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5章 以卵击石

张扬解开郑寿国的哑穴,冷笑道:“郑寿国!你好大的胆子,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居然还敢返回江城。”
乔梦媛的脸色有些苍白,捧着一杯水靠在警车上,望着脚下的土地呆呆出神,虽然张扬叮嘱她不要睁开眼睛,可刚才她还是不小心看到了死者的惨状,乔梦媛的情绪明显受到了影响。
姜亮抿了抿嘴唇,犹豫了一下方才道:“对不起,许嘉勇……”
乔梦媛点了点头,小声道:“我相信你!”她的声音还有些紧张,可是她相信有张扬在她的身边,她就会平安无事。
张扬道:“你明明可以活得更轻松一些,为什么非要把自己逼上绝路?”
“嗖!”一颗子弹划破夜空准确无误的射击在许嘉勇的左膝之上,然后又是连续两枪,许嘉勇张开双臂,不可思议的看着胸前的弹孔,一点点,宛如电影慢镜头般跪了下去,他捂住胸口,看到殷红色的鲜血从手指缝总缓缓留出来,许嘉勇在笑,似乎有种解脱后的轻快感,他又看到了乔梦媛。
许嘉勇的手机不停的响,姜亮拾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铁笼仍然向下沉去,池水很浑,上面看不清里面的具体情况,这为张扬的逃脱创造了便利条件,他趁着这会儿功大内力已经回复的七七八八,双膀用力,硬生生将手铐挣断,张扬知道乔梦媛支持不了太久的时间,他抓住乔梦媛,在水中找到乔梦媛的位置,捧住她的俏脸,嘴唇印上她的樱唇,乔梦媛已经就快支持不住,行将放弃之时,忽然感到张扬的嘴唇吻在她的唇上,乔梦媛芳心剧震,想不到这厮在这种生死关头居然还不忘轻薄自己,可她马上就想到张扬不会荒唐到这种地步,一股男性气息度入她的喉头,乔梦媛的窒息感稍稍减轻,张扬伸手在乔梦媛的腰椎处胸膛处摸索。
乔梦媛看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由得惊慌失措,一张俏脸完全失去了颜色。她随即又发现了身边的张扬,两人的身体紧靠在一起,被锁在铁笼里面,说来奇怪,看到张扬的目光之后,乔梦媛反倒变得安定了一些,不像刚才醒来时那般恐惧。
许嘉勇不知哪来的勇气,他来到乔梦媛的办公室前,抬脚就将办公室的房门给踹开了。
乔梦媛眨了眨眼睛。
杜宇峰惊喜道:“真的?”
许嘉勇脸色阴沉的坐在林肯车内,他想要离开江城,可是这一天从出门就不顺利,交通事故,斗殴事件接踵而来,他的时间都在不知不觉中消磨的干干净净,外面天色已经渐渐黑暗下来,许嘉勇知道今天是走不了了。
张扬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在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已经将四名歹徒全部击倒。
其中一名男子端起一盆冷水向铁笼中泼去,乔梦媛被冷水一激,醒了过来,张扬本来就没有晕过去,也装出被激醒的样子。
郑寿国一脸惶恐的看着张扬,他算得上久经沙场的老将,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透张扬是怎样从铁笼手待的双重束缚中逃脱的,要知道,他们不但在咖啡中下了麻药,还用麻醉弹接连射中张扬两次,麻醉的剂量足以放倒一头大www.hetushu•com像,可对张扬却毫无作用。郑寿国黯然道:“既然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还不是你说了算。”
张扬感觉自己的领子被人揪住拖进了一个铁笼子里,乔梦媛很快也被拖了进来,伴随着咣当一声巨响,门被关上了,他们用大锁将铁笼锁住。
丰泽公安局长程焱东向他走了过来,张扬向程焱东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走到一旁,程焱东低声道:“刚刚联系江城方面,许嘉勇刚刚离开警局。”
张扬已经在短时间内欺近他的身边,一拳砸在他的下颌之上,打得那要子腾空飞起,然后重重落在地上,口中鲜血混合着牙齿飞了出来。
许嘉勇内心一沉,虽然他早就决定要将乔梦媛和张扬一起杀死,可此时听到张扬这样说仍然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心痛,他发现自己是错的,他在内心深处仍然是爱着乔梦媛的,他为什么要杀她?真想杀死,的张扬仍然好端端的活着,可是梦媛却……许嘉勇眼含热泪的抬起头,让他诧异的是,乔梦媛办公室的灯光居然打开了,一个身影站在窗前,虽然相隔很远,许嘉勇仍然能够认出那是张扬。许嘉勇死死握着电话:“你还活着……”
许嘉勇摇了摇头,他忽然生出一个想法,低声向司机道:“去汇通看看!”
