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0章 自作自受

刘金城接过,正想点上,却听秦清道:“我说你们今晚都别抽烟了,女士多,别把我们给呛着。”她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弟妹沈薇考虑,从张扬嘴里知道沈薇怀孕不久,害怕二手烟对胎儿造成影响。
杜天野道:“岚山和江城是兄弟城市,秦清是岚山副市长,又是我们江城人,是江城走出去的干部,所以我们是秦市长的娘家人。”
苏小红格格笑了起来:“你当自己是韦小宝啊!”
姜亮道:“他的话未必可信,董德志我还是有些了解的,生活作风方面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刘五给我们提供了一张很模糊的照片,上面的确是董德志和一个女人谈话的画面,我们把照片给了技术部门,并没有什么结果。”
张扬看了他上眼道:“你算个屁的党员?”
杜天野道:“刚才正聊你呢,你是我们江城走出去的干部,给我们江城人争光了!”
张扬道:“有没有存档,给我一份,我这两天去北京,找权威技术部门帮你们鉴定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牛文强建议道:“让朱晓云跟着迎亲呗,反正她也快结婚了,刚好跟着学习观摩一下。”
苏小红招呼乔梦媛去坐了,这时候外面来了十多辆汽车,苏强问明情况之后跑了回来,向张扬道:“张市长,岚山来客人了,好多,三十多个人呢,加上十多个司机就快五十人了。”
张扬虽然平时是最能闹的人物,可秦白的婚礼他却不能闹,毕竟他和秦清的这层关系摆哪儿呢,小舅子结婚,你见哪个姐夫去跟新娘子闹的?所以他选择微笑旁观。
一身灰色西装的秦白从凯迪拉克吉普车内走出,车是张扬找乔梦媛征用的,秦白西装笔挺,打着红色的领带,满面春风,英俊潇洒。新娘沈薇身穿白色低胸婚纱,露出雪白粉嫩的香肩,眉目如画,妩媚动人。
牛文强拆了一瓶酒,看了看道:“是挺上挡次的,批发价怎么算?”
牛文强道:“就是,咱们共产党员怕威胁吗?”
张扬很热情的向吴明走去,和吴明握了握手,吴明道:“我专程代表岚山市委市政府过来参加秦白的婚礼。”
张扬怎么听这句话怎么不顺耳,什么叫嫁给了岚山?吴明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刘金城笑道:“今年工艺又改良了,青花瓷系列供不应求。”
张扬也愣了,他也没想到岚山会来这么多人,秦清并没有将消息透露出去,看来真应了那句话,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常海天和常海龙都跟着迎亲去了,张大官人只能亲自去看看。
苏小红离开之后,服务员很快就把菜上来了。常凌峰趁着上菜的时候分派任务,张扬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接待市委领导,负责陪好这帮最重要的嘉宾,常海天兄弟俩负责接待从岚山过来的客人,因为秦清并没有张扬,所以岚山方面知道她弟弟结婚的人不多,可是为了以防万一,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岚山各部门各企业的领导要是知道副市长的弟弟结婚肯定会有所动作,酒店方面专门预留了五桌以应付突发状况。
张扬也过来和新朋旧友们见面,他握住县委书记沙普源的手道:“沙书记,您也来了!”
苏小红笑道:“早就应该如此!”
乔梦媛道:“海瑟夫人的胸襟还不止于此吧。”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昨天还见过她,她提起这件事,还说想在春阳投资一个大型的影视娱乐城。”
姜亮道:“没什么进展,他知道的内情应该不多。”
吴明道:“秦清是江城培养出来的好干部,好女m.hetushu.com儿啊,如今这个女儿嫁给了我们岚山,把我们岚山打理的井井有条。”
张扬道:“没事儿,红姐往这儿一站我们就不用菜了!”
张扬乐道:“自作自受,你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吴明笑道:“岚山的发展和改革开放密不可分,当年省领导把岚山作为平海改革开放的试点,给了我们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良机,岚山的历任领导也为岚山的发展付出了艰苦的努力,所以才会取得现在的一点成绩。但是和江城老大哥相比,我们还有很多不足,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吴明的这番话谦虚的意味很明显了,现在岚山无论工集业总产值还是人均收入都超过江城。
此时外面鞭炮声响起,杜天野道:“新人来了,走,咱们去看看热闹!”
