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3章 提前动作

曾来州道:“所以我都想把张扬弄到省纪委来工作,可惜他不愿意。”
刘艳红道:“雅湖御景!”
张扬道:“不了,我还有事儿!”他是真有事,不是想推脱。
宋怀明道:“无论一辈子的履历如何光鲜,污点也是实实在在的,最好别伸手,伸手必被捉。”他说这话的时候,向张扬、吴明和王华昭看了一眼道:“你们这些年轻干部一定要引以为戒,要把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千万不能有贪念!”
宋怀明和柳玉莹上了汽车,汽车启动之后,宋怀明低声道:“当着小刘的面,你邀请张扬一个人不太好吧。”
张扬离开纪委之后,想了想还是先去拜会了省长宋怀明,自从上次在新机场奠基仪式上被呵斥了一顿,张扬还没有和宋怀明主动联系过,他不知宋怀明现在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如果宋省长仍然因为时维的那场误会而对自己不爽,他还是敬而远之的好,今晚的宴会宁愿爽约,也好过当场难堪。
柳玉莹已经快步走了进去,来到房间内,柳玉莹笑着向曾来州的夫人走去:“嫂子,让您久等了!”
柳玉莹跟着他来到车前,张扬很绅士的把后门拉开,为柳玉莹遮挡着头部坐了进去。
宋怀明道:“我不喜欢太有目的的人,周武阳还没走,他的心似乎有些急了!”
柳玉莹忍不住笑了起来,张扬的这张嘴真是厉害。
刘艳红道:“我是明南人,这里的老板跟我是老乡,清凉湖一带的风光和我家乡很像,所以我离婚的时候,要了这套房子。”想起往事,刘艳红的双眸之中显得有些迷惘。
张扬笑道:“张主任终于悟了,其实昨天你给我留点余地,事情也不会闹成这个样子,得!我走了,从今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柳玉莹看到了他笑了笑:“你来的倒是挺快!”
张扬道:“宋省长交给我的任务,我不敢怠慢!”
曾来州一家将他们送到门外,宋怀明笑道:“别送了,搞这么隆重干什么?就是吃顿便饭而已。”
张扬道:“我是羡慕嫉妒恨!”
张扬道:“柳阿姨,其实谁看到我也不怕,我又没背着嫣然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朋友喝多了,送她回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厮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惭愧的。
柳玉莹的这番话很有道理,张扬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柳阿姨,我错了,以后我会多多注意。”
得到了毕业证书,张大官人首先去纪委向刘艳红道了谢,刘艳红当然不会想到这其中会有这么多的波折,看到他拿到了毕业证,也为他高兴,微笑道:“这下好了,本科学历拿到,有了这张文凭,以后肯定会前程似锦。”
张扬笑道:“曾书记日理万机,我这个闲散人员怎名敢占用您的宝贵时间。”
吴明在几位领导的面前表现的很谦恭,这个人很会做事。
张大官人微微一怔,雅湖御景是东江最高档的别墅群,他早就听说刘艳红是平海体制中最富有的女干部,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住在雅潮御景的豪宅里,张扬笑道:“那儿可不便宜!”
刘艳红笑道:“年轻人别这么虚荣,对了,有没有去谢谢孔部长?”
曾来州道:“晚上一起吃饭吧,刚好华昭从岚山回来,你们也很久没见面了吧。”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曾书记还想撮合吴明和刘艳红。”
张扬道:“我是最恨贪污受贿的,党和国家这么信任我们,给了我们这些权力,如果我们利用手头的权力去谋取私利,那不就是恩将仇报吗?连最基本的道义都http://m.hetushu.com没有了,还算人吗?”
张扬笑道:“来了几天了,主要是去党校拿毕业证,考虑到宋省长忙,我没好意思上门打扰。”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省纪委书记曾来州走了进来,刘艳红看到曾来州进来,慌忙笑着站起身来:“曾书记,您怎么大驾光临啊,有什么事喊我过去就是。”
张扬道:“我哪敢呢?”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刘艳红笑道:“张扬,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小气?”
柳玉莹道:“我看他们倒是挺合适的。”
张扬道:“我都解释过了,那晚时维喝多了,我帮忙送她回家,真没别的意思。”
那老头儿跟她是老乡,为他们准备了一张桌子,刘艳红点了两个砂锅,要了一碟茴香豆,一碟炸小鱼,招呼张扬坐下,张扬打开车子的后备箱,从中找出了一瓶芽台,这都是陈绍斌的招待用酒,顺手给他消灭掉。
张大平人心中暗叫真是太巧了,又是南国山庄,老曾怎么也选中了那块地方?
