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7章 非常突然

赵洋林微微一怔。
杜天野并不知道他的通话内容,好奇道:“什么事?”
儿童们放飞手中的气球,早已准备的千余只白鸽也在同时放飞,这些场面虽然寻常,不过组合在一起倒也热闹。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眼前的气氛所感染,内心中激动无比,这种为江城而骄傲的荣誉感只有在现场才能够深切的感受到。
宋怀明微笑着走向讲台:“各位江城的父老乡亲们,你们好!我是平海省省长宋怀明,在此之前你们有很多人在电视新闻上已经见到过我,不过今天咱们算是近距离接触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对丰泽、对江城、对平海全都拥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江城新机场的建设,意味着平海北部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现代化、高质量、高标准的机场,意味着江城的区域优势的进一步加强,意味着江城投资环境的进一步改善,今天,会成为江城经济腾飞的重要起点,今天必将名载史册!”
张扬在这一点上很无辜,现场这么多人,他这么可能每个细节都照顾到。
指挥部事先给宋怀明准备了休息室,现在这间休息室就成了他临时的公堂。
张扬道:“今天的事情表面上看是工人闹事,其实背后肯定有人在指使,冯克勇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龟田是我们的工程总监,平中建设的这帮工人把他打了,就等于当众打我们的脸,处理两名肇事工人根本就是表面功夫,对他们平中建设而言连皮毛都不伤。我不是不给您老面子,这事儿我要是处理不好,以后但凡是个工程队都敢跟我们吹胡子瞪眼,冯克勇一定要走人。”
张扬看到他气消了一些,小声道:“我觉着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跷,现场安防措施很好,按理说杨云不会这么容易混进来,再说了宋省长来这儿奠基的具体时间咱们也没有大肆宣扬,她怎么会知道?而且恰巧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最合适的地点。”
张扬道:“到底怎么回事儿?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
张扬向傅长征交代道:“给那帮记者提个醒,别让他们胡编乱造!”然后跟着其他人一起返回了指挥部。
听到这声音,杜天野的脸色变了,张扬的脸色也变了,他看到曹正阳的妻子杨云带着两个女儿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三个人直接就跪倒在了现场。
宋怀明做了个双手下压的手势,等到掌声稍稍平歇方才继续道:“我有幸成为这一历史时刻的见证人,今天我来参加奠基,97年机场建成的时候,我一定会前来参加机场的落成仪式,江城在改革的过程中呈现出强烈的发展愿望,也让我们看到了江城不可估量的潜力,我深信,随着新机场的建成,随着江城的改革深化,江城的经济将会高速稳定的发展,江城必将成为镶嵌在平海北部的一颗璀璨明珠!”
“开心!”
常凌峰道:“这件事最好交给赵主任处理。”他知道张扬心里不爽,低声劝道:“马上就奠基典礼了,千万别闹出什么事情了。”
左援朝好说歹说把她劝了出去。
掌声再度响起。
杜天野道:“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一定要把这次的奠基典礼搞好,一定不要出乱子,可你终究是给我弄得灰头土脸,这下好了,所有人都在看我们的笑话。”
杜天野指着张扬的鼻子就骂:“混小子,瞧你办的什么事儿?杨云怎么会到这里?”
许振堂道:“我这两天整理工程厂的账目,发现一些有问题的账目,财务上相当混乱,我有理由相信,前任领导很可能有经济问题。”
张扬道:“廉http://www.hetushu.com洁不能只看表面,许振堂那个人不会乱说,我看这件事还是让检察院介入好好查查,如果曹正阳生前真的有贪污行为,你说他老婆还会这么闹吗?”
杜天野将信将疑道:“不会吧?曹正阳一直都很廉洁啊!”
