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8章 遇袭

时维道:“嗯,你身材倒是不错!”她是什么话都敢说。
张扬没有留下打扰他们,跟着乔梦媾和时维去后院的温泉屋内泡了温泉,乔鹧举之所以买下这栋别墅,主要是看中了别墅内的温泉池。
乔梦媛和时维下了相邻的池子,乔梦媛将准备好的果盘和水放在中间。
乔鹏举道:“待会儿你跟我去他那里问候一下。”
张扬通过这件事对乔振梁的认识也加深了许多,乔振梁这个人直到现在他都无法做出全面的评价,这个人太深,让人看不清楚。
时维道:“你们这些当官的就喜欢别人吹捧,你越想让我吹,我越不帮你吹!”
张扬不敢饮酒,要了杯清茶。
张扬笑道:“那我还不告了,不给你走红的机会。”
乔梦媛笑道:“我倒觉着并不夸张,如果真的都打绿色牌,一定会有市场。”
土菜馆的菜味一般,不过食材应该不错,张扬勉强吃了一碗米饭,回去的时候他打算步行,看看沿途的风景。
张大官人望着时维红艳艳的嘴唇儿,脑子里不禁又开始想入非非。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我休息休息就好……”
张扬马上答应了下来。
时维道:“要不咱们开一养殖场吧,专门提供优质的食材,鸡鸭生猪不用合成饲料,青菜不打农药,主打健康牌,你们看怎么样?”
乔鹏举点好了菜,不由得笑道:“能赚几个钱啊?你真是想当然。”
张扬道:“怎么评论?”
乔鹏举笑道:“不用和你谈,我和吴中原的平中建设谈得投资,你们机场建设需要开发商垫资,吴中原虽然有实力,可他这个人很谨慎,不敢冒太大的风险,我抓住这个机会,谈成了投资项目。”
正所谓做贼心虚,乔鹏飞不觉内心有些发毛,一慌神出错了一张牌。
时维道:“我怕你告啊?有种就去告我,反正不是我说的,听说现在很多名人都是靠打官司走红的,说不定你一告我,我就红了。”
张扬道:“我真不想去!”
张扬道:“说你不提前知道消息,肯定没人相信。”
一家人都在楼下打牌呢,乔老的桥牌技术不错,他和乔鹏举搭档,乔振梁和乔鹏飞搭档,看到张扬他们进来,乔振梁向张扬打了个招呼,笑道:“小张,过来玩两把!”
两人急匆匆跑了过来,那名突然冲出来向张扬出手的中年汉子方才凝招不发,此人却是乔老身边的警卫钟长胜,他刚从外面办事回来,并不知道张扬是这家的客人。
时维自然不会猜到这厮脑子里正充满着龌龊阴暗的念头,催促他道:“换上衣服去吃饭吧。”
乔鹏举道:“这次是专程请他过来给爷爷治病的,你小子不分青红皂白,捅出了这个祸端,本来马上就能给爷爷治病,这下可好,你把大夫给打伤了,爷爷也陪着倒霉。”
张扬道:“是你编的!”
乔鹏举苦笑道:“我也被他给利用了,在这次的事情中我充当了一只诱饵,起到了吸引投资商的作用。”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双手摊开放在水池边缘,静静享受着水温浸透每一个毛孔的感觉,乔鹏举真会找地方。张大官人正在享受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乔鹏举走了过来,母亲刚刚接替了他的位置,乔鹏举下了温泉池,向张扬道:“这眼温泉的水质是白沙湾最好的,我专门找人鉴定过。”
张扬笑道:“第一次总是不习惯的,久了就会慢慢习惯,甚至上瘾的。
时维道:“看不出你肌肉还挺发达的。”
张大官人唯有苦笑,其中的道理他是没办法说出来的,现在别说是钟长胜,就是乔鹏飞自己也打不过,他叹了口气道:“最近身体不太好,虎落平阳啊!”下面的话他没说,不过谁都听出来了,他在骂钟长胜是狗。
月亮冉冉升起在夜空之中,河面泛起一层层的波光,夜风轻送,让人神清气爽。
时维却当了真,气得指着张扬的鼻子就骂:“你这个势利小人!不就是求你看个病吗?居然还提条件,我表姐为了你在金莎闹事做了多少工作,费了多少辛苦,你怎么不说?有没有找你提条件?”
