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4章 心结

张扬不敢打扰,老老实实在一旁站着。
刘艳红当然知道,曾来州婉转的向她提起过吴明的事情,曾来州明显是想撮合她和吴明,刘艳红时吴明的评价一般,其实曾来州并不是个很好的媒人,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希望今天通过这顿饭把两件事一起办了,不但叫上了宋怀明,还把刘艳红一起叫来,让她和吴明熟悉熟悉,可曾来州忽略了一件事,当晚有宋怀明在,吴明在领导们的面前表现的有些拘谨,而且刘艳红暗恋宋怀明已久,别人给她介绍对象,她会不由自主的拿宋怀明作为对比,当晚在宋怀明的主角光环吴明自然显得黯淡无光。公平的来说,吴明也算得上高大魁梧一表人才,可有珠玉在前,这一比,他顿时相形见绌。
刘艳红道:“你少在这儿杞人忧天了,这件事轮不到你管。”
柳玉莹挑了只最大的螃蟹放在张扬面前,笑道:“感觉这次你来瘦了许多,好好补补,养胖了好和嫣然见面。”
宋怀明道:“昨晚刘书记没喝多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还不错,各方面的工作已经基本协调理顺了。”
宋怀明道:“你和曾书记的女婿很熟?”
宋怀明回到家里,发现柳玉莹已经回到房间内躺下了,宋怀明来到卧室内,坐在柳玉莹的身边,低声道:“怎么会怀孕?”
张扬道:“你小子老老实实做生意吧,当初也算是轰轰烈烈从银行里走出来的,怎么也要混出个人样给别人看看。”
刘艳红笑道:“好,不提,来,恭喜你拿到本科学历!”
柳玉莹道:“我知道,你是一省之长,我要是生孩子必然会对你造成一些影响,可我,我是你妻子,我嫁给你,为什么没有生孩子的权利?”
宋怀明自然无从分辨其中的真伪,不过在他看来,如果没有杜天野撑腰,张扬也不敢这么干,他并没有想到这件事的始作捅者就是张扬,宋怀明道:“听说那间夜总会的老板是王厅长的妹妹?”
刘艳红道:“人往往会被浮华鲜艳的东西所吸引,可真正随着时光的沉淀,你会发现越是简单的越是真实的。”刘艳红的话很有哲理,让张扬思量了好一会儿。
宋怀明也给柳玉莹挑了只螃蟹:“最近刚刚开学,教学任务繁重,你也辛苦!”
张扬去洗了手,来到餐厅,发现柳玉莹弄了一桌的菜,不由得笑道:“柳阿姨,何必这么隆重,真把我当外人待了?”
柳玉莹道:“身上一直不正常,医生说可能是和节育环不服,于是把环取了。”
宋怀明道:“玉莹,我们都多大了,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我看,咱们还是流了吧?”
张扬笑道:“您放心,肯定不会出事儿,万一出事了,我肯定首当其冲的承担责任。”
宋怀明淡然笑道:“本科了?”
刘艳红笑道:“其他人怎么想怎么看并不重要,关键是你们俩的感情。”
刘艳红向张扬看了一眼:“我们是同期的党校学员,他的成绩很好,组织能力强,政治素养高,是我们班最有凝聚力的一个,当时我们都认为他以后仕途上会走得最远。”
张扬捏了一颗茴香豆放在嘴里,他笑道:“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喜欢吃路边摊,想不到你这么高的级别也喜欢。”
张扬笑眯眯道:“喝酒我会!不过您别喝多了,要是让宋省长知道,他又得跟我瞪眼!”
柳玉莹此时走了过来,喊他们下去吃饭。
张扬点点头,笑道:“恭喜宋叔叔!”
