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4章 家丑

程志伟打断她的话道:“你既然没有杀他,为什么要逃?”他认为自己的这个问题切中了要害。
秦萌萌又忍不住流泪了,她强忍酸楚道:“小欢,妈也想你,乖……把电话给你干爸……”
秦萌萌含泪点了点头。
秦萌萌站起身:“我想我们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她走到铁门前的时候,回过神,望着满脸仇恨的常玉洁道:“你的儿子不是我杀的!”
秦萌萌道:“真是佩服你的想象力,你们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对,我和家里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他们想要干涉我的生活,为了这件事我和秦振东发生了争吵,我要走的时候,他想要阻止我,我摔开他的手,却失去平衡摔倒在地……”秦萌萌指了指自己的脑后道:“我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他死了,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
程志伟道:“我总觉着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秦萌萌不愿说,秦家人都没有说实话。”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秦萌萌落网的事情有没有通知秦家?”
何长安道:“我马上将消息散播出去,广博、电视、报纸、传单、京城所有的广告屏会遍布小欢失踪的信息。”他又想到一件事:“萌萌会找你,可这样一来警察和秦家也会盯住你。”
秦萌萌含泪道:“不用,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秦萌萌冒着雨跑到了最近的公用电话亭她拿起电话,却发现这电话已经损坏了,秦萌萌懊恼的将听筒重重摔打在电话机上,离开公话亭,向道路对面的电话亭跑去,也许走过于心急,她的钱包掉落在地上。
“真的?”秦萌萌这会儿的心情可谓是大起大落,含着眼泪问道。
秦萌萌已经明白张扬在说什么了,她无法相信世界上的事竟然会这么凑巧,自己在走入牢笼的时候,却意外的听到自己父亲的消息,她二十二年的生命中从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父亲存在,她似乎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摇了摇头道:“也许只是巧合,世上一样的东西太多了。”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何长安眨了眨眼睛,他何其精明,马上领悟到了张扬话里的意思,低声道:“你是说,让萌萌知道小欢出了事?”
秦萌萌道:“只有他一个!”
收音机广播内忽然插播了一条消息……现在插播一条紧急启示,今天上午一名六岁男童在金和苑小区走失,身穿绿色上衣蓝色运动裤,灰色旅游鞋,身高一米二零左右,偏瘦,名叫秦欢,如果有市民见到符合特征的男童请拨打电话85……当秦萌萌听到儿子的名字时,脸色顿时变了,她尖声道:“停车!”
张扬道:“对不起,我没有征求你的同意,出于对这件事的谨慎,我采取了小欢和他的血样进行了鉴定,结果证明了他们之间的确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张扬压低声音道:“何长安是你的父亲,你的亲生父亲!”
张扬道:“我相信你没杀他!”
审讯结束之后程志伟和梁联合并肩走出门外,程志伟低声道:“你怎么看?”
张扬知道文浩南一直对秦萌萌余情未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总也很麻烦,萌萌说自己没杀秦振东,可警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秦家也不肯善罢罢休。”
张扬道:“我认识的秦萌萌是个善良的女人。”
张扬给他倒了一杯酒,恭恭敬敬端给他。
秦萌萌表现出的镇定出乎张扬的意料之外,等秦萌萌坐下之后,他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秦欢和何长安的合影,两人笑得都很开心。
张扬道:“一切都要从小欢戴着的平安佛说起,那平安佛是何长安当年给他女儿的!宁远大地震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都死于那场地震,可是帮小欢洗澡的时候,他看到了平安佛!”
秦萌萌怒道:“我没有杀他!”
张扬道:“秦家显然早就知道真相,可他们不敢把这件事说出来,因为这件事只要公诸于众,他们秦家必然颜面扫地。”
何长安道:“我会发动所有人去寻找萌萌,一定要在她自首之前阻止她!”
