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6章 赏罚分明

沈庆华道:“你觉得我称不称职?”
荣鹏飞笑道:“杜书记,别忘了他是省委常委,最近省里高层变动频繁,您难道一点风声都没有听说?”
邢朝晖道:“这件事并不难,我会让人跟进,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
张扬道:“对了,我得求你点事儿。”
左援朝对赵洋林充满了鄙夷,认为这老家伙自私到了极点,只顾着捞取政治利益,为他的女婿铺平政治道路,缺少立场和原则,这番话等于帮张扬又要到了一笔政治加分,如果张扬今年仍然当选省十佳青年,可想而知,就算今年正处无法落实,明年也会顺理成章的转正了。
两人临挂上电话的时候,邢朝晖来了一句:“张扬,都不知道你和乔老这么熟,有机会帮我也求一幅字。”
副市长袁成锡道:“我倒不反对提升张扬,可是我总觉着咱们还是应该考虑一下其他同志的感受,二十二岁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了,这在全国范围内并不多见,破格提拔不是不可以,可也不能一个破格接着一个破格。就算可以起到鼓舞他的作用,可其他同志呢?我们应该看到江城体制内还有无数同志在默默辛苦的工作着。有的人辛苦了一辈子,努力了一辈子还没有达到正处级别,他们知道这件事心里会不会悲观,会不会消极?”
张扬道:“少玩花样!”
杜天野虽然预料到会有人反对,可是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跳出来反对,他也明白,这帮人反对的不是张扬,而是通过这件事反对自己,杜天野向荣鹏飞看了看。
佟秀秀道:“我这次负责跟踪雷国滔,有证据表明,雷国滔和境外势力勾结,出卖国家商业机密获取利益,把他的旅行箱拿走,目的就是要寻找证据,至于拿走你的旅行袋,只是为了要造成失窃的假象,我也没想到你们会混在一起。”
张扬道:“你们国安做事正大光明一点不好吗?”
佟秀秀显然并不知道此时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国安的同仁,她轻声道:“国家安全局你应该听说过!我们七局负责外国间谍情报搜集工作。”
张扬道:“喝好,以后进去就没机会喝了。”
齐国远走了进去,他小声提醒道:“沈书记,下午三点安排了常委会,您不要忘了。”
张扬道:“我现在很矛盾,面对一个犯罪分子我是应该维护法律的尊严还是信守承诺。”
齐国远来到归一事之后,走到已经就位的市长孙东强身边,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沈书记说没什么事,今天的会议取消了!”
邢朝晖道:“真不够意思!”
杜天野算准了会有人跳出来反对,他微笑道:“有意见不怕,说出来大家研究研究嘛!”
佟秀秀道:“现在说清楚了,我把东西交给你,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能再追究!”
荣鹏飞所说的情况杜天野早就意识到了,可他对自己进入省常委并不乐观。现在平海的当家人是乔振梁,杜天野在政治上和宋怀明靠的更近一些,而且他来到江城担任市委书记是因为文副总理的作用,乔老和文国权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乔振梁的观感不可能不受到一丁点的影响。
荣鹏飞道:“金莎的事情虽然过去了,可王厅长心里的火气并没有消,最近我去省里开会,见到他的时候,他对我态度冷淡,明显还记着这件事。”
市委秘书齐国远轻轻敲了敲房门,房门没有上锁,沈庆华低声道:“进来!”
在张扬成为丰泽市常委一事上受到打击最大的人要数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他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呆呆坐在办公室内,内心中感到了压榨办www.hetushu.com的疼痛。他意识到,市里终于要对他下手了,他辛苦经营了这么多年的丰泽,终于要面临说再见的时候了,以后的常委会,他一手遮天的日子不复存在了。
张大官人笑道:“我跟乔老没熟到那个份上!”