刘艳红笑道:“别人我不知道,可张扬是个反腐倡廉的好战士,咱们省的几起贪污大案都是他帮着破获得。”
曾来排道:“南国山庄吧!”
曾丽萍红着小脸端起了酒杯,咬了咬嘴唇,很羞涩的说道:“我们还没结婚呢?”
柳玉莹小声道:“那个吴明是岚山市市委副书记?”
柳玉莹意识到丈夫微妙的变化,过了一会儿,悄悄用手指碰了碰丈夫的胳膊,宋怀明没有反应。柳玉莹伸出手,挽住了他的手臂,轻声道:“你不开心?”
张大官人喜孜孜的看着这张大红毕业证,雄心万丈道:“过两天我就再弄一MBA,咱先天不足,后天补上,看看谁再笑话我的中专学历。”
张扬现在临时开得是陈绍斌的那辆丰田车,他对东师大附中很熟悉,妹妹赵静就在东江师范大学就读,东师大附中位于大学北边。
张扬道:“正准备去谢谢他呢!”
曾来州叹了口气道:“我其实挺为这个人感到惋惜的,过去曾经多次获得省劳模,省人大代表,优秀企业家的代表,可以说一辈子兢兢业业,克己奉公,到最后临退休的时候犯了错误,弄得晚节不保。”
柳玉莹把电话放在手袋中,拿起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道:“这鬼天气,突然又热起来了,张扬,去南国山庄,你宋叔叔从机关直接过去。”
张扬道:“我今晚就去!”
张大官人仔细咀嚼着宋省长的话,准女婿和自己这种未来女婿不同,未来女婿充满了变数,准女婿却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王华昭笑道:“别羡慕我,你也快了!”
刘艳红道:“最近有人在提倡高薪养廉,就拿我举例子,说我每年捐给福利事业的钱都比我的工资多。”
张扬道:“他知道我来了吗?”
宋怀明望向车窗,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
张扬发现政治上的利益总是一环扣一环的,曾来州安排王华昭前往岚山担任农业局局长,也是早有远虑,吴明是他的世侄,如果吴明可以挤掉常颂成为岚山市委书记,那么王华昭以后在岚山的政治道路必然是一帆风顺。
张扬点了点头,他本以为刘艳红也住在省委家属院呢,柳玉莹向张扬道:“张扬,明天中午你宋叔叔休息在家,来家里吃饭。”
张扬内心这才稍稍安定了一些,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估计要等到宋怀明下班了。张扬在门外老老实实等着,一直等到四点半,看到休息室内还有几个人等着,张扬有www.hetushu.com些不耐烦的站起身,来回走了几步。
柳玉莹道:“不好意思还是不敢?”这话就有点犀利了。
曾来州向张扬介绍道:“小张,来,我介绍一位朋友给你认识!”
张扬回到驾驶座坐好了,微笑道:“柳阿姨,可以开车了吗?”
张扬跟着宋怀明他们来到了停车场,来的时候他负责接柳玉莹,走得时候却要负责送刘艳红,因为刘艳红是搭宋怀明的顺风车过来的,总不能让宋怀明去送她。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不用!”他何其精明,一眼就看出妻子对刘艳红充满防备,对他和刘艳红之间的关系有些不悦,其实宋怀明和刘艳红只是同学关系,可女人毕竟是女人,柳玉莹吃醋了。
张扬道:“我怕你们误会,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我怕自己再怎么解释,也不如流言来得有说服力。”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生怕别人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端起酒杯道:“曾书记,曾夫人,我敬你们,恭喜你们有这么一位好女婿!”
张扬赶紧把收音机给关上了,笑着道:“刘姐,您还没告诉我你住哪儿,我往哪儿送啊?”