“建好新机场之后,我们每天都能看到飞机了。”
宋怀明前来参加奠基典礼,因为杨云告状,原定前往江城的计划也取消了,中午饭都没吃就打道回府。
宋怀明和一帮领导都哈哈笑了起来,宋怀明又道:“想坐飞机吗?”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现场记者围了上来,这种新闻是他们最感兴趣的。
常凌峰道:“龟田没受重伤,刚才我让医生帮他检查了,都是些皮外伤,他练过空手道,这点抗击打能力还是有的。”
吴中原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会儿,低声道:“你先回来,别让人笑话。”吴中原对自己的这个小舅子还是清楚的,没多少能力,可又喜欢自吹自擂,他的话不能全信。
冯克勇走后,副经理李东海理所当然的顶替了他的位置,张扬把他叫到办公室狠狠训斥了一通,然后把罚款通知单递给李东海:“你们入场之后的不合格表现已经违反了新机场工地多项规章制度,按照我们的惩罚措施,对你们处以一万元人民币的罚款,龟博士提出的那些违规的地方,三天内必须完全整改,不然你们就全部走人!”
听到宋怀明的这句话,所有人都知道宋省长生气了。
张扬道:“你发现没有,左援朝好像跟她很熟啊!”
张扬拉了张椅子在他对面坐下,望着龟田浩二健壮的身躯道:“身体不错,抗击打能力挺强!”
左援朝和杜天野都走了过去,左援朝心中暗喜,表面上还装模作样道:“嫂子,你这是干什么?这样做影响多不好?快起来,快起来,有什么事等典礼进行完再说。”
赵洋林看到张扬主意已决,也没有继续劝说,起身道:“我跟平中建设方面打个招呼吧。”
许振堂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能确定,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曹厂长已经去世了,我们要不要查下去?”
一切都在顺利中进行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宋省长,你要为我们家老曹做主啊!”
张扬道:“我现在得出了一结论,越是在人前表现的廉洁自律的,出巨贪的可能性就越大。”
宋怀明道:“回去说吧!”奠基典礼已经举行完了,想不到在即将结束的时候闹出了这个不和谐的插曲,宋怀明的内心也是十分不爽。
“为什么啊?”
经过杨云这么一闹,宋怀明的心情变得很差,杜天野这一帮江城市的领导干部也是脸上无光。杜天野小心翼翼问道:“宋省长,咱们先回江城休息吧。”
宋怀明站起身道:“我还有事,要马上返回东江。”
龟田这会儿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他平静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杨云道:“老曹一心都扑在厂子上,他死前的两天还跟我说,他后悔啊,后悔当初没有在江城需要支持的时候挺身而出,对不起党和政府对他的信任……他从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为的是全厂工人,这样的人本不该落到这样的下场啊……”杨云又哭了起来。
常凌峰道:“龟田今天在工地检查,看到平中建设的两名工人违反安全施工规定,没带安全帽,所以狠狠批评了他们,并开了罚款通知书,可这下引来了十多名工人的同仇敌忾,围着他理论,龟田一怒之下让那两名违章工人http://www•hetushu•com走人,所以矛盾进一步激化,现场来了百把口子人围殴他一个。”
宋怀明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彻查这件事,给你一个交代,给江城工程机械厂全体工人一个交代。”
小女孩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万众瞩目的江城新机场奠基典礼终于拉开了帷幕,当天通往奠基典礼现场的道路打扫的干干净净,道路两旁摆放着五颜六色的鲜花,这都是临时从江城植物园借来的,张大官人尽量做到压缩成本。
杜天野送走宋怀明,也是一肚子火没处撒,他回到新机场建设指挥部,径直找到张扬的办公室,一脚就把房门给踹开了。
张扬道:“这叫以儆效尤,我们今天要是让步了,以后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挑战我们的权威,只让他冯克勇走人已经给足他们面子了,依着我原来的意思,整个平中建设都得给我走人!”
杜天野被杨云的这一嗓子闹得有些尴尬。
杨云悲悲切切叫了一声宋省长。
杨云被工作人员带到宋怀明的面前,此时她明显镇定了许多,她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丈夫是国企大厂的一把手,杨云跟在身边也见惯了不少的风浪,她清楚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张扬道:“你硬要往身上揽我也没办法,要不干脆追认他一优秀党员,多给他家里一些抚恤金,把这件事摆平就是。”
领导们走下汽车,这帮孩子向他们献花,宋怀明接过一个小女孩手中的鲜花,笑着把她抱了起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活动吗?”
