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0章 就是让你怒

张扬点了点头,忽然道:“范小姐,你为什么一定要收购汇通?”
许嘉勇道:“股权转让的事情你看……”
袁立波道:“许嘉勇跟他有仇,说起来我和张扬的梁子就是因为他才结下的。”
他的这番话全都骂在了许嘉勇的痛处,许嘉勇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去一拳朝着袁立波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许嘉勇已经出离愤怒了,他认为这一切都和张扬有关,张扬正在利用一切手段激怒自己,他提醒自己需要忍耐,这次前来江城的主要目的是签下乔梦媛手中的股权,重新执掌汇通,在这件事没有完成之前,他不可以乱了方寸。小不忍则乱大谋,许嘉勇默默提醒自己,无论是张扬还是袁立波,这些人必将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田斌和几位同学看到真打起来了,慌忙上去分开他们。
田斌走后,范思琪瞥了一眼正在生闷气的许嘉勇,眼神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
许嘉勇皱了皱眉头,他有些不高兴了。
许嘉勇笑着指了指袁立波道:“你小子就会胡说八道,我心里只有思琪,我们俩是一见钟情,其他女孩子再漂亮我也不会动心。”
张扬得意的笑了笑,此时他的手机响了,电话是袁立波打来的,袁立波明显在向他卖好:“张扬,我刚才在同学聚会上把那狗日的揍了一顿,操他大爷的,给他脸他都不要,居然阴我,以后这江城有我没他,我见他一次就打他一次。”袁立波的这番话充满了献媚的味道。
许嘉勇道:“这两天为什么没有到公司来?”
袁立刚笑了起来:“别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这种人咱们惹不起,即使成不了朋友,也别跟人家当敌人。”这是袁立刚通过几件事之后得出的结论。
乔梦媛没来由感到一阵慌乱,不等张扬的这句话说完就道:“我困了,明天还得一早到公司,先睡了!”乔梦媛匆匆挂上了电话,可挂上电话之后乔梦媛马上就感到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挂电话,张扬想一个人,可人家又没说想的是自己,乔梦媛感觉到自己现在似乎失去了自我,变得越来越敏感了,可她用才和许嘉勇说话的时候却为何如此淡漠?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乔梦媛想不明白,她也不敢继续想下去。
乔梦媛听到张扬的声音,从心底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可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对着电话保持着沉默。
乔梦媛道:“明天上午十点我会去公司。”
袁立刚道:“立波啊,人家不会无缘无故请咱们吃饭的,这世上能让人走到一起的只有两件事,要么是共同的利益要么是共同的敌人,咱们和张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共同的利益。”
田斌最后一个离去,拍了拍许嘉勇的肩膀道:“算了,袁立波就是那个臭脾气,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张扬道:“没事儿,现在谢也来得及!”
袁立波道:“没啊,你从来不得罪人,你是一好人,好事都让你干了!”
许嘉勇道:“那我准时到达。”
范思琪笑道:“同学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没关系的!”
袁立波道:“哥,我他妈越想越窝火,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跟张扬斗成这样。”
袁立波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迸发点,他抓起酒杯啪!地一下摔在了地上,玻璃酒杯被摔得粉碎,吓得一旁的服务员尖叫了一声,袁立波指着许嘉勇的鼻子骂道:“你他妈什么东西?看别人不顺眼,你有种去找人家单挑,背后使绊子算什么本事?”
张扬哈哈大笑:“范小姐,希望你的头脑像你表现出的那样和_图_书清醒,爱情很多的时候是盲目的,可为了爱情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工具无疑是可悲的。”
乔梦媛摇曳着手中的那杯红酒,星光在深红中闪烁,她美目迷离,终于明白自己和许嘉勇之间已经彻底走到了尽头。
乔梦媛笑道:“希望不是太晚!”
田斌又向范思琪笑了笑道:“我先走了,嫂夫人别往心里去啊!”
许嘉勇布满血丝的双眼狠狠瞪了一眼范思琪,他指着那辆贴满小广告的汽车怒吼道:“弄干净,给我弄干净!”
