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2章 仇恨

秦清和沈薇分手之后,离开了她们见面的茶馆,张扬坐在皮卡车内等着她,见到秦清过来。慌忙推开了车门,秦清上车坐下之后,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
老板是位头花花白的老头儿,他笑道:“小伙子,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喝闷酒?”
秦清柔声道:“放心吧,我有你教给我的武功防身,普通人打不过我!”
秦清小声道:“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以后我会让小白多多小心的。”
楚嫣然淡淡笑了笑,看得出她的笑很勉强。
许嘉勇笑道:“说吧,我知道您是为我好!”
许嘉勇道:“我就要他难堪,查到是我做的又能怎样?我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他逞心如意的活着!”
秦清为了弟弟的事情在第二天一早专门约见了沈薇,她的内心深处对沈薇是不满的,可这件事必须要面对,秦白和沈薇之间需要一个结果。
缠绵过后,张扬躺在床上,秦清侧身贴在他的身畔,一双修长的美腿常春藤一般缠在他的身上,娇声道:“你真想把我整死才甘心?”
张大官人想了想道:“干吗不斗,对你永远是,维维豆奶,欢乐开怀!”
秦清不无担心道:“我看得出来,小白心里念着她。”对她的感情很深。”
许嘉勇道:“请她进来!”
张扬又道:“吴明在省城做了这么多的工作,看来对市委书记的位置已经产生了觊觎之心,常市长如果不及时应对,会有阴沟里翻船的危险。”
王均瑶缓步走入许嘉勇这座位于南锡的办公室内,办公室很大,许嘉勇坐在一张大大的老板桌后,桌上放着一只振翅欲飞的雄鹰,许嘉勇起身微笑着迎了过来:“海瑟阿姨,您什么时候来南锡的?”
许嘉勇道:“这次我们星月在南锡深水港有大笔投资。总裁很看重这一项目,让我过来全程监督投资状况。”
秦清道:“还好,至少表面上很平静,在家里陪爸呢?”
沈薇红着眼圈点了点头道:“秦市长,对不起,我为对秦白,对你们家的伤害表示歉意。”
张扬道:“住在市政府对过太招眼了,这边偏僻,远一些,这小区是电力系统的宿舍,房子的主人出国了,估计几年内都不会回来,我喜欢这里清净,又没人认识我,干点啥事儿也方便。”
许嘉勇摇了摇头道:“不,我不需要假手他人,我要看着他跪倒在我的脚下,我要亲手打败他,摧垮他!”
张扬笑道:“你还别说,我还真有这打算。”
张扬关切道:“问题解决了?”
秦清紧贴着张扬道:“你啊,越来越像一个阴谋家。”
许嘉勇大吼道:“是他毁掉了我的生活。是他逼死了我的父亲。他离间我和梦媛的感情,我的一切都毁在他的手里,我不会咽下这口气,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楚嫣然此时正在秦萌萌的宿舍,张扬的电话似乎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惊喜。她轻声道:“雨下得很大,你小心驾驶,太晚了,你就不要过来了,小欢睡了,你别来吵醒他!”
秦清道:“我总觉着这样的事情不该落在小白头上。他心肠这么好,用情这么专心,不该落到这样的下场。”
在秦清的劝说下,张扬当天还是前往了京城,秦清不想张扬因为自己家的事情改变计划,更不想张扬和楚嫣然之间的感情因为自己而产生裂痕。
秦萌萌道:“应该是你们太久没见,所以产生了一些陌生感,感情是需要维系的,再深的感情如果不去维护也变得生疏,也许你们见面之后就会好起来,一切的误会不复存在。”
张大官人来到秦和*图*书萌萌居住的小区外,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按照秦萌萌给他的地址,一直开到了楼下,看到秦萌萌家里已经熄灯了,雨这会儿下得越发大了,张扬拿起电话,想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打消了给楚嫣然打电话的念头,他驱车来到外面,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卤煮摊儿,要了点菜,开了瓶酒,在这个雨夜自斟自饮起来。张扬能够体谅楚嫣然内心的感触,自己答应她去机场接机,可因为秦白的事情耽搁了,让他的承诺落空,在楚嫣然来说,必然是极其失望的。
张大官人听着嘟嘟嘟的忙音,不觉愣在那里。
老头儿又问道:“你在京城没有朋友吗?”
