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7章 小黑屋

侍者苦笑道:“先生,他拉的是小提琴!”
张扬道:“我和陈雪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找她过来向你解释!”
楚嫣然道:“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直在想,我究竟喜欢的是一个怎样的人?可我无论怎样努力的去想,想得最多的都是和你在黑山子乡的片片断断,至于以后的记忆,却远不如那时深刻和清晰。张扬,我依然爱你,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爱的究竟是不是现在的你?”
小提琴手也是一怔,心说这人真够操蛋的,让我给他拉二泉映月,你丫的应该去天桥找拉二胡的。不过看在人民币的份上咱也认了,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不就是二泉映月吗?只要是有曲谱,咱一样拉的出来。
张扬鼓足勇气道:“嫣然,我很爱你!”
他站起身,楚嫣然向前走了一步,张扬低声道:“别跑,你跑我还会追!”
司机从车窗内探出头来,指着楚嫣然骂道:“你他妈找死啊?”
张扬冲着黑脸警察道:“警察同志,您真是英明,我真不敢,我是共产党员还是国家干部,从来都是被流氓,主动耍流氓的事儿,打死,我我都干不出来!”
张扬生怕楚嫣然再次从自己的眼前走掉,匆匆跟在身后。
楚嫣然倔强的想要摆脱他,可她的力量毕竟无法和张扬抗衡,最终还是顺从的套上了张扬那双对她来说大得离谱的鞋子,张扬单膝跪在地面上,很仔细很小心的帮楚嫣然系好鞋带。
楚嫣然的眼泪差点儿又要掉下来,她小声道:“鞋子太大,我跑不动!”
望着张扬一丝不芶的动作,楚嫣然的眼圈忽然红了,她抬起头,望着黑暗无云的夜空,让泪水在秋风中慢慢风干。
楚嫣然望着张扬的脚板,轻声道:“很晚了,回去吧!”
楚嫣然道:“张扬,我很怀念在你黑山子乡的时候,那时候,我们想得很少,没有那么多的烦恼,也没有那么多的是非,可能是因为我们年轻的缘故,可现在我们都在长大,有些事,不能不去想,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之间有了太多的秘密,太多的隐瞒,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未婚妻,在你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身边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在你身边?也许你没有意识到,可是你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和我生分了许多,疏远了许多。”
楚嫣然的娇躯下意识的挺直了,旋即晶莹的泪水又涌出了她的眼眶,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必要回头,因为她知道谁来了,楚嫣然分不清内心中究竟是欣喜还是愤怒,她有些慌乱的站起身,大步向门外走去。
张扬要了份牛排,要了瓶红酒,听着小提琴悠扬的旋律,昏黄的灯光下,红酒摇曳着琥珀色的光芒,张扬回忆着那个生日的夜晚。
楚嫣然下定决心要将张扬彻底忘了,可从昨晚到现在她的脑海中却始终晃动着张扬的影子,往事历历在目,她不相信过去发生在两人之间的事情会是假的,正所谓斩不断理还乱,楚嫣然也是在京城漫步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里,看到路易莎餐厅,她忽然想起前年张扬生日的情景,想起张扬柔情脉脉的眼神,想起那晚的烛光和浪漫。
张扬拉开手包,抽出五张老头票塞给了那名侍者:“拉,我想听!”
张扬道:“我现在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缘分这回事儿。”
楚嫣然可不领情:“你谁啊?滚一边去!”
小提琴手总算将这首二泉映月给拉完了,张大官人端起红酒,大口喝完了,正准备起身结和图书账走人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向琴台,张扬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楚嫣然。
张扬望着楚嫣然孤单而完美的倩影,一种怜意油然而生,他从花瓶中抽出一支玫瑰,缓步走了过去,站在楚嫣然的身后,当楚嫣然演奏完最后一个音符,将那支玫瑰放在钢琴之上,低声道:“我一直都在找你……”
黑脸警察道:“你少跟我耍横,京城这地面上什么人物我都见过,你们两人闹气也罢,谈恋爱也罢,没事儿跑到大马路上找什么乐子?”他冲着楚嫣然道:“你这小姑娘脾气挺大,你要是生他的气,你拿起砖头拍他啊,人家货车司机又没得罪你,你冲着人家汽车扔什么砖头?”
