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6章 准备工作

张扬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吴中昊?你是说他们家老大是监察部副部长?”
张扬转过身,怒视那帮肇事的建筑工人,怒道:“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都抓起来?”
张扬道:“秦桧还有两个相好的呢,人活得太孤僻可不好。”
一旁赵洋林咳嗽了一声,张扬向他看了看,发现赵洋林目光中有几分耐人寻味的意思,张扬心中一动,难道其中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内情?
张扬道:“喜欢喝,带一盒回去!”他拉开抽屉,拿出一盒铁观音放在赵洋林面前,这铁观音还是邱凤仙送给他的,张大官人借花献佛的本领向来不错。
冯克勇道:“没什么好害怕的,出了事情我顶着!”
张扬并没有把冯克勇看在眼里,可龟田和平中建筑公司的矛盾终究还是被引爆了,起因是平中建筑公司的工人在工作中违章操作,龟田马上要求建设方停工,当场下达了罚款通知单,这下把现场的建筑工人惹火了,十多名建筑工人一拥而上将龟田浩二围在中心。开始只是围着他理论,可龟田铁面无私,指着那两名违章的工人让他们现在就离开,告诉他们被解雇了。
张扬道:“你不是放不下丰泽一中,你是放不下一个人。”
赵洋林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在冯克勇看来,张扬这番话说得太大了,就算他是新机场项目现场指挥,也没权力把他们公司赶走,冯克勇大声道:“他怎么说话呢?我们是通过竞标入选的,合同都签过了,他想撕毁合同啊?好,你们只要赔偿我们平中建设公司的损失,我立马带着工人走。”
龟田浩二道:“提起工程质量,我有件事要说一声。”
谢君绰笑道:“放心吧,我已经给工人传达过了,从今天开始,日夜不停加班加点的干,务必要在三天内把隔离带绿化完成。”谢君绰在机场现场指挥部中严把质量关,获得了指挥部的一致欣赏,所以这条联通一公里的道路也交给她修建,其中有张扬照顾她的成分在内,也因为谢君绰自身的努力和认真得到了肯定。
张扬道:“别急啊,我还没问完呢!”这厮最喜欢在这件事上捉弄常凌峰。
张扬哈哈大笑,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丰泽一中分校的事情准备好了吗?”
张扬毫不犹豫道:“给他们下整改通知单,限期内如果不能达到要求,让他们卷铺盖滚蛋!”
张扬也没介意,在冯克勇对面坐下了微笑道:“冯经理找我有事?”
张扬对冯克勇本来就没多少好印象,听到他这番话更觉着有些烦了,他毫不客气道:“龟田是我请来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看他工作上没有什么问题,至于他是不是国际间谋,也轮不到你操心,那是人家国安局的事儿!”
“汉奸!”咒骂张扬的声音此起彼伏。
在对付日本人方面很容易激起同仇敌忾之心,没过多久,百余名平中建筑公司的工人都围拢上来,不知是谁叫了一句:“揍死这个小日本!麻痹的,我们中国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赵洋林点了点头道:“当初平中建筑公司竞标的时候,我也希望他们不会成功,可人家还是成功了,这叫请神容易送神难,吴中原这个人只怕不好伺候。”
冯克勇笑了笑,也不好继续留下去,起身道:“张市长好好考虑一下,改天我再约你吃饭。”
冯克勇仍然是一脸的笑:“张市长,我这人说话从来都没www.hetushu•com谱,得罪之处还望不要生气,需要整改的地方我们尽量整改,可那个龟田对很多原来签订的东西也要我们更改,这就让人费解了,你说他是不是故意跟我们作对啊?”