佟秀秀起身道:“关于我的身份,以及火车上发生的事情我想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涉及到国家安全,身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国家干部,你应当明白保守的重要性。”她将自己的身份证明出示给张扬,张扬拿过来看了看,应该不是假的,证明上有特殊的防伪标记,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佟秀秀毫不客气的接过了可乐,打开后喝了一口。
张扬明白了,人家这叫分赃,用钱堵自己的嘴巴呢,张扬欣然接受,反正不拿白不拿。
张扬有些相信了。
杜天野笑道:“左市长和张扬想到一块去了,现在张扬已经做好了标语牌,今天就在新机场工地上立起来了。”他这句话有些嘲讽的意味,你左援朝提议?只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道:“我有一个提议!根据张扬的表现,可以考虑增补为丰泽市常委!”李长宇的话刚刚说完,那边赵洋林就跟着说道:“我看不错,新机场工程这么重要,作为机场工程的现场指挥,张扬应该在丰泽常委占有一席之地。”他考虑到女婿孙东强的未来,此消彼长,张扬进入丰泽市常委会,孙东强在政治上就属于此消彼长,张扬的加入无疑会增加他的话语权,改变过去沈庆华在常委会内一家独大的局面。
荣鹏飞道:“这种时候,没必要将矛盾激化,杜书记,你还是有希望的。”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我说,你偷了我的旅行包,换回来的只有这幅字,其他东西呢?”
佟秀秀怒道:“你……你好卑鄙!”
佟秀秀道:“那些破衣服都让我扔了!”她从手袋中取出七千块现金放在张扬面前:“这是我从雷国滔包里找到的,其他的让我扔了,这些权当补偿你的损失。”
佟秀秀误会了他的意思,柳眉倒竖道:“张副市长,请你自重!”
马益民道:“我认为现在就提升张扬为正处级有些太早了,我声明,并不是我对张扬个人有什么意见,而是这件事很不妥。张扬的却做出了不少工作成绩,尤其是在新机场建设方面还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我们也要看到他太年轻,身上还是有着不少的缺点,我如果举金莎的例子,肯定有人说我公报私仇,可大家考虑一下,身为一个国家干部,采用这种野蛮的工作方式,给社会带来了什么影响?老百姓会怎么看待我们的政府形象?更何况类似金莎的时间并非第一次发生,一个年轻干部,即使他再有能力,如果不磨去他的棱角和傲气,只会让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过早的把他放在过高的位置上,只会造成他的目空一切。”
张扬道:“东西呢?”
张扬笑着向佟秀秀走去,来到她面前点了点头道:“胆子不小,偷了东西还敢明目张胆的来到我门前耀武扬威。”
所有人的目光都关注着这幅字,市长左援朝赞道:“乔老的这幅字写的真好,道劲有力,激情飞扬,让我们看着就觉得热血沸腾,极大的鼓舞了我们的精神,我提议把这幅字立在新机场现场工地上,让所有来到江城的客人第一眼就能够看到。”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奖罚分明还是对的,张扬做出了工作成绩,可以考虑年度重点表彰一下,去年他当选为江城市十佳青年、平海十佳青年,今年咱们还选派和_图_书他代表江城入选十佳。”赵洋林去年还因为女婿十佳青年的事情和张扬斗了个不亦乐乎,今年随着女婿担任丰泽市市长,心境已经改变,和张扬也摒弃前嫌,合作的还颇为愉快。
荣鹏飞道:“谁都有上进心,当领导的上进心肯定比普通老百姓要强烈一些,反正我认为最近是个敏感时期,咱们江城的政治局面最好保持平稳。”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开始觉得这件事有些意思了。有一点可以断定,这个佟秀秀绝非普通的女贼,否则她绝不敢堂而皇之的来到这里,而且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害怕。张大官人的好奇心一旦被激起,就要一探究竟,他将佟秀秀请到会客室。
张大官人马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对你们国安没兴趣,现在你把东西还给我了,咱们就两清了!”
佟秀秀一张脸红的跟火烧似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沈庆华却叫住他:“国远!”
张扬笑眯眯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好像没有资格说我!”