张扬愣在那里,老宋这句话越琢磨越不是味道。
几名警察冲上去想要把曹正阳的妻子拉开,宋怀明却用目光制止了他们,他走了过去,和蔼道:“大嫂,有什么事回头再说,今天是江城的好日子啊!”
张扬一听顿时就来了精神,他大声道:“你能确定?”
此时张扬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电话是工程厂新任厂长许振堂打来的,许振堂的声音显得有些神秘:“张市长,我发现了一个重要情况,你现在说话方不方便?”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冯克勇叫苦不迭道:“姐夫,这跟我没关系,他们弄了个小日本隔三岔五的来挑毛病,咱们工人气不过跟那个小日本理论了几句,是小日本先打人的,这才引发了斗殴,可他们江城方面也不该只相信一面之词啊,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勒令我离开新机场工地,还扬言要把我们整个平中建设都赶出去。”
张扬道:“顺便跟冯克勇说一声,我说到做到,三个小时内,他还敢在工程现场晃荡,我就让警车把他拖出去。”
杨云掏出手绢擦了擦眼泪道:“宋省长,我们家老曹死得冤枉,他身体不好,已经十多年没沾过酒,几十年来他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工作,把工厂带到了如今的规模,可市里突然就把他免了,老曹心里憋屈,所以才会喝闷酒,所以才……”杨云一时悲从心来,捂住鼻子低声吸泣起来。
宋怀明在众多官员的陪同下走向奠基现场,按照事先定下的程序,由左援朝主持仪式,左援朝当然清楚自己并非今天的主角,寥寥几句话后,就将话筒交给了杜天野,因为省长宋怀明在,杜天野理所当然的也成了配角,他的话也很短,微笑道:“下面我们请宋省长讲话!”
张扬道:“赵主任,这次我真不能听你的。”
杜天野道:“你从来都是一杆子打倒一票人,我们的干部队伍没你说得那么不堪。”
宋怀明一边听和_图_书一边点头。
杨云道:“除非宋省长答应听我说这件事,否则我就跪死在这里。”
“好!”人群中张扬叫了一声,率先鼓起掌来,现场掌声雷动,宋怀明的演讲能力本来就出众,再加上这么多捧场的,现场气氛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左援朝道:“嫂子,宋省长都已经答应你了,有些事也不能急在一时啊。”
汽车直接来到奠基现场,热闹喧嚣的锣鼓声响起,丰泽民间秧歌队、高跷队在现场表演,一群活泼可爱的儿童欢呼着向领导们的汽车迎来。
龟田道:“我既然答应了你,签过合约,我们的雇佣关系就已经成立,今天的事情是我工作的风险之一,我不怪任何人,如果我不能将你交给我的工作圆满完成,那将是我的耻辱。”
平海省长宋怀明对一路看到的情况表示满意,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江城市市长左援朝都陪同在他的身边,杜天野一路之上向宋怀明介绍着江城新机场周边状况,以及他们未来的构想。
杜天野道:“宋省长,再忙也得吃完饭再走,要不就在机场工地食堂简单吃点。”
张扬有些被这个小日本的话感动了,他起身拍了拍龟田浩二的肩头:“好好休息,相信我,一定能够处理好这件事。”
张扬道:“这跟我有关系吗?我负责的是新机场工程现场的准备工作,杨云是从江城奔到这儿来的,你们江城方面没把她看好。”
宋怀明呵斥道:“看什么看?表面文章有什么可看?”
杨云红着眼睛叫道:“就是你们害死他的,如果不是你们毫无理由的把他的厂长拿掉,他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常凌峰道:“他是吴中原的小舅子,仗着有些背景,平时就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龟田是个认真的人,先后给他们下了不少的整改通知,所以结下仇隙也是正常的。”
宋怀明本来并没有必要过问这种事情的,可杨云在这么多人面前闹出了这样的动静,他要是不闻不问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前来休息室的途中,杜天野已经将事情的大概经过向他讲了一遍,宋怀明听完后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可心里却已经认为,杜天野这些人对曹正阳的处理有些太突然,没有考虑到一个老同志的内心感受。
杜天野道:“人家早就认识,你别瞎猜!”