张扬指着道路旁边的建筑垃圾道:“这些垃圾也尽快清除掉,咱们丑话可说在前头,要是奠基那天垃圾还在,我可要扣除你的工程款。”
常凌峰已经匆忙逃离,险些和从门外进来的傅长征撞在了一起。
龟田浩二开始的时候还反抗了两下,到最后,只能双手抱头蜷曲在地上,尽可能的避免暴风骤雨般的拳脚对他的伤害。
龟田浩二练过空手道,也算得上一个高手,可面对百余名中国建筑工人他就无能为力了,这边打倒了两个,其他人看到有同伴被打倒,火气更大了,不管什么人多人少,也不管对方手中有没有武器,全都冲了上去,还有人操着现场的工具就上的。
人多力量大,这帮建筑工人颇有些光脚不怕穿鞋的味道,有人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汉奸吗?中国当年就是因为你这种人存在才被日本鬼子侵略的。”
张扬笑道:“社会在斗争中发展,就算咱们不想斗争,人家可不会闲着。”
傅长征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领着平中建设的项目经理冯克勇进来了,冯克勇今年三十一岁,是平中建设新机场项目的现场负责人,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是平中建设老总吴中原的小舅子。冯克勇走入张扬办公室的时候先笑了起来,他这个人有些自来熟,在门口就伸出手来了:“张市长,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天真是相见恨晚啊!”
赵洋林离开之后,常凌峰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向他汇报了最近的一些支出情况,张扬对这位老搭档是极其信任的,他摆了摆手道:“不必说得这么详细,钱方面的事情你看着处理,总之记住一个原则,小钱不欠,大钱不给!”
谢君绰知道现在并不适合打扰他们,吐了吐舌头,笑道:“不耽误领导们勾画蓝图了,我去忙工地的事情。”
龟田浩二从地上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怒视周围人群,大吼道:“来啊!来啊!”
张扬道:“你们工人真厉害啊,把我请来的质量总监给打了。”
张扬道:“我刚听赵主任说了,平中建筑公司的老总有些背景,是不是要我亲自去跟他们谈谈?”
张扬笑了笑,这种建筑对工艺要求不高,谢君绰的公司是能够升任的,他向谢君绰道:“这些具体的事情你找龟博士谈,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把道路工程做好。”
常凌峰道:“你别龟博士长龟博士短的,人家又不是听不懂中国话,知道你在骂他。”
赵洋林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他拿起那盒铁观音看了看,终于转向正题:“平中建筑公司是平海最有名的建筑公司,也是质量信得过单位。”
常凌峰向张扬汇报道:“机场工地通讯和电力已经全部运行正常,建筑机械也陆续到位,我和龟田商量了一下,在指挥部的东南角建立一个物资中心,以后设备物资全都存放在这儿。”
张扬道:“曹正阳死于意外,又不是自杀,其实人心情不好喝点酒也是正常的,可惜他喝酒的时候没朋友陪他,身边要是有人照顾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冯克勇道:“都说张市长是个爽快人,现在看起来果然如此,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和*图*书就不绕弯子了,我们承包了新机场的机场工程,现在工程还没有开始,那个小日本就整天跑过来指指点点,说我们的设备不合格,一会儿又说我们的材料不对,连我们的内部员工管理他也插上一手。我就纳闷了,咱们中国人自己的工程,你们江城方面弄个小日本来当监工干什么?抛开民族仇恨这一节咱们不谈,他一日本人懂得咱们的国情吗?咱们中国的改革大业需要他过来指手画脚吗?这机场工程可不是小事儿,他万一要是一国际间谍,密谋破坏咱们社会主义建设,这事情可就闹大了。”
平中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冯克勇坐在办公室里,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情景,唇角不禁泛起一丝冷笑,副经理李东海道:“冯经理,事情千万别闹大了,这么多人揍他一个,闹出人命就坏了。”
通往新机场建设指挥部的道路已完全贯通,这是在奠基典礼进行之前突击修建起来的,虽然杜田野指示一切仪式都要从简,有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张扬检查完道路修造情况,对工程质量基本满意,他向承包工程的谢君绰道:“小谢,道路隔离带内的绿化要抓紧,我给你三天,三天之内必须完工。”
