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7章 互不相欠

时维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张扬笑道:“没诚意,就想着占国家便宜。”
张扬道:“肖林还是很有能力的年轻干部,你们这帮做下属的要多支持他的工作。”单从这句话就能听出张大官人的境界提升了许多。
时维愣在那里,旋即欣喜异常,展开臂膀就将张扬给抱住了:“你活了,你活了……”
张扬明白乔梦媛现在说的就是乔振梁的意思,抛开个人感情而言,南锡深水港对平海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应该比新机场项目更大一些,张扬叹了口气道:“也就是说我们江城新机场项目只配跟着敲敲边鼓?”
苏小红道:“我虽然财力不成,可也想为新机场出一份力,等新机场建成了,我去你们那边开酒吧。”
张扬道:“刚才联系过了,汽车处于移动中,要等车停了才好动手。”张扬心说这偷车贼也不长眼睛,居然偷到了自己的头上,要知道这车是经过国安特别改装的,这种车太难出手了。
荣鹏飞看到袁成锡亲自前来,笑着起身相迎:“袁市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姜亮向周围看了看,方才低声道:“袁立波!”
时维道:“你这副表情很恶心,知不知道要不是我救你,你就淹死在浴缸里了,说出去丢人不?”
张扬道:“谁让你们把他放了的?偷我车白偷了?以后让别人知道,都敢打我车的主意了。”
时维点了点头,张扬围着浴巾站起身来,局部地区还是有点激凸的。说来奇怪,这会儿张大官人的雄性荷尔蒙水平急速上升,也许这是应激反应。
袁立刚听弟弟这么说也觉得有些蹊跷,他兄弟两人都在张扬的手下栽过跟头,都清楚张扬的厉害,弟弟没理由做这种蠢事,难道真的有人设计陷害他?
时维送张扬回去的路上,自然不会放过教训他的机会,她恶狠狠的威胁张扬,决不能把东江醉酒的事情宣扬出去。可她很快就发现始终都是她自己在说,向来嘴上不服输的张扬这会儿居然保持了沉默,时维好奇的从后视镜望去,却没有发现张扬的影子,她一脚踩下刹车,打开车内灯,却见张扬躺在后座之上,脸色苍白,牙关不住打颤,身体蜷曲在那里,看起来十分的痛苦。
时维道:“是不是毁容了?”
张扬回到卧室换了身衣服出来。
张扬笑道:“车算什么,跟我的命比起来根本就是轻如鸿毛。”
张扬想了想,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那不是袁副市长的儿子吗?”
姜亮忍俊不禁道:“你眼睛青了!”
乔梦媛笑道:“其实生意不分大小,只要是赚钱的生意都是好生意,红姐,我有一个打算,想将新帝豪的管理权交给你。”
袁成锡叹了口气道:“还不是为了我们家那个不听话的混账!”
袁立刚虽然是警察,可他解决不了这件事,他对张扬的事情清楚的很,弟弟袁立波和张扬有矛盾由来已久,袁立刚好不容易才见到了弟弟。
苏小红微微一怔,想不到乔梦媛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姜亮道:“那你不赶紧去做,只要定位出地点,我今晚就能把车给你找回来。”
时维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背,发现张扬体温冷得吓人,她顿时慌了起来:“臭小子,你别吓我……我送你去医院……”
张扬一把抓住时维的手,颤声道:“不去,送……送我回家……”
张扬摇了摇头道:“沟通个屁,偷我车,这不是欺负到我头上了吗?抓!让袁成锡找我解决这件事。”
袁立刚暗自苦笑,现在是姜亮管这件案子,姜亮http://m.hetushu.com何许人物?人家是荣鹏飞面前的红人,根本不会给自己这个面子,如果自己越权去处理这件事,搞不好会被别人抓住把柄,非但弟弟救不出去,连自己也陷入麻烦之中,袁立刚心中虽然这样想,可嘴上却道:“立波,你别怕这件事我从中斡旋一下,如果你真的没做过,任何人也不能诬陷你。”
乔梦媛适时的转移话题道:“张扬,我听说常海心在于博士那里住院。”
“可……”
姜亮和杜宇峰好不容易才把张扬给劝到办公室里,杜宇峰苦笑道:“我说张扬,咱可不带这么玩的,你跑到我们公安局大门口打人,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你把我们警察的威严置于何地?传出去对你自己的名声也不好。”
