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6章 大义灭亲

阎国滔没想到张扬一个副处级干部竟然引起了乔振梁这么大的关注,他好奇的问道:“乔书记,你打算过问他的事情?”
乔振梁道:“按照你的处事方法,下属犯了错就要把他一撸到底,用不了多久,你就成了光杆司令。”
阎国滔道:“听说这次是军委出面……”
杜天野被乔振梁训得灰头土脸,他低声道:“乔书记,等新机场恢复建设之后,我甘愿接受任何惩罚。”
免除一切行政职务,代表着张扬不但要从新机场项目中退出来,而且他在丰泽的一切职务也被撸了个干干净净,再次走入丰泽市政府的时候,张大官人也有了一种物似人非的感觉。
乔振梁道:“我对南锡的担心甚至多过平海,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并不是无休止的搞建设,前两天我接到几封人民来信,都是对南锡搞小商品贸易城提出抗议的,南锡和岚山毗邻,过去岚山一直都是小弟弟,如今一跃超过了南锡这个老大哥,南锡这帮干部的心里肯定很窝火,他们憋着一股劲要和岚山比一比,良性竞争我不怕,我就怕他们操之过急走入误区。”
齐国远一张脸涨的通红,沈庆华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可实际上就是把他给骂了进去,齐国远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道:“新机场被停建整改,这么大的事情市里当然要追究责任,不过他和杜书记的关系这么好,我看用不了多久,他就会重新上岗了。”
沈庆华道:“你来丰泽的时间虽然不长,可还是做了不少的实事儿,你对丰泽的贡献是不会被忘记的。”
乔振梁缓缓落下酒杯道:“今年真是个多事之秋,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我想消停一阵都消停不起来。”
沈庆华一听心里毛了,丰泽庙小,可容不下这尊菩萨,他留下来指不定会怎么折腾呢,沈庆华笑道:“我倒是想把你留下,可市里不愿意啊!”
张扬起身道:“沈书记,我走了!”
阎国滔道:“南锡这两年经济发展的速度还不如岚山,希望深水港工程能够刺激南锡的经济再度发展,再次成为平海南部地区的领头羊。”
阎国滔微微一怔,此时他方才明白乔振梁将常凌空调走的用意,顾充知虽然在离休之前将夏伯达提升为南锡市市长,可夏伯达去了南锡之后,他也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市长,在南锡的话语权并不比常务副市长常凌空更大,这对注重效率的乔振梁来说,是一件无法容忍的事情,乔振梁始终认为党政干部要明确责任,各负其责,徐光然在南锡形成了一个圈子,以夏伯达的资历和能量都无法得其门而入,这绝不是一个好现象,绝对的权力会造成绝对的腐化,乔振梁把常凌空调走,表面上看是为了岚山的继续发展,实际上却削弱了南锡徐光然一系的势力,对夏伯达而言是一个机会,夏伯达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证明自己,这也是乔振梁乐于见到的情景。
秦白道:“那是当然。”
秦白想了想,终于道:“好吧,我试试看!”
张扬道:“听我一句劝,当我是朋友,真为我好的话就别搞这些事情,这次整改的确是因我而起,我认账。”说完他向秦白笑了笑,又向谢君绰点了点头,转身向不远处的皮卡车走去。
乔振梁点了点头。
两杯酒下肚,阎国滔方才道:“乔书记,上次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跟您检讨!”
张扬在心底骂了一声虚伪,可转念一想自己何尝不是虚伪呢,真要是把他降级留在丰泽,他也不会愿意,说这句话只不过是逗老沈罢了。张扬道:“沈书记,我来丰泽的时间不长和图书,可我对这里已经产生了很深的感情,许多投资都是我请进来的,我希望在我走后,沈书记不要改变当初的政策,要兑现我们的承诺,我们只有表现出诚信,才能留住这些投资,才能让丰泽的经济兴旺发展。”
张扬道:“举手之劳不必客气,沈书记,其实我过去也有不少得罪你的地方,不过我这人向来都是对事不对人,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女儿乔梦媛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边,将一杯红茶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乔振梁微笑道:“回来了,和你妈去济慈庵这么多天,怎么样?有什么见闻?”