赵洋林道:“好啊!”他坐下,随手拿起桌上的江城日报瞄了一眼,刚好看到报纸上悼念曹正阳的一篇文章,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老曹这个人太执着了,谁都有离休的一天,他怎么会这么看不开啊!”说起曹正阳的死,赵洋林还是有些内疚的,毕竟在常委会上提出让曹正阳退下来的人是他。
常凌峰道:“那倒不用,这么点小事轮不到你出马,交给龟田吧。”
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到远处赵洋林和常凌峰、龟田浩二一起走了过来。
“可……”
张扬咧开嘴笑了笑,作为这里的领导总得表现出一些平易近人的风度,他起身和冯克勇握了握手:“冯经理吧,口才真棒,过去专门学过演讲吧?”这句话带着几分嘲讽的含义。
张扬道:“一个女孩子能撑起这么一间建筑公司不容易,能照顾还是照顾照顾人家,不过工程质量是前提,一定要确保。”
张扬笑道:“真对不住,我晚上约好了朋友,改天再说吧。”
张扬道:“这样吧,你写一份报告,回头交给指挥部看一下。”他顿了顿桌上的文件,明显有下逐客今的意思。
现场的情绪顿时被点燃了,百余名工人一拥而上,龟田浩二顿时陷入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跟着他的助手看到情况不妙,慌忙撤开双腿就逃,往指挥部报讯去了。
赵洋林接过张扬递来的铁观音,闻了闻,然后品了一口道:“好茶!”
赵洋林目瞪口呆道:“你该不会想在咱们工程队食堂招待省领导吧?”
因为具体的招标工作张扬都交给常凌峰和龟田浩二处理,他和这些项目的承包人负责人并不十分熟悉,不过因为今天龟田浩二特地提到了冯克勇的事情,张扬也就格外留心,他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傅长征点了点头道:“平中建设的项目经理冯克勇来了。”
冯克勇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什么?真的吗?谁这么大胆子?”事情就发生在他办公室外面,他还装作不知道,实在有些过火。
张扬分开人群走了进去,想要去扶他,却被龟田甩开,张扬道:“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张扬今天是真火了和_图_书:“少他妈跟我废话,给你三个小时,我再看到你,你们整个平中建筑公司全都给我滚蛋!”说完他转身离去。
谢君绰笑道:“龟田先生对我们的帮助很大。”
张扬道:“我真不知道,早知道有这层关系,我都不答应让他们进来,我顶烦得就是这帮皇亲国戚,什么事情都跟着掺和,他们要是老老实实做事还罢了,一进来就跟我玩手段,我才不管他和吴中良什么关系,谁敢在新机场工程上给我做文章,我就得把他踢出去。”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你跟章睿融眉来眼去的这么久了,到底发展到哪种程度了?”
张扬笑道:“他哥是建设厅厅长也罢,监察部部长也罢,干他什么事?他在平海一亩三分地上做生意,就得给我规规矩鉅,敢不老实,我们就削他!”
冯克勇哈哈笑道:“哪有,哪有,我天生如此,天生如此。”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小熊猫想给张扬上烟。
冯克勇道:“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张市长,要不等我调查清楚了再说。”
张大官人道:“原本还真这么想的,省领导什么没吃过?咱们越是大鱼大肉的招待他们,人家反而会不高兴,认为咱们铺张浪费,认为省里拨给咱们的五个亿全都用来挥霍了,所以咱们这次的接待原则是能省则省,勤俭节约,热闹是要的,但是绝不能让他们觉着铺张浪费。”
冯克勇叹了口气,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扬和赵洋林返回指挥部之后,赵洋林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张扬看到他一脸的郑重,想起刚才赵洋林神秘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有重要事情要说,微笑道:“赵主任快请坐,我给你沏一壶台湾铁观音尝尝。”
张扬望着冯克勇的背影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厮什么东西?一个项目经理而已,居然跑到自己的面前指手画脚。
冯克勇笑道:“张市长还真难请!”
冯克勇点了点头道:“张市长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咱们边吃边聊,交流交流感情嘛。”
赵洋林摇了摇头道:“我跟平中的老总没什么交情,不过……”他停顿了一下方才道:“你真的不知道,平中建筑公司的老总吴中原就是咱们平海建设厅厅长吴中良的弟弟吗?”