时维吓得尖叫了一声,冲上去把张扬从水里给捞了出来。她把已经失去知觉的张扬拖到了客厅里,拖动的过程中,张大官人用来遮羞的裤衩也滑下去了,时维只顾着关心张扬,根本无暇顾及这件事,张扬在洗澡的过程中溺水了,时维有些急救知识,自从她上次在南湖溺水之后就格外注意这方面的知识,时维开始给张扬做人工呼吸,吻住张扬冰冷的唇,时维担心的眼泪都下来了,做了两分钟的人工呼吸仍然不见这厮有任何的反应,时维双手握在一起向张扬的胸前砸去,她一边砸一边哭道:“你给我醒过来,你不能死,你整天欺负我,我还没报仇呢!你醒醒……张扬,我求你醒醒,以后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我说过,我喜欢你是真的,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会多伤心……”又是一击狠狠地砸在张扬的胸膛上。
张扬颤抖的却越发厉害了。
时维红着脸否认道:“没有!我就是在你胸口上砸了几拳。”
时维六神无主,只能听从他的吩咐,她一边开车一边祈祷,紧张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时维好半天都没有听到张扬的动静,不由得又担心起来,她大声道:“喂,好了没有?”
时维道:“张扬,我发现你就是一个扫把星,你走到哪儿哪儿出事!”
时维去唱歌的时候,乔梦媛向张扬小声道:“新机场的事情并不乐观,省里多数人还是倾向于将南锡深水港作为重中之重。”
张扬点了点头道:“烧伤,挺严重的,目前正在恢复中。”
“听到没有?”
张大官人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痛苦的坐起,一口水喷了出去,喷了时维一头一脸。
张大官人道:“解恨吗?”
来到房内扶着张扬坐下,时维充满担忧道:“你这个样子不去医院怎么行?”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袁市长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他是好心提醒袁成锡,张扬岂是好得罪的,袁立波这次明显触怒了他的逆鳞,这小子最近在新机场的事情上本来就郁闷,十有八九是要接着这件事发泄一下。
袁立波道:“哥,查查这些偷车贼的来路,他们凭什么认定是我?必要的时候给他们点苦头尝尝,让他们说真话。”
张扬瞪了她一眼道:“不八卦你能死啊?”
乔梦媛叹了口气,容貌对一个女孩子的重要性不言自明,记得曾经听过一句话,女人的自信心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自己的容貌,如果常海心真的容颜受损,只怕以后她的人生将会变得黯淡无光。
袁立波在父亲的努力下终于被放了出来,他这边刚刚走出公安局的大门,张大官人就驾驶着他的皮卡车出现了。
时维这会儿功夫也很好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她也和图书明白刚才的事情最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可眼神却不由自主溜到了张扬的双腿之间,刚才不该看的也都让她看到了。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袁立波心里对张扬是畏惧的,可表面上还不想认怂,硬撑着站在那里,毫不畏惧的和张扬对视着。张大官人笑眯眯走了过去,二话不说,一拳就朝着袁立波的肚子上打去。
乔梦媛道:“我想找机会去医院探望她一下。”
张扬道:“说详细点。”
张扬道:“我说你适合,你就适合,明儿我就把聘书给你送去!”
乔梦媛道:“在我接手新帝豪之前,帝豪盛世和水上人家全都是方丈南的产业,两家酒店的生意当时不次于现在,其实我接手新帝豪的初衷也并非要进军饮食业。”
张扬这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心中也有些后怕,背脊满是冷汗,如果不是时维救自己,恐怕自己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二次生命就彻底玩完了,张扬道:“你刚给我人工呼吸了?”
张扬没有回应。
听说张扬的车被偷了,姜亮带队过来,在现场拍摄了几张照片,又问了他们几个问题。
乔梦媛道:“我不适合。”
张扬把姜亮叫道一边道:“没什么,这车跑不远,车上有定位系统,回头我找人把资料调出来。”
张扬把消息告诉了姜亮,姜亮马上就带领警察出动,前往精密制造厂去找车。
袁立波是梁百川的亲传弟子,形意拳修炼的也颇具火候,可惜他遇到的是张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被张扬一拳打了个正着,疼的捂着肚子就蹲了下去,张扬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将袁立波踹得坐倒在地上。张扬指着袁立波的鼻子骂道:“瞎了你的狗眼,我的车你也敢动!”
