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8章 家宴

张扬送罗慧宁回家后,紧接来到了平海驻京办,途中他给楚嫣然打了一个电话,楚嫣然告诉他自己已经前往北原探望外公了,让他最近不要和自己联系,她想静一静。
张扬站在天源大酒店门前的大理石路面上,望着楚嫣然就这么走了进去,走入旋转门后,她终于转过身,旋转门让她的倩影变幻在光影之中。
宋怀明的内心宛如被人狠狠抽了一鞭,他泥塑一般呆立在那里,充满悲怆的望着女儿,过了许久方才道:“你……一直都是这样看我?”
张扬和楚嫣然对望了一眼,还是老老实实走了下去,罗慧宁抓着张扬的手,又抓住楚嫣然的手,强迫他们将手放在一起,她大声道:“我女儿的感情那样,我儿子的感情也是一塌糊涂,现在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干儿子的感情也以悲剧结束,我是你们的长辈,我看得出,我看得出你们彼此明明深爱着,既然彼此相爱,为什么要分开?你们是不是存心想要气我,是不是想气死我?”罗慧宁的情绪激动起来,她的眼圈有些发红。
张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低声道:“我和嫣然已经取消婚约了。”既然罗慧宁都已经知道,他也没必要将这件事继续隐瞒下去。
楚嫣然道:“罗阿姨,谢谢您的关心,我和张扬已经商量过了,我们当时订婚只是因为年轻冲动,很多事都没有考虑清楚,所以经过我们的审慎考虑,决定取消婚约。”楚嫣然说完这番话,将装着祖母绿项链的那个首饰盒交还给罗慧宁,这是当时她和张扬订婚的信物,她低声道:“罗阿姨,这项链本来我想让张扬转交给您,可是既然您问起这件事,我还是亲自还给您的好。”
张扬道:“宋省长那边我不方便说,您有机会还是向他说清楚吧,对了,柳阿姨,这付安胎药一定要吃,如果你想要保住这个孩子的话,情绪方面千万要保持稳定,心境上不可以有太大的起伏。”
楚嫣然的手轻轻落在张扬的肩头,张扬的目光仍然望着水面:“嫣然,我放不下你。”
午宴在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后结束,宋怀明和柳玉莹辞别文国权一家后前往平海驻京办。
楚嫣然却摇了摇头:“张扬,我不想伪装下去,既然我们已经说好了要分开,何必瞒着他们,你可以做戏,你习惯了做戏,可我不行,我做不到!”说完她向罗慧宁深深一躬道:“对不起,罗阿姨,真的很对不起!”她转身走向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一上车楚嫣然抑制许久的泪水就落了下来,她轻声道:“开车!”
文国权呵呵笑道:“一家人,何必这么客气!”
宋怀明皱了皱眉头,女儿直到现在连爸爸两个字都吝惜说出口。
楚嫣然却冲着父亲道:“你有时间吗?我有话问你!”
张扬写好了药方,将药方交给了柳玉莹。
柳玉莹道:“我现在已经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了……”
张扬探了探她的脉息,双眉紧锁,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动了胎气!”他的话让旁边的楚嫣然吃了一惊,楚嫣然从柳玉莹刚才的表现中已经怀疑她生病了,可是毕竟没有往这方面想,张扬一说,她方才明白过来,柳玉莹的表现根本就是妊娠反应。
楚嫣然的目光垂落了下去,看到了脚上的那双鞋,芳心内最娇柔的部分被融化了,她无数次提醒自己不要被轻易感动,可有些事却并非受她的意志所控制,抬起头,却发现旋转门外已经失去了张扬的身影。
楚嫣然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递给她一张纸巾,柳玉莹擦了擦嘴,舒了口气道:“呕出来,感觉好了许多!”
楚嫣然道:和图书“别人怎样看你并不重要,关键是你自己怎样做!”说完她转身走了回去。
文国权笑道:“怀明有阵子没见过嫣然了?”
张扬点了点头。
楚嫣然道:“给我时间!”
文国权一家最早到达了金王府,是儿子文浩南提议将宴请地点安排在这里,文国权最近和儿子的沟通很少,虽然他知道儿子有心事,可父子两人却始终没有开诚布公的沟通过,文国权太忙,而文浩南又很少找父亲主动谈话,他的笑容和话语也一样越来越少,这让文国权不由得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
楚嫣然点了点头,来到罗慧宁和柳玉莹之间坐下,叫了声罗阿姨,又小声叫了声柳阿姨。虽然只是一声平淡的称呼,已经让柳玉莹的内心中充满了喜悦。
楚嫣然担心她有事,一直在外面等着她,等了好一会儿方才见到柳玉莹面色苍白的从里面出来,目光显得十分惊慌。楚嫣然慌忙上前搀住她,柳玉莹有些紧张的抓住楚嫣然的手臂,小声道:“你把张扬叫出来!”
