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4章 天妒红颜

常海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她睁开美眸想要去寻找什么。却发现父母全都守在床边,常海心的声音有些沙哑:“爸……妈……!”
庞忠良内心极其沉重,常颂刚才的表现已经充分征明了他的愤怒,如果常海心发生了不测,不但陈国胜要倒霉,只怕连他这个公安局长都要跟着倒霉。
章碧君道:“你害得唐兴生身败名裂,远走他乡,他恨你也十分正常,这两名杀手是他在国内的内应出面联系的,解决他们一定要干净利索。我们了解到这件事也是巧合。”
庞忠良听得心惊肉跳,常颂发威了。在岚山和别的城市不同,其他城市都是书记说了算,可他们岚山却是常颂这个市长更为强势,市委书记周武阳只是一个过客。最近围绕他要升迁省里任职的消息满天飞。
张扬双目中寒光闪现,他单手抓住那名男子的脖子,将他魁梧的身体举得离地而起,然后压在墙壁上,给起那柄开山刀,抵在他的心口,冷冷道:“你的声音化成灰我都认得,昨晚那桶汽油浇得很爽吧?”
其实常颂的心里也很不好过,他抿了抿嘴唇道:“洪正,海信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治疗上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
一个让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场面发生了,张大官人抱着常海心腾空跳跃而起,稳稳落在距离他们还有三米处的消防云梯急救挎斗内。与此同时,身后的火焰引发了爆炸,一道足有十多米长的火焰从窗口冲出,一道火龙将张扬和常海心所在的挎斗完全吞噬。
常颂已经失去了镇定,他大吼道:“降落!降落!”
火焰和浓烟中,他听到了一女子剧烈的咳嗽声。
庞忠良道:“有事我会主动联系你。”
章碧君笑道:“你是我重点保护的对象。刘庆荣、邱凤仙的事情还没有帮我查清楚,所以我不能让你出任何的差错。”
常海心此时方才意识到脸部的疼痛,望着母亲微微颤抖的肩头,她的心中忽然感到一阵惊慌。小声道:“镜子,给我镜子!”
说话的时候,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杨洪正走了过来,他和常颂两口子是老朋友了。袁芝青慌忙起身道:“老杨,我们家海心怎么样。”
张扬愣了一下:“唐兴生?”
袁芝青的情绪有些失控,她尖声道:“你让我安心,我怎么安心的。你不带我去,我自己打车去!”
两人惊恐的看着张扬,想要说话,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张扬道:“我手头缺一些药材,想要达到最好的疗效,必须需要药厂专门先进设备的配合提炼,这样,今天让海心和我一起前往江城,我想最迟半个月,我一定能够将她医治好,让她的容颜恢复如初。”
张扬在最短的时间内判断出洗手间窗口的所在,用打湿的衬衣蒙住脸部扩住口鼻、屏住呼吸,推开被火焰烤热的小门,冲入熊熊火焰之中。张扬知道在火海中停留的速度越短,自己生存的希望就越大,冷静的头脑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张扬在火海它中找到了窗口的所在,撞开窗口,跳了出去。他知道自己处在三楼的位置上,这样的高度落下应该对他的身体造不成损害。
秦清道:“为什么不说出来,交给警方处理?”
张扬道:“常市长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
陈国胜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认出这个满脸灰尘的男子是常海龙,可当他认出之后,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市长千金竟然在火灾现场,这件事麻烦了。他不敢怠慢,马上给公安局长庞忠良打了电话,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他。庞忠良听说这件事也感觉到事态严重,马上表示让消防官兵尽快投入抢救,他这就到达现场。
张扬按照那女招待所说的地方寻找,途中不停有燃烧的建材落下。张扬利用湿水的窗帘有效地躲过这一轮轮的空袭,前的通道完全坍塌,张扬大声呼唤常海心的名字。
张扬咬牙切齿道:“我这就去弄死这俩畜生!”