袁立波在警局里刚刚被盘问过,他一脸委屈道:“哥,我真没让人偷他的车!”
张大官人轻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给我一边玩去,惹火了我连你一起揍。”
张扬点了点头道:“常海心出了一本诗集,当天我刚好在岚山,跟他们兄妹俩一起庆祝,谁想会这么巧,新时代竟然发生了纵火案。”
时维的电话响了,张扬刚才通过电话和邢朝辉联系过,这个电话是邢朝辉打来的,邢朝辉道:“查到了,车停在你们平海东郊的精密制造厂院子里。”
袁成锡焉能听不出来,荣鹏飞是提议他和张扬私了,袁成锡过去已经有过向张扬低头的经历,他将那次视为奇耻大辱,可他没想到居然会再次遇到这种情况,仍然是为了他的儿子,袁成锡道:“有什么好沟通的,什么事都得讲究证据,没凭没据的,总不能就指证我儿子唆使别人犯罪!”
张大官人慌忙对着后视镜看了看,果不其然,自己被时维的一拳捣成了熊猫眼。
姜亮有些古怪的看着张扬的面孔。
荣鹏飞微微一笑,先请袁成锡在沙发上坐了,让人沏了一壶茶,不慌不忙道:“袁市长不要紧张,事情正在调查中,到现在也没有肯定是您儿子指使人偷车,指使几个偷车贼一口咬定了他。”
苏小红和乔梦媛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谁都能听出时维在报复。
张扬还是理智的,他知道很多时候是需要控制的,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懂得控制。
袁成锡道:“我那个儿子虽然脾气不好,可是偷鸡摸狗的事情他不会做。鹏飞啊,你们可不能听那些偷车贼的一面之词啊!”
张大官人倒是想给别人戴帽子,不过不是乔梦媛,他想给许嘉勇戴帽子,戴上一顶绿油油亮闪闪的帽子,乔梦http://m•hetushu.com媛属于那种需要细细品味的女人,清新隽永,耐人寻味,张大官人的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张大官人瞪着双眼道:“你是说我冤枉了他?”
张扬道:“我送你!”
张扬道:“谁这么缺德啊?”
张扬和时维都跟了过去,路上乔梦媛打来了电话,她是看到时维出去这么久没回来所以有些担心。时维很兴奋的把发生的事情说了,在她看来自己现在正玩着警察抓小偷的游戏。
张扬道:“我请了不少人,目前指挥部的成员顾问很多,都快能组团了。”
姜亮点了点头道:“就是他,他哥袁立刚就在我们局。”
从来都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副市长袁成锡得知这件事之后气得七窍生烟,他首先骂的就是儿子不争气,没事找事,非得去惹张扬那瘟神干什么?可骂归骂,儿子的事情是不能不管的,袁成锡先找大儿子袁立刚问清楚情况,然后直接去找了公安局局长荣鹏飞。
袁成锡道:“我能把我们家老二担保出去吗?”
那名偷车贼老老实实把张扬的汽车轮胎给装了回去,这会儿功夫,姜亮已经问出了结果,来到张扬面前道:“问清楚了,他们盯上你的车不是一天两天了,背后有人指使。”
袁立波这会儿表现的颇为硬气,挣扎着站起身来,摆了个攻防兼备的架势:“我跟你拼了!”
张扬道:“听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乔总真是我的良师益友。”
朱晓云道:“有什么好支持的,他来企改办之后,又有不少人调进来了,多数都是过去开发区企改办的,一朝天子一朝臣,谁当权不用自己人啊?”
袁立刚挡在弟弟面前:“张扬,你欺人太甚,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是我弟弟指使别人偷你的车?”
苏小红也见过常海心,不无惋惜道:“常小姐很漂亮,如果真的容颜受损,太可惜了!”
时维摇了摇头道:“不用,我开你车回去就行……”说道这里她忽然想起刚才上来的匆忙,钥匙还在车上没拔出来。
袁立刚道:“几个偷车贼全都一口咬定受了你的指使。”
张扬道:“你考虑清楚,要是去了我们那儿,就等于去了丰泽,说是新机场,其实就在梁家坪,一片旷野,撂棍子砸不着人的地方,现在办公室都是活动板房,冬冷夏暖,再说了机场想要建好得到九七年,你和苏强还没结婚就想两地分居啊?”