王华昭和张扬可以算得上年轻人,吴明却很勉强,他今年都四十一岁了,和省长宋怀明、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全都是同一个年龄段。可政治上的成就无法和人家相提并论。
刘艳红不无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道:“有些事就得赶紧说明白,越堆在心里,越是一个解不开的疙瘩。”
柳玉莹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子就没有个谦虚的时候。柳玉莹道:“你宋叔叔最疼的就是嫣然,无论有些人寄给他照片的目的何在,可他看到那些照片,气得一连几夜都没睡好觉。”
张扬道:“刘姐,您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不再找一个啊,到时候,我一准过来喝你的喜酒。”
王华昭道:“你一定得来,我还指望你给我当伴郎呢!”
张扬已经行驶到清凉湖畔,落下车窗,让夜风从外面吹进来,一种清凉仿佛吹到了心里,刘艳红刚才的郁闷减轻了许多。她忽然指了指右前方亮灯火的地方:“张扬,到那边停下,我请你吃夜宵!”
刘艳红的情绪有些低落,上车之后便沉默了下去,张扬已经感觉到了,刚才柳玉莹邀请自己而无视刘艳红,想必让刘艳红的内心有所感触,张扬没敢打扰她,打开收音机,里面传出一首歌曲……我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张大官人心说坏了,我可真不是存心的。
张扬笑道:“曾书记给我这么大面子,我怎么都得接着,咱们去哪儿吃?”
张扬故意给张立兰留了一个悬念,利用吴明和张立兰的私情做文章至少在现在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事实上他这一手也很高妙。
王华昭暗骂这厮操蛋,笑着道:“下月十六号,正准备给你发请柬呢!”
刘艳红道:“别把我往坏处想,雅湖御景的别墅是我离婚时候分得的,我前夫朱德标给我留下一套别墅,还有市中心的两套门面,现在他和他的小情人正在美国过着小日子。”
张大官人这个佩服,经营酒店生意的眼皮真是活络,任文斌拉车门的出手比自己还要快,估摸着这厮十有八九是经过专业训练,张扬还真猜对了,任文斌过去的确针对开车门专门训练过。
张扬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到吴明,想起昨晚吴明和张立兰偷情的场面,张扬望着这厮的道貌岸然,心中越发生出一种无法形容的厌恶。
张扬心中暗乐,谁不知道和图书谁啊?那天曾丽萍去丰泽探望王华昭的时候,叫得那个骚浪,弄得张大官人一夜欲火焚身,这会儿装起文静来了。张大官人很不厚道的来了一句:“结不结婚还不是一样!”
柳玉莹道:“这些照片幸亏是被我们先看到,如果被嫣然看到,或者被楚司令看到,后果怎样,你应该可以想到。”
张扬摸了摸后脑勺道:“昨晚我太忙,把这事儿给忘了。”
张扬发现这位未来岳母在社交上还是很有一套的,他随后走了进去,发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曾来州夫妇和宋怀明自然是不用说了,刘艳红也是老熟人,王华昭和未婚妻曾丽萍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竟然是岚山市市委副书记吴明。
曾来州见到是张扬,一张脸笑眯眯的,他上次前往江城,张扬安排的十分周到,曾来州一家在清台山吃喝玩全都是张扬一手包办,曾来州一家都是相当的满意,对张扬的评价自然高了许多。
张扬道:“都有一点。”
张立兰望着张扬的背影欲言又止,从头到尾都是张扬在暗示她和吴明的关系,可根本没说过抓住了她和吴明偷情的证据,张立兰心中这个郁闷,可偏偏这件事难以开口,张扬如果不说什么,她当然不好主动去问,也许这件事只能暂时告一段落了,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她心中存在着一丝饶幸,认为张扬极有可能只是看到她和吴明一起吃饭,张扬的手上并没有任何事实的证据,否则以这厮的性情断然不会说出井水不犯河水的话来。
张扬起身道:“那我这就去。”
张扬都能看出这一点,宋怀明、刘艳红这样的政治老将更是将事情看得很透彻,不过他们对吴明的了解远不如张扬这么深,张大官人冷眼看着吴明,心说你丫的跳吧,尽情的跳吧,想当岚山市委书记,得先过我这一关。
吴明笑道:“曾书记,我们认识,早就认识!”他走过来很热情的向张扬伸出手去:“张扬,刚才就听华昭说你要来,今晚咱们得好好喝几杯。”
在这种场合,张大官人没有太多的发挥余地,他规规矩矩敬着酒,老老实实喝着酒。
宋怀明道:“提起这新机场我就想起曹正阳的事情,奠基典礼那天,他妻子跑去典礼现场去击鼓鸣冤,搞得我好不尴尬,想不到曹正阳居然是个贪官。”
张扬求之不得,今晚没机会向宋怀明解释,明天有机会了。
宋省长的工作很忙,等候接见的人很多,张扬虽然关系非同一般,可也得老老实实的候着,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安排他在休息室里坐着,给他端了杯茶道:“小张,宋省长正忙着呢,回头还有农业厅的负责人向他汇报工作,我看今天你有得等了。”
宋怀明道:“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还是踏踏实实做好基层工作,在基层多锻炼些日子,对以后的发展会有好处。”他的这番话对张扬是充满关爱的。
柳玉莹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原没有资格说你的,可是我不忍心看到你宋叔叔发愁,自从当了这个省长,他的压力一直都很大,比起在北原的时候,连笑声都少了。”
刘艳红啐道:“你这小子,越来越大胆,连我的玩笑你也敢开了!”