何长安紧张道:“她怎么这么傻?不可以自首,秦家人不可能放过她,赶紧联系她,我可以想办法安排她出国,只要离开这里,一样可以重新生活。对了,她刚才的电话号码是什么?找到号码,我们就能够找到她的位置。”
一辆警车缓缓驶过,秦萌萌下意识的垂下头,她终于下定了决心,自己不可能一辈子这样躲藏下去,她要去警局,要把这件事说清楚,可是,在此之前,她必须要见见自己的儿子,哪怕是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比起何长安,张扬要冷静许多,从现在掌握的证据来看,只要秦萌萌落入警察手中,她就很难摆脱困境,所有的证据都对她不利,在秦振东被杀一事上,她是最大的嫌疑人。秦家不可能对秦振东的死坐视不理,一定会追究这件事。
张扬看了看身后的秦欢,又向远处走了几步,压低声音道:“秦振东是不是你杀的?”
何长安端着亲手包的虾肉馄饨走了出来,他将馄饨放在秦欢面前,秦欢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和他已经熟悉了许多,开心的对他道:“何爷爷,刚才我妈妈打来电话了。”
秦萌萌忽然用力挺了挺胸,趁着那名警察魂不守舍的www.hetushu.com时候,抬起右腿,狠狠踢在那名警察的下阴之上,那警察根本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袭击自己,被秦萌萌踢了个正着,痛得惨叫一声,躬下腰去,秦萌萌屈起膝盖,全力顶在他的下颌之上,秦萌萌是位女军人,过去就接受过一些搏击训练,现在有了张大官人这位高手的指导,更是如虎添翼。
何长安道:“张扬,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我欠她实在太多,你一定要帮我,无论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就算拿我的性命去换,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秦萌萌的脸色变了。
常玉洁道:“我就是想当面问问……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我虽然不是你亲生的母亲,可我毕竟养了你这么多年……”她流泪了。
应常玉洁的要求,她和秦萌萌的见面是单独进行的,秦萌萌带着手铐坐在那里,目光平静望着满脸悲怆的常玉洁,她对这位养母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从她小时候起,常玉洁就表现出对她的排斥,多数时候甚至表现为对她的厌恶,秦萌萌小的时候觉着很委屈,可是当她无意中听到父母的谈话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当年父亲为了救自己,而放弃了亲生的骨肉,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养母一直都厌恶她排斥她,认为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女儿。
听到秦萌萌的哭声,张扬心如刀割,他大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她已经看到了对面公安局门前金灿灿的警微,秦萌萌摇了摇头,她放弃了自首的念头,如果没有儿子的消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安心去自首。
也许是因为雨天的缘故,出租车的生意格外火爆,秦萌萌沿着大路跑了近五百米都没有拦到一辆出租车。
张扬叹了口气道:“跟军方硬拼,你就算再有钱也没有任何的胜算。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在明,你在暗。他们并不知道你和萌萌之间的关系,现在萌萌还没有被抓,咱们还有希望在警察之前找到她。”
张扬低声道:“我查到了一些事!”
何长安内心一震,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惊喜。
邢朝晖颇有些受宠若惊:“干嘛这是?你有话好说,别来这套!”
张扬道:“因为我知道,你已经准备重新面对人生,你要照顾小欢,要看着他茁壮成长,你要负担这么多的责任,怎么可能选择这条不归路?”
张扬微笑道:“那就看看谁的手段更高明!”
警笛声越来越近,秦萌萌止住了哭声,她小声道:“哥,帮我照顾好小欢!告诉他,我永远爱他!”
邢朝晖听他这样说,点了点头道:“有点儿意思,我勉强算得上你的伯乐吧!”两人对干了这杯酒。
张扬秦萌萌被抓后的第二天才获准和她见面,虽然只是被关押了一夜,秦萌萌却明显憔悴了许多,看到张扬,她笑了笑:“哥!”
程志伟道:“你们谈了什么?为什么发生争吵?”
秦萌萌道:“我没有杀他,虽然中间我一度昏迷,可是我清醒的记得那天发生过的事情,我没杀人!”
