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9章 找死

一阵香风从身后袭来,那红发女郎突然冒了出来,从后面抱住他:“这么久,是不是自己偷偷打飞机了?”
马益亮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我来替大家安排吧!”
张大官人真有些吃不消了,他倒不是玩不起,而是当着吴中原和乔鹏举真的放不开,张扬笑着向那紫红色头发的女孩道:“你多大了,有十八岁吗?”
对付这帮亡命之徒,张扬下手狠辣无情,不一会儿已经有六人被他击倒在地,这帮凶徒虽然强悍,可他们从没有遇到过这么厉害的角色,其中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大汉道:“五哥,喷子!”话刚刚说完,张扬已经杀到他的面前,用开山刀狠抽在他的光脑袋上,砸的这厮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的跪倒在张扬面前。
那边吴中原道:“别急着走嘛,晚上还有节目!”
吴中原道:“聘请日本工程师做监工想必花费不菲吧?”
张扬开始有些后悔了,自己毕竟是政府官员,跟着他们来到这种场合,万一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是惹了一个大麻烦,这厮下定决心,今晚无论别人怎样,自己一定要做到意志坚定,敷衍一会儿就走。
吴中原和乔鹏举听到动静后也出来了,张扬可以不给马益亮面子,可乔鹏举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他指着那帮人道:“以后再敢拿刀出来,我把你们全都弄进去。”
满屋人都笑了起来。
马益亮道:“偶然事件,我也不想。”
张扬刚刚离开金莎的大门,就发现有二十多人向他直奔而来,其中一人叫道:“就是他,他打伤五哥,做了他!”
五位风姿妖娆的美丽女郎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坐在了吴中原的身边,另外四个,分别坐在张扬和乔鹏举的身边。
吴中原笑道:“我年纪大,精力不比你们这些年轻人,能者多劳嘛!”他身边的那女郎娇滴滴道:“吴总说话太谦虚了,您正当壮年,无论精还是力都不比别人差!”
张扬哈哈笑不得道:“你喝多了,赶紧回去吧,我还有正事儿!”
杜宇峰带领警察离去的时候,张扬也驱车跟着他们去了公安局,一是为了录口供,二是为了当面找荣鹏飞问个清楚。
张扬摇了摇头道:“就凭这帮杂碎,还不配!”
“不……你得跟我回去……你要是走了,我在姐妹面前多没面子!”那女郎有些酒意上头,抓着张扬不放。
杜宇峰道:“让开,再敢妨碍公务,我把你也铐起来!”
马益亮慌忙上前分开双方,拱手道:“各位,都给我一个面子,算了,算了!”
荣鹏飞道:“凡事都得有证据,当年皇家假日就弄得江城满城风雨怨声载道,你还想历史重演?”
张扬笑道:“新机场工程质量是放在第一位的,这方面我们都交给从日本聘请来的质量总监负责。”
这时候马益亮带着保安匆忙赶到,看到闹事的又是张扬,马益亮第一感觉就是,张扬在故意找他的晦气。
那女郎笑道:“那我去洗手间把他找回来!”
乔鹏举道:“不用给我面子,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最讨厌别人利用我。”
张扬知道他没尽兴,笑道:“皇家假日吧,我请你喝马天尼!”
吴中原道:“金莎吧,那儿是我朋友开的,你们先过去,我马上到!”
那女孩道:“不讨论个人问题还讨论社会问题啊?”
那个叫五哥的人摇摇晃晃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指着张扬道:“麻痹的,兄弟们,把他给我做了……”
他们刚刚坐下,吴中原就赶到了,一进门就拱手道:“恕罪恕罪,我来晚了!”
荣鹏飞道:“我让你收队!”
张扬和乔鹏举来到金莎,看到停车场内密密麻麻的场面,张扬就不由得心生感叹,这世界变化实在太快了,金莎开业也就是一个月,想不到生意居然火爆到这种地步。
张扬左侧那个染着紫红色头发的女孩道:“师哥,有没有女朋友啊?”她大概喝了点酒,说话的时候眼睛半睁半闭的,带着明显的醉态。
紫红色头发的女孩道:“社交好麻烦,还是讨论射精问题吧!”