章碧君www.hetushu.com点了点头道:“内线消息,十分可靠,这两个人目前还没有离开岚山,住在广场北侧的富源酒店,我已经让人盯住他们了,他们一整天都没有离开房间。”章碧君将房间号递给张扬。
庞忠良道:“根据我们的初步调查,这场火应该是人为纵火,起火点共有三个。”
张扬道:“希望你们能够早日调查清楚这件事。”
常海龙是一边流泪一边给父亲打这个电话的,消防官兵已经开始救火,可是张扬和常海心仍然没有出来,常海龙心中的懊悔难以形容如果不是他太慌乱。如果他抓住妹妹的手再紧一些妹妹就不会中途失落。他含泪道:“爸,都怪我……”常颂此时却表现出异常的冷静,他平静道:“要相信党相信政府,消防官兵一定能够救出海心……”说到这里常颂心头却忽然感到一阵刺痛,一旁关注着这件事的袁芝青已经失声痛哭起来。
张扬道:“唐兴生给了你们多少钱?”
张扬道:“这件事,我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记得那个男子的声音,只要让我遇到他,他就绝对逃不掉。”
常颂道:“没事,刚才还来过,这会儿跟你二哥一起去吃早餐了!”听到女儿醒来后、首先想到的是张扬,带颂心中不免生出一种难以言明滋味。
常海心忽然尖叫道:“给我镜子,我要镜子!”
“宗奇伟。”
袁芝青终于找出镜子,颤抖着手挣它交到女儿的手上。
消防支队队长陈国胜正在部署救火任务的时候,常海龙找了过来,张扬已经进去了十多分钟,到现在还没见出来,常海龙和薛燕也仔细查看了逃出升天的人们,其中并没有他的妹妹,常海龙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他向陈国胜大声道:“赶快救人,我妹妹还在里面!”
张扬的眼眶热了,怀中的女孩子自然是常海心无疑,他拥紧了常海心的娇躯,一根燃烧的横梁从空中砸落下来,砸在他的后背上,张大官人被这一重击砸得踉跄了一下,险些拌倒在地上。他强撑着没有倒下,避免常海心受到更大的伤害。
杨洪正走后,常颂一家都陷入深深地担忧和痛苦之中。秦清悄悄向张扬道:“你有没有办法?”她对张扬的医术拥有着极强的信心,相信张扬一定能够帮助常海心恢复首日的容颜。
常海龙大吼道:“可她是我妹妹!”张扬道:“我一定能找到她!”常海龙道:“我们一起冲出包间的,在通道里被挤散了!”
秦清轻盈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张扬没有回头,直到秦清在他身坐下,方才道:“情况怎么样?”
“不知道,张扬冲进去救她了,可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常颂低声道:“情况怎么样?”
常颂道:“还是去让医生帮你处理一下吧。”
袁芝青含泪道:“早就说过让他们不要去这种场合他们就是不听。”
袁芝青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酸楚,泪水无可抑制的落了下来。
常颂已经在现场给主管公安消防的副市长江景和打了电话,常颂冲着电话吼道:“江景和,你还能不能干?一个晚上两起火灾,明天你自己把辞职书送到我桌面上!”
张扬在这次的大火中只受了一些小伤,他稍稍处理了一下,不过让张大官人郁闷的是,头发又被烧得惨不忍睹,只怕还得刮一光头。
张扬道:“那就再等十几个小时,我通知江城方面做准备。”
素来在家里说一不二的常颂此时也不得不低头了。
张大官人正苦于没有头猪,想不到章碧君在这时候给他带来了好消息,他顾不上多想,马上驱车前往和章碧君的会面地点。
张扬的心情也很郁闷,他认为这件事因自己而起,如果不是有人想对付他,也不会跟踪到新时代歌舞厅放火,进而引发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张扬幸运的落在了遮阳棚之上,遮阳棚缓冲了他下坠的力量,他打了一个滚然后落在地面之上,身上还有火http://www.hetushu•com苗没有完全熄灭。张扬原地滚了几圈将火焰熄灭。他站起身,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两名热心人冲了出来想要帮助他,张扬抬头向新时代歌黄厅望去,却见火焰已经从自己逃出的洗手间窗口中蹿升出来。让张扬震惊不己的是歌舞厅的一层也是浓烟滚滚。旁观的人群指指点点,都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失火。
常海心望着张扬,她小声道:“我真的能治好?”
