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1章 毕业证书

张扬一脸坏笑道:“老牛吃嫩草的事情多了,看来我们的张主任喜欢提拔年轻干部。”
张扬一边提醒他注意保持距离,一边用望远镜观察车内的状况。张立兰穿着黑色套裙,戴着墨镜,车内只有她一个人,她一边开车一边打着电话。
张扬道:“他敢跟张立兰搞在一起,活该他倒霉。”
张扬停下脚步,笑了笑道:“刘书记,找我有事?”
张大官人笑了笑:“别介啊,我自己走,不用你们送!”
张立兰对这里很熟,开着车直接前往住宿区,张扬和陈绍斌两人害怕被她看到,等了一会儿方才开车进去,张扬那张钻石卡起到了相当大的左右,他们的汽车可以自由的出入。
孔源道:“你怎么回事儿?这么一件小事都处理不好!”
张立兰道:“不是白费,是你的学习态度有问题,没有达到我们毕业生的标准,想拿到毕业证,你必须要补考几门课程。”
孔源听出刘艳红的话里充满了不悦,他知道是张扬的缘故,笑眯眯道:“张扬的事情我会帮忙协调一下,年轻人总是要多磨砺磨砺才好,什么事情都一帆风顺对他的成长没什么好处。”
张扬居然笑着点了点头道:“在刘书记面前我不承认,可在刘姐面前我承认,孔源不是一般的色,您最好离开他远点儿。”
张立兰也火了:“瞧瞧你的态度,一个连学习态度都不端正的人,怎么可能从我们这里拿到毕业证书?”
张扬道:“女为悦己者容,我不信她为了自己丈夫总是照镜子。肯定是要去约会。”
可张立兰和吴明又是怎么回事?
张扬道:“我一大老爷们,屁大点事儿就去求女人,丢人不?”
张扬开始感觉到这女人很会装逼,天生一副政治说教的面孔,可自己的学历还指望着人家呢,张大官人也懂得忍一时之气的必要,他笑道:“张主任,以后看我表现吧。”
张扬道:“除非我能抓住他的把柄。”
张扬笑眯眯道:“大家稍安勿躁,这里是政府机关,千万不要扰乱工作秩序,咱们孔部长忙,接客也得一个一个的来!”周围人听着又好气又好笑,几名跟张扬争辩的访客此时也知道了他的身份,一个个也唯有苦笑了。
张扬道:“谢谢刘阿姨!”这厮突然改变称呼,明显表露出对刘艳红的感谢。
张扬笑道:“张主任,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我对你还算是通情达理,我蛮不讲理的时候你还真没见过!”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刘阿姨,我发现你越来越像我妈了!”
张立兰气得满脸通红:“我就没见过你这样蛮不讲理的学员。”
张大官人笑道:“提拔提拔!”
陈绍斌道:“盯住那辆红色的桑塔纳就行,张立兰平时都是自己开车上下班。”
刘艳红道:“希望他能够理解孔部长的这番苦心才好。”说完她就走了。
刘艳红笑道:“孔部长,你就帮帮这孩子,他要是真拿不到毕业证,在宋省长那里肯定没法交代了。”刘艳红这句话看似在帮着张扬说话,可言语中威胁孔源的意思很明显。
孔源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走了,颇为好奇的望着房门处。
张立兰语重心长道:“小张,你是一个年轻干部,未来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怎么可以这么不认真呢?”
张扬道:“问题是孔源,他这个人喜欢关心女干部!”
张扬明白刘艳红是害怕他闹事,张扬笑道:“刘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早就过了冲动闹事的年纪。”他倒好,这就改口叫姐了。
孔源笑道:“小张啊!我虽然是党校的校长,可具体的教学我是不过问的,学校不给你下发毕业证,也未必就是刁难你,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帮你问问情况,看看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是她!”陈绍斌打着了火,驱车跟了上去。
张立兰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上级领导强调要严肃培亦纪律,对于一些消极对待学习,时常旷课,不遵守学校纪律的学员,要给予严肃处理,经过我们的一致讨论,认为你今年的成绩恐怕没办法毕业,也就是说我们不能颁发给你毕业证书!”
张扬笑道:“没关系,我等着,你过十分钟再给我通报一次!”