张扬笑道:“不是每个人都像雷国滔这么脓包!”话刚一说完,这厮闪电般伸手出去,点中了佟秀秀的穴道,昨天在火车上的追逐已经让他认识到对方的实力,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很难有把握将佟秀秀制住,所以他要出其不意,张大官人轻易不出手,出手就得一击必中。
杜天野话锋一转道:“张扬进入丰泽常委,最高兴的应该是赵主任了。”
自然没有人敢说不好,所有常委一起鼓掌,包括左援朝在内的诸多常委心中都充满纳闷,过去只知道文副总理是张扬的干爹,什么时候他和乔老也这么熟了?能让乔老欣然题字的人可没几个,张扬居然有这个面子,以后这小子更不能得罪了。
会议结束之后杜天野把荣鹏飞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有些不明白荣鹏飞为什么会在常委会上和稀泥。
沈庆华没有理会他,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道:“本想着今天没什么重要事情,会就不用开了,可大家既然都来了,还是说说吧。”
张扬道:“你觉着自己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现在你自投罗网,我把你抓住了,什么东西追不回来?”
张扬笑道:“我说你一小丫头,说谎话怎么不脸红呢?误会?你把雷国滔弄晕,然后偷走了这么多的财物,现在说误会,照你的说法,监狱里一多半的犯人全都无罪了。”
齐国远心中十分的为难,他明白的很,孙东强在利用他给沈庆华难看呢,齐国远低声道:“这……”
张扬道:“现在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左援朝点了点头道:“益民同志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张扬的确很有能力,可这并不足以成为马上提升他的理由,一个干部不但要有极强的业务能力,还要有过硬的综合素质,我看张扬还是缺一些火候。”左援朝反对过早提升张扬的原因很简单,他害怕杜天野通过提升张扬又不只要分派给他什么重要的权利。
张大官人乐了,看来女特工也有生理期。这厮终于找到了乔老写的那幅字,确信无误之后,方才将手袋扔回沙发上。随手解开了佟秀秀的穴道。
佟秀秀道:“想要找到证据又不想打草惊蛇,只能想到这个方法,张市长,我想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佟秀秀道:“我大老远过来给你送东西,你一点待客之道都不懂,怎么也得请我喝杯茶吧?”
张大官人拿起佟秀秀的手袋,拉开拉链,从中扒拉了一下,摸到纸样的东西,拽出来一看却是卫生巾。
荣鹏飞知道杜书记想要支持m.hetushu.com了,他笑了笑道:“我认为大家说的都有道理,奖罚分明是应该的,张扬有了工作成绩,应该给他奖励,可也要顾及到其他同志的感受,不要让其他同志以为我们在重点照顾张扬。”
沈庆华点了点头道:“不错,市里提议增补张扬同志为丰泽市常委,我正打算提出来让大家讨论讨论呢?”
“前两天我砸了江城金莎夜总会,老板王均瑶,是省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的妹妹,我想查查她的底子,为什么她要到江城来开夜总会。”
杜天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低声叹了口气道:“这平海就没有真正平静的时候。”
邢朝晖很敏感道:“升官的事情别提啊,我们并不适合介入地方事务。”
佟秀秀道:“什么意思,你要反悔?”
佟秀秀道:“你放开我,咱们有话好好说!”
张扬内心一怔,他早就感觉佟秀秀的身份可疑,绝不是普通的女贼,现在她的这句话已经将他的猜想验证。
张扬从乔老那里求来了一幅字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江城市委领导层,市委书记杜天野专门把这幅字要了过去。当着全体常委的面展示出来,杜书记声情并茂的朗诵道:“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好气魄,大手笔,乔老出手就是非同凡响!”虽说杜天野这会儿拍马屁乔老不会听见,可这也是他的由衷之言,乔老的这幅字实在太应景了。杜天野道:“乔老对我们新机场建设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他希望我们江城新机场能够高质量、高标准的建成,促进江城经济的大发展,促进我们在改革上迈大步!”这番话全都是杜天野自行发挥的。
张扬道:“懒得管她,她赔了我七千块,改天见面请你喝酒。”
面对眼前的现实,沈庆华感到无奈,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老了,他的某些政治方法,他的某些管理手段已经不适合当今时代的发展。
佟秀秀道:“东西我已经带来了,你说过只要把东西给你,你就不会再追究的。”
张大官人完全掌握了主动权,他乐呵呵道:“这话不足以说服我。”
杜天野望着所有常委诚惶诚恐的表情,心中真是快慰非常。张扬这次又给他挣了一把脸,抛开政见不言,乔老在国内政坛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以左援朝为首的几名常委因为和省委书记乔振梁攀上了关系,所以近期时常向自己发难,张扬带来的这幅字极大的震慑了他们,在体制之中,捕风捉影和事实一样重要,因为体制中的聪明人实在太多了,越聪明的人越喜欢多想,想得越多,顾忌的也就越多,最后就容易走进误区。杜天野就是要这帮人胡思乱想,要他们误以为张扬和乔老之间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沈庆华道:“没什么事,通知他们不用开了!”
