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2章 激化

许嘉勇一双眼睛蒙上了一层血色,他恨不能将张扬撕碎将他的血肉一口口吞下去,他提醒自己应该保持镇定,冷冷道:“你看错了!”
张扬低声道:“是你,我不会看错,难道你一点儿都没有感到好奇,昨晚我们两人发生了什么?”
张扬转身离去却悄然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向许嘉勇道:“以后不许再打梦媛的主意,从昨晚起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张大官人已经察觉到许嘉勇此时对他就要忍无可忍了,继续向他进行挑衅。
范思琪怒视张扬道:“你真的很过分,非要害死嘉勇你才甘心吗?”
许嘉勇怒道:“可你之前已经答应了。”
范思琪的内心仿佛被鞭子抽了一记,她怔怔的望着张扬,此时她方才意识到这个男人真的很不简单,许嘉勇的隐私知道的人并不多,可是张扬的这句话根本是在暗示他已经知道了这一点。范思琪一直将许嘉勇视为恶魔,可现在这个恶魔在张扬的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范思琪开始相信张扬有足够的把握可以战胜他。
“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
乔梦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靠在张扬的大腿上,应该是昨晚说得困极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张扬老僧入定般盘膝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仍在熟睡,乔梦媛小心地从他身上移开,揉了揉酸麻的脖子,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睡了一夜,根本没有考虑到一个孤身女子所要面临的危险因素,她忽然发现自己对张扬还是挺信任的。
让许嘉勇愤怒的是,乔梦媛的唇角居然还带着会心的笑意。
乔梦媛以为他要对张扬不利,尖声道:“滚开!给我滚出去!”
张扬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保释他!”
张扬道:“这会儿雾大,等雾散了再回去。”
张扬点了点头,乔梦媛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清晨六点半了,她想起上午还要返回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轻声建议道:“咱们收拾一下,马上下山吧,十点钟我必须赶到公司。”
乔梦媛轻声道:“你没事就好,回去休息吧!”说完她起身向办公室走去。
乔梦媛道:“你看来有些依依不舍,要不,我一个人走,你留下!”
向来武功超群的张大官人对许嘉勇的突袭竟然没有觉察,花瓶砸在张大官人的后脑上被震得四分五裂,张扬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
乔梦媛没说话,向张扬笑了笑,她知道张扬是在故意刺激许嘉勇,乔梦媛对张扬的这种做法还是颇有微词的,她不喜欢被人利用,更不喜欢两人的争斗把她牵扯在内,所以乔梦媛才会决定将汇通交出去,彻彻底底的交出去,从此撇清和江城的关系,许嘉勇和张扬想怎样斗都好,从今天起和自己再没有任何的关系。
范思琪怒道:“你什么意思?”
乔梦媛小声道:“看得见路!”
张扬将乔梦媛送回汇通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刚到江城就下起雨来,张扬的车速始终是不急不缓,乔梦媛知道他是存心故意,中途公司打来了几个电话,乔梦媛都没有接,她算准了许嘉勇不达到目的,肯定不会离去。
杜宇峰笑道http://www.hetushu.com:“谁会在乎?”
许嘉勇失去了昔日的涵养,他极尽恶毒的咒骂着张扬,可他今天的噩运并没有完全结束,刚刚走出汇通公司的大门,三辆警车就拦住了他的去路,一身警服的杜宇峰威严的走到许嘉勇面前,正义凛然道:“许嘉勇,你涉嫌人身伤害,现在我们要拘捕你,这是你的拘捕令,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杜宇峰笑道:“陷害你?你配吗?殴打政府工作人员,你胆子可真够肥的,跟我们回去再说!”
乔梦媛的眼圈又有些红了:“其实在今天回来江城的路上,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决定留下汇通,留在江城,我知道许嘉勇想掌握汇通的目的并不单纯,他根本不是想将汇通发展壮大,而是只想着将汇通当成他报复的工具,我不想汇通成为他的武器,不想这数千名员工成为他的炮灰,也不想江城沦为你和他之间的战场!”