秦清在张扬的位置上坐下,微笑着和杜宇峰打了个招呼。
张扬笑眯眯道:“低调,我这人喜欢低调。”
苏小红道:“程娟来了,人家得跟着,人家小两口好着呢!”
乔梦媛不无嗔怪的看了张扬一眼:“好胜心不要太强,上次的事情都说是误会了。”
杜天野谦虚的表示:“岚山的经济发展值得我们学习。”
张扬道:“说说看,也许我能帮的上忙!”
张扬笑道:“这不是更显现出一个共产党人的胸怀吗?”
走出酒店,第一眼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蒋奇伟,他是飞捷公司的总裁,也是张扬的老朋友,他去岚山开发区创业,还是张扬从中奉线搭桥,如今飞捷发展势头很好,蒋奇伟的事业不断做大,他笑着向张扬伸出手来:“张市长,想不到我会来吧?”
牛文强跟着附和道:“那是,秀色可餐啊!看到红姐,我三月不知肉味啊!”
看到田斌,张扬不由得想起了刘五的事情,他问道:“刘五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头绪?”
张大官人道:“韦小宝算哪根葱,我可是副处级干部!”
沙普源笑道:“秦书记是我们的老领导,她弟弟结婚,我当然要过来!”
一群人都被他这句话给逗乐了。
张扬道:“我这不是没结过婚吗?趁着这个机会跟着实习实习,你也没结过婚,要不咱俩配合配合,练习一下!”
苏小红笑了笑:“你们几个好好喝,但是不能喝多,明天都得干活呢?”
刘金城笑道:“咱们这关系别提钱,想喝哪天我给你送两箱,你自己去厂里提也行。”
张扬点了点头:“我提议秦白去定的,还别说,蛋糕做的不错,老板说是友情赞助了,连钱都没收。”
姜亮道:“你让田斌过来喝酒,在那边掺和啥?”
刘金城笑道:“我打算生命不熄奉献不止,什么时候见马克思了,就把自个也给烧了。”
张扬懒得听这厮在这儿矫情,起身道:“你们接着聊,我出去接待客人了。”他的目光和秦清接触,秦清顿时知道吴明惹他不悦了,心中暗自发笑,自己的这个小情郎醋劲儿还挺大。
牛文强乐道:“第一回紧张,第二回就习惯了!”
沈薇笑着提醒牛文强道:“牛哥,今天来得公安可不少,你要是表现太活跃,容易被盯上。”
时维跟他斗嘴十有八九都落在下风,气得瞪了瞪眼睛。
蒋奇伟用力摇了摇张扬的手:“张市长,我可没那么现实!”
两人正说着话,秦清也赶到了,她没想到岚山方面会过来这么多人,所以没什么准备,匆匆从家里赶到了这边。看到吴明她笑道:“吴书记怎么亲自来了?”
在场的有几个烟瘾很大,要是不让他们和*图*书抽烟,估计这酒也喝不痛快,张扬道:“这么着吧,分两桌,一桌太挤,隔壁再开一座,抽烟的全都去隔壁!”
“人家可是一等鹿鼎公!”
一来到房内,刘金城、姜亮、杜宇峰几个就忙不迭的把香烟给点上,牛文强这两天咳嗽也就没抽烟,把那箱酒打开,转身道:“刘厂长,你这酒换包装了?”
张扬乐了:“你小子在威胁我们啊,本来我还挺同情你的,打算劝大家对你手下留情,你居然敢威胁我们?”
张大官人语不惊人死不休道:“那就都娶回家,多盖几间房子,多买几张床的事儿。”
姜亮、杜宇峰负责招待公安系统的同事、牛文强的任务就是招呼春阳过来的客人。刘金城负责招待江城当地企业家,常凌峰统一调配,把事情分配的井井有条。
杜宇峰道:“是啊,咱们之中境界最低的就是你,防你胜于防狼啊!”
十点多的时候,市委书记杜天野和公安局长荣鹏飞一起抵达了婚礼现场,他们两个是证婚人,所以要提前来一些,张扬迎上去和杜天野打了个招呼,把岚山市市委副书记吴明前来的消息告诉了他,虽然张扬打心底不待见吴明,可面子上的事情是必须要做到的,吴明现在毕竟还是岚山市委副书记,人家大老远来了,无论是本着谁来的,杜天野身为地方上的第一领导人都要过去问候一下。
张扬唇角泛起一丝微笑:“爱收不收,谁也没强迫他们!”他想起王均瑶前两天找过自己的事情,向乔梦媛道:“海瑟夫人还专门为这件事找到了我,说江城挂金莎招牌的全都和她无关,你说是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牛文强吐了吐舌头道:“我还是留下吧!”