乔梦媛也意识到了这帮人要做什么,她此时不再哭了,俏脸之上犹自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在乒阳的映照下璀璨生光。铁笼被越吊越高,司机转动起重臂,让铁笼对准了下面的水潭。
一旁的男子道:“准备好了,等他们死了,就把他们葬在一起,让这对奸夫淫妇永生永世都在一起,用混凝土把他们粘在一起,永远封存起来,让他们黄泉路上不寂寞。”说到这里他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道:“真的!随时告诉我他的动向,我这就去找他。”
那个沙哑的男声道:“怎样了?”
张扬点了点头:“嘴还挺硬,可你嘴再硬,我也有办法让你开口说话!”
许嘉勇打开电话,听到张扬的冷笑声,许嘉勇的脸色顿时变了,他颤声道:“你是谁?”
领头的男子道:“闷死他们,然后拍下来,坑准备好了吗?”
许嘉勇宛如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他大吼着冲了上去,不计后果的冲了上去。张扬一闪身,许嘉勇扑了一个空,可接下来张扬的举动却出乎许嘉勇的意料之外,他并没有和许嘉勇一对一的比拼,而是一转身向门外逃去。
张扬来到她身边,学着她的样子,跟她并排靠在警车上。
乔梦媛心中一阵黯然,她此时方才回忆起晕倒之前的一切,是她把张扬请去公司咖啡厅里为许嘉勇说情,想让张扬放过许嘉勇一马,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赴自己的这场约会,而让张扬身陷囫囵,她想起张扬在咖啡厅内的坚持,事实证明许嘉勇仍然在利用她,而她却因为心软而付出了代价,不仅如此还连累了张扬,想到这里乔梦媛心头一酸,两行眼泪落了下来。
解除乔梦媛的龟息状态之后,乔梦媛长舒了一口气,缓缓醒来,她想睁开双目看看周和*图*书围的状况,却被张扬的大手蒙住双眼,张扬道:“不要睁开双眼,就这样闭着,一直等到警方过来。”张扬之所以不让乔梦媛睁开眼睛,是害怕乔梦媛看到眼前惨烈的场面,受到惊吓。
许嘉勇双目红的就像染血一样,他咆哮道:“是你害死了梦媛!”
汽车行进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驶入了丰泽境内的一座采石场。一名戴口罩的男子将蒙在杂物箱上方的窗帘揭开,和另外一名同伴将乔梦媛和张扬先后抬了出去,为了稳妥起见,还用手待将他们反手铐起来。
乔梦媛虽然发不出声,可是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嘴形分明是在说……对不起!
许嘉勇看到那黑乎乎的物体迎面飞来,出于本能伸手就将那物体抓住,可当他看清那东西之后,不由得大吃一惊,张扬扔给他的竟然是一把手枪。
张扬道:“我等你,就坐在梦媛的办公室内等着你。”
扶着惊魂未定的乔梦媛来到一旁坐下,乔梦媛果然按照他的吩咐闭着双眼,拨通电话报警之后,静静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张扬微笑看着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他的体力正在迅速恢复着,以传音入密的功夫向乔梦媛道:“别怕,他们把我们当成奸夫淫妇了,要把我们浸猪笼。”
许嘉勇用力摇了摇头。
张扬望着许嘉勇,望着这个一心想要报复自己的对手终于拜倒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心中非但没有取胜后的胜利感,反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悲哀,许嘉勇原本不应该走到这种地步。
范思琪小声道:“我们还要走吗?”
