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8章 不依不饶

孙东强脸皮有点发热,张扬这厮说话真是不留情面。
袁成锡道:“有什么误会你们可以坐下来说清楚嘛,如果说不清楚,可以找我说嘛,没必要搞得跟仇人似的,让外人看笑话。”
姜亮道:“该我们做的,我们会做,你的主要任务是建设新机场,别把精力消耗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
赵洋林心中暗道,到现在都没证据表明车一定是袁立波偷得,你凭什么让人家跟你说对不起,可赵洋林是不会把自己心中所想说出来的,毕竟在这件事上他只是一个旁观者,赵洋林道:“小张啊,马上就要召开新机场工程招标大会了,咱们得把精力放在这上头,其他的事情先放放吧。”
张扬和赵洋林事前就已经约定好,无论亲近远薄,不管谁来,在正式招标开始之前,一概不和他们私下交流。可这些参加招标的代表们仍然不断前往他们的办公室拜访,赵洋林为了清静干脆将手机传呼都关了,找地方躲了起来。他看得透彻,本来这次新机场建设就没他什么事情,杜天野把他弄进来就是陪绑性质,他不闻不问最好。
张扬点了点头道:“多亏了孙市长的努力,动迁工程才能进行的如此顺利。”
龟田浩二的话很少,来到现场蹲下去抓了一把土,在手中搓了搓,然后让泥土自由落下,随风飘扬。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这日本人还真的挺认真。
张扬笑道:“我喜欢认真的人,工作上就需要这种一丝不苟的态度。”
张扬和常凌峰都没有跟上去,张扬望了常凌峰一眼低声道:“这日本人靠谱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把车开出去,以后不许把车开到指挥部来了。”
龟田道:“张市长,我的条件,常凌峰应该都告诉你了,除了工资以外,我会制定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凡是在新机场参加建设的工作人员,都必须严格遵守。”他过去曾经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中国话说得很好。
赵洋林笑了起来:“只要选对方法,任何人都是可以沟通的。”
张扬道:“这件事我把权力放给你,你只管大胆的去干!”
袁成锡道:“我觉着不是小事,并不是因为我儿子被打了,所以我想小题大做,是他的行为性质很恶劣,给公安机关抹黑,给市委市政府抹黑,严重影响到我们政府的公信力。”说这话的时候他向左援朝看了看,是希望左市长能够在关键时候站出来说句话。
孙东强道:“回来参加全市秋收准备会,开了整整一个上午。”
张大官人见到袁成锡还是表现的很客气,笑眯眯道:“袁市长好!”
赵洋林的面子张扬还是要给的,世事无常,换作一年以前,他是不可能和赵洋林翁婿俩坐在一起吃饭的,可现在他们不但坐在一起了,而且言谈之间还很愉快。
龟田浩二有着日本人不多见的魁梧身材,身高在一米九零,比起张扬还要猛不少,据说这厮也是一位空手道高手,浓眉大眼,留着络腮胡子,他曾经多次参加过机场建设,常凌峰把他请过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严把机场质量方面的问题,为了请他也付出了一笔不菲的酬金,月薪两万美元,根据常凌峰所说,这个价钱还是打折友情价。
肖鸣也是如此,他充满感慨道:“政治嗅觉可真不是盖得!”肖鸣的内心深处是有些后悔的,杜天野初来江城之时,他曾经有机会站在杜天野的阵营中,可省委高层的变动,让他心生变意,后来被赵洋林等人拉入他们的阵营,他之所以选择加入他们的阵营,主要是因为赵洋林和和_图_书新任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关系,随着左援朝的加入,他们的阵营空前壮大,甚至拥有了和杜天野分庭抗礼的底气,可谁都没有想到最先发起这个阵营的赵洋林居然会最早退了出去。肖鸣很是郁闷,杜天野对他的反感已经写在了脸上。到现在他才搞明白一个道理,赵洋林和左援朝这帮人都是一个德性,他们想要的是最大限度的攫取政治利益,就算他们和省委书记搭上线又如何?那是他们的关系,他们只会为他们自己捞取好处,不可能想到他肖鸣。省委书记乔振梁的眼里也看不到他这个小小的副市长。肖鸣感觉自己被利用了,可这政治上的很多事一旦选错,想要回头就难了。肖鸣又想起上次张扬因木屋别墅而被人告发的事情,那件事跟他肖鸣没关系,可别人就栽赃在他的头上,地是他给张扬的,张扬不怀疑他怀疑惟?
