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1章 被遗忘的时光

张扬笑道:“干儿子!”说话的时候他给秦萌萌打了个电话,对方的电话已经关机了,张扬开始觉着这件事有些不对了,他向乔鹏举道:“你能不能开快点,我真有事儿。”
秦振东痛苦的闭上眼睛:“萌萌,我做错了事,是我毁掉了你的青秦,是我毁掉了你的幸福,可是小欢是无辜的,他是我们的儿子……”
秦振东的身上有身份证和军官证,现场还有手枪,查明他的身份并不难,分局局长程志伟听说死者是秦司令的大儿子,顿时意识到事态严重,带着分局所有的精英人马来到命案现场。
秦振东此时慢慢睁开了双眼,他想要坐起来,可机敏的文浩南马上就发觉了,冲上去,用枪扛砸在他的下颌上,砸得秦振东仰头又倒了下去,他颤声道:“别……”
阳台上一个小孩子抱着泰迪熊正惊恐的看着下面,当他遇到常玉洁的眼光的时候,吓得有些手足无措,手中的泰迪熊失手落下,他转身向房内跑去。
秦振堂点了点头。
秦振东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额头上的冷汗簌簌落下,他冲上前去一把将秦萌萌抓住,大吼道:“萌萌,你不要走……不要走,从你小时候我就喜欢你,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点一下头,我就带着你,带着我们的儿子小欢一起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只有我们一家人的生活。”
文浩南压低声音道:“你毁了萌萌……毁了我……”
“妈妈,你为什么不回来……我好想你……我好饿……”
梁联合建议道:“去她家里看看吧。”
秦萌萌用力摆脱他的手,扬起手又给了他一记耳光:“你是个疯子!”
程志伟看到常玉洁的情绪如此激动,有些为难的向秦振远道:“振远,要不,你一个人上去,你母亲情绪这么激动,恐怕受不了刺激。”
文浩南站起身,来到秦萌萌面前,望着她苍白的俏脸,用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她的俏脸,然后摇了摇头,回到沙发前重新拿起了一个海绵靠垫,文浩南的目光向已经死去的秦振东看了一眼,他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放下沙发靠垫,用毛巾擦去手枪上可能留下的指纹,然后将手枪放在昏迷不醒的秦萌萌的手中。
文浩南重新戴好墨镜,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下楼去。
秦振东还没有回过头,就被文浩南一拳击倒在地,秦振东想要爬起身,文浩南又是一拳重重击打在他的颈侧,秦振东在这意外的突袭下,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就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她听到了手机铃声,秦萌萌望着镜中的自己,脑海中却是空荡荡一片,内心中一个声音反反复复的回荡着,我杀人了,我杀死了他……秦萌萌不敢去拿电话,望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秦振东,她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颈动脉,秦振东的皮肤已经变冷,心跳也早已停止,他死了,他真的死了!
听到儿子稚嫩凄凉的声音,秦萌萌一颗心宛如刀割,她含泪叫道:“小欢,妈……妈对不起你……”
秦振远摇了摇头:“不知道……警方说,手枪上有萌萌的指纹……还说,今天大哥来找萌萌,原来萌萌一直都住在这里……大哥在这里租了房……妈……大哥是不是想劝萌萌回家?妈……”秦振远发现母亲的目光正注视着对面二楼的方向。
秦萌萌的这个耳光让秦振东反而感到好受了一些,他低声道:“无论你怎样恨我,你都不能否认这个事实,我是他的父亲……”秦振东所说的无www•hetushu.com疑是一个事实,可这却激怒了秦萌萌。
秦振远含泪道:“志伟,谁杀死了我大哥?谁?”