她小声道:“为什么还不回去?”
在场人中最为关心楚嫣然的当然要数她的父亲宋怀明,宋怀明从女儿走入房内的一刻起就发现女儿的表情并不自然,虽然他很少见到女儿,可是对女儿仍然可以做到观察入微,女儿胖了瘦了,开心还是难过他一眼就能够看出,这次见到嫣然的第一眼印象就是憔悴,而且女儿的眼睛微微有些浮肿,显然昨晚没有睡好,应该可能哭过,嫣然是个坚强的女孩儿,能让她伤心落泪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张扬,这是让宋怀明相当无奈的一件事,张扬在嫣然心中的地位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这个亲生父亲。
柳玉莹俏脸红了一下,她咬了咬嘴唇,被后辈追问这件事毕竟有些不好意思,她还是点了点头。旋即又道:“我已经决定了,不打算要这个孩子,等回去就做手术。”
楚嫣然轻声道:“罗阿姨,我们已经考虑好了。”
楚嫣然道:“政治权力在你的眼中难道这么重要,当初你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放弃了我的母亲,现在又要放弃你的孩子吗?”
张扬这才站起身来,转过身去,却发现一辆蓝色宝马mini停在不远处,车内一位女孩正远远向他看着,虽然戴着墨镜,张扬还是一眼认出她是查薇,查薇是从金王府一路跟过来的,看到自己的行藏被张扬识破,吓得吐了吐舌头,开着汽车一溜烟跑了。
张扬在文浩南身边坐下了,先冲文国权叫了声干爸,然后又笑着冲着宋怀明叫了声宋叔叔。
张扬看到干妈激动成这样,慌忙劝道:“干妈,您别急,我们开玩笑的,嫣然,你把项链拿回去,别逗干妈了。”
罗慧宁掏出纸巾擦干泪水道:“快起来,让外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文浩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罗慧宁柳眉颦起:“嫣然,你们年轻人谈恋爱发生些小摩擦是难免的,可是没必要搞得这么严重。”
柳玉莹道:“你和嫣然是不是吵架了,今天总感觉你们有些不对。”
罗慧宁望着前方开车的张扬,怒道:“混小子,你怎么不说话?嫣然都要跟你一刀两断了!”
宋怀明向文浩南看了一眼道:“文总理好福气,有这么一位聪明能干又听话的儿子。”
罗慧宁道:“好不容易过来玩,别急着就走,我和玉莹还有话说呢?”
张扬主动请缨道:“我送柳阿姨回去休息吧!”
张扬眼巴巴看着楚嫣然,他是害怕这丫头受不了刺激,控制不住情绪,万一当场大哭起来,自己肯定要成为众矢之了。
“我明白!”
宋怀明淡然m•hetushu•com道:“都什么时代了,我们这些做父母的都是很开明的,儿女之间嘛,合则聚,不合则散,感情的事情,谁也不会勉强他们。”宋怀明见不得女儿受委屈,从女儿的这番话,他认定女儿受到了委屈,联想起之前听说的种种,他的内心中顿时变得不好受起来,这番话已经明显流露出不悦了。
楚嫣然道:“没事,我很好!”
这下连柳玉莹都看出来了,楚嫣然和张扬之间肯定出了问题,她笑了笑道:“行了,咱们别说这些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别让这对年轻人不好意思。”
楚嫣然表现的很好,向张扬看了一眼,微笑道:“罗阿姨,我们还小,他是个官迷,一心想当大官,想做一番大事业,我外婆又把贝宁财团交给了我,短时间内我还无法将集团的全部事务上手,你们这些长辈不是时常说,年轻人要趁着年轻多做事,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投入到儿女私情上去吗?”楚嫣然表现的虽然很好,可是她忽略了一个事实,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目光如炬的人物,他们善于从细微之处看到问题的实质,楚嫣然自以为的从容自然,在这些长辈的眼中却是破绽百出,罗慧宁马上意识到自己问错话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文国权感叹道:“都是这样,儿女小的时候盼着他们赶紧长大成人,可等他们长大成人了,又开始矛盾了,既希望他们有出息,早日有自己的事业,又害怕他们不在自己的身边,天下间哪个父母不是这样患得患失的。”
楚嫣然道:“是不是因为我?”
