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5章 斩马谡

张扬道:“凌峰,我想问你一句话,你来这里是不是只为了帮我?”
李长宇道:“我本以为你会很生气!”
杜天野道:“他解决不了这件事,如果他继续呆在这个位置上,恐怕下次检查,新机场项目就不是十二项违规!”他的这句话充满了暗示的成分在内。
“你自己没毛病,别人会挑出来吗?”
肖鸣最近一直都很低调,几次被杜天野当众打脸,肖鸣已经生出被人抛弃的感觉,幸好市长左援朝一直对他不错,专门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内。在肖鸣看来,左援朝、袁成锡、马益民是一伙,杜天野、徐彪、荣鹏飞又是另外一伙,赵洋林是一只老狐狸,他游走在两派边缘,哪边势头不错,哪边可以获得的利益更大他就靠向哪边。现在更是干脆,倒向了杜天野的阵营,一个即将离休的人,积极为他的女婿孙东强捞取足够的政治资本。而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和两边都是不即不离,这个人自从和左援朝竞争市长落败,整个人似乎丧失了锐气,政治高手和武林高手有一个共同点,失去了信心,功力就会大打折扣,连肖鸣都认为现在的李长宇就是蒙混度日。
肖鸣竖起了耳朵,他适时插口道:“我听说张扬前些日子去京城闹得很凶,听说他大闹军区大院,还砸了秦鸿江司令员家的大门。”
杜天野怒道:“我会冤枉你吗?”杜天野军界的背景很深,当初江城新机场项目报批,正是因为他这方面的关系方才大大缩短了审批流程,如今军界突然在新机场项目上做文章,查出背后的原因很容易。
张扬笑道:“什么怎么办?先凉拌呗!”
张扬原本想在东江多呆两天,可杜天野一个电话把他紧急召了回去。
李长宇点了点头,跟着杜天野来到他的办公室,杜天野道:“喝龙井还是铁观音?”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所以我想请你做做他的思想工作,这件事的确是无奈之举。”
杜天野又补充道:“从今天起你不再担任一切行政职务,自己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你做错了什么!”
乔振梁骂了一通之后,心里舒服了许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再骂杜天野也于事无补,他低声道:“你自己捅得漏子你自己解决,我给你十天,十天内如果不能解决这件事,就是你这个市委书记不称职!”
常凌空笑道:“胡说什么,我们在谈工作,谈你离职的事情。”
章睿融道:“要承担也应该是总指挥杜天野啊,要不就是副总指挥赵洋林张扬只是三号人物,凭什么要让他出来挡灾啊?”
周武阳不禁开起了玩笑:“你们这时候鼓掌究竟是舍不得我走呢还是巴不得我走?”
张扬走向李长宇身后的落地窗,从窗口眺望着江城的景色,他的目光变得深远:“我在春阳的时候你给了我很多帮助,后来是秦书记,我在政治上一直都走得顺风顺水,来到江城之后,你依然给了我不少的照顾,后来杜天野来到这里担任市委书记,很多时候我做事肆无忌惮,根本的原因还是考虑到我有这么多的关系,就算出了什么事情,应该可以轻易摆平。”
张扬道:“我一直都明白,只是不想说破罢了。”
左援朝心中暗笑,袁成锡这个人的确不堪大用,水平不怎么样,落井下石的劲头倒是挺足。左援朝道:“新机场是我们省重点建设工程,省里对我们寄予厚望,给了这么大的支持,现在闹成了这样的局面,真不知向乔书记怎样交代。”
杜天野道:“你添的麻烦还少?我这么重视你,把新机场的工作交给你,可你看看现在都搞成了什么?新机场工程被勒令停工整顿,这责任谁来负?”
张扬道:“杜书记,在新机场建设上我没有任何的错误,你今天对我的批评,我一概不能接受!”
张扬笑道:“我党内没有职务,什么职务都没有!”
张扬已经不止一次当面顶撞这位市委书记了,他毫不畏惧道:“我就这态度,我就是这种人,喜欢惹麻烦,一天不惹麻烦我心里难受。”
常凌峰道:“不过睿融有句话没说错,我们来这里可都是冲着你的面子。”
杜天野愤然敲着桌面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低调做人,你倒好,走到哪里把麻烦惹到哪里!”