袁芝青道:“可医院方面说海心的情况还不稳定,需要观察24小时,身体各方面的机能情况才会稳定下来。”
袁芝青听到女儿烧得这么严重,不禁又哭了起来。
常颂默不作声的去换衣服,袁芝青知道他要去现场,也想要跟着一起去。常颂道:“你安安心心在家里等消息!”
秦清道:“你饿不饿?”张扬摇了摇头,他低声道:“这件事是冲着我来的。”
袁芝青道:“我也去!”
张扬利用这种方法,连续穿过两个房间,方才绕过那段坍塌的通道,撞开燃烧的房门,狭窄的通道之上布满浓烟。他循着咳嗽声走了过去,在浓烟中摸到一个柔软的躯体,张扬抱起她,因为浓烟严重影响到他的视线,他无法分辨这女孩子宪竟是不是常海心,却听她虚弱无力道:“张扬……张扬……”
给搜救工作带来最大困难的就是浓烟,消防队员正在协助搜救出的人们有序的撒离火灾现场。
章碧君道:“刚刚得到的消息,想暗杀你的人是两名职业杀手,他们受雇于前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唐兴生!”
秦清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张扬,张扬曾经医好了常颂的痛风病,也许他对烧伤会有办法。张扬道:“等海心情况稳定之后,我看看她的伤势再说。”
常颂和妻子下了车,望着眼前的火焰和浓烟,常颂脸上的肌肉宛如大理石雕刻般僵在那里。袁芝青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掩住嘴泪水簌簌而落,凄然叫道:“我的海心啊……”
那男子此时已经完全明白张扬已经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清清楚楚脸色变得惨白、额头上的冷汗簌簌而落,低声道:“我……我错了。”
张扬并没有将有人纵火一事说出来,他平静道:“当时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看到火起,第一反应就是跳窗逃离,脱离险情后,又从大门进入,协助受困者离开。”
常颂向张扬点了点头,心中的感谢尽在不言中。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难道是有人想针对新时代?”
常颂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海心,你总算醒了!”
张大官人虽然武功盖世可是对浓烟却没有多少办法,湿润的衣服捂住口鼻再加上他特殊的呼吸专法可以很好的过滤烟雾,可是眼睛就没那么幸运了,张大官人被浓烟熏得涕泪直下,难怪都说火灾中很多人都是被烟给熏死的。
岚山市市委书记已经成为常颂的囊中之物,他们这些官员谁也不敢得罪常颂。庞忠良暗暗折祷,希望常海心能够大难不死。
常海心没有看到张扬,芳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她轻声道:“张扬有没有事?”
常海心道:“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袁芝青含泪摇着头。
常颂道:“张扬,你说,只要能治好海心的伤,我们什么都可以做到。”
张扬说得轻松,可常颂和袁芝青两口子都将信将疑,医院方面已经确诊,常海心的烧伤很重,面部深二度烧伤,局部三度,医生已经确定。如果不进行面部植皮的话,肯定会留下痕、这对一个花季少女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其残酷的消息。
看到张扬进来,秦清关切的望着他,虽然没有说话,可目光中的关切和紧张早已流露无遗。
常颂两道浓眉紧紧皱起,怒道:“你为什么不敢去?”
