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0章 真实的谎言

张扬笑道:“过去是,现在属于我们江城市政府了。”
丁兆勇道:“绍斌,你怎么知道的?”
张扬忽然道:“这货的胸肌真大!”
梁成龙道:“张扬,我明白,我对不住你,我欠你的,以后我会还,一定会还,陈绍斌,你他妈给我听着,我不是孬种!”
洗漱之后回到床边,端详着张扬沉睡的面孔,顾佳彤的唇角露出欣慰的笑意,她明显感觉到张扬的疲惫,人在官场身体和精神终日处于紧张的状态之中,她轻轻抚摸着张扬短短的鬓角,张扬的大手握住了她的纤手,紧贴在自己的脸上,眼睛却仍然闭着。
张扬和顾佳彤望着周云帆远走的背影,同时都摇了摇头。顾佳彤道:“这个人出了名的滑头,冒风险的事儿他不敢干。”
满桌人都盯着陈绍斌,陈绍斌道:“都盯着我干什么?我说两句实话还落埋怨啊?”
经陈绍斌和梁成龙这么一闹,所有人都失去了继续呆下去的兴致,赵静和丁斌悄悄溜走看电影去了。
顾佳彤也起身告辞,张扬装模作样的逗留了十分钟,然后也借故说太累了,先回酒店休息。
周云帆道:“您别蒙我了,你把金莎砸了这么风光的事情谁不知道啊,王均瑶那可是一个狠角色,这浑水我还是别趟了,我一印度人没必要招惹这麻烦,惹火了她,她哥哥派几名公安给我来个人盯人,我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顾佳彤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场的人中对顾佳彤和张扬的关系大都有所耳闻,梁成龙当初还因为这件事和张扬闹过不快,不过时过境迁,现在是没有人再拿这件事说事儿了。
“什么你怎么办?”顾佳彤明知故问。
顾佳彤离开后就坐在奔驰车内等着张扬,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汽车外,不由得露出一抹羞涩的笑意,张扬刚刚拉开车门坐进车内,顾佳彤就纵体入怀,张大官人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张大官人正准备来个缠绵悱恻的热吻的时候,顾佳彤却轻轻挣脱开道:“不要在这里,有人过来了!”
梁成龙道:“顾总说得对,我们做生意的整天酒场不断,那是逼不得已,为了做生意赚钱才喝,自己朋友在一起,就该随意,想喝多少喝多少,千万别拼酒。”
张扬道:“你不是开电影公司的吗?”
张扬觉着自己有些太自私了,在感情方面给顾佳彤的并不算太多。
梁成龙的脸色变了,陈绍斌存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他放下酒杯道:“我不想谈生意上的事情!”
张扬皱了皱眉头,当初还是他出手迫使省委私书长阎国滔的儿子阎飞承认错误,想不到最后梁成龙居然背着大家做了这种事,如果陈绍斌所说的情况属实,梁成龙也的确让人失望,林清红正式起诉离婚也可以理解。
张扬笑道:“我倒没觉着有什么风险,王均瑶真那么厉害吗?”
陈绍斌道:“你就是一生意人,除了生意你还懂什么?谈感情,你配吗?”
丁兆勇笑着打圆场道:“生意上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来,咱们喝酒,别谈生意了。”
张扬对他的雄心壮志并hetushu.com没有任何的兴趣,微笑道:“你和王准的合作谈得怎么样了?”
袁波道:“这话不错,张市长仕途走得是越来越顺啊!”