张扬道:“别夸我,我这人容易骄傲!”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整改的十二条中龟田的事情也被提了出来,说他在日本曾经有过服役史,说什么机场核心工程不宜让外国人介入,恐怕这次他也要跟我一起走了。”
李长宇摇了摇头,心中却有些感动,张扬是个胸怀坦荡的人,他嘴上说生杜天野的气,可实际上他早已理解杜天野的做法。李长宇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看这次的事情对你也许是一个转机,我对你有信心,相信你不会就此消沉下去。”
杜天野气得当面拍起子桌子:“信不信我撤了你!”
张扬道:“我就这种人,改不了了,我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不会给领导添麻烦。”
李长宇道:“张扬在新机场项目上的贡献所有人都看得到,就算要追究他的责任,也不至于一棍子将他打死,我觉着对他的处理有些太严重了,张扬毕竟年轻,还是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袁成锡道:“我早就认为把这么重要的工程交给一个不着调的年轻人是不行的,现在出事了,乔书记要是生气对象也不是我们!”
徐彪道:和_图_书“你既然这么明白,你说说看,怎么解决?”
张扬道:“我他妈错就错在把你当成朋友!”这厮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张扬道:“信,我怎么敢不信,你是市委书记,这么大一顶帽子压在你头上,威风啊,煞气啊,当官到了一定的境界首先要六亲不认,你早晚也得走这一步。”
杜天野道:“你什么态度?”
李长宇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了,什么事情都没做,你的政治成果都被我给占了。”
章睿融道:“你不是和杜天野很好吗?怎么他又用你堵枪眼了?”
杜天野道:“你跟谁讲理去?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份通知书的效力级别是什么?军事行政章,你懂吗?”
杜天野微微一怔,不知乔振梁这句话从何说起,他隐约觉着乔振梁似乎听说了什么,可乔振梁不说破,他也不好问。
常凌峰淡然道:“如果你留意新闻报道就明白了,真出了什么大事,被推出来的都是小人物,真正的责任人全都躲在后面,他们等着大义灭亲慷慨陈词呢!”
张扬笑道:“再糟糕的事情我都经历过,这不算什么!不过这件事让我忽然明白了过来。”
乔振梁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不要强调理由,你领导工作没做好,别想着推卸责任,就是你自己的责任,省里把新机场工程列为省重点工程,五年计划的重点,重中之重,省财政对你们也是不遗余力的支持,你就给我这份成绩单?可笑!无能!”
张扬匆匆返回江城,没顾上休息就直奔杜天野的办公室,杜天野的脸色显得有些不好看,见到张扬进来,明显带着几分怒气:“你知道自己的责任吗?一出去就是这么多天,新机场的工程怎么办?”
张扬哈哈大笑。
杜天野道:“赵主任还有两个月就要退了,他做事的方式你也明白,具体的事情很少过问,咱们新机场的项目跨度近三年,也只有你来抓最合适。”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新机场一直都在正常的轨道上运行,我不想旁生枝节。”
荣鹏飞道:“有不足整改就是了,为什么非得要暂停一切工程呢?”
没人说话,一双双眼睛都看着杜天野。
章睿融想想这句话真的很有道理,不觉笑了起来,她拍了拍常凌峰的肩膀道:“我和凌峰都已经决定了,你不干,我们也不干了,反正我们当初来这里就是冲着你过来的,现在你走了我们留下来也没意思。”
常凌峰道:“别胡闹,咱们既然来这里做事,在没有交代好工作之前就不能轻言离开。”
常颂笑着伸手一把压住他的肩膀,常颂道:“坐哪儿都是一样,在我看来,坐在哪里咱们都是老百姓的公仆,都要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办事,都要尽一切努力把岚山建设的更加美好,岚山被成为平海经济发展的一颗明珠,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既然我们已经被推上了这个位置,我们就要把这个位置守住,要让岚山成为平海永远的明星!”
张扬道:“你嘴上这么说,心里只怕不这么想!”
张扬重重点了点头道:“凌峰,好好干,无论我在与不在都是一样,一定要把江城新机场搞好,让他们所有人都看看,我张扬的眼光没错!咱们这伙人个个都是好样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李叔,其实杜书记这次打我板子背后有很多原因,有些力量是他无法抗衡的,他想要在仕途上顺利的走下去,就必须依靠一些力量的支持,这就逼迫他必须做出某些取舍,这次的事情已经证明了,我的存在已经成为他的一种负担。”
杜天野一双浓眉拧在一起,他的声音不大却依然斩钉截铁:“责任要落实到人,整攻通知中指出的十二项不足全都是因为现场指挥不力引起,最应该对此负责的人是新机场现场指挥张扬,我知道大家为他辩护是出于爱护年轻干部的原因,可是过度的爱护就会变成一种溺爱,一种纵容,这次无论他是谁,无论他曾经做出过怎样的成绩,犯下的错误都是必须要追究的,是不可抵消的,所以我决定,撤除张扬同志一切行政职务,一并撤除他党内的一切职务!”