张扬点了点头,低声道:“你放心,我会永远帮你保守这个秘密!”
张扬笑道:“我骗你做什么?小欢真的没事,我把他安顿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放心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们将小欢失踪的消息散播出去,以你的能力做到这件事应该不难。”
“我没有杀人!”秦萌萌平静道。
何长安道:“她一定不能出事,她要是出了事,小欢怎么办?我怎么办?”
秦萌萌点了点头:“是!”
秦萌萌转过身去,可很快公话亭外就传来了敲击玻璃的声音,警察已经来到了外面,他敲击着公话亭的玻璃门。
两人返回客厅,张扬蹲在那滩秦振东的血迹前方看了看,趁着程志伟没有注意,他采取了一些早已凝固的血块。
张扬望着阴郁的天空打心底叹息了一声,听刚才秦萌萌的口气应该已经下定了决心,因为不知道她的具体位置,想要阻止她应该很难。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这是警方的事情,你能不能对警方多一点信心,让他们去查?”
张扬道:“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可以帮你。”
常玉洁咬牙切齿道:“你在要挟我?”
张扬让秦欢自己吃饭,他向何长安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向门外。
梁联合道:“秦萌萌显然没有说实话,她肯定有事情瞒着我们。”
常玉洁红着眼圈道:“你好狠的心,竟然杀死你的大哥……”
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张扬是不会再去找邢朝晖的,他特地在国安基地附近的小酒馆请邢朝晖吃饭,邢朝辉听说是秦萌萌的事情,马上就起身要走。
程志伟意味深长道:“任何人都有两面性,即使是十恶不赦的凶徒,他的内心中也有柔弱的一面。”
张扬指了指照片道:“有没有发现他们两人笑起来很像?”
此时的秦萌萌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她静静坐在灯下,双手的十指交叉放在腿上,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
何长安低声道:“道貌岸然的一家,他们毁掉了我的女儿,残害了我女儿的一生,我绝不会放过这帮畜生。”
邢朝晖把酒杯放下道:“张扬,你可不可以冷静的看待一下秦萌萌的问题,抛开个人感情不谈,根据警方现在掌握的证据,秦萌萌是杀死秦振和-图-书东的最大嫌疑人。”
张扬对这件事的内幕相当的清楚,其实他认为秦振东死有余辜,秦萌萌有一千个一万个杀死他的理由,可是秦萌萌既然坚称自己没有杀死秦振东,张扬还是倾向于相信秦萌萌,他认为如果秦萌萌想要杀死秦振东报仇,没必要等到现在,而且她已经决定彻底摆脱过去的生活,要让秦欢改换环境,现在正在办理工作的事情,没理由选择这条绝路。有一点邢朝晖没有说错,警方尊重的是证据,就算以后上了法庭,法官看重的仍然会是证据,手枪上的指纹,以及目击者的口供都让秦萌萌成为最大的嫌疑人,想证明她无罪很难。
张扬道:“我请你吃饭是一码事,求你办事又是另一码事,就算你不帮我办事,饭还是要吃的。”
秦萌萌哭着质问道:“你怎么把小欢弄丢了?”
秦萌萌紧张道:“怎么办?”
邢朝晖道:“这又是为什么?”
张扬道:“秦萌萌是我干妹妹,我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送上绝路,人我一定要救。你怕我连累你们,喝完这杯酒,我和你的组织彻底划清界限,咱们一刀两断,就算我以后出了什么事,也和你们国安没有任何关系。”
程志伟道:“当时室内一直重复的播放蔡琴的那首《被遗忘的时光》,看来秦萌萌很喜欢听这首歌。杀人者很冷静,每一步都考虑的十分周到。”
张扬道:“你笑着朝他走出去,别忘了把胸口拉低点,拉大一点,趁着他看你的时候,狠狠踢他的下阴,他一定会痛得弯下腰去,你在他弯腰的时候用膝盖狠狠顶他的下颌!”
