偏,哪儿就能够多得到一些财政援助,你明白吗?”
张扬笑道:“我没开玩笑啊,说过送你去东江,一定会送你过去。”
傅长征道:“这方面的事情已经安排了,对了,张市长,咱们的指挥部已经建好,工程款是不是照付?”
乔梦媛嗔道:“你也真是,早说要去东江不就得了,还故意撤谎骗我!”
齐国远和陈家年远远看着,齐国远低声道:“奇怪啊,冰封有融化的迹象。”
张扬眉峰一动:“当然照付,做任何事一定要讲究诚信,如果建这么一座小楼咱们就赖账,以后还有谁敢过来投资?”
乔梦媛道:“先送我回公司,我去拿些东西,然后再送我去火车站!”
沈庆华对张扬表现出的谦虚还是很满意的,他轻声道:“我母亲还想当面向你道谢呢?”
傅长征拿出一个小和图书本本很认真的记下。
一旁医生道:“张市长,老太太只怕不行了,我们尽力了!”这种常规性推脱责任的话张扬听得太多了,他向身边小护士道:“帮我扶起她!”
跟着张扬上了他的皮卡车,张扬道:“现在去哪里?”
沈庆华和孟宗贵两人将老太太送入病房。
张扬答应了下来,他又道:“刘大娘体内的风寒尚未肃清,我把她的情况向我当中医的叔叔说了一下,我叔叔根据她的症状开了张方子,回头我让人给您送过去。”
说是抽时间,第二天沈庆华就和几位市常委一起来到了新机场,这还是新机场项目确定在丰泽以来,沈庆华第一次来到现场,沈庆华这样做多少有些还张扬人情的意味,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已经意识到市里对他近期的表现十分不满,正在尝试做出改变,逆流而上乘风破浪已经不属于他这样的年纪,对他所剩不多的政治生命而言顺势而为要比前者付出的代价少得多。
乔梦媛道:“跟肖主任的车一起来的。”
乔梦媛道:“可惜了我的火车票!”
沈庆华道:“接下来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好秋收工作,还有一个任务就是配合市里做好新机场的筹备工作。”他望向陈家年道:“家年同志,新机场的征地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张扬伸出手道:“票呢?”
张扬这才知道杜天野在这时候让自己前往东江的本意,他低声道:“是不是南锡也去省里要钱了?”
那乞丐拿着车票呆呆看了一会儿,反复咀嚼着张扬的那句话,又看了看车票,确信那张车票是真的,他激动万分道:“菩萨显灵了,菩萨显灵了!”
张扬微微一怔,他随即笑道:“开车没有?”
张扬点了点头,也没提自己要去东江的事情,把乔梦媛送回了公司,乔梦媛进去没多久就拎着一个小皮箱走了回来,笑道:“不好意思,今天让你给我当专职司机了。”
张扬拿起电话,电话却是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打来的,王广正专门通知张扬,这周六要举办精神文明建设培训班结业典礼,顺便颁发结业证书,让张扬务必到场。
张扬望着沈庆华沮丧的样子,心中不禁升起一缕同情,无论老沈在政治上怎样顽固不化,可仍然不失为一个孝子。张扬来到刘老太太的床边,医生已经准备放弃努力,也没有阻止他去探望。张扬伸手握住老太太的手腕,眉头皱了皱。
傅长征看到张扬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他赶紧道:“张市长,我帮你收拾,你赶紧忙去吧。”
沈庆华对张扬的这番话也表示认同,新机场这么大的项目肯定会带动周边经济的发展,但是正是因为项目过于巨大,能否在限期内完工还很难说,沈庆华暗自想道,自己在位期间是看不到新机场建成了。想到这里,沈庆华内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悲哀。
杜天野道:“还用问吗?谁不想多争取点资金投入?之前左市长去省里一趟,可是效果不大,所以我才想派你再去一趟。如果我们不争,钱多半就被南锡争走了。”
张扬道:“自从当了这个现场指挥,我就一天忙到晚,大热的天,想在空调房间内多呆一会儿都不成,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腿,杜书记一句话,我就得去东江颠一圈。”
沈庆华摇了摇头道:“下午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就说过,老人家体内风寒尚未肃清,病情还会有反复。”
张被笑道:“不用,等我有了时间我去看她。”
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想把正处搞定还得费一些功夫。
乔梦媛有几天没有见和-图-书到张扬了,发现他比前些日子黑了瘦了,想来是工作辛苦的缘故,心中不免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乔梦媛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关心他,这一发现让乔梦媛感觉到有些恐惧,自己怎么会关心他?
张扬道:“什么大功?怎么奖励我?”