秦白和谢君绰望着张扬的背影,两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同情和不舍,谢君绰道:“你是他的朋友,为什么不劝劝他?”
张大官人调侃道:“沈书记,咱能别这么说不?搞得跟致悼词似的。”
乔振梁喝酒都是小口小口的抿,酒杯端得虽然很勤,可酒却没下多少,阎国滔每次端起杯子肯定要喝完,他的酒量本来就很不错,而且处于对领导的尊敬,他也不能不喝完。
谢君绰道:“我担心他心情不好,害怕他会拒绝我。张市长在任的时候帮了我这么多忙,于情于理我得表示表示,秦所,这个忙你一定得帮。”
乔振梁道:“江城新机场又被勒令停建整顿!平海的两项重点工程全都遇到了问题。”
在丰泽市领导中,孙东强是最早知道张扬被免职的一个,他对张扬的遭遇表示同情,他也有些想不明白,杜天野和张扬情同手足,他何以会对张扬下手?难道江城新机场的事情真的严重到了要让张扬出来承担责任的地步?岳父赵洋林对此并没有做太多的评论,只是让他好好做自己的工作,不要受到别人的影响。孙东强当务之急是做好接班的准备,成为丰泽市委书记将是他仕途上取得飞跃的起点。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对他以后的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谢君绰道:“看不出你还懂些为官之道。”
孟传美道:“我不去,你自己去吧!”
杜天野道:“我征求了几位常委的意见,根据上头提出的十二项整改措施即刻进行了改进,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
乔振梁冷笑道:“我真希望这件事能够复杂一点,希望江城新机场真的存在很多问题,可解决这件事的方法,就是把张扬那小子给踢出局,滑天下之大稽,可笑,可笑到了极点,这张整改通知到底是谁下的,我一定要搞清楚,为了一个混小子,费这么大的周折,至于吗?”
张扬道:“好好干吧,别让你姐总为你担心!”
张扬道:“没意思啊,你一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察跟我添什么乱?老老实实呆在这儿工作,别小看这边的治安工作,以后前途无量,等机场建好了,你就是开国元老,机场分局局长少不了你的。”
谢君绰白了他一眼:“切,不就是有个市长姐姐吗?她又管不到我,别觉着我要求你办什么事儿!”
阎国滔道:“您初到平海,一切都要从头梳理,事情多也是正常的。”
乔振梁道:“江城的事情自有他们自己解决,我不适合过问。”这句话等于封住了女儿求助的想法。
阎国滔道:“南锡明年还要搞省运会,现在的南锡就像一个巨大的工地,到处都是建设,看起来很是红火。”
谢君绰道:“你们当警察的都这么警惕吗?好像别人都会变着法子害你似的。我是想让你帮我请张市长出来吃饭,他走了,我想为他送送行。”
乔振梁道:“徐光然干了这么多的市委书记,还是有能力http://www•hetushu•com的,夏伯达又是顾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他们两个要经验有经验,要关系有关系,遇到问题不想着自己解决,首先想到的就走向省里伸手,这就是惰性,我不见!”
秦白被她说了个大红脸,尴尬道:“我没那意思。”
谢君绰道:“求你个事儿!”
沈庆华道:“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就好,其他的事情我们不用去管。”
秦白道:“你又不是不认识他,为什么不自己去说。”
沈庆华点了点头道:“过去对你不了解,可现在对你刚刚了解了一些,你就要走了!”
沈庆华点了点头,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坐!”
乔梦媛内心不由得一慌,不过她的表面一如古井不波,她的心理素质一半是性情使然一半是得自遗传,乔梦媛道:“我们是朋友啊,朋友之间表露一些关心有什么奇怪?”
乔振梁道:“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只要看到结果,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尽快解决新机场的事情,省重点工程被你们弄成了这幅模样,连我都替你丢人!”乔振梁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笑道:“别胡闹,事情已经够乱了,你们又跟着添什么乱?”