侍者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接过钱转身去了,来到琴手面前小声说了两句。
张扬微微一怔,楚嫣然的这句话让他心中一沉。
楚嫣然没好气的看着他们,她是真看不惯这帮当官的嘴脸。
楚嫣然道:“你怎么办?”
楚嫣然捂着嘴唇埋头奔跑着,她的速度不足以甩脱张扬的追踪,小妮子一咬牙,忽然向快车道跑去,她要横穿马路。
楚嫣然根本不理会他,把俏脸转到一边,黑脸警察冲着张扬努了努嘴。
楚嫣然原想着闹出点事把张扬给牵制住,想不到自己也身陷囫囵了。
张扬开着他的皮卡车徜徉在夜晚京城的车河之中,他漫无目的的在车流中穿梭着,打开收音机,里面传来一首优美的钢琴曲,张扬听着有些熟悉,眼前不觉浮现出一幅画卷,楚嫣然身穿红色长裙,坐在钢琴前为他弹奏的情景,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还是张扬在春阳驻京办的时候,嫣然专程飞来京城给他过21岁的生日,想起楚嫣然对他的诸般好处,张扬心中越发感到难受,不知不觉他来到了当初嫣然给他过生日的路易莎法式餐厅前,橘色的灯光透过墨绿色卷帘投射到一旁的街道上,玻璃窗后,可以看到一对对时尚男女的剪影,他们三三两两的交谈着,餐厅内的气氛浪漫而温馨。
“没有!我只是不想让你为我担心。”
黑脸警察道:“嗬,都把我们派出所当成什么地方了?我不管你们什么关系?你们打人就是不对!”
楚嫣然已经开始沿着人行道一路小跑起来,她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可惜她的双脚上穿着高跟鞋,这影响到了她奔跑的速度,楚嫣然弯下腰,迅速脱下了高跟鞋,赤着脚奔跑在人行道上。
张扬道:“怎么会没有关系,你是我未婚妻,我当然要向你解释清楚。”
“这话你说到点子上了。”
“我知道!”楚嫣然轻声道,把积压在心里的话说出之后,她感觉到舒服了很多,直到现在她依然相信张扬对自己的感情是真的,楚嫣然道:“我想我们应该给彼此一个空间,让我们看清自己,好吗?”
黑脸警察乐了:“耍流氓?你当我们派出所什么地方,借他一胆子,他敢!”
楚嫣然道:“这世上根本没有永远这两个字!”她转过身,冲着门外大声叫道:“警察同志,放我出去!”
黑脸警察道:“现在知道后悔了,你早干嘛去了,我们派出所地方紧张得很,你想要单间啊?没有,凑合点吧。”
楚嫣然冷冷挣脱开他的怀抱。
张扬道:“那司机欠打,他差点把我女朋友给撞了,还出言不逊!”
楚嫣然淡然道:“都过去了!”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心中感到莫名的酸楚。
他们这一闹腾,现场交通阻塞起来,很快就http://m•hetushu•com有交警赶了过来,怒道:“干什么干什么?马上把车开走,在这儿闹事,信不信把你们都弄警局里去。”
楚嫣然忽然变得无比平静,她轻声道:“恋人之间,如果只能分享喜悦,而不能分担忧愁,那么他们的感情还会牢固吗?”
黑脸警察道:“就你那觉悟还国家干部,去小屋里好好反省反省吧!”京城内的国家干部多了,随处都能抓出一大把。
因为是东西主干道,马路上车来车往,楚嫣然的突然冲入,让许多司机避之不及,有人踩下急刹车,有人突然改变了方向,有两辆车为了躲避则突然冲入道路的少女,而撞在一起。
张扬和楚嫣然一起被带到了附近派出所,这次的纠纷根本就是他们挑起的,现场目击证人很多。
张扬耷拉着脑袋过了好半天方才道:“嫣然,我太善了!”
黑脸警察笑得多少有些尴尬:“我说,你怎么不早说呢?”
张扬道:“我不是个好人,但我对你……”
楚嫣然摇了摇头。
楚嫣然没说话,不砸都已经砸了,你爱咋地咋地。
于是张大官人和楚大小姐被关进了小黑屋,楚嫣然被关进去之后,气得直踹门,里面空荡荡的,什么家具都没有,张扬贴着墙根坐下了,乐呵呵望着楚嫣然,心说这下我可不怕你跑了。
张扬安慰她道:“别怕,有我在!”