楚嫣然淡然笑道:“没有,他说过,以后不再惹我生气了。”
罗慧宁呆呆看着出租车远去,她愤怒的冲着张扬叫道:“你为什么不去追?”
宋怀明道:“女儿大了,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不可能整天都守在父母的身边。”
张扬佯装什么都没看到,为罗慧宁拉开了车门,轻声道:“干妈,我送你回去。”
罗慧宁听她这样问,心中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她当然知道楚嫣然负气出走的事情,楚嫣然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她是知道的,从柳玉莹的问话也能够听出,他们两口子目前还不知情,罗慧宁不由得有些埋怨张扬,这小子偏偏要在这种时候闹出事情,宋怀明要是知道女儿负气出走,不知心中又会作何感想?罗慧宁表面上却仍然不露声色,微笑道:“年轻人贪玩,不知道她和张扬又去哪里玩了!”她向文浩南道:“浩南,去通知酒店上菜,咱们到时候就开饭,不等他们两个了。”
柳玉莹道:“我刚刚出了血,就算勉强留下,这孩子也未必……”
这时候他们看到宋怀明从里面走了出来,宋怀明是看到妻子出去这么久都没有回去,担心她有什么事情,所以才出来看看。看到张扬和楚嫣然围在柳玉莹的面前,看到柳玉莹苍白的脸色,他不禁内心一沉,宋怀明隐约猜到了什么,低声道:“玉莹,你怎么了?不舒服?跟孩子们说什么?”
张扬把车停下,罗慧宁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怒道:“你们全都给我下车!”
文国权也有重要事情去办,很快离去,罗慧宁让儿子文浩南先走了,她让张扬送自己回去,楚嫣然和张扬与她同车,这是罗慧宁故意创造的谈话机会,罗慧宁和楚嫣然坐在后座,她望着楚嫣然道:“嫣然,张扬是不是惹你生气了?如果你有什么委屈,只管向我说,我这就教训这个臭小子。”
宋怀明道:“嫣然,是不是刚从美国回来,还没有倒好时差,没休息好啊?你看起来好疲惫,好憔悴!”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有意无意www.hetushu•com向张扬看了一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可张大官人现在心虚啊,宋怀明的这一眼看得他一颗心怦怦直跳,心说老宋肯定看出来了。
文国权笑道:“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来到天源大酒店的旋转门前,楚嫣然并没有停顿脚步,轻声道:“不必送了!”
楚嫣然张开双臂,紧紧将他拥入自己的怀中:“张扬,我一样放不开你,但是……我说服不了自己……”
柳玉莹点了点头,她也觉着今天宴会的气氛有些不对,宋怀明对女儿的关心实在太过外露了,想起自己,柳玉莹心中感到一阵难过,也许是情绪触发了她的反应,她慌忙站起身,捂着嘴向门外走去,罗慧宁有些诧异的看着柳玉莹,原本想要起身,楚嫣然道:“罗阿姨坐,我去看看!”
宋怀明笑了笑。
宋怀明看到她的神情心中暗叫不妙,他轻声道:“要不,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休息……”
“我会等,永远等下去……”
这句话正说中了柳玉莹的痛处,她是如此的渴望拥有这个孩子,可宋怀明的态度让她伤心失望,这些天她没有一刻好过过,就在见到楚嫣然的时候,她忽然下定决心要流掉这个孩子,可谁曾想突然又有了反应,难道这孩子并不想走,所以才折腾出一些风浪,让他的姐姐知道吗?
张扬和柳玉莹回去之后,宋怀明道:“嫣然,有话快些说,你文伯伯一家还在等着。”
楚嫣然点了点头,扶着柳玉莹在外面的休闲区坐下,转身去找张扬的时候,柳玉莹又叮嘱她道:“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柳玉莹道:“张扬怎么回事儿?都几点了还没来!”
柳玉莹笑道:“怀明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是最念着嫣然的,他恨不能女儿每天都守在自己的身边才好。”
张扬道:“就算我把她追回来,她一样会走,还是给她一段时间,我不想逼她太紧。”
张扬摇了摇头道:“跟她无关,是我们俩自己的问题。”
宋怀明道:“身不由己啊,平海那边还有一摊子事等着我回去处理,想要放松放松都没有时间。”
张扬前往平海驻京办是为了给柳玉莹开安胎药方,来到驻京办,宋怀明已经出去办事了,柳玉莹刚刚去医院做超声波检查回来,检查的结果很好,胎心正常。
张扬乐呵呵道:“不好意思啊,这京城的交通实在太堵了,红灯又多,我一路上塞了三次车,遇了三百多个红灯,所以才来晚了。”
宋怀明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女儿,他微笑道:“不急,咱们说会话。”言外之意就是要等女儿的意思。
楚嫣然小声道:“你怀孕了?”