张扬道:“跟着,今天我就的看个明白。”他的电话突然响了,电话却是顾佳彤打来的,她和女友逛了一天街,晚上要回去陪父亲吃饭,是为了告诉和_图_书张扬,今晚晚点才能到酒店。
刘艳红笑着在沙发上坐下道:“他口口声声有重要事情向你汇报,说是关系到平海的未来发展,关系到一位好干部的前途命运,我看他说得这么严重就带他进来了。”
刘艳红道:“我只知道有人说你雇保洁女工打了孔部长一个耳光,有没有这回事?”
孔源还是表现出很好的气度,微笑道:“小张啊,找我有事情吗?用得着把我们刘书记都惊动吗?”
张扬道:“麻痹的,这老娘们做了坏事,故意刁难我,我不信他一点都不害怕,一点都不心虚?女人害怕的时候最渴望的就是得到安慰,我看,他今晚肯定会寻求安慰。”
陈绍斌笑道:“我说你别搞这些捕风捉影的事儿,就因为人家得罪了你,你就把一良家妇女想象成风骚荡妇,哥们,咱们不带这样的,心理太阴暗了。”
孔源暗骂刘艳红多事,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显露,轻声道:“小,张,既然进来了你就说说,到底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张大官人转过身去,看到教导主任张立兰站在阳台上,愤愤然看着他,张扬笑道:“张主任,别送了,你把毕业证书给我准备好了,待会儿我过来拿!”
张扬道:“好,我也忙着呢?忙完再跟你联系。”
张扬道:“出来了!”
张扬让陈绍斌把车停好,正准备去查看一下张立兰去了哪个房间,两人还没有来得及下车,就看到张立兰和一名男子并肩走了出来。
张大官人道:“现在的领导干部哪有准时上下班的?”
张扬说是不往心里去,可自打来到这东江之后,他就感觉诸事不顺,给乔老治病让他的保镖钟长胜无辜揍了一顿,去党校领毕业证又被张立兰刁难,他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
张立兰道:“你在威胁我!”
“怎么抓?”
张扬道:“我还就不信了,平白无故的孔源为什么要提升她?东江女干部多了,她有什么能耐?”
宋景春来到张扬面前,陪着笑脸道:“小张同志,咱们省委机关是有来访制度的,要不我给你登记一下,预约一下行吗?”
张扬道:“学习态度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函授课程全都通过了,当时你怎么不说让我补考,现在该拿毕业证了又给我来这套,你什么意思?我得罪过你吗?”
张扬望着张立兰,心中有些纳闷,自己跟她没什么过节啊,她干嘛要和自己作对?
陈绍斌哈哈笑道:“你有没有搞错,他家里公公婆婆都在,借她一百个单子,她也不敢这么做!”
省委机关什么地方,这边的吵闹声很快就引起了警卫的注意,马上就有警卫奔了过来。
陈绍斌道:“不用查,我都知道。你怎么就能断定他们今天会见面?”
陈绍斌也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他笑眯眯道:“还真看不出来,搞不好今晚会有意外发现。”
刘艳红道:“有没有见过宋省长?”
张扬颇有点锲而不舍得精神,他低声道:“继续跟着,搞不好她约男人回家里幽会呢?”
张扬笑道:“刘书记,您来的正好,我有要紧事想见孔部长,被拦在这儿了。要不您帮我说说,我真有十万火急的事儿,关系到一位好干部未来的前途命运,如果耽误了,造成的后果不可估量。”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张扬找到了陈绍斌,陈绍斌的老爷子是省宣传部长陈平潮,他对张立兰其人应该有些了解。
张扬道:“我晚上抽时间去宋省长家里去一趟,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陈绍斌笑了笑,继续跟住张立兰的汽车,一连拐过几条街,陈绍斌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道:“前面就是雅瑰园,她家就住在那里,咱们白忙活了。”
张扬道:“一个老娘们值得我威胁吗?”
孔源冷冷望着刘艳红的背影,心中有些恼怒,这女人什么意思?威胁自己吗?自己什么级别,她刘艳红什么级别,只不过是个纪委副职,居然也敢出言恐吓自己,不就是仗着有宋怀明给她当后台吗?