许嘉勇嗯了一声,挤出一丝笑容道:“他喝多了!”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袁立波今天就是来闹事的。
许嘉勇也火了,袁立波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这么做根本就是让自己下不来台,他怒道:“袁立波,我看出来了,你存心来闹事的。”
可许嘉勇利用和范思琪的婚姻刺激她的时候,乔梦媛感到的并非是伤心,而是一种愤怒和失望,乔梦媛之前虽然已经开始质疑他的人品,可从没想到他会下作到这种地步,乔梦媛意识到自己长久以来对他的感情,可能被他利用了,许嘉勇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复仇的工具,想要利用她对付张扬。
许嘉勇这次返回江城并没有刻意低调。这两天他重返了汇通,多数时间都放在了解汇通这段时间的业绩上,为接手汇通公司做着最后的准备。乔梦媛对此选择了回避,这两天都没去汇通上班。许嘉勇还政府一招宴请了昔日的一些同窗好友,一是为了宣布自己的回归,二是为了将自己已经结婚的事情公诸于众。
张扬笑道:“立波,其实咱们犯不着跟那种小人一般见识,压根就不是一个层次。”
袁立波道:“听说最近张扬在追乔梦媛,嘉勇,他该不是故意追给你看的吧?”
张扬微笑道:“不是恐吓,是奉劝,而且奉劝的是你家先生!”他看了看那满车的小广告叹了口气道:“多好的车,真是可惜,可惜!”
范思琪警惕的看了张扬一眼,冷冷道:“张先生,我和我先生之间的感情很牢固,并不是有心人可以挑唆的。”
袁立波道:“哥,我明白了,今天我不是跟张扬一笑泯恩仇了吗?以后我跟他做朋友还不成吗?”
范思琪笑了笑道:“我见过乔梦媛,的确很漂亮。”
张扬道:“你家先生呢?”
张扬微笑道:“范小姐没跟着一起过去?”
杜宇峰提醒张扬道:“小心他狗急跳墙!”
袁立波道:“你没坑我,你也没害我,是我自己傻,别人把我给卖了我还帮他数钱!”
袁立波道:“是啊,打他我都嫌脏手!”
乔梦媛叹了一口气,放下酒杯慢慢走了过去,拿起桌上的电话,接通之后却是沉默,虽然对方没有说话,可是乔梦媛仍然从呼吸声中听出他是许嘉勇。
乔梦媛轻声道:“有事?”
袁立刚兄弟俩洗完澡出来,头脑都清醒了许多,坐在大哥的警车里,袁立波长舒了一口气,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刚想点上,却被袁立刚一把给抢了过去:“少在我车里抽烟,我最烦这个味儿。”
“喂!梦媛,这么晚还没睡?”
许嘉勇咬了咬嘴唇,很想说自己并不快乐,可努力了一番这句话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低声道:“谢谢你能把汇通交给我。”
许嘉勇站在雅云湖畔,遥望着远处那栋位于湖边的别墅,依稀可以看到天台上乔梦媛的身影,乔梦媛仿佛融入月色之中,这完美的剪影给人一种不在凡间的感觉,许嘉勇忽然感觉到自己距离乔梦媛从未有过的遥远,他低声道:“对不起!”
许嘉勇道:“就他这张嘴和-图-书,应该判个无期才对!”平心而论,许嘉勇的这句话并没有多大恶意,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袁立波冷笑道:“你当然巴不得我进去了!”
袁立波道:“姜亮跟我说了,上次偷车贼一口咬定是我主谋偷车,背后指使人是许嘉勇。”
杜宇峰道:“真阴险啊!”
一群同学都笑了起来,其实大家都认为是开玩笑,可许嘉勇对此却是异常的敏感,感觉所有人都在嘲笑他,他虽然保持着风度,可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僵硬了。
来到外面,田斌苦笑道:“我说袁立波,你今儿是什么邪火给烧得?大家一场同学,你至于搞成这样?”
范思琪笑了笑:“外面的传言不可信。”
袁立刚皱了皱眉头道:“这件案子一直都是姜亮亲自负责,我也不清楚,不过他应该不会撒谎。”他想了想又道:“你说张扬今天请咱们哥俩吃饭,是不是就想把这件事透给咱们?”
范思琪怒视张扬道:“你在恐吓我!”