张扬笑逐颜开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几位领导莅临现场,亲自指导工作。”
所有常委都感到很奇怪,今天沈庆华好像转了性,对这件事接受的如此平静,难道上头又给了他压力?
杜天野道:“新机场项目既然交给你负责,我就放开手让你去做,什么事都要我挑头,你心里也不舒服,再说了,宋省长是你未来岳父,乔书记跟你的关系也算不错,你和他们见面说话也方便一些。”
沈庆华连连称谢,现在他对张扬的医术已经深信不疑了。
张扬道:“最近企改办搞得有声有色啊!”
几名医生护士都不知道他想要搞什么,沈庆华走了过来,他伸手将母亲的身躯抱起。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试一试了。
张扬一脸的笑意。
小护士愣了一下,并没有听从他的吩咐,张扬又道:“听到没有?快点!”
杜天野道:“贪心不足蛇吞像,如果不是我坚决反对,你现在的丰泽副市长都保不住了,你知足吧!”
杜天野道:“准备一下,明天就走!”
张大官人道:“资金紧张,上头让我开源节流,能省则省,我把小朋友的工作给兼任了。”
乔梦媛道:“新机场筹备工程进展顺利吗?”
杜天野笑道:“你赶紧去还来得及,这次如果能够多争取点财政拨款回来,我给你记大功一件。”
张扬叹了口气道:“这事儿你早不说?如果我早知道省里会拨款,早就把这笔钱争取来了。”
乔梦媛很不适应他这样看着自己,向他笑了笑道:“这么巧啊?”
张扬拿了钱,马上赶往江城。杜天野让他过来为的是面授机宜,这次前往东江向乔振梁,宋怀明这些省领导汇报新机场的筹建情况十分重要,涉及到将来的拨款。
齐国远道:“他并非是看不出来,而是容忍不了别人触犯他的权威。”
张扬望着手机已经不多的电量,不由得摇了摇头,自己这手机就快被打爆了,他一边换电池一边向傅长征道:“明天我去东江出差,要到下周一才回来,这边有什么事情,你去请教常主任,我不在的时候由他主持现场工作。”
张扬道:“秋老虎很毒的,太阳直射的时候室内气温能到四十多度,不装空调人就烤焦了。”
张扬的掌心贴在刘老太太后心之上,忽然他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举动,将老太太的上身趴伏在自己的大腿之上,扬手在老太太的后心重重拍了两下,只听到蓬!蓬!两声,让人不禁担心这老太太瘦弱的身躯是不是要被这厮给擂断了。
齐国远笑道:“你应该弄两个小朋友过来献花!”
乔梦媛笑道:“顺利就好!”她看了看时间道:“我得先走了,今天还得回东江一趟。”
沈庆华道:“有时间我们一起吃顿饭,好好聊一聊。”
张扬道:“催命啊?自打把新机场的工作接下来,我就没好好休息过。”
张大官人知道这厮是个疼钱的主儿,也没跟他一般见识,有办公室不呆,全都跑到大树下乘凉,你当我这指挥部是草台班子吗?
张扬道:“这件事我会和赵主任商量一下,江城那边交给他负责,他毕竟是副总指挥,总不能干拿钱,不干活。”
张扬道:“刘大娘身体怎样了?”
张大官人感叹道:“老杜啊,你越变越滑头了,m•hetushu•com过去咱可不是这样。”
杜天野道:“拿出你当初找我要钱的功夫,软磨硬泡,一定要让省领导意识到我们面临的困难,江城的困难也就是平海的困难,省里不可能看着我们有难处而不伸手。”
杜天野笑着站起身,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弟,我知道你辛苦,可这江城体制里,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工作交给别人去做,我还真不放心,你不帮我谁帮我?”
傅长征赶紧去了。
张扬来到杜天野的办公室问得第一句话就是:“既然这次的事情那么重要,你为什么不亲自去?”
乔梦媛等皮卡车驶过火车站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不对头,她惊声道:“喂,你开过了,快停车!”
孙东强静静望着沈庆华,不知这老狐狸今天怎么突然转了性。
张扬哈哈笑道:“我可没骗你。”
午饭之后,张扬当众给沈庆华送上了一份聘书,新机场建设指挥部总顾问。
张扬道:“沈书记,任何事业都必须有所放弃,江城想谋求大发展,必然要走这各道路,兴建新机场对丰泽来说是一件大好事,丰泽的经济必然因为新机场的建成而有一个本质上的飞跃。”
陈家年笑道:“早就说过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张扬走出去的势头已经不可阻扯,人家以后活动的舞台要大的多,丰泽这间小庙容不下这尊大菩萨。”
张扬道:“沈书记,还有一件事,新机场建设指挥部现场办公楼已经建成了,我想请你过来看一看!”