铁笼已经入水,张扬和乔梦媛感到下半截身体浸入了冰凉的水中,这让他们的头脑变得越发清晰,也明白了这帮歹徒弄醒他们的真正目的,是想让他们感受到临死前的恐惧。
张扬道:“盯住他,郑寿国已经落网了!”
姜亮拾起地上的手枪,皱了皱眉头道:“仿真枪!他竟然拿了一只仿真枪!”
一辆小型吊车缓缓开了过来,吊臂慢慢下垂,一名歹徒用铁钩勾住铁链,铁笼在司机的操纵下缓缓升起。
许嘉勇怒吼道:“我不用她可怜,我不用任何人可怜!”
张扬来到那名被他一刀削去手指的男子面前,扯下他的口罩,看到他的脸,很快就认出这个人就是郑寿国,过去张扬曾经见过他的照片,所以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认出了他。
张扬望着许嘉勇,许嘉勇的身体在血泊中仍然不断抽搐着。张扬蹲了下去,低声道:“梦媛还活着,她没事,郑寿国已经把你给他三百万雇用他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他不顾上去看地上的敌人,先爬上吊车,将铁笼缓缓放了下来。他必须要尽快解救乔梦媛,确保她平安无事。
张扬听得清清楚楚,这帮人计划的很周密。
那名驾驶吊车的男子看到情形不对,慌忙推开车门向远方逃去。
张扬道:“现在就算你想让她可怜你,也没有机会了……”
一个男子瓮声瓮气的说:“准备好了!”
一名特警队员探了探许嘉勇的鼻息,忽然大声道:“头儿,他还有口气!”
就在许嘉勇m.hetushu.com准备上车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张扬望着铁笼外面的四名男子,其中一人身材高大,他走到铁笼前,用一根铁管狠狠捅在张扬的胸口,冷笑道:“避弹衣!其实弄死你不一定要用手枪。”
张扬道:“你雇佣郑寿国杀我,你恨我,只管冲着我一个人来,为什么要伤害梦媛,为什么要伤害一个曾经爱讨你,曾经为你付出这么多,一个真心想要帮助你的人!”
许嘉勇的唇角浮现出一丝奇怪的笑容,他的笑容在他最后的时间里,长久的定格在他的脸上。
杜宇峰一边开车一边盯着前面的加长林肯车道:“闹腾了一个下午,他也够狼狈的,刚才王厅长亲自打电话过问这件事,局里也不好继续留他,毕竟他又没有犯罪。”
为首的那名男子已经掏出了手枪,他出枪的速度也是奇快,手指扣动扳机,可是张扬也是一刀扔出,飞刀瞄准了对方的手指,在对方还没有按下扳机之时,锋利的刀刃已经将那人的食指齐齐切下,那男子爆发出一声惨叫。
乔梦媛美眸中流露出错愕和惊喜交织的神情,张扬居然能够说话,她真的听到了张扬的声音。
一个关切的女声道:“嘉勇,你有没有事啊?不要留在江城了,离开吧,斗下去没有任何意思……”听到这边始终无人应声,那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嘉勇……你怎么了?”
郑寿国虽然被张扬打得口中都是鲜血,可是骨头颇为强硬,他哈哈笑道:“没人派我来,你害了我姐夫,我当然要找你复仇!”
