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5章 挺而走险

张扬道:“我对怎么处理他并没有兴趣,这个人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我只是想不通,王均瑶为什么要在江城开夜总会,又为什么要请马益亮当经理。”
当天可谓是领导干部济济一堂,江城教育界群英荟萃。
安语晨并没有否认,小声道:“我熬得住!”
安语晨道:“爷爷在世的时候和我约定,等到97回归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现场参加升旗仪式,可终究他老人家还是先走了。”
张扬又抽出一支金针,这次并非是刺向安语晨,而是反手刺入了自己的檀中穴,双目之中精光暴涨,张扬一声低吼,双手各自捻起三根金针刺入安语晨的带脉。这是张扬重生以来第二次利用金针刺穴之法激发自身的潜力,这种方法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有效提升自己的内力,对经脉的损伤却是最大。如果不是为了安语晨的生命,张扬绝不会再度铤而走险!
安语晨轻声叹了口气道:“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看得到。”言语之中充满了落寞。
这一掌传来的气流却极其灼热,一冷一热,让安语晨周身的血脉一缩一涨,头颅如同要内部裂开,痛得她脸色苍白,紧咬樱唇,额头冷汗已经簌簌而落。
张扬点了点头,他对安达文并没有好印象,虽然承认这小子是个经商奇材,不过安达文的身上早已失去了他爷爷安志远的狭义和热血,变成了冷血和现实,唯一不变的只有安大胡子留下的匪气。
在安语晨的心中,张扬是这世上最值得信赖的一个人,她闭上眼睛,眼前陷入一片黑暗,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周身轻飘飘,宛若乘风飞起,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幅星光灿烂的场景,宁静的夜空之下,张扬和她携手飞起,在星光之下,夜空之中飞翔。安语晨的内心宁静平和,这种感觉只有在张扬身边才能感受的到。
张扬和安语晨来到石洞之中,张扬指了指正中那块光滑的巨石道:“李道长平时都坐在那上边练功吧?”
走在常凌峰身边的章睿融道:“张市长,我的工作任务到今天算是正式完成了,财务工作也交接过了。”
张扬笑道:“两位市长大人太抬举我了,丰泽教育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主要是全体教育工作者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只是凑巧在出成绩的时候出现在了这个工作岗位上,我可不敢独自居功,孙市长也别抱怨,我现在还是丰泽市的干部,我还分管招商工作。”
在场在人都笑这位老书记没创意,这种烂大街的话还能当成祝酒词说出来。
张扬低声道:“活一天会伤心一天,活一月就会伤心一月,如果我还有大半辈子可活,我就会伤心大半辈子。”
张扬笑道:“其实他也没捅出什么大漏子,多给他点约束,以后会好一些。”
张扬道:“别忘了,我是她师父,我也曾经答应过安老,要好好照顾小妖,要治好小妖,只要有一线机会,我都会倾力而为。”
石洞内异常寂静,张扬听到安语晨窸窸窣窣的脱衣声,他发现有些时候听觉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有些声音明显在考较着他的意志。
沈庆华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孙东强已经把话接了过去:“张扬的工作能力我们有目共睹,现在市里把他调过去指挥新机场建设,等于挖走了我们的一名得力干将。”
张扬笑道:“人家是把牢底坐穿,道长是把石洞坐穿!”他指了指上方的孔洞道:“这也和道长有关?”
张扬表情凝重道:“我这次之所以带她过来,是因为小妖的病情又加重了。”
李长宇的提议得到了www.hetushu.com一致的赞同,沈庆华激动道:“李市长的提议真是深得我心,从我知道这件事开始,我就在考虑,要用怎样的方式来纪念安老先生,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把安老的善举推广出去,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慈善中来,让我们的学生记住安老的善举。”
李长宇道:“以后你们这些年轻干部就是改革的主力军,要勇于承担责任!”
张扬笑道:“他那脾气能适应办公室的工作?”