楚嫣然距离张扬远远的,靠在墙边站了,目光看着墙角的那扇小窗户。
楚嫣然道:“我没空搭理你!”
楚嫣然摇了摇头,却没有说出拒绝的话,踩着张扬的这双大鞋子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张扬光着脚板默默在身后跟着她,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路灯时而把他们的身影贴得很近,时而又把他们拉得很远。
张扬道:“谁让他嘴贱来着!”
楚嫣然幽然叹了一口气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之间已经到了需要让第三者帮忙解释的地步了吗?”
张扬和楚嫣然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是午夜零点了,中途出了这件事,楚嫣然冷静了许多,张扬也冷静了,至少他知道楚嫣然心中还在爱着他,但是她接受不了他的多情。
张大官人腾空飞跃而起,一脚踏在一辆黑色沃尔沃的引擎盖上,旋即又飞掠而起,大鸟般掠向空中,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身,赶上了楚嫣然,一把将她抓住。
张扬点了点头:“想通了,我打人不对,我赔钱!”
张大官人满脸无辜道:“没有,我发誓没有!”
楚嫣然道:“一直以来我都想做一个为你而活的女人,把你当成我世界的全部,经历这件事之后,我忽然明白了,想通了,一个女人那样的话只会失去自我,我曾经见证过我母亲的悲剧,悲剧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她把一切依托在我父亲的身上,而他……却辜负了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楚嫣然流泪了,可她的内心却变得坚强起来。
楚嫣然道:“自私才对,只想着自己,不想着别人!”
张扬道:“昨晚真是一误会……”说完他停顿了一下:“我这么说,你信吗?”
楚嫣然根本不听他的,她甚至不去看道路上的车辆,只是一味的向前奔跑。
黑脸警察道:“嗬,说话挺嚣张啊!”
张扬点了点头:“对你,我永远不会放手!”
黑暗中楚嫣然咬了咬樱唇,她冷冷道:“这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
楚嫣然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张扬轻声道:“鞋子虽然大了一些,可是能够保证你不被扎到脚。”
“没有就好,想通了http://m.hetushu.com?”
一辆大货车因为刹车不及,向他们直冲而来,张扬用身体护住楚嫣然,心里巴不得大货车撞过来,只要沾着自己,自己就飞出去,刚好可以演一出苦情戏,感动一下楚嫣然。
可是老天爷不能老顺着他的意思,大货车吭哧吭哧吭哧连续几下,终于成功停在距离他们一米左右的地方。
张扬抿起嘴唇,月光勾勒出他坚毅的面部轮廓。他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究竟给楚嫣然造成了多大的困惑。张大官人发现坦白从宽这四个字说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却很难,如果自己把所有的情事都向嫣然坦白交代,只怕她要悲痛欲绝。张扬向楚嫣然望去,黑暗中看不清她的面庞,却捕捉到一丝清冷的泪光。
张扬为她系好了鞋带,仰起头,依然是阳光灿烂的笑容:“我皮糙肉厚,没事儿!”
张扬知道她就算捂住了耳朵也一定听得到,叹了口气道:“我事先并不知道陈雪在那里,天池先生离世之前把那座宅院送给了我,把他的藏书送给了陈雪,而我又不经常在北京,所以将平时维护宅院的事情交给了陈雪。昨天晚上,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害怕你担心,所以没告诉你,开车返回香山别院居住。本来想好好休息一下,谁曾想,突然冲出一直闪电貂,在我身上咬了好几口,那东西有剧毒,我当时就中毒昏迷了,所以没听到你的电话,陈雪为了救我,趴在我伤口上吸出了毒液。”
张扬道:“我占有欲特强!”
张大官人没好气的翻了翻双眼道:“那让他给我拉一首二泉映月!”
他向侍者招了招手,递给侍者一张卡片,水边的阿德丽娜,侍者很礼貌的向张扬道:“先生,今晚钢琴师没来,您可以点一首小提琴曲。”
张扬小心翼翼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对待我?”
张扬无言以对,楚嫣然的这番话忽然让他意识到,他有了太多太多隐瞒楚嫣然的事情,他们之间之所以走到现在的地步,并非是因为陈雪,也不是因为这一次的误会,而是因为太多的秘密,太多的隐瞒方才造成的无形隔阂。张扬低声道:“对不起!”