房间内只剩下方文东一个了,张扬笑眯眯看着方文东道:“方先生有什么事?”
张扬笑道:“其实人年纪大了思想就会僵化,思想僵化了就难以适应日新月异的改革变化。”他这句话是说沈庆华的,可说完之后就意识到赵洋林还在身边,这句话等于把老赵同志也影射进去了。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赵主任,我可不是针对您的。”
张扬这么一说,不少人起身去找龟田了。
人所处的角度不同,看待问题自然不同,赵洋林即将离休,他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张扬在丰泽的搅局已经让沈庆华的影响力大为减弱,女婿孙东强的政治地位也不断提升,取代沈庆华成为丰泽市委书记已经是必然趋势,赵洋林所需要做的就是平稳过渡,选择和杜天野和平共处,就是赵洋林走的一招妙棋,虽然他并不怕杜天野,可是他女婿还有很长的政治道路要走,赵洋林必须为孙东强铺平道路。
赵洋林不由得笑道:“武力的确能够做成许多事,可武力也不是万能的。身为国家干部,首先想到的是以德服人。”
袁成锡心中暗道:“好个屁,快他妈被你给气死了!”脸上却很违心的挤出一个笑容:“这么巧啊,你也在!”
张扬道:“我巴不得这样,对待这些人千万不能客气。”
肖鸣望着赵洋林的背影不禁叹了一口气。
张扬笑了:“知道了,看在您的面子上,我不跟袁立波计较。”
张扬笑眯眯道:“那赵主任您就退,让孙市长接你的班,接着干人大主任,咱们肥水可不能流到外人田里。”
张扬笑眯眯道:“袁市长是说我冤枉他喽?”
张大官人看到眼前的局势焉能不明白,赵洋林明显在充当和事老的角色,创造机会让他和袁成锡沟通呢。张扬笑道:“袁市长最近都在忙什么?”
袁成锡听得不是滋味儿,心说张扬打得是我儿子,要是打你女婿,我就不信你还能这样泰然自若。
梁成龙苦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赵洋林笑着摇了摇头,他有些后悔充当这个和事老了,矛盾没化解,搞得自己还欠了张扬一个人情似的。
张扬道:“赵主任还有机会,说不定会升到省里再干几年。”
张扬道:“这是应该的,没有一个严格的规章制度,就不可能有高效率。”
赵洋林道:“政治工作本来就枯燥乏味。”他的话题回到刚才:“小张,跟袁副市长谈的怎么样?”
其实袁立波走到今天也是一种报应,过去他仗着老爷子是副市长,师父又是形意拳协会主席,在黑白两道都威风得很,可他这次犯在了张扬手里,个人武力还hetushu.com是综合实力全面落在下风。
张扬离去之后不久,赵洋林走进来道:“怎么?谈妥了?”
梁成龙是刚刚才到,他笑道:“这不是找你交流来了吗?眼看竞标就要开始了,我们想跟张指挥沟通沟通,了解一些具体情况。”
龟田浩二点了点头道:“这周我会将所有参加投标的企业商家的资料审核完毕,不符合条件的,先淘汰掉,招标都没必要让他们参加。”
袁成锡哪还有吃饭的心情,起身道:“我还不信了,他要是再敢欺负立波,我拼着这个副市长不干了,也要跟他讲这个理字。”
张大官人绝不是小心眼的人,他在大庭广众下揍袁立波,表面上看是为了汽车被偷的事情,可实际上是冲着袁成锡去的,副市长袁成锡经常跟他作对,也是市委书记杜天野的对立阵营的主要成员,张扬想找他晦气不是一天两天了。
张扬走进办公室,看到满屋子的人:“我说你们搞什么?都赖在我这儿想蹭饭吃怎么着?”