张扬道:“暂时还是不用了,她现在心理上很脆弱,不想见外人。”
满屋人都笑了起来。
在过去都是袁立波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张大官人不但要欺负他,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还要在江城市公安局门口。
张扬跟这弟俩打过交道,过去因为袁立波的事情,逼着袁成锡向自己低头认错,想不到这袁立波的记性不好,居然又惹到了自己的头上,张扬冷笑道:“狗日的什么玩意儿,抓他!”
张扬摇了摇头,颤声道:“去……去浴缸里把水放满,热水,烫一点……”
张扬道:“他当然不会承认,混蛋东西没做过多少好事!”
乔梦媛意识到这厮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头,慌忙轻轻咳嗽了一声。张扬笑了笑道:“这么着,我组建一个高参团,你算头一个。”
苏小红的心情极其激动,当年从方文南手中失去了两间酒店如今管理权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人生真是变幻莫测。
时维慌忙去放水,热水放满之后,又过来搀扶张扬,张扬道:“你……去……外面等我……我没事……”
张扬笑了笑没和*图*书有说话。
袁成锡是副市长还是市委常委,他出面担保自己的儿子,荣鹏飞怎么都得给他这个面子,而且到目前为止只有那五名偷车贼咬定受了袁立波的指使,可袁立波没有承认过。荣鹏飞想了想,低声道:“其实这件事并不大,袁市长不妨和张扬沟通一下。”
乔梦媛道:“工程的运营同样可以学习商业上的运作,想要在市场中掌握先机,你就必须适应这个市场,去做符合市场规律的事情。”
姜亮道:“袁市长下午来过了,他亲自作保,局长大人发话放人,我们能不放吗?再说了,那五个偷车贼口口声声咬定是袁立波唆使的,可袁立波没承认,咱们总不能屈打成招吧?”
张扬喝了一会儿,感觉有些疲惫,他起身要走,乔梦媛和苏小红还有事要谈,担心张扬喝酒开车不安全,让时维把张扬送回去。
时维第一感觉就是张扬在吓他,她在张扬身上给了一拳道:“臭小子,别装了,想吓我是不是?”
时维红着脸啐道:“滚!”这厮当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刚从鬼门关上绕回来,现在又暴露出流氓本性了。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相处还是有些尴尬的,时维看到张扬已经没事了,起身告辞。
苏小红道:“晓云,你还是在企改办呆着吧,真要是跑到那人烟荒芜的地儿,我也不放心。”
时维抓了条毛巾被扔在他身上,张大官人很委屈的用毛巾被掩住自己赤裸的身体,作恐惧状:“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时维有些内疚道:“不好意思,都怪我!”
时维又问了一声,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她顿时紧张了起来,当下顾不上矜持,推开了洗澡间的房门,却见张扬整个闷到了浴缸里面,一动不动。
乔梦媛淡然笑道:“红姐,其实我今晚就是想跟你谈这件事的。”
袁立刚兄弟俩被他当着这么多人数落,心中又羞又怒,脸都涨得通红。
张扬离去之后,苏小红端起酒杯向乔梦媛道:“梦媛,我接手水上人家之后,重新改名为鱼米之乡,以后可能要和你存在竞争关系了。”
张扬脱得只剩一个裤衩,进入浴缸之中,烫得惨叫了一声:“你……准备给我褪毛啊……”
苏小红连忙道:“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小姑奶奶,你这话可不吉利。”
朱晓云道:“张主任,您是我们老领导了,现在主抓新机场项目,一定很缺人,把我调您那儿去吧。”
时维帮衬道:“就是,在他身边工作,谁都不放心。”
乔梦媛道:“岚山新时代歌舞厅失火的时候你也在现场?”
精密制造厂已经倒闭,厂子也荒废了,当十多辆警车将精密制造厂包围起来,几十名警察神兵天降般冲入厂内的时候,五名正在围着皮卡车进行拆卸分解的不良分子吓得没头苍蝇一样四处逃窜,他们怎么都想不通警察这么快就找上门的。
张扬看到自己的轮胎已经被他们拆掉了,气得一脚就将其中一名偷车贼踹了个屁墩,怒道:“赶紧给我装回去!”
