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2章 伤不起

秦鸿江道:“快,带我去看他……”
这正是张大官人的聪明之处,如果人家当真用枪,今天他还真有些麻烦,论到赤手空拳的搏斗,就算八卦门七十多名弟子也不是对手,更何况这二十多名警卫连的战士。
秦振堂和他的几位朋友正在商量大哥的后事,此时警卫员过来通报张扬的事情。
罗慧宁对何长安还是极为了解的,生意上何长安很少有认输的时候,不知他现在又有了什么新的计划,所以才会放弃金钻世家这块已经到手的肥肉,她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帮你约他!”
雨夜中忽然响起一个让人心碎的童声:“爸!爸爸!”
秦振远继续道:“大哥在那儿应该住了一段时间,警方在他的房内找到了相机,望远镜,还有不少的照片……”秦振远从口袋中取出了一张照片:“我要了一张。”
秦振堂怒道:“你以为自己是谁?竟敢跑到我们家门口撒野?”
秦振堂虽然吃过张扬的亏,可是那次是单打独斗,在眼前人数占有的情况下,他认为胜券在握,无论张扬的出发点何在,他闯入军分区大院就是站不住理儿,大哥的被杀让秦振堂也郁闷到了极点,他想要寻找一个发泄的途径。
梁联合道:“人家的家务事我们怎么管?”
秦鸿江无力地坐倒在藤椅之上,二儿子秦振远看到了桌上的那张照片,红着眼睛问道:“爸,我妈说得难道全都是真的?”
秦振远明显觉察到父亲的紧张和关切,他低声道:“我让红梅哄他呢?”
张扬两道剑眉顿时皱了起来,他充满疑冀道:“你们这么多警察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秦萌萌?她究竟出了什么事?”刚才秦萌萌在电话中说得十分含糊,张扬也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振远低声道:“爸!你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事情,换成我,在那样的环境下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张扬将手枪塞给那名军官,一把将他推开,那名军官得到自由之后,马上举枪瞄准了张扬。
秦振远带着父亲老出门外,他们刚刚出来,就听到一声惊呼,一个矮小的身影从秦振远的房间内夺门而出,身后跟着他的妻子李红梅,捂着手腕追了出来,手腕上被咬了一个血糊糊的口子。
秦鸿江接了过去,看到照片上是秦萌萌和秦欢母子在阳台嬉戏的情景,一看就知道这张照片是在他们母子二人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拍摄的。
张大官人笑道:“我没犯法,你好像没这种权力,仅仅是因为我走入了军区大院吗?这里难道是军事禁区,这里难道不是中国的土地?”
常玉洁哭喊着一拳一拳捶打在秦鸿江的肩头:“你知道了……你知道了还能这样冷静?你知道……你知不知道是那个贱人杀死了我们的儿子,是她干得,是她干得!”
秦鸿江脸上的肌肉猛然抽搐了一下,他扬起手狠狠给了常玉洁一个耳光,打得常玉洁懵在那里,随即哭喊着向秦鸿江一头撞了过去,秦鸿江怒道:“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秦振远叹了口气道:“爸,我真是太麻木了,从小我就觉着妈妈一直不喜欢萌萌,还以为妈妈不喜欢女孩子,现在才知道竟然是这个缘故。”
秦鸿江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摸出了一支香烟,拿起桌上的火机一连几次都没有点着,秦振远掏出自己的火机为父亲将烟点燃。
文浩南道:“妈,您并不适合出面!”
张扬趁机从几名战士的讲缠中摆脱开来。
那名军官闪电般掏出了腰间的手枪,他自认为掏枪的速度已经出类拔萃,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对方比他更快,没等他举起手枪,张扬已经欺近他的身边拧住他的手臂,抢下他的手枪抵在他的下颌上。
秦振远道:“爸,萌萌自己知不知道?”
