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7章 至于吗

张扬道:“应该会多呆几天,这样吧,我等你!”
张扬笑道:“伴娘漂亮吗。”
张扬点了点头,曾来州是省纪委书记,平海常委,他女儿出嫁,但凡有点头面的人物都要给他面子,想去的人多,曾来州未必愿意请,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地位的。
周围一片哗然,丁兆勇心中也有些恼怒,这狗日的嘴上说给他面子,可根本一点人情不讲。一条普通的京巴狗要一万块,他妈还真敢要。
丁兆勇道:“多少?说个数,我给你!”
顾佳彤道:“客户来了,回头再说!乖!”她冲着手机悄悄亲了一下,然后挂上了电话。
张扬有些诧异,自己今天来东江也是突然做出的决定,他怎么会知道?
顾允知的这句话真是大爱,张扬端起酒杯道:“顾伯伯,我敬您!”
张扬道:“乔书记做事神龙见首不见尾,很难说的。”
顾允知喝了那杯酒,深邃的双目盯住张扬道:“别当那个倒霉孩子!”
张扬道:“我认为您是!”
张扬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过去你对明健就是管得太宽,经历了这么多,他应该已经吸取到教训了,我看能够放手的,还是应该放手让他去做。”
顾允知这次并没有笑他没有水准,端着酒杯抿了口酒:“两个小孩子如果打了架,被父亲看到,父亲会怎么做?是帮着儿子去打别人家的孩子,还是伸手打自己的儿子?”
顾佳彤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你打算在东江呆几天,我大后天回去!”
张扬道:“每次面对你爸的时候,我总感觉他是大海,我是小溪!”
丁兆勇笑道:“晚上把小斌赵静他们约出来一起吃饭吧?”
余川之所以对张扬这么殷勤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和飙风汽车商贸的马力都是白手起家,他们这种人没什么背景,现在这年月做生意没有背景很难有长足的发展,余川之前从丁兆勇那里买电脑,帮助张扬免费保养,其目的就是想跟他们套近乎,争取搞好关系进入他们的圈子。
“这么糟蹋我,等我见到你非收拾你不可!”
丁兆勇当然不会知道这一层,他笑了笑:“还行,人家都要结婚的人了,你别瞎打主意。”
张扬道:“很多事我都看着不舒服,孔源那个老色鬼为什么能在组织部长的位姜上坐得这么舒坦?高仲和为什么能从南武市过来担任公安厅副厅长的职位,荣鹏飞无论能力还是成绩都很出色为什么不能出头?还有……”
“知道!对了,我听说许嘉勇死了!”
张大官人被顾佳彤的千里一吻,吻得心花怒放,可这一走神,没留意前面的道路情况,只听到篷!地一声,张扬意识到出了事情,慌忙去踩刹车。可他现在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张扬看到路人们纷纷围了上来,这年月但凡一点热闹都能引来一大群人围观。
那男子咬牙切齿道:“今儿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我就跟你姓。”
他揉着被碰疼的脑袋,用力眨了眨眼睛,转过身,张扬还是笑着:“有话好说,你别动手啊!”
张扬道:“是,死了!”
梁德光眼睁睁看着张扬和丁兆勇驾车远去,身体吓得仍然在不断地发抖。
顾佳彤啐道:“要死了你,不耍流氓不会说话是不?”
对张大官人来说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他喝了口酒道:“斗争就是为了把对手打败!”
余川道:“在东江一定得我请,等什么时候我去了江城,张市长再请我。”
张大官人心中对顾允知的这句话很不服,要是没错,就不会有这么多作奸犯科的干部。
修车工人走了过来,因为看到车轮上的血迹,http://www.hetushu.com害怕张扬这辆车是不是肇事逃逸,张扬笑着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余川也不禁笑了起来,他笑道:“梁德光那个人我也见过,一个无赖,扶不上墙的人物,他仗着姐夫是省电力局局长,在外面招摇撞骗,其实他姐夫不待见他,连他亲姐妹都不待见他。”余川指了指车旬内正在做镀金的一辆奶油色甲壳虫道:“这辆车就是梁孜的。”
梁德光不屑道:“不就是辆皮卡车吗?连镀金带补漆三百块都富余。”
丁兆勇咧开嘴笑了笑,他拍了拍梁德光的肩头道:“撞死你狗的是我哥们,怎么着?让他给你的狗下跪,你好大胆子啊!”
