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9章 安慰

张扬愣了下:“你就这么看我?”
张扬道:“成,今天吃饱喝足,明天我打道回府。”
张扬道:“拉倒吧,你还不是拿我当借口撮合江光亚和顾养养,我算看出来了,没戏。”
柳玉莹充满惋惜道:“我总觉着这两个孩子很般配,如果因为一些小事就分开,实在太可惜了。”
如果不是在大马路上,查薇肯定要向张扬拳脚相加,不过她没这么做,得注意个人形象,淑女气质害死人!
“楚嫣然不要你了?”
查薇挂上电话道:“喂!那瓶我喝过了!”
宋怀明道:“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怎样?”
汽车在张扬的身边停下,查薇落下车窗,除下墨镜,一双灵动的美眸在张扬的脸上转了一圈:“怎么着?受委屈了?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柳玉莹低声道:“怀明,我已经考虑清楚了,等咱们回到东江,我就把这个孩子做掉。”
查薇道:“你该不是打什么坏主意吧?”
查薇道:“你是不是挺难过的?想哭吧?哭一个给我看看,反正这儿只有咱们俩,我向你保证,跟谁都不说!”
查薇觉察到张扬低落的情绪,本想要借着刺激他两句的念头顿时打消了,小心翼翼道:“怎么了?情绪这么低落,该不是失恋了?”
张扬道:“谁请客啊?”
查薇道:“那是,我就见不惯男人因为失恋就要死要活的,不就是什么爱情吗?感情这种事,合则聚,不合就散呗,有什么了不起,中华儿女千千万,不好咱就换!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些话你都忘了?”
张扬道:“我是说真话,你千万别多想。”
顾养养跑到张扬面前停下脚步,俏脸越发显得红扑扑的,不知是因为跑得急了还是羞涩,一双明眸秋水般温柔,洋溢着欣喜的光芒:“张哥,你什么时候来北京的?”
张扬乐道:“能自力更生比什么都强。”
查薇没说话已经率先下楼去了。
查薇接连呸了两口,瞪着张扬道:“你怎么不早说!”
查薇道:“我怎么听你的话还是讽刺我呢?”
张扬的目光却被远处的一个人所吸引,他看到顾养养来了,张扬有阵子没见过顾养养了,这丫头比过去出落得越发美丽了,过去到哪儿都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身体状况的恢复让顾养养充满了健康和活力,红扑扑的俏脸上,一双明眸充满了自信的光芒,这是过去在她身上找不到的。
查薇多少带了点酒意道:“别说了,我对你的生理问题不感兴趣!”
查薇道:“青岛啤酒花园,江光亚都订好位子了。”
张大官人乐道:“咱俩这是间接接吻吧!”
张扬道:“你好好教育我吧,言传身教,我一定洗耳恭听。”
那店老板这才去后面拿了几双越南出产的鞋子,张扬挑了一双,穿着刚好合适,准备结账,于小冬道:“不用,先记着,林大姐,月底给你一起结账。”
张扬道:“就兴你往我伤口上撤盐,不许我耍流氓,这是什么道理?”
顾养养道:“还行!”马上转向张扬道:“张哥,你来京城呆几天?这两天我休息,要不我陪你到处转转?”
张扬忍不住向查薇看了一眼,查薇一脸的笑意。除了江光亚之外,还有五名同学都过来了,其中除了顾养养是低两届的学生,其他人都已经毕业了。
查薇白了他一眼:“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流氓?”
江光亚脸上一热,慌忙岔开话题道:“最近学习忙吗?约你都不出来。”
张扬道:“你可着劲的糟蹋我吧,咱俩好歹也有一场旧情,你就算做不到雪中送炭,可也不能落井下石吧?”
查薇道:“少说废话,走,喝酒去!”
拉开房门一看,门外站着查薇和图书,张扬有些意外,诧异道:“你又跟我玩跟踪追击?”
这许多天以来,柳玉莹一直最期望听到的就是这句话,如今听到宋怀明亲口说出,一时间百感交集,泪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宋怀明看到妻子的摸样,也不禁歉然,他揽住柳玉莹的肩头,轻声道:“好好保养身体,为我生下一个健康活泼的宝贝儿。”
张扬道:“得,我没心情,你们玩去吧,我回去了,明天还有重要事情要做。”他说完起身就走了。
张扬灌了口酒道:“查薇,我要是说实话,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查薇伸出网球拍在他屁股上抽了一下:“要死了你,小心我告你调戏良家妇女!”