时维听到他的声音,这才稍稍放心下来,笑道:“是你自己要烫一点的!”说完她感觉到腮边微凉,用手一摸,却是一颗眼泪,时维咬了咬樱唇,慌忙拿出纸巾擦去眼泪,心中暗自奇怪,自己怎么会为他流泪,可她马上就明白了,自己对张扬的关切是真实的,是无法掩藏的。
张大官人很无辜,自己已经被时维定义为色狼了,他自我感觉品德还可以,以权谋色的事情还没干过。
时维感觉到这厮的局部变化,低头一看,吓得尖叫了一声,一拳就砸在张扬和*图*书右眼上,张扬刚刚苏醒,哪能想到这就乐极生悲,被时维一拳砸得眼冒金星,直挺挺躺倒在地上,惨叫道:“谋杀啊……”
乔梦媛道:“自筹资金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其实现在想要注入国内的资本很多,你应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吸取外部资金的同时,同样可以吸引外部的先进管理经验。”
他们两人下楼去看,张扬的那辆超级皮卡车果然不翼而飞了。
时维道:“我也是关心她嘛!”
张扬笑眯眯道:“咱俩这次扯平了,我救你一命,你救了我一命,我看过你,你也看过我了。”
苏小红道:“你说。”
袁立波第二天刚出门就被警察给带走了,他哥袁立刚是公安局的,打听这件事很容易,很快就查出弟弟被带走是因为他找人偷张扬的车,袁立刚暗责弟弟惹事,他们已经吃过了张扬的苦头,这小子居然还敢去主动招惹他,这下好了,捅出漏子来了。
杜宇峰和姜亮闻讯赶过来了,他们慌忙劝住张扬,把他们给分开,张扬仍然不依不饶的指着袁立波道:“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荣鹏飞道:“这件事我们会处理!”
乔梦媛笑道:“你说得那些人最多算得上是政协,真正能起到什么作用?做实事不能依靠他们。”
姜亮道:“要不要私下沟通一下?”
张扬道:“需要证明吗?你们两个有一个好东西吗?”
苏小红道:“饮食业这么小的生意你肯定不会看在眼里。”
张扬道:“看什么看?没见过?”
门口经过的公安看到是张扬在打人,一个个只当没看见,还是有好事的人把这件事告诉了袁立刚,袁立刚慌慌张张从办公楼上跑了下来,大喊道:“张扬,你还有没有法律观念,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公安局门口大人!”
来到张扬的家中,时维搀扶着张扬下车,这会儿张扬好像恢复了一些,至少能够自己行走了,时维搀着他来到房内,她清楚的感觉到张扬的身躯在不停发抖。
苏小红道:“我老老实实经营,规规矩矩纳税,可没占国家便宜。”
时维道:“报警吧!”
杜宇峰下午负责给袁立波录口供,他对实际情况清楚一些,杜宇峰道:“我看袁立波不像撒谎,搞不好这次他真是被冤枉了。”
袁立波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怎么可能让他们去偷车?再说了,张扬什么人物,我又不是不知道,我平时见到他都躲着他走,怎么可能去招惹他?”
张扬笑道:“就你,根本不够格!”
乔梦媛道:“让你统一管理两家酒店,是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恶性竞争,我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考虑饭店管理的事情,红姐在酒店管理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交给你统一打理,我也放心。”
张大官人觉着自己身上凉飕飕的,这才意识到裤衩都褪到大腿弯了,时维这么一抱一磨蹭,血气方刚的张大官人哪受得了这个,反应是理所当然的。
张扬这么一说,朱晓云又开始犹豫了。
乔梦媛道:“一个人就算再聪明再有能力,毕竟精力是有限的,你不可能任何事都顾及到,体制中也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要设立常委会,要有人民代表的原因,我们做企业的,既要有董事长还要有董事,群策群力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你身边有常凌峰帮你,可新机场这么大的工程,单靠你们两个是做不起来的,所以你才会感到疲于奔命,你才会感受到这么大的压力。”
乔梦媛笑道:“你少给我戴高帽子。”
张扬点了点头,手机也丢车上了,时维用自己的手机打了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