罗慧宁格格笑道:“你这小子就会胡说八道,就等你们了!”她向楚嫣然招了招手道:“嫣然,到我这儿坐!”
柳玉莹吃惊的瞪圆了双眼,过了好共会儿方才充满错愕道:“为什么?”
楚嫣然道:“可你们没有自己的孩子啊!”
楚嫣然把张扬叫了出来,也没有声张柳玉莹的事情,张扬来到外面,在柳玉莹身边坐下,关切道:“柳阿姨,你怎么了?”
张扬道:“没事,我探过你的脉息,只要我给你开几付安胎药,你调整好心情应该没事!”
柳玉莹不无嗔怪的看了张扬一眼,责怪他当着楚嫣然的面点破这件事,其实张扬之所以说出来,是因为他觉着宋怀明两口子的事情不应该瞒着楚嫣然,毕竟嫣然是他的女儿,无论现在他们父女关系怎样,嫣然都有知情权。
张扬此时心中也很不是滋味,楚嫣然说过让自己给她时间空间,可没想到这次丫头玩真的了,又是取消婚约,又是退还hetushu.com定情信物,张扬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笑了笑道:“也许是该冷静一下。”
柳玉莹小声道:“是不是因为时维的事情?”
楚嫣然不解道:“你们好不容易才有了孩子为什么不要?”
罗慧宁道:“浩南,你给张扬打个电话,催催他!”
柳玉莹道:“不用,不能让文总理他们一家久等了,太失礼了。”
“你真的没事?”楚嫣然有些担心道。
柳玉莹道:“可……”
柳玉莹呕吐完之后,来到水池旁洗了把脸,从镜中看到了一旁的楚嫣然,她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笑:“我受凉了……”
柳玉莹看到宋怀明,不知为何,忽然感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委屈,眼圈突然红了。
罗慧宁流泪了,本来就算张扬分手,她也不至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是她忽然联想起了女儿,想起了儿子,这一件接着一件的事情,让她接应不暇,她发现自己的儿女在情感上都没有幸福的归宿,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和失落,她即是为自己的命运感叹,也是为张扬和楚嫣然的分手而惋惜。
张扬道:“我怕我走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你。”
罗慧宁笑道:“在场的没有领导,都是你长辈!”
文浩南拿起电话正准备打的时候,张扬推门走进来了,让罗慧宁惊喜不已的是,不但干儿子张扬来了,连楚嫣然也跟着一起来了,看到他们两人又走到了一起,罗慧宁心中充满了欣慰,到底是一对斗气冤家,没有隔夜仇啊!
罗慧宁听出楚嫣然话里有话,握住楚嫣然的手轻声道:“嫣然,有什么话一定要说出来,憋在心里,不但伤身,而且会伤感情。”
“没事!”柳玉莹说完这句话,忽然感觉小腹隐隐作痛,她顾不上向楚嫣然解释,转身向洗手间内走去。
文浩南看到人齐了,起身出去叫菜,罗慧宁和柳玉莹一人牵着楚嫣然的一只手说个不停,文国权和宋怀明谈得都是一些国内形势,张扬和文浩南之间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两人端起酒杯连喝了几杯,发现他们两人才是今天的陪衬。
文浩南在门外等待,引着宋怀明夫妇走入房内,文国权和妻子罗慧宁笑着站起身去迎接他们。文国权走了两步便停在那里,作为主人他要表现出热情好客,还要自重身份,宋怀明的步子自然要迈的比他多一些,伸出手,握住文国权早已等待在那里的右手,笑道:“不好意思,让文总理久等了。”
柳玉莹慌忙摇了摇头:“不是!是……是因为我和你爸年龄都这么大了,再要孩子让人家笑话。”
楚嫣然咬了咬樱唇,终于还是推门走了出去,看到了夜色中的张扬,他坐在喷泉池边,呆呆望着水面,双手捧着头。在楚嫣然的印象中,他还从没有表现出这样的沮丧。
文国权安排的这场家庭宴会气氛并不和谐,他看出大家貌似平和的气氛下暗潮涌动,这暗潮并非来自于他的家庭,而是来自于宋怀明一家,文国权自然不会想起这件事还和柳玉莹有着一定的关系,只是认为张扬和楚嫣然出了很大的问题。
张扬道:“我们分开了这么久,这次见面感觉有些不适应,而且我这人毛病太多,嫣然有些接受不了。”
柳玉莹叹了口气道:“我一直都以为,你和嫣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可是没想到你们竟然会走到这一步……”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看得出,你们还有感情的,应该会有挽回的机会。”
