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8章 婚前紧张症

王华昭把张扬当成朋友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王华昭认为张扬不图他什么,自己的岳父是省纪委书记,可张扬的未来岳父是省长,一点儿也不必他差,更何况人家还有个当副总理的干爹,有了这种想法,王华昭在和张扬的相处之中就坦然了许多,戒心也就少了许多,所以看到张扬过来,他是发自心底的高兴,才会向别人介绍说,张扬是他的好朋友。
张扬笑道:“还是你们考虑的多,如果是我,才不管这么多,我娶媳妇干别人什么事?礼金有多少我收多少,两厢情愿的事儿,别人都行,为什么我们不行。”
张扬笑道:“没换,临时借来用的,我那辆皮卡在做保养。”这厮等秦清放好了东西,一把就将秦清搂了过来,低头重重吻了下去,秦清发出唔!的一声,樱唇已经沦陷,香舌也被这厮贪婪的含在嘴中。
吴明哈哈大笑,跟他过来的几名岚山官员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这厮不过就是一个副处级干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要给吴明当老师,把自己也看得忒大了,于是就有人出来找张扬喝酒,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人家都是从岚山出来的干部,吴明又是岚山市委副书记,岚山政坛的希望之星,现在吴明被张扬奚落,这帮人自然有了表现的机会。
张扬道:“明儿来喝王华昭的喜酒吗?”
奚少文道:“你还没喝呢!”
秦清道:“要去的,曾书记的面子怎么也得给!怎么?你也去?”
王华昭笑道:“我还不至于那么惨,什么心里舒服还要身体舒服,你小子,少说流氓话。”
王华昭道:“吃过了喝两杯嘛,我酒量不行,正愁没办法陪张市长进行呢!”
王华昭道:“喜烟,多少得意思一下,抽两口!”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向王华昭道:“知足吧,咱们平海还不知有多少人羡慕死你了,曾丽萍家世又好,长得又漂亮,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张扬笑道:“对我来说你是女人中的女人!”
吴明这个人能够在这样的年龄登上这样的位置也不是偶然,他做官已经很有了一套,心里把张扬骂了个狗血喷头,脸上却带着温暖的笑意,仿佛见到知己好友一样,主动走了过来:“张扬啊!真是没想到你比我来得还早。”
吴明笑道:“咱们还真是有缘,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在一起喝喜酒了。”他说得不错,上次是秦清的弟弟秦白结婚,这次是王华昭结婚。
张扬笑道:“我还没找酒店呢,好,今晚权当帮你滚床了。”
奚少文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看到张扬也拿起了酒杯,他笑道:“我先干为敬!”奚少文仰起脖子就将那杯白酒一饮而尽,周围人都开始叫好。
秦清俏脸微微有些发红,鼻翼可爱的皱了起来。
张扬看出来了,这厮的确有些酒量,他笑着拍了拍奚少文的肩膀道:“这位老大哥真是海量啊!”
秦清惊喜道:“什么?你在东江?”
王华昭招呼他们坐下,又叫来服务员加菜。
张扬笑道:“瞧你这话说的,谁也不是天生就是当官的料,我反而觉着你比我强多了,你冷静沉稳,又耐得住性子,我性子急,官场中最忌讳的就是我这种。”
“少来!”秦清娇嗔道。
张扬道:“其实敢娶高干闺女的都得要有相当的勇气,我记得古时候的驸马娶公主,就跟请一尊菩萨回家似的,必须小心翼翼的供着,生怕哪点儿做的不好,万一惹老岳父不高兴,大刀不知什么时候就落在自己的头上,到时候不但自己倒霉,搞不好连一家子都连累了。”
秦清道:“我也在东江,在一百购物呢!”