顾允知微笑道:“相信党,相信人民,党和人民的眼光不会错的。”
张大官人有些纳闷道:“我不能夸人家了?一夸就是我要打主意,你什么思想?”
张扬一脚扪下刹车,皮卡车良好的制动性能表现无遗,在距离梁德光身体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下,梁德光吓得软绵绵瘫倒在地上,屁股下湿了一滩,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尿了裤子。
张扬道:“我曾经听过一个说法,一切的政治斗争就是以民生为旗帜、以权利为目的、以经济为后盾、必要时以军队为保障的战争!”
顾允知淡然笑道:“我也听说过,的确有人想这么做,会这么做,可是在和平年代,在新时代的中国,这种概念并不适用。”
张扬憋了半点劲儿方才又问出了一句很没有水准的话:“那啥顾伯伯,面对他们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做?”
张扬不想跟这种无赖一般见识,这种人层次太低,纠缠下去,一点意思都没有,反而会贻笑大方,可这个梁德光实在有点不是东西,无赖不说,嘴巴还不干净。
那男子不依不饶道:“今儿这事情没完!我给吴所打电话,不信掰扯不出理来。”
张扬笑道:“怎么可以让你总是破费,你帮我修车,还借给我车用,我都不知怎么谢你了,可今晚我真没时间,一哥们结婚,我得去帮忙,反正我也不急着走,这么着吧,这两天我来做东请你。”
顾允知道:“不过他现在年龄也不小了,经过这些年的磨砺,也差不多了,不出意外,省里应该会用他。”
丁兆勇叹了口气:“成!那就改天,明儿咱们中午争取坐一桌,好好喝两杯,晚上我来安排,接着喝。”
张大官人听到他张口爆粗,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我说你嘴巴干净点几,不撞也撞了,大不了我陪你条,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王华昭有些尴尬的笑了一声,自己要是住在省委家属院岂不是倒插门了,不过他娶了曾丽萍,在很多人的眼里都是他攀了高枝儿,王华昭道:“张扬,你赶紧来吧,我临时找的伴郎病了,就得让你出马。”
他压根没看清怎么回事,张扬已经从他的手中逃脱出来,闪电般来到他的身后,只是轻轻一堆,那男子就失去平衡,蓬的一声,脑袋撞在张扬的皮卡车上,立时肿起了一个大包。
张扬道:“政治上我对顾伯伯是高山仰止,我这辈子要是能爬到您脚面子上,我就心满意足了!”
梁德光道:“今天的事情今天解决,不然他就别想走。”这厮倒是干脆,直接就躺在张扬皮卡车前面了,一副大无畏的样子,闭上眼睛道:“今儿不把钱给我,你这辆车就得留下,想把车弄走,除非从我身上压过去。”
顾允知哈哈笑道:“你好像有些开窍了。”
张大官人道:“就是干没有什么!”
提起梁孜,丁兆勇不禁想起了一件事,和张扬一起从修车厂走和-图-书出来,丁兆勇道:“回头你给梁成龙打一电话,他和梁孜亲如姐弟,只要他开口,那个梁德光肯定服服帖帖的。”
张扬道:“是啊,我这次来东江专门倾听顾书记教诲来了。”
丁兆勇道:“这样吧,梁德光,你明天来我公司!”
张扬道:“别急着挂啊,我还没说完呢?”
张扬暗叫倒霉,也担心撞到了人,慌忙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却见右前轮下一片血泊,可看清之后,张大官人稍稍放下心来了,被他压死的是一条狗,一条苏格兰牧羊犬,虽然是狗,可毕竟是条生命,张扬也有些内疚,如果不是他注意力不集中,边打电话边开车,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顾佳彤格格笑道:“他老人家未必愿意指导你!”
张扬说曾丽萍性感是有理由的,当初他刚到丰泽,王华昭当时还在丰泽挂职副市长,那一晚和曾丽萍的盘场大战,张大官人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曾丽萍叫得哀艳凄婉,差点没把张大官人的血管给叫爆了。
顾允知意味深长道:“没有人永远能够找准自己的位置。”
张扬道:“那,我究竟该怎么做?”
张扬仍然保持着足够的冷静,对方情绪激动也可以理解,可能他真把狗当儿子待,刚才听到他自称爸爸来着,自从许嘉勇死后,张扬时刻提醒自己尽量不要冲动,他不想多生事端,可今天事情还是找到头上了,张扬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道:“那你说怎么办?”