文浩南道:“我五岁的时候不小心掉到了臭水坑里,从那时起心里就落下了一个阴影,我讨厌看到脏东西。”
常玉洁发疯一样冲了上来,抓住他的手臂,用力的摇晃着:“老秦,我们的儿子死了……”
房间内无人回应他。
秦振堂看到张扬还没有从几名战士的纠缠中站起身来,他大步冲了上去,抬脚向张扬的面门踏去,张扬用右肘挡住秦振堂志在必得的攻击,扬起的左拳狠狠砸在秦振堂的小腹之上,打得秦振堂惨叫一声,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文浩南笑道:“知道了,妈,我保证尽快把终身大事给解决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秦萌萌,内心中却没有惊起太大的波澜,文浩南发现自己终于从感情的困扰中走出来了,虽然走出的方式是如此残酷,他喝了一口啤酒,他可以承受痛苦,却不可以承受这样的侮辱,他人为自己纯洁的感情被人无情的亵读了,爱对他而言,永远不会再有!
梁联合道:“张扬,你知不知道秦萌萌的下落?”
张大官人眯起双目看着眼前的这帮军人:“我听说军人是最重视荣誉和尊严的,可今天发现……不过如此!”他以轻蔑的口气说出这番话,顿时激得现场的战士怒火填膺。
夜幕降临,雨越下越大,张大官人宛如幽灵般出现在军区大院内,以他的武功,绕过警卫的监视,翻越围墙,并不是什么难事,张扬身穿灰色恤,深蓝色牛仔裤,雨水将他的衣服紧紧贴附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他健美的轮廓,雨水沿着他的面庞不停流下,张扬握等了双拳,凝望着秦家的大门。
秦欢因为外公这两个字愣了一下,终于松开了嘴,可秦鸿江的手臂m.hetushu.com已经被他咬出血。
张扬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请转告秦司令,我是秦欢的干爹,我要接他回家!”
警卫员关上小窗转身去了。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从小就是这个毛病,做任何事情都追求尽善尽美,哪怕有一丁点的瑕疵,你都不会满意。”
秦鸿江道:“也许真的是我错了,我不该把萌萌带到这个家庭里来,我集视了你妈妈的感受,这二十年来,你妹妹的死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
电话铃又一次响起,秦鸿江还是没有接,浓密的双眉紧皱着,在他的眉心形成一个川字。他拉开抽屉,摸出一盒香烟,从中抽了一支点上,秦鸿江一生经历过无数凶险的场面,可他从没有像现在紧张和痛苦过。
秦振远道:“爸,大哥是不是知道这件事?”
秦鸿江点了点头道:“他知道,当时他已经十几岁了,自己妹妹的样子又怎么会不记得……而且你妈妈整天以泪洗面,他又怎会看不出来?”
秦鸿江怒喝道:“你胡说计么?”
罗慧宁道:“比起官场,军队里面其实单纯了许多,以你的性情,在官场中未必能够适应。”
何长安道:“浩南,回头你一定要控制情绪,军界这帮人不好惹,你的一举一动或许会影响到你爸爸和他们的关系,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考虑清楚。”
秦鸿江将烟灰弹落在地面上,低声道:“你母亲知道你妹妹遇难的消息,整个人几乎要疯掉,当时萌萌只有两岁多,她的母亲死了,也联系不到她的父亲,我只能把她带回家,把她交给你们的母亲照顾,也许是因为你们母亲心理面始终存在着阴影,她不喜欢萌萌,一直对她表现的很排斥,后来我给萌萌请了保姆……”
“你给我站住!”
秦振远低声道:“爸,大哥在萌萌和秦欢居住的小区租了房子,就在他们的对楼,根据警方初步掌握的线索,今天下午我大哥和萌萌在楼下发生了争吵,后来萌萌跟着他去了楼上,大哥死于自己的配枪下,枪上沾满了萌萌的指纹,近距离开枪,用沙发垫作为缓冲消音,凶手受过正规的军事西练,对着心口……连续三枪……这是怎样的仇恨……爸……我不相信会是萌萌,可……”
此时保姆过来通报,何长安来访。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妈,我过去一直都相信这世上会有完美两个字的存在,可现在我不相信了,其实,残缺也是一种美。”
张扬道:“你们办你们的案,我找我的人!”他顾不上和程志伟多做解释,大踏步向秦萌萌家里跑去,张扬来到秦萌萌家门前不由得愣了,房门大开着,从门锁的情况来看,这道房门是让人强行撞开的,张扬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他大声道:“小欢!”