王华昭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邀请张扬和他那两名同事一起去吃饭,可那两名同事都说有事要回家里吃,待会儿在过来帮忙,王华昭苦留之下人家仍然走了,他只能和张扬一起到小区外面的酒店吃饭。
王华昭这边的确显得冷清,张扬有些后悔来太早了,不过他的到来却让王华昭很开心,晚上的时候,王华昭的姐http://m.hetushu.com姐带着小外甥过来,看到王华昭虎头虎脑的小外甥,张扬不由自主想起了他干儿子秦欢,现在秦欢和秦萌萌母子两人应该已经在一起吧,自从秦萌萌前往韩国之后,到现在还没有和他联络过,也许是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一辆汽车从他们的前方经过,秦清慌忙推开张扬,虽然是地下停车场,可她也害怕被别人看到。
王华昭道:“结婚只不过是个形式,只是多了张文书罢了。”
张扬嗯了一声。
张扬这方面的修为不如吴明,让人感觉到这年轻人有些傲慢,面对级别比他高出许多的吴明,连起码的尊敬都没有,不过张扬有不尊敬吴明的理由。人前道貌岸然的吴明究竟是个什么人物,张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你丫现在装得文质彬彬的,背着人跟张立兰勾搭的时候,可是一个十足的下流胚子。张大官人倒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人家风流他倒说不出什么,可是吴明也太下贱了点,勾引有妇之夫,利用张立兰和孔源的关系做动作,这种小人行径又怎能让人看起。想当初他追求秦清不遂,居然派人跟踪秦清,这厮虽然长得也算仪表堂堂,可做事的手段实在太卑劣了一点。想到这里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得意,你他妈不是派人偷拍我和秦清吗?老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你和张立兰的火爆视频全都在我手里,要是这些东西落在孔源手里,不知孔源会作何感想?
张扬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来,微笑道:“有你们岚山的朋友帮忙,今晚应该用不上我了,我去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准时过来!”
张扬忽然想起了秦清,吴明不是说秦清也要过来参加王华昭的婚礼吗?张扬给秦清打了个电话。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我过去常听说婚前紧张症,可是没见过,今天总算见着真的了。”
等到了地方,张扬才明白王华昭为什么要让自己过来,新房里只有三个人在,除了王华昭自己,其他的两个都是他的同事,王华昭平时为人低调,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未来岳父就是省纪委书记曾来州,这也是当初他在丰泽那么久,都没多少人知道他背景的原因。王华昭开门见到张扬来了,乐呵呵把他迎了进去,向那两位同事介绍道:“这就是张扬,我的好朋友。”说这话的时候王华昭的心中颇有些骄傲,说实话,他还真没有什么朋友,这和他不温不火的性格有关,也和他不即不离的处事原则有关,王华昭进入机关之后和过去的同学基本上就断了来往,后来和曾丽萍谈了恋爱,因为岳父是省常委,他越发的小心谨慎,这也导致他的朋友越来越少,同事中有知晓这层关系的,想跟他套近乎的不少,可王华昭的戒心太重,对别人的示好基本无视,最后人家也懒得跟他联络。
张扬笑眯眯望着吴明,麻痹的,这就给我还面来了,行啊,让你狗日的蹦跶,有你哭的时候。
吴明这次前来东江参加王华昭的婚礼,一是为了向曾来州表示谢意,而是为了搞清楚这件事,周武阳什么时候走?任命自己为岚山市委书记的文什么时候才能下达?
张大官人相信才怪,肯定有曾书记的因素在内。
张扬笑道:“吴副书记想参观学习有的是机会,我保证会将机场建设的经验毫无保留的教给你。”
王华昭没说话,虽然张扬说的夸张了一点,不过的确有几分诚惶诚恐的味道。
张扬道:“不一样啊,你娶得是曾书记的女儿,从此你就会蒙上一层光环,仕途之上肯定会顺风顺水。”
王华昭喝了杯酒道:“张扬,我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场婚礼好像跟我没啥关系。”
王华昭道:“可能我真的得了婚前紧张症。”
王华昭还没有来得及劝阻呢,奚少文一把将张扬给抓住了:“你走也得把这杯酒给喝了口。”
王华昭叫了四道菜,开了瓶东江春,这也是他明天的婚宴用酒,给张扬http://m•hetushu•com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小半杯:“张扬,你多喝点,我明天都是事儿,不敢多喝,怕误事!”