顾佳彤道:“你就是惹事的性子,王均瑶这个人很不简单,她在美国的生意搞得很大,一直都是从事娱乐业,搞这种产业的和黑道联系密切,她一个女人只手空拳去美国,几十年能够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很不容易啊。”
张扬笑道:“今天我不能多喝,前两天喝大了,胃出血了都!”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投入,顾佳彤蹑手蹑脚的走下床,拉开一点儿窗帘,开了一丝窗缝,让室内透入一缕清凉的空气。
顾佳彤虽然没说什么,可望着张扬的目光中充满欣慰和自豪,张扬在政坛上取得任何成绩,顾佳彤都会为他感到骄傲。
周云帆向顾佳彤笑道:“顾小姐的药厂真是让人羡慕,需不需要投资,我有些闲钱。”他现在是手头有钱没处花。
张扬除下顾佳彤的棒球帽,抚摸着她轻柔光滑的秀发,低下头去,两人的唇紧贴在一起,唇舌纠缠,在枪火鸣响的声音中灼热亲吻。
顾佳彤点了些小吃,专门给张扬要了一份小龙虾,两个盐水鸭头,又要了一箱啤酒。
陈绍斌道:“林清红跟我说的,她还专门嘱咐我不要让我给你们说,妈的,我都快憋死了,你们说,梁成龙怎么变得这么虚伪?”
顾佳彤笑道:“难得你能老实一个晚上,是不是最近工作很累?”
顾佳彤道:“我才不要饿着肚子呢!”
张扬笑道:“你总算说了一次实话。”
梁成龙笑得有些尴尬:“涉及到公司的轻营方向,我不能一个人说了算。”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我洗澡出来你就睡着了,睡得像一头小死猪!”
陈绍斌道:“你说了不算谁说了算?难道丰裕公司还有人能当你的家?”
顾佳彤道:“以防万一呗,我是怕给你造成麻烦。”
“印度商人!”张扬强调道。
周云帆道:“电影公司也在开,美食广场也在开,今年我的计划是在国内十个省会城市先开起来,然后覆盖到国内所有的大中城市,形成我自己的品牌连锁。”
陈绍斌道:“梁成龙,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过去我们都把你当成兄弟,当成朋友,你瞧瞧你干的事儿,你为了跟何长安套上关系,你把黎姗姗介绍给他当情妇,你为了巴结乔鹏举乔鹏飞兄弟,咱们这么多年的友情你可以弃之不顾,江城新机场竞标,你觉着有利可图,巴巴的跑了过去,张扬当你是兄弟,为你出力帮你入围,可你倒好,在最关键的时候捅了张扬一刀子,你他妈还好意思提朋友这两个字?”
“笑什么?”
梁成龙转身离开。
顾佳彤俯下身在他的额头轻吻了一记。
张扬睁开双目,孩童一般天真的笑着。
张扬道:“看来顾书记也不喜欢王伯行啊!”
顾佳彤笑道:“这会儿怎么那么乖?”
顾佳彤似乎知道了他心中所想,挽住他的手臂,靠在他宽阔的肩头上,轻声道:“我自己选的,我很幸福……”
顾佳彤一双美和_图_书眸中顿时流露关切紧张的目光,轻声道:“朋友相聚不一定要喝太多,喝酒随意,感情到了就行,千万不要勉强,喝多了毕竟对身体没好处。”
张大官人马上正襟危坐,顾佳彤笑了笑,远处果然有人影走了过来,她启动汽车道:“咱们也去看电影吧!”
顾佳彤的手落在张扬的双腿之间,不断撩拨着张大官人原始的欲望,她轻声道:“我只对你一个人色,只做你一个人的小荡妇……”
张扬道:“昨晚我居然睡着了!”
顾佳彤小声道:“我爸都知道了,还夸你砸的好呢!”
袁波追出去送他。
陈绍斌嗤之以鼻道:“你找何长安说去吧!”
顾佳彤的俏脸红了起来,攥起粉拳轻打在他的胸口:“谁让你昨晚睡觉来着……”
张扬道:“成!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陈绍斌道:“你虽然行政级别是副处级,可谁不知道你现在位高权重啊,江城新机场现场指挥,掌握平海五年重点工程的生杀大权,十几个亿的工程都要通过你点头拍板,谁能比你威风啊?”