乔梦媛这会儿又羞又急,刚才还能用张扬帮助她呼吸做解释,可现在他竟然在自己浑身上下乱摸,可乔梦媛的意识转瞬之间就消失了,张扬按下她身体的穴道,让她暂时陷入龟息状态之中。
圈子外面还是圈子……
张扬的嘴唇露出一丝奇怪的笑意。
张扬也穿着一身警服,现场能找到的替换衣服只有警服,要么就是白大褂,张扬想了想还是警服不至于太突兀。
乔梦媛喝了口水,低声道:“死了好多人!”
张扬从高出向下望去,不远的地方是一个水潭,这帮家伙是要把他们沉入水中活活闷死,张扬想起过去不少地方为了惩罚奸夫淫妇,对他们浸猪笼,想不到这件事居然轮到了他和乔梦媛的身上。
那男子道:“笑什么?你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我想弄死你和弄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分别。”
姜亮长久的停顿之后,方才道:“……他死了!”
张扬道:“什么人派你来的?”
许嘉勇怒吼道:“是你逼我!”
张扬道:“入水后你尽可能屏住呼吸,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挣脱出来,记住,一定要冷静,屏住呼吸,不要被水呛到!”
张扬在现场做完笔录之后,来到救护车前,换了一身女警服的乔梦媛接受了全面体检,她只是受了些惊吓,精神有些紧张,身体上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铁笼缓缓下降,那位负责摄影的歹徒端着摄影机看似很专业的拍摄着眼前的画面。
张扬又向前一步,制住他的穴道,从地上抓起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瞄准远处www.hetushu.com正在逃离的吊车司机,用力砸了过去,石头宛如出膛的炮弹一般飞了出去,正中那司机的脑后,砸得他连声息都没有发出来,就狗啃屎般扑倒在地上。
张扬双手抓住拇指粗细的铁笼,内力灌注双臂,一下就将铁棂拉开,他从扩开的洞口中游了出去,然后又将铁棂拉回原状。
张扬道:“看到我还活着你是不是很失望?许嘉勇,我明白的告诉你,郑寿国已经落网,他已经将你买凶杀人的事情全都招供出来了,你以为自己很高明,可以瞒过所有人,做梦!”
乔梦媛很想对张扬说声对不起,可此时她却发不出声音,美眸之中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铁笼在水中浸泡了十五分钟之后,吊车方才将铁笼吊上来,在这群歹徒看来张扬和乔梦媛必死无疑,没有人可以在水中生存这么久的时间。
张扬道:“两个,当时的情况就是那样,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们,我没有其他的选择!”望着乔梦媛惶恐不安的表情,张扬叹了口气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太大意就不会让你受到惊吓。”
领头的男子叹了口气道:“真是麻烦,如果不是雇主太想看到他们死去的惨状,我才不愿花费这友大的功夫。”
张扬道:“她约我去汇通公司的咖啡厅,是为了劝我放过你,是让我给你一条生路,就算你做了这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仍然还想帮你,她觉着你可怜,她可怜你!”
张扬越走越快,张扬即将走出汇通大门的时候,忽然一转身将一件东西扔给了许嘉勇:“给你!”
身穿警服的张扬坐在大班椅上,平静注视着从门外闯入的许嘉勇。
许嘉勇怒吼道:“你撒谎!”
“我是鬼,我是被你杀死的鬼!”
张扬温柔而怜惜的看着她,此时张扬的内力已经恢复了大半,从这帮劫持者的举动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想简单的杀死他和乔梦媛,其中一人正举着摄像机对他们两人录像,显然是想将虐杀他们的全过程录制下来,以后好向雇主交差。
全副武装的警察从周围包围上来,这次行动由姜亮和杜宇峰联合指挥。
许嘉勇怒吼道:“你给我站住,给我站住!”
张扬道:“知不知道今天梦媛约我干什么?”