奚少文道:“不喝你别端啊!端起来还跟我碰杯,你现在不喝了,消遣我是不是?”
张扬笑眯眯道:“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喝不下去,你非得逼着我喝,究竟是谁不给谁面子?”
张扬道:“应该是真的,要是周书记走了,肯定是常市长接替他的位置吧。”他说这番话是存心刺激吴明来着。
张大官人顿时感觉到体温上升了,这厮想清美人了,不过他得承认,首先想到的是秦副市长诱人的肉体,他低声道:“那啥……我去找你!”
王华昭点了点头:“混体制有混体制的难处,我总得要为岳父那边考虑考虑。”
奚少文拿起酒瓶给张扬面前的玻璃杯倒满,自己也倒了满满一杯,他最擅长的就是喝急酒,要当着吴明的面给张扬一个下马威,这就叫表忠心,关键时刻,咱第一个冲上去为领导排忧解难。奚少文道:“张市长,咱们别这么麻烦了,直接干一大杯,喝酒啊,这样才够劲。”
张扬摇了摇头向吴明笑了笑,离开了饭店。
王华昭笑道:“没啥可忙的,本来依着我的意思旅游结婚最好,可丽萍坚持要搞个结婚仪式,我们商量了一下,一切还是从简,除了一些必请的亲朋好友,其他人都没说。”
王华昭和张扬都向门口望去,没想到发笑的那人竟然是岚山市委副书记吴明,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岚山市的几名干部。吴明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他已经从张立兰那里知道省里已经决定让他接替同武阳担任岚山市委书记一职,不过组织上到现在还没有找他谈话,一天没有正式公布消息,吴明心头的这块石头就不能落地。常颂从东江回去之后,对他的态度也没有任何的改变,还是一如从前,这让吴明感到困惑,按理说,常颂应该知道市委书记已经被自己抢去了,对他应该是苦大仇深才对,可无论在工作上还是平时的相处上,都看不出常颂有任何针对他的地方。
吴明又主动和张扬碰了两杯,他一向都很会做面子功夫,从表面上,绝对看不出他对张扬有所不满。
张扬道:“没事儿等你多久都成。”他向秦清手中的包装袋扫了一眼道:“不是说我来埋单吗?”
岚山农业局副局长奚少文端着酒杯找到了张扬,这厮是岚山体制内出了名的海量,二斤白酒不在话下,他乐呵呵道:“张副市长,闻名已久,咱们还是第一次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喝酒,我敬你一杯。”
张扬笑道:“待会儿穿给我看!”
女人购物是相当消耗时间的事情,张大官人花了十五分钟赶到一百,却花了整整二十分钟等秦清挑选内衣。
张扬道:“没人来也不一定是别人不愿意来,可能有人想来,人家又觉着高攀不上你,所以就不来了。”
张扬一边将车驶出停车场一边问道:“去哪儿吃饭?”
秦清这次来东江之后,让司机回去了,难得享受一下一个人无拘无束的时光,不想司机跟在后面。上了那辆路虎,秦清不由得有些奇怪:“你又换车了?”
吴明和张扬的目光碰撞在一起,虽然两人脸上都带着笑,可目光中却充满了可以看透对方的意味,吴明道:“我听说江城新机场项目搞得不错,上次去江城参加秦白的婚礼有些匆忙,没来及去参观学习。”
王华昭给吴明他们倒满酒,倡议干了一杯。
吴明笑道:“老奚算了,都是自己人,别打酒官司。”
吴明道:“明天秦市长也会过来。”
王华昭也看见了,张扬和吴明这帮人不对路,如果他留下还不知今晚要闹出什么乱子,他只能抱歉的笑了笑,看着张扬走远。
秦清小声骂道:“流氓!”
张扬主动拎过秦清的购物袋,秦清今儿购物成果颇丰,衣服鞋子买了不少,他问道:“还逛吗?”
