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4章 宽容

王均瑶道:“我是在做生意,又不是跟别人争强斗狠,金莎经过这件事,名声已经完了,如果勉强维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算了,只当是花钱买了个教训。”
吴中原笑道:“说真的,我感觉这里菜肴的味道比起新帝豪还要正宗。”
张扬心说,我砸的就是你的店。
牛文强道:“你不高兴啊?”
乔梦媛道:“常常说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想不到还真有这样的事儿,张扬,你这次砸得金莎就是海瑟夫人的产业。”
张扬走后,乔梦媛歉然道:“海瑟阿姨,因为我的缘故让您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这样,金莎这次的损失全都由我来负责。”
张扬道:“今天我见过王均瑶了。”
王均瑶很礼貌的和张扬握了程手,她虽然已经五十岁了,可是平时注重保养,肌肤仍如同青春少女般细嫩,王均瑶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年轻的副市长。”
王均瑶望着这个嚣张的年轻人,唇角泛起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为什么?”
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出门看到放在那里的甲鱼和野鸭,野生甲鱼可真是不小,张扬拎着甲鱼又来到食堂,正准备给程焱东打电话,安语晨的电话先打了进来,她是想和张扬商量丰泽一中分校开学剪彩的事情,这两天她都在丰泽准备学校开学。说起来丰泽一中分校还是张扬来丰泽分管文教卫生之后的工作重点之一,可随着现在市里任命他成为江城新机场的现场指挥,张扬这个丰泽副市长实际上在丰泽已经没有了具体负责的工作。所谓分管招商工作也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安语晨决定出资办学的初衷是为了支持张扬,不过现在张扬已经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新机场,安语晨却不能说撤就撤,常凌峰之前在丰泽一中分校上做了不少的工作,眼看临近开学了,丰泽一中分校区也将正式开张,安语晨准备办一个热闹而隆重的开学仪式,这件事当然要和张扬商量。
王均瑶笑道:“你跟我还这么客气,都说过了,金莎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之所以开金莎,是因为过去我在美国一直都从事娱乐业,只是用来试水国内市场的,亏了还是赚了我都无所谓。”她虽然说得轻巧,可这次金莎因为被砸,前期的装修都算上,至少要亏损三百万。
王均瑶微笑道:“我知道你和梦媛是好朋友,我和梦媛也认识多年,说句托大了点的话,我一直都将梦媛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凭她的年纪的确有资格说这种话。
她越是这样说,张扬越是警惕,这女人对自己这么了解?自己和她没有什么渊源啊?究竟是因为砸金莎才开始了解自己的,还是在砸金莎之前就已经在了解自己?
乔梦媛看到两人之间的谈话倒也是心平气和,也逐渐放下心来。
张扬开完会之后就接到了乔梦媛的电话,乔梦媛告诉他王均瑶不会追究这件事,而且放弃重开金莎的念头,也就是说,王均瑶认栽了。张扬感到有些奇怪,王均瑶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她究竟是知难而退还是故布疑阵,还是抱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想法呢?可人家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高姿态,张扬也不能显得太小气,他当即表示让乔梦媛安排一下时间,自己请王均瑶吃顿饭。
张扬道:“别打扰我啊,眼看就赢了。”
无论到了哪里,张大官人都是最惹人注目的话题人物。
几个人都望向他,安语晨关切道:“她怎么说?”
乔梦媛轻声道:“对不起!”
张扬道:“这么着吧,你把这些菜送食堂去,让朱师傅给加工加工,http://www.hetushu.com顺便弄一桌菜,你现在就给程焱东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来指挥部吃饭,我这里房间多得是,晚上不走都可以在这儿休息。”
张扬端起酒杯道:“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共同把江城新机场这个项目做好!”
程焱东道:“其实做领导的最重要就是要有担当,杜书记这句话让人听着就解气。”
张扬微微一笑,他知道杜天野的确这么干了,这次杜天野和荣鹏飞两人因为他的事情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张扬笑道:“其实夫人并不适合搞这种娱乐业。”
张扬道:“外面的传言不可信,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没凭没据的事情还是不要乱说。”
乔梦媛道:“我们是很好的朋友,这个人虽然性情冲动了一些,不过为人还算不错。”
“那倒不是!”