苏小红接手水上人家之后,重新将这里改名为鱼米之乡,乔梦媛也将新帝豪的管理权交给了她,在苏小红的经营下,两间酒店一改过去的竞争姿态,成为经营上互补关系,新帝豪的生意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而鱼米之乡的生意也蒸蒸日上,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苏小红在经营酒店上很有一套,新帝豪的经营思路以高端为主,面对的也大都是政府和企业机关,鱼米之乡针对的消费群更大众化。
鞭炮声中、欢笑声中,这对新人顶着彩带和祝福走入了酒店大堂。牛文强那边又跟伴娘闹上了,他倒是没好意跟程娟和朱晓云闹腾,毕竟都是自己哥们的女朋友,又是跟着迎亲的,沈薇的两位伴娘都是她一个医院的小护士,一会儿被牛文强搂一下,一会儿被他摸一把,气得两名小护士指着牛文强的鼻子啐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流氓?”
乔梦媛微笑道:“你身体复原了?”
杜宇峰一口酒刚喝到嘴里去,乐得噗地喷了出来,姜亮身手灵活,向后一仲,旁边的牛文强可倒了霉,一口酒全都喷在他脸上,牛文强狼狈不堪的拿起纸巾擦脸上的东西,不满的都囔着:“老杜,你也太绷不住紧了,刚开始,就射出来了!”
姜亮把张扬的这句话理解为,他要帮着刑讯逼供,张扬在这方面很有一套,姜亮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他知道的应该都说了。”
别人当然不会想到张扬所说的权威技术部门就是国安,姜亮点了点头道:“明天我给你带一份过来,估计没什么作用,那女人包裹的很严实,照片本身又模糊。”
苏小红照着他的脑袋给了一个暴栗:“你啊,还没跟董欣雨怎么着呢,就护成这样,以后就算真成了也得是个妻管炎。”
牛文强在后面时不时的去撩婚纱www.hetushu.com,气得两位伴娘对他怒目而视。
牛文强道:“董欣雨和秦白又不认识,你叫人家过来干什么?”这厮眼珠子转了转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得什么主意,想转移目标,想让我有所收敛,在秦白的婚礼上规规矩矩。”
苏小红推门走了进来,扶着张扬的肩头道:“你们哥几个等一等啊,刚刚吩咐下去,得一会儿才能给你们上菜。”
秦白的婚礼选定在鱼米之乡,苏小红对此给予了相当的重视,亲自督办这件事。
基本上男士都去了隔壁,秦传良一家、常海心、苏小红、以及后来的苏强和朱晓云、田斌和程娟在这边坐下。
张扬笑道:“好的很,有机会把钟长胜约出来,我跟他切磋切磋。”这厮仍然惦记着上次在东江吃亏的事情。
秦白知道说错了话,又拱手讨饶。
刘金城笑了笑,把香烟放下。
秦白慌忙拿着香烟去上烟。
姜亮笑道:“那你聊点开心的给大家听听!”
刘金城向张扬道:“张市长,我们酒厂的产品供不应求,今明两年我还想扩大生产规模,你得多多帮忙啊。”
秦白笑道:“牛大哥,你是我亲哥,弟弟好不容易才结一回婚,求你这次手下留情。”
张扬道:“春晖酒厂的效益好像还不错。”
张扬笑眯眯道:“各位放心,今天有司机专门负责接送,所以大家只管敞开了喝,绝无后顾之忧。”
张扬道:“你白上我车多少回了,也没见你买一次票!”
在场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心中暗道:真他妈能整词儿,就你这熊样也要代表岚山市委市政府。心中这么想,嘴上却热情洋溢道:“欢迎吴书记到江城来!”
当晚秦清和张扬一干人来到鱼米之乡的时候,苏小红正在给几位负责人开会,着重强调明天的婚宴务必要保证秩序,不可出现混乱,因为前来的宾客中有很多领导,张扬已经提前跟她打了招呼,市委常委全都会过来喝喜酒,秦清将市委常委们的那一桌安排在外面的水榭,这是避免常委们的到来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也是为了避免他们受到滋扰。
张扬笑道:“这倒是个很好的提议,让牛局长去发挥余热,也省得他在家里闲着难受。”
苏小红道:“看人家结婚眼热了吧,还不抓紧,到时候我准保帮你办得比这还要热闹。”
乔梦媛这会儿走了过来,她笑盈盈向张扬道:“婚礼蛋糕是金莎的。”
牛文强端起酒杯道:“咱们今晚能不谈工作吗?大喜的日子,咱们聊点开心的行吗?”