张扬道:“杜书记把新机场项目交给你来负责,这是一件好事,至少不会被其他人用来做文章。
张扬道:“顾书记提醒我不要当倒霉孩子,可我终究还是成了那个倒霉孩子。”
常凌峰笑道:“事情还没有坏到那种地步,毕竟你还是副处级别。官场上起起伏伏是正常的,说不定明天又提升你重用你呢?”
杜天野道:“怎么给他机会?”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恐怕很难,我尽力吧。”
张扬道:“并没有解释的必要,我知道他不是存心的,可他这次的做事方法我很不爽,如果我必须要牺牲,他为什么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可他连给我引咎辞职的机会都没有,免除我的一切行政职务,还加上党内职务,他只顾着耍威风,想在所有人面前树立起他大义灭亲的形象,可他忘了一件事。”
袁成锡感叹道:“引狼入室啊,长宇同志真是给江城体制带来了一个祸害。”
杜天野泡好了茶,和李长宇在沙发上坐下,杜天野道:“这里只有我们俩,有什么话只管说吧!”
杜天野道:“整改通知中一共指出了我们十二处不足,让我们即刻整改,而且一切工程都得暂停下来。”
袁成锡道:“挥泪斩http://m.hetushu•com马谡!咱们杜书记这次真是做足了表面功夫啊!”
张扬笑道:“为什么要生气?因为杜书记免了我的职吗?”
杜天野被乔振梁骂得满脸通红,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乔书记,你听我解释……”
张扬道:“肥水不流外人田,真要是交给别人,我心气儿肯定不顺指不定还要跟杜天野闹上一场。”
杜天野道:“这里面一共指出了我们新机场建设的十二项不足,让我们暂停新机场正在进行的一切建设项目,整改之后,等候检查。”
李长宇不禁笑了起来:“你居然是个明白人!”
常凌峰道:“政治上没有感情可言,机场十二项违规,需要整攻,责任必须要有人承担!”
张扬道:“龟田很有能力,我希望你能够留下他。”
左援朝道:“你认为杜书记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我看这次没那么简单。”
张扬笑道:“门又没关,我只是凑巧听到,不过你们俩的私房话我可一句没听到。”
章睿融道:“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我们集合指挥部所有人员去市里抗议,他们不能这么干!”
袁成锡这句话并没有说错,江城新机场项目被勒令停建整顿的消息被乔振梁知道之后,向来好脾气的老乔勃然大怒,他一个电话打到了杜天野的办公室,劈头盖脸的骂道:“杜天野,你搞什么?你要政策给你政策,要资金给你资金,你把新机场给我搞成了这幅模样,你丢不丢人?你不嫌丢人,我都觉着丢人!”
常凌峰笑道:“我可没吃醋!”
张扬忽然想到了秦鸿江,这件事难道和京城的事情有关?难道是因为秦萌萌的事情自己触怒了秦鸿江,所以才导致了眼前的局面?
李长宇笑道:“我相信!有句话怎么说?年轻就是资本,以你的年龄,谁都熬不过你!”
张大官人在这一点上倒是豁达的很:“不是离职,是我被免职。”
政协主席马益民道:“年轻人做事太不稳妥,当初我对张扬担任机场建设现场指挥就持反对意见。可惜没有得到赞同,现在好了,出大事了。”
李长宇对张扬的遭遇是充满同情的,在新机场的事情上,他并不认为张扬有什么不对,甚至连杜天野也这么认为,可这件事必须有人出来担待,张扬很不幸成为了那个牺牲品,杜天野毫不犹豫的把他推了出去。
杜天野道:“情况有些复杂……”
李长宇道:“所以你就决定牺牲张扬?”
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党委副书记吴明也在鼓掌,虽然他竭力装出平静的样子,可内心深处的落寞还是在不经意中流露了出来,尘埃落定,这次市委书记之争,以他的惨败彻底告终,对他而言原地踏步就是后退。这次自己如此积极地竞争市委书记一职,常颂不可能没有听说,在常颂成为岚山市一把手之后,他会不会忘了这件事?吴明心中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他认为自己在岚山的政治前景已经相当的暗淡。
李长宇道:“明白了什么?”