张扬道:“事情跟她没关系,砖头是我拍得,人是我打的,要处理,你冲着我,让她走吧。”张大官人在关键时刻表现的高风亮节,把楚嫣然的事情一力承担了下来。
张大官人这会儿脾气出奇的好,他笑眯眯道:“分局的程志伟和梁联合都是我朋友,要不我给他们打一电话?”
走出餐厅大门,餐厅经理追了出来:“先生,您还没结账呢……”
楚嫣然怒道:“谁是你女朋友,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张扬道:“无论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沿着脚印儿追过去。”
黑脸警察愣了,望着张扬,心说你认识我们头儿你他妈不早说?非得等我把你关进小黑屋,到现在才把这件事透露出来,这两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张扬从手包中掏出一沓钞票随手扔了出去,然后大步追逐上去。
张扬道:“车还在路易莎门!”
楚嫣然指了指不远处的天源大酒店:“我很快就到了。”
张扬果然拿出手机给程志伟打了一电话,大半夜的程志伟被张扬吵醒相当的不悦,可当他听出张扬的声音,马上不悦的情绪就一扫而光,听说这件事之后,让张扬把电话交给那名值班警察。
张扬大叫道:“嫣然,你停下,听我解释!”
楚嫣然又沉默了下去,张扬仿佛一个等着宣判的罪犯,眼巴巴看着楚嫣然的侧影,两人在黑暗中沉默着,足足过去了十五分钟,楚嫣然http://m.hetushu•com方才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忽然意识到,感情不应该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你也不应该是我生命中的全部,我有外公,有外婆,我有义务让他们快乐。”
楚嫣然道:“打都打过了,你还想怎样?”
大货车的挡风玻璃被砸得四分五裂,那司机火了,推开车门就冲了下来:“小泼妇,信不信我抽死你丫的……”狠话还没说完呢,张扬一抬胳膊肘,捣在这厮的脸上,那司机魁梧的大个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被张扬这一肘砸得眼冒金星,晕天倒地。
那些司机围着警察嚷嚷了起来,被张扬打倒的那名司机捂着流血的鼻子,指着张扬大声抗议着。楚嫣然瞅子一个空子,想要溜走,却被一名警察给拦住了:“你给我站住,惹了事就想走?没那么容易!全都跟我回去调查情况。”
黑脸警察接到分局局长的电话显得诚惶诚恐,放下电话,面对张扬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笑容:“呵呵……呵呵……”
值班的黑脸警察把他们从小黑屋里放了出来,见到他们的第一句话,就冲着张扬问道:“你耍流氓了?”
张扬也没有勉强,他躬下身,解开了运动鞋的鞋带,脱下鞋子,不由分说的抓住楚嫣然的脚踝。
经过黑脸警察的协调,最终敲定,张扬和楚嫣然赔给对方修车费外加医药费一共二百元,原本那货车司机是不愿意的,可黑脸警察指着他的鼻子恐吓道:“你差点把人家给撞死,人家没找你要精神损失就是好的了,现在还赔你医药费,知足吧!”现如今,在哪儿都得有人,那司机看出肯定人家找人了,搅和下去也没有太多的意义,委屈的拿着二百块走了。
楚嫣然愤然转过头去,忽然从地上捡起半块砖头,扬起砖头狠狠砸在大货车的挡风玻璃上:“我就是想死,有种你撞我啊!”她觉着还不解恨,双手用力拍着汽车的引擎盖。
张大官人想起了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的那点事儿,嫣然早就有所耳闻,只是没有揭穿罢了,现如今问题终于被摆到了桌面上,张扬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阐述自己的爱情观和婚姻观吗?大隋朝带来的那一套,嫣然这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新时代少女肯定接受不了,现如今都男女平等了,想要一夫多妻,想要大被同眠,人家不觉着你脑壳被烧坏了才怪,张大官人心中很是郁闷,为嘛阿拉伯人可以?为嘛非洲n多国家可以,我为啥不可以呢?这厮很快就想明白了,自己早已不是大隋朝人了,一个共产党员,一位国家干部,满脑子都是封建残余思想,他的思想正在和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发生着激烈的冲突,谁对谁错?真是拎不清啊!大隋朝三妻四妾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如今得判一个重婚罪,大隋朝左拥右抱那叫风流,现如今那叫作风问题,叫耍流氓。
张扬笑道:“早说也是一样,犯了错误也得承担后果不是?”