秦萌萌击倒那名警察之后,方才知道自己可能走过于紧张了,她拾起地上的钱包,居然还不忘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朝着正西的方向飞奔而去。
程志伟道:“秦萌萌,请你注意你的态度,我希望你尽量配合我们的调查,这样有助于我们搞清这起幸件的真相!”
秦萌萌虽然知道这位京城巨富,可是和他之间并没有什么交往,轻声道:“别人信不信我,我已经无所谓了。”
张扬点了点头,从口袋中拿出纸巾递给秦萌萌。
秦萌萌一时间不知是该欢喜还是难过,美眸之中满是泪水,她喃喃道:“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张扬道:“她直到现在都没有和我联络过,不知她在哪里?”
张扬摇了摇头道:“相信你的不仅仅是我,还有小欢,还有他!”他用手指了指何长安。
梁联合道:“早就通知过了!”
梁联合道:“证据都摆在那里,她想抵赖也不行!”
张扬叹了口气道:“现在没事,不过,她好像要准备自首了!”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他对常玉洁的印象很不好,在他看来即便秦萌萌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也不应该表现的如此绝情,她对警方所说的这番话分明在刻意隐瞒着事情的真相,常玉洁到底在害怕什么?张扬的目光投向窗外,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秦萌萌家里的情况,就算秦振东想劝秦萌萌回去,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的功夫?仅仅是为了搜集秦萌萌虐待孩子的证据吗?
秦萌萌道:“警局外面的公话亭内。”说话的时候她向外面看了看,看到一名警察正向她所处的位置走来,秦萌萌顿时紧张了起来,她颤声道:“有警察朝我走过来了!”
秦萌萌流泪道:“不用,听到小欢的声音,我就放心了,待会儿……我就去自首,我去警局把事情说清楚!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我受够了!”
听到秦萌萌这样说,张扬不禁笑了起来。
张扬又给他斟满酒端起来敬他。
秦萌萌坐在蓝雨咖啡馆内,呆呆望着窗外,秋雨又飘了起来,外面的景物变得朦胧和模糊,让秦萌萌忽然感觉到身边的这个世界变得虚幻而不真实。她的眼前晃动着秦振东毫无生气的面孔,耳边仍然回荡着蔡琴低沉舒缓的歌声。我杀了他?秦萌萌苦苦思索着,可是无论她怎样努力的想,都想不起自己向秦振东开过枪。
秦萌萌哭了起来,她放不下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她还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她还没有看到儿子长大成人。
张扬道:“记住我的话,笑着走出去,然后给他狠狠地一击,摆脱他的讲缠之后,一路向正西逃走,找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现在就去接应你!”
程志伟和梁联合交换了一下目光他们显然都不相信秦萌萌的说辞。
秦萌萌对养母的厌恶源自于秦振东的恶行,秦振东强暴了自己,常玉洁知道这件事之后,非但没有大义灭亲,反而跪着乞求她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从那时起,秦萌萌对秦家彻底死了心,在她心中早已悄然断绝了和秦家的任何关系。
秦萌萌听到远处急促的警笛声,她无助的伸出手臂,可是一辆辆的出租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没任何一辆车有停下来的意思,秦萌萌就快绝望了。她冲入路边的公用电话亭,再次拨通了张扬的电话:“哥,我逃不掉了……”
想起儿子,秦萌萌就有种想哭的冲动,不知道张扬有没有和儿子在一起,儿子有没有吃饭?有没有想妈妈?秦萌萌咬了咬嘴唇,眼圈儿红红的望着窗外。
邢朝晖想了想,低声道:“几乎为零!”
秦萌萌用力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不记得,我真的不记得自己做http://www.hetushu.com过什么?”
张扬在分局院内遇到了文浩南,文浩南同样过来探望秦萌萌,可是秦萌萌不愿见他,看到张扬,文浩南慌忙走了过来,关切道:“张扬,萌萌怎么样?”