张扬道:“我这人说话从来都不拐弯抹角,你把金莎交给马益亮管理从根本上就是错的,马益亮在地方上有些关系,他哥哥马益民是我们江城市政协主席,可这个人的底子不干净,当初经营皇家假日的时候,就因为提供色情服务而被调查。”
张扬看了看时间,都九点半了,这厮的兴致倒是很高。
张扬道:“我刚吃完!”
“那你又什么气啊?”
王均瑶柳眉轻挑:“张市长什么意思?”
赵洋林也乐得看到事情得到解决,他笑道:“我早就说过平中建设是我们平海建筑业的金字招牌,双方的矛盾在于沟通不够,只要把事情说清楚,一切就云开雾散了。”
张扬笑道:“敢情您是把我当三陪用了,成!您指哪儿我打哪儿!”
王均瑶从这句话发现了张扬的狡黠之处,王均瑶道:“任何事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金莎就当作我进入国内市场的一块试金石吧。”
张扬笑道:“县级市的副市长,也不算年轻了,夫人请坐!”
王均瑶笑道:“能让你夸奖的人想必真的很不错,梦媛,我想和他见见面。”
牛文强道:“要不咱们去丰泽,把程焱东他们都叫出来!”通过污染事件,牛文强在丰泽当地也结交了一帮朋友。
赵洋林道:“家常菜还是要到下面来吃,新帝豪那种酒店都是做套菜的,吃起来反倒没什么意思。”
张扬道:“不好意思,金莎租用的那栋楼我已经代表政府正式收回了,南林寺是佛教圣地,你们当初选址的时候恐怕没有考虑周到,宗教界的人士已经多次针对这件事进行了抗议。”
王均瑶敏锐的捕捉到乔梦媛的表情变化,她微笑道:“听说你和他之间闹了些误会,怎么?还没解释清楚?”
程焱东道:“话说回来,咱们杜书记和荣局也都够意思,现在都传遍了,说王厅长大为光火,直接找杜书记问责,杜书记当场就拍了桌子,说咱们江城的事儿轮不到他说话。”
乔梦媛道:“金莎租用的那栋楼,真正的业主是安语晨小姐,她委托我代为管理,可因为我们关系很好,所以一直都没有签署正式委托协议,只是口头上的一个约定。”乔梦媛在暗示王均瑶,自己和她之前的合同并没有法律效力。
张扬道:“马益亮利用我丢失的证件,可以抹黑我的形象,诽谤我的人品,我这人脾气不好,忍不住就得发泄一下,金莎那栋楼本来就是我们政府的物业,我不能让那里变成滋生犯罪和腐败的温床。”
乔梦媛在汇通总部的办公室内接待了海瑟夫人,早在乔梦媛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和海瑟夫人就已经很熟,当初她刚到美国,海瑟夫人在生活和学习上曾经给她很大的帮和_图_书助,乔梦媛对海瑟夫人的称呼也是海瑟阿姨。
张扬居然摇了摇头:“不了,下午还得开会,我吃完饭就得赶回去。”
牛文强道:“走吧,今天我高兴,咱们喝通宵!”
牛文强笑道:“她在二厂指挥改建呢,我去接她!”
牛文强道:“我把董欣雨请来行不?”
她表现的越是宽容,乔梦媛心里越是觉得难受,这次的确有些亏欠王均瑶,所以她才会主动提出补偿王均瑶的损失。
王均瑶道:“汇通刚刚成立的时候,许嘉勇还去美国寻找风险投资,我帮他联系了几家,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内,汇通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发展,真是可喜可贺。”
牛文强笑道:“我还听说一传言,说你带人砸金莎的时候,扬言你在江城一天,就不会再有金莎这两个字?”