张扬清楚的很,许嘉勇之所以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这个事实,目的就是想打击他的内心,让他为秦白的事情感到内疚,两人在电话中的交锋硝烟四起,如果现在对面相逢,一定会拼个刺刀相见。
秦清道:“你是个自私的女人,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对秦白公平吗?一桩从欺骗开始的婚姻能够幸福吗?”
秦清微笑不语。
张扬搞清楚这件事背后的始作俑者是许嘉勇之后,他一口恶气全都撤在了隋国梁身上,冲上隋国梁居住的五楼一脚就将房门踹开,冲进去把隋国梁痛揍一顿,直到隋国梁亲口承认收了别人的十万块钱。让他去婚礼现场闹事,搅乱这场婚礼,让秦家难堪的事实。
王均瑶的内心抽搐了一下,她轻声道:“嘉勇,作为你父亲的朋友,作为长辈,我必须劝你一句话,这世上是有报应的,有些事并不需要你去做,总有人会为你收拾他。”
秦副市长终于明白张扬所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什么意思,不过她感觉用另外一个词形容更恰当一些……欲仙欲死。
秦清道:“毕竟相处了这么久,一日夫妻百日恩,我看小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从这件事中解脱出来了。”
张扬道:“孙子哎,我等着你!”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楚嫣然道:“那就找一家酒店,吃过饭住下来,明天我和萌萌去找你。”
许嘉勇道:“我不在乎!”
秦清慢慢走了过去,从身后搂住张扬的身躯,俏脸贴在他的后背上。静静倾听着他的心跳。过了一会儿方才小声道:“嫣然回来了?”
张扬挂上电话。转过身。向秦清笑了笑。
秦清道:“组织部没有正式下文,不过消息已经传出来了,据我所知,这件事已经成为定局。”
秦萌萌道:“嫣然,我比你先回来,我跟张扬谈过,他心中始终在想着你!”
秦清淡然道:“还是叫我名字吧,我没那个福分!”
“咖啡还是茶?”许嘉勇问道。
王均瑶道:“咖啡吧!”
两人来到餐厅坐下,秦清一边吃着张扬给她煮的面条,一边道:“这房子挺好的,你什么时候租下来的?过去那套房呢?”
秦清道:“公平的来说,他还是有些工作能力的,这次省里也把他作为市委书记的考察对象之一。”
张扬笑道:“没那么严重,早一天晚一天的无所谓,再说了我现在走也不放心。”
张大官人道:“饱暖思淫欲,我郁闷了很久,需要发泄,需要狠狠地发泄一下!”
张扬道:“要不去紫林金郡歇歇,我在那儿刚租了一套房子。”
王均瑶摇了摇头道:“嘉勇,我和你父亲是好朋友,在我眼中当你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怎么会怪你呢,只是我有些话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秦清撅起樱唇道:“如果有一天,你的政治利益和我发生冲突,你也会跟我斗吗?”http://m.hetushu•com
秦清咬了咬樱唇。
沈薇捂着嘴唇,泪水簌簌落了下来,她一边点着头一边道:“我会签字,我没脸去面对他,我自己种下的孽根,我应该……为这个错误买单。”
张扬不屑道:“弄死他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的分别,他不是想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我先让他尝尝这是什么滋味!”
秦清道:“我当副市长还没有多长时间,在这个位置上根本没有做出太多的成绩。”秦清所说的其实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随着她在官场之中的时间越久,她在心底深处对这个深不可测的环境产生了一种恐惧感,越往上走,越会产生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隋国梁只是一个受人利用的小人,张大官人临走的时候在这厮的身上动了点手脚,你不是收了人家十万块吗?老子略施小计,让你这十万块全都买药吃。
张扬笑了笑,侧过脸去轻吻了一下秦清的樱唇,低声道:“最近一系列的事情接踵而来,每件事的背后都藏着一些阴谋,你也要多加小心。”许嘉勇的这个电话让他提起了警惕。
秦清握住他的大手道:“你不用自责。其实我们冷静看一看,许嘉勇虽然抱着害小白的心思,可实际上却是帮了小白,如果不是他戳穿沈薇的秘密,小白岂不是一直都瞒在鼓里?”