张大官人道:“很好?”接着就没下文了。
沈庆华道:“要少说多做,我们需要的是实干家!”最近沈庆华也变得低调了许多,他已经嗅到政治风云变幻的味道,如今的丰泽早已经不是过去他只手遮天的年代,随着张扬和孙东强这些年轻干部的崛起,他感到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自身的影响力方面也在不知不觉中削弱了许多,很多干部都开始为各自的未来做打算。
常凌峰一听这厮把皮球踢到了自己的头上,不由得苦笑道:“张市长,我哪有那权力。”
“很好……”安语晨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扬温暖的大手已经握住她的皓腕,一股柔和温暖的内息从她的脉门送入,安语晨的娇躯禁不住颤抖了一下。张扬轻声道:“闭上眼睛,放松自己。”
当着几千名师生家长的面,几位领导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原本安排了张大官人的讲话,可张扬谢绝了,他向丰泽一中新任校长赵一诚道:“我习惯做幕后工作,不喜欢抛头露面。”
李信义道:“我这紫霞观后方有个石洞,及是我平日练功之所,你可以在那儿为她医治,到时候,我就在洞外护法。”
张扬道:“别人怎么想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当不当我是你师父。”安语晨含泪点头。张扬伸出大手,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珠儿,轻声道:“待会儿可能会有点疼!”
李信义道:“利用内力打通她闭塞的经脉,是极耗真元的一种方法,真是要辛苦你了。”
常凌峰也乐了:“领导们的话千万别当真,他们说他们的,安小姐是投资办学,不是慈善捐助,合同上都写的明白的,领导们这么宣传,对她只有好处,名利双收啊!”
李信义道:“我们安家这一代的女孩儿全都活不过二十岁,如今剩下的只有小妖一个了。”在张扬面前,他并不隐瞒自己和安家的关系。
安语晨明澈的美眸泛起涟漪,她忽然道:“我如果死了,你会伤心吗?”
沈庆华也难得说道:“简单吃点吧,李市长放心,我们一向提倡节约,不会铺张浪费的。”
安语晨也代表她爷爷上台讲话,虽然是丰泽一中分校,可对外挂牌是志远中学,安语晨道:“我投资江城教育,目的是为了完成我爷爷的心愿,他老人家自小离开江城,这么多年以来没有一刻忘记过家乡,忘记过乡亲,经过多年拼搏,他在事业上终有所成,老人家最大的希望就是回报家乡,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完成心愿,就与世长辞。作为他的孙女,我会帮助他完成这个心愿,志远中学只是我投资江城教育界的第一步,以后的几年中,我还会陆续办学,在江城各市县办起志远中学,志远小学,让江城尽可能多的孩子们能够得到教育的机会。”
吃饭的时候,李长宇专门把张扬叫到自己这桌坐下,自从儿子李祥军闹出那件事之后,李长宇总觉着愧对张扬,张扬倒没觉着有什么,金莎的事情从丢包开始,凭李祥军的智商,本来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可他偏和_图_书偏把包交给了马益亮,这件事才掀起了轩然大波。
章睿融狠狠瞪了他一眼,常凌峰马上就不再说话了。
张扬考虑许久之后,唯有用这种冷热交替之法,将内息导入安语晨的体内穴道,用霸道的内力冲击她闭塞的经脉,从中搭建起一条临时的经脉通道,这样才能延缓安语晨的生命,对张扬而言,这样的方法实则凶险到极点。张扬点完督脉,又用金针交替刺入安语晨的任脉大穴。阴维脉十四处穴道,等到阳维脉三十二处穴道刺完,张扬头顶雾气蒸腾,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汗水湿透。宛如一块巨石压在胸口,他随时都可能倒下。
安语晨虽然豁达可是在张扬的面前要脱去全身的衣物,也是脸红心跳,她咬了咬樱唇,转身向张扬看了一眼,却见他双目紧闭,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安语晨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鼻子,这才开始缓慢的脱去衣服。
章睿融不禁有些着急了:“很好是什么意思?”
李长宇道:“听说马益亮已经被正式起诉,如果罪名成立可能会叛罚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张扬把政治斗争当成了一种享受,可他也明白政治斗争决不能占据自己全部的生活,他有朋友、有亲人、有爱人,还有个需要他去拯救的美貌女徒弟。
李长宇道:“我两个儿子,小的虽然没什么本事,可踏踏实实上班,这大的没本事却整天惹事,不知道我上辈子做错了什么事,居然有这么个混蛋儿子。”
安语晨道:“我相信你的人品!”