罗慧宁道:“要是让你爸看到又得说你浪费了。”
秦振堂不敢开枪,张扬的背景他是知道的,他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就算他无礼闯入,就算他上门挑衅,可是罪不至死,如果自己开枪杀了他,恐怕不好交代,文国权的实力他是清楚的。
二十多名士兵齐刷刷举起了步枪,瞄准了中心的张扬。
张扬恨恨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
文浩南笑了笑,正准备吃的时候,罗慧宁却咦了一声,因为她看到儿子衬衫的袖口上有一滴血迹。
程志伟和梁联合都跟了进来,程志伟道:“张扬,你找那个孩子?”
联想起刚才秦萌萌打给自己的那个电话,张扬忽然悟出了点什么,他低声道:“你们怀疑秦萌萌杀死了她的亲哥哥?”
常玉洁含泪道:“我胡说?有人看到振东去找她,他们一起上了楼,枪上……枪上沾着她的指教……她杀死了振东……”
秦振远道:“爸,萌萌失踪了,妈让我们把秦欢带回来了。”
这帮警卫连的战士全都是胆色过人的年轻人,他们虽然没有八卦门弟子那样的武井,可是从入伍之后都经过严格的训练,近身搏击方面前是一把好手,张扬举拳打脚踢击倒了五名战士,这帮战士很快就看出张扬的厉害,他们一拥而上,一个刚刚被击倒,另外一个又冲了上去,张大官人虽然厉害,可是也架不住人多,被六名战士成功近身,他们抓手的抓手,抱腰的抱腰,还有人接住了张扬的大腿。
秦鸿江望着妻子悲痛欲绝的表情,轻声叹了口气,他拍了拍常玉洁的手背道:“我知道了……”
罗慧宁望着儿子,如果儿子真的能够做到答应自己的事情,她将会何等的欣慰,罗慧宁又夹了块猪蹄给儿子。
秦振堂怒道:“来找事的,小欢是我妹妹的孩子,他一个外人凭什么上门要人?让他滚蛋!”
秦鸿江转身向办公桌走去,秦振远以为父亲真的要去拿枪,扑通一声跪在父亲面前,抱着他的双腿:“爸!爸,您别生气,您别生气!”
秦鸿江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向常玉洁砸了过去,秦振堂用身体护住母亲,秦司令的手劲也是非同小可,砸得秦振堂好不疼痛,他好说歹说方才将母亲劝出了书房。
张扬道:“我没见过她!”
罗慧宁也没把他当成外人,笑道:“老何什么时候回京城的?不是说你去非洲挖矿了吗?”
文浩南道:“我在部队呆了这么多年,对一切都感到枯燥乏味了,我对我现在所从事的事业完全失去了兴趣,我想换个环境。”
常玉洁尖声道:“我没胡说,如果不是她干得,她为什么要逃,连亲生儿子都不要了,为什么要和图书逃?”
那军官怒道:“举起手来,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
文浩南道:“还是我去看看!秦司令那里我很熟悉,我出面还好一些。”
秦振堂的手指落在扳机之上。
罗慧宁微微一怔:“为什么?”儿子在部队中可谓是前途无量,为什么他要突然放弃?
为首那名军官大声道:“双手抱在头上,转过身去!”
罗慧宁笑了起来:“你这孩子,今天像个哲学家一样,满口都是大道理。”
分局长程志伟就在现场,看到张扬冒了出来,不由得暗叫麻烦,这厮的惹事能力程志伟是深有领教的,他慌忙走了过去,制止手下,来到张扬面前道:“怎么着?你跑这儿掺和什么?”
秦振堂冲着张扬狠狠点了点头道:“是你自己不要机会!同志们,上!”秦振堂头脑可不糊涂,单凭自己肯定拿不住张扬。
“呯!”清脆的枪声撕裂了这躁动的雨夜,枪声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警卫员警惕的双目透过小窗看着外面的张扬:“你有什么事?”