许嘉勇道:“我要请律师!”
许嘉勇怒到了极点他向乔梦媛大吼道:“梦媛,你睁开眼睛,他是一个混蛋,他在欺骗你,他根本都是装出来的!”
还好乔梦媛此时走了进来,许嘉勇濒临爆发点的怒火硬生生压了回去,他意识到拿回汇通才是最主要的,乔梦媛早已不属于他,她发生了什么,她的事情早已和自己无关,许嘉勇悲哀的意识到,他的世界中如今只剩下了复仇这两个字,根本无法容纳感情的存在,这次回到江城之后,许嘉勇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到,自己对乔梦媛前所未有的渴望,他发现自己真正的深爱着乔梦媛,可过去他从没有清醒的认识到,太深的仇怨蒙住了他的双眼,他竟然忽略了一直陪伴在身边的感情。
范思琪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们两夫妻的感情可不是你能够诋毁分裂的,你给我让开!”
乔梦媛冷冷道:“送客!”
许嘉勇的眼前一黑,他感觉到一种窒息般的痛感,低声道:“你凭什么这么做……汇通不是你的!”他听到张扬低声道:“你就是一傻逼,给我滚的远远的。”
许嘉勇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恐惧:“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知法犯法,我会投诉你!”
杜宇峰道:“你可以告我,可你现在在我手里,在你告我之前,我要给你一些告我的理由。”他将电警棍通电后戳向许嘉勇的身体,许嘉勇痛得浑身抽搐起来。
张扬点了点头,一步步退了出去,来到门前的时候,他低声道:“昨晚我很快乐!”
乔梦媛刚才对张扬流露出的关心是情之所至,可随即她就想到张扬这次被击倒有太多伪装的成分在内,乔梦媛并没有点破,可心中感到难以描摹的失落。
乔梦媛望着办公室的房门缓缓关上,一时间悲不自胜,趴在办公桌上低声啜泣起来。
张扬道:“你哭了?”
乔梦媛相信这厮有关心的成分在内,不过肯定也有做戏的成分,他十有八九是想利用这种方式刺激许嘉勇。
六名保安接到消息之后冲到了会议室内,乔梦媛毫不客气的说道:“把他们请出去,汇通www•hetushu.com不欢迎他们,以后决不允许他们踏入汇通半步。”
许嘉勇也愣了,这两天他被张扬逼得就快疯了,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张扬刚才的那句话目的就是激怒他,许嘉勇以为别人都听到了,可张大官人使了个阴招,用上了传音入密的功夫,也就是说只有许嘉勇能够听到,其他人根本听不见,在外人看来,张扬好好的走出去,许嘉勇莫名奇妙的冲上去用花瓶砸他。
乔梦媛柳眉倒竖,美眸之中的泪光仍然未来得及隐去,俏脸之上余怒未消。冲着跟在张扬身后赶过来阻止的秘书道:“没事你先出去!”
乔梦媛没说话,脑海中却回忆着张扬挽留她的那番话。
张扬道:“还是打算要离开江城?”