张扬笑道:“你们两人慢慢商量,我还得招待领导,小章的事情,以后再说。”
李长宇道:“这小子给你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安语晨的到来让李信义开心无比,老道士乐得如同一个顽童一般,嘴上说是因为张扬来了高兴,实际上却是因为孙女儿。
安语晨黯然道:“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你每次为我疗伤都冒着巨大的风险,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延续我几天的性命而已,为了我冒险下去,不值得。”
章睿融怒道:“你笑什么?是不是打算反悔?”
张扬向常凌峰看了一眼,禁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道:“最近家里怎么样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一定可以。”
落在队尾的张扬听到这些话不禁想笑,他低声向常凌峰道:“这不是逼着安语晨把钱都捐出来吗?只管投入不求回报!”
裘胜利笑着点头道:“各位领导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志远中学的工作,要把志远中学建成一块新的招牌。”
每到这种时候,张大官人就想起了党章,就想起了革命先烈,也不是他真喜欢想这种事,总得找点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去做,张大官人明白了,很多人临死前高呼万岁,那不是英勇无畏,那是在分散对死亡的恐惧感。
张扬道:“这些年来我一直考虑医治她的方法,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可以彻底根治的方法。”
这话除了他自己只怕没人相信。
张扬内心一颤,他当然明白安语晨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张扬道:“一定有机会。”
张扬微微一怔,李长宇话题转移的幅度太大,以他的头脑都差点没跟上。
张扬道:“我尽力,我尽力!”
张扬和安语晨并肩站在空旷的工地之上,月朗星稀,轻柔的月光将大地染上一层银色。安语晨望着广阔的地面,轻声道:“过几年从香港来江城的时候,就会在这里下飞机了。”
张扬笑道:“到时候就有直飞香港的航班,你来我们江城就更近了。”
张扬笑道:“硬件设施和*图*书在江城算一流水平了,接下来就要看整体教育水平,不过和我没关系了。”他向身边丰泽教育局长裘胜利道:“裘局,戏台我帮忙搭好了,你们可得把戏唱好。”
张扬道:“简单吃点吧,饭菜都准备好了,咱们要是不吃也是一种浪费,再说了,您不吃,今天过来的这么多同志都没饭吃了,饿着肚子回去,总是不好的吧。”
李长宇停下脚步道:“算了,才十一点钟,我还是回市里吧,今天是来参加开学,又不是来参加开饭的。”周围几名干部都笑了起来。
“我忍着!”
李长宇看到众人盛情挽留,于是点了点头,跟着大家一起来到了白鹭宾馆。
李信义听到这句话,顿时满面惊慌之色,他虽然已经出家,可是仍然没能割舍这段骨肉亲情,更何况他的大哥安志远临终之前特地交代,要他好好照顾这唯一的孙女儿,李信义心中已经将安语晨视如明珠,一想到这女孩儿不幸的命运,老道士不禁颤声道:“那该如何是好?那该如何是好?”