秦萌萌含泪道:“哥,我这辈子报答不了你,下辈子结草衔环报你的大恩!”说完她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听出是秦萌萌,原本窝了一肚子的话想要呵斥她,可听到她的哭声顿时感觉到不妙,他低声道:“萌萌,你冷静一些,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萌萌……”
张扬的归程不顺到了极点,刚进三环又遇到堵车,秦萌萌是利用公用电话打给他的,所以张扬没想到会是她,秦萌萌只叫了一声:“哥……”便哭得说不出话来。
秦振堂和秦振远兄弟也是含泪挽住母亲,跟随他们前来的那群军人也一个个是表情悲痛。
程志伟叹了口气道:“振远,我知道你们都很痛苦,可是悲剧既然已经发生了,还是要保持足够的冷静,我希望你们能够信任我们公安机关,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保证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破获此案。”
秦振东黯然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知道,这些年你受了许多的苦,这么多的痛苦,这么多的艰辛全都要你一个人来背,这段时间,我经常站在窗前望着你们母子俩的一举一动,萌萌,我恨我自己……”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了手枪,抓住秦萌萌的手,把手枪塞入她的手里。
秦萌萌鄙夷的看着他:“你死你活跟我毫无瓜葛,我现在要回去了,我儿子还在家里等着我。”
回到自己的吉普车内,文浩南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打开手套箱,从中取出了一支香烟,点燃之后用力抽了几口,现在正是中午午睡的时间,这小区的住户本来就不多,这个时候更是很少有人走出来,文浩南启动吉普车,缓缓驶离了这个小区,他刚才是从排水管爬上去的,因为秦振东所住小区的后面就是院墙,对面是一片废弃的厂房,早已荒废多时等待折迁,文浩南在重新观察了环境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开着汽车驶出小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微笑道:“妈,晚上我回家吃饭,想吃您亲手做的红焖猪手了。”
张扬道:“我答应你,这世上没人敢欺负他,谁敢欺负他,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一样要他好看!”他轻声道:“萌萌,你在哪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用怕,有我在……”
儿子秦欢正抱着一只泰迪熊玩具,眼巴巴的看着窗外,他的目光充满着期盼,他在等待母亲回来,秦萌萌忍不住又哭了,她决定,无论怎样都要先回家,秦欢还没有吃饭,他一定饿了,她要给儿子做好饭,让他吃饱,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秦萌萌走到门前,缓缓回过头去,轻声道:“你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你不但是个畜生,你还是一个懦夫!”
“妈妈,我就是要你回来!”
那驾驶者显然还没有反过神来,望着手中的两千块,又追了上去:“我靠啊!我车里面还有一包玉器呢,你他妈的明抢啊!”
秦振远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双眼道:“不可能,萌萌是我妹妹……不可能……”
张扬拿着手机整个人呆在那里,他已经意识到肯定出大事了,转向乔鹏举道:“开车!”
程志伟道:“马上把秦萌萌找来,我要单独问她情况。”
程志伟从窗口向对面看了看,低声道:“有没有派人去对面调查一下?”
程志伟也是一筹莫展:“我能做什么决定?”他随即又压低声音道:“你跟我说实话,根据现在的情况谁的嫌疑最大?”
秦萌萌和*图*书哽咽道:“会的……会的……一定会……”秦萌萌不忍心再和儿子说下去,她迅速挂断了电话,捂着嘴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拨通了张扬的号码。
常玉洁尖声叫道:“为什么不可以?死的是我的儿子,我要亲眼见到他,我要见他……”
秦振东道:“浩南……你别冲动……就算你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事实……浩南……”
秦振远跟着程志伟走上楼,程志伟走到裹尸袋前,拉开拉链,露出秦振东惨白的面孔,秦振远看清大哥的面容时候,顿时痛哭着扑了过去:“大哥……大哥……”
五辆军用吉普车鱼贯驶入小区,秦振远、秦振堂兄弟俩陪着哭得泪人一样的母亲常玉洁走下吉普车。二十名荷枪实弹的军人也从吉普车内走了下来。
秦萌萌道:“哥,这世上我找不到别人可以信任,你答应我,要照顾好小欢,不可以让任何人欺负他!”
张扬推开车门就冲了下去,他甚至顾不上向乔鹏举道别。他伸手拦下一辆从身边驶过的破破烂烂的50踏板,拉开手包,将其中的两千块全都塞给了对方:“钱给你,车给我!”不等对方反应,他抢过小踏板骑着就冲了出去。
看到秦振东的双手在秦萌萌的脸上摸索,文浩南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他缓缓推开房门。
文浩南冷冷望着秦振东,拿起手枪,枪口抵在秦振东的额头上。
连程志伟也觉着他们的行为有些太过火,走过去劝了两句,常玉洁红着眼睛歇斯底里道:“他是我孙子,我带走我们秦家的孩子有什么不对?我看谁敢多管闲事?”