宋怀明态度和蔼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坐!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今天杜书记和左市长都在这里,有什么委屈,你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龟田浩二赤裸着上身坐在医务室里,医生帮他处理着手上的伤痕,刚才被围殴的时候,他用双手护头,头脸部护住了,可双手被砸得乌青发紫。
杜天野对张扬搞这一套早已见怪不怪,心中暗笑,这厮也没点新鲜创意,又是儿童鲜花那一套,这种剧情滥透了。
杜天野道:“无论有没有人在背后指使,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影响都已经造成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吧。”
张扬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张大官人被劈头盖脸训了一顿,脸上也不好看,他也知道宋怀明今天因为杨云的事情气不顺,陪着笑道:“想让领导检阅检阅我们究竟存在哪方面的不足。”
热烈的掌声响起。
张扬道:“曹正阳的死跟我们没关系啊,杨云老拖着市里不放,到现在曹正阳的尸体还没下葬呢,她究竟想要什么?”
张扬道:“我怀疑这件事背后有人给她出谋利策,让我找到这个人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那小女孩脆生生答道:“建设新机场呗!”和-图-书
站在宋怀明身后的杜天野和左援朝听到这句话都是无比尴尬,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心说张扬这混小子,哪儿找来的这么一个小丫头?
张扬道:“那就让冯克勇滚蛋,我怎么看他都不顺眼。”
杨云道:“过去我信,可现在……”她捂着鼻子道:“我们家老曹是个老党员,相信了一辈子党,相信了一辈子的政府,可最后党和政府是怎么对待他的?”
这话分明是冲着他的,张大官人暗自思量,自己究竟哪儿得罪了宋怀明?
常凌峰道:“我看事情还是别闹得太僵,赵主任和他的关系看来不错,平中建设是咱们省建筑界的龙头,吴中原的背景非同一般,只是冯克勇的问题,没必要扩大到整个平中建设,如果搞到平中建设撤出,对我们的建设进度也会有影响。咱们的工程好不容易才开展起来,可不能再闹出什么事情来了!”
杜天野道:“争强斗狠的事情你少干一点,人家老公死了,伤心也是正常的,说心里话,在曹正阳同志的事情上,我们还是有些责任的。”
“开心吗?”
可宋怀明站在众人瞩目的中心很少会留意到张扬,偶尔目光与他相遇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刚刚相遇立刻转向其他的地方,张扬对此并没有觉察到什么,毕竟宋怀明是一省之长,人家需要照顾的事情太多,不可能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宋怀明道:“想不想坐?”
宋怀明爱怜的摸了摸那女孩的头顶,放下她,转向身后的这帮干部道:“听到了没有,这孩子说出了咱们老百姓最真实的声音,建新机场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促进江城的经济发展,是为了促进平海北部的经济发展,只有经济发展了,咱们老百姓的手里才会有钱,有了钱,才能够买得起机票,坐得起飞机,所以我们的眼中不能只盯着建设机场,而是要明白建设机场的目的和意义,只有实心实意的为老百姓做事,才能够对得起你们的职位,才能对得起党员的称号!”
宋怀明叹了口气道:“大嫂,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你要相信党,相信政府。”
宋怀明大步向门外走去,却见张扬正站在远处的走廊上拿着手机打电话,张扬看到宋怀明一群人出来慌慌张张把手机给挂了,笑着迎了上去道:“宋省长,要不要去工地现场看看?”说话的时候他就发现宋怀明的脸色有些不对。
杜天野气哼哼坐了下去,抓起张扬的茶杯咕嘟咕嘟灌了几口。
冯克勇离开的时候,充满怨毒的望着指挥部的小楼,强龙不压地头蛇,他认为张扬是不折不扣的地头蛇,在人家的地盘上盲目对抗没有任何意思。
宋怀明道:“无论做人还是做事,脚踏实地,老老实实的最重要!”说完就大步从张扬身边走过。
张扬向杜天野看了一眼:“说吧,方便!”
