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8章 胸怀

其实他想要的后果不仅如此,一般女孩子听到老鼠的正常反应是尖叫一声然后寻找到最安全的地方扑过去寻求安慰,乔梦媛并没有这样做,看来在她的眼里沙发要比张扬安全得多。
乔梦媛知道许嘉勇对左晓晴曾经一度有过好感,事实上,正是因为左晓晴拒绝了他,许嘉勇才转而追求了自己。
常颂道:“孔部长,我请问你,你跟我说的这番话是你的意见,还是所有省领导的意见?”
孔源道:“常市长,你觉着吴明同志怎么样?”
张扬笑道:“帮你看看伤口,长好了!”
等到照片和信笺燃尽,乔梦媛直起身子,此时方才看到站在篱笆外的张扬,他手里拿着一束鲜花,拿着一个礼盒,笑眯眯看着她。
常颂是个不喜欢喊口号的人、孔源说话透着一股假大空的味道,常颂很不习惯这样的对话方式,可人家是领导,就算他不喜欢,不习惯也得忍着。
而孔源接下来的这句话让常颂的心情从云端瞬间跌入了深谷,孔源道:“组织上考虑到你的身体,也考虑到岚山未来的持续发展,决定提请吴明同志担任岚山市新任市委书记,相信常市长会发挥老同志的经验和能力为吴明同志保驾护航、我开始还担心常市长会有一些不同想法,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哈哈……”
孔源被常颂吼得灰头土脸,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他板起面孔道:“老常,你这是什么态度?一个共产党员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让吴明同志接手岚山的工作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是省领导共同讨论的结果。”
常颂听孔源这样说,心中不由得暗自欣慰,孔源这句话等于是暗示他要按周武阳的班、组织上要任命他当岚山市委书记。常颂觉着自己应该要有所表示,他笑着道:“我一定不会辜负组织的期望,不会辜负各位领导的厚爱,我会带领岚山走向新的辉蝗。”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只是平时常颂不屑说罢了。”
乔梦媛淡然道:“是为了谈汇通股权的事情吗?”
一张在美国时期的合影引起了她的注意,照片上是一群美国留学生,其中有许嘉勇,有她,还有刚刚去美国的左晓晴,这张照片之所以吸引她,是因为许嘉勇在这张照片上笑得格外阳光灿烂,最初正是他的笑容吸引了自己,不知为何乔梦媛想到许嘉勇笑容的时候,心中却浮现出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秦清笑了笑,虽然省组织部到现在没有正式下文,可岚山市市委书记周武阳要去省里任职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岚山未来的市委书记应该要落在这位老市长的肩上了,市委副书记吴明虽然近期活动频繁,可是无论从资历还是政绩上他和常颂都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他虽然也是考察对象之一,估计到最后也只能充当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张扬让自己提醒常颂千万不要阴沟里翻船,其实没有任何必要,张扬并不了解常颂在岚山的威信,从上任市委书记洪伟基到现在的周武阳,他们的威信都无法和常颂相提并论,常颂早就应该在仕途上更进一步,之所以在市长的位置上原地踏步,其根本原因是坏在他耿直的性情上,现在的干部想要青云直上,不仅要有工作能力,不仅要有政绩,更要学会和上层领导沟通,你不懂的沟通,上层领导又怎么会了解到你的能力?又怎么会欣赏你,从而会提升你?
张扬乐呵呵在沙发上坐下:“事实证明,这方法百试百灵!”
孔源哈哈大笑,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常市长很幽默嘛,周书记走后,以后你肩http://www•hetushu•com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常颂道:“胸怀不是自己说的,要老百姓说,要同志们说,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看几份报纸,喝两杯茶,就有了胸怀,胸怀是要急百姓所急,苦百姓所苦,我常颂,对待人民要有胸怀,对待不公平绝不会有任何的胸怀,明知不公平,我若屈从,就是对岚山的不负责,就是对老百姓的不负责,就是对我自己的不负责。”
张扬转身道:“不合适吧,你谈生意,我跟着去算干什么的!”