张大官人此时也动了真怒,他腾空跃起,带着死死缠住他的五名战士摔倒在坚硬的地面上,最惨的是两名抱着他后腰的战士,他们充当了垫底的角色,差点没被压得闭过气去,张扬的右臂甩脱了一名战士,扬手就是一拳将他砸到在地,飞脚将抱着自己大腿的另外一名战士踹开。
张扬来此之前已经充分考虑到了可能会引起的后果,在体制中混了这么久,他在做任何事之前都会仔细的斟酌考虑,可是张扬始终都不是一个理智到可以忘记亲情和正义的人,人如果太现实,那么就会变得自私而冷血,张扬永远都学不会,及时他知道怎样做是明智的,可是他绝不会去做,男人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答应过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为了自身的利益选择隐忍那他就不是张扬!
程志伟道:“秦振东死了!”他指了指对面的楼房:“在他租住的房间内,被人朝着心口开了三枪,手枪上沾满了秦萌萌的指纹,下午有人看到他们兄妹两人发生过争吵。”
秦欢用力摇了摇头,他虽然年纪小,可是记得母亲说过的话,除了干爹张扬以外,不可以相信任何人,他竭力想要摆脱秦鸿江的双手:“放开我!”
罗慧宁笑道:“你没吃饭啊,坐下一起吃,刘妈,给何先生装饭!”
张扬道:“我儿子在里面,我得去看他!”
文浩南微笑道:“其实我已经开始改变了!”
常玉洁声嘶力蝎的喊道:“你杀了我吧,我也不想活了,我下去陪振东,我去陪他……”
何长安笑道:“真香,一定是文夫人亲自下厨了!”
何长安笑了笑道:“开始只是想分一杯羹,现在好了,人家宁愿把锅给打翻了,都不给我这口汤吃,我想来想去,准备退出来,我来找您的目的是您出面帮我约查晋北好好谈谈。”
秦振堂道:“张扬,我劝你赶紧走人,今天我们家有事,没功夫跟你一般见识!”
罗慧宁经儿子提醒也清醒了过来,她着急的跺着脚道:“怎么办?怎么办,这个混小子,怎么就不让人省心呢?”
罗慧宁放下电话之后道:“坏事了,秦萌萌涉嫌杀死了她大哥秦振东,秦欢被秦家人带走了,张扬这个混小子听到之后发了疯一样去军区大院了!”她说话的时候已经接连拨打了张扬的电话,可张扬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文浩南好奇的望向何长安。
程志伟和梁联合对望了一眼,程志伟道:“秦司令的家人来过,他们把秦欢带走了!”
秦鸿江一个在军界响当当的名字,一个战功显赫的将领,张扬不知秦家和秦萌萌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他记得一件事,他答应了秦萌萌要照顾秦欢,他答应过秦萌萌,不让秦欢受到任何人的欺负,男人大丈夫,答应了就应该做到,张大官人不想假手任何人,秦欢是他的干儿子,作为义父,他有责任保护这个可怜的孩子。
何长安道:“我今天过来是有事相求,最近星钻和我的金钻世家大搞恶性竞争,查晋北真是杀敌一万自损五千。”
秦鸿江坐在书房内,目光久久凝视着桌上的那张照片,照片已经有些泛黄,他们一家五口人站在慕田峪长城之上,那时候大儿子秦振东刚刚参军,一身戎装,英气十足,二儿子三儿子正在读中学,女儿秦萌萌还在上小学,带着红领巾,一切恍如昨日,可一切却又遥不可及,照片上的人再也凑不齐了,秦鸿江拿起照片,手指轻轻摩挲着儿子的面庞,嘴唇紧紧抿起,他的眼圈微微有些发红,心头如同压着一座大山,沉重的让他透不过气来。
文浩南道:“还好爸不在家。”
秦振堂身边的一名军官再也忍不住了,怒道:“振堂,跟他罗嗦什么,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就该狠揍一顿扔出去!”
秦欢愤怒道:“你骗我,你不是我外公,你们都是坏人!”
常玉洁指着秦鸿江道:“你们应该去问他?去问你们正义凛然……大义灭亲的父亲……他放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不教……却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丫头,……可惜……他救了一只狼崽子……一个贱人……她害死了你们的亲妹妹,现在又害死你们的亲哥哥……”
一百多名战士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愣住了,敢情人家真是父子两个啊,则秦司令也真是为什么要让人家父子分开呢?其中有几个人知道一些秦家的事情,暗想,秦司令的女儿原来跟这人有一腿啊,和图书这小孩子是他们两人的儿子。
罗慧宁格格笑道:“生意上的事情我可帮不上忙。”
罗慧宁笑道:“你少贫了,今天突然登门为了什么事情?”