时维得意的点了点头。
乔鹏飞摇了摇头道:“我不去,我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
乔鹏飞知道被伯父看穿,跟着他来到书房,有些胆怯道:“大伯!”
时维格格笑道:“你这句话算是说对了,你瞧你长得样子,就不像好人。”
乔梦媛看他仍然有些食欲不振,关切道:“是不是身体还不舒服?和_图_书
张扬笑道:“你们兄妹俩都是商界奇才。”
乔鹏飞的嘴很硬:“大伯,这件事真的和我没关系,他和时维打闹,所以才害得钟长胜误会了。”
乔梦媛知道张扬是开玩笑的并不当真,在一旁微笑不语。
张扬自从重生之后还没有被人打得这么惨过,当着两位美女的面,英雄形象一扫而光,这厮心头这个郁闷啊,麻痹的,乔鹏飞啊,乔鹏飞,一定是你这个孙子挑起来的,看到乔鹏飞他什么都明白了,可张大官人心头窝火,嘴上也不能说什么?现在技不如人,拼不过人家,只能忍气吞声先!
张大官人搭上茬了:“你身材也不错!”
钟长胜望着张扬目光中带着几分蔑视,乔鹏飞吹得他如何厉害,可现在看来不外如是,他向张扬伸出大手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对两位小姐构成了威胁,所以才会贸然出手。”
乔梦媛道:“爷爷很喜欢这里!”
看到他这幅模样,时维也害怕了:“吐血了,坏了!咱们赶紧送他去医院吧。”
乔鹏举道:“我买下这里就是为了让爸妈他们有一个周末放松的场所,我爸自从当了平海省委书记,头发都白了不少,整天伏案工作对身体没好处,有时间带他来泡泡温泉,钓钓鱼也能放松一下。”
张扬可没有这样的感觉,乔鹏举这个人为人处世很有一套,这种人很难和他走得太近,在乔鹏举的概念里恐怕只有利益上的伙伴,没有真正的朋友,虎父无犬子,乔家的几个儿女头脑都是非同寻常!
时维道:“我会这么无聊?”
“拉倒吧!留着你的谎话去哄未成年少女吧!”
乔梦媛道:“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乔梦媛关切的点了点头,反手带上房门,来到客厅内听到时维把刚才的事情已经说了出来,乔振梁一听就猜到钟长胜贸然出手肯定是受了侄子的怂恿,钟长胜是老爷子的保镖,乔老视他如同子侄一般,乔振梁也不方便说什么,把乔鹏飞叫到书房内。
张扬道:“你真要是想干,我回丰泽帮你物色一块地,你去那儿养猪放羊。”
时维道:“要不咱们去温泉街吃夜市吧!”
乔鹏举道:“钟长胜是我爷爷的警卫,武功很厉害,刚才的确是误会了,所以才会想你出手,我爷爷把他痛斥了一顿。”
乔鹏举道:“有老公鸡了,还是来一鳝鱼汤,这家的食材全都是野生的。”
乔梦媛责怪的看了她一眼,小妮子说话就是不经大脑,现在提出这件事岂不是让张扬觉着他们太现实了。
张扬淡然笑道:“既然说是误会就不必追究了!”他才不相信是什么误会!
张扬向衣服瞥了一眼道:“衣服选的不错,不过我没带替换衣服,内裤有没有买?”
乔鹏举道:“怎么样?可以去吃饭了吗?一家人都在等你呢!”