和图书马益亮吓得哆嗦了一下,不过他仍然拦在那里,他笑道:“杜警官,这里你不能查!”
乔鹏举笑道:“不习惯罢了!”他伸出手,在那句性格外向的红发女郎丰臀上捏了一记道:“你把我朋友给吓走了!”
乔鹏举笑道:“是吴中原和我的关系不错,我看得很透,这些商人接近我的目的还不是冲着我们家老爷子,我要是跟他们同流合污就是给我们家老爷子添乱,钱我得挣,可冒风险的事情我不能干,我做的就是投资,利润虽然薄了一点,可胜在稳妥。”
吴中原举杯道:“张市长,任何事都有一个磨合的过程,想必我们平中建设在很多方面还有不足,希望张市长批评指正,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平中建设得到长久的发展。”
杜宇峰不解道:“为什么?”
田斌低头看了看那名歹徒,发现那小子把脸拧到了一边,他蹲下去,拧住歹徒的耳朵逼他转过身来,当田斌看清此人的样子的时候,不由得惊呼道:“刘五!”
警车赶到现场的时候,金莎夜总会大门前已经躺倒了十六名携带凶器的歹徒,其余人看到势头不妙,也顾不上砍张扬了,慌忙四处逃窜。
吴中原看出张扬显得有些不自在,他笑道:“张市长不必介意,自古就是英雄配美人,咱们也不是搞什么非法活动,就是找几位小姑娘陪着吃吃喝喝,顺便唱唱歌,绝对不会违反党性原则。”
刘五现在算是明白了,冲动害死人。他面如死灰般对田斌道:“送我去医院,再流血我就死了!”
杜宇峰冷笑道:“脸都是自己给的,你瞧你这地方,藏污纳垢,窝藏凶犯,连国家干部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我不查你查谁啊?”
乔鹏举道:“吴总,你身边怎么只有一个啊!”
张扬道:“找死,我成全你们!”
张扬暗自感叹,乔振梁的这对儿女都是聪明绝顶,更重要的是,无论是乔梦媛还是乔鹏举,他们的原则性都很强,乔梦媛表现为做自己的事,很少和别人发生联系,而乔鹏举却是在商海中游刃有余,颇有些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味道。
张大官人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冷冷道:“你这种渣滓死了也是活该。”
乔鹏举点了点头,和他握了握手,马益亮亲自带他们来到房间内。
张扬道:“金莎不是什么好地方!我敢断定,里面一定有色情服务。”
那女孩道:“看不起人!”她挺了挺胸膛道:“34D!”
张扬站在金莎夜总会的大门前,没有逃走的意思,双目冷冷看着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三十多名恶棍,一股凛冽的杀气向四面八方弥散而去。
荣鹏飞道:“收队!”
乔鹏举道:“也许他认为向你展露实力的最好方法就是显示他的社会关系。”
刘五道:“我死了,你就什么都别想知道了,赶紧送我去医院。”
张扬也没急着追赶,这种扫尾工作,交给警方做最合适不过。他来到那名被称为五哥的歹徒面前,一脚踏在他胸口上,抓住开山刀的刀柄把刀从他的身体中拔了出来。那厮疼得差点没昏死过去,眼看着自己肩头的鲜血往外喷。
张扬和乔鹏举进入一楼大厅,乔鹏举向服务员说了吴中原的名字,服务员带他们上了电梯,直达六楼,金莎夜总会一共包下了四层楼,从三层到六层,里面的装修也是极尽奢华,走入其中仿佛走入了大观园,随处可见窈窕妩媚的女郎。
田斌和姜亮亲自押着这帮凶徒离去。
金莎夜总会中,刚才那群闹事的十多名混混也尾随而出,那名面带刀疤的男子大声道:“别让他跑了,灭了这狗日的!”