秦家笼罩在悲伤的氛围之中,老二秦振远出门去料理大哥的身后事了,秦鸿江把自己锁在书房内,妻子常玉洁不吃不喝在卧室要哭,两个儿媳妇都在劝她,和她一样不吃不喝的还有秦欢,这孩子出奇的倔强,无论秦家人怎么劝他都不吃饭,嘴里只是叫着妈妈。
秦欢还没跑出多远就被那名保姆给抓住。
罗慧宁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道:“你赶紧去,一定要抢在他闹事前阻止他,他是个混蛋脾气,火气上来什么事都能够干得出来,要不……我先给秦司令打个电话。”
秦鸿江望着眼前对自己充满抗拒的孩子,心中实在是复杂到了极点,事实上秦欢是他的孙子,唯一的孙子,秦鸿江一直都想有一个孙儿,可是三个儿子剩下的全都是女儿,这让心底重男轻女的秦鸿江始终引以为憾,大儿子秦振东当年因为醉酒强暴了秦萌萌,秦萌萌离家出走,秦鸿江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秦欢的存在,直到后来才知道秦萌萌竟然怀孕了,而且生下了一个儿子,人生总是悲喜无常,即便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秦鸿江,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场家庭风暴,儿子死了,究竟是不是秦萌萌所杀?如果凶手真的是萌萌,那么他将如何面对?望着秦欢那双单纯清澈的泪眼,望着这孩子宛如受伤小鸟般惶恐的表情,秦鸿江的内心收紧了,无论怎样,他们都不该让秦欢受到太多的波及,都不应该让秦欢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
秦振堂摇了摇头道:“办不到!”
文浩南道:“妈,我不想在部队里继续呆下去了。”
张大官人看到那保姆抓着秦欢不放,恨得咬碎钢牙,大吼道:“放开我儿子!”
秦鸿江内心一震,他霍然站起身道:“孩子在哪儿?”
秦振堂道:“妈,你说什么?你说萌萌不是亲生的?真的还是假的?”
秦振堂看到朋友被张扬一脚踢飞,顿时红了眼,张扬有句话没有说错军人都很看重荣誉和尊严,面对张扬的登门挑衅,他们无法容忍。
秦鸿江用力抽了口烟,却没有说话,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低声道:“我知道了……”语气虽然平静而舒缓,可是谁都能感受到他话语中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李红梅也不明白自己一句话怎么招惹到他老人家了,可老公爹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她委屈的眼圈都红了,噙着泪一扭身回房去了。
何长安道:“我想跟他谈谈,这么搞下去,市场就乱了。”
张扬左手一分,稳稳将赵全增的右腕握住,用力一拧,赵全增因为吃不住疼痛,身躯蹲了下去,张扬抬起左脚踢中赵全增的胸口,赵全增魁梧的身躯腾云驾雾般倒飞了出去,撞击在秦家的大门之上,将两扇大门撞得大开,重重摔倒在满是雨水的地面上。
张扬跟上去的一拳凝而不发,虎目森寒,望着秦振堂直挺挺倒了下去,怒吼道:“挡我者,死!”
秦鸿江用力抽了口烟,深邃的双目中流露出难言的悲痛:“这么多的孩子被压在倒塌的教室下,两位老师用她们的身体护卫着孩子们,我是现场的指挥,我更是一个军人,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我必须要做出抉择,现场就要发生二次倒塌的时候,我必须要做出抉择,一个是那位死亡女教师的女儿,还有一位就是你们的亲妹妹萌萌……”秦鸿江无法继续说下去,他的目光投向窗外,此时天空中阴云密布,正如同他现在的心情。
秦鸿江低声道:“小欢,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不是坏人,你放心,很快你妈妈就会过来看你。”
罗慧宁道:“张扬说过,上年纪的人,荤腥还是少吃为妙!”
张扬冷笑道:“想当烈士吗?就你他妈这熊样,我还不给你享受待遇抚恤金的机会。”张扬环视那帮严阵以待的战士,大吼道:“全他妈把枪都给我放下!”