张扬拿起火车票,落下车窗,向路边一个正在乞讨的乞丐招了招手,那乞丐一瘸一拐的向他走了过去。
傅长征道:“招标会定在江城市政府一招举行,现在就要进行前期准备工作了。”
张扬主动请缨道:“我送你!”
张扬将那张火车票扔在他的要饭碗里,笑道:“这里经济不好,想赚大钱,得去省会!”说完他踩下油门一溜烟向远方驶去。
张大官人忽然一脚踩住刹车,乔梦媛慌忙拉住扶手,不知这厮又想搞什么。
沈庆华低声道:“谢谢!”
电视台的新闻摄制组慌忙围着沈庆华摄像采访,沈庆华的脸上明显沾染了不少的喜气。
张扬点头答应,电话刚刚挂上,杜天野的电话又打了进来,让他去东江一趟,把机场建设的筹备情况向省领导汇报一下,这件事极其重要涉及到将来的拨款,杜天野要他务必重视,马上动身。
张扬道:“没关系,给你当司机是我的荣幸。”
李英明狠狠瞪了急诊室主任一眼。
“来也得这么说,他们那点办事效率,不给点颜色看就不老实。”
张扬笑了起来:“没什么好谢的,方子也是我叔叔开得,我只是帮忙问诊。”
离开杜天野的办公室,正遇到企改办副主任肖林,肖林是副市长肖鸣的侄子,也是张扬过去的老部下,虽然他现在也已经是副处级别,可见到张扬仍然表现出相当的尊敬,他恭恭敬敬道:“张市长,来办事啊!”在肖林的内心深处总觉着有那么点对不住张扬,毕竟张扬的企改办副主任刚被拿下,他就顶替了上去,这种事对当事人来说总是有些尴尬。
陈家年道:“沈书记,机场的征地工作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涉及到征地的村民全都在拆迁协议书上签了字,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是协助他们搬迁,做好安置工作。”
沈庆华的确管不了这块地方,可最近发生的几件事也让他明白了,他也不想管,张扬来主持新机场建设工作是好事,这厮留在丰泽也是个祸害,在这里,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m.hetushu.com李英明为首的那帮医院工作人员一个个神情尴尬,他们抢救了这么半天没有任何成效,已经宣布老太太没希望,让市委书记去准备后事了,人家张副市长两巴掌给拍好了,这两巴掌拍在老太太身上,却打在他们全体医护人员的脸上,他们这医疗水准也忒差了点。
张扬道:“你接着记,电话的事情必须马上落实,你跟丰泽电信局打招呼,让他们给扯条专线,我下周回来如果这件事还没有办妥,你直接告诉电信局局长,让他卷铺盖滚蛋。”
孟宗贵道:“真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救了干娘,误打误撞吧?”
乔梦媛把火车票递给他。
乔梦媛道:“你知不知道浪费可耻?”
张扬对他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他对肖林一直都没有什么看法,只是对他叔叔肖鸣有些不爽。两人一起下了电梯,在大厅见到了在那里等待的乔梦媛,乔梦媛是和肖林一起过来的,汇通的发展速度惊人,过去的土地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需要,所以乔梦媛新申请了一百亩土地作为汇通的二期,肖林是被她拉着一起过来解决这个问题的,肖林负责严新建那里的工作,乔梦媛刚才去找了左援朝,事情很顺利,左援朝几乎没多想就把这件事定了下来。
张扬这才将杜天野派自己前往东江汇报工作的事情说了。
沈庆华点了点头,低声道:“多亏了他!”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欠了张扬一份大大的人情。
沈庆华犹豫了一下,自己身为丰泽市委书记的确应该表现一下对新机场项目的关心,可是直到现在他都被排斥在新机场建设之外,按照他过去的想法,你张扬愿意怎么搞就怎么搞,老子眼不见心不烦,可现在不一样,张扬成了他母亲的救命恩人,自己欠人家的这份人情大了,嘴里自然说不出拒绝的字眼,他点了点头道:“好,这周我抽时间过去。”
另外沈庆华又当场批评了王华昭,将换肾事件的责任归咎到王华昭的头上。
张扬道:“小钱咱们不怕花,大钱咱们省着花,赖账也得赖大头!”
沈庆华道:“小张,昨天的事情多谢你了。”
沈庆华点了点头道:“一定要抓紧进行,我们要配合好市里的工作,千万不能拖机场建设的后腿。”沈庆华过去可从没表现出这样的主动。
张扬道:“这不算巧,江城最大的朝圣地就在这儿,咱们都是信徒,低头不见抬头见。”
张扬笑道:“那就……”他本想说出以身相许的话来着,可话到唇边又觉着午些不合适,他和乔梦媛之间似乎不适合开这种玩笑,乔梦媛这个人十分的理性,万一不小心将她惹火了,朋友都没得做。
张扬笑道:“只是运气罢了,我也不懂什么医理。”
张扬道:“我这张面子不值钱,人家未必买我的帐。”
确信母亲已经渡过危险,沈庆华方才放下心头的重担,来到病房外,孟宗贵跟着他出来了,看到沈庆华四处张望,猜到他是在找张扬的,小声道:“张扬走了!”