章碧君道:“手袋里有一些毒品,你进入房间内制住他们之后,可以将这些东西注入他们的静脉,就算警方调查起来,也会认为这是一起吸毒过量而死亡和图书的案件。”
张扬抱着常海心来到地面上,常颂一家人全都围了上去,袁芝青看到女儿,已经是泣不成声。
张扬道:“昨天差点没变成红烧狮子头,头发都被烧光了,刮秃头还好看一些。”
一名消防员大声道:“你给我出来,里面危险!”他跟着张扬追了上去,想要阻止张扬进入火场,一根燃烧的横梁从天而降,险些砸中这名消防队员。张扬的身后天花板出现大片坍塌,那名消防队员不得不退了回去。
秦清能够体会到张扬现在的心情,她柔声道:“不要太过自责了,这件事也许只是偶然。”
张扬摇了摇头,他绝不相信这是偶然。
秦清小声道:“没有人死亡、有二十六人不同程度的烧伤,新时代歌舞厅方面锁住了一条紧急消防通道,他们的装修也不符合防火标准,这次一定要追究相关负责人的责任。”
张扬点了点头章碧君将一个手提袋递给他道:“里面是一些必需用品,进入大楼的时候,我们会关闭所有的监视系统、你放心大胆的去做。”
常海龙迎上来道:“张扬,你有没有事?”张扬摇了摇头:“都是一些小伤,我皮糙肉厚,没什么问题。”
常颂点了点头,他向张扬使了个眼色,张扬心领神会,跟着常颂一起来到外面的走廊上。常颂道:“张扬,海心的事情你究竟有几分把握?”
张扬听到这次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严重,至少没有发生人员死亡现象,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张扬道:“还有没有其他人在这里?”那少女摇了摇头,张扬抱起她向安全出口走去,那少女迷迷糊糊道:“一直向前走,左拐……横梁掉下来了,她把我推出来了,自己被困在里面!”张扬内心一震,此时两个消防员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两名消防队员惊声道:“这里有人!”他们向张扬迎了过来,张扬将那女招待交给他们,转身就顺着少女所指的方向冲去。
陈国胜表示:“常市长,你放心我们消防官兵一定会尽力去营救每一个人。”常颂脸色铁青,怒吼道:“你不去指挥救火在这里废什么话?”
张扬拉开手提袋,从里面拿出一顶帽子戴上,然后贴上胡子,戴上假鼻子和眼镜,看起来就像个中年男子了。
张扬道:“我当时去洗手间,有人向里面倾洒汽油,想把我烧死里面,我发现及时,跳窗离开。可我没想到,他们会在一楼也防火,应该是想毁灭证据的。”
常颂向身边的庞忠良大吼道:“你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去救人。”庞忠良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去指挥云梯,让消防队员赶紧营救。
常海心已经昏迷了过去,张扬留意到她的左颊被烧伤,留下了一块杯口大小的伤痕。不过庆幸的是,她的生命应该没有大碍。
在常颂面前张扬并不隐瞒,他老老实实回答道:“我和于子良博士联系过,这次带海心回江城,不仅仅要靠我一个人,伤口的清理很重要,于博士在烧伤治疗上很有一套,我需要他的配合。”
张扬从这条燃烧的通道无法经过,他一脚将旁边的房门端开,只一拳就将墙壁砸了个大洞。这些墙壁都是用石膏板和轻钢龙骨隔离的,这种材料根本阻拦不住张大官人。
杨洪正道:“常市长,咱们这关系,我肯定会尽力而为,不过海心的烧伤实在太严重,想要完全恢复,我看很难!”
那男子颤声道:“你是不是搞错了……”
常颂抿起嘴唇,低声道:“给她!”
章碧君道:“如果你不怕麻烦,大可以去证实一下。”
常颂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好!”
常颂迅速反应过来,猛然抓住女儿的双手,常海心望着父亲道:“爸……让我死吧……!”
常颂道:“哭什么?女儿逃过一劫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有什么好哭的?”
张扬一把拖住他:“你留下,我去!”
来时的道路已经被火焰和浓烟封锁。
张扬笑道:“你想的真周到,我还真怕杀和_图_书错了人。”
张扬先抓住其中一人,解开他的哑穴道:“说话!”