荣鹏飞哈哈笑道:“几家欢喜几家愁,这消息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是个天大的打击吧!”
张扬道:“你笑个毛啊?这件事是不是你指使的?”
齐国远不得不停下脚步,恭声道:“沈书记有什么吩咐?”
张扬一脸坏笑道:“我凭什么答应你,我有什么好处?”
孙东强笑眯眯望着沈庆华,他微笑道:“还以为沈书记身体不舒服呢!”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荣鹏飞这回居然和气了稀泥,没有给他想要的支持。
沈庆华极其不满的看了齐国远一眼,齐国远被他看的有些尴尬:“沈书记有事?”
杜天野道:“乔老是个不重形式的人,他写这幅字的目的是要我们领会他的精神,而不是要我们大搞形式主义,我和张扬商量了一下,他同意将乔老的这幅字奉献出http://m.hetushu.com来,等裱好之后就挂在我们的会议室里,大家说好不好?”
杜天野道:“记着又怎么样?他先把自己的妹妹管好再说。”
佟秀秀道:“那幅字我带来了,就在手袋里!”
张扬道:“我这还没开口呢,你紧张什么?”
所有常委同时鼓掌,这不是为了杜天野鼓掌,而是为乔老鼓掌。
荣鹏飞当然知道杜天野心中的疑问,他笑着:“杜书记,我觉着现在把张扬的正处给解决了为时过早!”
齐国远点了点头,他看出沈庆华的心情不好,识趣的向他告辞。
佟秀秀急了:“别!千万别!我给你看我的证件!”
邢朝晖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咱们国安各部门之间都有着明确的分工。我们四局主管的港澳台事务,七局负责收集涉外间谍报,他们的事情我无权过问。”
孙东强道:“沈书记,听说我们增补了一位新常委,这消息是真的吗?”他是明知故问。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应该不假,我也听说了。”
荣鹏飞道:“听说岚山市市委书记周武阳要担任副省长了!”
邀请佟秀秀在沙发上坐下,张扬去冰箱内拿了一听可乐出来。
邢朝晖道:“我刚刚查过,七局没有一个叫佟秀秀的,我看她肯定没有告诉你真名!”
佟秀秀道:“你有那个本事吗?”
佟秀秀走后,张扬和邢朝晖联系了一下,把佟秀秀的事情说了,邢朝晖听说张扬和国安七局的同事发生了这么一场事情,不由得笑了起来。
邢朝晖道:“刘庆荣的事情有没有眉目?”
杜天野笑了起来:“我在江城还没呆够呢!”
邢朝晖道:“乔老给你题了幅字,你小子还真是鸿运当头啊!”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道:“你当是拍电影,跟我扯这些干什么?我把你交给公安局,你找他们说去!”
组织部长徐彪道:“咱们的干部工作就应该赏罚分明,张扬有了工作成绩应该给予奖励。”
左援朝和马益民对望了一眼,好嘛!杜天野这就要给张扬提正处了,二十二岁的正处,在全中国也找不到几个,这厮升官的速度要赶上直升飞机了。
杜天野道:“接着说!”
沈庆华低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不用请了,我来了!”沈庆华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入了会议室,他的目光冷冷的在孙东强脸上扫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不满,老子还没退,这件会议室还轮不到你孙强说话。
佟秀秀若无其事的向四周看了看:“你就在这儿工作啊,我还以为副市长应该在市政府内坐办公室呢,搞了半天是一包工头。”
孙东强心中暗笑,沈庆华啊沈庆华,你装什么装?实力都定下来的事情,你讨论有用吗?已经是板上钉钉,毫无意义。可任何地方都不缺乏有眼无珠的人,纪委书记赵金芬就是如此,她嚷嚷道:“开玩笑吧?他给丰泽出了什么贡献?有什么资格担任丰泽市常委?”