王均瑶道:“我会仔细了解一下金莎的经营状况,如果真的有不法行为,我一定会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提起许嘉勇,乔梦媛的神情不禁一黯。
王均瑶笑容不变道:“真是一场误会,如果我们早就知道这些关系,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不快。”
张扬道:“我是为董欣雨叹气,你说人家就毒死了你几只螃蟹,这下好嘛,不但把厂子搭给了你,连人你也惦记上了,你可真够毒的。”
张扬道:“乔梦媛出面说和,她态度还算不错,答应这件事从此作罢。”
吴中原道:“是啊,现在大饭店的菜谱如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厨子做出的口味也都差不多,我们整天在外面吃早就腻歪了。”
王均瑶见惯风浪,当然明白乔梦媛这样说旨在为张扬开脱,她微笑道:“金莎在我的物业之中只占极小的一部分,如果不是被砸,我都几乎忘了江城还有这么一处产业。张扬这个年轻人我听说过,我和他之间也没什么过节,他之所以这样做,想必一定有误会。”
吴中原笑道:“这次我算见识到了日本监工的厉害,他是用国际上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我们的施工。我们的员工主要做的是国内的项目,对这种要求有些不适应,不过这次的风波对平中有一个最大的好处,让我意识到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国内,要放眼国际,要用国际上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够走出国门,龟博士给我们上了很好的一课啊!”
张扬笑着端起酒杯道:“来,咱们欢迎吴总来机场工地视察!”
张扬道:“合作就是一个磨合协作的过程,只要我们双方拿出诚意,任何问题都会找到解决之道。”
牛文强道:“这方面你是祖师爷!”
王均瑶轻轻搅拌着咖啡,观察着办公室内的环境,轻声感叹道:“这地方真是不错,前面的就是南湖吧?”
牛文强道:“我在丰泽湖买了一只三斤多重的野生大王八,还有两只野鸭,本来准备自己独享的,可想来想去,还是准备和你分享。”
海瑟夫人没说话,转身上了她的奔驰车,向跟着进来的岳玲道:“帮我联系梦媛!”
王均瑶笑道:“在美国的时候,我经常约她一起打球逛街,她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啊!”
王均瑶笑道:“好啊!”
吴中原终于明白为什么杜天野会把他放在这么重要的地方,吴中原也意识到平中建设想在新机场工地中顺利干下去,就必须得和他搞好关系。赵洋林虽然是副总指挥,可他只能挂名而已,张扬才是机场建设的实权人物。
乔梦媛点了点头,从她的办公室可以远眺到前方的南湖,景致很好。
张扬微笑道:“其实国内投资市场很大,以夫人的实力和眼界原不必hetushu•com盯着娱乐业这一小块蛋糕。”
张扬让厨子老朱给做子个甲鱼捞饭,他和牛文强程焱东喝酒的时候,安语晨和董欣雨喝可乐相陪。
王均瑶道:“张扬有句话说得对,我在平海做娱乐业,万一出了什么事,会给我那个大哥带来很多不好的影响,我现在已经很后悔开金莎了。”
王均瑶叹了口气道:“有些时候,人的主观意愿是好的,可一旦具体实施,味道就变了。”
王均瑶道:“其实我这次来江城就是想和张市长见个面。”
当晚张扬值班,留在指挥部休息,九点多的时候,牛文强过来找他,因为养殖场受到污染的缘故,牛文强的螃蟹基本上全都死光,他这阵子也相对清闲下来,几乎每天晚上都到指挥部来。董欣雨把给他的赔偿变为了股份,牛文强最近都在给他造成巨大损失的第二皮革制衣厂参加工厂的改制,按照他的话来说,这地方属于他了,他得盯住自己投资,确保利益回收。
放下电话,市人大主任赵洋林走了进来,赵洋林刚刚去工地现场看了看,对工程的进展和质量表示满意,他笑道:“平中建设的老总吴中原刚刚过来了,经过他的工作,现在工人们的干劲都很足。我邀请他待会儿去咱们餐厅吃晚饭,你得作陪啊!”
吴中原点了点头道:“请两位领导放心,我们平中建设会将质量放在第一位,以江城的荣誉为已任!”
牛文强道:“老程,差不多就行了,你这马屁拍得有些肉麻了。”
牛文强道:“说不定人家只是忍一时之气,对你采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策略。”
吴中原对这里的小菜也是赞不绝口,他笑道:“我吃了这么多地方,江城机场工地食堂的菜肴味道最好。”
张扬笑道:“江城机场建成要到九七年呢,吴总以后吃食堂的机会多了。”
牛文强道:“走,咱们喝酒去!”
王均瑶笑道:“我是通过嫣然听说你的!”
张扬笑道:“我真吃不下,刚陪吴中原吃完饭!”
张扬也端了起来,人家敬他一尺,他得敬人家一丈,咱张大官人从来都是恩怨分明。
张扬气得朝他直瞪眼:“你捣什么乱啊?”