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响,到最后已经是在撞了,房门终于无法承受住不停的冲击,被人从外面打开,秦振堂带着人冲了进来。
“你住嘴!”秦萌萌尖叫起来,然后扬起手狠狠给了秦振东一记耳光,她指着他的鼻子一字一句道:“你给我记住,小欢是我的,他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秦振远虽然悲痛可是他还没有失去理智,他点了点头道:“我跟你上去!”他向弟弟秦振堂道:“三弟,你在这儿陪妈,不要冲动。”
一道阴影出现在阳台之上,文浩南英俊的面孔因为愤怒和仇恨而变得扭曲,因为刚才在门外听到秦振东兄妹两人的争吵声,出于对秦萌萌的担心,他沿着下水管道爬了上来,对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而言,爬上三楼并没有太多的难度。可文浩南并没有想到现实竟然是如此的残酷,他无法想象,秦振东和秦萌萌这对兄妹之间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实,而秦欢竟然是秦振东的骨肉,文浩南的内心宛如被毒蛇咬噬,他无法形容自己的悲哀和痛苦。
秦振远道:“你们一定搞错了!”
母亲常玉洁看到儿子悲痛欲绝的表情,内心中存在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完全破灭了,她嚎啕痛哭道:“振东……我的儿啊……我可怜的儿子啊……”
秦欢嗯嗯答应着,可明显没了精神。
秦萌萌机械的整理了一下头发,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要离开这里,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秦萌萌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却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走向窗前,望着对楼的自己家中,家里窗帘没拉,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景。
秦振东双目布满血丝,他的情绪极其激动:“我不放手,除非你答应我,除非你答应我……”
秦振远兄弟两人都是一愣,他们都是见过秦欢的,常玉洁尖声叫道:“快去!”
这帮军人冲入室内强行将一个小孩子带走,自然引人关注。
蔡琴深情的歌声唤醒了秦萌m.hetushu.com萌,她感觉头疼的厉害,伸手想去摸自己的额头,手中一个沉重冰冷的东西掉在了地上,秦萌萌这才意识到那是一把手枪,然后看到自己双手上的鲜血,看到地上流满的鲜血,看到秦振东一动不动的躺在她的面前,秦萌萌以为是场噩梦,她捂住嘴唇,却闻到了手上真实浓烈的血腥,这血腥刺激的她就要呕吐出来,她想要尖叫,却叫不出声,惶恐无助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她和秦振东之间发生了一场争吵,挣脱中自己摔倒在地,然后她什么都忘了,秦萌萌跑到洗手间中,打开水龙头拼命洗刷着手上的鲜血,可她怎么洗也洗不干净,秦萌萌无助的哭泣起来。
秦萌萌冷冷道:“现在你说这种话又有什么意思?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够抵消你所有的罪孽,就能抹煞你所有的过错?”
秦萌萌哭着道:“哥……答应我,小欢在这世上孤苦无依……我怕没人照顾他,我怕有人会欺负他……”
秦振东惨然笑道:“萌萌,你真的这么恨我?我虽然罪恶滔天,可是我又怎么会害自己的儿子。”
电话那端却传来秦萌萌的哭声。
秦振东痛苦的叫道:“萌萌……”他用枪抵紧了自己的头颅,手指贴在扳机之上,双目紧闭,可是他却始终没有扣下去,其实自杀也需要勇气。
秦萌萌的眼睛红了,她就像一只被激怒的母狼,愤怒的目光盯住秦振东的面庞:“秦振东,如果你敢碰小欢一根汗毛,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文浩南望着昏迷不醒的秦萌萌,又看了一眼脚下的秦振东,他用力咬了咬唇,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秦萌萌会拒绝自己,现在他总算清楚了,总算明白了,文浩南的唇角泛起,苦涩的笑意,他忽然看到了地面上的那把手枪,慢慢走了过去,拾起了那把枪。
文浩南恨到了极点,调转枪扛砸在秦振东的面门上,将他砸得昏倒在地。然后文浩南打开音响,将一片蔡琴的CD推入其中,按下了重复播放键,在蔡琴低沉沙哑的歌声中向沙发走去,拿起沙发海绵靠垫,放在秦振东的胸膛上,此时他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看了看地上的秦萌萌,又看了看秦振东,然后果断的扣下扳机,他接连射了三枪,秦振东的手脚抽搐了一下终于不动。
秦振远摇了摇头,他不知道,因为妹妹和家里的关系很差,他并不知道秦萌萌住在这里。
秦振远含泪回到楼下。
“你答应我!”秦萌萌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从后面赶上来的乔鹏举拍了拍对方的肩头:“哥们,多少钱,我买下来!”