查薇横了他一眼道:“你真俗,我请行了吧?”
“我送你!”
张大官人乐了:“嗯,你还别说,我还真给忘了。”
查薇道:“算了,我才懒得管你生意上的事情,我走了啊!”
张扬道:“惭愧!我真惭愧了!”
张扬道:“我有毛病!”
查薇道:“那就是花心,那就是不对,你也不想想,你这样做,对别人公平吗?就算你管不住自己感情泛滥,可婚姻你只能给一个人,如果你结婚了,其他人会怎么想?她们会不会因为你而受到伤害?”
查薇格格笑了起来,张扬道:“接着玩嘛,我还没出汗呢?”
查晋北道:“江城新机场的投资的事情上我有些对不住他,总想找个机会向他单独表达歉意。”
运动的确有助于舒缓郁闷的心情,张扬把打网球当成了是一种发泄,和江光亚打了几局,江光亚根本接不住他的发球,气喘吁吁的摆了摆手道:“不玩了,不玩了,你打球是要人命!”
查薇笑道:“今晚,我发现你有些爱心泛滥。”
张扬道:“我烦着呢!是朋友的话出来陪我喝点儿。”
宋怀明打断她的话道:“玉莹,我这两天一直都在考虑,我不该太自私,不该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牺牲掉你做母亲的权力,而且……”他抬起头,灼热的目光望着柳玉莹道:“我也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宋怀明突然转变了主意却是因为嫣然的那番话。
张扬道:“你对我评价这么高,真是让我感动。”
查薇道:“我才懒得多想呢,你别觉着我们一个个都跟纨裤子弟似的,我可告诉你,我已经毕业了,现在是自由职业者。”
宋怀明的两道浓眉凝结在一起,过了一会儿他方才道:“为什么?”
查薇笑道:“早就知道你境界不行,不是看你今儿可怜,我真不愿意教育你。”
张扬道:“所以你得小心了,千万别有趁着我悲观失望的时候,趁虚而入的打算,搞不好就得作茧自缚。”
查薇白了他一眼,听出这厮没说什么好话,她拿起桌上的那瓶矿泉水喝了一口,一不留神拿了张扬的那一瓶,张扬道:“那瓶是我的!”
查薇道:“没劲,吵吵闹闹的,听着就烦!”
张扬对她的揶揄并不介意,微笑道:“做儿子的给妈下跪,天经地义,到哪儿说也不丢人。”
“到了两天了,办事呢,所以也没顾上去看你!”
查薇啐道:“谁跟你一场旧情啊?美得你!”
查薇道:“江光亚求你的,你帮不帮啊?”
张扬道:“我未来姐夫是哪位啊?”
张扬笑道:“呃,明儿就走了,没时间玩了。”
顾养养对他却不怎么客气,淡然道:“上周六你不是到学校去过吗?”
查薇道:“我怎么觉着你今天说话句句带刺啊?”
张扬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要是搁在古代也是一奸妃,假传圣旨的事情肯定不会少干!”
江光亚看到张扬同来,乐呵呵迎了上去:“张扬和_图_书,你什么时候到北京的?”
查薇接过他递来的酒瓶又喝了一小口,皱了皱眉头,这二锅头的确有些不好下咽。
柳玉莹道:“做过超声波了,医生说没事,张扬刚刚过来给我开了安胎药。”
张大官人懒洋洋躺在副驾上:“急什么?我又没嫌你脏!”
张扬这会儿刚从平海驻京办出来没多久,不禁笑道:“查薇,刚习你不是一路跟着我吗?你要是这么想见我,怎么又掉头就跑呢?”
查薇恨不能举起网球拍打爆他的头,不过她还是没有做出更为过激的动作,小声道:“回头,帮忙把顾养养约出来吧!”
张扬道:“我还当你喜欢喝我剩的!”
张扬道:“不帮,我自己事儿都没忙完,哪顾得上管这么多的闲事!”其实他不是不想帮江光亚,是他害怕见到顾养养,这位小姨子对自己可有些不一般,张大官人很理智的,他知道和顾养养之间怎么都得保持距离,他可不想再有什么误会发生了。
张扬道:“查薇,哥们都惨到这份上了,你不至于还要幸灾乐祸吧?”
宋怀明道:“我相信嫣然,她既然向张扬提出分手,就应该有充分的理由,张扬是什么样,我不了解,可我了解自己的女儿!”宋怀明的这番话充分表现出对女儿的回护。
顾养养笑道:“总算还知道请我吃饭,没把我这个妹妹忘了!”