秦白道:“当领导的眼睛平时都是朝上看的,他们很少向下看,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会关心,做事的时候有下面的人去做,出了事情自然有下面的人承担。”
乔梦媛淡淡笑了笑:“只是聊些佛经,你没兴趣的。”
乔振梁无奈的笑了笑,他的手机又响了,拿起电话却是省委秘书长阎国滔打来的,阎国滔问他吃饭了没有,如果没有请他去家里吃,两家离得不远,也就是百来步,乔振梁起身来到厨房,向里面正在忙活的妻子孟传美道:“传美,国滔喊咱们过去吃饭。”
张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等这件事过去,上级给我安排了新的工作岗位,你再去给我当秘书。”
乔振梁道:“常凌空有能力解决目前的资金问题吗?他留在南锡,夏伯达干什么?坐在那里吃闲饭吗?”
乔振梁笑道:“检讨什么?你说的哪件事情啊?”
沈庆华道:“来向我辞行!”
秦白马上警惕起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谢君绰对这位新来的所长也听说过一些,她小声道:“听说你姐是岚山副市长?”
齐国远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伤到了沈书记敏感的神经,他慌忙解释道:“我也没别的意思,我觉着他肯定心里不好受,何必勉强自己做这些表面功夫。”
阎国滔忽然发现乔书记对张扬颇为回护,这让他开始佩服张扬的好运,不知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落难之时总有贵人相助,阎国滔低声提醒道:“乔书记,张扬这个年轻人有些能力,不过他搅事的能力更强!”
阎国滔道:“今天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来了,因为您工作日程已经排满了,并没有安排他和您会面。”
乔振梁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一个从没有得到指挥权的士兵,你怎么就知道他成不了将军?”
秦白道:“我没想当什么局长,当初来这里也是为了换个环境。”
谢君绰道:“不是添乱,是为你鸣不平,新机场开工至今,你没功劳还有苦劳呢,市里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
乔梦媛眨了眨眼睛道:“爸,我困了,上楼休息!”
张扬笑道:“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市长了,你也不是我的秘书。”
谢君绰道:“这帮市领导眼睛都是瞎的吗?”
乔梦媛喔了一声,芳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忧虑,她知道新机场工程对张扬来说和_图_书极为重要,现在杜天野把他免职,张扬的心里肯定会很不好受。乔梦媛道:“张扬对新机场贡献还是很大的,当初是他拉来了这么多的投资,新机场启动困难的时候又是他说服了这么多的承包商,杜天野这么做对他有些不公平吧?”
阎国滔低声道:“据我所知,这件事的背后有些原因。”
张扬道:“其实这地球少了谁都照转,无论我是不是负责新机场的工作,你们一样可以顺利圆满的完成建设任务。”
沈庆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母亲的事情我还没有正式向你道过谢!”
乔振梁怒道:“一个民用机场,用得着他们插手吗?”
谢君绰有些不满的看了秦白一眼,她小声道:“张市长可没把我当成朋友。”
张扬坐了下来。
阎国滔道:“乔书记难道没听说张扬不久前在京城闯军区大院的事情?”
张扬微笑道:“沈书记,我是特地来向您告别的。”
阎国滔笑了起来:“南锡最近在财政上的确遇到了不少的困难,很多答应的投资都没有到位。”
乔振梁道:“不管什么原因,折腾这件事的人的格局就一定有问题,十二条整改措施,他们早干嘛去了?为什么要在工程全面展开才拿出整改措施,就算整改,犯得上要停建吗?这么多人,这么多项目,停一天损失多少?乱弹琴!”
乔梦媛摆了摆手道:“不吃了,最近胖了许多,我减肥!”
傅长征点了点头:“一言为定!”
沈庆华起身把张扬送到门外,这对张扬来说还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张扬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市委秘书长齐国远,齐国远看到张扬向他笑了笑,并没有像过去那样称呼他为张市长或者是小张,齐国远是个明白人,从今天起张扬已经成为路人,他不可能继续留在丰泽的政坛之中,对于一个路人,他没有任何必要去多费唇舌。
乔振梁冷不防来了一句:“都是好样的,大义灭亲啊!”
乔振梁道:“我到任后确定下来的两大重点工程,如今同时遇到了问题。”
阎国滔道:“中途换将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尤其是深水港这么大的项目。”
两人说话的时候,谢君绰开着奥拓车来到了他们的面前,谢君绰也听说张扬被免职的事情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张扬因为新机场的事情被市里处理已经传得人尽皆知。
人往往就是如此现实。张扬走后,齐国远跟着沈庆华回到了办公室内,他有些好奇道:“沈书记,他来干什么?”