张扬正要说话,赵洋林和常凌峰都赶到了,赵洋林走进来之后,劝道:“都别冲动,有事好好说,冲动解决不了问题。”
张扬望着常凌峰的背影有些乐不可支,他笑着向傅长征道:“有事儿吗?”
张扬对这厮已经丧失了忍耐力,指着他的鼻子道:“冯克勇,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别说我不给你机会,马上带着你的工人给我滚蛋,我给你三个小时,要么你自己走,要么我让人赶你走!”
张扬心理有些不爽,这厮什么东西,说话带着一股强势的调调,老子为什么要给你面子?可张扬还是带着微笑道:“冯经理有什么事就说吧,工作上的事情办公时间解决。”
常凌峰忍不住笑了起来:“算了,真拿你没办法,现在龟博士已经叫开了,上上下下谁见他都叫龟博士,我看龟田已经习惯了。”
赵洋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冯,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赵洋林和省建设厅厅长吴中良是有些关系的,平中建筑公司中标之后,吴中良还专门给赵洋林打了招呼,希望他能照顾一下平中建设,谁曾想,他们公司刚刚入驻就和张扬发生了这么大的矛盾。
张扬冷笑道www.hetushu•com:“歪风!”
几个人都望向他。
赵洋林道:“龟博士说得对,其实做任何事都是这样。”
常凌峰道:“龟田这个人原则性很强,对合同的每一条细则都审得很清楚,平中建筑公司入驻几天,已经发生了多次矛盾了。”
常凌峰道:“根据市里的指示,奠基典礼当天,嘉宾会乘大巴返回江城吃中午饭。”
张扬道:“省里虽然拨了五个亿,可钱也得省着花,钱在咱们手里,咱们就占主动权,一旦交到别人兜里,就轮到人家说了算。”
张扬笑道:“好啊,省得我们食堂做饭了。”
两名工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们说你日本人凭什么解雇我?这是我们中国的土地,就应该我们中国人说了算,你们过去侵略我们,现在还想欺负我们,老子拼着不干了也要跟你拼了。
“卖国贼!”
谢君绰充满信心道:“我做事张市长只管放心。”说话的时候,垃圾清理车已经过来了。
龟田浩二点了点头道:“我检查了一遍,工程质量还不错,不过有些细节还需要注意,具体的不足之处我已经给谢小姐说过了。”
张扬笑着迎了上去:“赵主任,你看这条迎宾路修得还成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敷衍我啊?”
龟田浩二道:“平中建筑公司是新机场的施工单位,他们竞标机运货仓3.8万平方米,机运货棚2000平方米,货物处理场地20000平米的建设,这两天他们的设备材料已经开始入场,我发现其中有很多和竞标条件不相符的地方,具体项目我已经罗列出来了。”
龟田浩二摇了摇头,倔强的挺起胸向远方走去。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赵洋林心说宋怀明是你未来岳父,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张扬在接到消息之后马上赶赴了现场,负责新机场工程治安的警察也随后赶到。张扬看到眼前的混乱情景,气得脸色铁青,一声暴吼道:“全他妈给我住手!”他这一嗓子中气十足,震得周围人们双耳都嗡嗡作响,正在围殴龟田浩二的那帮建筑工人都是一愣,此时急促的警笛声响起,收到消息的警车赶过来了。
赵洋林留意到这厮用上了我们这个词儿,心头不由得暗暗苦笑,他都是要离休的人了,政治上的争强斗狠根本不想参与,杜天野把他放到新机场建设这里,无非是考虑到张扬不够分量,让他帮着压压阵脚,可他忽然发现,自己想明哲保身作壁上观根本不太可能,不管有什么事,张扬总是想办法把自己给拖进去,曹正阳的死也和他的提议有着间接的关系,赵洋林终于意识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政治上也是如此。赵洋林暗自提醒自己,是该理智的保持距离了,张扬就是一个无畏的斗士,而且这厮天生好斗,不管对手强弱,不管形势如何,他都敢于迎上。而赵洋林不同,他的仕途已经走到黄昏,幸运的是这么多年的政治生涯他一直走得很稳,虽然称不上波澜壮阔,可至少风平浪静,在走向结束的时候,他还想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赵洋林道:“老曹这个人工作认真,性情火爆,平时得罪的人可真不少,说起来还真想不出他有什么朋友。”
冯克勇笑道:“怎么敢呢,您是新机场建设总指挥,我们对你都是很尊重的,巴结都来不及,哪敢敷衍您呐?”