陈绍斌敢跟梁成龙瞪眼睛,可他不敢跟张扬叫板,他笑眯眯道:“我打不过你,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
几名保卫很快就赶过来了,可看到是张扬在里面,一个个都不敢向前,张扬的威名他们都是听说过的。
挂上电话,发现陈绍斌已经把车停了,张立兰的红色桑塔纳已经不知去向,张扬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跟了?”
www.hetushu.com源正坐在那儿看报纸呢,其实他现在心里也不踏实,张扬是什么角色,他早就领教过了,虽然自己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当初保洁女工打自己的那个耳光就是张扬指使的,可根据种种迹象判断,那件事十有八九就是张扬干的,孔源的心胸还没有到能容纳这件事的地步。
教务主任张立兰显然还没从愤怒中解脱出来,气哼哼把张扬刚才的行为添油加醋的汇报了一遍。孔源听着听着就皱起了眉头,他放下电话,叹了口气道:“小张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算校方没有发给你毕业证,你也不能出言恐吓校领导,我跟党校方面说了,对于你的问题他们会好好讨论一下,这两天会有一个最终的结果,小张啊,我看你还是先去给张主任道个歉吧。”
张大官人想了想道:“两样我都想要。”
张扬道:“我们共产党人有的是耐心和毅力,南国山庄是吴明在东江的根据地,我还就不信了,他能够老老实实的。”
张扬道:“我这次过来是找党校校长的,我报名参加了党校的本科函投学习班,这两年里,我每样课程都顺利通过,眼看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了,可校方刁难我,把我的毕业证给扣下来了。”
刘艳红一旁听着,马上明白了这件事的起因,难怪张扬要过来找孔源,他拿不到本科毕业证十有八九是孔源的原因,如果真的这孔源的心胸也未免太狭隘了一些。
张扬道:“哥们,要不咱俩当一次侦探,查查孔源和张立兰之间的关系?”
陈绍斌哈哈笑道:“怎么提拔?”
刘艳红欣赏的点了点头道:“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男子汉就应该去面对,逃避不是办法。”
看到张立兰的红色桑塔纳就停在5号小楼前。
刘艳红当然明白,如果没有孔源的授意,张立兰一个教导主任是不敢在这件事上做文章的,可她不能这监视说明白,劝道:“反正你有违纪的地方!”
孔源笑道:“刘书记不是找我有事吗?”
刘艳红道:“我是觉得你和嫣然挺般配的,不应该因为这件事而发生误会。”其实张扬到目前和楚嫣然之间并没有什么误会,而是和宋怀明之间有误会。
张扬道:“这个教导主任还有几分姿色,孔部长很喜欢提拔女干部啊!”
张扬道:“说错了,说错了,你这么年轻,我还是叫你姐吧,以后我管你叫刘姐。”
前方遇到红灯,张立兰等待红灯的时候,特地拉下遮阳板,对着里面的化妆镜观察了一下自己的样子张大官人看的仔细,低声道:“有情况,很注意形象,今晚肯定有节目。”
刘艳红又好气又好笑,张扬这小子当真是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说。如果让孔源听到他这番话,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麻烦。她之所以追出来跟张扬讲这番话,就是害怕他压不住火闹出事端,孔源是平海省常委,又是组织部长,张扬跟他闹下去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陈绍斌哈哈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哥们,别瞎琢磨了,我给你出个主意,像顺顺当当的把毕业证拿到手,去找乔梦媛,凭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只要她让乔书记说句话,孔源还不得乖乖把毕业证给你送过来?”
陈绍斌道:“人家进小区了,咱们跟进去目标太明显,容易被发现。”
刘艳红笑道:“孔部长不是答应帮你问问吗?”
陈绍斌道:“你小子现在越来越像个阴谋家,在你心里,但凡人家获得提升,就得付出某方面的代价?要么是钱要么是色,你什么思想境界?我虽人不是体制中人,我都替你觉得丢人,你做人就不能阳光点?”
张扬依然满面笑容:“上次我请假了,工作太忙,实在走不开。”
张扬看到这次幸灾乐祸的样子,气得照他脑袋就是一巴掌:“你丫笑什么?”
陈绍斌道:“别急,还差10分钟才下班呢?”