张扬笑道:“乔书记的这一招的确高明,你都跑去南锡深水港投资了,别人肯定认为省里重点扶植南锡深水港项目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乔鹏飞装腔作势道:“还是去医院检查检查吧,钟大哥出手可不是闹着玩的,真要是造成了内伤,耽搁了就麻烦了。”
乔鹏举叹了口气道:“你小子就不能把心胸放宽一点,至少在长辈面前,装也得装出来。”
乔梦媛跟家人说了一声,乔鹏举也不喜欢在家里闷着吃饭,主动要求同去,乔鹏飞一听张扬要去,顿时就打消了同去的念头,他和张扬不对户,能回避还是选择回避。
张扬心说你不是借改革的东风,你是借着你长辈的东风。
张扬心说你他妈编吧,他被钟长胜的一拳一脚伤得不轻,抓住钟长胜的手站了起来,嗓子眼一甜又喷出一口血来。
好在张扬并没有介意,他笑道:“明天吧,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行针,我想休息一夜,明天清晨为乔老治疗,事关乔老的健康,我也不敢大意,本来想马上帮乔老治疗的,谁曾想会遇到这件事。”其实这厮虽然经脉受了震荡,可并不妨碍他为乔老扎针治疗,张大官人也不能白白被打,你乔老的保镖打了我,我就得让你陪着我多受一夜的罪,乔老知道原因之后,想必会把保镖骂个狗血喷头。
乔振梁道:“张扬这次过来是专门帮你爷爷治病的,害得人家受伤,咱们已经失礼了,要是人家有什么好歹,咱们家是要承担责任的。”
乔梦媛听不下去了:“你们别肉麻了,不带这么互相戴高帽的。”
张扬道:“真是养生http://www•hetushu.com的好地方。”
时维道:“说你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说你不学无术,一个卫校都没毕业的中专生,靠着拍领导马屁,投机钻营才有了现在的位置。”
乔鹏飞道:“不就是一拳一脚吗?他不是挺厉害的,谁想到会这么不堪一击。”
张扬道:“你这张嘴是越来越厉害了,是不是最近火气大?”
张扬的理由很充分,乔家兄妹都表示理解。时维愤愤然道:“都怪那个钟长胜,你说我们闹着玩碍他什么事儿,冲上来就给了张扬一拳一脚。”说到这里她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张扬,我记得你不是挺厉害的吗?连八卦门的大师兄史英豪都打不过你,今天怎么回事儿?钟长胜的武功和史英豪也就是半斤八两,按理说不会比你强这么多啊?”
乔梦媛道:“你要是真想当那个正处,我回头就跟我爸说一声。”
张扬道:“你的消息比别人灵通,投资方面的风险不会太大。”
张扬笑了笑,想不到时维还是很关心自己的。
张扬道:“那我给你免费去去火!”
乔鹏举也没有勉强,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张扬道:“吃喝我承认,嫖赌抽我一样都没干过,我不但不嫖,我还先后出力关了皇家假日和金莎,我是扫黄先锋啊!”
张大官人早有防备,游鱼般闪到一边,一把抓住毛巾,轻轻一带,时维立足不稳,失去平衡,咚!地一声扑入了温泉池内,她水淋淋从池子中爬了起来,水温太烫,烫得她匆匆从池子里爬了出去:“好烫,你准备褪猪毛呢!”
张扬笑道:“乔总真是孝顺啊!”
张扬道:“中专怎么了?学历并不代表素质,就我这素质,博士生未必能比得上我!”
钟长胜是个高手,他的一拳一脚震伤了张扬的经脉,让他原本就处严重透支状态的内息再度鼓荡冲突,内伤更是雪上加霜。张扬调息了两个周天,仍然无法将这次造成的损伤复原,听到敲门声,他缓缓睁开双目,低声道:“进来!”
时维道:“一天没拿到毕业证书一天就是中专生。”
张扬道:“像他老人家这样的风云人物能够静下心来享受田园生活,胸怀的确非同一般。”
乔梦媛笑道:“这事儿你不该找我爸,你去找宋省长啊!”