查薇道:“别忘啊,你这么年轻,要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社会主义改革大业中去,整天情了爱了的,有意思吗?你不觉着自个儿太狭隘了吗?你对得起党和人民对你的培养吗?你浪费了社会主义这么多的粮食,就是为了谈恋爱,而不是为国家和人民多做点事,你惭愧不惭愧?”
张扬穿着拖鞋,溜达到驻京办对面专卖运动服饰的小服装店里,以三百二十块钱谈下了一双耐克,正在那儿试着鞋子呢,春阳驻京办主任于小冬找了过来,她笑道:“张市长,这双鞋可衬不上你!”
查薇道:“应该不会!”
于小冬笑道:“还是你眼尖,我未婚夫送的!”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指了指前面的酒楼:“走,我请你喝酒!”
张扬道:“我不是喜新厌旧,我是喜新不厌旧,我同时喜欢好几个女人,你明白吗?”
张扬穿着那双新鞋子跟着于小冬走了出来,一阵子不见于小冬略显富态,出门之后她赶紧把墨镜给戴上,张扬发现她的手上多出了一颗钻戒,不由得好奇道:“戒指不错!”
张扬今天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喝酒的时候,往往是别人找他才端起杯子,很容易走神,连顾养养都看出来了,关切道:“张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查薇红着脸骂道:“流氓!”
于小冬的交际能力很强,这一带的店老板都跟她很熟,看到他过来,方才知道张扬是她的熟人,于小冬道:“林大姐,这是我们领导,您可不能拿高仿A货蒙他,要正品!”这一带的小商贩良莠不齐,看到陌生客,就会以次充好,牟取暴利,于小冬对他们的经营手法很熟悉,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查薇啐道:“你不该找我,我可没耐心听你诉苦。”说话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却是江光亚那帮同学催她过去打球。
查薇道:“一大老爷们,心眼不会这么小吧?”
查薇看在眼中,心中暗叹,感情真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江光亚对顾养养如此殷勤,顾养养却对他不假辞色,顾养养对张扬明显青眼有加,可张扬却又时刻保持距离。查薇道:“都坐下再聊啊!”
张扬道:“我真没生气,就是有点心烦,查薇,晚上你们玩吧,我先回去休息了。”
和-图-书张扬道:“你这么一说,我有点信心了!”
张扬歉然道:“你们喝你们的,别因为我干扰到你们的心情。”他本来以为自己想喝点酒,想借着热闹把楚嫣然的事情尽快给忘了,可越是在这种场合,他的心底却生出一种难以描摹的孤独感,张扬决定尽快离开。
张扬道:“我哪儿流氓了?你穿一短裤衩露着两条大腿到处乱晃,这么招眼,也由不得我不看啊?”
查薇格格笑道:“不成,我和江光亚他们约好了下午去打网球,再说了,现在也不是吃饭的点儿,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顾养养芳心中一阵失落。
于小冬笑道:“快什么快?我都三十岁的人了,再找不到对象,就要成老姑娘了。”
张扬买了点油炸花生米、卤牛肉、油烫鸭,查薇点名要了两瓶二锅头,两人回到了春阳驻京办,现在的春阳驻京办租用的是明远招待所的五六两层楼,查薇突发奇想要到楼顶天台上喝酒,六楼刚好有铁楼梯通上去,两人爬到楼顶天台,就坐在楼顶喝了起来,张扬灌了一大口二锅头,因为没有酒杯只能对着酒瓶喝,他喝完将酒瓶又递给娄薇,查薇也没推辞,对着酒瓶喝了一口。
“你才脏呢!恶心,一阵子没见你觉着还有点想你的,可一见你就开始烦你!”
查薇道:“主要是为了请你,你走了,大家当然就散了。”
查薇气得举起网球拍往他身上连抽了几下子,不是当真打,只是做做样子,查薇道:“我算看出来了,你自己被人伤了,所以想在别人身上找乐子,再胡说八道,我也不搭理你了。”
查薇柳眉倒竖,美眸圆睁,这是她听过的最厚颜无耻的一句话了,于是她送给张扬三个字的评价:“不要脸!”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在路上遇到的,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一路跟着。”
张扬笑道:“赶紧去,当然是陪我未来姐夫要紧,我这两天挺累,打算好好休息休息。”
查薇道:“我怎么看你并不重要,关键是你女朋友怎么看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们俩不是已经谈婚论嫁了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分手了?”