围观人群齐声哄笑起来,张扬落下车窗,探起头,微笑道:“刚才是跟你玩玩,这下是真的,你他妈在蹲在地上,我这次真压过去……”话还没说完呢,梁德光连滚带爬的跑到一边。
那男子怒视张扬道:“说你妈!你他妈把我的宝贝撞死了,怎么说?怎么说?”
“等我干什么?”顾佳彤明知故问,情人之间有些时候就喜欢在这些简单的问题上弯弯绕绕。
张扬道:“您就教我一次,把我当孩子看!”
张扬知道当年顾允知舍弃常颂选择了周武阳,他故意道:“您觉着常颂怎么样?”
张大官人一闪身躲过他的拳头,这厮一拳砸空,蓬!地一声砸在张扬的车门上,车门被他砸出一个四坑,痛得他呲牙咧嘴。张扬笑眯眯道:“你他妈倒霉了,我这辆车可是价值百万,你打坏了我的车,等着赔钱吧!”
张扬道:“真看不懂省里的干部选拔标准。”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你当真长进了,现在看来,还是过去那副摸样。”
顾允知笑道:“我在任的时候,他就是颗朝天椒!”
那男子瞪着他道:“赔我钱?你他妈赔得起吗?我这条狗是稀有品种,花了我三万多块,钱还是小事,我从小看着它长大,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它拉扯大,我把它当成亲人对待,你弄死了我的狗,赔钱就算了?我在乎钱吗?”
警察过来的时候现场人已经围了很多,其中一名警察走过来问情况,张扬指了指地上的那条死狗,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连警察也觉着那名男子太过分,那男子被张扬打得猪头一样,他冲上来指着张扬道:“他……他不讲理还打人!”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余川这个人很会来事儿。
那名叫梁德光的男子看到丁兆勇明显愣了一下,他愕然道:“丁……丁老板!”
张扬离开顾允知别墅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心情好了许多,常颂是颗朝天椒,自己何尝不是?顾允知的话让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与人斗其乐无穷,张大官人是个天生的斗士,可斗士也有疲惫的时候,他应该成长起来,是时候不当那个倒霉孩子m•hetushu•com了。乔振梁、宋怀明斗与不斗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就算喜欢斗,也要选择可以斗争的对象。
顾允知又道:“岚山市委书记周武阳这个人是个不错的干部,他虽然在魄力上有所欠缺,可是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平和,干部队伍中需要这种人。”
丁兆勇道:“我和曾丽萍也很熟,明天也会去参加她的婚礼。”
张扬道:“我满不满意无所谓,关键是你们两口子要满意。”
张扬道:“我还以为你新房在省委家属院,幸亏我没去!”
丁兆勇道:“去上海了,林清红借给了他一大笔资金,这货眼里只剩下钱了。”
张扬有些明白了:“当然是打自己的孩子!”
王华昭催促道:“赶紧来,很多事都得交代,我现在是纷乱如麻,结婚这事儿看着简单,真到了自己头上,还真是麻烦。”
周围人群哄然大笑起来,那男子又羞又怒,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这会儿又有他的几个同伴赶了过来,他原本就住在附近,相熟的街坊朋友不少,看到来帮手了,那男子的胆气顿时又壮了起来,他挥拳向张扬打去。
梁德光道:“既然丁老板出面,那我给你个面子,给一万块吧!”
果然张扬启动了皮卡车,现场围得人不少,可张扬一启动引擎,都向周围撤开,张扬把车向后倒了一点,然后一脚踩下油门,朝着梁德光压了过去。
顾允知道:“我政治斗争的目的是以民生为旗帜,以民生为目的,以经济为后盾,以发展为前提!”他说完笑了笑道:“我是不是有些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
张扬道:“在中国当干部不容易,不但要抓好经济,体谅民生,还得时刻做好斗争的准备,就算咱不想坑谁害谁,总得防着千万别被误伤。”
张扬道:“其实哪里都是这个样子,我看应该更像是地震,省里大地震,省内各地市内部发生小地震,总有劫后余生的,总有被糊里糊涂给砸死的。”
张扬笑了笑,忽然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丁兆勇对张扬是了解的,这厮要是火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顾允知道:“做事不能由着你自己的性子,如果把我们这些官员比喻成一个个的厨师,我们做菜并不是给自己吃,而是要给大家吃,我们就要考虑到大家的口味,什么该放,什么不该放,即使这道食材再好,再美,可是照顾到大家的口味也唯有舍弃。”
顾佳彤啐道:“你啊,是一条被污染的小溪!”
