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3章 午餐

梁孜向张扬点了点头:“希望你们能够不打不成交!”说完她就取了那辆奶油色的甲壳虫走了。
梁成龙从张扬话里听出他对梁孜的不满,慌忙道:“女人嘛都是那个样子,你别跟她一般计较,这件事我来处理。”
张扬道:“乔书记说得很对,城市也是这样,别的城市这样搞取得了成功,如果复制别人的模式未必能够取得同样的成功,远的不说就说岚山吧,岚山的发展就有其独特的一面。对了,乔书记,我听说岚山市委周书记要当副省长了,不知这消息是否属实?”这厮一步步将话题引向岚山,想趁机从乔振梁的口中探听一些情况。
张扬趁机道:“所以我们这些年轻干部还需要老领导们多多提携,多多指正。”
乔振梁摇了摇头道:“事情都过去了,好在梦媛有惊无险,要是她真有了什么差池,我十有八九会公报私仇。”
吴明向她笑了笑,笑容很生硬:“刘书记,这么巧!”
孔源平静的看着吴明,虽然吴明很值得同情,可孔源却兴不起半点的同情之心,官场之上没有人会同情弱者,孔源不由得想起和常颂谈话时的情景,对比现在的吴明,常颂的确比吴明更有胆色。
刘艳红并没有想到吴明会真的等她,当她忙完一天的工作,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来到停车场取车的时候,发现一个身影坐在一旁的花坛上,仔细一看,那人正是吴明。
张扬怎么听怎么觉着乔振梁还有话没说完,其实人家都说明白了,要是女儿出了什么差池,人家会公报私仇,老乔啊老乔,果然够狠!
张扬笑道:“我要是真跟她一般计较就不找你了。”
余川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随身带来了金针,让柳玉莹来到客厅做好了,帮助她扎针安神。
乔振梁呵呵笑了一声,他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时间。
吴明离开省委组织部,并没有上车,独自一个人走出了省委省政府大院,走向人群熙来攘往的大街,前所未有的孤独感笼罩了他的内心,此刻他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孤立无援,之前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到最后仍然功亏一篑,并不是他不想去做乔振梁的工作,而是他够不上这层关系,可事实证明,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不是组织部,不是任何一位常委,而是省委书记乔振梁,吴明每一座菩萨都敬过了,唯独没有敬拜如来佛祖,迎着夕阳在走,阳光很好,橘色的阳光笼罩在吴明的身上,可是他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温暖,他冷,从头冷到脚,透心凉的感党。
吴明拿着电话听着嘟嘟嘟的忙音,他忽然有种想要怒吼的感觉,可他不能,他感觉自己被一层无形的壳给包裹住了,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
柳玉莹道:“我请了病假,已经歇了一个星期了。”
乔振梁这才明白过来,这小子是拐着弯的说吴明的坏话,乔振梁道:“你也能和领导打成一片。”
张扬故作惊诧道:“那谁接替他的位置啊?”
张扬端着碗望着乔书记,不知他这句谢谢中究竟包含怎样的意思。
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张大官人噎着了,真噎着了,乔书记的话把他噎着了,棒子面窝头也把他噎着了,他端起鸡蛋汤喝了一口,烫!烫得张大官人差点没吐出来,可他不敢,当着乔书记的面有些风度是必须的。
张扬来到宋怀明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柳玉莹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看到张扬她笑了笑,不过仍然能够看出她笑容下的忧郁。
柳玉莹点了点头道:“总是失眠,医生说是正常反应,做hetushu.com过超声波,胎儿一切都很正常,可我仍然惶惶不安。”
吴明道:“无论你怎么想,你能陪我吃顿饭,能陪我说两句话,我已经很感动,我把你当成朋友。”
张扬能够看出柳玉莹对这个孩子极为看重,她和宋怀明结婚十多年总算有了这个孩子,内心的激动和压力都可想而知。
乔振梁道:“没办法,糖尿病,医生说吃一碗大米饭就等于吃了一碗白糖,我还得留着身体继续革命呢,还是多啃点棒子面窝头好。”
他猜得没错,电话果然是柳玉莹打来的,却是柳玉莹怀孕之后感觉身体情况很差,最近脾气变得急躁不安,去医院检查也没有查出什么原因,于是想起了张扬。
柳玉莹笑了笑:“跟你说会儿话,我心里舒服多了。”
张扬老老实实回答道:“少了,开始的时候我打电话过去她还陪我说两句,后来再打,她就是一两个字,现在再打几乎就不接了,我也不想打扰她,多给她点空间。”
张扬道:“我能力上是够了可是资历不够,现在不是在提倡干部队伍年轻化吗?吴明也不错。”
刘艳红笑道:“这是在省委大门口,很容易遇到啊?”