柳玉莹一字一句道:“不行!这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
张扬道:“股市那玩意儿我不信,我看你不如学人家做做实体。”
宋怀明哑然失笑,这小子越来越滑头hetushu.com了,一句话不但拍了自己的马屁还顺便贬低了吴明,不过他的这句话倒是没有错,爱憎其实是个很奇怪的事情,宋怀明这段时间并不得意,乔振梁到来之后不断地重组平海的政局,这是一场无声的博弈,宋怀明认为自己捍卫政治利益的原因是要得到更多的权力,只有拥有更多的权力才可以为老百姓做更多的事,可乔振梁何尝不是这么想,很多时候,即便是政治理念相同的人未必能够走到一起,更何况他和乔振梁之间有着很多的不同。
宋怀明微笑道:“你这句话说的很对,我把太多时间用在了研究人的方面,其他的自然就无法兼顾了。”
如果别人在宋怀明的面前说返番话,他一定会避而不谈,甚至会有些不开心,可张扬不同,在他眼里张扬不仅仅是个小干部,更是他的后辈,他女儿的男朋友,以一个长者的目光来看这个小子,宋怀明自然要比对待别人宽容得多,宋怀明笑道:“每个人都有上进心,不想当将军的士兵绝不会是一个好兵。”
张扬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有些人我看到就有亲切感,比如您,有些人我从见到第一眼起就感到厌恶,比如吴明,看来我注定是个爱憎分明的人。”
张扬跟着他走入办公室,陈绍斌的目光透过落地窗仍然看着小秘书丰满的臀部,他向张扬道:“这秘书怎么样?身材够不够火辣?”
张扬道:“术业有专攻,一个人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做到精通。”
宋怀明被她的眼神吓住了,轻声道:“你也快四十岁了,身体又不好,生孩子不安全,更何况,我们已经有了嫣然,我是平海省省长,这件事如果让别人知道肯定会笑话……”
这顿饭很快就吃完了,张扬也看出自己不适合留在这里,向宋怀明两口子告辞离去,宋怀明专门将他送到门前,小声交代道:“别说出去!”
陈绍斌见他归心似箭,也没有拦着他,想了想道:“你坐晚上7点的那趟车走,车长是我小学同学陈步遥,连车票都省了。”
刘艳红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把杯中酒喝完,站起身道:“好了,不说了,你这小子那懂什么政治!”
陈绍斌道:“你懂什么?经济金融方面,我撇你十八条街!”
张扬道:“常颂是个好官!”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这么回事儿,王厅还专门打电话给杜书记,不过让杜书记给顶了回去。”
宋怀明哈哈笑了起来,他知道张扬是故意这样说,他指着张扬道:“你小子,有这个心,可惜你没这个本事,世上没有一步登天的事儿,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当上了江城副市长,你的动作可能比吴明还要大。”
刘艳红笑道:“没见过这么夸自己的,每个人的简单都是流露在外表上的,每个人的复杂都藏在心底。”
张扬道:“你撇我一百八十条街也是一赔钱货!”
未来女婿跟自己说恭喜,宋怀明颇有些哭笑不得。
柳玉莹望着丈夫,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她正想说什么,忽然感觉到一阵恶心,慌忙起身去了洗手间。宋怀明慌忙关切的跟了过去,过了一会儿方才扶着面色苍白的柳玉莹走了回来,张扬起身帮忙扶着柳玉莹坐在沙发上。帮着柳玉莹论了论脉,内心一怔,旋即又露出笑容。
张扬笑道:“是啊,我现在一心想的就是把我的副处给转正了,过去受学历的限制,现在我总算把本科文凭拿到了,估计没啥问题了。”
张扬道:“王华昭,他在丰泽挂职的时候,我们两人的宿含在对门,不过直到他走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是曾书记的未来女婿。”
宋怀明从没有m•hetushu•com见到过柳玉莹如此坚毅果断的表情,他叹了口气道:“玉莹,你好好考虑一下。”
宋怀明其实已经察觉到他来了,就是没有说话,仍然继续看书,直到把那一页看完,方才放下书笑道:“来了?”
宋怀明眉头一拧,显然对他的这句话有些不满。
张扬又连声说是,他今天是抱定了让宋怀明教训的态度过来的,随便他怎样说,自己都老老实实听着。张扬道:“昨晚曾书记的这场家宴好像用意颇深啊!”他终于忍不住率先提及了这个话题。
张扬笑道:“来了,在您身后站着呢,没敢打扰您!”
宋怀明道:“你长进不少啊,居然能够看出人家的目的了。”
“我们已经有嫣然了!”
宋怀明道:“还是你送给我的茶叶!”
张扬消瘦却是因为给安语晨治病,功力过度损耗的缘故,他笑道:“最近工作忙,整天都在工地上,瘦点正常!”
张扬道:“成,我这就回去准备,你给他打个招呼,我买张站台票混进去。”
张扬道:“其实我和嫣然之间也很简单,我和她认识的时候,我还是山沟沟里的一个小科员,我也不知道她有个当官的爸爸,可很多简单的事情发展下去就会变得复杂,我们俩的事情已经不是个人问题,就快变成社会问题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感情没问题,不过那丫头性子倔。”
陈绍斌只是笑。
张扬道:“我真的走了,这两天呆在东江,心里总不踏实,新机场工程很重要,关系到我的前途命运,我不敢有丝毫懈怠啊!”