楚嫣然怒道:“万一他耍流氓呢?”
换成平时张扬一个人是不会主动光顾这种地方的,他宁愿去烧烤摊,宁愿去吃卤煮,刀叉不适合他,可今晚,心里始终印着楚嫣然倩影的张扬,带着歉意,带着对往事的怀恋,一个人走入了路易莎餐厅,找了个角落坐下,他的心中也抱着一丝期望,希望楚嫣然仍然没走,希望嫣然就在京城,就坐在这间餐厅之中。
张大官人求之不得,心说平时都说谁是最可爱的人,今儿我算发现了,人民警察啊,什么叫急老百姓所急,想老百姓所想,这黑脸警察就是典范。
听到楚嫣http://www•hetushu•com然的这句话,张扬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失落。
她本想返回美国,可是以她现在的情绪回到美国十有八九会被外婆看出,她不想给外婆添心事,她又想前往北原去看外公,也担心自己的心思被外公发觉,只好孤零零在北京找了家酒店住下。
楚嫣然弹奏这首钢琴曲的时候,倾注了全部的感情,情到深处人孤独,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感和孤独感笼罩了楚嫣然的内心,她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泪水宛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滴滴落在钢琴之上。
黑脸警察乐了:“你们少跟我在这儿演戏,觉着这么一来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做梦!你们不是不认识吗?好,那就认识认识,一起去小屋里蹲着吧,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过来找我。”他叫来一名警察,把张扬和楚嫣然弄到小黑屋里蹲着去了。
张大官人也是:“呵呵……呵呵……”
“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你对其他人也这样,比如……”楚嫣然停顿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秦清!”
于是法国餐厅内很快就响起了一首悲悲切切的二泉映月,不得不承认这位琴手的水准还是不低的,二泉映月本来是二胡最能诠释出其中的味道,可小提琴手用提琴演绎的也相当不错,好听是好听,可并不适合人家餐厅的氛围,张大官人原本心情就不好,越听越是郁闷,自个今天是怎么了?根本是自己找虐啊!
楚嫣然可不乐意了,抗议道:“凭什么要把我跟他关一起啊?他不是个好东西,我不同意。”
“赔钱就行了?那这世上所有的有钱人打人都不犯法了!”
这货车司机也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从驾驶室内又跳出来两名大汉,后面还有三辆货车,一看同伴被打了,冲出来十多个人,他们上前把张扬和楚嫣然给围住了。
“我陪你过去!”
楚嫣然吓得够呛,张扬被闪得够呛,心说你在往拼凑一点,我还没来得及演戏呢!他低声道:“你有没有事?”
负责他们案子的一名黑脸警察把文件夹往办公桌上重重一拍,威严十足的冲着他们道:“说说吧,怎么个情况?我们政府的政策从来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张扬道:“咱俩还真是有缘,那么大的北京城都能遇上。”
张扬掩饰不住内心的担心,高声道:“别跑!别跑!”
黑脸警察点了点头道:“这样吧,我帮着你们调解一下,人民内部矛盾嘛,不要搞得动静太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多好。”
张扬点了点头。
楚嫣然捂住了耳朵蹲在那里,一副要将张扬隔离在外的架势。
楚嫣然明显憔悴了许多,身穿黑色长裙,俏脸略显苍白,纤纤十指落在键盘之上,一串忧伤而动人的旋律在她的指尖流倘出来,她这次弹奏的是《秋日的私语》,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心情,这样的一首钢琴曲更能表达楚嫣然的幽怨。昨晚楚嫣然克服了重重的心里障碍,准备去夜会张扬,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可一路之上给张扬打电话始终都没有人接,抵达香山别院楚嫣然从门缝内看到里面有灯光,敲门也无人应声,只能翻墙而入,她生怕张扬出了什么事情,可谁曾想刚好让她看到了张扬和陈雪在床上缠绵的场面,楚嫣然悲痛欲绝,含泪离开了那里。
楚嫣然怒道:“少在我面前装好人,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京城的秋夜已经有些寒冷,张扬脱下外套给楚嫣然披在身上,楚嫣然并没有拒绝,张扬看着她的高跟鞋已经跑丢了,只穿着丝袜站在人行道上,担心她会着凉,关切道:“我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