几个女孩都格格笑道。
马益亮自打看到警察来到之后就知道有些不妙,张扬今晚被人在金莎外面追杀,这厮的脾气马益亮领教过,他知道张扬十有八九会迁怒到他头上,所以在警察到来的时候就开始紧急沟通了。
张扬笑道:“每月两万美元,目前来看,这笔钱花得很值。”
因为案情重大,警方出动了三十多人m•hetushu•com,姜亮、杜宇峰、田斌全都到了,这帮警察看到躺在地上惨叫的十多名歹徒,再看着手握开山刀,威风凛凛的张大官人,心中只有佩服的份儿了,过去都知道张扬能打,可没想到人家强悍到这种地步,以寡敌众,空手夺白刃,就算是黄飞鸿复生也不过如此。
张扬道:“马益亮没这么大的气魄,金莎这种手笔,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他的身后一定有人。”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说王伯行跟着添什么乱?他一公安厅厅长,让他堂妹搞娱乐业,他不知道里面的门道吗?”
晚宴结束的时候,吴中原将他们送到停车场,左援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张扬道:“小张啊,吴总是我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以后多照顾啊!”
吴中原道:“这不叫腐化,这叫格调,毛老爷子都说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咱们要响应老爷子的号召,风流而不下流才是做国家干部的最高境界!”
张扬和马益亮握了握手,他打心底是看不起江城的这帮衙内的,马益亮。袁立波,李祥军这帮人在他心中都是些扶不上台面的主儿,看到马益亮能够经营如此规模的夜总会,并搞得这么红火,张扬多少有些意外。
张扬压根没把他看在眼里,冷笑道:“都他妈亮凶器了,还怕把警察招来?你是打算包庇这帮犯罪分子了?”
被称为五哥的那位伸手去怀中摸什么东西。
马益亮来到张扬身边,低声道:“张爷,您是我亲大爷,这事儿算了吧,别把警察给招来了!”
张扬有些烦了,一把甩开了她,转身就走。斜刺里一个中年人冲了出来,抓住那名红发女郎,甩手就是一个耳光:“妈的,你他妈放我鸽子!”
从那帮混混握刀追了出去开始,马益亮就关注着这件事,他透过窗户望着下面,看到三十多名手持凶器的混混将张扬包围,不由得额头见汗,低声道:“麻痹的,你找死也远一点,别死在我店门口!”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
那红发女郎看到他要走,跟着追了过来:“帅哥,别走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张扬道:“怎么叫没证据?今晚三十多名歹徒,带着开山刀要砍我,其中一人还非法携带枪支,换成别人早就被剁成肉酱了,你整天说江城治安已经得到了玫善,现在怎么样?不但有犯罪,还有犯罪团伙!”
这一嗓子把杜宇峰和姜亮都惊动了,刘五是他们一直都在找的人,这个人曾经唆使魏长贵将方海涛害死,是方海涛死亡一案的关键人物,想不到他居然偷偷回到了江城,还大模大样的在金莎夜总会中鬼混。
杜宇峰愣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张扬也不会继续追究下去,可很多人并不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所以事情才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一群人在停车场道别的时候,乔鹏举来到张扬面前,笑道:“还有什么安排?”
张扬开门见山道:“金莎有什么背景?”
张扬虽然只是第一次来,已经可以断定这里的经营肯定有非法成分在内,不过夜总会这种行当,不打点情色牌,很难把生意做到火爆。
马益亮又笑着向乔鹏举伸出手去:“乔先生,我是金莎的经理马益亮!”
马益亮对吴中原显得十分尊敬,赔着笑道:“吴总,今晚怎么安排?”
一群人又跟着欢呼起来。
张扬冷笑了一声,那中年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就听到“啪!”地一声,张大官人抡圆了手臂,一个结结实实的嘴巴子抽在这厮的脸上。那小子一百八十多斤的身躯被抽得倒飞而起,撞在走廊的墙壁上,然后贴着墙壁又摔倒在地面上。
身穿黑色西服的马益亮笑着迎了上来,他向张扬道:“张市长来了!”
张扬道:“咱能不讨论个人问题吗?”
张扬笑了,和乔鹏举这种聪明人说话要轻松得多,张扬道:“平中建设和我们合作的并不愉快,因为工程质量问题,我请来的日本总监跟他们的工作人员发生了不少的矛盾。”
和图书张扬对荣鹏飞突然命令收队也表示不解,在他的印象中荣鹏飞并不买政协主席马益民的账,可今天为什么会突然下令收队?