可以说新机场建设突然停顿整改,究其原因还是张扬的缘故,事情摆在眼前,杜天野不可能继续维护张扬,他必须要追究责任。
乔振梁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道:“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杜天野和李长宇深谈的时候,左援朝、袁成锡和肖鸣都在他的办公室里,领导之间品茶论道,高谈阔论已经是最常见的场面。
杜天野冷笑道:“万无一失?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他将手上的一份材料扔给了张扬。
“可以让他负责这件事,让他戴罪立功!”
李长宇道:“好吧,我会做他的工作,不过杜书记你让我来接受新机场的事情好像并不合适,过去一直都是赵主任在为张扬掌舵,他对新机场的情况比我要熟悉。”
肖鸣现在学乖了,不轻易表态,这帮玩政治的没一个好东西,他落难的时候,几位常委连为他说句话都不肯。
杜天野这次却没有跟张扬开玩笑,他点了点头道:“从今天起,你不再担任江城新机场现场指挥的职务!”
常委会上气氛极其的压抑,每个人都看出杜书记的心情不好,新机场项目多项涉及违规,被上头勒令整顿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很多人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看待这件事。杜天野对张扬的重用早已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在他将新机场指挥权交给张扬之初,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一个副处级干部,怎能担当这么重大的责任,杜天野正是为了搞平衡,方才让人大主任赵洋林出面为张扬压阵,实际证明,张扬也没有让杜天野失望,在招商引资,在新机场招标过程中表现的相当出色,他的表现堵住了不少人的嘴巴,给杜天野挣回了不少的颜面。可就在新机场工程已经逐渐走入正轨的时候,却出了这档子事儿,杜天野怎能不恼火。他已经搞清楚,这件事并非出现在江城内部,而是因为张扬所引发,张扬在京城的某些行为触怒了军方的某些重量级人物,所以才会有了这纸整改通知。
周武阳道:“组织上已经决定由常颂同志接替我的工作,至于常颂同志原有的工作,由原南锡市副市长常凌空同志代理,下周开始会做出为期一周的公示!”
李长宇也不禁笑了起来,他向张扬道:“去我家吧,晚上让你葛阿姨做两个拿手菜,我陪你喝几杯。”
常凌峰道:“过去是,hetushu•com可是看着机场工程从无到有,一点点发展起来,如同看待自己的孩子,我想亲眼看着他长大,现在让我丢下真有些舍不得。”
左援朝哈哈笑道:“老袁,也不能这么说,张扬还是有些能力的。”
杜天野望着张扬的背影却浮现出一丝内疚,他缓缓坐了下去,抓起那份文件,忽然狠狠摔到了字纸篓内。
左援朝笑了笑:“老袁,你对杜书记的决定并不赞同?”
杜天野道:“张扬喜欢站在风口浪尖,他的性格,他的能力决定他常常会站在最显眼的地方,可新机场工程不需要出风头,需要踏踏实实的建设下去,他是一个优秀的开拓者,是一个合格的急先锋,却并非是一个很好的管理者,当初我也没打算将他长期放在机场建设的岗位上。”
左援朝的话音刚落,人大主任赵洋林说话了:“我是新机场指挥部的副总指挥,我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要追究先从我追究吧!”赵洋林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勇于承担责任是有原因的,他知道张扬和市委书记杜天野的关系,这个时候出来为张扬分担责任,就是对杜天野的力挺,这是个不择不扣的人情,更何况他只是新机场指挥部的副总指挥,总指挥是杜天野,真要说到追究,也应该最先追究杜天野的责任,赵洋林算得很清楚,市委书记的责任可不是那么好追究的,你左援朝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现在居然敢公开向杜天野发难。
章睿融道:“我也不干了!”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有时候发现你还是很顾全大局的。”
张扬被市里免去一切行政职务的消息在机场建设指挥部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和震动,常凌峰虽然预感到这次张扬会承担责任,可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的如此严重,他不由得想起张扬离开江城招商办的事情,想不到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历史竟然重演。
所有常委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此前几乎每个人都认为杜天野肯宝会竭力维护张扬,却没有想到杜天野会陡然一变,不但打了张扬的板子而且打得如此用力如此干脆。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常委们都在心中默默咀嚼杜天野究竟是什么意思?之前杜天野也曾经用过同样的手法,张扬暴打港商安达文,杜天野一怒之下将他从招商办副主任的位置上撤下来,可没过多久就把张扬派到了丰泽,担任丰泽副市长,一路扶摇直到现在,难道他是故技重施?只是在外人面前做戏?
