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7章 盗割背后

这起盗割电缆事件让江城市政府引起了足够的重视,市里着重强调了要加强新机场治安,确保新机场工程平安稳定的进行,杜绝同类事件发生,在公安局长荣鹏飞和张扬谈话之后,决定增派警员加强机场工地的治安管理,秦白主动请缨,前来机场工地负责现场治安工作。
张扬道:“通信电缆和照明电缆都被盗割了一千多米,今天下午应该可以修复了,不过你们汇通提供的一些设备被人为破坏,具体损失还不太清楚。”
乔梦媛点了点头,跟她一起过来的两名工程师已经开始检查情况。
乔梦媛笑了笑,她自然不会相信张扬的话。
照明电路终端的原因也已经被查明也是被盗割。程焱东道:“根据现场的情况已经初步认定这是一起盗割电缆的行为,我们已经派警员前往全市各个废品回收站,争取尽快找到赃物。”
张扬一双眼睛盯住乔梦媛的玉足,看得有些失态,被乔梦媛的这声咳嗽给提醒,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急救箱中取出镊子,小心将刺入乔梦媛脚掌的玻璃碎片取了出来,伤口很深,接近两厘米,难怪出了这么多的血,张扬在她的伤口上涂上自制的金创药,关切问道:“疼吗?”
常凌峰道:“别人之所以在政治上对你进行避让,他们其实怕得并不是你,而是你身后的这些背景,如果失去了这些背景,你就会发现,你的身边原来埋伏着这么多的敌人。”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将杯中的那杯啤酒喝完,意味深长道:“很多时候对付敌人最好的方法并不仅仅是依靠拳头!”
张扬笑了起来:“按照你大哥的说法,我这个人就是一无是处,不但经常出事,还经常给领导惹麻烦。”
张扬道:“这事儿得让他们抓紧点,机场建设工程这么重要,通信和电力中断了可不成,一定要让他们尽快修复!”
乔梦媛忍不住笑道:“你倒有自知之明。”
常凌峰微笑道:“少树敌,把敌人变成朋友!”
张扬明白常凌峰所说的都是事实,他又倒了一杯酒,握着酒杯摇曳了一下道:“你是说,我只要带好队伍,打赢这场仗,其他的细节都不用考虑?”
乔梦媛瞪了他一眼,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出来,虽然她很小心,高跟鞋上还是沾满了泥泞,更倒霉的是,就要走出泥地的时候,一脚踩到了稀泥里,半截小腿都陷了进去。
张扬道:“所以说,女人不能太好强,刚才让我背你出来不就没事了?”
张扬又躬下身,手探入泥地里摸出了乔梦媛的高跟鞋,笑道:“我背你过去吧!这鞋不能穿了!”
“报告张市长大概还要一个小时!”
乔梦媛道:“小飞哥去了西藏参军,钟长胜被我爷爷辞退了,这两件事都和你有关吧?”
常凌峰道:“你的身上带着太多的光环,市委书记的哥们,省长的未来女婿,副总理的干儿子,如果没有这一层层的光环,你的仕途绝不会走得如此顺利。”
张扬哈哈大笑,此时看到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开了过来,后面的一辆车正是乔梦媛的凯迪拉克吉普车,张扬站起身迎了过去。
秦白道:“我决定不走了,逃避不是办法,就算我走到天边,有些事发生了毕竟是改变不了的,我生在江城长在江城,让我离开这里,我舍不得。”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欢迎乔总亲自前来指导工作!”
张扬道:“现在并不是讨论谁该承担责任的问题,我们首要的任务是要尽快恢复通信,然后尽早抓住那些犯罪分子,同时加强保安措施确保新机场建设不会再受到破坏和影响。”
傅长征离开之后,没多久就回来了,他给张http://m.hetushu.com扬带来了一个相当不好的消息,通信中断和下雨无关,而是人为造成,连通新机场工地的通信电缆昨晚被人盗割了,根据初步检查的结果,被盗割的通信电缆在1322米,损失在百万元以上。至于照明电路中断的原因还在检查之中。
张扬道:“跟我没关系,我发誓我根本没在乔老面前说他们一句坏话。”
张扬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们市委周书记走了没有?”
散会后,张扬和秦白一起来到盗割电缆的现场,几辆抢修车都在现场忙活,电信部门的抢修负责人听说领导来了,过来向张扬汇报情况。
乔梦媛微笑望着张扬道:“我生意上的事情,自己会拿主意,感情上的事情也和你无关,你的担心好像有些多余哦!”