赵洋林微笑道:“我也该退了,江城的未来就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
袁成锡看到他态度加此强硬,被气得七荤八素,点了点头,再不说话。
袁成锡被问得窝火,还能忙什么?忙着解决儿子被你打得事情呗,可这种话是不合适说出来的,袁成锡道:“忙着秋收,眼看农忙季节就到了。”
龟田浩二道:“我要全程参加招标会,对他们的资质要严格审核,不符合招标标准的商家一定要清除出去。”
张扬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具体情况全都印纸上了,你们在我这儿也是瞎耽误工夫,这事儿我说了不算,不过既然来了,我也不能让你们白来,我左边那件门上的招牌你们看到了没有?”
孙东强笑道:“动迁这么顺利可不是我的功劳,要不是你用武力征服了梁家坪,我们还真没有多少办法。”
张扬道:“成!”
张扬则来到梁家坪的机场现场指挥部,就算躲得这么远,仍然有商人不断前来。张扬把接待工作交给了傅长征,自己则和常凌峰一起带着刚刚来到丰泽的日本工头龟田浩二去了新机场工地现场。
梁成龙道:“下班了!我先出去在外面车上等你!”
赵洋林道:“多大点事儿,别放在心上,走,中午一起吃饭去。”
赵洋林微笑不语,张扬的这种为官处世之道应该是只适用于他自己,别人是学不来的,这厮的幸运在于拥有强大的背景,同时还拥有着超强的武力值。
张扬道:“好好审审这几个偷车贼,看看能不能从他们的嘴里问出一些东西。”
袁成锡慌忙道歉。
左援朝表面平静,内心却有些恼火,杜天野最近变得越来越嚣张,难道这毛病也能传染,他跟张扬在一起久了,居然沾染了这个坏毛病。
孙东强道:“马上秋收,丰泽的干部都动员起来了,考虑到你要负责新机场的筹建工作,市里这次没有给你分派具体的任务,你还是继续负责招商引资工作。”
张扬道:“袁副市长有些小题大做了,其实我没打算和袁立波一般见识,偷车的事情就算我不去追究,他也不能装成没事人一样啊,怎么得跟我说声对不起啊。”
赵洋林表现的却是颇为大度,他笑道:“你的这句话我也认同,年纪大了头脑方面的确不灵活,都说老同志有经验,其实多数的因循保守都是所谓的经验造成的。我最佩服的就是前任省委顾书记,他身居高位可以做到不贪慕权力,拿得起放得下,在我认识的高官之中能够做到如此心境的只有和-图-书他一个。”
赵洋林淡然笑道:“年轻人嘛,冲动总是难免的,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咱们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跟着掺和什么?”
常凌峰道:“招标会结束之后,就会正式开工。”
赵洋林望着袁成锡愤然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对子女的回护是每一个做父母的天性,袁成锡有这样的表现并不奇怪,张扬明显是借着这件事给袁成锡难看的,赵洋林想得比较多,这件事难道是在杜天野的授意下发生的?他又给张扬打了个电话,邀请张扬中午去一招吃饭。
孙东强道:“你来丰泽后做了很多的实事,丰泽的体制过去死气沉沉,现在新鲜多了。”
张扬道:“顾书记的确魄力非常,身居高位能够做到真真正正退下来的,真的很少见。”
常凌峰笑道:“放心吧,一定没问题!不过有件事我必须说在前头,龟田这个人很认真,工作上一丝不苟,以后整个机场工地就是他的工作区,进入工作区任何人都要服从他,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趁早让龟田走人,不然以后肯定会有矛盾。”
傅长征在办公室里愁眉苦脸的坐着,沙发上椅子上坐着十多个人全都是前来找张扬的,其中有丰裕集团的梁成龙,还有盛世集团的方文东,他们都是张扬的老朋友老相识,让谁走都不好。
袁成锡道:“不重!”他想起赵洋林是新机场建设的副总指挥,说起来也是张扬的上级,显得有些愤怒道:“赵主任,你说说这是生那么事儿?他跑到公安局门口去打人,到底有没有党纪国法?”