章睿融被他说得俏脸一红,啐道:“没意思,跟你说话最没意思!”她转身离开了常凌峰的办公室,临走之前不忘向张扬道:“真的啊,我们都不打算在这里干了!”
李长宇道:“你有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滋味并不好受,虽然你没那么想,可别人都认为你是这么做!”
肖鸣并不认为自己和李长宇是一种人虽然他也很低调,可他认为自己的低调是不得志造成的,他在韬光隐晦,他在等待时机东山再起。
常凌峰内心一沉,能让新机场停建整顿的人,必然拥有非常的能量,如果张扬所说的一切属实,这次的事情肯定极其严重,难怪杜天野也无法保住张扬。常凌空道:“你打算怎么办?”
张扬道:“你这么说就不怕有人吃醋?”
李长宇诧异于张扬会想得这么深,想得那么远。张扬说得这番话并非是没有道理的,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杜天野深厚的军方背景,如果这次新机场的事情真的是他背后的支持者做出来的,杜天野在对待张扬的问题上就不得不做出取舍,张扬的仕途势必要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沉寂时期。
张扬点了点头道:“拜托了!”
李长宇道:“什么事?”
李长宇道:“你这次的决定对他实在太残酷了,免去他的一切行政职务,张扬是我培养起来的干部,我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他表面上满不在乎可是心气很高。”
张扬道:“这次不一样,我得罪了人,人家借着新机场的事情来整我。”
张扬道:“我官小呗,如果我是他领导,该堵枪眼的就是他了。”
袁成锡和肖鸣都望向左援朝,左援朝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道:“这张整改通知书是军委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的,江城新机场项目之所以能够顺利批下来是因为杜书记军界的关系很好。”
李长宇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整改项目之一提到了龟田浩二,上头认为他并不适合介入机场建设的核心工程。”
李长宇道:“放心吧,我看他不会把你就此打入冷宫的,你的能力有目共睹。”
李长宇道:“借着这个机会先冷静一下吧,新机场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我会尽最大努力处理好,绝不会让你的心血白费。”
组织部长徐彪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当初张扬是临危受命,江城新机场工程面临这么大的资金缺口,谁也没有把握将这么大的工程启动起来,是张扬挺身而出,不但解决了困扰新机场工程的资金问题,而且顺利完成了新机场招标任务,一个年轻干部不可能没有缺点,可是我们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就否定他的全部,这对他是不公平的。”
乔振梁道:“千万不要影响机场建设,你啊,身为江城市一把手,并不是每件事都要亲力亲为,你要记住,自己是一个领导者,要发挥周围同志的能动性,你的作用是领导组织,工作中不可以夹杂太多的个人感情因素。”
省委书记乔振梁和*图*书拍板定案之后,常颂出任岚山市委书记已成定论,岚山市常委会上,市委书记周武阳当众宣布了省委组织部的任命,他微笑道:“各位常委,今天应该是我在岚山主持的最后一次常委会了,接到上级通知,我将会调职前往省里工作!”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并非是他有意停顿,而是常委们的掌声打断了他。
张扬听到杜天野说到这里不由得也火了,他大声道:“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负责任吗?是不是顶住不别人的压力,想拿我当替罪羊啊!”
张扬定睛一看,却见上面一行红字《关于江城新机场项目违规整顿通知》通知部门是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
张扬道:“我这次过来一是为了工作交接,二是为了告诉你们,千万别因为我的事情冲动辞职,新机场项目遇到了困难,不过这困难只是暂时的,很快就能解决,凌峰是这里的总管,对新机场的情况最为了解,你要是走了,等于撂了挑子,谁也顶替不了你。”
市长左援朝道:“我同意郭司令的看法,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件件小的弊端和不足积累起来造成的恶果就会相当惊人,我看过那份整改通知,十二处不足,发生在新机场建设中真的是触目惊心,要知道每一个不足都有可能造成将来的巨大隐患,我们不能只想着赶速度出成绩,更要看重质量,改革大业是急不来的。”
杜天野怒道:“张扬,你什么态度?”