刘艳红才不会相信他的话,不过她对张扬和孔源的过节是清楚的,孔源前往静海视察精神文明建设学习班的时候,被保洁女工打了一巴掌,这件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后来又有传闻说那名女工是张扬雇来的,虽然没有什么确切证据,可传得沸沸扬扬,孔源对张扬没有点成见是不可能的。
张扬通过望远镜看了看,发现车内还是张立兰一个人,不过这次换上了深蓝色的连衣裙,还戴了副墨镜,张扬不无得意道:“让我猜中了和*图*书,还他妈搞伪装,眼看天都黑了,心里没鬼带什么墨镜。”
刘艳红听得脸不由得一红,啐道:“混小子胡说什么。”
张扬道:“没误会,张立兰张主任明确的告诉我这届函授班就我一个人不符合标准,拿不到本科毕业证。”
孔源听在耳朵里,内心中极度不爽,他不是不知道张扬和宋怀明的关系,也知道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要买这些人的面子,平海省内你宋怀明不是最大,国内政坛,你文国权也不是最大,就凭一个小字辈也想过来欺负我?孔源淡淡笑了笑,他拿起了电话,当着刘艳红和张扬的面打给了党校教务处。
陈超斌道:“张立兰我知道一些,过去在我爸手下干过,不过我爸并不欣赏她,熬了这么多年,直到最近才算出头,当上了党校教导主任,听说是孔源的关系。我看,我爸的面子她未必肯给。”
张扬道:“孔部长,我不耽误您工作了!”转身走了。
张扬道:“不了,我得去忙活毕业证的事情。”
张扬道:“我哪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你这儿。”
张扬道:“我也没说他针对我,不过那个张立兰我可没得罪过,她为什么要刁难我?”
两人说话的功夫,发现那辆桑塔纳又驾驶出来,擦着他们的汽车开了过去。两人都慌忙伏下身去,生怕被张立兰看到。
张扬道:“张立兰和孔源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暧昧?”
刘艳红早就习惯了他的胡说八道,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道:“你总是没有正形,难怪别人会说你的闲话。”
刘艳红道:“党校的事情你先压一压,回头我帮你想想办法,一张毕业证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你千万别沉不住气。”
陈绍斌道:“这位吴书记好像比张立兰要小啊!”
张立兰今年四十四岁,长得也有几分姿色,担任党校教导主任还不到两个月,她对张扬的态度很冷淡:“张扬?”然后她点了点头道:“我正要找你呢,你缺席了上次的结业典礼。”
张扬道:“孔源跟我之间的梁子结得太深,这次只是一个开始,以后他抓住机会还得搞我。”
张大官人有些心虚的摇了摇头,自从上次刘艳红拿出时维和他的照片,这厮心里就对宋怀明产生了畏惧,知道宋省长肯定在气头上,当然不敢主动去触霉头。
宋景春从这句话就知道孔部长不想见张扬,他点了点头出了门,向张扬笑道:“小张同志,孔部长正忙着呢,这会儿不方便见你。”
张扬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还就不怕别人乱说。”
张扬也没猜错,他的毕业证书之所以遇到问题,就是孔源的原因。
这时候又有人过来求见孔源,张扬笑着向那人道:“孔部长正忙着呢,现在不方便见人!”
张大官人笑道:“是!是!张主任教训的是,以后我一定谨尊张主任的教导,绝不再缺席任何的培训课程。”
刘艳红找孔源是谈公事,张扬找孔源却是为了私事,他见到孔源之后,笑道:“孔部长真忙啊!”
陈绍斌道:“要脸还是要毕业证,你自己选!”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张扬道:“不行!我的事情关系重大,关系到平海的未来发展,特殊情况特殊办理,你要是再拦着我,出了大事你能担待得起吗?”
省委组织部长孔源刚刚开完常委会回来,在办公室没坐下多久,秘书宋景春就走了进来,他小声道:“孔部长,丰泽市副市长张扬要见您!”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道你妈的歉!”他算是看出来了,孔源纯粹是故意恶心他,如果孔源肯说句话,张立兰肯定会把毕业证乖乖送过来。
刘艳红道:“我已经帮你解释过了,宋省长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刘艳红看在眼里,心里对孔源的印象也打了折扣,一件小事而已,更何况张扬是省长宋怀明的未来女婿,你孔源是省组织部长,省常委,党校校长,一句话的事情,非得刁难一个年轻人干什么?刘艳红心理上是站在张扬这边的,她并没有从孔源的立场出发,孔部长被打耳光那可是怨念深重啊,如今总算找到了一个机会,他当然要做点文章。
陈绍斌听说张扬拿不到本科毕业证,笑得前仰后合。
张大官人笑着摇了摇头道:“张主任,都是一家子做事情你何必那么绝呢?这本科学历我不稀罕,可我一门门熬过来了,你到最后给我玩这一手,那可不成。”
http://m.hetushu.com孔源道:“这样啊,你来找我,是想让我帮你说情啊?”