赵洋林听他说得如此坚决,也觉着不好办,还是建议道:“要不,给他一个机会,以观后效?”
现场掌声雷动,张大官人兴奋的双目发光,未来岳父大人的口才真是了得,张扬对宋怀明的敬仰之情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张扬道:“我给他三个小时,如果他敢赖在这里,我亲自把他扔出去。”
张扬道:“许振堂审核财务的时候,发现曹正阳涉嫌贪污,你说我们应不应该查?”
张扬道:“你不生气?”
常凌峰道:“至于跟这种小人生气吗?”
张扬道:“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龟田道:“开始的时候有点生气。怎么?你担心我会辞职?”
张扬哈哈大笑道:“查!为什么不查?只要和*图*书是敢挖社会主义墙角的,我们就一查到底!”挂上电话,张扬不无得意的向杜天野晃了晃脑袋道:“真是船到桥头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
杜天野道:“杨大姐,市里已经解释过了,工程厂的人事变动属于正常变动,并不是我们要针对曹厂长,我承认我们的工作上有不足的地方,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为曹厂长的死承担责任!”
张扬正想发火,谁这么大胆子敢踹他的门,一看是杜天野,就明白了,这哥儿们跟自己一样,窝了一肚子的火,来找他泻火来了。
赵洋林果然过来说情,他向张扬道:“肇事的两名工人找到了,冯克勇同意把他们两人解雇,也答应负担龟田浩二的医药费,我看这件事暂时就这样算了吧,追究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逃避是没用的,总得去面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李东海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平中建设在平海可是响当当的一块牌子,被别人这样呵斥还从没有过。不过他的态度要比冯克勇好的多,表面上很诚恳的表示会马上进行整顿,保证以后不发生类似的情况。
礼炮声中,平海省长宋怀明和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一起奠基。
张扬听过他的保证之后点了点头:“其实我们能够在一起合作是一种缘分,我希望大家都要珍惜,提升自身管理水平,提升工程的质量,共同把新机场建好,这才是我们共同的目的,李经理,我不希望再有同类的事情发生。”
张扬道:“不是我生气,我是郁闷,龟田在我们的地盘上让人打了,这让我怎么面对人家?”
冯克勇道:“姐夫,张扬那小子太嚣张了,他仗着有些后台,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我来这边没几天,他就故意刁难我,根本是想从我这里捞取好处,姐夫,你说过咱们要本本分分经营,凭实力做事,不搞那些污七八糟的事情,所以我就没搭理他,谁能想到这个人居然瑕疵必报,利用这件事做文章,姐夫,我真想跟他拼了!”
宋怀明怒视杜天野道:“吃什么?在你们这些领导干部的心中除了吃没有别的事情要做吗?是吃饭重要还是新机场建设重要?”
杜天野道:“没有事实证据之前还是不要胡乱猜想。”
龟田浩二道:“我不要什么交代,一是一二是二,两名违章的工人一定要走,根据我们的规章制度,还要对平中建筑公司追加罚款。”
杜天野道:“什么都没说,只是说想要一个说法。”
杜天野被当众呵斥,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尴尬到了极点。左援朝看在眼里,心中暗乐。
杨云涕泪直下,她颤声道:“我们只要一个说法!”
冯克勇上车之后,接到了他姐夫吴中原的电话,吴中原是从赵洋林那里得知这一消息的,不等冯克勇说话,他劈头盖脸的呵斥道:“你怎么搞的?工程还没有正式开始你就给我捅这么大的漏子,平中建设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杜天野在人群中找到张扬,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是责怪张扬安排不周,怎么让曹正阳的家人混进来了。
张扬走出门外,常凌峰在身后追赶了上来,看到张扬的脸色就知道他正在气头上。
张扬点了点头道:“的确有些担心。”
张扬道:“冯克勇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距离这么近,装得跟没事人一样,这起事件一定是他在幕后推动。”
小女孩答道:“想坐,可坐不起,我妈说飞机都是给有钱人坐的!”
张扬琢磨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走,看看龟博士去!”
吴中原冷笑了一声:“好大的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