张扬笑道:“喜欢喝下次我再给您捎点过来。”
张扬道:“我觉着这个人没多少意思,周武阳还没走呢,他这边把省领导全都拜访过来了,目的性太强。”
张扬从刘艳红的眼中看到了崇拜,这种眼神他很熟悉,他从顾养养、冯璐这些小女孩的眼睛中看到过,不过刘艳红的崇拜绝不是因为他,张扬道:“刘姐,其实您仕途上也走得挺远,年纪轻轻就是省纪委副书记了,曾书记眼看就要退了,接下来肯定轮到你了。”
张扬道:“搞不懂曾书记为什么会支持他!”
张扬道:“车票给我买好了吗?”他昨天让陈绍斌给他买回江城的车票来着。
刘艳红道:“曾书记曾经是吴明父亲的下属,帮他说话也是人之常情。”
刘艳红道:“别谢我,我可没这么大的面子,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孔部长表面上一团和气,其实很不好说话,更何况你过去得罪过他,我看这次十有八九还是因为宋省长的缘故,孔部长犯不着为这点小事闹得失了和气。”
张扬把汽车钥匙扔给他。
柳玉莹也没和他客气,接过大闹蟹道:“上去吧,你宋叔叔在平台上看书喝茶呢?”
陈绍斌道:“看着也养眼啊!便宜,基本工资四百块。”
刘艳红笑道:“官场上的事情能用道理说清吗?未来的书记任选听说会在吴明和常颂之间产生,常颂最大的劣势是年龄,吴明年轻有为,在现在全国上下提倡干部年轻化的风潮中,有可能异军杀出。”
刘艳红道:“岚山市领导层面临变动,省里已经基本定下来了,周武阳同志升任平海省副省长,空缺的位置肯定要有人担任。”
张扬心中暗乐,刘艳红要是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才拿到毕业证,只怕又要大跌眼镜了。张扬道:“曾书记今晚把吴明带来,好像有些目的啊!”
宋怀明道:“我不懂茶。”
宋怀明关切道:“怎样?”
宋怀明道:“没事就好!她一个人生活,喝多了没人照顾。”从这句话看得出宋省长还是很关心刘副书和图书记的,说完这句话宋怀明沉默了下去,张扬也跟着沉默了,静了足有一分钟的时间,两人都默默喝着茶。还是张扬率先打破了沉默道:“宋叔叔,我拿到党校的毕业证了。”
宋怀明充满责怪的看了张扬一眼,可心底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爽快感,张扬的这句话居然让他感到一种发泄的快意,他忽然发现自己在内心深处对吴明也是颇为反感的,可这种反感的原因让他感到有些不安,他并非是因为吴明本人,甚至不是因为吴明做事的方法,他对吴明的反感是因为刘艳红这位老同学。
陈绍斌道:“别急啊!明天再走,我这就让人给你买票去。”
“为什么不跟我说?”
张大官人心中暗自好笑,宋省长老来得子怎么搞得偷偷摸摸的,他点了点头:“我知道!”
张扬笑道:“真要是出了事儿我也兜不住!”
柳玉莹笑道:“平时家里难得来人,你过来我就有了一个展示手艺的机会,来,吃饭吧!”
宋怀明低声道:“年轻人都是血气方刚啊!”
张扬笑了笑,走了上去。
张扬道:“我会的。”他心中盘算着该怎样问问宋怀明对吴明的看法。
刘艳红笑了起来,端起酒杯道:“来!喝酒,不懂才好,懂得越少,烦恼越少!”
张扬道:“滑脉,柳阿姨有喜了!”
张扬隐约觉着宋怀明这句话是在影射着什么,可又具体说不出什么,只能笑了笑,抿了口茶。
张扬作为一个局外人来看这件事,他感觉很有趣,柳玉莹怀孕了,宋怀明就要当爸爸了,这应该是好事,可想想刚才宋怀明的表情并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高兴,张扬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宋怀明是平海省省长,平海省内的老百姓都在盯着他,如果这个孩子生下来,宋省长也有两个孩子了,不过宋怀明应该不违反国家相关政策,其实做省长也不容易,屁大点事儿都得注意政治形象,张扬已经预见到,如果柳玉莹坚持留下这个孩子,宋怀明必将面临一场很大的压力。
柳玉莹尖声道:“不!嫣然是你的,是你一个人的,她不属于我,我要孩子,我要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孩子!”两行泪水顺着她的面庞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宋怀明道:“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喜欢出风头呢?”