张扬道:“就是因为害怕伤害到其中任何一个,所以我才觉着难办,真的,我谁都放不下!”张大官人咕嘟灌了一大口酒,借着一点酒意道:“我恨不能把天下间的好女人全都据为己有。”
张大官人真是佩服查薇的想象力:“我说查薇,我生理上没毛病,我是心理上!”
查薇道:“最讨厌你这种喜新厌旧的人。”
于小冬出去办事了,并不在驻京办,不过春阳驻京办的工作人员没有不认识张扬的,他们给张扬安排了一个豪华标准间,这房间都是县委书记县长他们过来时候专用的。
江光亚和几名同学都在网球馆等着查薇,查薇虽然是女孩子,可在这帮同学中却起到了领头的作用,这帮同学给查薇起了个很贴切的称号……武林盟主!查薇却宁愿他们叫自己舞林盟主。
她远远向张扬挥舞着手臂,一溜小跑奔过来了。查薇小声向张扬道:“不好意思,我打着你的旗号把养养约出来了。”
顾养养也望着查薇,期望从她那里得到答案,查薇笑了笑道:“他说工作挺忙的,人家好歹也是一副市长,可能公务在身吧。”
张扬从饮料架上拿起矿泉水咕嘟咕嘟灌了几口。
查薇道:“说吧,本小姐最擅长的就是帮人分析心理问题,你说!你究竟有什么毛病?”
柳玉莹道:“因为……因为我害怕这个孩子会影响到你的前程,也会影响到你和嫣然之间的……”
张扬一听就有些头大:“你什么意思啊?”
查薇被这厮m.hetushu.com揭穿,俏脸不由得有些发热,干咳了一声道:“刚才只是凑巧看到,觉着那个人像你,可想想又不像,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张副市长是宁可站着死不肯跪着死的好汉,怎么可能当街给人下跪呢?”
宋怀明点了点头没说话。
查薇道:“挺好的啊,年轻有为,前途无限,长得虽然不是英俊潇洒,倒也凑合,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你啊。”
张扬把自己所在的位置说了,等了约莫十五分钟左右,就看到查薇开着她的那辆宝马mini驶了过来。
张扬并没有马上返回春阳驻京办,而是沿着这条街道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这一天他过的很糊涂,几乎可以用浑浑噩噩来形容,他讨厌这种状态,急于摆脱,他甚至不想继续在京城呆下去,也许只有回到江城,尽快回到工作中去,才能让他从这种低迷的状态中彻底摆脱出来。
张扬道:“今晚没影响你们这帮同学吃饭的心情吧?”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查薇羞得红了脸,这厮就是可恶,心说活该你失恋。
张扬回到房间内冲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蓝色运动装,这才想起自己的运动鞋给了楚嫣然,现在反倒没有搭配这身衣服的鞋子。有些事情不能多想,越想只会越烦。
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江光亚道:“薇姐,张扬这是怎么了?”
查薇跟踪被张扬撞破之后,感觉很不好意思,她回到金王府叔叔查晋北的办公室,气呼呼道:“都是你,要让我去找张扬,这下好了,人家还以为我跟踪他呢?”
离开了金王府,查薇想来想去还是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她调整了一下心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张扬,听说你来京城了,怎么也不跟我们这帮朋友打声招呼?”
查薇道:“痞气太重,不过总体来说,还算是一好人,称不上风流倜傥,可跟低级下流也挨不上。”
“不用,我打车回去!”
宋怀明对女儿和张扬解除婚约表现的出奇的冷静,他听柳玉莹说完,点了点头道:“年轻人有爱的自由,也有不爱的自由,分就分了,没什么大不了。”
于小冬道:“军人,挺老实的。”说到这里,她有些歉意道:“晚上我和他约好了看电影,恐怕不能陪你吃饭了。”
张扬道:“未婚夫?于姐,你这么快就找到未婚夫了?”
张扬道:“差不多!”
张扬道:“咱们俩?”
张扬乐道:“你不是少女吗?啥时候变成妇女了,也没顾得上通知我!”他和查薇说话随便惯了,知道查薇生性大方,不拘小节。
查薇道:“我是怕你情绪低落,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
查薇一边开车,一边道:“当你是我朋友才跟踪你,你要是一路人,我才懒得理你。”
查薇道:“拉到吧你,你什么人我还不知道,整天就会甜言蜜语,见一个爱一个的花心大萝卜,你这种男人,根本就是女人公敌!”