马益民道:“杜书记在这一点上我有不同的意见。”
杜天野趁热打铁道:“新机场建设是我们江城近几年最重要的工程之一,作为这一工程的负责人,张扬至今还是一个副处级干部,这和他近期出色的工作成绩有些不相符,我看可以考虑破格提拔一下。”
“没骗你,真要是熟到那种程度,你这位置早就是我的了。”
齐国远道:“沈书记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您的辛苦丰泽所有的老百姓都看得到,你克己奉公,鞠躬尽瘁……”
张扬听到邢朝晖说的如此肯定,也相信他并不知情。
佟秀秀道:“张副市长,我想这是一场误会!”
荣鹏飞有自己的考虑,他认为www.hetushu.com现在给张扬提正处并不是时候,张扬刚刚砸过金莎,这件事无论在江城还是在省内的影响都太大,杜天野在提升他,等于摆明了哟啊和省厅王伯行作对,这对杜天野以后的工作是不利的。
丰泽的市委常委们打偶已经来到了会议室,新当选常委的张扬没来,毕竟他没有接到正式通知,也不合适过来。可这件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件在江城常委严重看起来的小事,在丰泽内部却引起了相当的震动。
以孙东强张扬为首的这帮少壮派干部的崛起不可避免,自从他们来到丰泽,和沈庆华在各个权利领域发生了不少冲突,可冲突的结果基本都以沈庆华的失败而告终。
邢朝晖道:“盯紧点儿,往往就在我们麻痹大意的时候,他们就会有动作。”
齐国远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沈庆华的办公室。
佟秀秀已经无计可施,她叹了口气道:“张扬同志,这件事真的是个误会,我是国安七局的工作人员!”
张扬道:“到目前都是老老实实的,出了发现他喜欢男人,别的还真没毛病。”
马益民道:“工作成绩并不是一个人的,新机场建设的总指挥是杜书记,副总指挥是赵主任,张扬只是个现场指挥,谈到成绩,他也不是最大的。我再次声明,我不是反对他,也不是针对他,而是认为,我们选拔和提升干部应该有一同意的标准,就算是准备提升他,也要有个综合审查的过程。”
邢朝晖呵呵笑了一声道:“说吧!”
佟秀秀揉了揉发酸的手臂,怒气冲冲的瞪了张扬一眼。
这场争论基本已经确定了两件事:一是张扬会成为今天的市十佳青年,还会代表江城入选省十佳;还有一件事就是这厮成为了丰泽市常委。前者如果说只能提供一些政治加分的话,后者却是真真正正的权利,比起所谓的正处要实际的多。这代表张扬日后可以在丰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真正进入到丰泽市的最高领导层,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沈庆华一家独大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左援朝有些尴尬,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也不能毫无反应,他微笑道:“我看应该在开发区也立一块,以后投资商们看到乔老的这幅字一定会更加充满信心。”
孙东强皱了皱眉头道:“大家都已经来了,我还有重要事情汇报呢!”他的声音很大,明显是想让所有常委都听到,齐国远笑了笑,他也感觉到这个市长变得越来越强势了,随着沈庆华的老去,这帮少壮派会成为主导未来丰泽政坛的中坚力量。
张扬笑道:“要不是这幅字,估计我这次就白白被偷了。佟秀秀看到乔老的题名后害怕了,她害怕因为这幅字会引起轩然大波,所以才会主动找到我,把东西送回来。”
孙东强道:“国远同志,要不你再辛苦一趟,去请一次沈书记!”
佟秀秀道:“我不是让你做什么,只是想你帮忙保守秘密,雷国滔的事情,能不能装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沈庆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去吧,这一段留下来,等我死的时候在追悼会上念!”
荣鹏飞道:“不止是平海,体制之中什么时候也听不了争来斗去,省里正面临着新老交替,明年王伯行、陈平潮、曾来州全都到点了,空出的可是三个省常委名额,你也是备选之一啊!”
张扬将身份证明扔给她,笑道:“成,只要你找我麻烦,我权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不过这厮的好奇心仍然没有得到满足:“那啥……雷国滔包里究竟有什么?”
佟秀秀的身体僵在那里,手里的那听可乐拿捏不住掉了下来,张扬轻轻巧巧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