张扬抢着去结账,然后把刘艳红送到雅湖御景的大门前,刘艳红没让他继续送,推门下车,慢慢向小区内走去,路灯拉长了她的身影,如此落寞如此孤单。
陈绍斌道:“总算舍得把车给我送来了,还得这两天我出门都打的。”
张扬道:“绝对没有!算了,咱们不提!”
刘艳红道:“他不会在乎的!”这句话说的充满了伤感。
宋怀明道:“玉莹,你冷静一下,你……”
张扬道:“我不喜欢吴明!”在宋怀明面前他并没有掩饰内心中的真实好恶。
江城新机场事件让宋怀明充分领教到了乔振梁的手段,同时也让乔振梁的声誉日隆,获得了省内不少领导的支持,在他们这一届,面临着不少老常委即将到点,频繁的更替让平海的高层领导班子在最近面临巨大的变动,在这场变动之中,他们都在想占有主动权,这不但决定未来常委的人选,还决定未来执政的数年中,谁更有发言权。宋怀明心中明白,如果自己不尽可能的争取常委中的优势,以后极有可能会被边缘化。前省委书记顾允知对付许常德的事情仍然让每个人记忆犹新,宋怀明不想历史重演,他是个想做大事的人,他绝不甘于沉寂。所以他必须和乔振梁在政治领域上开展一场争夺战。形势不容乐观,新上任的省委秘书长阎国滔、省和*图*书组织部长孔源和乔振梁的关系都很好,在省公安厅厅长这个位置上,从南武市调来的高仲和也成为不二人选,以后平海的常委阵营中,乔派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大。
宋怀明喝了口茶,目光投向天空,一层阴云正在向正午的太阳缓慢的靠拢。
张扬道:“懒得理你,我走了啊!”
张扬端起酒杯陪她干了这一杯:“多亏了刘姐帮忙,不然我这学历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张扬道:“我听说岚山市委书记周武阳要高升了,说是要前来东江担任平松副省长,吴副书记现在就开始活动,是不是看中了市委书记的位子?”
宋怀明道:“想在体制中走下去,学历必须要过硬,一个党校函授本科说明不了什么,你还要继续学习下去,不过不要紧,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
张扬道:“没喝够,非得让我陪着她在家门口的夜市又喝了几杯,不过我看她自己走回了家门,这才回来,刚才还给她打了电话,她没事。”
陈绍斌听他一说,才把这件事给想起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哈哈,我给忘了,对不住啊哥们,我最近忙……”
宋怀明微微一怔,柳玉莹却是俏脸徘红,当着一位后辈,这种事还是让她感到有些羞涩,她和宋怀明结婚多年一直坚持没有要孩子,可现在却突然有了身孕,柳玉莹心中惊喜到了极点。
陈绍斌瞪了他一眼道:“寒掺我啊,我是时运不好,刚弄点钱杀入股市这不就被套进去了吗?不过没多大问题,最近股市有些起色了。”
张扬离开省委大院后,将陈绍斌的丰田车给他送回了公司,陈绍斌的公司位于省工行对面的万隆大厦内。张扬来到他公司的时候,陈绍斌正闲着没事,靠在门口的接待台上和秘书打情骂俏。看到张扬过来,才笑着直起身来。
柳玉莹的眼圈顿时红了起来、她望着丈夫仿佛望着一个陌生人。
张扬道:“刘姐,我觉着你今晚的话说的特有哲理,太高深莫测了,我都听不懂了。”
张扬道:“这件事上,恐怕宋省长也不能拍板定案。”
宋怀明道:“年轻人就是要学会低调,这方面你要跟人家好好学学。”
“忙着泡女秘书吧!”
张扬道:“刘姐,我是个简单的人!”
张扬这才明白昨晚还有那么一层意思,他毕竟社会经验欠缺,当时居然没有发现,张扬愕然道:“还有这么一回事儿,可吴明那熊样,配得上刘书记吗?”
刘艳红道:“宋省长最在乎的就是嫣然,张扬,不是我说你,你这么大人了,也该定性了,做什么事都要多用心考虑一下。”
张扬道:“那是!”