张扬笑了:“应该有些作用,我怎么都得给你们一些面子。”
荣鹏飞反问道:“你既然认为金莎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去那里干什么?身为一个党员干部,你不怕影响不好吗?”
张扬身边的两名女孩儿都很年轻,他们紧贴着张扬的身体两侧,张扬笑道:“你们这么贴着我,快把我痱子捂出来了!”
张大官人对这种场面有些不适应,革命警惕性起到了关键的作用,风月欢场,在大隋朝那会儿他可是熟客,不过现在咱是共产党员,是国家干部,有些事是不能做的,张扬也理智的很,吴中原这个人十有八九是个笑面虎,他今天先向自己展露实力,然后又玩糖衣炮弹,跟这种人相处要异常小心,稍不留神就会掉进他的陷阱。
张扬让杜宇峰留了下来,指了指金莎夜总会道:“你带人把这里给封了,麻痹的马益亮,他在咱们眼皮底下容留罪犯,还涉嫌容留妇女大搞色情服务!”
这件事还真不是张扬挑起的。
张扬道:“你以为我想去啊?还不是乔鹏举和吴中原把我给拽过去的,我也后悔来着,正想走,谁能想到又遇到了这帮不知死活的东西。”
张扬笑道:“他的确也有些能力,不但能请动你,还把左援朝和赵洋林都请来了。”
那女郎被打的尖叫了一声,可那人仍然没有解恨,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抬脚朝着她的小肚子踢了过去。
吴中原笑道:“你们新机场工程把关很严啊,平中建设入驻还不到一个月,已经让我们返工了好几次。”他终于将话题指向这件事。
两名兄弟都愣了:“可咱们五哥让人砍了!”
张扬冷哼一声,手中开山刀脱手扔了出去,开山刀如同风车般在空中旋转,那叫五哥的家伙想要躲开,可是刀速实在太快,开山刀从他的右肩插了进去,从后背露了出来,疼得他惨叫一声,又被刀身强劲的力量砸倒在地上,刚刚摸到的手枪也掉在了地上。
乔鹏举道:“吴中原向我强烈推荐这个地方,你来过吗?”
张扬摇了摇头。
两柄开山刀带着凌厉的风声砍向张扬的后心,张扬看都不看,反手用刀格住,刀身变换位置,以刀背轮番击打在袭击者的小腿之上。
张扬本来想走,可听到身后那红发女郎叫得凄惨,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向那中年人道:“我说你一大老爷们打女人丢不丢人?”
张扬刚把车驶出新帝豪,吴中原的电话就打给了乔鹏举,乔鹏举道:“吴总,看到你刚才忙着送人,我们就先跑了!”
吴中原笑道:“到了你的地盘上,当然是你说了算,对了,把你手下的五朵金花全都叫过来陪我们喝酒。”
杜宇峰根本无需张扬动员,带着几名警员就冲进去了。
张大官人尴尬到了极点,干咳了一声,走向道:“那啥……我先去个洗手间!”
荣鹏飞也是刚刚来到公安局,他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接待了张扬。
张扬一把就将他的手腕抓住,然后从容不迫地将他手中的酒瓶夺了下来,淡然一笑,忽然挥动酒瓶干脆利索地砸在这厮的脑袋上,砸得对方血流满面。张扬这一手,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
吴中原和乔鹏举看着仓皇逃窜的张扬都笑了起来,吴中原道:“他很害羞啊!”当着这么多欢场女子的面,他当然不能把张扬的名字说出来。
另一位女孩道:“又不是政治家,社会问题多累啊,要不咱们还是探讨社交问题吧。”
乔鹏举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好,我跟你去感受一下江城的夜生活。”他跟着张扬上了皮卡车。
乔鹏举道:“吴中原这个人很聪明,不过有时候喜欢自作聪明,我要是知道他今晚是在利用我给你施压,压根我就不会来。”
“伤你妈!”一个高壮的男子挥舞着酒瓶向张扬的头顶砸来。
荣鹏飞道:“我让人去摸过底,抓不住他们的毛病。仅仅因为陪酒陪唱歌陪和*图*书跳舞就封他们吗?我看江城所有的夜总会歌舞厅都要关门了。”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张扬虽然对吴中原没多少好感,可对他的这句话倒是很赞同,这厮认为自己就是风流而不下流。
荣鹏飞笑道:“当了市长之后果然不一样了,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了,一下就切中问题的要害。”
张扬道:“不用!”起身就往门外逃去。
张扬眯起眼睛,很轻蔑的看着那群人,在公众场合携带凶器,一看就知道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张扬忽然意识到自己和夜总会这种地方大概天生相克,只要自己来,几乎每次都要出事,他叹了口气:“我真不想伤人!”