张扬道:“你让我喝酒的,先给你提个醒,我这人喝完酒比较粗鲁。”
张扬道:“他变了,你也变了,你最近肝火太旺,看来股市上赔了不少吧?”
休息了一夜的张大官人雄风再起,一翻身就将顾佳彤压在身下,掀开衬衣,身躯紧贴在顾佳彤洁白细嫩的娇躯之上,顾佳彤一边笑一边挣扎着,终于还是扛不住孔武有力的张扬,随着她的轻吟,一双美得令人窒息的玉腿紧紧将张扬的身躯缠住……”
给顾佳彤打电话的并不是张扬,而是丁兆勇,丁兆勇在业务上有些事要求助于她,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把她邀请了出来。
顾佳彤道:“在江城没少惹事吧?听说你把王均瑶的金莎给砸了,这件事闹得挺轰动。”
顾佳彤带着张扬来到附近的美食广场吃夜宵,东江作为省会城市,夜生活还是很丰富的,虽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大街之上还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张扬道:“那是政府工程,你跟着添什么乱!”
张扬笑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张扬道:“你要是真有闲钱,我给你指条路。”
顾佳彤泊好车,找出一顶帽子戴上。
张大官人的胸大肌也不小,顾大小姐的小手一边抚摸着他坚实的胸大肌一边赞道:“你的手感也不错。”
张扬道:“在你面前我一直都很乖。”
张扬搂住她的纤腰,在她俏脸上亲了一口,心中说不出的感动,以顾佳彤的家世和条件,根本无需这样委屈自己。
“印度商人怎么着?现在还搞种族歧视啊?”
周云帆道:“张主任,您不照顾我就算了,也别想着让我帮您顶雷啊!”他笑了笑站起身来:“不耽误你们吃饭了,今晚吃什么都算我的。”
周云帆道:“谈好了一部武侠片的投资,说是十月开拍,不瞒你说,我对电影节不熟,所谓宝莱坞的那间电影公司就是一壳。”
顾佳彤小声道。
张扬道:“我们在南林寺商业广场有一栋楼,过去属于金莎的,现在被政www.hetushu.com府强行收回,准备把新机场市区联络处建在那儿,不过我们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往那儿投啊!”
张扬把她拉倒在自己的身上,低声道:“昨晚我们居然什么都没做!”
张扬抬起沙发中间的扶手,顾佳彤躺在他的怀中,因为是循环场,银幕上正播放着激烈交火的场面。
顾佳彤道:“每个人做生意都有自己的方法,选择开夜总会大概是因为她过去在美国一直从事这样的行业,至于她为什么会选择江城,那就不得而知了。”
梁成龙恨恨点了点头道:“我走了,我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不留在这儿碍你们的眼了。”
梁成龙听出他这话充满着嘲讽,他皱了皱眉头没说话,自从黎姗姗的事情之后,陈绍斌和他之间的关系就开始出现裂痕,在蓝魔方陈绍斌和乔鹏飞发生冲突的时候,他的立场让两人的关系一度濒临决裂,现在虽然改善了许多,可毕竟也不复从前。
张扬低声笑了起来,在顾佳彤的樱唇上吻了一记,小声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色,像个小荡妇一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相互逗弄着,正在喝酒的时候,看到远处有一个人走了过来,笑道:“这么巧啊,张主任、顾小姐你们一起吃饭啊!”
今晚是丁兆勇做东,他让弟弟丁斌起身去倒酒。
两人从电梯来到电影院内,张扬去买票,正在放的是美国大片《真实的慌言》。顾佳彤远远站在一旁等着,他们之间的感情见不得光,只有走入黑暗之中,方才能无所顾忌的表达出来。
周云帆有种被这厮侮辱的感觉:“我现在也是记录清白的商人。”
梁成龙怒视陈绍斌道:“陈绍斌,你什么意思?我梁成龙究竟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每次遇到了你就要跟我作对?我一直忍着,就是因为我珍惜你们的友情,把你们当成朋友。”
周云帆很感兴趣的向张扬凑近了一些。
周云帆道:“你说的是新机场项目?”