柳玉莹已经躺在床上背过身去,有些疲惫的说道:“你出去,我要好好想想。”
宋怀明道:“其实曾书记昨晚这样安排的目的是想让吴明和刘副书记见见面,他们才是昨晚的主角。”
刘艳红端起酒杯喝了口酒道:“官场是个复杂的地方,想在其中很好的生存下去,要么你就比别人都要复杂,要么你就干脆简单到底。”
刘艳红笑道:“行了,别假惺惺的了,有什么不懂的,你直接去问你宋叔叔,他的见识比我强多了。”
张扬拿起桌上的那瓶五粮液,拧开后给宋怀明倒了一杯,自从时维的插曲之后,他和宋怀明难得这样心平气和的在一起吃饭。
这些话,张扬是永远不敢在宋怀明面前说出来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的时候,张扬来到了宋家,老习惯,还是带来了礼物,买了三斤大闸蟹。
张大官人听出来了,刘艳红对宋怀明肯定有意思,这厮内心中暗暗叫苦,这事儿自己可管不了。
陈绍斌愤愤然道:“伤自尊了,不www.hetushu.com带这么伤人的!”
张大官人道:“刘姐,不!我应该叫您刘老师,听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真的,以后官场上的事儿,我不懂得地方就来请教你。”
张大官人打心底产生了一种怜意,从刘艳红身上他看到自己周围的女孩们,如果他受得于现在的道德标准,那么在感情上必然会面临取舍。这种取舍势必会对她们造成伤害,张大官人总是心大软,有个词儿叫啥?优柔寡断,嗯就是优柔寡断,感情上,这厮永远做不到当机立断,在张扬看来,为何要断?我相信我可以满足她们的感情需要,我为何要断?
宋怀明饶有兴致的看着张扬:“你看出了什么?”
宋怀明端起茶壶啜了一口茶,轻声道:“新机场建设还顺利吗?”
刘艳红笑道:“你该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张扬明白宋怀明指得肯定是金莎的事情,他笑了笑道:“金莎不是什么好地方,仗着有些后台,大搞色情服务,乌烟瘴气,对江城的坑市形象造成了极大影响,几位市领导都对金莎极其不满,我这次出手也算得上众望所归。”他倒好,把这件事的责任推到市领导头上去了。
宋怀明道:“江城新机场不但是省重点工程还是向香港回归的献礼,你千万得慎重,出了任何差错我都拿你试问!”
宋怀明慢慢走出门去,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他从没有想到过自己在这种年纪还可能当上父亲,妻子的怀孕实在太突然了,他甚至认为她的怀孕并非是偶然,而是一场预谋,虽然宋怀明不愿意这样想妻子,可从昨晚她的表现来看,妻子对刘艳红明显抱有一种敌视,难道她正是处于这方面的考虑才选择怀孕?宋怀明不愿将这件事想成一个阴谋,而他却不得不这样想,他默默坐在沙发内,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
宋怀明道:“为什么?”
“你工作这么忙,这些女人的小事我不想惹你烦!更何况过去咱们一直都没有孩子,我想年纪都这么大了,肯定不会怀孕,谁曾想就这么巧……”柳玉莹坐起身望着宋怀明的面孔,却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笑容。柳玉莹咬了咬嘴唇,喜悦的心情顿时沉重了起来,轻声道:“你不高兴?”
张扬道:“眼看她就从美国回来了,我挺期待的,也有些发憷,你说外面这么多的流言蜚语,我总不能让所有人都闭上嘀巴,更何况我得罪的人不在少数,想看我笑话的人多了去了。”
宋怀明穿着灰色粗布唐装,捧着一卷书,一手握着茶壶,看得很认真,像个老学究一样。
张扬道:“现在肯踏踏实实干事的人太少了,交给别人他也不放心啊。”
宋怀明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藤椅,张扬坐下,他自己拿起一个茶杯,拿起托盘内的茶壶自己倒满。
刘艳红道:“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两人的感情好,就不会有问题。”
宋怀明却愣在那里一时之间说不清心中是喜是忧,低声道:“怀孕了?”
刘艳红道:“你才二十二岁,升的太快对你没什么好处,级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做的事情,江城新机场这么重要的项目都交给你指挥,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踏踏实实打好基础,什么叫厚积薄发?你不会不懂吧?”
张扬笑道:“你丫是找秘书还是选妃啊?身材和工作能搭调吗?”
刘艳红笑道:“这番话,你不应该向我说,有机会去找宋省长说。”
张扬点点头。
张扬笑眯眯道:“你很崇拜他啊?”
张扬道:“想当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啊,我还想当江城市长呢,我怎么不像他这么捣鼓?”
宋怀明道:“杜天野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肯定承受了不少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