张大官人给了他一个字的评价:“贱!”
张扬道:“怎么是瞎说呢,古代皇帝才管多少人,现在市委书记管多少人?”
“拉倒吧,不过我还真有些为你发愁,你要是真结婚了,不知多少女孩子要伤心。”
张扬道:“对了,让你把董欣雨叫来,怎么回事儿?到现在也不见人?”
张扬笑道:“你的事情不归我管,你应该去找严副市长。”
刘金城道:“要是亏损反倒简单了,正是因为他们效益不错,所以人家不愿意。”
张扬和蒋奇伟握手的功夫,看到人群中竟然出现了岚山市委副书记吴明的身影。张扬虽然对这厮极其厌恶,可表面上还得惺惺作态,既然选择了玩政治就得遵从游戏规则。
刘金城连连称谢。
苏小红瞪了牛文强一眼道:“牛文强,这么大人了,别跟个色鬼似的,别人女朋友你也惦记啊!”
苏小红听说张扬他们过来,马上中断了会议,来到他们的包间内,秦白一家人以及各位帮忙的朋友都已经坐好m•hetushu•com,张扬最后走了进来,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江城酒厂的厂长刘金城,秦白这次婚宴用酒全都是清江持供,刘金城提前就让人把酒送过来了,张扬在门口遇到他把他也拽了上来。
乔梦媛意味深长道:“怕是人家不敢收吧!”
乔梦媛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发现张扬对王均瑶意见很大,不知是什么缘故。
刘金城道:“老爷子过去不是搞财政的吗?我们厂刚好缺一个财务顾问,要不改天我去和老爷子谈谈,请他过来给我当财务顾问,酒只管他喝个够。”
牛文强这才依依不舍得走了,春阳那边来的人可不少,县委书记沙普源、县长徐兆域、税务局长王博雄、黑山子乡乡长于秋玲全都到了,牛文强的老爹牛学东也来了,刚才他就看到儿子在那儿闹呢,看到牛文强过来,牛学东不禁笑骂道:“出不够的洋相,多大人了,也该稳重点了。”
常凌峰这会儿走了过来,抓住牛文强道:“我到处找你,你小子在这里干什么?春阳那边来人了,赶紧过去接待。”
时维揶揄道:“怎么搞得跟你结婚似的,你忙活个啥?”
时维道:“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啊!”
吴明道:“我过来一是代表了全体市委领导班子,二是代表我自己,就咱们这关系,你弟弟结婚居然都不跟我说,也太薄气了吧?”
牛文强道:“男人不流氓纯属不正常!”
满桌人又笑了起来。
牛文强解释道:“我老爹现在退休赋闲在家,每天都要喝两盅,要是顿顿茅台五粮液我也供不起啊,所以打算弄点清江特供给他喝。”
时维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的宾客,一定要冲上去扯烂这厮的嘴巴。
苏小红道:“尽瞎说!”
几个人正喝着呢,秦白和田斌一起过来敬酒,牛文强吆喝道:“你们俩来干什么?田斌,敬酒也轮不到你啊,让沈薇过来。”
张扬乐呵呵和蒋奇伟握了握手道:“你来或者不来,不是冲我,是冲着秦清秦副市长。”
田斌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微笑道:“我爸回来了,明天也要过来参加秦白的婚礼。”张扬笑道:“那敢情好啊,我也有一阵子没和田厅喝过酒了,借着这个机会要好好敬他几杯。”他向常凌峰道:“安排田厅去常委那桌。”
张扬笑道:“喝就喝,谁怕谁,不过得等我办完了正事儿,今天谁要是不喝趴下就不许走!”