常凌峰尴尬道:“你少说一句能憋死?”
常凌峰不禁笑了起来:“也不能一概而论,和图书很多都是要按照合同上办事,都不给钱,我们岂不是成了老赖了?”
赵洋林道:“我还没说完,吴中平是老三,吴中良是老二,他们家老大叫吴中昊。”
冯克勇冷笑道:“放心吧,出不了人命,就算真出了人命,也是法不责众,小日本敢跑到咱们这里指手画脚,还以为是满清民国吗?麻痹的什么东西,让他知道咱们中国人的厉害。”冯克勇也窝着一团火。
赵洋林提醒张扬道:“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搞建设,不是搞斗争。”
冯克勇愤愤然道:“他也太欺负人了?”
常凌峰望着谢君绰的背影笑道:“小谢倒是挺能干。”
冯克勇的脸涨得通红,对方的这句话说得太霸道了,他冯克勇也是有脾气的人,他愤然起身道:“你什么态度?出了事情,大家解决问题就是,你凭什么让我走?”
冯克勇道:“赵主任您来的正好,我们的工人和龟田浩二发生了一些矛盾,张市长就要我们全部离开,这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张扬道:“我们请龟田过来的目的就是让他严格把关,我对建筑这样不懂,具体的事情还就得他来,咱们中国人讲究人情关系,他一日本人反正在这里没亲戚没朋友的,能抹开脸面,现在我发现花那点钱请他还真不冤枉,龟博士的确尽职尽责。”
冯克勇随手把烟放在桌上了,不等张扬邀请他坐下,一屁股就在椅子上坐了下去。
龟田道:“你们的建筑公司虽然规模小,可是并不能因此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想要发展起来就必须要认真细致,一丝不苟。”
冯克勇看到张扬进来,微笑道:“张市长,什么风把您给吹进来了。”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都是睿融在处理,今天还接到安小姐的电话,这两天她就会带着聘请的管理团队前来丰泽,等他们来到之后,我也可以彻底松一口气,放下丰泽那边的事情了。”
张扬笑道:“赵主任,你就别跟我绕弯子了,到底这建筑公司有什么背景,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啊?”
赵洋林也比较认同张扬的观点,他点了点头道:“这两天正考虑怎么接待省领导们呢?”
龟田浩二当然知道龟博士不是什么好称谓,可已经被张扬给喊起来了,现在指挥部的其他人也都跟着这么喊,他也只能默认了,龟博士就龟博士吧,好歹还是一博士,要是叫他龟工头啥的岂不是更难听。
张扬道:“不用想,搞自助餐吧,大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菜品不要太丰富,但是量一定要足,宋省长大老远来了,咱们总不能让他饿着肚子回去。”
张扬道:“你的工人违反施工章程,龟田只是按照规定指出,他们凭什么打人?”
张扬道:“不叫他龟博士难道叫他龟公?打是亲骂是爱你知道吗?”
张扬伸手做了个拒绝的手势,这厮也没说自己不会,而是接着指了指办公室内的禁烟标志,这都是龟田浩二的创意。
张扬被骂的火大,他懒得跟这帮工人理论,目光落在平中建筑公司的经理办公室,大步走了过去,用力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却见冯克勇和李东海对面坐着抽着烟,表情都是悠然自得。
常凌峰最怕张扬提起这事儿,他起身道:“我还有正经事先走了!”
谢君绰听得真切,马上举手道:“我们要求承担建设任务。”
冯克勇怔了一下,脸上重新堆起笑容。
赵洋林笑道:“工程方面的事情我不懂,你问龟博士!”他也跟着张扬喊起了龟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