张扬道:“我给你煮了碗面,先吃再说!”
秦清察觉到张扬双目中流露出的凛冽杀机,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惊声道:“你千万不要做傻事!他疯了,你不能陪着他疯。”
楚嫣然挂上电话,俏脸之上蒙上一层淡淡的幽怨。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却是张扬将她从车内抱了过来,秦清舒展了一下双臂,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外面传来饭菜的香气。却是张扬亲自下厨为她准备午饭。
“我才不怕你呢!”
“很多,可是太晚了,不忍心打扰他们。”
秦清笑道:“你呀,我可没有那样的野心,我的资历尚浅,排在我前面的副市长多了,当市长有什么好?位置越高,越受到别人的关注,自己的生活完全沦为公众,而我和你在一起就得越发的小心,我才不希望那样。”
秦清的表情凝重起来,听完之后,也不禁怒道:“这个许嘉勇当真走过分的很,小白哪里得罪他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害小白?”其实她明白许嘉勇针对的是秦家,他就是想让秦家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和张扬的那层关系。
张扬有句话没说错,人在郁闷的时候需要通过一种适当的途径减压,有人喜欢运动,有人喜欢暴饮暴食,而张扬采用的却是最温柔直接的方式,秦清从开始的娇羞腼腆渐渐变得热烈而主动,他们通过自己的肉体给对方心灵上的慰藉。
王均瑶看了看办公室内的环境,从许嘉勇的秘书手中接过咖啡,抿了一口咖啡道:“办公环境不错,星月集团真是大手笔啊!”
沈薇含泪道:“我错子,我……我真的错了……”
秦清轻声道:“回去再说吧。”我累了!”
张扬笑道:“刚从外地过来,没吃饭呢!”
王均瑶道:“范思琪很有能耐!”
“空肚子喝酒可不好,先吃点东西垫垫!”
楚嫣然道:“在美国的时候,我始终在想着他,这些天我都在期待走下飞机和他相见的一幕,当我知道他无法过来的时候,本以为自己会很难过,可我却出奇的平静,只是有些失望,并没有感到难过。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会这么冷静,也许改变的不仅仅是和-图-书他?”
张扬道:“岚山市的领导班子肯定要发生变动了。”
秦清点了点头。
秦清道:“踏踏实实的做自己的事情不好吗?为什么要将精力花费在政治斗争上?”
秦清温婉的笑了起来,她来到梳妆台前整理了一下头发,起身走出卧室。听到张扬正在厨房内打电话:“嫣然,我得明天才能过去,这边遇到点事儿,忙!真的很忙!你别生气啊!”
张扬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道:“当真不怕?”
张扬道:“国内的官员口口声声的要为人民服务,可多数人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投机专营,如何尽快升职,如果只是少数人想还好,现在多数人都存在这样的想法,往往一个位置会有十几个,上百个,甚至成千上万个人在惦记,竞争又如何能不激烈?”
张大官人笑道:“我的报复心也是很重的,所以你最好别得罪我,否则我也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张扬道:“秦白怎么样?”
秦萌萌没说话,她了解楚嫣然对张扬的感情,两人这么久没见,楚嫣然返回国内,当然想第一时间在机场见到张扬的身影,可张扬却让她失望了,表面上看只是一件小事,可感情最重要的却正是在细微之处。
秦萌萌走过来递给她一杯牛奶,轻声道:“睡前喝一杯牛奶能美容。”
张扬道:“吴明是个小人,这种小人要是让他得志,对岚山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张扬感觉到秦清的美腿将自己越缠越紧了,他搂着秦清的纤腰,在她丰挺的胸膛上轻轻插捏着:“可你总会升职的。”
张扬友善的笑了笑。
秦清点了点头,张扬开车向紫林金郡驶去,他本想将许嘉勇的事情告诉秦清,却想不到秦清已经靠在副驾上睡着了。自从秦白的事情发生之后,秦清为了这件事也是心力憔悴,这会儿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
秦清点了点头道:“她答应和小白离婚。”
许嘉勇道:“对不起,这件事上给您带来了困扰,是不是他去找你麻烦了?”