张扬笑道:“多谢乔书记记挂我,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乔振梁道:“那就行了,我也没指望长命百岁,只要健健康康的把党交给我的工作做完,再看着我儿孙满堂就行了。”
明道:“组织部孔部长今天找我谈话了。”
刘艳红端起了茶杯:“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乔振梁淡然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幸好你救了梦媛。”
吴明端起酒杯道:“来,干杯!”
张扬抿了抿嘴唇,低声道:“他认为我和梦媛之间有感情,认为梦媛背叛了他,所以他想报复我们。”
刘艳红笑道:“算了,改天吧!”说完她就开着车走了。
乔振梁道:“我就是看不得女儿受委屈,许嘉勇我过去没喜欢过他,现在他死了,也是死有余辜,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乔振梁道:“我不喜欢静,一个人吃饭太无趣,还好遇到你了。”
张扬道:“除不了根,不过调理适当不会影响到您的正常工作生活。”
乔振梁笑道:“你只管说,我不往心里去。”
孔源道:“小吴啊,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大把的机会,好好干,积极提升自己,我还是很看好你的。”
张扬紧随其后来到乔家,等到了地方才知道,乔梦媛和她母亲孟传美都不在。
张扬笑道:“省长大人老来得子,人家肯定是羡慕啊!估计这位小弟弟出生的时候,前来恭喜的人都要把你们家的门槛踏平了!”
吴明是从孔源那里得知省里最终决定的,常颂接任岚山市委书记,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常凌空调任岚山市市长,而吴明在忙活了一通之后,一无所得,正可谓竹篮打水一场空,吴明傻眼了,他本以为自己出任岚山市委书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曾想到最后一刻,一切突然就改变了,他的脸色变了,素来镇定的吴明这会儿也失去了镇定,端着茶杯的手也有些微微的抖动。
乔振梁道:“她们去济慈庵念佛去了!”
一辆黑色公爵王在他身边停下,纪委副书记刘艳红落下车窗,有些好奇的看着吴明:“吴明,干什么呢?”
余川听出两人之间有些不对头,可他也不方便插话,余川不喝酒的时候,头脑清醒得很,早早躲到旁边去了。
柳玉莹带着惋惜道:“真搞不懂你们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多好的一对儿。”
张扬对乔振梁是越来越和*图*书佩服了,老乔表面上一团和气,可头脑之清晰,遇事之果断丝毫不逊色于顾允知,只不过他的方法不同,和顾允知相比似乎乔振梁缺少棱角和霸气,可乔振梁此人外圆内方,他处理问题其实比起顾允知更加雷厉风行。
柳玉莹点了点头也没有留他。
乔振梁道:“什么话,你救了梦媛,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
乔振梁哈哈大笑,指了指自己家的方向:“来我家吃饭,已经准备好了!顺便帮我写一幅字!”不等张扬拒绝,他已经把车窗升了上去,让司机开车先走了。
乔振梁呵呵笑道:“说起来倒是我跟不上时代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头脑是够灵活!可原则性都差了一些。”
吴明道:“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张扬开始后悔跟着乔书记一起过来了,老乔压根不是想请自己吃饭,也不是想让他写字,人家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他和乔梦媛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一谈到自己的感情问题,张大官人马上就打起了退堂鼓,他收好金针向柳玉莹告辞。
“我知道!”乔振梁满怀深意的看了张扬一眼道:“你可着劲的夸梦媛,该不是有什么目的吧?你想追我女儿?”