紫红色头发的女孩挽着他的手臂道:“要不要我陪你去?”
张扬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只听到一个人叫道:“五哥被人打了!”
张扬抓住刘五根本就是误打误撞,如果不是刘五喝多了酒,如果不是陪他的那位小姐中途转场,刘五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他刚刚回到江城,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六名黑道上的朋友,这厮手里的钱花的差不多了,打算纠集几个人,来江城干一票,然后再逃走,毕竟江城这地方他很熟悉,又有不少可靠的兄弟,可没想到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犯罪计划,就因为意气之争而被张扬抓住。
荣鹏飞笑道:“也多亏你去了,不然我们也不会把刘五给抓住!”
荣鹏飞道:“王厅长打来了电话,你说我能不给他面子吗?”
乔鹏举和吴中原也看到了楼下的一幕,乔鹏举慌忙拨打了110,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化到如此严重的地步。
乔鹏举道:“我们去皇家假日。”
乔鹏举笑道:“有什么啊!就是一商人,咱们玩咱们的,管他做什么?”他何其精明的人物,马上就明白张扬为什么这样说,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点燃:“吴中原今晚的安排的确不是那么回事儿,我也不知道他摆下了龙门阵,专门是为了向你显示实力的。”
马益亮知道张扬难伺候,他忍气吞声道:“算了吧,给我一个面子。”
杜宇峰呆呆看着电话,然后抬起头向马益亮看了一眼,发现马益亮的脸上带着几分得意,不用问肯定是他在背后做了工作,杜宇峰有些恼火,大声道:“收队!”
张扬跟他碰了碰杯子,听出吴中原的这番话充满了虚情假意的味道。
张扬在洗手间内洗了把脸,理了理纷乱的思绪,他决定离开这个地方,这种场合不适合他。
张扬道:“你和吴中原的关系似乎不错!”
杜宇峰正想推开他,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杜宇峰看了看电话,电话是公安局长荣鹏飞打来的,他慌忙接通电话:“荣局!”
杜宇峰不屑看着他,心说你不就是有个政协主席的哥哥吗?狗屁!张扬说削你,你金莎也变成绿豆沙。杜宇峰双眼一瞪,怒吼道;“滚开!”
面对这种直白的女郎,张大官人真是有些消受不起,他拉开那女郎的手臂道:“对不住啊,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帮我跟那两位朋友说一声。”
马益亮没说话,他心里巴不得张扬被这帮混混砍死,可又不想张扬死在金莎夜总会门前,别看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丰泽副市长,如果死在夜总会门前恐怕金莎又少不得面临关门整顿的局面。
乔鹏举笑道:“在我面前别摆出卫道士的面孔,没什么可以隐瞒的。”
马益亮仍然倔强的站在那里。
金莎夜总会是刚刚开业不久的,位于南林寺商业广场,据说是香港人投资的,无论装修还是档次都在江城首屈一指,张扬也听说了,最近也有不少人邀请他过去玩,可因为忙于新机场建设的事情,张扬始终没有去过,他笑道:“我跟吴总不熟,还是不去了。”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他堂妹王均瑶是金莎的股东之一,查晋北也有股份参予,你想封金莎,有什么证据?仅仅是因为有凶犯在金莎门口要砍你吗?”
一群女郎同时起哄:“花痴啊,看到人家帅,就这么直接!”