陈绍斌道:“我没听说过,张立兰有个当人民教师的丈夫,平时显得很清高,没什么桃色新闻。”
陈绍斌道:“你活该,我要是校长,我也不发给你毕业证,瞧你一脸的淫荡样,你那也叫学习?整天跟常海心眉来眼去的,看得我鼻眼滴醋!”
宋景春苦着脸道:“他把其他人都拦在门口了,您要是不见他,其他人也别想进来。”门口此时传出吵闹声。
刘艳红也没反对,她轻声道:“党校那边对你的反映不好,孔部长也是公事公办,其实具体事务他也不负责。”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我这两天气正不顺呢,你小子是不是想挨揍啊?”
张大官人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咱不查孔源,从张立兰查起,你帮我查查他家住哪里,从她下班开始,咱就盯她的梢。”
张立兰道:“你的作业我们都看过,笔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
张扬道:“管他是谁?只要惹急了我一样没有好下场。”
张扬笑了起来,他本以为张立兰和孔源有一腿,来南国山庄是为了和孔源相会,可想不到她约会的居然另有其人。张扬道:“那男的叫吴明,是岚山市市委副书记。”
张扬道:“那跟函授有个毛的关系,我和常海心那是青年干部培训班,根本就是两码事。”
张扬认识的人虽然很多,不过他却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圈子,真的要说有圈子的话,那就是和常海心,他们的小圈子却并不是因为政治利益,而是一种友情,或者耳以说某种超脱友情之外的情愫。
张立兰已经打通了保卫科的电话,愤然道:“来人,有人在我办公室内闹事,把他给我赶出去!”
陈绍斌兴奋的两眼冒光,低声道:“捉奸在床!你抓不住人家的证据,说什么都是白搭。”
张立兰道:“不要强调理由,为什么别人都可以来,只有你一个人缺席?我不信这么多的党校学员只有你一个人工作繁忙,同期学员中比你级别高的多了,比你岗位重要的也多了,怎么不见别人请假?这根本就是一个态度问题。”
陈绍斌道:也是一个人物啊!”
于是张大官人和陈绍斌的侦探二人组隆重登场了,陈绍斌不但提供了最基本得追踪工具……汽车,而且出工出力。两个人坐在陈绍斌的丰田车内,张扬用望远镜观察着党校门口的情况。
陈绍斌慌忙坐直了身子,果然看到一辆红色桑塔纳驶出党校大门,向右拐入江风路。
张扬道:“真回去了?”
张大官人喜欢光明磊落的做事风格,可当别人对他背后做小动作的时候,这厮就忍不住去想些坏主意。张大官人很执着的认为张立兰的提升和组织部长孔源有着很大的关系,他们两人之间肯定有暧昧。
如果他去求助乔振梁或者是宋怀明,毕业证的事情应该很好解决,可张大官人看出这件事情的背后是孔源在做手脚,当初在静海张扬对孔源的做派就极其反感,所以才引出了女保洁员怒打组织部长的事情,现在看来孔源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并记恨上了自己,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以后孔源肯定还会给他制造障碍。
张扬有些觉着不妙了,这张立兰看来很关注自己,他笑道:“您看错了吧,那些作业全都是我一笔一划写出来的。”
宋景春正在发愁,此时听到一个声音道:“张扬,你什么时候来平海的?”却是纪委副书记刘艳红走了过来,她来这里办事刚巧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张扬点了点头。
刘艳红提醒张扬道:“要不,你晚上跟宋省长说说?”在刘艳红看来,只要宋怀明肯说一句话,孔源一定会卖他这个面子。
陈绍斌道:“报应,你勾三搭四的报应。”
张扬道:“我没瞎说啊,孔部长喜欢漂亮女干部,体制内都知道,难道你们纪委不知道?”
张扬刚刚来到省委省政府办公大楼的一楼大厅,刘艳红就赶了上来,她在身后道:“张扬!”