张扬笑道:“能!但是留在这里不能!”
常颂怒吼道:“给她!”
张扬道:“你和薛燕在这里等她,我去我她!”张扬说完便带着湿漉漉的桌布,冲向楼梯口,这条唯一的安全通道如今已经人满为患,人们在危险面前,表露出极大的惊慌和恐惧,他们都想抢先冲出去,不少人从楼梯上滚落了下去。张扬看到从楼梯上走上去已经不太可能,他的目光望向那条从四层垂落下来的优惠酬宾大红条幅上,张扬抓住条幅拽了拽,然后沿着条幅攀援而上。烈火和浓烟已经让人们所有的注意都集中在逃生上,没有人留意到张扬宛如灵猿般的身法。
张扬道:“章主任,您对我可真好,这次我不是又要欠你一个人情?”
张扬抱着常海心来到窗口,他用湿布抱住手掌将燃烧的窗户推开,抱着常海心冲了上去。
惊恐的情绪迅速蔓延着。张扬终于看到常海龙和薛燕。他大踏步迎了上去大吼道:“海心呢?”
张扬想起还在里面的常海龙、常海心兄妹,顿时紧张了起来。身旁那名男子好心的问道:“兄弟你有没有事儿?”张扬摇了摇头。他冲向歌舞厅的大门,此时不断有惊慌失措的人们从里面跑出来,因为失火电梯停止使用,不少人从楼梯逃生,整个歌舞厅内到处都弥漫着浓烟。
陈国胜被训得满脸通红,转身赶紧去了,常颂骂的的确很有道理,他现在最应该做得是指挥救火而不是其他。
秦清愤然道:“为了毁灭证据竟然要烧毁整座大楼,这种人根本没有人性。”
张扬道:“生命没有大碍,你们放心。”
常海龙道:“他不让我去……”
袁芝青扑上来抓住女儿的手臂,凄然叫道:“海心……”此情此境让素来坚强的常颂也不禁眼眶发红。
张扬道:“唐兴生通过谁跟你联系的?”
庞忠良道:“目前还不清楚、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有人纵火,新时代的老板也在接受调查。”
那男子吓得脸色惨白,他怎么都想不到,纵火之后,张扬能够从火海之中全身而退,更想不到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上自己,声道:“你……认错人了……”
袁芝青抽抽噎噎道:“你说得轻巧,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容貌,现在海心烧成了这幅模样,你让她以后怎么见人啊……”
张扬终于来到了三层,他按照脑子里的记忆,先找到了刚才他们所在的包间,房门大开着,张扬大声呼喊常海心的名字,却没有听到回应。他的耳力超群,即便是细微的呼吸声也应该能够听到。确信房内没人,张扬方才将转换目标去下一个包间搜索。
张扬和常海龙吃完早点返回病房。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是一惊,张扬从眼前的一切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轻声道:“多大点事儿,要死要活的,有我在这点小伤算什么?”