安语晨啐道:“天下间最没正形的师父就是你,说这种话,也不怕被别人笑话。”
老道士原本想跟着过去,却被张扬叫住,两人来到他的房内。
志远中学开学典礼之后,张扬做得第一件事就是陪同安语晨前往清台山,探察安语晨经脉的结果让他心事重重,安语晨的经脉又有异相,多处出现了闭塞的现象,想要延缓病情的发作,就必须要用内力为她打通闭塞的经脉。在没有找到根治病情的方法的时候,这是唯一的选择。
李长宇道:“我拿他也是没办法了,他不是经商的材料,如果放任他在外面混日子,恐怕早晚会给我捅出更大的漏子,他的头脑太简单,容易被人利用。”
张扬出手极快,他取出金针,闪电般插入安语晨的后顶穴,金针刺入之时内息同时送入,紧接着利用金针接连刺入强间、脑户、风府、大椎、陶道、身柱、神道、灵台将安语晨督脉的各处重穴道依次刺到,为安语晨打通经脉,比起普通人更难上百倍,安语晨天生绝脉,张扬想要在她的体内打通穴道,如同开山凿岩,利用体内内息的变化,冷热交替,硬生生从她的经脉之中打通出一条临时通道,当世之中也只有张扬的内力可以做到这一点,而在他修行阴煞修罗掌之前,也无法用这种冷热交替之法刺穴,张扬在为常海心疗伤的时候,迫不得已拾起了和他原来修行内力冲突的阴煞修罗掌,在疗伤的过程之中也是凶险丛丛。今天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敢冒险施出。
丰泽一中分校的开学典礼是丰泽教育界盛事,这所学校是民间资本注入的第一家,丰泽市委市政府表现出足够的重视,因为学校的出资方是安语晨,又是张扬在丰泽主抓教育时候的重要项目,所以张大官人也是格外尽力,他遍发邀请贴,当天出席开学典礼的嘉宾有,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江城市教育局局长贺方旭、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丰泽市市长孙东强、丰泽市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丰泽市委秘书长齐国远、丰泽新任教育局长裘胜利、丰泽一中新任校长赵一诚、丰泽一中前校长常凌峰、丰泽一中分校校长方明远,这位可是教育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过去曾经是东江师范附中的副校长,退休后被安语晨高薪聘请来到这里担任校长,负责分校的管理工作。
张扬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张扬放开了安语晨的皓腕,他低声道:“最近胸膛和小腹会不会疼痛?”
张扬www.hetushu.com道:“什么话?”
张扬道:“马益亮这种人只能充当一个马前卒,被人利用而已。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就会被舍弃掉。”
张扬笑道:“很好就是很好,是对你工作的肯定。”
李长宇来到指挥部办公室内看规划沙盘的时候,只有张扬在他身边介绍。李长宇问了几个关键的问题,话锋一转:“祥军去园林局上班了。”
安语晨点了点头:“我也想见他。”
李长宇道:“丰泽的教育已经走在了江城前列,小张在分管工作上还是做出了不小的成绩的。”
张扬道:“吃一堑长一智,在外面吃了亏,心里也许会明白一些。”
张扬笑道:“你可真够自私的,你是没遗憾了,可我有遗憾,你到处宣扬是我的徒弟,我连自己的徒弟都救不了,我以后哪能还有脸面见人呢?”
安语晨盘膝坐在巨石之上,张扬坐在她的身后,缓缓闭上了双目,低声道:“那啥……你明白的……”
张扬的心情却不宁静,他利用内息探察安语晨脉相的结果并不乐观,安语晨体内的真气紊乱,经脉的错乱变得越发严重,张扬可以断定,安语晨所说的很好,只是害怕自己担心的说辞。
李长宇在沈庆华的陪同下视察了新校区,对校园的硬件设施表示满意,他转向向跟在后面的张扬道:“搞得不错嘛,丰泽一中是我们江城教育界的金字招牌,一定要搞好分校,在原有的基础上发扬光大。”
章睿融道:“你过去说过的话忘了?”
想起已经离开人世的安老,张扬也不禁有些伤感,假如没有安德恒掀起的那场血案,安老或许仍然健在,安家在经受的那场重创之后至今仍然没有完全恢复元气,如今的掌舵人已经换成了安达文。
张扬笑道:“其实我一直都很反感马益亮,如果不是祥军惹了这件事,我还真没有什么理由对付马益亮,从这一点来说,我还得多谢他呢?”
张扬快步跟上李长宇的步伐,笑道:“李市长,该吃饭了,咱们去白鹭宾馆吧!”
“疗伤的时候可不能穿的太多……”张大官人虽然抱着治病救人的宗旨,可当着女徒弟的面说出这件事也不由得有些为难。
安语晨真挚的讲话获得了现场的一致掌声。
李信义笑着点了点头道:“几十年了,坐得久了,把石头也做得滑不溜秋,你坐在上面的时候要小心滑下来。”
李信义练功的石洞就在紫霞观后方,石洞不过十多米深,上方有一孔洞,阳光可以从孔洞之中直射入内,石洞内光线很好。
张扬因她的这句话而感到心头一紧,他轻声道:“等开学典礼过后,咱们一起去清台山探望李道长吧!”