虎落平阳被犬欺,张大官人意识到最近这段时间还是要低调的好,不然遇到了这种武力冲突,自己只有落在下风的份儿。
张扬道:“好一些了!”
时维也跟着爬了上去:“我也受不了了,这世上怎么有这种厚脸皮的家伙。”
乔梦媛看到张扬被打得吐血,不由得花容失色,惊声道:“你吐血了?”
张大官人只顾着逃呢,冷不防一人冲上来挥拳当胸向他发起攻击,张扬微微一怔,他的功力虽然损耗甚巨,可反应并不慢,身体一个侧倾,堪堪躲过来拳,单掌向对方的手臂拍去,换成过去,张大官人的这一掌可以开山裂石,可现在他的身体状态正处于最差的时候。这一掌虽然拍在对方手臂上,却没有对人家造成任何的伤害,只听到对方发出一声冷哼,铁铸般的手臂横扫过来,张扬用双臂格住,只觉着对方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撞击在自己的手臂之上,他有点螳臂当车的感觉,身体一个踉跄向后蹬蹬蹬退出数步,对方的攻击宛如潮水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脚踢向张扬的胸口,张扬紧急之时只能再用双臂封住,这下张大官人出糗了,被对方全力一脚踢得倒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五米,四仰八叉的摔倒在月季花丛内,花枝上的无数小刺都扎入了张扬的体内,这还只是皮外伤,对方的一脚力量强大,震得张扬胸口发闷,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钟长胜微笑道:“随时奉陪!”和张扬交手之后,他认为张扬的武功并不怎么样,觉着自己必胜无疑。
张扬道:“你也不错,这次南锡深水港的投资应该能赚不少吧?
张扬哈哈笑道:“你为南锡经济建设做出了贡献,不过是个无名英雄。”
乔鹏飞点着头,心里却怪大伯多事,张扬,只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他们乔家根本不需要对他如此厚待。离开书房,看到乔鹏举走了过来,乔鹏举买药回来也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把乔鹏飞拉到一边道:“挨刮了?”
乔鹏飞充满委屈道:“我真不知道大伯看上了这小子什么?对他这么好!”
乔鹏举可没有那样的雅兴,一个人开车先回去了和-图-书。乔梦媛和时维陪着张扬一起沿着小河漫步而行。
时维笑道:“在官场上他是绝世高手,你只是个不入流的小混混,你们的差距也太大了。”
乔振梁看到他死活都不肯承认,叹了口气道:“你去吧,总之以后见到张扬要客气一些。”
张扬道:“的确不想吃,钟长胜的拳脚够硬,我得有几天才能恢复了。”
张扬笑道:“你的投资真是遍地开花啊!”
张扬笑道:“烫一点才舒服!”
乔梦媛忍不住笑了起来。
乔鹏举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张大官人自然不能拒绝,他微笑道:“放心吧,只要平中建设保证工期保证工程质量,回款方面我会优先考虑。”
乔梦媛尴尬的爬了上去,披上浴巾道:“我受不了了,张扬,你真是麻死人不偿命。”
张扬对这厮的假惺惺厌恶至极,冷冷道:“这点拳脚我还受得住!”
回到客房内,张扬除去鞋袜上了床,向乔梦媛道:“我得休息一会儿,不要让外人打扰我。”
乔梦媛笑道:“只要认真去做,任何可能都是存在的。”
张扬笑道:“没事儿,反正我这人也没个好人相,容易被别人误会!”