张大官人听着可不顺耳,这小舅子说话真是不中听:“什么叫卸磨杀驴?怎么说话呢?”
乔振梁道:“一个念佛一个减肥,我在家里呆着就快营养不良了。”
乔振梁听到这里打断了杜天野的话道:“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处理谁?怎么处理的?”
齐国远不禁笑了起来:“有那必要吗?”
乔梦媛看似漫不经心道:“爸,我刚听你提到张扬,他又惹什么麻烦了?”
阎国滔理解乔书记的愤怒,他笑道:“这件事应该只是暂时的。当初新机场能这么快批下来,杜天野的关系起到了相当的作用,我想他有能力解决这件事。”
乔振梁一边剥虾一边道:“来干什么?还不是想找省里要钱?政策我给他了,钱还想找我要,什么都让我们做了,还要他这个市委书记做什么?”今天乔振梁明显有些气不顺。
张大官人笑道:“沈书记既然舍不得我走,要不我干脆给市里打一报告,请市里把我降级使用得了,我还跟着你干!”
乔振梁道:“几十个亿的工程,做好了对经济是个良性和-图-书刺激,可做不好,会拖累到整个城市的民生,我这几天都睡不好觉,想要把这帮投资商牢牢控制住真是需要一定的手段啊!”
乔振梁呵呵笑道:“没多大的事情,你很关心他啊?”
阎国滔道:“深水港项目过去是常凌空在负责!”
秦白道:“你也是他的朋友,你劝他有用吗?”
傅长征道:“做过一次,永远都是!”
沈庆华知道齐国远心中想什么,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男子汉大丈夫无论输赢都要挺起胸膛,我看小张是条汉子。”
乔振梁只能自己去了阎国滔家里,阎国滔家只有他一个人在,妻子和儿子都回老家了,阎国滔烧得一手的好菜,他亲自下厨烹制了几样小菜,笑道:“乔书记,上午我跟你提过,喊你晚上过来吃饭,可左等你不来,右等你还不来,所以只能打电话过去请了,嫂子她们没一起过来?”
谢君绰道:“张市长,我都听说了,我打算联合各个施工方代表一起去市里情愿,我们坚决不接受市里对你不公平的待遇。”
沈庆华听到他临行之前仍然关心丰泽,不禁也有些感动,看来自己过去对张扬是有很多的偏见,他虽然表面上玩世不恭,可做事还是很认真很敬业的,沈庆华道:“你放心,我会重点关注这方面的事情。”
阎国滔道:“夏伯达这个人跟随顾书记多年,深谙为官之道,做人八面玲珑,世故圆滑了一些,欠缺独当一面的能力。”
阎国滔哈哈大笑,他将炖好的母鸡汤端了上来:“所以我给老领导专门增加一些营养!”他打开早已准备好的茅台,给乔振梁倒了一杯,乔振梁平时喝酒不多,自从查出糖尿病,几乎把酒都戒了,可是和阎国滔这位老部下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会小酌那么几杯。
乔振梁微笑道:“咱们这些当领导的应该做什么?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他不是能搅和吗?就把他派到应该搅和的地方。”
秦白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就是打一比方,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你说这些上级领导凭什么啊?新机场工程能够顺利启动还不是因为你够努力,现在出了问题,马上把你的功劳全都抹杀了,把责任推到你身上,拿你当替罪羊,这事太气人了,你要是不干,我也不干了。”
秦白又警惕起来。
秦白道:“他决定的事情,没人能够劝得了他,这次他是为江城背了黑锅。”
杜天野微微一怔,乔振梁的这句话来得太突然,而且充满了讥讽的味道,他当然能够听得出来,杜天野道:“乔书记……我知道在这件事上我应当承担主要的责任,可……”乔振梁打断了他的话,低声道:“你对张扬就是太放纵,捧他的是你,摔他的也是你,当领导当成你这幅模样真是没有水准,你好歹也在中纪委干过,眼界怎么这么狭窄?”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江城新机场工程出了点问题,杜天野把他免职了!”