说话的时候,罗慧宁的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当她听完对方所说的话,脸色陡然变了,低声道:“真的?”
罗慧宁无奈的叹了口气,因为乔老的关系,军方和丈夫之间面关系十分的微妙,丈夫肯定不想自己介入军方的事情。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好,妈,如果我转业后,陪你们的时间会多出许多。”
文浩南心中有些奇怪,何长安的话语中流露出对秦家人的不满,却不知他和秦家又有怎样的过节?
梁联合道:“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她的确是最大的嫌疑人。”
秦欢从秦家小楼中冒雨冲了出来,他不顾一切的冲向张扬,身后保姆慌忙追赶了上去。
文浩南叫了声何叔叔。
秦鸿江的话明显刺激到了常玉洁的神经,她发疯般叫嚷道:“她不是!她从来都不是!当年如果不是你救了她,我们的亲生女儿就不会死,我们的儿子就不会死……”
看到秦振远和秦鸿江出来,秦欢吓得颤抖了一下,脚下一绊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秦鸿江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起秦欢,却想不到秦欢一口就咬在他的手臂上,秦鸿江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他紧紧抱着秦欢,双目竟然有些湿润了:“小欢……小欢,别怕,我是你……外公……”
张扬道:“我就是一普通人,可谁要是惹到我头上,我绝不会让他好过!”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他的手臂伸直了,指向那军官的鼻子:“你还算有种,来和-图-书啊!你们一起上来,让我掂量掂量你们这帮军人的份量!”
秦欢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爸爸!”
张扬道:“你们家的事我不管,可秦欢是我儿子,我现在要把他带走!”
提起张扬罗慧宁不由得笑了起来。”她轻声道:“他的性子你可学不来,转业到地方可是关乎到你前途的大事,这样吧,等我和你爸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秦振远道:“小欢,我们没骗你,我是你舅舅,这是你的外公!”
二十多名士兵虽然都端着枪,可保险都上着,他们刚才的举动只是盛慑一下对方罢了,谁也没有想到张扬居然真的敢动手。
父亲虽然没有说完下文,秦振远已经知道了,父亲当时救了那位女教师的女儿,而放弃了亲生女儿的生命,秦萌萌,这个名字虽然属于他们的妹妹,可秦萌萌和他们却没有一丁点的血缘关系。
文浩南笑道:“我其实挺羡慕张扬的。”
秦欢用力摇头,肚子却因为饥饿发出咕噜一声。
李红梅跟上来愤怒道:“这孩子真是没教养,属狗的吗?”话还没有说完,却看到公爹秦鸿江怒冲冲看着她,大吼道:“滚!”
秦振堂又叫住他道:“你等等!”他意识到张扬来者不善,低声道:“通知警卫连,把他轰出去!”
罗慧宁道:“你想……”
秦振堂还没有来得及阻止,他的那名朋友已经冲了出去,这名军官叫赵全增,是一名格斗高手,他挥拳向张扬打去,赵全增出拳凌厉,拳头在路灯和风雨下卷起一片雾蒙蒙的光晕,呼啸攻向张扬的右颊。
何长安也没客气,在文浩南身边坐下了,接过米饭,罗慧宁帮着他盛了碗汤,何长安夹了只猪蹄咬了一口,赞不绝口道:“文夫人的厨艺比起过去大内皇宫的御厨也不遑多让,难怪我们文总理保养的这么好。”
罗慧宁道:“可我听说这场争端是你先挑起来的。”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萌萌为什么要杀她大哥?秦家为什么要带走那个孩子?”
何长安道:“千万不要,秦司令那个人的脾气您知道的,文总理未必同意您这样做!”何长安婉转的提醒道。
秦振堂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他摸出了手枪,用手枪指着张扬,怒吼道:“你不怕死?信不信我崩了你?”
张扬指了指房门道:“这房门是被人踹开的,你们警察为什么不管?”
秦鸿江怒道:“瞧瞧你现在的样子,你已经完全失责了理智。振东是我们的儿子,萌萌也是我们的女儿!”
罗慧宁夹了一只猪蹄给儿子,笑道:“多吃点,最近你都瘦了!”
罗慧宁再也坐不住了,她起身道:“不行,我得去阻止他!”