王均瑶微笑道:“我很少过问具体经营上的事情。”这句话好像是在脱开干系。
程焱东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张扬怒砸金莎的场面,可这两天公安系统内已经传开了,程焱东笑道:“放眼江城,敢砸金莎的只有张市长,我敬你一杯。”
牛文强来到张扬办公室的时候,张扬正在电脑上玩着大富翁的游戏,牛文强敲了敲门,推门走进来。张扬借着玩游戏,没理会他。
三人坐下,乔梦媛让服务员上菜,向张扬道:“喝酒吗?”
王均瑶静静望着张扬,张扬的意思很明显,金莎别想再开张。
王均瑶道:“事情我都清楚了,我谨代表我自己,为给张市长造成的不便道歉!”她端起了饮料杯。
牛文强走过去,一伸手就把显示器给关了。
张扬继续道:“我第一次去金莎,就在金莎遇到了十多个持刀凶徒对我攻击,我不知道夫人对金莎经营的定位何在?马益亮到底在搞什么?你清楚不清楚?”
安语晨道:“你这句话好像还是在拍!”
张扬笑道:“很高兴认识您!”
王均瑶没说话,微笑看着张扬。
程焱东道:“谁不知道金莎的后台老板王均瑶是我们公安厅王厅长的亲妹妹,你砸得不仅仅是金莎,还是王厅长的面子。”
张扬看了看时间,起身告辞,之前他就说过下午还要赶回去开会,所以王均瑶和乔梦媛都没有出言挽留。
程焱东笑道www.hetushu.com:“拍马屁也得分对象,有些人官再大,缺少做官的品德,喊我爷爷我也不拍他。张市长官虽然不大,可是个踏踏实实做事的人,你说我拍,我认了!”
乔梦媛笑道:“海瑟阿姨,我们还年轻,应该以事业为重。”
乔梦媛试探着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金莎的事情?”
张扬看出他有话要说:“说吧!”
程焱东道:“在体制中打拼,只要是你想认认真真的做事,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我就欣赏张市长这样,快意恩仇,这才是真汉子。”
张扬让食堂准备了一桌饭,宴请吴中原,机场工地食堂被八珍居的耿六承包,耿六极其重视,专门从八珍居派来了一名大厨,伙食质量很好,八珍居的几样拿手菜也全都带了过来。
张大官人开始意识到王均瑶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她刚一出场已经揭示出丝丝缕缕的关系,连楚嫣然她都认识,王均瑶很高明,她根本没有提金莎被砸的事情,先将这些关系透露给张扬知道,意思很明显,大家都是朋友连朋友,你居然把我的店给砸了,也太不够意思了。
张扬瞪圆了眼睛:“滚!信不信我把你和王八一起扔出去?”
吴中原同时也为那天晚上设下的饭局感到有些后悔,自己把左援朝、乔鹏举、孙东强全都请去,目的是向张扬展示实力,可事实证明他的那一套根本不管用,张扬连省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的面子都不给,更何况这些人?吴中原从那天之后,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和张扬好好谈一谈,今天总算等到了这个机会。
张扬笑道:“想不到我名气这么大啊!”
张扬笑道:“夫人找我有事啊?”这厮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王均瑶道:“看来我对国内的投资环境还不熟悉,没有考虑的这么周到。”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
张扬对王均瑶其人还是抱有很强的好奇心的,乔梦媛在新帝豪为王均瑶接风洗尘,邀请了张扬和安语晨陪同,安语晨因为去丰泽处理学校的事情,所以无法赶到,中午吃饭只有张扬一个人过来了。
张扬笑道:“你哪次不是动真情啊?我看你压根就是一滥情。”
王均瑶道:“张市长的工作很忙啊!”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我的确说过,而且我会说到做到。”
张扬看出了点门道,这厮该不会对董欣雨有什么想法吧?他点了点头道:“这么晚了,你请,人家未必愿意来。”
王均瑶道:“咱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
牛文强乐呵呵点了点头道:“成!那啥……”
牛文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哥们,我挺喜欢有个性的女孩子,真的,我这次有点动真情了。”
牛文强自己倒了杯茶,连灌了几口道:“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张扬道:“程焱东,你这是捧杀,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赵洋林深有同感道:“我现在如无必要基本上都在家里吃,喝完稀饭吃点咸菜都有滋有味的,年纪大了,肠胃不好,大鱼大肉反倒吃不惯了。”
张扬看到眼前这位气质优雅,保养得当的中年美妇,就猜到她是王均瑶无疑,笑着向王均瑶走了过去:“这位一定是海瑟夫人了!”