张扬道:“当年秦司令恰恰率领部队前往宁远救灾,他的女儿和何长安的女儿都在同一所幼儿园……”
秦萌萌果然犹豫了一下,她咬了咬嘴唇道:“我知道,这件事我说不清楚,别人都会以为我杀了秦振东,我之所以逃走,是不想让我儿子看到我被你们抓走的场面,我不想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永远的阴影。”
张扬道:“这杯酒我是敬你对我的知遇之恩!”
张扬还以为文浩南念着秦萌萌,轻声道:“要不你帮忙想想办法。”
何长安迫不及待的问道:“萌萌怎样?”
秦萌萌咬着樱唇,充满问询的看着他。
在场的公安人员都诧异于秦萌萌的冷静,一个杀人犯在落网后多少都会表现出惶恐不安,可秦萌萌没有,她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慌乱。
司机吓得一脚踩住了刹车,秦萌萌匆匆从钱包中取出车费交给司机,然后推开车门冒着雨冲了下去。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将秦欢托付给张扬,这还没过去几个小时,张扬就把他弄丢了,秦萌萌紧张到了极点,她把儿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
秦萌萌道:“不是!”
张扬从手机的听筒内听到了警笛的声音,他低声安慰道:“别怕!我一定能够把你救出来!”
而DNA鉴定的结果让张扬无比震撼,秦振东竟然是秦欢的亲生父亲,早在他走入秦振东房间的时候,就有这种预感,可他始终不愿相信事情最终的结果会是如此残酷。张扬已经可以推测出事情的全部真相,秦萌萌怀孕的时候才十六岁,秦振东一定知道了她并不是自己的亲妹妹,所以无耻的强暴了她,秦家在知道这件事之后隐瞒了真相,秦萌萌离家出走,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不知怎样该处理这件事,最终生下了这个孩子,张扬终于明白为什么秦萌萌会杀死秦振东。
张扬接过电话,走到一旁,低声道:“萌萌,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张扬劝道:“别忘了,你还有小欢,你要是出了事情,他怎么办?”
邢朝晖道:“你不觉着这件事中存在着太多的疑团?秦萌萌为什么要杀死她的亲哥哥,生长在同一屋檐下,究竟是什么才使得他们变得这样仇视?秦家显然有很多事情不愿说,警方也无权干涉他们的家事,警方所需要做的就只能是尊重证据,利用证据找出杀人凶手,至于杀人的动机并不是警方需要解决的范畴。”
秦萌萌摇了摇头,她忽然明白了养母前来见自己的目的,她害怕自己将那件家丑宣扬出去,她害怕自己会让秦家颜面无存,秦萌萌的唇角浮现出一丝略带嘲讽的微笑:“你放心,那些事我永远不会提,你认为是家丑,对我来说,却是人生永远洗刷不去的耻辱!”
听到儿子叫妈妈的声音,秦萌萌顿时流泪了,她捂住嘴,害怕儿子听到自己的哭声,好一会儿方才控制住情绪轻声道:“小欢,你要听干爸的话,不可以调皮。”
秦萌萌道:“谢谢,其实你应该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在六年前已经完了!”
邢朝晖道:“很少有杀人犯会主动承认杀人,她有证据证明自己无罪吗?”
文浩南装出一脸痛苦道:“看到萌萌现在的处境,我好难过!”
何长安激动道:“一定是那个畜生逼她,不然她不会杀死他,杀得好,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活该下地狱。”
秦萌萌犹豫道:“可是……”
秦欢将电话递给了张扬。
文浩南道:“萌萌心地善良,怎么可能杀死自己的亲哥哥!”说这话的时候,他内心中不禁感到一阵愧疚,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会牺牲秦萌萌,可想起那天的情景,他不由得又生出仇恨,他感到自己被秦家侮辱了。
常玉洁选择单独和秦萌萌相见是有原因的,虽然她恨极了秦萌萌,可是她也害怕一件事,秦欢是她的孙子,当年大儿子秦振东强暴秦萌萌是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对秦家来说,这是家丑,如果秦萌萌豁出一切,把这件事给揭发出来,他们秦家的面子肯定要荡然无存,常玉洁几经思量,还是决定和秦萌萌先谈一谈。
十多辆警车闪烁着警灯集结在公用电话亭外,几十名荷枪实弹的警察环围住公用电话亭。秦萌萌抹去眼泪,平静的放下电话,她推开公用电话亭的玻璃门,缓缓走入风雨中,宛如一朵秋雨中的雏菊,美得让人感到凄凉,让人感到心碎……鉴于秦萌萌的案情严重,对她的审讯在她被捕后马上进行,分局局长程志伟和梁联合亲自组成了审讯小组,对秦萌萌进行突击讯问。
张扬道:“我相信你!”