阎国滔道:“乔书记真是深谋远虑啊!”他不是奉承,这句话是由衷而发,没有人知道乔振梁脑子里计划的是什么,他跟随了乔振梁这么多年,仍然搞不清楚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乔振梁的眼界非一般人可比,这和他的出身有关,他从乔老身上遗传来的大局观是别人无法望其项背的,阎国滔一直都这么认为。
乔振梁点了点头,转身看了看窗外,发现天色还没有黑,冲着女儿的背影道:“梦媛你还没吃晚饭呢!”
提到了姐姐秦清,秦白顿时不说话了,他感情上的事情不但伤害到了自己,也伤害到了家人,至今父亲都不愿意返回江城,正是因为他的事http://www•hetushu.com情,才让父亲前往岚山居住,离开了他热爱的故土,父亲是害怕受到别人的嘲讽,觉着抬不起头来。
张大官人的人缘还是不错的,除了章睿融表示想不干了以外,秦白也是一样,秦白道:“市里哪能这样,这不是卸磨杀驴吗?”
乔振梁道:“他有毛病,可现在看来,很多人的毛病比他更大。”
乔振梁道:“你是不是在提醒我,不应该把常凌空从这么重要的岗位上调离?他走了这个摊子更加不好收拾?”
沈庆华道:“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年轻人受到一些挫折未必是什么坏事,只要从中得到教训,以后还会有机会。”
杜天野本不想说这件事,没想到乔书记竟然会关注这个细节,他咬了咬嘴唇方才道:“经常委会讨论决定,大家一致同意免除张扬同志新机场工地的指挥权,免除他一切行政职务党内职务。”
市委书记沈庆华也没有感到幸灾乐祸,他在丰泽第一领导人的位置上也呆不太久了,虽然张扬和他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可这次张扬的遭遇却让沈庆华有了种兔死狐悲的感觉,政治上就是这个样子,无论你之前付出怎样的努力,无论你做了多少事情,可说不准哪天灾难就会落在你的头上,领导想要追究你责任的时候,你无可推脱。沈庆华望着墙上的那张丰泽市区地图,默默想着,自己的仕涂就要走到尽头了。政治上是没有人情可讲的,以张扬和杜天野的关系都落到如此下场,更何况自己?沈庆华想得入神的时候,听到房门被敲响了,张扬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乔振梁道:“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沈庆华颇感诧异,张扬现在的处境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这小子的心理素质真不是一般。
江城新机场的停建整顿让平海省高层极为重视,乔振梁嘴上说不问,还是专门为了机场的事情和上头通了几个电话,晚上刚刚回到家,就接到了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的电话,杜天野是向他汇报事情的最新进展的,通过他的斡旋,上头的联合检查组会在一周内前往江城新机场工地进行第二次检查,他有信心通过这次检查,全面恢复江城新机场的建设。
乔振梁没有直接回答阎国滔的问题,他低声道:“杜天野还是年轻,看不清问题的实质,有些立场是必须要坚持的,你只要低一次头,别人就会认为你好欺负,下次说不定会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所谓的大局观绝不是盲目服从,必须要有所坚持,轻易的让步绝不会获得别人的尊重。”
杜天野没想到乔振梁对张扬的事情那么大的反应,他低声道:“乔书记,要不,我再和常委们商量一下,重新考虑一下对他的处理……”凭心而论,杜天野是不愿意这样对待张扬的,可是他有他的苦衷,如果不把张扬从新机场工地中踢出来,不给他点苦头,新机场面临的问题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这不是大义灭亲,这是忍痛割爱。
阎国滔对乔振梁的脾气摸得还算清楚,乔振梁既然不愿意提,他也就没有说的必要,他本来是想检讨自己为吴明说好话,想影响乔振梁做出最终决定的事情。乔振梁当然清楚,只是他不想提。
沈庆华道:“人在位的时候,谁都会做表面功夫,可人一走,茶就凉,一个个马上就撕破了脸皮,谁都懒得去做表面功夫,当孙子当久了的人都盼着当爷的那一天,可有没有想过?没人逼你当孙子?”
张扬笑道:“谢沈书记吉言!”
张扬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傅长征正在里面帮着整理他的东西,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低声道:“张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