张扬驱车来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偏偏不巧又下起了雨,雨很大,张扬不得不放慢车速,他给楚嫣然打了一电话:“嫣然,我到京城了……”
张扬禁不住笑了起来,他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岚山市委书记周武阳是不是要升任副省长了?”
楚嫣然道:“我知道他在为秦白的婚礼忙活,也许朋友比我重要得多。”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脑海中浮现出秦清的身影,楚嫣然忽然感觉到一阵委屈,她无法形容这种感觉,站起身,推开窗,外面秋雨正急。
张扬怜惜的握了握秦清的纤手:“你瘦了,一天的功夫就憔悴了许多。”
秦清星眸半舒,霞飞双颊,娇羞之中透出无限妩媚,只觉着张扬正将那份灼热一点点侵入她的娇躯,随着张大官人的动作,秦清春葱般的十指深深陷入张扬的肌肤内。
秦清道:“斗来斗去有意思吗?”
张大官人终于忍不住道:“清姐,有件事我……我得跟你说。”
王均瑶走了过去,抬头看了看许嘉勇,目光中充满了慈爱之色,她轻声道:“我回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都想来看看你,前些日子听说你去了新加坡,后来我工作又忙,刚巧这次来南锡办事,所以顺便看看你咯!”
张扬道:“许嘉勇是一个疯狗,他想对我的身边人下手,我不会给他机会!”
秦清道:“你过去怎样都好,可是你既然和小白相处,就应该把心收回,怎么可以这边和小白谈婚论嫁,背着他又和别人藉断丝连呢?”
秦萌萌道:http://www.hetushu.com“他就是这个样子,热心肠,整天为别人的事情忙活,粗心,不注意细节。”
秦清叹了口气道:“你也是受害者,为这个错误买单的也并不是你自己。”
许嘉勇回到桌前通知秘书送咖啡过来。
许嘉勇愣了一下,旋即又笑道:“海瑟阿姨的消息很灵通。”
张扬道:“那不就结了,只要离婚。她的浪荡事跟秦白就彻底没关系了。”
沈薇道:“我知道,我……我并不想欺骗小白,我喜欢他,可是隋国梁和我也相处了许多年,我一直想要和他断,可是他始终缠着我……我和他彻底断了一个多月了,可我最近才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我害怕,我想偷偷打掉这个孩子,可婚期已经定下来了,我……”
这样的一个雨夜,在昏黄的灯光下,张扬独自饮酒,这样的情景让他想起了许多的往事,在黑山子乡和楚嫣然邂逅的种种统统涌上心头,张扬忽然意识到,自己和楚嫣然之间的感情或许面临着一场危机,从宋怀明得到他和时维的照片开始,有人就试图在其中制造着矛盾,从眼前来看,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许嘉勇,张扬暗下决心,从京城返回之后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找到许嘉勇,让他尝到痛苦的滋味,这个小人试图藏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给他使绊子,张扬并不怕,可是他担心许嘉勇将魔爪伸向他的亲人。
张扬道:“其实常颂当市委书记,你当市长,不失为一个最好的选择。”
王均瑶将咖啡杯放在茶几上,轻声道:“江城新开的金莎蛋糕店和你有些关系吧?”
秦清笑了笑,脸上浮现出一抹羞色,她转移话题道:“对了。刚才你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许嘉勇邀请王均瑶在沙发上坐下,过去他在美国留学期间,王均瑶曾经给他很多的照顾,所以许嘉勇对她一直都很尊敬。
秦清道:“你不必向我道歉,甚至不必向小白道歉,我约见你的主要目的是想替小白告诉你,他已经决定离婚。”
张大官人忽然一伸手将她整个人拦腰抱了起来,秦清一声娇呼,啐道:“干什么?刚刚才吃饱!”双臂却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
张扬叹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官场是这世上最险恶的地方,你不害人,别人却要害你,大家已经习惯了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这就是游戏规则。”
秦清的表情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轻声道:“他去省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感觉自己的胸膛落入这厮的一对大手之中。张扬翻身将秦副市长压在床上,凝望着秦清一双如水美眸,低声道:“我和你的斗争只限制在床上。”
秦萌萌笑道:“现在还是一样,相信我,我看得出来!”
王均瑶叹了一口气道:“嘉勇,你还年轻,你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我不想你被仇恨蒙蔽双眼。仇恨会毁去你的生活,我想你的父亲泉下有知也不想看到你为仇恨而活着。”
张扬大官人道:“与人斗其乐无穷!”