秦鸿江的胸口剧烈起伏着,他痛苦的情绪已经无法控制自如,蔓延到他的脸上,蔓延到他身体的每一部分,握烟的手剧烈颤抖了起来。
一直在外面偷听动静的秦振远和秦振堂兄弟慌忙冲了进来,一人抱住母亲,一人拦住暴怒的父亲。
张扬骑着小踏板来到秦萌萌所在小区的时候,现场仍然围着很多人,张扬把小踏板停好了,分开人群挤了进去,迎面被一名警察拦住:“同志,我们正在办案,你靠后一点,不要妨碍公务!”
程志伟道:“张扬,请你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你和秦萌萌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秦鸿江叹了口气,向秦振远道:“给小欢弄点好吃的!”
张扬眯起双目看着他:“你有种就试试,如果你敢开枪,我保证你会比我先死!我怕你伤不起!”
张扬道:“我是张扬,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别告诉我这里不是中国的土地,我一个守法公民走在中国的土地上有什么不对?”
何长安与文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前来走动。
秦鸿江将烟蒂扔在地上,他平时是个很注意整洁的人,突如其来的噩耗已经让他悲痛莫名,方寸大乱。
秦振堂的两位朋友想要阻拦张扬进入秦家,被张扬三拳两脚放倒在地。
秦振堂怒吼道:“你给我站住!”
张扬踢飞赵全增的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所以秦振堂的这一句话刚一说出口,二十多名警卫连的战士一拥而上,军人有军人的血性,我们不用枪一样能够痛揍你一顿。
张扬向前走了一步,秦振堂退了一步,张扬道:“我只想带走我的儿子!”
何长安和文浩南都看出一定发生了事情。
张扬仍然向秦欢冲去。
整齐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向这边集结而来,张扬站在那里,环视着冒雨赶来的近百名战士,他的唇角露出冷漠的笑意:“一起来吧!”
“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马上离开这里!”
上了何长安的汽车,文浩南叹了口气道:“我这个干弟弟可真是不省心。”
文浩南笑道:“妈,您别只顾着我,您也吃!”
秦鸿江听到了常玉洁的哭声,然后房门被重重推开了,妻子满脸是泪披头散发的冲了进来,她的声音已经嘶哑,泣不成声道:“老秦,振东没了……我们的儿子振东他没了……”
“举起手来!”军官厉喝道。
张扬看到秦欢满面泪水的样子,目眦欲裂,大吼道:“小欢!”他一把推开拦在面前的秦振堂,向秦欢追去。
秦家的大门在张扬的身后缓缓打开,秦振堂和五名军官出现在大门处,看到眼前的情景,秦振堂也是一惊,他向张扬走了一步道:“张扬,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放下枪,离开这里,我不会追究。”
张扬摊开双手,却并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将双手抱在m.hetushu.com头上,淡然道:“我来,不是为了上门挑事,我是来找我儿子!秦司令带走了我的儿子,我现在要接走他!”
张扬道:“你们警察的毛病就是怀疑一切,知道吗?没有证据之前,你们不要捕风捉影,我不认识什么秦振东,我和秦萌萌的关系很简单,朋友,她是我妈的干女儿,秦欢是我的干儿子,就这么简单,现在该你们告诉我了,你们把我干儿子弄到哪里去了?”
张扬按下门铃。
不一会儿文浩南换了件黑色恤走了下来,直接将换下的衬衫扔到了垃圾桶内。
那保姆扯着秦欢向楼内退去,秦欢又踢又打,喉咙都叫破了:“我要爸爸……我要我爸爸……”
张扬道:“我这人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威胁我!”
傍晚的京城阴云密布,天空终于承受不住越来越多云层的堆积,雨水一滴滴落了下去。
文浩南从母亲的目光中意识到了什么,他垂下头,看到那一滴血迹,内心不由得一惊,可他的表情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惊慌,而是皱了皱眉头:“最近天气太干燥,今天流了鼻血!”他站起身:“妈,我去换衣服!”