常玉洁被秦萌萌冷漠的语气刺激到了,她尖声道:“贱人!”
秦萌萌道:“我没杀他,尽管我认为他早就该死,可我没杀他,因为我怕他的血玷污我的双手!”
程志伟道:“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一下,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的一点是,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
“哥,照顾好小欢!”秦萌萌说完这句话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她用公用电话打来的,就算我们找出她的位置,等到了地方她和图书也早就走了。”
秦萌萌道:“我没有杀他,我醒来的时候,手枪在我的手里,我很害怕我去洗手间洗净了手上的血迹……”
秦萌萌用力点了点头。
秦萌萌含泪笑道:“警方相信的只是证据!枪上沾着我的指纹,我说不清楚!”
程志伟道:“你和你的大哥究竟有什么矛盾?是什么原因让你走到杀死他的地步?”
梁联合道:“根据我们的调查,现场除了你和秦振东以外,并没有第三人出现的痕迹。”
张扬内心一沉,低声道:“不要慌,不要看他,继续打你的电话。”
何长安道:“我不管什么颜面,我只要我女儿平安。”
文浩南苦笑道:“我跟我爸我妈都提过,可是他们不愿介入这件事,只说是秦家自己的事情。”
秦萌萌道:“我们的谈话内容跟案件没有任何关系!”
秦萌萌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轻声道:“真的没事?”
张扬道:“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利用这么拙劣的方法逼你出来,你就不会被他们抓住。”
秦萌萌咬了咬嘴唇,终于下定了决心,小声道:“哥,秦振东是小欢的亲生父亲……”说出压在心头的这个秘密对秦萌萌来说是极其艰难的事情。
张扬叹了口气:“还能怎么样?”
秦萌萌一双美眸因为惊奇而睁得滚圆,她也不知道平安佛的来历,只是知道自己从小就带着它。
程志伟道:“到底是秦司令的女儿,心理素质非同一般啊,看来想让她说实话并不容易。”
张扬从凶杀现场离开之后,又找到了邢朝晖,他得到了秦振东的血样,他想要鉴定的是秦欢和秦振东之间的关系,秦振东租下了秦萌萌对楼的房间,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偷窥秦萌萌母子,即使作为一个大哥来说,他的举动也有些耐人寻味。如果说秦振东真的死于秦萌萌之手,秦萌萌为什么要杀他?究竟是怎样的仇恨才迫使秦萌萌走出这一步,张扬开始怀疑秦振东的动机,也开始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
邢朝晖道:“成,就算是糖衣炮弹我也认了!”
秦萌萌噙着眼泪,她的目光变得坚定而倔强:“哥,我不会放弃!”
秦萌萌微微一怔,她听出张扬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何长安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张扬的头脑果然灵活如果秦萌萌知道儿子失踪的消息,一定会紧张牵挂,她就会改变投案自首的念头,秦萌萌肯定会主动找上张扬询问秦欢的下落。
程志伟继续道:“根据你母亲所说,你大哥前往小区的目的是为了劝你带着儿子回家,是不是?”
张扬道:“小欢没事,如果不这样,我怎么能够联络到你?”