李长宇点了点头:“我们很多人都认为你在这件事,并没有太多的错误。”
杜天野道:“乔书记,不用十天,如果一周之内我解决不了这件事,不用您说,我也没脸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呆下去了,我自动辞职,您另选高明!”
乔振梁冷笑道:“怎么?反倒要挟起我来了?”
李长宇道:“铁观音吧!”他向来都是一个能够沉得住气的人,他相信杜天野不会轻易对张扬痛下杀手,一定有不得已的难处。李长宇并没有急于询问,他知道杜天野肯定会告诉他原因。
张扬道:“我是个喜欢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我做事喜欢由着自己的性子,很少考虑到别人的感受,可政治上是错综复杂的,每个人都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环环相扣,一个圈子连着另外的一个圈子,我在不经意之中已经危及到朋友的政治利益。”
李长宇明白杜天野的意思,现在江城政坛看似平静,市长左援朝和杜天野之间的裂痕却越来越大,如果将新机场项目交给了左系的人马,新机场项目很有可能会生出新的问题。杜天野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制擎左援朝那边的力量,从他的种种安排上,他将宝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自从在市长的竞争上落败,李长宇整个人变得低调了许多,可这并不代表着他失去了上进心,李长宇在低调中沉淀,在低调中悄然完成他政治上的蜕变,他不停的反思自己的过去,他预感到江城的政治斗争会变得越来越激烈,他的地位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章睿融愤愤不平道:“搞什么?江城市领导怎么可以这样?新机场工程是怎样启动的?张扬付出这么大的心血,还没有享受成果,出了这么一点事就被他们推了出去,这帮领导有没有良心?”
李长宇本以为张扬会沮丧低落,可没想到现在的张扬居然很平静。
张扬摇了摇头道:“难道你没接到通知?市里免除我一切行政职务和党内职务,我现在就是一平民百姓。”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去了又不是什么高兴的事儿,我不想把晦气传染给你。”
常凌峰道:“睿融,没用的,市里已经定下来的事情,不可能更改,张扬自己都默认了,咱们就别添乱了。”
杜天野道:“我真没那意思,我走向您表决心。”
常凌峰道:“真是什么事情都能上纲上线,龟田的那套管理模式已经带过来了,如果不是冲着我们的关系,人家早就想走了,这件事还是我跟他说吧!”
杜天野声音低沉道:“想必大家都知道上头下发文件,勒令新机场工程暂时整改的消息了!”
现场响起一片掌声。
周武阳笑道:“我忘了,来,常书记,你来这里坐!”他作势要站起身来。
李长宇安慰他道:“不要这么想,事情未必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
门外响起张扬的声音:“凌峰说得对!”他微笑走了进来。
张扬道:“市里已经决定让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过来接替我的工作,我和李市长谈过,他对你十分的欣赏,不希望我的免职事件影响到你。我也不希望你走,新机场的情况你最清楚,你不走,这边不会闹大动静,你一走,工程肯定要出问题。”
杜天野道:“新机场整顿的事情暂时交给长宇同志负责,我希望长宇同志能够切实贯彻好上头的整改精神,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新机场的建设符合要求,通过验收。”
杜天野等乔振梁骂够了,方才道:“乔书记,您骂得对,我承认我工作上有失误,我现在正在积极地做出补救,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整改,力求尽快通过上头的验收,工程建设早日恢复。”
章睿融表现出的共同进退的精神还是让张扬有些感动的,章睿融离去之后,常凌峰关切道:“这件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袁成锡道:“当然是切实贯彻上头的整改决定,对新机场不符合要求的地方尽快做出整改,争取早日获得重新验收通过。”
张扬道:“新机场http://www.hetushu.com设计方案,总体规划全都先行报批,建筑施工的过程也没有任何的违规行为,我的管理上没有任何的问题,就算有毛病,也是这帮人硬挑出来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新机场现在的情况的确是我一手造成的,当我看到那份整改通知书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了,我得罪了人,他们碍于身份不方便直接对付我,所以就利用新机场做文章,杜书记清楚,如果不免掉我的职位,如果不重重打我的板子,新机场的事情解决不了。”
政治上的迎来送往对这帮常委而言已经是很寻常的事情,今天送走的是周武阳,明天说不定送走的就是自己,人在宦海沉沉浮浮原本就很正常,他们真正关心的是谁接替周武阳的职位,谁将成为岚山新的舵手。
李长宇道:“其实你对我们的帮助也很多。”李长宇这句话是由衷而发,如果没有张扬,他早已死在春水河边,如果没有张扬,那一次的双规就会彻底中断他的仕途生涯,他的确为张扬做了一些事,可张扬为他做的更多,李长宇相信杜天野也一定会这样想。
张扬笑道:“我为什么要消沉?我要是消沉下去,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谁都别想把我轻易打倒。”
张扬道:“搞什么?不是批过了吗?他们也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咱们也有文件啊,当初的规划也是报批的啊,我还不信了,回头我去京城讲理去?”