张扬还是保持了相当的克制和忍耐,在秋风秋雨中等待了五分钟,仍然不见有人过来开门,这时候,远处响起汽车的声音,四辆军用吉普车向他驶来,在他的面前停下,雪亮的灯柱照射在他的身上,张扬眯起双眼,透过层层的雨幕看着从吉普车上跳下来的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战士。
秦振堂皱了皱眉头,他有些不解道:“这个人是怎么混进军区大院的?”他过去曾经和张扬交过手,知道张扬的厉害。周围几名朋友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鸿江用力抽了一口烟:“开始不知道,直到她十四岁那一年,你妈妈因为一件小事狠狠打了她,我知道后大发脾气,和你妈妈大闹了一场,当晚我们在书房吵架的时候,没想到被萌萌听到了……”秦鸿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萌萌从那时起就知道了自己面身世,她开始变得沉默寡言。”
罗慧宁道:“无论你怎样变,都是我儿子,我这个当妈的最大的心事就是看着你早日成家!”
何长安点燃一支雪茄,抽了一口道:“秦萌萌逃走了,唯一能够逼她回来的方法就是掌握住这个孩子,秦家人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秦振堂看到他冲着自己过来了,忍痛挥拳向张扬打去,却被张扬用右臂格开,双拳如雨点般击落在秦振堂的胸口,打得秦振堂连连后退,张大官人在雨中步步紧逼,猛然一个停顿,随即一拳狠狠击打在秦振堂的下颌之上,秦振堂的头颅甩鞭一样后仰,鼻血抛物线般飞向半空中。
罗慧宁道:“所以你的衣服只要稍稍破烂了一点,你就会扔掉,你的玩具只是缺少了一个零件,你也会将它扔到垃圾堆里,我记得我给你和你姐姐两人每人买了一个鱼缸,你的鱼缸豁了一个缺口,你竟然把鱼缸给摔碎了,为了那件事我还狠狠打了你一顿。你爸以为你是被我惯出来的毛病,可我却知道,你是从小心里留下阴影了,你太追求完美无缺,浩南,其实有句话我早就想对你说,这世上根本没有完美无缺的事情。”
张大官人现在心急如焚,哪有那么多的耐心跟这小警察解释,一把就将那名警察推了一个踉跄,大步向单元门前走去,几名警察看到势头不妙,一个个都围了上来。
张扬点了点头:“你见过?”
张扬冷冷看着他,周身的神经却已经绷紧,他虽然有把握夺下秦振堂的手枪,可是他并没有把握从身后百余名战士的枪口下逃生。可是张扬很快就从秦振堂的眼光找到了一丝犹豫。
何长安道:“这样吧,我和浩南一起过去,看看能不能阻止他!”
张扬冷笑道:“我以为这天下的事再大,都大不过一个理字,现在看来理算什么?狗屁不是!”
何长安冷笑道:“有些事根本是我们无法想象到的,秦家的隐私我们外人无权过问,不过他们带走那个孩子的目的只有一个!”
那名军官虽然被张扬制住,可还是很有些胆色的,英勇无畏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有种的朝我开枪,我不信你能够离开这里!”
罗慧宁点了点头。
“不行……”
秦振堂觑定时机,大步冲了上去一拳向张扬的小腹攻去,面对这么厉害的对手,谁想单打独斗才是傻子。张扬硬生生吃了他的一拳,怒吼一声,虎躯一震,将抱着他的六名战士甩了出去,刚刚甩脱这六人,又有数名战士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死命将张扬抱住,颇有些黄继光堵抢眼的精神,军人之中从来都不缺乏知难而上的好汉。
张扬腾空跃起,双脚轮番踢出,将两名战士踢到在地,一名战士怒吼着从他身后扑了上来,抱住张扬的身躯,却被张扬双臂震开,反手一拳击打在那名战士的面部,将他打得仰首倒了下去。
那名警卫员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秦鸿江道:“她说的没错,萌萌并非是我们亲生的……你们的妹妹出生不久就被我们送到了宁安跟着你们的外公外婆一起生活,二十年前,宁安发生大地震,我接到中央指示,率领部队前往宁安救灾,那场地震中,你们的外公外婆一家几乎都死于地震,当时你妹妹萌萌就在当地的机关幼儿园,幼儿园的那场营救是我亲自指挥的,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惨痛的场面……”
秦鸿江抿起嘴唇,妻子已经完全控制不住情绪了,他叹了口气道:“案情还没有明朗,你不要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