时维道翻了翻菜单:“来一母鸡煲吧,鸡汤营养,对张扬有好处。”
乔鹏飞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张扬道:“这白沙湾倒不失为一个修养的好地方。”
乔鹏举道:“平中建设的回款方面,以后你得多多照顾,我得确保我的投资利益。”
他走了没多久,乔梦媛和时维一起过来了,她们还给张扬带来了两身衣服,张扬来得匆忙,连替换衣服都没带,刚才被钟长胜打得吐血,T恤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迹,给他买衣服也是借此表达歉意的方式。
乔鹏举点了点头道:“姜是老的辣,我过去总觉着他的许多观念都落伍了,可现在算是明白了,他比我看问题透彻得多。”
张扬听说过不少乔老的传闻,他笑道:“这次有机会我要向他老人家讨教两手做官的高招。”
时维也跟着帮衬道:“是啊,你去找宋省长啊,他不是你未来岳父吗。”张扬被反将了一军,尴尬的干咳了两声道:“我升官是凭自己的本事,咱不靠什么裙带关系。”
时维听到他出言调戏,挥拳就打,张大官人早有准备,乐呵呵逃入花园之中。
乔鹏举听他这样说,也不再勉强。
买下别墅后,他专门装修了这里,温泉屋内一共有四个池子,张扬选了一个水温最烫的,舒舒服服躺了下去,眼睛望着乔梦媛和时维两姐妹,她们两人都换了泳装,诱人的曲线玲珑毕现,张扬的目光太过放肆,火辣辣的让两人都有些不自在,时维斥道:“看什么看?没见过?”
站在一旁观战的钟长胜主动走了过来,向张扬笑了笑道:“张扬,下午的事情不好意思啊,我误会了,出手太重!”刚才他被乔老批评了一顿,所以过来当众向张扬道歉。
张扬笑道:“我每天都做锻炼,男人的魅力不在长相,而在身材!”
张扬哈哈笑道:“说着玩的,你们还当真了,这么小的事情当着乔书记的面说出来,岂不是贻笑大方,你要是真想帮我提,直接让他把我提升个厅级干部吧,太小了那是对乔书记的不敬。”
张扬道:“以后找你帮忙的事情肯定不少,到时候你可不能推辞啊!”
乔梦媛微笑道:“他已经退休了!”
乔梦媛可不想在这种暧昧话题上纠缠下去,轻声道:“为什么不去吃饭?”
乔梦媛没想到时维把这件事给带了出来,俏脸不禁一红,啐道:“你这丫头,胡说什么?”
张扬向乔梦媛看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激,虽然他并不害怕什么海瑟夫人,可金莎的事情如果不是乔梦媛出面斡旋,想必也不会那么容易解决,乔梦媛对自己真是不错啊,张大官人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尤其是对漂亮女孩儿,一旦人家对他有恩,这厮就想着以身相许了,他总觉着自己最珍贵的就是这身皮囊了。
张扬被说得老脸通红:“我说……丫头,咱不带这么损人的,我是靠自己工作……”
乔鹏举道:“我的投资理念是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做投资生意风险很大,稍不留神就会竹篮打水一场空,面临鸡飞蛋打的结局。
张扬哈哈笑道:“你就说给老公买的!”
远处传来乔梦媛和时维的惊呼声:“住手!”
张扬爬出来拿了瓶水灌了一口,也来到她们的温泉池内,笑眯眯望着乔梦媛道和图书:“能和两位大美女共浴,真是我前生修来的福气。”
乔鹏举道:“我在江城新机场也谈好了一笔投资项目。”
乔鹏举推门走了进来,笑道:“感觉怎么样?”
张扬道:“共产党员都不说谎话,说谎话的都不是好党员,我幸福就要说出来,希望你们能够分享到。”
时维道:“说是野生的,现在吃得东西哪样是纯天然的?没有不打农药的青菜,没有不用饲料的肉禽。”
时维指着他骂道:“大色狼!”
时维道:“几天啊?我外公的病岂不是耽搁了?”她这句话问到了点子上。
张扬舒展了一下手臂,这厮的身材因为长期锻炼保持的很好!平时没有机会展露自己的男性阳刚之美,今天刚好是个机会。
乔鹏飞不屑道:“就凭他?他也会治病?我才不信呢,根本就是骗人的,这下倒给了他一个拖延的理由。”
乔鹏举道:“别人都以为我赚钱是因为家里的背景,其实投资是一门学问,紧紧依靠背景和关系,如果自己没有能力,一样无法成功。”
张扬道:“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看到张扬如此坚持,乔梦媛和时维只能作罢,两人陪着张扬来到客房,途经客厅的时候,乔振梁看到张扬面色苍白,也关切的过来问候,张扬只是说不小心摔了一下,并没有提及刚才被袭击的事情。
乔鹏举道:“这两年借着改革的东风,我也赚了不少钱,有了钱就得回报家人。”
时维啐道:“就你也配?”