乔振梁难得和宋怀明在一件事上达成了共识,乔振梁个人并不喜欢不听话的干部,常颂在这件事上留给他的印象并不好。
常颂道:“我常颂在岚山十二年,我对岸山的感情超过任何人,七年前,我曾经有机会担任市委书记,可是我学历所限、组织上没有选择我,我没啥可怨的,我努力学习,本科有了,EMBA我也拿到了,两年前,我又成为候选者之一,我当时痛风病缠身,身体状态的确不能担负这样的重任,我有自知之明,我向组织上表示我主动让贤,现在我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我的学历也拿得出手,组织上说我老了,老了!”
乔梦媛从沙发上下来,看到张扬手中的那个大礼盒:“什么东西?”
市委宣传部长陈平潮和常颂私交不错,这个时候,他还是要为老朋友说几句话面,陈平潮道:“岚山这十多年的发展有目共睹,岚山的经济发展和常颂同志的辛苦工作有着直接的关系,比起其他干部,常颂有一个最大的优势,他在岚山呆了十多年,对岚山的情况十分的了解,干部群众中的基础也相当的好。”
孔源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话之后,终于把话题转向正题,他微笑道:“常市长啊,我是代表各位省领导来听取你的意见的。”
陈平潮看到两位大佬都这样说,知道自己再说也没有什么作用,组织上决定的事情,单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扭转。岚山的事情已成定局,他没有回天之力,常颂的性格秉性决定他最终被淘汰,如果常颂能够拿出吴明一半的精神去和领导沟通,这件事必然不会是眼前的结果。
乔梦媛格格笑了起来,她起身道:“懒得跟你贫嘴,你等着,我换身衣服请你吃饭去。”
岚山市市长常颂此时正坐在省组织部长孔源的办公室里,虽然常颂已经担任岚山市长多年,见惯风浪,可是到了这里,心里也难免感到有些紧张,常颂一向以做好官办实事为做人的原则,可是这并不代表他能够看破功名,七年前,时任岚山市委副书记的他本以为自己能够担任岚山市委书记,可是洪伟基的来临让他在岚山市长的位置上做了下去,洪伟基离任之后,他以为这次应该轮到自己了,可组织上派来了更为年轻的周武阳,以常颂的年龄,他本以为自己再也无望市委书记,可周武阳在岚山两年之后就要面临提升,任何人都有缺点,常颂也不例外,市委书记已经成为他的一个心结,如今这个心结总算要解开了。
常颂怒道:“扯淡!吴明他还不够格,把岚山交给他,我不放心!”
心中暗骂张扬,都是他电话骚扰的自己心绪不宁的缘故。
常颂霍然站起身来,他瞪圆了双眼道:“孔部长,你不要口口声声的老同志,我还没退休,我今年五十二岁、还有八年的干头,我的身体没毛病,我还想为祖国继续奉献我不多的力量,我看重什么了?我在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上干了五年,我在市长的位置上干了七年,我在这儿www.hetushu.com撂下一句话,岚山的情况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岚山应该怎么发展,怎样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没有人比我更有发言权,我不是在乎市委书记的位置,可是我没老啊,你一句组织上的决定,我就要把机会让给年轻人,我就要从岚山的舞台上退出去?凭什么啊?我是把了错误还是没有这个能力?”
乔梦媛此时方才留意到一件事,许嘉勇和她的每张合影虽然也在微笑,可是笑容中似乎充满着忧郁,她突然意识到,许嘉勇可能从没有真心的爱过自己。乔梦媛拿着那些信笺和照片一起,一瘸一拐的来到门前花园内,将这些东西和落叶一起点燃,望着袅袅升起的烟雾,乔梦媛用力的抿住嘴唇,是时候该埋葬这一切的记忆,对一个不懂得珍惜她,甚至从未爱过的男人,她早已无须留恋,乔梦媛是个理智的人,她知道自己应该做出怎样的抉择。
常颂道:“早就听说了,不过组织上一直没有正式下文,我们还不能确定。现在孔部长这么说,就证明传言有时候不一定都是假的。”常颂的这番话回答的很聪明。
常颂谦虚道:“岚山改革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全体干部群众努力工作的结果,我可不敢独自居功。”
乔梦媛道:“平时我很少穿运动鞋。”
张扬道:“你虽然个子不高,可是身材比例很好,娇小玲珑很有小家碧玉的风范。”说完张扬自己就觉着不对了,人家明明是名门千金,自己把她给降格了,慌忙改口道:“你是大家闺秀,名门千金!”