张大官人拉着她的手摁在自己激情膨胀的地方。
张扬道:“别搞得那么隆重,咱们随便吃点就回去,办正事儿要紧。”这厮在电影院内被顾大小姐挑逗的欲火焚胸,这会儿有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感触。
张扬道:“反正你都是外国友人了,背景干干净净的,怕什么?”
先后走入影院内,走入黑暗中,顾佳彤挽住张扬的手臂,偎依在他的身旁。影院里人很少,两人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张扬对梁成龙上次的表现是颇为不满的,不过在新机场招标的事情上,张扬却是最终的胜利者,作为胜利者,心态自然豁达,他以胜利者的眼光来看梁成龙,最大的感觉就是梁成龙聪明反被聪明误,一个没有担当的人,一个不敢去冒风险的人,和成功失之交臂也绝非偶然,无论张扬承认与否,他和梁成龙之间的关系也因为这件事受到很大的影响,想要恢复到过去那种无话不谈的境地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顾佳彤妩媚的看了他一眼,小声道:“你不知道酒能助兴啊?”
陈绍斌道:“你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和图书壶。”
电影还是很不错的,居然还让张大官人找到了些许的共鸣,他也是双重身份,明面上是丰泽副市长,可暗地里还是国安的谍报人员,看到阿诺哥威风凛凛大杀四方,张大官人不由得想起自己在欧洲纵横火并时候的快意,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很喜欢追逐火爆和刺激的。
张扬道:“我不用助兴!”
张扬仍在熟睡,他显然有些累了,顾佳彤穿上他的衬衫,粉嫩的脚掌轻踩在厚厚的地毯上,她害怕惊醒了张扬的熟睡。
张扬道:“我怎么办?”
陈绍斌道:“他根本就不是个爷们,阎国滔的儿子的车把庄校长给撞了,他们付了医药费,梁成龙当时还表现的是那么回事儿,可后来他专门去把这笔给退了,还不是为了害怕得罪阎国滔,林清红知道这件事当然不肯罢休,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做人的原则问题。”
顾佳彤被他抚摸的意乱情迷,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她感到大煞风景,咬住张扬的耳朵小声道:“多大?比我的还大?”张大官人很专业的回答了顾大小姐的这个问题:“人家那是肌肉,你是腺体组织,说到手感,一定是你的好!”
陈绍斌道:“那就谈感情吧,梁总,我听说你在南锡深水港接了项目,跟何长安合作啊,这次一定可以赚不少了?”
张扬道:“我总觉着这个女人很奇怪,突然就冒了出来,突然在国内做起了生意,而且她的大哥是王伯行,她居然毫不顾忌的开了一家夜总会,难道根本没有考虑过给王伯行可能带来的影响?还有,她为什么要选择江城呢?”
精彩的剧情并没有吸引张扬太多的注意,这厮的手更专注于抚摸顾佳彤诱人的娇躯。或许是因为环境的缘故,顾大小姐被这厮抚弄的体温急剧上升,娇躯酥软无力,靠在他的身上,压根没有看清屏幕上演的什么。
周云帆这种有不良记录的商人,她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梁成龙自从在江城新机场竞标中突然弃权之后,和张扬之间的联系少了许多,后来才传出省财政重点支持江城新机场的事情,梁成龙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临阵脱逃让他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他不免感到后悔,又觉着无颜面对张扬,所以这段时间也就没好意思主动和张扬联系。
丁兆勇生怕他们两人再发生冲突,笑道:“来,咱们有日子没聚这么齐了,一起喝了这杯,欢迎张扬的到来。”
电影散场之后,依着张大官人的意思,马上就要和顾佳彤鸳梦重温的,可顾佳彤却嚷着饿了,今晚的饭局全都被陈绍斌搅合了,他们都没吃多少东西。
陈绍斌举杯道:“欢迎张市长莅临东江指导工作。”
张扬道:“干什么?干什么?今儿好像我有是客人吧,你们俩这么一吵吵,是不是故意让我下不来台?”