两人正说着话,王华昭的电话打过来了,他笑道:“张扬,你到东江怎么也不跟我联系?”
顾允知微笑道:“很多时候,打也是一种保护,可还有一种情况,客人来了,你打自己的孩子,打在孩子身上,客人却很难堪。”
顾佳彤道:“越说越不像话,不跟你聊了,回去再说!”她心底深处当然是希望张扬留在东江等她。
顾佳彤道:“你陪我爸吃饭了?”
张扬跟着笑了起来,常颂的脾气的确有些冲。
“赔你妈!”这厮扬起举头又是一拳,张扬一把拉开车门,挡住他的这一拳,然后用力将车门关上,将这厮的胳膊夹在其中,痛得他杀猪般惨叫起来,嘴里不干不净道:“我操你……妈……”话刚一说完,张扬甩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张大官人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抽完一个嘴巴子之后感觉心头舒坦了许多,于是张大官人接连又赏了他几记,打得这厮两颊高高肿起,嘴巴肿的连骂都骂不清楚了。
张扬道:“狗死了我赔,我车被你砸了怎么说?”
顾允知道:“因为你喜欢凭感情去看待问题,等你学会用理性看待和_图_书问题的时候,你会了解别人的做法。干部当到一定的地步,都要培养自己的班底,选拔干部的标准,我可以打个比方,为什么有些地方并不是最有能力的人选担当?领导看不见吗?”顾允知摇了摇头道:“看得见,可是一个班子首先是一个团体,第一要素是什么?是配合,虽然某个位置不是最有能力的,可是他恰恰是最适合这个班子的,你想想,我明明在做一道淮扬菜,你非得给我放上两颗朝天椒,你说这道菜是不是被你毁了?”
余川主动提出晚上为张扬接风洗尘。
王华昭紧接着就做出了解释:“刚才我和丽萍遇到乔梦媛了,是她说你来到了东江。”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最近忙得很,蓝海和药厂两边都要问,明健完全上手还得需要一段时间。”
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红着眼睛冲了过来,一把就揪住了张扬的衣领子,按理说张扬没那么容易让他抓住,可这会儿张大官人心亏啊,把人家的狗压死了,他的确不占理儿。张扬赔着笑,握着那男子的手腕道:“大哥……大哥,不好意思,我没留神,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张大官人觉着这世道真是有些怪了,现在的人莫不是都疯了?不就是撞死了一条狗,居然让自己给他的狗下跪,至于吗?换成平时张扬早就大耳刮子扇过去了,可现在他很好的克制了自己,微笑道:“太过了吧!不就是死了一条狗吗?我赔!”
顾允知笑道:“你以为政治斗争就是两个小孩子打架,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不是!如果我们的官员始终为了政治利盖和政治权力做斗争,我们的事业将会存在一个巨大的危机,我看到更多的斗争,是为了政治理念,而今的时代经济发展日新月异,对官员的头脑和认识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他们的认识不同,理解不同,产生矛盾在所难免,政治斗争不仅是权力的斗争更是思想观念的斗争,是改革发展的必然产物……”顾允知喝了口酒道:“虽然这产物并不好。”
张扬道:“曾丽萍还是很性感的。”
张扬愣了一下,顾允知所说的这个问题他还从来没有想过。
刚才跟过来的几名街坊朋友,看到眼前情景,没一个赶上前的了,有人慌慌张张去报警。
顾允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要是爬到我脚面子上,我就一脚把你踢出去!”说归说,他还是指教了张扬两句:“在很多人看来政治斗争无处不在,所以体制中的多数人首先看到的是斗争,可是你们忽略了斗争的目的,斗争是为了什么?”
张扬也有日子没见梁成龙了,提起梁成龙就不能不想到他和林清红两口子的事情,张扬道:“他和林清红离婚了没有?”
警察道:“都别闹了,不就是死了条狗吗?至于吗?”其实不但是这警察谁都这样认为。
“是什么?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还是以民生为目的?”