曾来州哈哈笑道:“我还当是什么事情,不用去了!”
柳玉莹道:“老曾请客好像有些目的啊!”
张扬和刘艳红都是一愣,这曾书记这么牛气,人家的家事他也要管。
张扬笑道:“我早就听说过刘姐是平海体制内第一富婆,看来所言非虚。”
钟培元笑道:“知道,他让你在这儿等着!”
柳玉hetushu.com莹道:“刘书记那天来我们家都说了,她帮着你解释了一遍。”
柳玉莹看似漫不经心道:“什么时候来东江的?怎么没听你宋叔叔提起过?”
曾来州道:“晚上我请了宋省长夫妇一起过去,他已经答应了,小刘,我过来就是请你去吃饭,张扬,这下你还拒绝吗?”
张扬还好坐在前面,柳玉莹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这会儿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这厮甚至都怀疑,宋省长或者不想,或者不愿,或者不屑跟自己谈这件事,所以才通过柳玉莹提出。
曾来州笑道:“张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跟我打声招呼。”
柳玉莹道:“你怕什么?”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我一个女人家单身一人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市区的两套门面,每年租金就有七十多万,我自己还有工资。”
宋怀明没说话,妻子的反应让他感到有些不悦,其实柳玉莹的反应也很正常,女人在感觉到危险的时慎,总是想要第一时间将危险排除。如果刘艳红能和吴明凑成一对,当然是最好不过。
和王华昭碰杯的时候,张扬笑眯眯道:“你们两口子一起吧!”
任文斌殷勤的为柳玉莹引路,他笑着说道:“宋省长和曾书记都已经到了!”
柳玉莹道:“张扬,我也相信你对嫣然的感情是真挚的,不过人活在世上就得考虑别人的感受,尤其是爱人的感受,我说这番话并不是想责怪你什么,而是想你知道,你在无意中的行为,可能已经伤害到了别人,伤害到了真心爱你的人。”
张扬道:“其实不用解释,我本来就是清白的。”
张扬笑道:“没问题,我就算礼不到人也得到!”
一桌人都被这厮的这句话弄得一愣,曾丽萍的小圆脸红得就像苹果。
宋怀明微笑道:“如果不是家宴,我还不敢来呢,曾书记,华昭就是你准女婿吧。”
曾来州故意板起面孔道:“怎么?我还请不动你了?”
柳玉莹禁不住笑道:“好啊,你这是拐弯抹角说我们相信流言来着。”
曾来州笑道:“华昭前两年在丰泽挂职和张扬是很好的朋友,吴明是我一位故友的儿子,说起来这帮年轻人都不陌生。”
九点钟的时候,宋怀明夫妇起身告辞,刘艳红也跟着走了,他们走了,张扬自然也不想留下。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他和吴明都明白,今晚轮不着他们这帮小字辈表现。曾来州和宋怀明在中间坐了,刘艳红挨着柳玉莹坐下,吴明坐在刘艳红身边,张扬挨着吴明坐了,曾来州的家人在另外一边依次而坐。
张扬这会儿看出了点端倪,曾来州今晚的目的可能不是家宴,他的真正目的极有可能是让吴明和宋怀明有个进一步接触的机会。岚山市委书记周武阳即将升迁,市委书记究竟花落谁家到现在仍然悬而未决,吴明这厮从现在已经开始下功夫了。
刘艳红笑着帮张扬解释道:“曾书记,小张是真有事,晚上想去拜会未来的岳父大人。”
宋怀明对张扬道:“张扬,你把刘书记送回去。”
张扬点了点头,启动了汽车。
张扬开车进入了南国山庄,汽车来到酒店停车场,看到南国山庄总经理任文斌站在酒店的大门前等着,张扬一下车,任文斌马上就快步走了过来,抢在张扬之前拉开了车门,笑着招呼道:“宋夫人来了!”