许嘉勇大吼道:“张扬,你能不能表现的像个男人,跟我堂堂正正的解决这件事,到用这样的卑鄙手段,欺骗梦媛,你是不是人?”这番话轮到谁也轮不到他说。
张扬看到她离去的态度十分坚决,只能收拾好帐篷,两人在山泉中洗漱之后,沿着山路下山。经过紫霞观的时候,张扬特地回头看了一眼,山门仍然紧闭着,看来老道士李信义在躲懒睡觉。
乔梦媛微笑道:“只有看到危险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害怕。”
乔梦媛并没有惊扰张扬,拉开帐篷蹑手蹑脚的钻了出去,她本以为能够看到日出,可山间晨雾弥漫,根本看不到远方的景致,乔梦媛向前走了几步,山风吹来,晨霎时而聚拢时而飘散,演绎出浓淡不同的效果,这让乔梦媛看到的景物越发的虚幻不定,她甚至怀疑自己仍在梦中,早晨的清冷却是无比真实的,乔梦媛用力裹紧了张扬的夹克,这夹克对她来说有些大了,包住了她的臀部,像一件小大衣,乔梦媛深深吸了一口气,回忆着昨晚的每一个细节,不知不觉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至少在此刻她已经不再烦恼。
张扬的皮卡车驶入汇通公司办公楼前的停车场,乔梦媛推开车门就跳了下去,张扬慌忙跟了出去,展开自己的夹克帮着乔梦媛遮挡天空中的落雨。
回到办公室内,关上房门,乔梦媛黯然坐在大班椅上,转向落地窗,正好看到许嘉勇被带上警车的情景,她开始意识到今天从一开始张扬就在有意识的触怒许嘉勇,乔梦媛没来由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伤心,她的眼眶湿润了,抽出一张纸巾默默擦拭眼泪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女秘书急切的声音:“张市长,你不能进去……”
范思琪上前拉了拉他,歉然道:“对不起,嘉勇太冲动了!”
张扬无言以对。
张扬道:“你明白就好!”
“骗子常常会伪装的很诚实,可嘴里说的却没有一句真话!”
乔梦媛望着张扬,她情绪忽然变得愤怒而激动:“张扬!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放弃汇通?因为我不想夹在你和许嘉勇的中间被你们利用,你们恨对方,你们像两条狗一样相互撕咬相互较劲,你们自己去斗和我没关系!为什么一定要扯上我,为什么一定想要利用我?”
乔梦媛微笑道:“你不是让我把你当成一个符号,所以我就如和_图_书你所愿,把你当成一个省略号,省略掉!”
许嘉勇咬了咬嘴唇,向前走了一步,他这会儿头脑有些清醒了,自己终究还是被张扬给激怒了,刚才竟然失去了理智。
乔梦媛向前方走去,晨露沾湿的岩石十分湿滑,她脚下一滑险些摔到,一只有力的手臂在她即将失去平衡之前揽住了她的纤腰,却是张扬及时出现在她的身边。
乔梦媛笑道:“可能是受了我妈妈的影响,最近她给了我不少的佛经!我正在努力做到四大皆空!”
许嘉勇被带到了审讯室,杜宇峰一个人走了进去,关上房门,杜宇峰拉了张板凳在许嘉勇的对面坐下,眯起眼睛打量着他。
许嘉勇的双手被反铐着,他怒视杜宇峰道:“你最好现在就放了我,我的妻子是新加坡星月集团总裁,我的国籍申请很快就会获得批准,你抓我是要造成国际影响的。
张扬望着范思琪脸上的淤青道:“如果他死了,你是伤心呢还是开心呢?”
许嘉勇道:“我没兴趣!”
乔梦媛离去之后,张扬居然大刺刺的在许嘉勇旁边坐了下来,许嘉勇充满怨毒的看着他:“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乔梦媛表情冷淡道:“没哭,只是被灰尘迷了眼睛。”
许嘉勇听到乔梦媛如此呵斥自己,一颗心痛到了极点也恨到了极点,如果他手上有枪,肯定会一枪杀了张扬。
张扬笑道:“夫妻有很多种,挂名夫妻还是事实夫妻?范小姐,我很同情你!”
张扬笑道:“我只是好奇,没有其他的意思。”他向后退了一步又道:“根据宾馆服务员反映,你们两夫妻的关系并不好,范小姐,你对他真是忍让啊!”
张扬微笑道:“我们之间的事情用得上向你解释吗?”他向许嘉勇凑近了一些,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昨晚我好像在梦媛的小区外看到你了!”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你跟我这四大皆色的危险分子,孤男寡女共度长夜,胆色可真不是一般!”