他们几乎没费多大的功夫就找到了床下的秦欢,秦振堂伸手想把他从床下拖出来,却被秦欢一口咬在手臂上,秦振堂痛得闷哼了一声,身边的两名军人合力把床给架了起来,秦振堂将秦欢抱起,秦欢拼命挣扎着,哭喊着:“救命!救命!”
秦振东痛得躬下身,看到秦萌萌摔到,他强忍着疼痛爬了过去,伸手抚摸着秦萌萌苍白的俏脸,却看到秦萌萌的脑后流出了鲜血,秦振东颤声道:“萌萌……萌萌……你醒醒,我不是有心的,我爱你……你醒醒,我们带着我们的儿子一起离开,我会好好照顾你们,好好照顾你一辈子。”
沉浸在痛苦中的秦振东并没有察觉身后的动静。
文浩南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冷静而理智,他清醒的计算着每一步,务求没有忽略任何一个细节,退出门外的时候,望着仍然倒在血泊中的秦萌萌,文浩南的眼中流露出些许的内疚之色,和图书可很快他的表情重新变得坚强起来。关好房门,看了看四周,确信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出现,刚才的枪声应该没有惊醒周围的邻人。
秦欢听到了敲门声,也听到了外面此起彼伏的警车声,他感到有些害怕,可妈妈仍然没有回来,外面响起一个沉闷的男声:“家里有人吗?我们是警察!”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那缓缓飘落的小雨,不停地打在我窗,只有那沉默无语的我,不时地回想过去……”
秦萌萌拾起了地上的手机,她拉开房门,最后看了一眼秦振东的尸首,把他和蔡琴忧伤的歌声一起关在房内。
秦萌萌怒道:“你让我恶心,你从头到脚都让我觉着恶心!”她拼命挣脱着,抬起脚狠狠踢在秦振东的下体上,秦振东痛得猛一松手,秦萌萌却突然失去了平衡,直挺挺摔倒在坚硬的地面上,她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
程志伟慌忙将他拦住:“振远,你要冷静,你一定要冷静。”
乔鹏举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再有一个多小时怎么都到了。”
张扬又接到了秦欢的电话,秦欢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的,这孩子从早晨到现在都还没吃饭呢,他可怜兮兮道:“爸,我妈妈还没回来。”
马上有人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分局长程志伟,程志伟慌忙赶了过去,他和秦家老二秦振远认识,拦住秦家人的去路道:“振远,楼上正在勘查现场,你们暂时不能过去。”
秦振东叫道:“萌萌,如果你可以原谅我,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他举起手枪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张扬被吓了一跳,连一旁开车的乔鹏举也听到了,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向张扬看了一眼,然后手指继续敲击着方向盘望着前方拥挤的车队。
秦振东死后一个多小时就已经被人发现了,房东过来收房租,敲门没人答应,所以就用备用钥匙打开门想不到看到了如此血腥的一幕,房东是个中年妇女当时吓得就尖叫了起来,小区的居民很快就被惊动了,短短十分钟之内,当地派出所分局的人马都已经赶到。
梁联合道:“已经让人控制了情况,暂时我还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件事涉及到秦司令的家事,所以打算等你过来再做决定。”
常玉洁含泪道:“你哥怎么死的?你哥怎么死的?”
文浩南依然没有放下枪口。
张扬挂上电话,乔鹏举笑了起来:“看不出都有儿子了!”