王华昭苦笑道:“我看得很清楚,多数人参加我的婚礼m.hetushu.com都是冲着我岳父的面子,我算计么,岚山的一个处级干部,放在平海根本连一朵浪花都算不上,谁会主动跟我拉关系。”
张扬的脾气王华昭是知道的,可奚少文不知道,王华昭慌忙跑过去想要分开他们。不过张扬还是保持着相当的克制,微笑道:“喝酒哪有这么勉强的,喝多伤身,奚局放手吧!”这话说完,一股内劲沿着他的手臂送了出去,奚少文只觉着胸口如同被大锤撞了一下,手足顿时失去了力量,张扬轻轻挣脱开来。
吴明从窗口冷冷看着张扬的背影,他从心底对张扬产生一种仇恨,这仇恨由来已久,自从他听说秦清和张扬之间的暧昧关系,他就对张扬抱有仇恨,这仇恨并没有随着时间淡去,而是越积越深。
秦清选完了,自己付了款,微笑走向张扬:“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王华昭追了出去:“张扬!”
王华昭笑着端起酒杯,他把这杯酒喝了,还没来得及说话,曾丽萍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从电话中可以听出曾丽萍家热闹得很,曾丽萍专门叮嘱王华昭不要多喝酒,明天有太多事情要做,王华昭连连答应。
张大官人道:“我酒量不行,喝不下啊!”
秦清撅起樱唇道:“我又不是没工资!”
吴明显然不想在这件事上继续讨论下去,他笑着转向王华昭,端起酒杯道:“华昭啊,借着你的酒先恭喜你了,祝你和小曾白头俏老百年好合!”
张扬故意道:“对了,听说周书记要来省里当副省长了,这消息靠不靠谱。”
吴明没想到他突然把话题扯到这上面来,微微愣了一下,而后笑道:“我也听说了,不过省里还没正式下文,消息还没有证实。”
王华昭带着张扬参观了一下他的新房,张扬嘴上说着不错,心底却给出了一个评价,简朴,简朴的甚至有些寒酸。他稍一琢磨就明白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原因,曾来州是省纪委书记,他显然不想婚事搞得太铺张,曾来州也没多久可干了,眼看就要到点,干纪委工作这么多年当然懂得怎样处理这些事,总体原则就是低调,让别人的闲话越少越好。
吴明主动过来打招呼,张扬再坐在那里不动就说不过去了,他笑着站起身:“吴副书记,怎么你也来了!”
张扬暗骂这厮口是心非,如果常颂当了市委书记,这吴明怕不是要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王华昭笑道:“滚床可不能找你这样的,待会儿我姐带我外甥过来。”
张扬开着那辆余川临时给他使用的路虎来到积翠小区,王华昭的新房并不大,12号楼2单元主301,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也有五年的历史了,王华昭结婚前新近才装修。
可没想到张扬道:“我今儿不舒服,这酒我一滴都不想喝,脸啊都是自己给自己的,我给不了,也不想给!”
王华昭起身相迎,张扬却仍然坐在那里,他对吴明没有任何的好感,压根也没把吴明放在眼里,现在他已经掌握了吴明和张立兰的证据,只要一根小手指就能把吴明打入深渊。
秦清在他的肩头轻捶了一下,随即勾住了他的脖子,配合着他的热吻,张大官人的手也没闲着,探入秦副市长的上衣内,去抚摸她的双丘,秦清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吴明却不知道这件事,看到张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心中有些不爽,心说你不就是有点背景靠山吗?过去我敬你因为你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现在人家把你给蹬了,你还有什么依仗?有个副总理干爹不假,可人家文副总理日理万机,顾得上你这个副处级干部的干儿子?想到张扬的级别,吴明打心底生出一种蔑视,一个副处级干部,给老子提鞋我都嫌你手粗!你他妈得瑟什么?
言者无意听者有意,张大官人心说我到现在还只不过是个副处,在平海岂不是更没有我的位置。
王华昭道:“我爸妈就住在后面那栋楼,晚上你别走了,就在这儿睡,反正没别人,大床上,沙发上,足够你们几个住的了,我晚上回父母和-图-书那边住。”
吴明道:“华昭啊,不用麻烦,我们都吃过了。”
张大官人道:“挑件性感点的,我埋单!”