说话的时候,丁兆勇开车赶到了,他是接到张扬的电话过来解围的,看到那男子,丁兆勇是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儿子,公安系统认识他的人很多,巧的是,他认识那名狗的主人,丁兆勇道:“梁德光啊,我还当是谁闹事呢!”
丁兆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不知这厮怎么突然蹦出来这一句。
顾允知笑着阻止他道:“这些轮不到你操心!”
张扬跟着丁兆勇一起来到了他的公司,直接把车送到了对面的万里汽修厂。万里汽修厂的余川和他们都是老相识了,马上将车交给了工人处理,保证不耽误张扬用车。张大官人用车比较泼辣,车身凹坑不少,小刮痕更是不计其数,余川听说他暂www.hetushu.com时不急着走,先从汽修厂临时给他调了一辆路虎揽胜用着,张扬的那辆皮卡刚好可以做个全面保养护理。
张扬壮着胆子道:“您在任的时候斗争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丁兆勇向身边的警察笑道:“没事了,事情解决了!”
“跪下!你他妈给我的淌跪下,磕三个响头,我们再谈赔偿的事情!”
张扬眨了眨眼睛:“可您这样想,未必别人都有您的境界!”
丁兆勇颇为无奈的看了张扬一眼,低声道:“他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的小舅子,出了名的无赖。”
梁德光躺在那里,似乎闭着眼睛,可实际上他始终从眼睛缝里往外看着,没想到张扬居然真的敢压他,吓得这厮魂飞魄散,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想逃,可腿软软的没有力气,皮卡车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梁德光面如土色,惨叫道:“妈呀。”
张大官人一边开车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顾佳彤打来了电话。其实是张扬前脚刚走,顾佳彤电话就打到家里,从父亲口中知道张扬去她家的事情。
张扬笑了笑道:“当然是后者。”
警察看到人越围越多,忍不住了:“我说,你们能不能换个地儿谈,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至于吗?”
“低俗!你小心点儿,咱们国家可是有流氓罪的!”
顾允知喝了他敬的这杯酒,而后又道:“我离开之后的平海,矛盾始终存在,又始终没有激化,政坛如同一座不定期爆发的火山,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喷发一次,喷发或小或大,可每次新老交替的时候总会喷发,只有喷发之后,才能再次进入平静。”
张扬挠了挠头,正准备寻找狗的主人,却听到一个人痛苦哀嚎道:“宝贝,宝贝,你死了让爸爸怎么办!”
张扬原本是不打算跟这种惫懒人物一般见识,可这货的嘴巴实在太不干净,不给他点教训他不知马王爷几只眼。
梁德光嗫嚅道:“我……我……我的狗也不能白死了!”
张扬道:“打你是因为你骂我家人,你再敢嘴巴跟我不干不净,我还得打你!”
张大官人笑道:“我可不敢让你跟我姓,狗是你儿子,谁敢收你这样的孩子啊?那不是找骂吗?”
张扬道:“没事儿,我是党员,关键时刻还能抵三年呢!”
那男子抓住张扬的衣领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扬起拳头一拳朝着张扬的脸上砸了过来,口中恶狠狠道:“你他妈赔得起吗?”
张扬听到这话又吃了一惊,我靠,难道我还撞着别人了?他又低下身向车轮下看了看,不对啊,只有一条死狗,没有啥孩子啊!
顾允知微笑道:“江城新机场和南锡深水港两件事能够看出振梁同志的能力,很漂亮,希望他和怀明同志能够早日找到默契,我相信他们的任期内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
顾允知道:“谅你也不敢说别的!”他缓缓落下酒杯道:“我所经历的政治斗争,多数是政见不同,我认为我的思路是对的,在政治上,说教是没用的,唯有用斗争的方法让对方心悦诚服,就算不能让他心悦,也必须让他臣服!”
张扬笑了起来:“正准备往你哪儿去呢?”
王华昭把自己新房的地址说了,是位于东江碧波区的积翠小区。
向来很少开玩笑的王华昭居然道:“包你满意!”
张扬乐道:“我觉着这样有情趣!”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真没空,说了去王华昭那里帮忙,改天吧!”
张扬笑道:“陈绍斌在东江吗。”
丁兆勇道:“没呢,梁成龙不愿意,这官司有日子打了,他现在基本上都扎在南锡,平时很少回来,对了,明天曾书记女儿结婚,他应该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