狗脸强道:“瞎了你们的狗眼,砍他的是张扬!”
m.hetushu.com斌和杜宇峰来到张扬面前,关切道:“有没有受伤?”
远处又有两辆黑色丰田车驶来,其中一辆车内坐着北区钢铁厂的一霸狗脸强,狗脸强来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张扬挥刀伤人的一幕,周围的两名弟兄,握刀正要下车,却被狗脸强双手拦住:“走!赶紧走!”
杜宇峰道:“他没事儿,不过伤了十六名歹徒,对了我们抓住了刘五!”杜宇峰向一旁走了两步,压低声音道:“荣局,我正帮张扬封金莎呢?”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就是他!”
张扬站在那里,唇角带着微笑,英俊的面庞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畏惧,他扬起右手,中指挑衅性的向自己这边勾了勾。两名凶徒已经迎面冲了上来,一人挥刀冲着张扬的头顶就砍,另外一个握着军刺捅向张扬的右肋,他们下手根本没有留情,分明想把张扬置于死地。
张扬看到他也是微微一怔,他没想到金莎的老板居然是政协主席马益民的弟弟马益亮,其实过去皇家假日就是他和台湾人周水生合资开的,后来因为从事色情服务而被封,张扬通过种种途径施压,让周水生将皇家假日低价转给了苏小红。现在马益民卷土重来,在南林寺商业广场开了金莎夜总会,而且生意更胜往昔。马益亮没有忘记昔日的那段仇隙,表面上却装得热情洋溢,向张扬伸出手去:“吴总说你们要过来,让我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
荣鹏飞道:“你还是老毛病,没证据的事格不要乱说。”
“少废话,收队!”荣鹏飞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正应了过去那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田斌被这意外的发现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揪住刘五的耳朵道:“刘五啊,刘五,我总算把你给找到了!”
“我操!”粗鲁的咒骂声传来,从607包房内,涌出来十多名身材壮硕的青年,他们手中操酒瓶的,拿砍刀的都有,一帮人全都冲向张扬。
荣鹏飞道:“张扬怎么样?”
吴中原现在才真正意识到张扬的霸道和嚣张,他想通过势力让张扬认识到自己的实力,可没想到张扬用武力给他反上了一课。出了这种事,张扬也没心境继续呆下去,向乔鹏举道:“你们玩,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扬眉头紧锁:“王伯行?”
张扬道:“荣局,你什么意思?就算金莎真的有色情服务,你也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乔鹏举笑道:“吴总,你是蓄谋已久啊,想腐化我们的国家干部。”
乔鹏举挂上电话,向张扬道:“改地方了,咱们去金莎!”
张大官人苦笑道:“真没有,我最近都扎在工地那边,根本不知道南林寺开了一这么大规模的夜总会。”两人一边说一边向金莎走去。
他转身向几名保安看了看,保安一个个都是脸色苍白,这种场面他们可不敢上前,其中一人道:“经理……报……报警吧……”
杜宇峰带人过来要清查金莎的时候,马益亮满脸堆笑的迎过来道:“杜警官,咱们都是老熟人了,给我个面子!”
田斌道:“你他妈还怕死啊?”
张大官人身躯微侧,躲过劈来的那一刀,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腕,掌心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对方的腕骨已经被他硬生生拗断,开山刀从凶徒的手中落下,被张扬一把抓住,反手一格,用刀身挡住呼啸而来的军刺,军刺的尖端刺中刀背,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张扬一拳击出,正中对方下颌,伴随着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对方的头颅向后高扬而起,鲜血和着牙齿齐飞。
那中年人剃着板寸,头顶到前额有一条一寸多长的刀疤,显得十分凶悍,他怒视张扬:“小白脸,谁裤裆没扎紧把你露出来了?”
张扬道:“刘五,是那个策划谋杀方海涛的刘五吗?”
没等他那边的人动手,张扬已经一拳砸在他的脸上,这厮被张扬这一拳砸得天旋地转,再度坐倒在地上。
张扬意识到,眼前的这群人中不乏亡命之徒存在,对这帮人决不能手下留情,今天要将他们全部拿下,放任何人逃走,都会危害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