梁联合抿了抿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谨慎的说道:“有邻居看到死者和秦萌萌在楼下说话,好像两人还争吵了几句,随后就看到他们进了这个单元,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梁联合道:“根据我刚才调查的情况,秦振东在这儿租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些照片拍摄的地方就是对面的二楼,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叫秦萌萌,是他亲妹妹,这小孩子的身份我们还没搞清楚。”
秦振东忽然双腿一曲跪了下去,他低声道:“萌萌,对不起,我不是人,是我害了你,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感到好过,我是个畜生!”
秦振东租下的房子就在秦萌萌的对楼,从他的房内可以看到秦萌萌家里的情景,秦萌萌面无表情的在他的房内看了看,然后怒视秦振东:“卑鄙,你居然用这种下流的手段偷窥我们!”
秦欢听到母亲的哭声,顿时愣了:“妈妈!妈妈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
程志伟和梁联合敲了老半天房门,并没有人给他们开门和*图*书
张扬皱了皱眉头,秦萌萌也太不像话了,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这么长时间,他安慰秦欢道:“小欢,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到了,等爸到了,带你去吃大餐!”
常玉洁一字一句道:“那个就是秦萌萌的儿子……去!去!把他给我带过来!”
梁联合将程志伟叫到一边,低声道:“程局,死者是秦振东,秦鸿江司令的大儿子。”
秦萌萌拼命甩脱他,却被秦振东一把死死抱住,秦萌萌望着秦振东疯狂的表情,她感到有些害怕:“放开我……你再这样,我要呼救了……”
程志伟道:“现在只是证明手枪上有她的指纹,并不能证明死者就是被她射杀。”
程志伟点了点头:“一起去!”
秦振东眼泪都快被吓出来了,他颤声道:“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秦萌萌走出单元门,却看到远处一辆警车缓缓驶了过来,她原本想回家,可是那警车刚好停在她家的单元门前,秦萌萌眼巴巴向自己的家中看了看,此刻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决不能被他们抓住,如果我被抓住,我就永远见不到我儿子了,秦萌萌低下头,走入树荫中,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可是她知道,为了儿子,她必须要活下去……乔鹏举的吉普车中途爆胎了,原本换胎是件简单的事情,可这车他也是借来开的,拿出备胎方才发现备胎瘪瘪的早已经没气,这下麻烦大了,乔鹏举只能临时打电话叫救援,等救援来到帮他把车胎补好,耽误了一个多小时,重新上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多钟了。
乔鹏举指了指前方的车流,无奈道:“寸步难行!”
程志伟道:“目前仅仅能够断定你大哥是他杀,他死于自己的配枪下,手枪指纹的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他停顿了一下方才低声道:“手枪上的指纹是秦萌萌的……”
秦欢紧张的握着拳头,手心都快捏出汗来了,他跑向电话,想给张扬打电话,刚刚来到电话前,电话铃声就响起来了,秦欢拿起电话:“爸爸……”
张扬愣了,这话分明不对啊,他一颗心顿时收紧了:“萌萌,你怎么了?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接你。”
程志伟道:“秦萌萌就住在对面的二楼,你应该知道吧?”
秦萌萌抹着眼泪道:“哥……你要帮我照顾好小欢!”
文浩南阴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畜生!”
分局副局长梁联合已经先行来到了现场,根据初步勘查的结果可以认定秦振东是他杀,杀死秦振东的手枪就是他自己的配枪,上面有不少指纹,鉴证科已经将指纹资料收集好,现场还有一篮菜,地上找到了一些女人的头发,在卧室内发现了不少照片,都是秦萌萌和秦欢的,从照片的取景角度来看,这些照片很多都是偷拍,有一些是利用长焦相机直接拍摄的对面。
电话那端秦萌萌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声,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小欢,你好好呆在家里,无论谁敲门都不要开,除非你干爸过去,别人……全都不能相信……”
秦欢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他吓得到处寻找躲藏的地方,最终看到了床下,爬到了床底下,不停的流泪。
程志伟也是一脸的无奈:“这次麻烦大了,什么事情一旦让军方的人掺和,就不好办。”
秦萌萌怒道:“住口!他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秦振东的这番话越发让她感觉到这个人的无耻。
秦振东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惶和恐惧,他没有去死的勇气,当他面对枪口的时候,精神都快要崩溃了,什么胆色和气概全都让他丢到了一边,秦振东哀求道:“不要……不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