沈庆华和张扬一起站在新机场规划的土地上,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旷野,沈庆华不无感叹道:“多少农田就这么没了!”
张扬道:“不用客气,就按照我跟你的话对他们说一遍。”
沈庆华这才明白张扬为何会拍母亲这两巴掌,看到母亲恢复了呼吸,整个人乐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肖林道:“来向严市长汇报工作!”
陈家年道:“原本就没有作对的必要,张扬来咱们这里只是一个过渡,谁都能看出来,唯独沈书记看不出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还成。”
沈庆华道:“他还是http://m.hetushu.com有些本事的!”沈庆华明白,这世上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张扬做事也不仅仅凭借运气。
沈庆华拿着红红的聘书,这会儿心里面舒坦多了,总顾问!听着好听,其实啥也问不了,可沈庆华要的就是个面子,这么多常委都弄了个顾问的名号,自己要是没有就显得有些被排斥了,政治上最怕的就是被人孤立,别人是要看他笑话的。说来奇怪,人的年纪越大,虚荣心也就越强,也就越爱面子。
张扬笑道:“我说你这人能不能别搞形式主义?这么点事儿脑子记不住?”
这还是沈庆华第一次主动问起新机场的工作,所有人都感到这位书记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可究竟变在哪里,谁也说不清楚。
傅长征跟在张扬身边久了也习惯了他的这种工作作风,微笑道:“我会跟紧的。”
张扬笑了笑:“没事就好。”
中午的时候,请沈庆华一帮人在指挥部的小食堂吃了午饭,沈庆华只要在场,饭菜方面必须要节俭的,要不然沈书记肯定又会心疼粮食。
沈庆华道:“人清醒了,危险期已经渡过,你让小傅送来的方子我也去抓了药,这会儿应该已经喝上了。”
沈庆华道:“那就出来到树荫下呆着嘛!”
沈庆华道:“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向你叔叔当面致谢。”
张扬在当天上午接到了沈庆华致谢的电话,无论两人在政治上立场怎样不同,可张扬救了沈庆华的母亲是个不争的事实,沈庆华虽然不可能因为这件事从此对张扬感恩戴德,可他对张扬的态度还是有所改善。
沈庆华是个崇尚节俭的人,对指挥部利用活动板楼办公表示满意,可是看到楼上很多房间内都装着空调,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向张扬道:“已经立过秋了,装这么多空调干什么?”
中午的四菜一汤还是让沈庆华比较满意的,他认为工作餐就应该这个样子,越是国家干部越是要起到带头作用,不过他也指出了不足,西红柿鸡蛋汤里面的鸡蛋太多了,菜里的油放得也有些多,这都是铺张浪费啊!
新机场现场指挥部目前就是两座活动板楼,在这种房子里办公,空调是必不可少的,张大官人正坐在空调房间内喝茶,他的手机不停的响,这也难怪,电话线明天才能扯好,唯一的联系途径只能通过手机了。张扬办公室的位置很好,从窗口就能看到大门的情况,看到沈庆华和几位常委过来,张扬起身出门相迎。
傅长征一脸的无奈,跟着张扬身边干,想不学滑头也不行。他正要汇报一些其他的事情,张扬的电话已经响了起来。
张扬趁着没人注意悄悄走了,今天他可送了一份大人情给沈庆华。
乔梦媛道:“不用你送,你自己这么多事都走不开,我哪能耽误你的宝贵时间啊!”
张扬道:“放心吧,一定误不了你去东江。”他之所以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也要去东江,原本打算明天一早走,可得知乔梦媛今天去东江,马上决定和伊人同行,这样一来漫漫长路也能有人相伴。
傅长征道:“一天从早忙到晚,事情太多了,我万一疏漏了就不好,还是记下来妥当。”
张扬道:“你乔大小姐亿万身家的人,会在乎一张几十块钱的火车票?”
乔梦媛俏脸含愠道:“别开玩笑了,我就快来不及了。”她知道张扬喜欢开玩笑,所以才这么讲。
张扬点了点头,又想起一件事:“小傅,去拿一万块现金给我,手里没钱了。”
肖林谦虚道:“都是张市长打下的基础好,我现在是坐享其成。”
孟宗贵对张扬没有任何的好感,冷笑道:“凑巧让他撞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