孔源道:“能够认识到自身的不足是好事,每个人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挤点,可是能够认清自身缺点的坏多。”他又笑了一声。
秦清微笑道:“省组织部一天没有正式下文,一天就没有确定!这件事等你爸回来应该就会清楚。”
张扬笑道:“有一米六吧。”
望着两人照片上的笑颜,乔梦媛不禁生出些许的感叹,她和许嘉勇在感情上纠缠了这么多年,终于走到了尽头。
常颂听到孔源把自己定义成了老同志,心中有些不爽,心说我五十出头还不算老吧,距离退休还好几年呢,不过他还是谦虚的表示:“现在时代发展的太快,我的思维都有些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以后要不停的学习才行。”
陈平潮道:“从对岚山的贡献上来说,常颂也比吴明要大的多,所以组织上的决定他才不会心服。”
张扬道:“穿高跟鞋虽然好看,可始终不比运动鞋舒服。”
常颂点了点头道:“他比我年轻,意味着他会不断地进步成长,可是在现在来说,我比他更了解岚山,我比他更适合领导岚山。”
乔梦媛不无责怪道:“你那点儿精神头全用到这上面去了。”
他用手指触了触乔梦媛粉红色的脚底板,乔梦媛有些敏感,心中又有些羞涩,想要把脚缩回去。
许嘉勇嗯了一声,然后道:“中午一起吃饭吧!”
张扬将礼盒递给她,乔梦媛拆开之后,里面却是一双运动鞋。
乔梦媛道:“一米六二。”
孔源早就听说常颂是个倔脾气,是个把了脾气敢跟任何人顶撞的主儿,所以他今天尽量说得委婉,可仍旧触及到了常颂的逆鳞。孔源笑道:“老常啊不要生气嘛,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说说出来啊,我可以解释!”
张扬从乔梦媛狐疑的眼神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笑着解释道:“我给你买鞋的时候,看到这鞋子不错,所以顺便帮自己也买了一双,别说咱们这普通老百姓了,就是大明星撞衫的多了,你别多想啊。”
孔源冷笑了一声www.hetushu.com道:“老常,你真是自信啊,你就这么认为自己比吴明同志优秀的多?”
常海心小心翼翼的问道:“秦市长,听说周书记要当副省长了?”
乔梦媛道:“范小姐和许先生来到江城,我理当尽地主之谊,这样吧,中午去新帝豪吧,我让他们准备一下。”
这两天乔梦媛一直躲在家里养伤,时维去了京城,汇通公司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只等星月集团方面来人签订移交手续,乔梦媛感觉自己猛然清净了下来,清净的近乎无聊,张扬给她敷的药很灵验,伤口已经基本长好,可乔梦媛还是不敢脚掌用力,在家里一瘸一拐的走,整整一个上午,她都在整理过去的东西,翻出了不少她和许嘉勇当年的照片,找到了已经被她丢掷在角落中即将尘封的信笺。
乔梦媛尖叫了一声,噌地一下就跳到了沙发上,身手之灵活,启动之迅速丝毫不逊色于一个武林高手。
孔源不屑的笑了一声。
省长宋怀明开口道:“常颂同志对岚山的贡献十分突出,咱们都看在眼里,不过从长远的观点来说,吴明担任岚山市委书记,有利于保持岚山领导团队的年轻和活力,由他和常颂同志搭班子,刚好能够以老带新。”宋怀明在常颂和吴明之间的态度保持中立,根据他的观察,吴明善于走上层路线,这段时间没少走动,不过对一个干部来说,走走关系算不上什么毛病,搞政治的如果固步自封,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得到提升的机会,吴明对改苹的很多观点和看法还是符合宋怀明的心理的,再加上有曾来州帮忙。其中还有一层微妙的关系,曾来州即将退休,他会提名刘艳红成为他的继任,这也是宋怀明想要的,利益多数时间都是建立在等价交换的前提上,在这一点上,政治和商场并无区别。
孔源道:“我就欣赏你这样的老同志,有责任心,有胸怀,有使命感!”
省委书记乔振梁皱了皱眉头,他对常颂了解不深,但是听说过他的火爆脾气,乔振梁低声道:“老同志了,可能觉着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思想上想不通也是难免的,老孔啊,你好好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常颂很不喜欢孔源的这种谈话方式,他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默默等待着孔源切入正题。
孔源笑道:“当然是省领导们讨论后的一致意见!老常啊,你是老同志,有些东西不要太看重嘛!机会应该让给年轻人发挥一下,未来的舞台早晚都是他们的!”