女秘书点了点头,不满的向张扬看了一眼,这才退了出去,随手将房门带上。
许嘉勇怒道:“我怎么不知道?”
乔梦媛的目光连看都没看许嘉勇,她又向范思琪道:“范小姐稍等,我去趟办公室,有些文件都在那里。”
杜宇峰提醒他道:“这里是中国,别把从外面学来的那点东西在我面前卖弄。”他站起身,去拿墙上挂着的警棍。
张扬道:“这么急?”
乔梦媛冷冷道:“你们之间的事情和我无关,我也不感任何的兴趣,现在,在我没叫保安之前,你自己走吧!”
张扬道:“对不起!”
范思琪点了点头。
张扬已经推门闯了进来。
张扬道:“我要和你共同进退,你走了我留下也没意思!”
范思琪的林肯车在公安局前停下的时候,张扬的那辆皮卡车也刚好停在她的车旁。张扬走下车冲着范思琪笑了笑,他是来警局提供证据的,而范思琪过来的目的是为了保释许嘉勇。
乔梦媛的双眸平静无波,将文件放在桌上,微笑道:“我们可以开始了!”
范思琪脸上的表情木然,并没有对张扬的笑容做出回m.hetushu.com应。
乔梦媛道:“许嘉勇,汇通不是你一个人的,我本想将汇通给你,可是看看你现在的举动,你和一个疯子有什么分别?为了仇恨你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你的心中剩下的只有恨,对不起,我不可以拿汇通数千名员工的命运冒险,我想清楚了,你的资金我会一分不少的退给你,你应得的红利也会一并奉上,但是你给我记住,汇通不会交给你,绝不!”
乔梦媛道:“好了,咱们准备签字!”可她忽然发现许嘉勇一双眼睛迸发出疯狂而凶残的目光,他大吼了一声,抓起桌上的花瓶,重重砸在张扬的脑后:“畜生!”
张扬充满怜惜的看着乔梦媛:“对不起,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不够光明磊落,可是我真的很关心你,许嘉勇是个疯子,我害怕他会对你不利,我害怕他会对我的家人和朋友不利,无论用怎样的手段,我必须要击败他,彻底打倒他,让他远离这里!”
乔梦媛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低声道:“我答应了他们今天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范思琪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乔梦媛还是穿着昨晚出门时的运动衣,穿着和张扬同款的鞋子,两人走入会议室的时候显得很搭。
张扬也看到了楼下闪烁的警灯,他低声道:“对不起,刚才我明明可以躲开许嘉勇的攻击,可我并没有躲,我故意捱了他那一下,我是想让你认清他的面目,我想阻止你将汇通的股权转让给他!”
张扬道:“我没想骗你!”
范思琪下意识的捂住半边面庞,充满警怯的望着张扬道:“你让开,不然我告你骚扰!”
张扬笑道:“我是梦媛的助理!”
许嘉勇惨叫道:“我要告你……”
乔梦媛明澈如秋水般的双眸望着张扬,她马上就察觉到了其中的表演成分,如果是别人她会相信,可张扬的武功她是清楚的,一个能够单挑八卦门众多高手,一个敢单枪匹马独闯军区大院的人物怎么会被许嘉勇一下给砸倒。
张扬道:“范小姐是来保释许嘉勇的?”
范思琪微笑道:“没关系!到了就好!”
范思琪也点了点头附和道:“应该的!”
范思琪叹了口气,举步先离开了会议室,许嘉勇也被保安连推带搡的赶了出去。
乔梦媛笑了笑,如阳光般明媚,可是她的明媚并没有冲淡山顶的晨雾,雾气越来越浓。张扬道:“观海石是观看日出云海的好地方,不过你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小心一失足顿成千古恨,下面可都是万丈深渊。”
乔梦媛的鼻翼抽吸了一下,她明显感到委屈,乔梦媛道:“如果你的目的是那样的话,恭喜你,你已经达成了目的。”
许嘉勇怒道:“我要告你,你算什么警察,你和张扬蛇鼠一窝,陷害我!”