乔鹏举道:“为了自己吃菜放心,你专门弄一养殖场是不是太夸张了?”
乔鹏举对这边还是比较熟的,带着他们来到一家名为老妈妈土菜馆的饭店,四个人在包间内坐了,乔鹏举点了一只老公鸡,烧了只老鹅,又要了松林黑猪肉,时维道:“别都点肉啊,弄点清淡的。”
温泉街距离乔鹏举的别墅五公里左右的距离,是白沙湾的集市,后来因为旅游开发,这儿率先热闹了起来,形成了旅游市场,汇集地方餐饮,形成了购物美食一条街。
张扬道:“你身材也很好,平时还真看不出来。”
张扬道:“所以这根本是对我名誉的中伤,我的确是卫校生,可我毕业了,毕业证都拿到手了,现在我是本科在读,马上就拿到学历证书了,什么中专生?说我的人是嫉妒我。”
时维啐道:“马不知脸长,你黑不溜秋的一脸淫贱样。”
张扬道:“我不会!”
张扬实话实说道:“钟长胜的拳脚够硬的,我受了点内伤,可能要几天才能恢复。”
乔鹏举把菜单递给她:“我点的都是这里的特色,你想吃素自己点吧!”
张扬笑道:“没事儿,反正都是误会,最近我身体状态不是太好,等我恢复恢复,哪天一定找你切磋一下。”张大官人可不能轻易咽下这口气,这句话等于是提出了正式挑战。
他们走一路斗了一路,乔梦媛听得笑个不停,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别墅门前。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真是不好意思,请你过来还连累你受了伤,我们家人都觉着过意不去。”
时维道:“嘴上说的轻巧,其实你是最喜欢走关系的一个,要不是有个当省长的未来岳父,还有个副总理当干爹,你这么年轻能提到副处?”时维这张嘴可是没遮没拦的。
乔梦媛道:“是啊,科技发展也带来了许多负面的东西,老百姓们只看到眼前的效益,而忽略了长期的影响,这是一个不好的社会现象。”
乔梦媛道:“拜托你纯洁一点,共产党员的思想境界都是很高的!”
乔鹏举笑道:“我们乔家上两代都是做官,可到了我们这一代,普遍都对仕途失去了兴趣,目前在政府部门的只有三个,其他人基本上都选择了经商。谈到做生意,梦媛是最脚踏实地的一个,她做的是实体,以后的发展不可限量。”
时维道:“怎么是想当然呢,总得有人做吧,至少咱们自己吃菜放心!”
张大官人怒道:“哪个混蛋这么说我,要是让我抓住了,我非抽死丫的不可。”
时维道:“什么素质啊?动不动就跟人家动手,动不动就打砸抢,说你是国家干部,还不如说你像个街头混混。”
乔鹏举说的是实话,现在药买来了,针也拿来了,可张扬受伤了,他们总不能要求人家这就给爷爷治病,钟长胜的一拳一脚间接把乔老也给连累了。
乔鹏举笑道:“也不尽然,比如这次江城新机场的事情,在省里公布投资计划之前,我始终以为省里http://m.hetushu•com会重点投资南锡深水港项目,我那个老爸口风很紧,对我这个亲生儿子都没有泄露半点的消息,谁想到最后他居然来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一招,把多数投资商都给算进去了。”
张扬道:“科学研究证明,男人和女人共浴的时候,男人更喜欢看女人的面孔,女性专注于男性的身体。”
张扬道:“我大老远的跑来了,咱们友情归友情,你们也不能让我白忙活,那啥……回头跟乔书记说说,给我提个正处吧,我这人面子薄,不好意思直接跟乔老说。”
乔鹏举还是很欣赏张扬的爽快的,点了点头道:“这笔人情我记下了,以后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全力帮忙。”
乔鹏飞听到这句话,也转过头看了看张扬,张扬向他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寒意。
张扬道:“我都惨到这份儿上了,你就别糟践我了,那啥……权当是人道主义,你捧我两句行不?”