乔梦媛看到他手中的那束黄色康乃馨,微笑着主动伸出手接了过来,凑在鼻翼前闻了闻道:“很香,谢谢你来看我。”她邀请张扬去房内坐。
常颂微微一怔,孔源怎么突然把话题转向了吴明,把自己大老远从岚山叫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听他说说对吴明的看法?常颂知道吴明也是省里考察的对象之一,不过常颂从没有把吴明当成过自己的对手,常颂是个坦荡的人,组织上让他评论竞争对手的时候,常颂道:“吴明同志年轻有干劲,在岚山工作期间做出了不少的成绩,是位优秀的年轻干部。”
常颂道:“拿得起放得下,我常颂做得到,可是我想不通你们这些领导们究竞是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干部?一座城市的领导人,关系到一座城市的未来发展,关系到数百万民生,你们一句年轻化,一句给他们机会,就这么决定了?你们有没有尊重过我,有没有尊重过岚山这座城市?”
乔梦媛笑道:“长好了,可能是我还有些心理阴影,总是不敢用力。”
自从许嘉勇离开江城之后,还是第一次和_图_书主动给她打电话。
张扬乐道:“要是在古代啊,女人脚要是被男人摸过了,这辈子可就休想跑了。”
还别说,张扬买来的这双运动鞋真是合脚,踩在脚下软软的相当舒服。乔梦媛回到房间内换好了衣服,想起张扬刚才的那番话,不由得甜甜笑了起来,这厮真是厚颜无耻。不过他无耻归无耻,可毕竟给心情郁闷的乔梦媛带来了轻松快乐。乔梦媛望着穿衣镜中的自己,又看了看那双运动鞋,踮起脚尖,原地转了一圈,从高跟鞋中释放出来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孔源笑道:“别生气啊,现在国家的干部政策就是要年轻化……”
孔源笑道:“真是好同志,要是我们所有的干部都像你这么有觉悟,我们的明天将会更加美好。”
常颂转身向门外面走去,来到门前又停下脚步,转身道:“还有一件事,以后别叫我老常,你好像比我还要大上许多,老孔同志!”
张扬拿起运动鞋帮她穿上,试了试刚刚好,张扬笑道:“我就觉着你穿着刚好,看来我的眼力不错。”
省纪委书记曾来州道:“我不赞成一个干部在一个地方长久的呆下去,这样容易让干部的目光产生局限性,也容易滋生个人崇拜,很多干部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大搞家长制,从短期来看,可能是熟悉情况,管理起来相对容易,可从长期来看,对城市的发展并没有好处。”曾来州是吴明父亲的老下级,在吴明担任岚山市委书记一事上,他是坚决力挺。也帮着吴明做了不少的工作,他的女婿王华昭目前在岚山担任农业局局长,吴明如果当上岚山市市委书记,王华昭以后的发展必然会顺利许多,这些事都是互利互惠的。
听到张扬的大笑声,乔梦媛方才知道自己被这小子给骗了,气得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无聊透顶!”
常颂笑道:“孔部长别这么说,领导们怎么说我们怎么做,我没什么意见!”
乔梦媛稳定了一下情绪,轻声道:“你好!”
孔源微笑道:“常市长,岚山搞得不错嘛,在你们这些干部的带领下,岚山已经成为我们平海的一颗璀璨明珠,成了我们平海改革的象征!常市长辛苦了!”
张扬挠了挠头道:“混饭的助理?”
乔梦媛道:“就说你是我的助理!”
常颂道:“我不服!”
乔梦媛娇躯一震,她万万没有想到打来电话的会是许嘉勇。
常颂重重将茶杯顿在茶几上两道浓眉拧在一起,听完孔源的这番话,他第一个想法就是不服常颂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克制,依着他的脾气,早就将茶杯砸在了地上,常颂道:“我身体没什么问题,用不着组织上担心,孔部长的话,我听不懂,我的存在影响到岚山市未来的持续发展了?”
乔梦媛俏脸有些发红,想必自己刚才在做什么都已经被他看见。
张扬笑道:“没关系,你忙你的,我出去随便吃点。”
秦清点了点头,忽然想起张扬刚才提醒的事情,轻声道:“常市长去东江开会回来了吗?”