这次张立兰去了郊外,她的目的的竟然是南园山庄,张扬对南园山庄是很熟悉的,他还有这里的一张钻石会员卡,吃饭住宿全部免单。
张扬已经把车牌号码报出来:“平A3726。”
陈绍斌虽然不认识吴明,可他认得张立兰的老公,倒吸一口冷气道:“我靠,还真让你丫给碰上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他转身圭出www.hetushu.com了办公室,几名保卫跟在他的身后,张扬来到学校宣传栏前,无意中看到里面的照片,是函授班的毕业合影,正中坐着组织部长孔源,张扬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旁边的介绍,这才知道孔源居然担任党校校长了。张大官人很快就琢磨出了门道,难怪张立兰会这样对待自己,看来十有八九都是孔源在背后授意。
宋景春一脸为难之色:“小张同志,这样不好吧!”
顾佳彤离开酒店之后,张扬稍事整理就去了省党校,他的函数课程已经进行完了,应该去拿本科毕业证了。说来惭愧,张大官人的不少功课都是常海心代劳的,仅有的几次考试,也是事先做足了工作,别的功课可以代劳,可学历要自己亲自去拿的,因为前阵子工作忙,他连函授班毕业典礼都没来参加。张扬准备在中午邀请党校的几位老师和教务处主任吃饭,在党校张扬还是很有些名气的,这里的教师谁也不会真正把这帮学员当成普通的学生待,谁心里都有杆秤,这帮学生全都是前来镀金的,党校是个干部培训场,更是各级干部相互促进感情的交流场。可以说党校是官场关系形成的一个重要环节之一,在这个特殊的场合里,大家可以相互认识,彼此交流,一个一个的圈子也悄然形成。
刘艳红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您这么忙,我就不浪费你时间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刘姐,这么点小事我怎么敢劳动宋省长大驾,算了,不就是一毕业证嘛,大不了我重新来过,放心吧,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陈绍斌嘿嘿笑了起来,他感叹道:“你这货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人要是得罪你,真他妈是瞎眼了。”
张扬道:“等他问出一个结果,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宋景春慌忙出去了。
对于学历,张大官人向来是不怎么看重的,可人在体制之中,学历已经成为你能否获得提升的重要标准之一,想要在仕途上继续走下去,你就必须得随波逐流,一个中专生很难在更高级别的岗位上担任工作,张扬的正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和学历问题也有着相当的关系。
孔源皱了皱眉头:“没看见我正忙着呢?”
张大官人有些怒了,他看着张立兰道:“张主任,你什么意思?合着我在党校上了这么久的课,做了这么多的作业,完成了这么多的课程全都白费了?”
陈绍斌道:“惹你的不是张立兰吗?”
陈绍斌笑道:“未必,她两口子关系平时不错。”
陈绍斌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刘艳红道:“我刚好有事找孔部长,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宋景春再大的胆子也不敢阻拦刘艳红,只能眼睁睁看着刘艳红带张扬进去了。
却是几名来访的客人和张扬吵了起来,他们都是预约过的,可张大官人坚持先来后到,什么预约都不行,必须得在他后面排着,所以发生了矛盾。
可张扬并没有想到这次的党校之行并不顺利,首先党校的教导主任更换了,现在的教导主任换成了女的,名叫张立兰,过去是省委宣传部的一个干部,张大官人跟人家没打过交道,不过这厮对自己的社交能力相当自信,见到张立兰的时候,咧着嘴,笑得阳光灿烂:“张主任,我是张扬,咱们还是一家子呢!”
等着桑塔纳走远,陈绍斌方才赶紧掉头又追上去。
刘艳红道:“去我办公室坐坐!”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十分便于他们隐蔽,张扬看到那男子有些熟悉,仔细一眼不由得内心一惊,想不到和张立兰一起的男子竟然是岚山市委副书记吴明,张大官人实在想不通,他们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张扬对吴明是没有多少好印象的,因为吴明想要追求秦清,体制内有很多人都知道。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孔部长,我也走了!”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道:“捕风捉影的事情你能不能别瞎说?”
张立兰气得抓起了电话:“要么你自己走出去,要么我让保安把你赶出去!”
当秘书的都善于察言观色,宋景春看出这厮来者不善,如果处理不当可能要出问题,他一转身又进了办公室,向孔源道:“孔部长,他不愿意走。”
陈绍斌也是个闲的蛋疼的主儿,最近股票被套牢,这次正愁没事解闷呢,他乐呵呵点了点头道:“听起来有点意思,可人家就算真有什么,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我们抓住,而且孔源是什么级别,我们盯他可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