张扬道:“你如果就这么死了,我会很没面子。”
可张大官人面对的并非死亡,而是女徒弟活色生香的肉体,张大官人的革命意志也非同一般。
张扬对这种形式主义是不感兴趣的,不过包括李长宇在内的广大官员对这种表面功夫乐此不疲。
李信义忍不住道:“有话快说,这荒山野岭的,让她一个女孩子过去我不放心。”
张扬来这里也不是为了欣赏景致,他微笑道:“我帮小妖打通穴道,劳烦道长在外面为我们护法。”
李信义点了点头,他关切的向安语晨看了一眼,方才退了出去。
章睿融道:“你不是说开学之后就把我调走吗?”
李信义道:“我哪有那样的本事,这孔洞天然形成,从我在紫霞观,就有这孔洞,它的存在有一个妙处,阳光可以从这里投射进来,下雨的时候,雨水也会从这里流淌而下!”李m.hetushu•com信义指了指脚下的一条石壑:“这条石壑就是经年日久雨水冲积而成。”
张扬道:“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上哪儿再找这么美貌孝顺的女徒儿。”
孙东强笑道:“希望你在招商工作上能够做出和教育上同样出色的成绩。”
李长宇道,我没见过她,只是知道她是王厅长的妹妹,还有,就是她很有钱,也许她投资金莎的本来目的就是单纯的,可马益亮在具体管理的过程中发生了偏差。”
李长宇不由得想起了政协主席马益民,这兄弟两人的境遇何其相似,不过马益民对很多人来说仍然还有利用的价值,江城政坛上暗潮涌动,以左援朝为首的力量正在不断挑战杜天野的权威,政治永远都是这样,有政治的地方就会有斗争,无休无止,永不停歇。
驱散了些许的杂念,张扬的脑海中一片空明,入定运功,约莫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体内真气运行两个周天之后,张扬霍然睁开双目,右掌扬起,缓缓一掌拍向安语晨头顶的百会穴。安语晨娇躯剧震,只觉着一股极冷的气流从头顶透入体内。如同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之中,周身血管在片刻之间似乎已经凝固。张扬手掌回缩,第二掌仍然拍落在安语晨头顶的同一部位。
张扬道:“李道长,这次我带她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她打通经脉,延缓一段时间。”
安语晨道:“多久?一天、一月还是一年?”
行功的过程极其凶险,必须要有人在身边护法,确保没有外人打扰,最合适的人选只能是李信义。李信义武功高超,而且他还是安语晨的叔爷爷,对这个孙女儿也是极其关心。
李长宇道:“我相信,江城的明天会越来越好,丰泽的明天会越来越好,老百姓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李长宇道:“这并不奇怪,在利益面前,任何人都会动心,她想赚钱,而马益亮恰恰拥有开设夜总会的经验。”
李长宇和沈庆华共同剪彩之后,宣告丰泽一中分校正式开学。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见过这个女人,感觉她很不简单,据我所知,她并不缺钱,难道她在江城开夜总会仅仅是因为兴之所至吗?”
安语晨道:“阿文很有能力,家族的生意已经开始回暖,在经济上我和他已经彻底划清界限,公司我不去,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沈庆华听在耳朵里,心里十分的不舒服,总觉着李长宇这句话有影射自己之嫌,可他也不好表露,端起茶杯道:“让我们共同祝愿江城的未来越来越好。”
安语晨听到他的这番话,内心中忽然一阵感动,眼圈儿红了,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
安语晨当然记得每次张扬用内息为自己疗伤的情景,每次疗伤张扬都会损耗大量的真元,如同重病一场,安语晨实在不忍心让他为自己冒险,她轻声道:“其实我已经很知足了,无论什么时候离开,都不会有任何的遗憾。”
午饭之后,李长宇并没有直接回江城,他改变了主意,决定去新机场工地现场看看。张扬陪着他视察了新机场现场工地,李长宇负着手对看到的情况表示满意。
安语晨一个人去爷爷墓前献花,张扬并没有随同她前去。
李长宇在学校大门前的空地上停下脚步,他指了指空地道:“我看这里可以给安老先生立一座塑像,作为对老先生热心家乡教育的尊敬,也为了让我们的孩子永远铭记这位热心的老先生。”
张扬道:“身体最近怎么样?”
安语晨道:“九七建得好吗?”
张扬道:“这件事你跟常凌峰商量,只要他同意,我没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