龟田一个人在空旷的土地上考察了两个多小时,张扬和常凌峰就站在一旁远远看着,直到日落西山的时候,龟田方才从远处慢慢走了回来,他随身携带的PDA上记录了许多重要的数据。
他们吃晚饭一起走出餐厅的时候,遇到同样吃过饭离开的政协主席马益民和副市长肖鸣,他们笑着跟赵洋林打了招呼,然后目送着他们离开。
常委会结束后,袁成锡比开会前还有郁闷,儿子被张扬揍了一顿,自己又被杜天野当众敲打,自己被敲打是自己找来的,怨不得别人。他低头只顾走着,出门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在人大主任赵洋林的身上。
张扬笑道:“早知道您要在中间和稀泥,我就不来了。”
赵洋林有些同情的看着他,袁成锡最近肯定在走霉运。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你让袁立波哪天有空来跟我见个面,我们俩的事情,我们俩单独解决。”说完他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扬笑道:“孙市长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马益民道:“新机场,多好的一个政绩啊!”
袁成锡反复考虑之后,还是决定和张扬见面沟通一下,张扬已经放出话来,要见袁立波一次打袁立波一次,袁立波嘴上虽然说不怕,可知子莫若父,袁成锡从儿子的目光深处察觉到了他的畏惧,袁立波甚至都生出要结束这边的生意,去海南打拼的念头,看到儿子被逼到这个份上,袁成锡心疼啊。
龟田浩二点了点头,一个人沿着前方的小路慢慢走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农业是一切生产发展的基础,袁市长辛苦了。”
张扬道:“不巧,我得找领导汇报工作。”
可左援朝狡猾的很,为袁成锡出头没什么,可为了袁成锡和张扬撕破脸皮却有些不值,张扬很难缠,左援朝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才不会去招惹这个麻烦。
赵洋林看出了袁成锡的想法,叹了口气道:“同志之间沟通最重要,产生误会是难免的,只和_图_书要解释清楚就行了。”
前来参加新机场投标的各大财团,各大公司都陆续来到江城,这些人来到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和机场项目负责人沟通关系,张扬和赵洋林自然成为众人瞩目的中心。
张扬道:“年年都是老一套,会议内容都没有一点创意。”
肖鸣听他这样说,更觉着苦闷,杜天野已经提出让他把经济开发区的领导工作交出去,开发区新提了一位管委会主任,是杜天野选中的干部,这样一来等于他手上没了实权,一步错步步错,看来杜天野在任的这几年,自己是没多大发展了。
赵洋林哈哈笑道:“都是自己同志有什么说不开的,袁副市长是老同志了,人家还是很有诚意解决问题的。”
张扬走了过去,向两名保安道:“这是龟田博士,负责机场工程质量的。”他对龟田发这么大的火也感到莫名其妙,过去这些车都随便出入,龟田怎么回事?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张扬这小子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消停了没两天,又开始惹麻烦了。可杜天野还是要维护他的,杜天野微笑道:“这种事情没必要拿到常委会上谈吧!”
张扬笑道:“怎么样?龟博士?”这厮把田字给省略了,龟田变成了龟,好在日本人对龟这个字眼并不忌讳,龟田点了点头道:“很不错,这片土地很适合建设机场。”
赵洋林笑道:“你们先坐,我得去杜书记那里一趟,成锡、小张,中午都别走了,东强从丰泽过来开会,中午咱们一起去一招吃顿饭。”说着他就走出去了。
张扬道:“袁市长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龟田指了指传达室门旁的来访须知,上面果然有一条,外来车辆不许入内,说起来还是张扬制订的规章制度,龟田道:“既然制定了制度就要去遵守。”
袁成锡道:“和他能讲通道理?除非老母猪会上树。”
所有人同时摇头,有好事者出门去看了看,上面写着工程质量管理处。
姜亮道:“这种没凭没据的事情,你追究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人你也打了,气你也出了,再搞下去反而显得你有些不依不饶了。”
张扬笑道:“我这叫增进中日交流!”
袁立波被打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江城的大街小巷,体制内更是人尽皆知,市委常委会上袁成锡阴着面孔,一脸的郁闷,张扬这厮也太过分了,居然敢在公安局门口打人,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有些火气积压多了,终究还是要爆发出来的,在常委会的主要议题结束之后,袁成锡终于忍不住了,当着诸多常委的面他把这件事说了出来,义愤填膺的问了几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一名国家干部公然在市公安局门口行凶打人,他眼中有没有党纪国法,他将公安机关的尊严置于何地?这样的行径,会在老百姓心目中留下怎样的印象?”