张扬又道:“我能体会你的难处,不但要让姓子心里舒服还得让她身体舒服,哪一点要是做不好,嫂子回家一说,曾书记肯定会雷霆震怒。”
秦清白了他一眼,当然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轻声道:“先吃饭再说!”
王华昭的两名同事也笑了笑,他们心底却是不信,和王华昭认识的,谁相信他能有朋友?
这声副书记喊得吴明很是不爽,可转念一想,周武阳一天没走自己还是副书记,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人家喊他副书记也没错,不过他能够察觉到张扬是故意的,吴明仍然笑容满面。
秦清点了点头道:“听你的!”
张扬摆了摆手道:“真不抽,回头我多喝点就是!”他向客厅张望了一眼道:“怎么?就来这么点人,明天就要结婚了,要忙的事情肯定很多!”
秦清道:“随便吃点呗!”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贴喜字的事儿交给我吧。”
吴明不禁皱了皱眉头。
秦清嗯了一声,小声道:“到一百门口给我打电话。”
张扬道:“害怕铺张大了影响不好吧。”
吴明笑道:“张副市长的酒量我是知道的,海量啊!”六月的债还得快,别看现在是十月,还债方面也不含糊。
秦清摇了摇头道:“不逛了,我下午就过来了,从三点钟一直逛到现在,脚都累麻了,晚饭都没吃!”
王华昭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舒坦多了,我和丽萍结婚可真没看中她的家世,我主要是喜欢她这个人。”
奚少文瞪圆了眼睛:“张副市长,你看不起人,存心消遣我!端起的酒杯怎么能落下呢?”
王华昭笑得尴尬,两边人闹不快,最难办的是他这个主人,王华昭笑道:“老奚,谁能喝过你啊,你一上来就拿这么大一玻璃杯,把张市长吓着了,要不这样,张市长喝两小杯吧。”王华昭是想搭个台阶给张扬下,不希望双方继续僵持下去。
张扬看出王华昭的情绪并不高涨,微笑道:“怎么?明儿就要结婚了,我看你好像并不是太高兴啊!”
从电话中可以听到秦清那边有些嘈杂,张扬有些诧异道:“干什么呢?这么晚了还在逛街?”
张扬笑道:“我没不给王局面子,我是不给你面子,奚局是吧?咱俩没那种交情,我不用给你面子,算了,我也不想留下来影响你们的心情,华昭,我出去溜达溜达,你们继续。”
吴明焉能听不出张扬这番话中充满了打击自己的意味,他笑了笑道:“我看也是,常市长是我们的老领导,为岚山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干部群众中的口碑也很好,如果他担任市委书记,也是众望所归的事情。”
此时从饭店门外走进来几个人,为首一人大笑道:“华昭啊华昭,你喝酒也不叫上我!”
张大官人当然清楚这帮家伙的目的,都存着教训自己的心思,都存着给吴明出气的心思,既然你们都想借着这个机会巴结吴明,我就给你们这个机会。
张扬笑道:“好啊,好啊!”心说狗日的,谁家腰带没勒紧把你给露出来了,想在领导面前表现是不?今儿我给你一个露脸的机会。
张扬回到自己的车内,打开天窗,缓缓驶出了小区,其实以他的脾气,刚才差一点就抽奚少文两个嘴巴子,可后来想想自己走过来参加王华昭婚礼的,怎么都要给主人一点面子,奚少文这种人只不过是小角色,和他一般计较反而把自己给降格了,不过张扬也没饶他,用内力震得他当众出丑。
对张扬而言,王华昭这个人有些无趣,他之所以前来参加王华昭的婚礼,一是冲在他岳父是曾来州,二是因为王华昭在丰泽的时候曾经帮他背过黑锅,张扬对王华昭还是很感激的。
王华昭这边的冷清是张扬前来之前没有想到的,可以想象,现在曾丽萍家里一定热闹非凡,有些时候,娶了高干的女儿未尝是什么好事,对方光环太盛,更映衬的自http://www.hetushu.com己黯淡无光,不过王华昭还算有些本事,至少能在床上把曾丽萍伺候的呼天抢地,张大官人发现自己已经落下了毛病,一想到王华昭和曾丽萍,就想起那天晚上他们两人的激情大战,张扬意识到自己最近阳气太盛,是时候该败败火了。
张扬道:“当然了,我现在就已经到东江了。”
吴明笑道:“华昭结婚可是我们岚山干部系统的大喜事。”
奚少文喝了点酒,胆子也壮了不少:“我还就真闹不明白了,不就是一县处级干部吗?还是一副职,眼眶子这么高啊?鼻孔都朝天了,得瑟什么?”