许嘉勇道:“公司的内部业务无关的人应该离开!”他的目光直视张扬。
乔梦媛看了看范思琪又看了看许嘉勇,一字一句道:“你们给我听好了,汇通的股权我不会转让!”
张扬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我做不到四大皆空!”
杜宇峰充满嘲讽的笑道:“就凭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你在中国hetushu.com的土地上犯事儿,我抓你是天经地义。”
“我不需要!”
张大官人心中这个畅快啊,他一心想要阻止乔梦媛将汇通的股份转让给许嘉勇,想来想去最后才想出这个阴招,张扬还是有些内疚的,感觉自己利用了乔梦媛的善良,利用了她对自己的关心,可如果不这样做乔梦媛无疑就会将汇通交给许嘉勇,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乔梦媛辛苦创下来的基业被许嘉勇给夺走,张大官人给自己的解释就是善意的欺骗。
乔梦媛愤怒道:“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你们男人为什么都这么善于欺骗,除了谎言和欺骗,你们还擅长什么?你口口声声是我的朋友,言之凿凿的要和我同进退,可你做了什么?许嘉勇卑鄙,你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你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着和他一样的事情!”
乔梦媛望着双目紧闭的张扬,急切之下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
张扬道:“可能你会觉着我很没有礼貌,可我从不打女人,范小姐,谁这么狠心居然对你大打出手?”
张扬道:“他的欺骗是为了利用,是为了报复,而我是为了保护你!我是善意的!”
杜宇峰笑了他一边用警棍敲击着手心一边绕到了许嘉勇的身后,忽然扬起警棍狠狠砸在许嘉勇的脊背上,砸得许嘉勇噗通一声趴倒在地上,杜宇峰不屑道:“投诉我?你这个垃圾,秦白是我兄弟,你这么搞他是什么居心?你恨张扬,所以你就想不择手段的报复他身边的所有人?”杜宇峰说到可恨之处,又是一脚踹在许嘉勇的小腹上,许嘉勇痛得虾米一样躬起了身子。
乔梦媛笑着向范思琪点了点头道:“不好意思,路上遇到点事情所以迟到,让范小姐久等了。”
张扬缓缓睁开双目,表情一副茫然,看到乔梦媛脸上关切的表情,他故意装出诧异万分的样子:“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嘉勇此时正站在会议室的落地窗前向外面张望着,当他看到张扬护着乔梦媛跑进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气得青紫了,范思琪冷眼看着他,虽然今天她涂了很厚的粉底,仍然可以看到脸上的青色伤痕,她的内心对许嘉勇实则已经恨到了极点。
张扬苦笑道:“不会吧,我这么没地位!”
乔梦媛的心头泛起涟漪,张扬的这句话若有所指,她轻声道:“无论一个人怎样重要,只是他人世界中的过客罢了!”
张扬也没有坚持留下,笑着站起身来,向乔梦媛道:“梦媛,我出去等你,你把协议书签完,我送你回去休息。”
张扬道:“你的话怎么充满了一种禅意!”
许嘉勇恶狠狠看着杜宇峰道:“你有什么证据?你凭什么抓我?”
乔梦媛接口道:“你已经做到四大皆色了。”和张扬在一起乔梦媛明显开朗许多,俏皮话也多了许多。
谁都没想到现场的情况竟然会风云突变,乔梦媛惊呼一声,第一时间冲到张扬的面前,一把将许嘉勇推开,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的力量,居然将许嘉勇推得一个踉跄,险些坐到在地上。
张扬道:“我不知道怎么阻止你,汇通是你的心血,我不想看到你辛苦创立的基业被这个阴险的家伙白白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