张扬道:“对付许嘉勇这种阴险小人用的上客气吗?”望着下面乱了方寸的许嘉勇,张扬冷冷道:“这混蛋私底下做了多少坏事,偷拍我照片,借着金莎搞事,想让我难堪,秦白的婚礼也被他给搅和了,他以为自己是什么?南霸天?想要东山再起?去他妈的,在江城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他说话。”
袁立波骂完之后,感觉到舒服了许多,人一旦撕开了脸皮,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许嘉勇将范思琪介绍给各位同学认识。田斌笑道:“想不到你出去兜了一圈,回来就已经结婚了,真是羡慕你们,天生一对,郎才女貌。”
张大官人下定决心这次绝不会给他机会,跟袁立刚兄弟俩化敌为友只是张扬的第一步。他要激怒许嘉勇,要让许嘉勇方寸大乱,要让许嘉勇自己将缺点完全暴露出来。
袁立刚道:“立波,不是哥教你诈,其实现在这时代就得学得现实点儿,张扬什么人物?人家是杜书记的死党,有杜书记给他撑腰,江城哪儿不是横着走,你过去跟他作对,惹了多少麻烦?害得咱们老爷子整天帮你擦屁股,你说咱爸都这么大年纪了,咱们就算不能帮他做点什么,也不能始终给他添心事吧?”
挂上电话,张扬笑得越发开心。
袁立波忽然来了一句:“你突然就结婚了,乔梦媛知道后应该会很伤心吧。”
田斌当和事老道:“都少说两句,立波,你小子也真是,前两天去局子里接受教育,还没得到一点教训?”
田斌笑道:“你这么一说好像嘉勇跟吃软饭的似的。”他应该是在开玩笑,可这句话在许嘉勇的耳朵里是特别的不舒服。
袁立刚道:“没什么,局里的事情。”虽然姜亮已经许诺帮他搞定文渊区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可这件事毕竟还没有落实,即使是对自己的亲弟弟也不能说。
许嘉勇带着满腔的怒火离开,他一向高傲,从没把袁立波这种角色放在眼里,可今天在这么多同学面前被袁立波侮辱,让他感到颜面全无,他想要离开这里,想要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可当许嘉勇来到汽车前的时候,却发现汽车上密密麻麻的贴满了小广告,这种小广告并不难见到,街头巷尾的电线杆上,公厕的墙面上,随处可见,这种被成为城市牛皮癣的东西,上面印着祖传秘方,包治阳而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久而不射、射而不稠、稠而不多……许嘉勇看到这密密麻麻的小广告的时候,差点没被气得吐血,他发疯般冲了上去,去揭去撕上面的广告,可这种不干胶沾上的玩意儿极难清理,许嘉和_图_书勇很快就放弃了,他气得抬起脚就向车门上踹去,一脚、两脚、三脚……范思琪被外面的动静吸引了过来,看到许嘉勇恼羞成怒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嘉勇,这车可是自己的。”
范思琪正在抱怨的时候,听到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道:“范小姐,这么巧啊!”她转过身,却是张扬到了。
袁立波道:“我这人脾气直,有什么说什么,从不在别人背后搞小动作,怎么了?别人做了,我还不能说了?”他今天过来就是想找茬儿的,他怕张扬,可他不怕许嘉勇。
杜宇峰道:“你想把他从江城赶出去?”
袁立波指着许嘉勇的鼻子骂道:“你他妈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我压根看不起你这种小人,难怪乔梦媛把你给蹬了!就你这种吃软饭的货色根本配不上人家。”恨一个人其实很容易,袁立波也不是那种头脑简单的家伙,他想得很透,共同的仇恨能够让他和张扬走到一起,既然跟许嘉勇翻脸,干脆翻得彻底一点,反正这厮过去也没少利用过自己,袁立波心里有口恶气,其实这口气不单是许嘉勇给他造成的,甚至他将张扬带给他的尴尬和耻辱都一并发泄在了许嘉勇的头上,人在心里憋屈的时候,去踩别人也能得到一种发泄的快意。
张扬和杜宇峰一起并肩站在一招迎宾楼508房间的窗前,望着许嘉勇气极败坏的样子,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杜宇峰叹了口气道:“你小子可真够损的,这种招儿你都能够想出来!”
张扬微笑道:“所以我让你们帮忙,他在江城期间,给我24小时盯紧他,他只要敢做坏事,就把他给弄起来,我就怕他不跳,跳得越高,我就让他摔得越重!”
范思琪道:“对商人而言,只要是有利益的事情我们都会去做。
袁立刚叹了口气道:“所以说你傻,被人当枪使了,他许嘉勇过去是省长公子,可现在就是一无根草,屁都不是,他拿什么跟张扬比?你说你小子,帮他出头,几次都把自己给折进去了。”
范思琪对张扬的了解仅限于他是许嘉勇的仇人,就范思琪本身而言,她对张扬并没有什么恶感,如果不是被许嘉勇胁迫,她不会来到江城,更不会遭遇这么多的尴尬事。范思琪淡淡点了点头道:“张先生也来这里吃饭?”