张扬也慌忙凑上去打招呼。
刘艳红笑道:“人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的钱也不是贪来的!”
曾来州和宋怀明都知道,曹正阳只是一只小虾米,张扬扳倒的最厉害的人物是前省长许常德,这件m.hetushu•com事被进行了低调处理,所以并没有大多人知道,不说许常德,最近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唐兴生的逃亡,也是因为张扬的缘故。
张大官人知道自己失言了,慌忙补充道:“反正下月就结婚了!”
张扬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柳玉莹和刘艳红之间虽然看起来热情,不过从柳玉莹的目光中还是能看出她对刘艳红的警惕,张大官人心中暗乐,看来柳玉莹也发现刘艳红对宋怀明的感情并不单纯。
刘艳红晚上喝了点酒,听到这曲子忽然有点触景生情,俏脸转向车窗,眼眶热了起来。不过她很快就控制住了伤感的情绪,轻声道:“张扬,关上行吗?”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道:“刘姐,我得走了!”
张扬来到东师大附中的时候,学生们都已经放学了,张扬把车停在路边,没多久就看到身穿兰花长裙的柳玉莹从学校内走了出来,张扬主动迎了上去,一脸笑容叫道:“柳阿姨!”
曾来州道:“谁不是从年轻过来的?这么年轻就能指挥新机场这么大的工程,我看张扬的组织领导能力就很强。”
刘艳红叫住他道:“别急啊,宋省长那里去过了吗?他怎么说?”
刘艳红道:“我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家见你未必高兴。”
曾来州哈哈大笑,他欣然举杯和张扬碰了碰,干了这杯酒,转向宋怀明道:“小张也很不错,宋省长挑女婿的眼光也是一流。”他这话把自己也抬举上去了,意思是自己挑女婿的眼光一流。
张扬道:“谢谢曾书记的好意,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的,我还是先在江城贡献我的光和热。”
曾来州道:“一直我都想请宋省长吃饭,可是最近大家工作都忙,也没什么机会,今晚就是家宴,大家千万不要拘束。”
钟培元的这句话让张扬顿时轻松了起来,宋怀明既然让他去接柳玉莹,就证明他已经不再为过去的事情生气了,同时也表明曾来州邀请自己的事情宋怀明已经知道。
张扬道:“还是你这样的领导干纪委工作让人放心。”
张扬听他这样说,心里踏实了许多,看来刘艳红帮自己解释的效果不错,老宋同志应该是原谅了自己。
柳玉莹微笑道:“哦!我忘了,要不我现在给她打个电话,请艳红一起过来?”
张扬道:“中旬啊,我还以为要在国庆呢,真要是国庆节,我可分身乏术了。”他说的是实情,国庆节嫣然会从美国回来,而且秦白要结婚,这对他来说都是大事儿,王华昭的事情肯定要往后插一插,可人家选的是十月中旬,自己肯定要过来的。
柳玉莹刚刚坐下就接到了宋怀明的电话,她笑道:“怀明,是!他到了,嗯,好!好!我跟他说!”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把车靠了过去,却是开在路边的一个夜市摊儿,生意不是太好。刘艳红下了车,跟那摆摊的老头儿说了两句,因为她说的是吴侬软语,张扬听不懂。
钟培元又走了过来,张扬慌忙迎了上去,钟培元道:“宋省长可能要晚些时间才能下班,让你先去东江师大附中去接夫人。”
宋怀明道:“吴明是他好朋友吴起廉的儿子!吴起廉是平海政坛上的老人了,当初曾书记曾经是他的下属,有这层关系,曾书记为吴明的事情出力也是理所当然。”
张立兰本来对这件事将信将疑,可听张扬说出这句话,心中再没有丝毫的怀疑。张立兰道:“凡事还是留点余地的好。”
曾来州于是停下了脚步,笑道:“好,咱们不搞那些虚的,有话改天再说。”
宋怀明笑了笑:“张扬不如华昭稳重!到底是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