正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了,张扬拿起电话,打电话过来的却是乔鹏举,想不到他也在北京,张扬本以为乔鹏举是想追问他打钟长胜和乔鹏飞的事情,却想不到乔鹏举对那件事只字未提,只是说要请张扬过去给爷爷复诊,为乔老复诊当然是无法拒绝,张扬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乔鹏举电话中和张扬约定,明天一早过去春阳驻京办接他。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你们都是学生,花得都是家人的血汗钱,还是我请吧。”
查晋北建议道:“还是跟张扬打个电话吧,刚才他们两家家宴,我没好意思过去。”
查薇可不知道张扬心里再想些什么,有些生气道:“都是朋友帮忙撮合一下嘛!”
走了没多远,就看到查薇开着汽车从后面追了过来,张扬http://m.hetushu.com无可奈何的苦笑道:“查薇,你今儿看来是要把跟踪追击进行到底了。”
张扬笑道:“我是那种人吗?”
查薇呸了一口:“你再这么说话我可就走了,好歹也是一国家干部,动不动就耍流氓,难怪楚嫣然把你给甩了。”
柳玉莹点了点头,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宋怀明对楚嫣然的爱,每每想到这件事,她就不由得想起自己腹内孩子的命运,既然宋怀明不希望这个孩子的到来,也许她不应该坚持下去。
查薇道:“你想打电话干嘛不自己打?非得要劳动我?”
张扬道:“要不我去买点卤菜,咱们去我房间喝!”
查薇美眸圆睁道:“欠揍是不是?我跟他也是在路上遇到的。”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伤心了!急需安慰!”
查薇道:“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咱们今天也早点结束!”
查晋北哈哈大笑:“你们不是朋友吗?什么话不好说?我就是让你跟着他,方便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帮我约他见个面,谁让你一直跟踪追击了?”
张扬跟查薇走了出去,发现她没有动车的意思,有些诧异道:“去哪儿啊?”
江光亚笑道:“你也不够意思,跟薇姐单线联系,也不联络我们。”
张扬的皮卡车放在停车场,他也懒得回去取车,直接打车去了春阳驻京办,来京城虽然有两天了,他还没有到这里来过。春阳驻京办的原址已经拆迁,现在的办公地点在山塘街的明远招待所,这里是春阳驻京办临时租用的地方,合约只签了一年,因为最近要撤除县处级驻京办事处单位的消息很盛,谁也不敢做长久打算。
张扬停下脚步,查薇把车停在路边,推门走了下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个样子,过去一直都觉着你是个没心没肺的货色。”
查薇没想到他说走就走,被他晾在那里有些愣了,她起身追了出去,在门前追上了张扬:“喂!生气了?”
查薇道:“好好的,你跪什么?是不是做错了事?文夫人教训你了?”
查薇道:“这下我可糗大了,文夫人说不定也看到我跟踪他们了。”
张扬又喝了一大口酒,捏了一颗花生米放在自己嘴里:“查薇,你觉着我这人怎么样?”
江光亚已经点好了菜,看到顾养养如期而至,他笑着迎了过来:“养养,有阵子没见过你了!”
张扬掰了条鸭腿递给她:“多吃点菜!这油烫鸭挺好吃的。”
张扬道:“前天到的,办点小事儿,听查薇说你们在这儿所以过来见个面。”
于小冬走后,张扬回到房内,马上就觉着孤单了起来,这次楚嫣然走后带给他的失落感是清晰而深刻的,张大官人开始后悔,自己还不如留在网球馆和查薇那帮同学凑个热闹,张扬正琢磨着是不是偷偷出去买醉,就听到敲门声。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事儿,就是有点累了。”
休息的时候,查薇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张扬,张扬拿起矿泉水,目光下意识的在查薇两条雪白纤长的美腿上扫了一眼,笑道:“腿挺长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查薇,你说我做人是不是特失败?”
查薇道:“我可没那工夫,走吧,去运动运动,出一身汗,冲个澡,保你什么烦恼都忘了,晚上,我让江光亚请你吃饭。”
张扬道:“我见一个爱一个!”
张扬道:“别逗我了,我至多想听你安慰我两句,又不是求你慰安我!”
查薇道:“事物是在发展变化的,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戏?我就看不得你这种人,自己的感情悲剧了,就巴不得全世界所有人比你还要悲剧。”
张扬道:“没有,我就是有点心烦。”
张大官人又灌了口水道:“别说你了,现在就连我自己都烦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