路上谁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楚嫣然知道他走在自己的身后,安心!张扬看到她走在自己的前方,放心!有些事根本不用说出口。
张扬苦笑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们还年轻,m.hetushu•com都有自己的事业,也许感情的事情应该先放一放。”
罗慧宁望着张扬,一时间怒从心来,她扬起拳头狠狠捶打在张扬的身上:“你这个混小子,混小子,嫣然这么好的女孩子你都留不住,你……你们一个个让我好失望……”
柳玉莹点了点头。
张扬默默跪在了地下:“干妈,您心里不舒服就狠狠打我吧。”
文国权安排这场家宴的缘由就是张扬和楚嫣然,虽然他和宋怀明都很清楚,这顿饭拥有着太强的政治目的,可人一旦到了他们的位置,很多事必须需要理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虽然文浩南很不喜欢这样,但是身在体制中,就必须遵从一定的规则。
柳玉莹道:“这件事你宋叔叔还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真不知要作何感想?”
罗慧宁道:“儿子有儿子的好处,女儿有女儿的好处,我看你们家嫣然就好的很,又漂亮又乖巧,我那个干儿子不知哪辈子修得福分才能认识嫣然这么好的女孩儿。”
张扬并没有做太多的表示,只是低声答应下来。
张扬就这么站在外面插着口袋,笑眯眯看着楚嫣然,他的表情让楚嫣然打心底想骂他,想骂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想起他的可恶,想起他的可恨,同时也想起了他的可爱。
张扬搀住柳玉莹,从她掌心送入一股温暖的内力,帮助柳玉莹放松精神,稳定情绪,他看得出柳玉莹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想起当初自己在东江道破柳玉莹怀孕时宋怀明的表现,作为一个丈夫,他缺少应有的惊喜,也许宋怀明夫妇之间的隔阂就是因此而产生。
宋怀明和柳玉莹在中午十一点五十五分准时抵达了金王府,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五分钟,太早了显得太过殷勤,太晚了又不够尊重,普普通通的一顿宴请对官员来说,往往会赋予太多的意义。
柳玉莹没说话,她的表情却显得有些伤感。
既然这顿饭是家宴性质,就少不得提到张扬和楚嫣然之间的终身大事,罗慧宁道:“嫣然,你在美国的时候,张扬盼星星盼月亮的等你回来,现在总算回来了,你们两人究竟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罗慧宁并不清楚张扬和楚嫣然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这样一问,这句话一说出来,张大官人顿时愣了,心说干妈啊干妈,您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今天楚嫣然跟他一起过来根本就是为了应景,他们之间虽然感情仍在,可陈雪的事情明显伤到了楚嫣然,有些伤害并不是说能弥合就能马上弥合的,楚嫣然都提出了让他给她一些时间,张大官人也答应,其实他也不知该怎么向楚嫣然交代自己的缤纷情事,总之他的感情现在就是一个字……乱,连他自己都整理不出头绪来,现在干妈又跟着添乱,真是要乱上加乱了。
罗慧宁怒道:“停车!”
柳玉莹率先道:“嫣然还没有来?”
柳玉莹伸出手腕道:“帮我诊诊脉,我是不是有事?”
文国权笑着举起酒杯道:“一家人聚会,别老围绕着年轻人做文章,怀明,这次你一定要在北京多呆几天,咱们哥俩得好好聊聊。”
张扬道:“谨遵领导教诲!”
罗慧宁已经和柳玉莹手挽手坐在了一起,女人之间的交流虽然不如男人深刻,可表面功夫总是做得要比男人更好。好比罗慧宁和柳玉莹之间,她们缺少深厚的感情交流,也没有打算很深的相处下去,可是她们一样能够表现的亲如姊妹,究其原因,全都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她们知道怎样相处。
罗慧宁扬起手,却缓缓落在他的头顶,揉搓着他的短发,充满慈爱和怜惜道:“你心里也不好受,嫣然是个好女孩,你不可以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