乔振梁微笑道:“姜是老的辣,常颂这么多年的领导经验不是吴明可以比上的,你们这些年轻人都一样,需要好好磨练一番。”
“我在开会!”张立兰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大官人忍不住骂道:“还他妈是哥们呢,哥们需要你们的时候一个闪得比一个快。”
乔振梁道:“路是靠自己走出来的,别人帮不了你们,同样的做事方法,一个人做很有效,换成另外一个人未必行得通。”
梁成龙道:“现在哥几个全都在南国山庄躺着呢,你小子是罪魁祸首,我们加起来也喝不过你一个。”
张扬知道人家这是要送客了,慌忙识趣的站起身来,陪领导聊天并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张大官人打心底觉得别扭。
张扬开着皮卡准备离去的时候,看到乔振梁的汽车迎面驶了过来,他慌忙把车停了,倒不是张扬想给省委书记打招呼,而是他表达起码的尊敬,依他所想,乔振梁十有八九会扬长而去,不会留意到他的存在。可没想到乔振梁的车在经过皮卡车时停下了,后座的车窗缓缓落下,乔振梁笑眯眯的面孔从里面露了出来他笑道:“张扬啊!”
张大官人愕然停住脚步,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乔振梁竟然支持常颂,能得到省委书记支持就意味着这件事已经最终定案,常颂出任岚山市市委书记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乔书记的话让张扬目瞪口呆。
张大官人望着远去的甲壳虫,一脸的笑意,心中却充满了不屑,梁孜,不过是个电力局长的小姨子,得瑟什么?
张大官人听明白了,人家是相信自己的女儿,没说相信他。张扬道:“乔书记,您觉着我有必要用自己的党性原则保证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我看到她情绪低落,担心她出事,所以把她连夜送回来了。”
张扬禁不住大笑起来。
张扬咳嗽了一声道:“其实这件事我挺抱歉的,要不是我,许嘉勇也不会产生这么大的误会,也不会对梦媛下手。”
柳玉莹道:“感情如果长期不去料理,最终也会荒芜的。”
“不会啊!我相信自己的女儿。”
张扬道:“他认为是我害死了他的父亲,他恨我,所以……”
张扬笑道:“柳阿姨,怎么了?”
张扬道:“放宽心胸,天塌下来还有宋省长顶着呢!”
和图书振梁哈哈大笑,也只有张扬这么厚的脸皮,不过他也知道张扬是故意逗他笑罢了。
张大官人躺在床上想阴招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号码,电话是宋怀明家的座机,张扬微微一怔,宋怀明主动给他打电话,不可能啊?转念一想,这个电话十有八九是柳玉莹打来的,张扬接通电话。
在乔振梁面前,张扬并不敢做过多的隐瞒,就算自己不说,别人也肯定会将当时的具体情况告诉乔振梁,张扬道:“许嘉勇雇佣郑寿国绑架了我和乔小姐,他想杀死我们。”
乔振梁道:“是不是嫌我家里的菜太简单了,大鱼大肉吃多了没好处。”
张扬把梁孜的事情说了,梁成龙听完,就笑了起来:“没事儿,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梁德光只是一废物点心,无赖一个,平时他们一家人都不待见他。”
乔振梁本以为张扬会提出常颂,甚至会说出秦清的名字,可他偏偏说的是吴明,乔振梁终于还是被这小子激起了一些好奇心,笑眯眯道:“为什么推荐他?”
张扬道:“梁孜这女人挺嚣张啊!”
刘艳红听说过近期岚山领导班子面临调整,不过她对这些事的兴趣并不大,纪委工作一摊事儿都忙不过来,听吴明提起,她轻声道:“说什么?”
张扬道:“吴明年轻啊,而且会处关系,咱们省委常委基本上都和他关系不错,能和领导打成一片才能当领导啊!”
孔源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回答道:“全体省常委讨论,乔书记最终拍板定案。”他把自己的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顺便提醒吴明,你死心吧,乔书记定下来的事情不可能再有回转的余地。
乔振梁知道张扬的医术神奇,他微笑道:“好啊,我一直都想让你帮我调理调理呢。
张扬道:“柳阿姨,其实你不用背负太大的压力,你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不要时刻想着自己是省长夫人。”
张扬道:“乔书记难道不相信男女之间有友情存在吗?”