袁成锡看到张扬栽了跟头,多年来积压在心头的怨气突然释放了出来,他不屑道:“什么能力?无非是仗着一些裙带关系,过去和宋省长的女儿谈恋爱,便仗着宋省长的声势狐假虎威,现在人家把他给蹬了,打回原形了吧,连他的好朋友杜书记也不护着他了。”
杜天野道:“他性情太冲动,就算我解释,他也不会听进去。”
李长宇内心一震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杜天野之所以作出挥泪斩马谡的决定是迫不得已,看来这次新机场被勒令整改的事情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
平时很少来参加常委会的军分区司令郭建道:“兴建机场不是小事,有弊端不去及时治理,将来只会造成更大的隐患。”
张扬冷冷看着他。
周武阳微笑道:“现在我们请常书记说两句!”
常凌峰道:“等这件事的影响慢慢冷却下来再作考虑也好。”
张扬听出杜书记语气不善,陪着笑道:“我请过假了,这不是去东江参加王华昭和曾丽萍的婚礼去了嘛!新机场的工作我都交代好了,有常凌峰指挥,赵主任坐镇,肯定万无一失啊!”
袁成锡道:“整一个流氓作风,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混到官场要来的。”
张扬笑道:“瞧瞧,不打自招了吧!”
李长宇笑道:“我发现你越来越迷信了!”
袁成锡道:“做做样子罢了,上次张扬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安达文,还不是把他的职务撸了个干干净净,可没多久人家还不是神气活现的去丰泽当了副市长,我看用不了太久时间,他还会获得启用,到时候说不定已经成为江城历史上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了。”
左援朝笑道:“张扬进入官场的原因我知道,长宇同志是他的引路人。”
李长宇道:“这么说你不生杜书记的气了?”
散会之后,李长宇赶上杜天野的步伐,杜天野知道他有话想对自己说,低声道:“去我办公室谈。”
杜天野道:“我也承认张扬的工作成绩,甚至我也认为江城新机场并没有太多违规的地方,可是如果我们据理力争,我们去交涉这件事,耽误的是时间,新机场工程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可供我们挥霍,我们的改革大业也由不得半点耽搁,身为国家干部必须要有牺牲精神,牺牲小我是一个党员最基本的素质。”
张扬反问道:“你怎么就能断定这件事是因我而起!”
常委们都笑了起来,周武阳这个人整体上给人的感觉很随和,言辞非常的幽默,跟棱角分明的常颂相比,他更能和同志们打成一片,可正是这个原因,让他在岚山的执政过程中缺乏太多的锐气。
肖鸣道:“别忘了他还有一个副总理做干爹呢!”
副市长袁成锡道:“老徐啊,现在不是讨论公平还是不公平,是讨论如何解决问题。”
张扬道:“他有他的难处,新机场的事情要是解决不了,估计他的屁股都坐不住,说我不生气是假的,我的确有点生气,新机场项目当初缺少资金,无人问津的时候,我辛辛苦苦,东挪西借的把工程启动,可现在一切上了轨道,我却要被人一脚踢开。”
常颂摆了摆手:“没什么好说的!”
袁成锡道:“我就不信文副总理能管他这些小事,国家大事都忙不过来,这么点事情根本就不屑管,如果真想管,也不会下发这整改通知了。”
李长宇道:“杜书记并没有想踢你你走,他心里也不好受,实不相瞒,就是他让我找你谈话,向你解释解释。”
李长宇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这件事现在看了起来有些棘手,杜天野交给了他,他想不被人关注都难。
左援朝道:“我同意老袁的意见,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发现问题并不是坏事,只要我们能够及时改正,一切还会往好的方面发展,我们不但要对不符合要求的地方进行整改,还要严厉追求相关负责人的责任。”
看到张扬进来,章睿融忍不住道:“你一直在门外偷听我们说话啊!”
章睿融道:“地球离开谁都照转,他也没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