张扬明白乔梦媛之所以想要结束汇通,其真正的原因是想和许嘉勇彻底划清界限,想起许嘉勇的所为,张扬不禁怒从心生,他利用金莎一事反复挑衅自己的忍耐底线,而后又揭穿沈薇的隐私,让秦白在婚礼之上颜面无光,张扬对许嘉勇已经忍无可忍,他清楚的知道,许嘉勇将自己视为杀父仇人,如果自己对他听之任之的话,以后许嘉勇对自己的报复将会变本加厉,如果是明打明的报复,张扬并不害怕,可事实证明,许嘉勇只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小人,龌龊手段层出不穷。张扬决不允许这个危险人物继续存在下去,危及自己的亲人,危及自己的朋友。
秦白道:“如果他们是刻意破坏,就不会把电缆卖到废品回收站。”
抢修负责人道:“张市长我们能够恢复的只是电话通信,那些汇通提供的设备要求专业人士解决。”
张扬诧异的看着他。
张扬知道常凌峰并非危言耸听,最近一段时间他的情绪因为楚嫣然而受到了影响,现在是该冷静下来,仔细考虑一下。政治这条道路并不好走,他从黑山子那个计生办主任一路走来,这两年多的历程中虽说磕磕绊绊,可总体却还算得上顺利,如今已经成为丰泽市常委,丰泽市副市长,江城新机场现场总指挥,以他不到二十三岁的年龄已经达到这样的政治高度,放眼平海只怕找不出第二个。可能走过快的提升,让他产生了一些骄傲的情绪,在不知不觉中,他的身上已经带有太多太多强势的作风,处理问题的时候,更喜欢利用以暴制暴。
张扬让傅长征拿来几瓶矿泉水,他亲自拿了一瓶送给乔梦媛。
常凌峰道:“新机场工程意义重大,当初杜书记将这么重要的工程交给你,就受到了不少的非议,从新机场工程启动到现在,虽然波折不断,还好没出什么大事,在商场上,风险越大利益越大,其实政治上也是亦然,利益越大,风险越大。”
乔梦媛咬了咬樱唇,轻轻点了点头。
张扬看到乔梦媛做出如此举动,慌忙提醒道:“别啊,小心扎到脚!”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到乔梦媛痛苦的叫了一声,娇躯弯了下去。
傅长征苦笑道:“张市长,今天一早咱们指挥部的照明电路和通信线路就全部中断了!”
虽然隔着电话,秦清仍能听出他这番话中的暧昧味道,俏脸不由得一热,小声道:“大白天的,别说这些,好了,马上就要开常委会了,该挂了。”
张扬对乔梦媛还是相当感激的,毕竟这笔通讯设备都是她无偿赞助的,张扬道:“感谢乔总,感谢对我们新机场建设的支持。”
乔梦媛向远方看了看,轻声道:“我已经决定退出汇通了。”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在张扬听来却不失为一个晴天霹雳,他愕然道:“为什么?汇通的前和*图*书景不是很好吗?”
张扬道:“就算是朋友,相互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乔梦媛因为自己的玉足被张扬握在掌心,不禁有些脸红心跳,连疼痛都忘记了,轻轻咳嗽了一声。
乔梦媛接过张扬递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她向前走了几步,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现场地面十分的泥泞,乔梦媛的高跟鞋不小心陷到了里面,身体一歪,险些摔倒,幸亏张扬及时赶上,一把搀住她的手臂,乔梦媛抬起脚,脚拔出来了,高跟鞋却陷到了泥地里。
乔梦媛道:“别跟我套近乎,我还没到那么悲惨的地步。”
张扬望着乔梦媛道:“星月集团?岂不是许嘉勇所在的那家集团?”