奚少文满脸通红,气得一拍桌子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什么意思?我找你喝杯酒,我是敬你,我没任何恶意,而且我先干为敬了,大家都是冲着王局的喜事过来的,你这么做不但是不给我面子,你也是不给王局面子,不给我们吴书记面子。”
奚少文被张扬内力悄悄震了一下,震得他胸腹间翻江倒海般难过,一时间再也控制不住,张开嘴巴,哇!地一声将刚刚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秦清从手包中拿出梳子,梳理了被他弄乱的头发。
张扬道:“除了我这个伴郎,其他还得有人帮忙啊!”他感觉王华昭这边帮忙的人实在太少了。
十五分钟后,张扬已经赶到了东江一百,找到秦清的时候她正在挑选内衣呢,张大官人站在外面,远远望着秦清,他没好意思走过去,而是先拨打了秦清的电话。秦清回身找到张扬的位置,朝他嫣然一笑,冲着电话小声道:“你等我啊,马上就好!”
王华昭慌忙打圆场道:“随意喝,随意喝!”他知道张扬的酒量,也看出来了,张扬不是喝不下,他压根就不想喝,说穿了张扬没把奚少文放在眼里。
张扬听说秦清也要来,心中不由得一喜,可当着吴明的面自然不能表现出任何的信息,嗯了一声道:“华昭是你们岚山的干部,你们那边肯定要有不少人过来。”
王华昭笑道:“你别怂恿我,真到你结婚的时候,还不知会怎么做呢?”他回去给张扬拿了瓶矿泉水出来,又道:“今晚这边没多少事,就是晚上把喜字给贴了,明天一早从这儿走。”
张扬道:“福临鱼馆,听说那儿的泥鳅烧得不错。”
王华昭和张扬来到阳台,他掏出一盒烟给张扬抽,张扬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抽烟的。”
张扬笑道:“这个月好日子多,结婚的多。”
张扬笑了笑。
吴明笑道:“喝酒嘛,随意,老奚这个人就是认真,张副市长,你就喝一杯吧。”
张扬叹了口气道:“都劝你别喝这么多了,丢人了吧!”奚少文指着他想要说什么,可话没说出来,又躬下身吐了起来。
王华昭道:“我还有些自知之明,官场上我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为,我和你不一样。”
王华昭道:“明天一早还会过来几名同事,汽车八点钟准时到!”有一点他并没有说,其实一切都是岳父大人安排好了,他用不着操心,明天只要坐上汽车,准时去迎接曾丽萍就行,不知为何,王华昭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太多对婚礼的期待和喜悦。
秦清笑道:“你怎么知道的,是在逛街啊,难得抽出时间,自从当了副市长,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逛街购物的生活了,感觉自己已经越来越不像一个女人。”
张扬笑了笑,启动了吉普车。
奚少文道:“那也得把这杯酒喝了吧,我都干了!张副市长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吧。”
张扬仍然满脸的笑:“我是真喝不下,这么大一玻璃杯白酒,得三两多,一口闷下去,我准保得醉,喝酒随意,喝这么多干什么?伤身体还不说,搞不好还得伤感情。”
王华昭道:“混体制的首先要学会处理关系,我在人际关系方面不行,没多少朋友……”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这边都没什么人来。”王华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失落的。
张扬体贴的说道:“咱们找地儿去吃饭,然后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