秦萌萌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和你无关,本来我已经走到警局门口,如果不是听到小欢失踪的消息,我已经走入警局自首了。不过,正是因为你的原因,我又增加了一项袭警的罪名。”
张扬道:“难道警方仅凭着枪上的指纹就能认定她杀人?”
常玉洁低声道:“所以你杀了振东……”
秦萌萌擦去眼泪,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张扬既然查出何长安和自己的关系,那么他显然已经知道自己并非秦家女儿的内幕,她轻声道:“哥,这件事你不可以说出去!”
张扬低声道:“可怜天下父母心,萌萌将秦欢托付给了我,她认为我会好好照顾秦欢所以才放心去自首,才会去警局说清楚这件事,我们必须想个法子让她主动联络我。”
那警察被她连续两次重击打得顿时失去了反抗能力,软绵绵倒在了湿漉漉的地面上,手上一件东西落在一旁,却是秦萌萌的钱包,人家是好心好意给秦萌萌送钱包来的。
当张扬将最终的结果告诉何长安的时候,何长安痛苦的握紧了双拳,他无法想象,女儿这些年竟然承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和痛苦,而这一切都是秦家给造成的,在他刚刚得知秦萌萌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的时候,还对秦家生出一丝愧疚,可现在他剩下的只有仇恨。
“那是为了什么。”程志伟举起手中的一沓照片:“这些照片是我们在你大哥房间里发现的,他一直都在关注你们的生活,你是不是对他的这种干涉十分不满?所以今儿产生了一种怨恨?”
秦萌萌望着那张照片,看到儿子的天真无邪的笑容,鼻子一酸,美眸顿时湿润了,张扬道:“我临来之前给他们照的,为的是让你看到小欢,为的是让你放心。”
张扬道:“何先生很想过来看你,我没让他过来,我害怕你们的关系被别人知道,情况就会对你更加的不利。你放心,他已经帮你聘请了国内一流的律师来为你辩护。”
秦萌萌从养母的目光中看出她对自己刻骨铭心的仇恨,她直视常玉洁,对秦家她并没有任何感到亏欠的地方。
秦萌萌的双目湿润了,对现在的她来说,没有比信任更为珍贵的东西,她不无感慨道:“可惜只有你相信我,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我杀了他,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是我杀了他!”
秦振远和秦振堂兄弟俩陪着母亲常玉洁第一时间来到了分局,常玉洁提出要单独见见女儿。
秦萌萌明白张扬的意思,如果自己不是秦家亲生女儿的秘密泄露出去,警方一定会猜想到她和秦振东之间的关系,如果查出秦振东当年曾经强暴过她,她杀死秦振东一事更会显得理所当然。
秦萌萌平静和图书看着常玉洁道:“既然你认为我杀了你的儿子,就没必要过来见我。”
张扬打心底叹了口气,这件事的确错综复杂,外人是不适合介入的。
张扬道:“只有他一个人吗?”
秦萌萌没有说话。
秦萌萌坐在出租车内,她望着车窗外的雨景,落下了车窗,任凭丝丝秋雨落在俏脸之上,用力呼吸了一口空气也许走入警局之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程志伟道:“我们问过秦振东的母亲,她说是她让秦振东过来观察秦萌萌和秦欢的,据她所说,秦萌萌经常虐待孩子,她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外孙受苦,所以想让秦振东找机会把他们母子劝回家,如果秦萌萌坚持不想回去,也想把孩子带回去,以免孩子受到委屈,我想这就是他们兄妹之间产生矛盾的原因。”
张扬道:“京城这么大,你上哪儿去找她?现在你和她的关系并没有其他人知道,我看这件事还是先不要暴露的好,如果让秦家知道反而会更加的麻烦。”
到现在为止,秦萌萌都没有好好的考虑过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意识到秦振东死亡的事实之后,她脑子里想到的只有儿子,这正是她没有报警的原因,她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儿子。
秦萌萌道:“既然所有人都想我死,我何必让他们失望!”