海瑟夫人握着乔梦媛的手,微笑看着她道:“梦媛真是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
张扬道:“娱乐业是个很敏感的行业,稍不注意,方向就会发生偏差,令兄是我们平海公安厅厅长,金莎的事情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影响,很多人都在说闲话,我的意思,夫人应该明白。”
吴中原谦虚道:“我是来参观学习的,视察可谈不上!”和图书
张大官人笑道:“海瑟夫人,我砸金莎并不是冲着你,无论咱们有怎样的关系,金莎我还是得砸。”
她趁机提出这件事,想替张扬和王均瑶之间说和,毕竟这件事到现在仍然悬而未决,如果王均瑶坚持追究,张扬肯定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乔梦媛是为张扬考虑,如果双方能够达成谅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儿。
张扬笑道:“这话怎么说的?砸间夜总会也值得你敬酒吗?”
张扬道:“这么晚了,饭店也都关门了,跑到丰泽也得十点,你带着王八野鸭,谁给你加工啊?”
张扬道:“嫣然没跟我说过你们的关系。”
牛文强这么晚召集人喝酒,其目的不言自明,幸亏安语晨也赶过来了,起到了分担注意力的作用,让他的用心不至于这么明显。一群人在新机场指挥部会合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牛文强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来,咱们敬吉星高照的张市长一杯。”几个人一起响应。
董欣雨和牛文强之间的关系看来融洽了许多,两人在近期的合作中都发现了对方身上的一些优点,董欣雨是个实干家,牛文强在社会关系上很有一套,在接管皮革制衣二厂和改制的过程中,董欣雨主抓生产,而牛文强则利用自身的社会资源帮忙跑销售,最近配合的很是默契。
张扬笑道:“要是被你说中了,我以后岂不是连走路都要小心?”
乔梦媛笑道:“海瑟阿姨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她当然明白王均瑶前来的目的,邀请她在沙发上坐下,让秘书送来两杯咖啡。
赵洋林苦着脸道:“胆固醇高,我害怕这玩意儿。”
王均瑶笑了笑,乔梦媛为他们引见道:“这位是丰泽张副市长,这位是海瑟夫人。”
乔梦媛道:“今天中午我为你接风,把他也叫过来。”
王均瑶笑道:“傻丫头,这话从何说起?把金莎砸了的又不是你。”
张扬用公筷夹了一只酱鸭头给他:“八珍居的特色之一,您得尝尝!”
张扬喝了这杯酒道:“我看那个王均瑶不简单,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仍然谈笑风生心平气和的。”
王均瑶点了点头,她缓缓放下咖啡杯道:“梦媛,我这次过来的目的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马益亮因为涉嫌损害他人名誉,诽谤罪,被警方拘捕,而怒砸金莎的张扬却毫发无损,金莎的幕后老板海瑟夫人,也就是平海公安厅厅长的妹妹王均瑶终于现身了,她在金莎被砸的第二天出现在南林寺广场,望着一片狼藉的金莎夜总会,王均瑶保养得当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她的助理岳玲愤然道:“哪有这么无法无天的?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江城公安系统难道不管吗?”
董欣雨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很少发言,毕竟在张扬和程焱东这帮官员面前显得有些拘束,可随着接触的加深,发现他们这个圈子也很有趣。
张扬道:“都是新机场工程给闹的,省里市里都这么重视,我不敢有丝毫怠慢啊!”他悄悄观察着王均瑶,发现她和公安厅厅长王伯行长得还是有几分相像的。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吴中原这次见到张扬明显低调了许多,他这两天在江城听到了一些事也亲眼看到了一些事,他对张扬开始有些了解了。一个只身对付三十多名持刀凶徒的好汉,一个敢于去砸省公安厅厅长妹妹夜总会的猛将,谁也不会轻视这种人。
牛文强笑道:“王八野鸭就在你门外,你拎食堂去,我去接人!”不等张扬说话,这厮已经走了,在门外又道:“程焱东他们你招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