时维这才想起自己落水的时候被迫厮脱得精光,从头到脚看了个遍,俏脸一热,拿着沾水的毛巾照着张扬的脑袋就抽了过去。
张扬之所以不想去吃饭,身体不舒服没食欲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和乔老、乔振梁同桌会让他感到拘束,再说了乔鹏飞也在场,他看到乔鹏飞就打心底不自在。
大小姐开养殖场时维并不是第一个,楚嫣然当初就在清台山入股了郭达亮父子的养猪场,时维的目标更远大,她要开一家农场,进行规模化种植,绿色养殖,时维勾画伟大蓝图的时候,酒菜端了上来。
乔梦媛和时维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妈说我出生的时候是脸先着地!”
乔梦媛俏脸一红,时维将服装袋扔到床上:“都买了,我们两人去给你买内裤,售货员看我们的眼光别提多怪了!”
乔梦媛笑道:“我也没见过你抽烟赌博!”
时维道:“见你就火气大!”
乔鹏举哈哈笑道:“我把你当成自己哥们,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
乔鹏飞一脸无辜道:“大伯,这件事跟我真的没关系,听到动静我去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时维擦净了身体,将湿漉漉的毛巾向张扬砸了过去。张扬一探手抓住,闻了闻道:“很香嗳!”
时维美眸圆睁:“你该不是有什么打算吧?”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见过!”
此时乔鹏飞晃悠悠从小路上走了过来,刚才钟长胜猝然向张扬出手就是受了他的挑唆,不过乔鹏飞并没有想到张扬居然这么不堪一击,被钟长胜一拳一脚就打成了这幅模样,早知道这样,他就亲自出手了。
乔梦媛和时维都听出这厮话里的暧昧味道,两人的俏脸都红了,好在是温泉里,热气蒸腾,脸红也不至于显得那么突兀。时维道:“张扬,你的脸皮生来就是那么厚吗?”
张扬微微一怔,这他倒没有听说,他低声道:“我怎么不知道?”
乔鹏举道:“这些事轮不到咱们操心,有的是党员干部,现在国家抓的是经济,老百姓看到的是真金白银,除非能够看到更大的利益,你很难让他们回归到传统养殖中去。”
时维道:“马不知脸长,你都不知道背后人家怎么评论你。”
乔鹏举道:“很多投资商都认为这次是我和老爷子联手做戏,我其实挺冤枉的。”
乔振梁道:“男人的心胸怎么可以如此狭窄,我知道你和张扬之间过去有过节,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能始终记在心里,始终记着这种小事,你以后还能做什么大事?”
时维道:“看看,被说中了吧!”
张扬道:“胸口有些调,没什么食欲,你们吃吧,等我饿了回头再去找吃的。”
乔梦媛道:“自恋狂,你就在这儿孤芳自赏吧,我们回去做我们的清秋大梦去!”
时维道:“跟你共浴我不幸福,我害怕晚上会做恶梦。”
张扬在房内呆了两个小时不见出来,眼看就要吃晚饭了,乔振梁让儿子过去看看。
张大官人瞪大眼睛道:“你再诽谤我,我就告你,马益亮知道吗?那货就是因为诽谤被弄进监狱了。”
乔振梁冷哼一声:“你这小子,真是混蛋!张扬是我们请来的客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人家?”
张扬道:“看不起人,没有人生来就做大官,乔老也是从基层一步步做起来的,等我到了他这种年纪,也未尝做不到这样的级别。”
张大官人道:“我也是眉清目秀,相貌英俊!”
乔梦媛道:“不吃饭哪成啊?总是饿着肚子对你的伤势也没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