乔振梁道:“你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
张扬道:“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最好,不要考虑别人怎么看怎么想。”
张扬道:“我也不喜欢静,可是我宁愿静都不愿跟领导一起吃饭!”他说的是真话,跟领导在一起吃饭太别扭,什么都得注意到,根本放不开。
乔振梁说完这挡子事儿,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脸上又堆起了笑容,他关切道:“吃菜,在我这里跟自己家一样,别放不开。”
吴明低声道:“孔部长……这……是组织上的决定?”
张扬虽然早就料到他会问关于乔梦媛的问题,却没有想到乔振梁问得这么直接。
张扬有些受宠若惊,赶紧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乔书记!我还以为您认不出我来呢?”
张扬道:“时代不一样了,现在异性之间也可能有友情了,同性之间也会有爱情了!”
乔振梁打断了张扬的话:“我是问他为什么要对付梦媛?”
张扬倒是想放开,可在省委书记面前真的没办法放开。
乔振梁哈哈大笑:“我也不喜欢跟领导一起吃饭!”
张扬道:“其实你真的没必要太在意别人的想法,你和宋省长是合法夫妻,结婚生孩子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会无聊到拿这种事做文章?谁只要敢,我第一个跳出去抽他!”
张扬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摇了摇头道:“乔书记,您千万别多想,我跟乔小姐之间就是普通朋友,纯洁的革命友谊,我这么说您会不会觉着我此地无银三百两?”
张扬装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过www•hetushu•com了一会儿方才道:“反正我说了不算,我就随口说说。”
柳玉莹示意他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轻声道:“最近不知怎么了,总是心烦意乱的,肚子也常常疼痛,我很担心,是不是这孩子要……”
刘艳红看到他的样子,本想拒绝的话终于还是没说出口,她笑了笑道:“那好吧,我请你,御王府!”
张扬犯不上跟梁孜一般计较,好男不跟女斗嘛!他取了自己的皮卡车,离开万里汽修厂,马上就给梁成龙打了个电话,这会儿梁成龙刚醒,正趴在马桶前干呕呢。
张扬笑道:“乔书记一个人在家啊!”
张扬道:“乔书记吃得这么简朴?”
乔振梁摆了摆手道:“去吧,对了,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认为常颂比吴明更适合担任岚山市委书记。”
张扬笑道:“不用了,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喝酒。”
张扬笑道:“糖尿病主要还是调理为主,饮食上注意是应该的,回头我帮乔书记开张方子。”
张扬笑道:“所以我说,我比他更合适,放眼平海省内,有机会跟乔书记一起吃中午饭的副处级干部可能就我一个。”
柳玉莹道:“整天吃吃喝喝的对身体没什么好处。”
张扬道:“乔书记,您没怪我吧?”
张扬道:“都是兄弟城市,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刘艳红微笑道:“普通朋友,咱们认识的时间不久,彼此了解也不多。”
吴明把那杯酒喝完才道:“刘书记,你把我当成朋友吗?”
张扬道:“梦媛是个好女孩,心地善良,我当她是好朋友。”
乔振梁笑着点了点头:“所以你要知足!”
吴明正抽着烟,看到刘艳红过来慌忙把烟掐灭了,站起身来,笑得依然生硬:“刘书记,下班了!”
张扬道:“没办法,好不容易来东江一次,一帮哥们都排队等着给我接风洗尘呢?”这句话充满了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他那帮哥们都被他给喝跑了。
吴明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省里决定由常市长接任市委书记,南锡常务副市长常凌空同志调任岚山市市长,明天吧……明天这件事就会下文了。”
乔振梁从张扬的话音中已经听出了他的目的,不觉笑了起来:“江城还不够你操心的?居然还有精力关心岚山的事情。”
张扬道:“我也喝多了,不过胜在身体比你们好一些,恢复得快。你们等着我啊,马上我就回去,陪你们再喝一场,这叫回魂酒。”
柳玉莹不禁笑了起来:“别笑我,真的,我这么大年龄做母亲,心中还是相当的忐忑,不知该怎样做!”
张扬道:“其实我最合适!”
乔振梁话锋陡然一转:“这次是你送梦媛回东江来的?”
吴明早就知道政治斗争的冷血和无情可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实在想不通,自己究竟哪一点没做好?
乔振梁笑道:“整个平海,这样的皮卡车恐怕只有一辆吧,我想认不出你都难!”