张扬心中一乐,他低声道:“你说的,说话一定要算话啊!”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小飞哥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
张扬本以为秦白在经历和沈薇的那场婚礼之后已经决定调走,离开江城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却想不到秦白不但没走,而且这么快就已经投入到工作之中,也不由得有些好奇,看来秦白的内心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脆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哲学,常凌峰的人生观并不适用于张大官人,可是他的话却让张扬沉思,这次的京城之行,让张扬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政治基础上建立的任何关系都是不牢靠的,秦萌萌事件之后,干爹文国权对他的做法颇有微词,而他和楚嫣然的分手,也等于在公众面前撇清了和省长宋怀明之间的关系。张扬意识到,这些事对自己的未来道路都会有着极大的影响,常凌峰说的没错,如果没有这一层层的光环,他的仕途不会走得如此顺利,在这些光环逐渐褪色之后,他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常凌峰道:“新机场工程如果圆满完成,带来的政绩可想而知,可是如果出了差错,承担的责任也是极其严重的,如果处理不善,极有可能因此而永世不得翻身。”
张大官人道:“岚山我只能管住秦副市长,我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这时候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程焱东打来的,那些被盗割的电缆已经在一家废品收购站找到了,现场抓住了两名盗割电缆的罪犯,经过初步审问,他们已经将同伙供出来了,警方正在展开行动,争取将这帮盗贼一网打尽。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次的盗割电缆事件并没有多少幕后因素,只是这帮窃贼为了牟取利益的犯罪行为,并不是刻意破坏。
张扬原定下午召开的座谈会也临时取消,让常凌峰去代表他和那帮建筑承包商沟通,他则在小会议室内和前来的警察商谈这起突发事件。
张扬道:“那啥……我要是帮你劝好了他,你怎么报答我?”
乔梦媛这下不再逞强了,左脚疼痛无比,鲜血都冒了出来,她趴在张扬背上,张扬把她背到了她的吉普车旁,打开后备箱,让乔梦媛在后尾箱坐下。看到乔梦媛左脚仍然在滴着鲜血,玻璃还在扎在脚掌里面,张扬让傅长征去自己的皮卡车内把医药箱拿来,从中取出剪刀,小心地将乔梦媛的袜子剪开,然后用清水帮乔梦媛将脚掌上的泥巴冲洗干净,却见乔梦媛白嫩的玉足不大不小,脚底的皮肤柔柔的,整个玉足丰腴却不肥厚,清秀而不枯瘦,五枚玉琢般精致的脚趾头长短有致,颗颗晶莹,极其诱人。
乔梦媛道:“自从他走后,我一个人支持着汇通,还好汇通的业务一直蒸蒸日上,现如今一切都已经上了轨道,新加坡星月集团已经提出买下我手上汇通的股权,等完成股权交易之后,我会彻彻底底的从公司退出去,我厌倦了!”
hetushu.com着这么多人,乔梦媛也不好意思拒绝他,伸出纤手跟他握了握,张扬的手心很热,握着乔梦媛的手不留痕迹的捏了捏,乔梦媛俏脸微微一热,将手从张扬的大手中抽了出来,轻声道:“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有关部门捣鬼?”最近这厮变得十分多疑。
张扬醒来的时候,决定听从常凌峰的建议,召集新机场建设的承建商开一个见面会,其目的就是安定军心,保证机场建设工作能够稳定进行。
傅长征道:“刚才跟电信局联系过了,检修人员正在前来的途中,他们说可能是昨天下雨,可能有雨水进入充气电缆的缘故!电业局方面也派人来了,他们否认停电是他们造成的。”
张扬道:“吴明最近蹦跶的挺欢,帮我提醒常市长小心一些,千万别阴沟里翻船!”
张扬又道:“你去通知新机场各单位建筑商,让他们下午到指挥部来开个座谈会!”
张扬道:“不管这些人盗割电缆的目的何在,抓住他们一定不能轻饶,他们为了卖废品一百多万的损失就这么造成了,性质何等的恶劣!”
张扬道:“外界传言不可信,其实都是别人惹我!”
张扬问道:“你预计什么时候能够恢复通信?”
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齐梦媛的言外之意是,如果没有这么多人,就没有这么多顾忌了。他知道乔梦媛的性情向来矜持,所以也没敢说什么过分的话,取出纱布为乔梦媛把脚掌包扎好。
张扬听到事态如此严重,马上让傅长征报警。
乔梦媛道:“听说你在京城惹了不少事!”