张扬道:“前两天我去江城,遇到了吴明。”
张扬点了点头:“本来说好去机场接她的,可秦白的事情没解决,我现在不能走。”
王均瑶道:“嘉勇,你这么做是不是因为张扬?”
张扬道:“是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凭秦白的条件以后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张扬道:“我觉着特对不住秦白,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被连累。”
楚嫣然美眸之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但愿如此!”
许嘉勇道:“张扬,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和-图-书付出代价。”
楚嫣然道:“没生气,只是有些失望。”
王均瑶道:“张扬这个人很不简单,你没必要跟他冲突下去。你搞金莎蛋糕店,目的是让他难堪,可这件事不会永远瞒下去,他要是查到是你做的,一定会找你麻烦。”
楚嫣然轻声道:“过去如果我有事,他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面前。”
张扬道:“都被人给算成了这幅模样还深呢?绿帽子没这么好戴,秦白这傻小子还是趁早把这烫手的山芋给扔了吧。”
沈薇抽出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
秦清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是不是为了干坏事儿方便?”
秦萌萌道:“怎么?生我哥的气了?”
秦清道:“常市长为人做事很耿直正统,这些手段他是不屑为之,不然他也不会当了这么久的市长。”
秦清柔声道:“去吧,她走了这么久,回到国内,看不到你一定很失望。”
秦清道:“我真没事儿,小白已经决定离婚了,等他处理完这件事。我把他的工作调到岚山,把我爸也接过去,远离这片是非之地,让他们换个环境。相信不久以后他们就会忘记的。”
王均瑶黯然道:“嘉勇,你难道不清楚,仇恨是可怕的毒药。毒害别人的同时也在伤害自己,当你真正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只怕太晚了。”
许嘉勇狠狠将电话扔在办公桌上,此时门外秘书通报道:“许经理,有位海瑟夫人想要见你!”
夜深了,楚嫣然却仍然没有入睡,她静静站在窗前,望着窗外昏黄的路灯,她知道张扬就在京城,一定就在距离她不远处,可是她内心中充满了矛盾和痛苦,回国之后,听说了太多张扬的事情,这些事都让她原本就郁闷的心情雪上加霜,她知道张扬之所以没去机场接她是因为秦白的婚礼出现了变故,可归根结底,却是因为秦白的姐姐秦清,楚嫣然听着淅淅沥沥的秋雨声,心中默默自问着:“在他的心中是不是秦清要比自己重要得多?”
张扬冷笑了一声:“就凭他!”他并没有将吴明和张立兰偷情的事情告诉秦清,这件事在体制内绝对拥有爆炸性的效果,你吴明不是想当市委书记吗?我就看你怎么跳,老子轻易不拉你,拉你就要在最关键的时候,我要让你颜面尽失,心机白费。张扬对吴明的恶感由来已久,自从吴明让岚山晨报社长刘文军玩跟踪偷拍,张扬就把这笔帐给记下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张大官人攒足劲要让吴明跌一个大跟头。
张扬还想说什么,那边楚嫣然道:“我累了,今天要倒时差,先睡了!”
许嘉勇点了点头。
张扬道:“是这样……”他将许嘉勇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秦清。
秦清道:“你刚才的表情好吓人!”
楚嫣然轻声道:“时间会改变一切,过去我信,可现在……”
秦清点了点头,枕在张扬健壮有力的臂膀之上,一双明眸流露出清晰冷静的光芒:“如无意外的话常市长会接任市委书记,市长一职大概由吴明兼任。”岚山组织上的这件事几乎已经成为定局。
秦清道:“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自己做过的事情,就必须要自己去承担。”
沈薇眼睛有些红肿,隋国梁不但把秦家搞得难堪,也毁掉了她的生活。沈薇低着头,小声道:“清姐……”
张扬道:“省纪委书记曾来州的家宴,请得是宋省长,表面上是家宴,可实际上是为吴明和宋省长牵线搭桥的。”
张大官人大老远从江城跑到这里,原指望给楚嫣然一个惊喜,可这会儿颇有点热脸贴在冷屁股上的感觉,他讪讪道:“我还没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