范思琪道:“你喝酒了,别开车!”
袁立波道:“他许嘉勇太不是东西,他跟张扬有仇,干我屁事?三天两头的利用我,拿我当枪使,我他妈就这么好欺负?”
乔梦媛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事,忽然想起你给我买的那双鞋子,到现在我还没有对你说一声谢谢!”
范思琪道:“你们别这么说嘉勇,嘉勇和我是真心的。”
张扬道:“汇通是你先生和乔梦媛一起联合创办,许先生真是一个很念旧的人。”
袁立波听到张扬这句话,心里差点没乐开了花,他顿时感觉到今天出手对付许嘉勇值了,新机场怎么会有货运压力,就算有了,想挤进去的运输公司多了去了,哪儿轮得到自己,人家现在分明是给自己论功行赏,这就是胸怀,这就是气度,张扬会做事,没有让他白白付出,袁立波甚至想到,这就是知己啊,士为知己者死,以后张扬再有什么事儿,自己肯定要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袁立波乐呵呵道:“嫂夫人,以后你可得把嘉勇看住了,嘉勇特有女人缘,千万别让其他女孩子把他给勾跑了。”
范思琪摇了摇头,她并不想和张扬做过多的交谈,轻声道:“我先回去休息了。”
许嘉勇道:“你他妈什么意思?我坑你了还是害你了?m•hetushu•com
许嘉勇听到这句话顿时火了,瞪着眼睛道:“袁立波,你什么意思?”
许嘉勇揉着酸痛的手臂,气得脸都青了,范思琪拉住他的手臂,另外一名同学拉住他的另外一条手臂。田斌则推着袁立波走出去,袁立波不依不饶的指着许嘉勇道:“别他妈以为自己聪明,干得缺德事没人知道,你他妈干了坏事往我头上栽赃,想坑我,信不信我弄死你!”
袁立波这才从惊喜中清醒过来:“方便,方便,你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领导交给我的任务。”
许嘉勇气得嘴唇发抖,张扬和姜亮在袁立波面前一唱一和把矛盾指向许嘉勇,其实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可巧的是,偷车事件的幕后指使者却恰恰正是许嘉勇,许嘉勇自己都不明白这件事怎么会让袁立波知道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就是要激怒他,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会失去理智,会干出许多蠢事,许嘉勇也不例外。”
袁立波听到他骂自己,冲上去又想揍他,被田斌死命抱住给推了出去。
袁立波道:“以后,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这种吃软饭的小人,我羞与为伍!”说完他转身走了。
袁立波道:“哥,你说张扬今儿给我道歉是真心的吗?”
许嘉勇道:“你是关心我吗?老在我面前提他们干什么?故意气我是不是?”
张扬道:“你在干什么?”
许嘉勇出拳的时候他忘了一件事情,袁立波虽然不是张扬,可他也是个会家子,从小修炼形意拳不是白练的,袁立波在张扬的手上吃瘪,可面对许嘉勇他还是有足够的取胜把握,他身体一侧抓住许嘉勇的右手,一拧就把许嘉勇的手臂拧得反转过来,许嘉勇吃不住疼痛。身体向前倾斜,失去平衡趴倒在饭桌上,袁立波一手摁着他的胳膊,一只手掌压着许嘉勇的头,压得许嘉勇的右脸紧贴在桌面上,袁立波骂道:“麻痹的,就你也敢跟我动手,一个吃软饭的怂货,给你脸,不要脸是不是?”
乔梦媛笑了,心中却越发的冷了,许嘉勇果然在乎的是汇通,他打来这个电话,害怕的是自己会改变主意。
袁立波充分领会了张扬的精神,而且他很快就表明了态度。
袁立波跟着来了一句:“应该是女财男貌才对,听说嫂夫人的家庭是新加坡首富。”
田斌也是在演戏,他对许嘉勇没多少好感,在他和张扬之间,当然田斌会站在张扬那一边。袁立波觉着还不解恨,冲着范思琪道:“许夫人,你也小心点,别被人卖了还帮他查钱!”
张扬道:“帮我告诉许先生,珍惜生命,远离江城!”
乔梦媛道:“不想去!”
许嘉勇离去很长一段时间,范思琪都站在那辆车前,这件事也惊动了一招的值班经理,范思琪提出严正抗议,的确这辆车就停在停车场内,怎么会让人贴上这么多的小广告,而且贴得密密麻麻,一辆车被贴得到处都是,而旁边的汽车连一张都没有。
张扬呵呵笑道:“自己哥们用得上这么客气吗?”