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头部,许嘉勇终于趴倒在地上,他的手足四肢还在不停抽搐着。
乔梦媛道:“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把你约到汇通的咖啡厅,所以才会被人设计……”说到这里乔梦媛忽然感觉心中一阵难过,事实证明许嘉勇给她打那个电话只是在做戏,他仍然在利用自己,利用自己对付张扬,乔梦媛发现自己始终没有摆脱夹在他们之间的命运,两个人之间的争斗都将她作为对付对方的武器,这该是一种怎样的悲哀。”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汽车来到汇通门前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等到停好车,许嘉勇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站在道路的中心望着汇通办公大楼上的灯火。他搜寻着乔梦媛办公室的位置,窗口漆黑一片,许嘉勇静静望着窗口,似乎看到房间的灯亮着,乔梦媛就和*图*书在房内,坐在办公桌前翻阅文件的情景,许嘉勇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他还没有收到消息,不知道郑寿国有没有完成自己交给他的任务。
张扬的力量并没有完全恢复,他不敢轻举妄动。
张扬叹了口气:“许嘉勇,你永远都上不了台面,你像你死去的老爷子一样,全都是废物,全都是社会渣滓败类!郑寿国和他的同伙已经把你供出来了,你等着坐牢吧!”
张扬点了点头,伸手向程焱东要来手机,他给杜宇峰打了个电话:“杜哥,他在干什么?”
警察在三十分钟后赶到了现场,因为采石场地处丰泽,首先赶到这里的是丰泽公安局局长程焱东、副局长丘金柱,现场情况两死一伤,带头的郑寿国被张扬成功俘获,应张扬的要求丰泽警方暂时封锁郑寿国被抓的消息。
张扬脱下自己的警服,为乔梦媛披在身上。
许嘉勇转身望去,有几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正向汇通的方向驶来,他几乎在瞬间就下定了一个主意,他大步向汇通走去,冲着听筒大声道:“你等我,你有种就等着我!”
推车从电梯直接来到了地下停车场,那两人打开一辆车的后门,将装着张扬和乔梦媛的杂物箱抬了上去。
杜宇峰没说话,偷偷和张扬交递了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
张扬此时已经不再考虑其他的事情,专心致志的调息,力求将麻药尽早从体内排遣出去,汽车在行进了约半个小时之后,道路开始变得颠簸起来,张扬猜想到他们应该出了江城,麻药不于毒药,以张大官人之能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力量,他暗叫不妙,虽然做足准备,仍然着了许嘉勇的道儿,许嘉勇盘算的很清楚,利用乔梦媛把自己吸引出来,趁着他麻痹大意,在咖啡中下了麻药,不仅如此,还用麻醉弹射中了他。只是这帮人并没有想到,这么大的麻醉剂量居然没有把张扬麻翻,他的头脑仍旧清醒的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嘉勇死命攥住电话,此时他听到了远方的警笛声。
张扬和乔梦媛四目相对,乔梦媛此刻已经不再感到害怕,她的唇角居然露出淡淡的笑意。水一点点浸没铁笼,在水淹没乔梦媛口鼻的刹那,她迅速屏住呼吸。
姜亮道:“马上叫救护车!”
乔梦媛一动不动的躺在铁笼里,看来已经死去多时了,让所有人诧异的是张扬竟然不见了,这不是魔术,不可能上演大变活人?就在他们还没反过神来的时候,张大官人从水面下腾跃而出,两道寒芒从他的手中射出,几乎在同时钉入了两名歹徒的前额,刺穿他们的颅骨深深射入其中。
杜宇峰蹲下去,摸了摸许嘉勇的颈动脉,确信他已经死去,转向姜亮摇了摇头。
许嘉勇握着电话他向四周张望着,可他并没有发现张扬的身影:“你出来,你给我出来!”许嘉勇发狂的叫道。
此时的许嘉勇已经完全陷入了疯狂的状态之中,他的情绪无法控制,握住武器,跟着张扬就追了出去,瞄准张扬的后心,连续扣动扳机,锵锵的空枪声让许嘉勇冷静了下来,张扬根本就没往手枪中放子弹,或者这根本就是一把假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