张大官人一脸愤怒状:“你说谁是鸭子呢?”
挂上张扬的电话,秦清长舒了一口气,此时房门被敲响,秦清道:“进来!”
秦清内心一慌,急忙用双手捂住面颊:“有吗?”掌心感到双颊火烫。
张扬明显感觉到乔梦媛的情绪低落了许多,他并不知道是因为许嘉勇一个电话的缘故,乔梦媛的目光在张扬的脸上看了看,有些为难道:“刚接到电话,有客人从外地过来,所以……”
常海心道:“没呢!神神秘秘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乔梦媛抬起那只受伤的左脚,崭新的运动鞋www•hetushu.com轻轻踏在张扬的胸口,张大官人装腔作势的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恩将仇报啊!”
乔梦媛有些诧异道:“为什么要给我买鞋子?”
乔梦媛笑道:“得了,你这人三斤的鸭子两斤半的嘴,就会说好听的。”
孔源微笑道:“常市长和我们的看法一致啊!”
对方没有应声,乔梦媛皱了皱眉头,正准备挂上电话的时候,听筒中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梦媛!”
孔源笑道:“想必你已经听说了,组织上已经决定,提升岚山市委书记周武阳同志担任平海副省长一职。”
孔源苦笑道:“常颂的思想工作可不好做,我只是把组织上决定让吴明担任市委书记的情况通报一下,他便瞪着眼睛跟我吼了起来,你们是没看到当时的情况,他恨不能把我给吃了。”
孔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看,他把茶杯重重顿在桌子上道:“一位合格的干部首先要有胸怀!”
乔梦媛格格笑了起来,张扬却蹲下去一把抓住了她的左脚,乔梦媛惊呼一声,俏脸绯红道:“干嘛你?”
常颂内心一沉,作为一个在政坛上打拼多年的老将他已经从孔源的话锋中察觉到了某种不对,可是他并不相信,省里会在他和吴明之间会选择后者,毕竟吴明的资历和政绩远远无法和他相比。
孔源道:“我只是负责告诉你这件事、并不是来听取你意见的!”
张扬点了点头,忽然惊声道:“老鼠!”
却是常海心走了进来,她是专门过来提醒秦清去开常委会的,看着秦清满脸徘红,常海心有些诧异道:“秦市长,你脸好红!”
许嘉勇道:“那好,咱们就中牛见!”
乔梦媛道:“我个子不高,所以喜欢穿高跟鞋弥补自身不足!”
常海心虽然对政治上的事情兴趣不大,可是事关自己的父亲,她自然非常关心。
张扬告辞乔梦媛离开,刚刚来到他的皮卡车前,却听到乔梦媛在身后道:“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张扬推开院门,乐呵呵走了进来:“打扫卫生呢?”他是何等眼力,虽然离得很远,可是看得很清楚,可他也明白,有些事涉及到乔梦媛的隐私,点破了反而不好。
乔梦媛又看了看他的脚上,发现他穿的这双运动鞋居然跟自己同款,不由得怀疑起这厮的动机了。
张扬走在乔梦嫣身后,望着她一瘸一拐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道:“伤口还没好吗?我的金创药是很灵验的啊!”
张扬道:“你那双鞋子弄脏了,怎么说也是为了我们新机场的缘故,我想来想去,女孩子家最爱美,还是给你买双鞋最合适。”
许嘉勇道:“我很好,我已经来到江城,现在我在市政府一招,我们集团董事长范思琪小姐也来了。”
孔源表情尴尬道:“老常啊……你别激动,坐下说,坐下说!”
乔梦好正想下楼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拿起电话:“喂!”
常颂咆哮组织部的事情被孔源在省委常委会上说了出来,孔源带着一脸无奈的表情道:“我真是没想到,一位党和国家培养这么多年的老干部,一位老党员,对官位这么看重。”
常海心当然不知道秦市长刚才正躲在办公室内情话绵绵,将文件放在秦清的办公桌上,提醒她道:“还有半小时要开会了。”
省组织部长孔源满面春风,他很亲切的和常颂一起在沙发上坐下,孔源来平海的时间不长,平海各级干部对这位组织部长的了解也不深,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孔源在静海被人打脸的事情,那件事让孔源在干部们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不过从那件事之后孔源明显低调了许多,他表现的更加平易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