可拿起电话机,却发现听筒内没有任何反应,张扬连续摁了几下话机,还是那个样子,他拉开房门叫来了秘书傅长征。
秦清道:“没有啊,省里只是有说法,到现在组织部都没有下文。”
张扬道:“从上午停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就算是走也要走到了,给他们局长打电话,半个小时内,再见不到检修车过来,让他们自动辞职。”
张大官人抱着膀子乐呵呵看着乔梦媛,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
秦白却不这么看,他提出不同看法道:“照明线路和通讯电缆在一夜之间被盗割,在盗割电缆的同时,汇通公司为新机场提供的部分通信设备也受到人为破坏,如果这些窃贼单纯是为了牟利,为什么要破坏通信设施?我认为很可能是一起有目的的破坏新机场建设的行为。”
张扬道:“关键是要搞清楚,这究竟是一起故意破坏新机场建设事件,还是偶然发生的为牟利为目的的盗割电缆行为。”
秦白道:“这些窃贼既然是盗割电缆牟利,为什么要破坏通信设备?”
张扬哈哈大笑,常凌峰指的是他和杜天野的关系,他为了杜书记的确称得上两肋插刀。
秦清啐了一声道:“跟我你还要提条件?你可真够无耻的!”
常凌峰笑道:“你是个幸运的人!”
张扬道:“他娇纵惯了,送到西藏吃点苦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张扬笑了起来:“其实有句话我始终想对你说,人不能只为感情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
张扬看了看几辆检修车,发现并没有电力系统的检修车在内,不禁皱了皱眉头道:“电力局还没来人?”
乔梦媛敷上金创药之后,伤口麻酥酥的不再疼痛,她有些好奇道:“怎么你车里随时还带着急救包?”
乔梦媛这次前来是听说他们汇通提供给新机场的通信设备被毁,所以特地到现场查看损毁情况,和她一起过来的还有公司的两名高级工程师。
张扬喝了口酒道:“都看到了新机场工程可能带来的政和图书绩,可是多数人都是只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其中的辛苦又有谁知道?”
秦清小声道:“下次见你的时候,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秦副市长也只有在张扬面前才会表现出如此的柔情似水。
案情讨论完毕,张扬又用手机跟丰泽电力、电信部门的领导联系了一下,着重强调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照明和通信。
张扬反问道:“你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张扬低声道:“凌峰,在你看来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乔梦媛道:“有时间还是多去关心一下楚嫣然,也许能够让她回心转意。”乔梦媛也听说了张扬和楚嫣然解除婚约的事情。
张扬在乔梦媛身前蹲了下去:“上来!我背你过去!”
乔梦媛双手交叉在一起向前方舒展了一下,轻声道:“是哪一家并不重要,主要是我厌倦了,想要结束了!”
张大官人有些不满道:“你认为我走到今天的位置仅仅只靠了幸运?”
乔梦媛向前走了一步,这只脚拔了出来,可另外一只脚又陷了进去,她暗暗叫苦,早知道这样子,自己就不该穿高跟鞋过来。
张扬这才跑了过去,这次乔梦媛没有拒绝他的帮助,脚从泥地里拔出来之后,半截裤腿都沾满了泥巴。张扬道:“没经验吧,知道来工地还穿着高跟鞋!”乔梦媛一手扶着他,沾满泥巴的右脚悬空翘着,鞋子陷入了泥地里。
鉴于案情严重,当天丰泽公安局局长程焱东亲自带队前来,江城公安局刑侦大队也派人前来了解情况,被派来了解情况的警员恰恰是秦白。
秦清笑道:“知道你有这个本事!”
傅长征道:“联系了他们公司很快就会派维修人员过来!”
张扬笑道:“你知道的,我这人性子急,隔三岔五的和别人动手,受些皮外伤是难免的,所以带着急救包,遇到轻伤自己能够及时处理。”
乔梦媛摇了摇头,当着这么多人弄得如此尴尬,她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居然一躬身将左脚的鞋子也脱了下来,只穿着袜子向自己的吉普车走去。
秦白愣了一下,然后扒拉了一大口米饭,他面颊的肌肉因为用力的咀嚼而不断蠕动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不走了!”
常凌峰道:“我记得我大哥曾经说过,一个好干部首先要保证不出事,领导都喜欢少惹麻烦的下属,你出的事情越多证明你的领导能力就越差。”
傅长征点了点头。
常凌峰微笑道:“不是给领导惹麻烦,而是为领导惹麻烦,我见过这么多的干部,能够为领导两肋插刀的只有你一个。”
张扬道:“我最近发现啊,人无耻点可以活得更好!”
乔梦媛小声道:“这么多人,我怎么好意思让你背我?”