范思琪道:“我住在这里。”
许嘉勇的确利用过袁立波。所以听到这番话他有些心虚,可嘴上却道:“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许嘉勇并没有注意到她此刻的眼神,站起身道:“你先回去,我心里很烦,出去走走!”
这件事发生之后,所有的同学都失去了逗留下去的兴致,一个个起身告辞,许嘉勇气得差点没闭过气去,还好范思琪表现的还算不错,一边向这帮同学致歉,一边把他们送出去。
田斌心说,你现在是给张扬当枪使呢。他也不点破,叹了口气道:“行了,你今天也够过m.hetushu•com分的,人家衣锦还乡,在老同学面前想展示展示,这下好了,你弄了这么一出,什么面子都被你给扫完了。”
袁立波从大哥的这番话中似乎悟到了什么,他低声道:“可是咱们有共同的敌人!”
面对不择手段的许嘉勇,张扬已经引起了足够的重视,许嘉勇重返江城肯定是善者不来,拿回汇通的管理权只是他的第一步,接下来他还不知道要用怎样的手段来报复张扬。
田斌和袁立波都在许嘉勇的邀请之列。
田斌劝道:“行了,你喝多了!”
乔梦媛淡然道:“随便!”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一阵夜风吹来,乔梦媛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她的手很冷,心更冷,她的目光无意中落在一旁,那双张扬给她买的运动鞋洗好了晾在那里还没有收拾。乔梦媛走了过去,拿起那双鞋入神的看着,愣了好一会儿,她才把鞋子放下,穿好,感觉心里温暖了许多踏实了许多。乔梦媛又拿起了电话,按下张扬的号码,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按下了红色的按键。不知为何,此时乔梦媛很想听到张扬的声音,她一个人静坐了一会儿,又拿起了手机,迅速拨通了张扬的号码。
许嘉勇怒吼道:“我操你大爷!”
张扬关切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范思琪道:“他出去散步了!”
张扬听到袁立波半天没有反应,还以为他不乐意:“立波,你不方便啊?”
乔梦媛抬起头,望着满天闪烁的繁星道:“看星星!你呢?”
乔梦媛本以为自己会因为他的话而感到触动,可事实上她的内心无比的平静,不知从何时开始,许嘉勇的声音已经让她无动于衷,究竟是自己被他伤害的麻木,还是她已经对许嘉勇失去了昔日的感觉?乔梦媛不知道,她平静道:“没什么,你快乐就好。”
乔梦媛坐在天台之上,静静望着星空,许嘉勇的出现让她好不容易平复的内心再度升起波澜,许嘉勇当初想要对她用强,乔梦媛感到伤心感到难过,认为许嘉勇那样做既是对他们感情的亵渎,更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许嘉勇那次离去之后,乔梦媛在心底还对他有些怜惜,潜意识之中还在为他开解,许嘉勇的影子在她的心底依然挥抹不去。
田斌在袁立波肩头拍了一巴掌:“大喜的日子,咱能不乱说话吗?”
张扬心中暗笑,识时务者为俊杰,袁立波也不是傻子,从他老爷子那里多少遗传了一点见风使舵的基因,现在已经坚定而明确的站在自己这一边了,张扬忽然想起投名状的故事来,今天袁立波在同学聚会上揍了许嘉勇,就是在向自己立投名状,经过这件事袁立波已经和许嘉勇彻底翻脸,忠心可嘉,其勇可嘉。张大官人向来是赏罚分明的,他不会让袁立波白白劳动,张扬道:“立波啊,咱们正是该做事业的时候,不能被这种小人影响了做事的心情,最近新机场工程很忙,货运压力也比较大,你的货运公司能不能给我帮帮忙啊,放心吧,运费我肯定会先付的。”
许嘉勇冷冷道:“不用你管!”
范思琪道:“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她的手机一遍又一遍的响着,乔梦媛没有去接电话的意思,可手机铃声仍然执着的响着。
张扬道:“我在想一个人……”
袁立波笑了笑:“哥,今天中午你跟姜亮都说什么了?”
袁立波道:“没什么啊?就是跟你说说,咱们老同学,不是关心你吗?”
许嘉勇越听越是不对,他冲着袁立波道:“袁立波,我没得罪你吧?”
张扬笑道:“我是政府公职人员,这里是政府招待所,所以经常会光顾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