陈绍斌道:“梁总生意做大了,说话的口气和过去也不一样了。”
梁成龙没好意思跟着插话,毕竟自己在新机场项目中充当了逃兵,可陈绍斌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向梁成龙笑了笑道:“听说梁总主动放弃了江城新机场竞标,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利用,多可hetushu.com惜啊!”
张扬和顾佳彤对望了一眼,想不到这厮又开始在国内做起了经营。
顾佳彤小声道:“我不怕!”
顾佳彤满面潮红的打了他一下,拉出他那只可恶的大手,扫了一眼银幕,正看到阿诺哥霸道十足的炫耀着胸大肌。
张大官人承诺般说道:“我一定要让你幸福。”
周云帆知道顾佳彤不待见自己,他呵呵笑了笑。
梁成龙抓起酒瓶就朝他冲了上去,陈绍斌也不合糊,抄起盘子就想砸。丁兆勇和张扬两人慌忙把他们两个分开,张扬苦笑道:“我说你们俩有病是不是?一见面就死磕?”
顾佳彤笑道:“我们药厂的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
张扬循声望去,却见周云帆笑容可掬的走了过来,他起身笑道:“拉兹,怎么没去印度,打算常驻中华大地了?”
张扬笑道:“不是我歧视你,政府工程对政审方面的要求严格,你好像不符合标准,不过,你要是真的有钱没处花,我倒有一个提议。”
张扬的手指不安分的挑逗着顾佳彤胸前的凸起,顾佳彤皱起可爱的鼻翼道:“我今天约了朋友逛街!要迟到了!”
陈绍斌怒道:“你放屁,我他妈没能耐,我好歹还知道什么叫廉耻,不会卖友求荣!”
张扬道:“成龙,一场朋友,何必呢?”
当晚在望江楼,这帮老友汇聚一堂,袁波、丁兆勇、梁成龙、陈绍斌、丁斌、赵静、张扬,还有应邀而来的顾佳彤,顾佳彤本不想来,虽然她很想和张扬见面,不过她还是害怕别人闲话,害怕别人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上做文章。
张扬不由得笑道:“怎么?害怕遇到熟人?”
周云帆讪讪笑了笑,他拉了张椅子在他们身边坐下:“这间美食广场是我开的!”
顾佳彤道:“我爸退了,懒得管政坛上的事情。”她开着车拐过前方的街角来到时代广场,汽车驶入时代影院的地下停车场。
丁兆勇道:“绍斌,咱们这么多年朋友,你何必呢,谁没点自私心,就算他做错了,咱们也不能把他一棒子给打死,总得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
周云帆眼珠子转了转,他是一头不折不扣的老狐狸,知道张扬不会平白无故给他便宜占的,周云帆道:“你说的金莎是王均瑶的物业吧。”
张扬笑道:“你说话也不怕闪着舌头,就我这一小小的副处级,也敢来到东江指导工作?”
陈绍斌最近因为股票被套显得精神萎靡不振,见到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哥儿们,我现在一肚子都是郁闷,今晚你得陪我好好喝一场。”
陈绍斌道:“做错一次给他机会,做错两次还给他机会,可他始终在犯错,你们知道吗,林清红巳经正式向法院起诉要和他离婚了。”
张扬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人家两口子的事儿爱怎么着怎么着!”
顾佳彤对这种火爆的枪战片并没有太多的兴趣,或许是为了报复张扬的挑逗,她的反骚扰行动借着黑暗的掩护全面展开。
梁成龙被陈绍斌当众揭短,恼羞成怒:“陈绍斌,黎姗姗的事情是你自己没能耐,蓝魔方的事情是你自己强出头,把自己折进去那是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