傅长征拎着两份盒饭走了过来,因为处理这起盗割电缆事件,张扬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吃中牛饭。张扬接过盒饭和秦白一起蹲在土坡上吃饭,望着秦白清瘦的面庞,张扬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调走?”
秦清从江城返回岚山之后,一直都在为弟弟的事情担心,现在听说他被派往新机场工地工作,也从心底松了一口气,毕竟沈薇的事情对秦白的打击很大,如果他继续在江城公安局内呆下去,所承受的心理压力会非常大,免不了要面对形形色色的流言蜚语,这正是当初秦清想要把他调来岚山或者是南锡的原因,可惜她的提议被秦白拒绝,秦白坚持留在江城继续工作。现在秦白去了新机场工地,虽然还在江城,可是毕竟离开了他过去工作的环境,换一个新环境,对他心理康复有很大的好处。秦清叮嘱张扬道:“秦白去了你那里,你以后要多多开导他,帮助他早日从低谷中http://www•hetushu.com走出来。”
张扬帮她包好之后,也和乔梦媛并肩坐在后备箱上,远处的工作人员各忙各的,谁也没把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
秦白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我姐也这么劝我,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我的确想不通,觉着别人都在以异样的眼光看我,都看不起我,可现在我想通了,我这辈子不是为别人活着,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并不重要,趁着年轻,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套用别人的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张扬从京城回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乔梦媛,她新剪了短发,身穿黑色套装,白色衬衣,显得十分干练,周身上下洋溢着一股女强人的味道。乔梦媛一双明眸在张扬的脸上停留了一下,她本以为他失恋后应该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摸样,可看到他那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乔梦媛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这厮压根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辛辛苦苦将汇通搞到现在的规模,转让给星月,岂不是等于白白便宜了许嘉勇?”
张扬向秦白看了一眼,不知他为何认定这次的事情是人为破坏。
傅长征已经习惯了张扬的做事方法,他笑了笑,慌忙去一边打电话了。
张扬第一时间将秦白调来新机场工地的事情告诉了秦清。
乔梦媛道:“你知道的,汇通并不是我一个人的!”
秦白点了点头。
张扬默然无语,他当然清楚,汇通是乔梦媛和许嘉勇共同创办,许嘉勇在其中占有一半的股份。
程焱东道:“今秋发生的盗割电缆事件很多,应该只是一起偶然事件,并不是刻意破坏机场建设的行为。”
程焱东能够体谅到张扬的愤怒,他主动检讨道:“通信电缆被盗,设备被毁,和我们的安防措施不够完善有关,我们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张扬道:“你怀疑这是一起有目的的破坏行为?”
张扬点了点头,如果没有这些背景,他在政治上就失去了许多的助力,他忽然想到自己和楚嫣然的分手,苦笑道:“现在我身上的光环已经开始褪去了。”
张扬道:“你放心吧,我最会做思想工作,等你再见到秦白的时候,一定让他重新鼓起对生活的希望和勇气。”
汇通的两名工程师很快就查明了损失情况,过来向乔梦媛汇报,乔梦媛在现场跟他们说了几句之后,转向张扬道:“我们会尽快把新的设备运来,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问题。”
秦清不禁笑了起来:“你啊,真该去多管局当领导,岚山的事情你也要管吗?”
张扬点了点头,对他们的抢修速度表示满意。
傅长征道:“说是已经来了,就是不知道怎么还没到!”
张扬向傅长征道:“有没有联系汇通公司方面?”
张扬苦笑道:“你这么一说,咱俩还真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味道。”
秦白在这次的事件中表现的很坚持,他仍然认为不是一起普通的盗割事件,这帮犯罪分子盗割电缆能够解释清楚,可是他们破坏通信设备就有些解释不通了。
张扬听她这样说,果然放开了她,不但放开了她,还转身走到了一边。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躬下身把高跟鞋拽了出来,帮乔梦媛穿在脚上,当着这么多人,乔梦媛的脸不由得红了,这厮这样的举动也过于亲密了一些,让外人看在眼里不知道要作何感想。乔梦媛挣脱了一下,俏脸含愠道:“放开我!”
张扬慌忙赶了过去,果然让他给说中了,乔梦媛的左脚踩在了一块玻璃碎片上。
张扬道:“无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偷走这么多的电缆一定会出手,只要找到这些电缆,顺藤摸瓜就能把背后的指使人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