等张扬回到南国山庄果然发现所有人都走了,这哥几个都被他给喝怕了,听说张扬中午还要喝,一个个拔腿就跑,谁也禁不起这份折腾。
柳玉莹听他这样说也没有勉强,闭着眼睛,按照张扬的吩咐平缓的呼吸着,过了一会儿感觉到金针刺入的地方有些酸胀,又有些发热。
张扬示意她将手给自己,为她诊了诊脉,发觉柳玉莹脉象的确有些紊乱,低声道:“柳阿姨,你最近休息不好吧?”
梁成龙讨饶道:“让我死吧,我喝不过你,我躲得起!”
柳玉莹真正担心的并不是别人怎样说,她是害怕这件http://www.hetushu.com事会带给宋怀明的仕途一些影响,在张扬面前,她并不适合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
吴明点了点头道:“一起吃饭吧!”
张扬虽然和楚嫣然分手了,可省长夫人那边还是不敢怠慢,他马上表示这就登门去帮她看看。
张扬道:“党教育我们要不断进取,永远不能自我满足,自我满足就会没有前进的动力,没有前进的动力又怎么能够取得进步?”
柳玉莹被他引得不禁笑了起来,啐道:“胡说八道!”
吴明点了点头,内心重的像铅,沉甸甸的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感觉自己无法继续呆下去,低声道:“孔部长,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辜负组织的期望,领导的期望。”说完这句话,他匆匆告辞离去,有些话是必须得说的,不能让别人觉着他输不起。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不错,组织上已经定下来了,周武阳很快就会来省里当副省长。”
吴明摸出了他的手机,按了好一会儿方才正确的拨出张立兰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他第一句话就是:“兰姐,我心里很乱,我……我想……”
乔振梁笑道:“信?信才怪!”
张扬笑道:“料理的太勤也不行。”
张扬的这番话说中了柳玉莹的心事,虽然丈夫的态度终于软化,同意她生下这个孩子,可是柳玉莹却意识到他最近并不开心,柳玉莹虽然猜到这件事和近期宋怀明在任途上的不得志有些关系,可她仍然忍不住要多想。
乔振梁道:“许嘉勇死的时候你在场?”
刘艳红道:“我还要回去汇报工作。”
张扬笑道:“地头蛇?她再牛逼也只是一条母蛇!”
张扬是个闲不住的人,昨天的那点儿思想波动说过去就过去,他开始盘算吴明的事情,怎么也不能让这孙子遂了心愿,想当岚山市委书记,总得先问过老子再说!
刘艳红笑道:“现在你可以说说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了。”
乔振梁道:“谢谢!”
柳玉莹知道他是开玩笑,可还是笑了起来,她从张扬说话中已经听出了某种不同,过去张扬总是亲切的称呼宋怀明为宋叔叔,现在规规矩矩的改成了宋省长。想起张扬和楚嫣然之间的事情,柳玉莹不由得又叹了口气,轻声问道:“最近和嫣然还有联络吗?”
张扬微笑道:“这样吧,我帮你扎几针,帮助你安定精神,你放心,你没什么病,可能是心理上的负担过重了。”
柳玉莹闭着眼睛,轻声道:“中午别走了,我让李姐准备了饭菜。”
吴明道:“我等你!”
刘艳红并不知道吴明的情绪因何低落,不过就算是普通朋友,在这种时候,陪人家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张扬道:“您要是让宋省长给我提个厅级,我每天都过来陪您说话儿。”
乔振梁虽然早就听荣鹏飞说过这件事,此时听到,内心也不禁捏着一把冷汗:“为什么?”
张扬笑道:“四世同堂都没问题!”
乔振梁笑眯眯道:“你觉着谁合适呢?”
柳玉莹叹了口气道:“张扬,我生下这个孩子外人会怎么想?”
余川这时候走了过来,低声道:“你别小看这个女人,她方方面面的关系很广。”
刘艳红有些诧异的点了点头:“你……一直都在这里?”
乔振梁望着张扬的狼狈模样居然又笑了起来。
吴明指了指刘艳红的黑色公爵:“搭你的车去!”
两人来到餐厅,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乔振梁因为糖尿病的缘故,饭菜都很清淡,张扬盛了碗米饭,看到乔振梁拿着一个棒子面窝头啃了起来。
张扬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省委书记发话了,他敢不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