张扬点了点头:“这样啊,要不等过了节,我帮你问问。”
秦白笑了笑,挨着张扬坐下,端起酒杯道:“各位大哥,你们全都是我亲哥,这两天要辛苦你们了,这份盛情我会记着,咱们哥几个里面,除了姜哥、杜哥、刘厂长以外,其他人都没结婚吧。”
吴明笑道:“我这次过来专程是为了参加秦白婚礼的,并不是官方拜访,怎么敢惊动杜书记。”
张扬让苏强把这帮来自岚山的客人安排到里面坐了,又给常海天兄弟俩打电话,让他们尽快过来招呼这帮岚山客人。
张扬则和常海天兄弟俩、常凌峰、刘金城、姜亮、杜宇峰、牛文强几个人去了隔壁房间。
牛文强笑道:“秦白,今儿你要是敢存着日后报复的心理,你可就倒霉了,嘿嘿,哥最不怕的就是报复。”
杜天野在张扬的陪同下来到吴明所在的房间和吴明见了个面,吴明看到杜天野亲自过来,也觉着脸上有光,和杜天野热情的握了握手,两人来到隔壁休息室内坐下,杜天野笑道:“吴书记来江城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们江城市委方面也好做好接待工作。”
刘金城道http://m.hetushu.com:“这事儿还就得你管,我想把丰泽春辉酒厂给收购下来。”
牛文强乐道:“爸,遗传没办法!”
杜天野哈哈大笑,吴明也笑起来,杜天野道:“说道谦虚咱们都不如小秦。”
张扬道:“你帮她联络呗。”
秦清谦虚道:“多亏了各位领导的看重,给我这么大的信任,也给了我这么多的学习机会。”
张扬道:“古代皇帝还不如现在的市委书记威风呢!”
张扬笑道:“现在结婚就是一形式,先上车后买票的多了。”
姜亮笑道:“让他去,不过我得提醒你,程娟可是格斗高手,就你这样的三五个都不是对手。”
坐在一旁的张扬暗骂这厮装逼,刚才还说自己代表岚山市委市政府,这会儿又说不是官方拜访了。不过杜天野和吴明之间的谈话,他不好插话,毕竟人家的级别摆在那里,自己还不够格。
牛文强道:“我这人就是喜欢被虐,要是怎能成妻管严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于秋玲忍不住笑道:“瞧你这话说的,都喝趴下了,还怎么走啊?”
牛文强道:“别介啊,秦白是这辈子头回结婚,怎么都得热闹热闹,咱们要是不闹还叫朋友吗?”
牛文强道:“前两天我去农贸市场买菜,看到一美貌少妇,她在那儿挑选了一根又圆又粗的黄瓜,喊摊贩过来过秤收钱,那小贩看到这少妇长得美貌,就主动帮她把黄瓜洗干净切成薄片了,谁想这下把那女人惹急了,她叫道:你以为老娘是存钱罐啊?”
牛文强道:“我今儿身体不好,不能饮酒,要不我去跟他换换,他过来喝酒,我去陪他对象。”
牛文强道:“没办法,我命不好,没女同志看上我。”
乔梦媛道:“人家找的是你啊!”
张扬微微一怔:“董德志有个女人?”
张扬心说,误会才怪,分明是乔鹏飞背后捣鬼,这笔帐说什么都得跟钟长胜好好算一算,老子重生到世上什么时候被人打得这么惨过?
张扬道:“没有,这次真没有!”
常海龙笑道:“是啊,就应该闹一闹!不闹这结婚也没气氛啊!”
徐兆斌道:“张市长,今天我们一是为了恭贺秦书记的弟弟结婚,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跟你见面,借着这个机会和你好好喝一场。”
田斌道:“也没说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说董德志可能有个女人。”
秦清微笑道:“都是你们这些人给烟厂无私的奉献。”
张扬道:“我新机场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有那功夫管她的事儿。”
秦白的婚礼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拉开了帷幕,张扬因为负责接待市领导,所以也就没随着迎亲的队伍前往,而是直接到了酒店,金莎蛋糕店一早就将婚庆蛋糕运了过来,苏小红安排他们将蛋糕放好,笑着向张扬道:“你怎么想起去金莎订蛋糕?不是说你八字和金莎不合吗?”
姜亮笑着在他脑袋上给了一巴掌:“呸!大吉大利,大喜的日子,你这张破嘴真是没边儿。”
两人正聊着,乔梦媛和时维到了,两人和秦白都是泛泛之交,可秦清是岚山市副市长,有些关系是必须要顾及到的,张扬乐呵呵迎了过去:“乔总大驾光临,真是给我面子。”
杜宇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牛文强,你就这点儿能耐,整天就会聊些黄色笑话……低级下流,我就是敏感,射怎么着?射你一脸!”
时维闲着没事儿又溜达到张扬身边,冷嘲热讽道:“知道的是秦白结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结婚呢?”
苏小红道:“莫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
苏小红笑骂道:“你们两个都该被掌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