章碧君乘坐的黑色奔驰车停在地下停车场C区,张扬将皮卡车和奔驰车并排停靠,然后打开车门走下去,进入奔驰车内。章碧君看着张扬刚刮的光头,不禁笑道:“光着个脑袋,一点也不顾忌国家干部的形象。”
现场医护人员慌忙围了上来,将常海心抬上担架,张扬向常海龙道:“你跟他们过去、我整理一下马上就去医院。”
常海龙道:“我马上准备车,回头我送海心过去。”
此时闻讯赶来的医生和护士准备为常海心处理手上的伤口。
常海龙第一个看到了张扬,他激动地大叫道:“张扬!是张扬!”常颂也看到了,袁芝青看到张扬怀中的女儿,她捂着嘴唇不停的哭。
常海龙和薛燕来到父母面前,常海龙满脸内疚的叫道:“爸妈……”
袁芝青望着女儿的面庞,心中的酸楚难以自制,她转过身默默流泪。
岚山市公安局长庞忠良和消防支队大队长陈国胜听说市长常颂来了,两人慌忙走了过来。庞忠良道:“常市长,根据目前和*图*书我们掌握的情况,伤亡情况应该不会太严重。三楼先起火,一楼后起火,许多客人已经及时安全的撒离。”
张扬已经探查过十多个包间,里面并无常海心的影子。他大声道:“海心!”一种无法形容的内疚感笼罩着他的内心。如果常海心出事他终生都无法原谅自己,今天的这场火灾明显是冲着他来的。连带海心太无辜,一个花季少女如果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命运将会是何其的不公。张扬终于听到了微弱的救命声,他循声跑了过去,在弥漫的烟雾中找到了一名少女,那少女却并非是常海心,而是歌厅的招待,张扬扶起她,那少女死命抓住张扬的手臂,宛如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救命……救命……”
张扬道:“没有问题,有需要我的地方,我肯定会全力配合,不过,我今天就要离开岚山了,江城那里还有很多工作去做。”
他来到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常海心已经被送往急救,常颂一家人都坐在贵宾休息室内焦急的等着。副市长秦清也闻讯赶来,对常海心的状况担心不已。
秦清芳心一震,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充满了惊骇的目光。
张扬大摇大摆的走入富源酒店,来到526房间,利用国安方面早己准备好的门卡顺利的打开了房门。两名正在房内吃着泡面的男子都是一怔,他们实在想不通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其中一人率先反应了过来,伸手从枕下抽出一把开山刀。可没等他举起开山刀,张扬已经猎豹般冲了上去,一拳击中他的颈侧,一脚端在另外一人的下腹,两人他的重击打得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张扬抢上前去点中他们的穴道。
张扬转身望去,刚刚减弱的火势卷土重来,宛如巨潮一般向他的身后咆哮而来,消防云梯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
他一个人来到楼下花园,坐在长椅上,望着月朗星稀的夜空不由叹了口气。
他扯下几块桌布,在喷水池中浸湿然后披在身上向楼梯口走去,常海龙也学着他的样子想跟他一起去找妹妹。张扬怒吼道:“给我留下,别跟着添乱!”
常颂对妻子的表现极为不满,可当着女儿也不好发作,轻声道:“海心,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躲过这次劫难,你以后的人生路一定会顺顺当当的。”
常颂挂上电话向袁芝青道:“哭什么?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哭有用吗?”
云梯缓缓下降,当张扬抱着常海心重新站起的时候,现场欢声雷动,常海龙激动的和薛燕拥抱在一起。
张扬道:“在治好海心之前,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常市长一家,对警方的办事效率也缺乏信心。”
常海龙摇了摇头,转身想要回去找常海心。
岚山市公安局长庞忠良亲自找到张扬调查情况,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张扬是第一个逃离火灾现场的,又冲入火场救人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火场的,他知道的情况应该比别人多一些。
外面响起了急促的火警声,今晚的岚山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先是木器厂失火,现在新时代歌舞厅失火,一个晚上两起火灾,岚山市消防部门疲于奔命。
张扬向秦清笑了笑。
杨洪正叹了口气道:“生命没有什么大碍,可是脸上的烧伤很重。以后肯定会留下疤痕,要做植皮手术。”张扬对杨洪正的话早有预料,他没有说话,悄悄在一边坐下了。
庞忠良道:“也许以后我们还需要张市长的配合。”
常颂道:“三个子女中,我最疼的就是海心,拜托了!”
常颂没说话,袁芝青红着眼睛道:“傻孩子,医院里哪儿有镜子……”
张扬和庞忠良分手之后,没多久就接到了章碧君的电话,章碧君刚刚从东江来到岚山,目前正在市民广场,她的话简单明了:“张扬,我有线索,马上到岚山市民广场。”
常海心望着镜中的自己,用力咬着嘴唇,她忽然抓起镜子狠狠向床头拒上砸去,镜子被砸得四分五裂,她的纤手被割破多处,鲜血汩汩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