赵洋林却笑了起来,张扬这是善意的玩笑,能在他们爷俩面前说这种话,证明张扬和他们之间的芥蒂已经消除,这可是一件大好事。
袁成锡沉默了下去,他听出来了,杜天野是在敲打他呢,如果他继续在张扬的问题上揪住不放,杜天野很可能会在其他事情上做文章,袁成锡有没有滥用自己的权力,有没有给儿子开绿灯他自己最清楚。
袁成锡心中暗骂,让你装。脸上仍然笑容不变道:“立波喜欢交朋友,社会上三教九流什么人他都认识,所以其中有些不良分子也在所难免,不过他的品性并不坏,打架斗狠的事情他做过不少,可偷鸡摸狗的事情他可从来没干过。”
很多人都看出了赵洋和-图-书林的想法,当初高举反对杜天野大旗的是他,最早退出来和杜天野讲和的也是他,袁成锡他们也从过去和赵洋林无所不谈,变成了现在的言辞谨慎。赵洋林是只老狐狸,他想要的只是最大程度的攫取政治利益,这种人,轻易是不会轻易付出的。
张扬听出赵洋林这句话有点拨自己的意思,微微一笑道:“以德服人也得分对象,你对通情达理的人讲道理他会服气,你要是对牛弹琴,它怎么都不会理解,所以对牛最好的办法就是鞭子。”
杜天野道:“袁副市长说的有些道理,回头我得好好批评批评张扬,既然咱们今天说起了这件事,我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近期我听到了不少的反映,说我们市的许多干部子女,顶着父母的光环,在市里大搞不正之风,我想提醒在座的诸位,严于律己并不是仅仅约束好自己,还要约束好自己的子女亲人,我们的权利是人们赋予的,我们不可以滥用这种权力。”
杜天野又道:“江城想要发展,首先要拥有一个团结而向上的领导群体,我不希望我们的领导层出现任何的矛盾和分裂,大家有意见可以当面说出来,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背后搞小动作,我杜天野是个不怕事的人,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搁下一句话,凡是想在内部搞分裂的人,想要拖慢江城改革进程的人,我都会将他清除出江城的干部队伍!”他这句话说的掷地有声斩钉截铁,说话的时候,目光刚好落在左援朝的身上。
袁成锡和张扬见面的机会还是赵洋林给创造的,袁成锡借口了解新机场周边农业规划发展来到了赵洋林的办公室,张扬刚好在那里跟赵洋林探讨工作,于是就有了这在赵洋林安排下的一次偶然会面。
龟田道:“我负责的是技术性的问题,我只需要确保机场的工作高效稳定,安全质量符合标准,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去过问。但是在我负责的范围内,我要有绝对的发言权。”
赵洋林明白张扬是在说笑,哈哈笑道:“累了,真的不想干了,再说,我占着这个位置,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机会岂不是就少了?”
三人返回了指挥部,看到板楼前停了十多辆豪华小车,龟田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冲到传达室,向负责看门的保安怒吼道:“谁让你把他们放进来的?难道你不清楚,除了指挥部内部车辆以外,其他的车辆一律不许入内吗?”
张扬笑道:“我这个副市长其实就是个摆设。”
赵洋林道:“立波伤得怎么样?”
袁成锡道:“其实这天下间没有说不开的事儿。”
孙东强已经听岳父说过这件事,他对张扬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好奇,心中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没和张扬走到对立面上,否则这厮的拳头也有可能落在自己身上。
袁成锡道:“张扬啊,我听说你和我家立波闹了些矛盾?”
袁成锡道:“他要跟立波单独解决。”
张扬道:“也没多大矛盾,可能是有些误会。”
传达室的两名保安被这日本大个吓了一跳,这厮这么大的块头,怒火填膺的样子的确有几分杀气。
孙东强道:“梁家坪动迁工程进展顺利,老百姓都搬得差不多了,估计一周内就能够全部完成。”
梁成龙和方文东都没走,梁成龙道:“张市长,你把日本鬼子都请来了?”
马益民知道他为什么叹气,笑着道:“风向变得真快。”他对赵洋林深感不满。
张扬道:“你们想参加竞标,就去找龟博士,那是我请来的日本工头,你们的资质和施工水平究竟能不能通过,全都交给他说了算,先去了解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