秦萌萌道:“也许真的是我做的。”
张扬接到秦萌萌电话的时候,正在陪秦欢看动漫,秦欢明显有些情绪低落,不时的询问妈妈的事情,张扬慌忙将手机交给秦欢。
秦萌萌挂上电话,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解开了胸前的纽扣,将雪白粉嫩的胸脯尽可能露得多了一些,然后转过身去,俏脸上荡漾着淡淡的笑意,推开公话亭的玻璃门,那名警察的目光顿时被秦萌萌半露的雪白酥胸所吸引,似乎忘了自己前来的本来目的,目光傻呆呆看着秦萌萌粉颈酥胸。
秦萌萌黯然道:“哥,谢谢你,我知道自己没希望走出去了,他们掌握了许多所谓的证据,认为是我杀了秦振东,而我却无法证明什么!”
那警察好半天才缓过起来,摸出对讲机呼唤救援。
张扬道:“没什么可是,你如果还想见到小欢,就不能被警方抓住,你还想不想小欢?”
“没事!你在哪里?有些事我必须要当面对你说。”
程志伟扬起塑料袋中装着的关键证物……那把致秦振东死亡的手枪,冷冷道:“秦振东死于他杀,而在他死亡的当天,你和他在楼下发生了争吵然后你们两人一起进入秦振东的租住房谈话,这是不是事实?”
秦振东死了,可是他带给自己的屈辱和痛楚仍然存在,秦萌萌抿了口咖啡,让咖啡的浓香在口腔中慢慢浸润开来,她紧张的神经似乎也随之放松了一些,从秦振东房内跑出来之后,秦萌萌的脑子里浑浑噩噩,她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在想什么,昨晚她在小区不远处的桥洞下呆了一夜,天亮之后,她沿着大街漫无目的的走着,一直走到这间咖啡馆,她需要冷静,她需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
文浩南道:“我是说她情绪怎么样?”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对他们没有信心,头儿,你说句真心话,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认为这次秦萌萌无罪获释的可能性有多大?”
秦萌萌有些诧异的望着张扬道:“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秦萌萌虽然并不想和常玉洁见面,可是考虑了一下之后,还是打算和她见上一面,有些话始终要说开。
程志伟道:“安排他们家人见见面,希望能够让秦萌萌感到内疚,从而攻破她的心理防线。”
张扬在得知这一真相之后,也认为秦振东死于秦萌萌之手,他叹了口气道:“无论起因怎样,萌萌杀死了秦振东是事实。”
张扬道:“她说过她没杀秦振东!”
张扬拦住他,拖着他重新坐了下去,邢朝晖苦笑道:“早知道你没那么好心请我吃饭,我今儿就不该来!”
错误!超链接引用无效。
张扬道:“你不可以放弃!为了小欢,绝不可以放弃!”
秦萌萌道:“妈妈在外地出差,过两天才能回去。”
张扬道:“秦家人到处在找你,警察也到处在找你,他们认为你杀了秦振东。”
张扬充满怜惜的望着秦萌萌道:“我知道,这些年你受了许多的委屈,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
“萌萌,现在的情况对你很不利!”
素来冷静的何长安现在也不禁失去了冷静,从来都是关心则乱,知道秦萌萌就是自己的女儿之后,何长安也明显乱了方寸。
而与此同时警方也接到了消息,以分局副局长梁联合为首的追捕队伍迅速集结出发,根据他们掌握到的情况,秦萌萌刚才在分局外出现过,她竟然击倒了一名警察,并在这名警察的眼皮底下逃走,简直是对他们公安系统的极大讽刺。
秦萌萌并没有察觉,仍然走入了电话亭。她拨通了张扬的手机,张扬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
何长安怒道:“别人怕他们秦家,我不怕,大不了就是两败俱伤,我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让他们老秦家所有的人陪葬!”素来沉稳的何长安发起火来也洋溢着一股暴戾之气。
张扬道:“你知不知道有种隔代亲子鉴定?根据DNA可以鉴定出隔代血缘关系?”
秦欢道:“妈妈,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