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7章 心知肚明

杜天野叹了口气,他低声道:“让我想想,再让我好好想想!”
心中对乔书记的意图越来越明白了,乔振梁这一手不但要给军方看,你们不是把手伸到平海来了吗?在我的一亩三分地,我说捧谁就捧谁,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乔书记的真正意图是要把张扬放到南锡去搅和,至于乔书记最后的目的,阎国滔没想到,不过他深信乔振梁一定经过了深思熟虑。
杜天野还没有说话,苏小红却不能置信道:“可能吗?”
苏小红怕他们两人又呛起来,慌忙道:“开船了,咱们在湖里吃饭。”
“我们还是朋友吗?”
张扬微笑道:“我理解,所以,我并没有真生你的气。”
杜天野哑然失笑。
苏小红点了点头,她歪过螓首枕在杜天野宽阔的肩头,小声道:“张扬的胸襟很宽,不会因为这件事记恨你。”
几杯酒下肚之后,杜天野居然有了几分醉意,他低声道:“张扬,好好干,以后机会合适,再调回来。”杜天野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对张扬始终抱有一份歉疚。
张扬呵呵笑道:“我还不至于那么脆弱,对了,你这个电话究竟是代表你个人呢还是代表乔书记向我表示慰问呢?”
苏小红望着杜天野的眼睛,柔声道:“人活在世上,就要不停的面临选择,无论你情不情愿,你处在这个位置上,就不能只凭着个人的意气用事,你要照顾到整个江城的利益,这么简单的道理,我都能够想到,张扬也一定会明白。”
徐彪道:“他找我要人……。”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他要给张扬办调动,前往南锡担任体委主任!”
苏小红骂道:“这么大人了还这么调皮,信不信我把你给踢到水里喂了王八。”
张扬微笑道:“我明白,其实这次新机场的事情我是咎由自取,我没怪你。”
徐彪离去之后,杜天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内,他从和张扬结识开始回忆着,想起张扬对自己的帮助,想起自己在四面楚歌身陷囹圄的时候,正是张扬挺身而出,不惜为他只身犯险力挽狂澜,杜天野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惭愧。他拿起了电话,想给张扬打过去,可中途又挂上,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先打给了苏小红,低声道:“晚上帮我请张扬出来吃饭,南湖农家菜!别说是我!”
杜天野也喝完了那碗酒,低声道:“其实你可以留下!”斟酌再三,杜天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他从没有想过对张扬要永不录用,只是想过了这阵子,等风头过去,再给张扬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可事情的发展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徐彪道:“张扬留在江城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憋屈病了,还有一种是憋不住爆发出来,瞧他那副身板儿,前者的可能微乎其微,后者的可能很大,真要是再闹出什么事,谁都不好收场。”徐彪这句话可不是危言耸听,张扬的脾气他最清楚不过。
杜天野道:“可你那天分明在怪我!”
张扬越来越发现,政治上的任何关系都不可靠,在体制范畴内,任何的关系都是建立在政治利益的基础上,因政治需求的不同而发展出种种的关系,因为秦萌萌的事情,他得罪了奏家,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面临今天的窘境。
杜天野道:“听说夏市长要帮你解决正处的事情?”
张扬端起酒碗和杜天野碰了碰道:“我们还是朋友!冲着你刚才挽留我的那句话,你还是我朋友!”
杜天野道:“新机场工程对江城很重要,我不得不这样做。”
阎国滔道:“徐光然那里问题不大,你只说是我安排的,有什么意见让他找我提!”
张扬道http://m.hetushu.com:“我也正考虑这件事呢,我和他的交情一般,什么年轻有能力这都不是理由,体制内遇到年轻有能力的干部,踩都来不及呢,哪还顾得上提拔?”
张扬没说话,端起小黑碗,目光和杜天野相遇在一起,他知道杜天野想说什么。
杜天野拍开泥封,在小黑碗内倒满酒,低声道:“给你送行!”
乔振梁叮嘱他道:“这件事要做的隐秘自然,不要让别人联想到我的身上。”说完他美美的喝了一口鸡汤,砸吧砸吧嘴道:“真香,国滔啊,你的厨艺是越来越好了,干脆你也别干秘书长了,专门给我做饭得了!”
杜天野起身走了出来,望着张扬,脸上并没有太多的笑意,低声道:“是我请你吃饭!”
傍晚的时候,张扬如约来到南湖农家菜,他看到了苏小红的那辆奥迪车,将皮卡车和奥迪并排停好了,苏小红站在船头,向他招了招手道:“快上来,就等你到了!”
杜天野抿了口酒,默默体味着,品味着酒,也品味着张扬的这句话。
张扬知道秦清想逗自己高兴,他笑道:“等我去了南锡,咱们离得就近了,以后我的资源就不愁浪费了。”
杜天野忽然展开臂膀紧紧将苏小红搂在怀中,苏小红内心深处想要抗拒,可是她并没有做出任何抗拒的动作,她沉浸在杜天野充满男子气息的怀抱中,她一直活得很孤独,而杜天野和她一样,两个孤独的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回到家中,张扬靠在沙发上,想起晚上杜天野和他的对话,他明白杜天野想表达什么,如果他留下,杜天野肯定会想尽办法来补偿他,不过张扬已经把事情想得很清楚,正是他的存在才让新机场建设遇到了麻烦,他的存在已经触及到杜天野的政治利益,作为朋友,他不想杜天野难做,就算是为自己考虑,他勉强留在江城,也没有太多发展的余地,剩下的只有离开。
乔梦媛道:“过两天我帮你问问……”
杜天野道:“我没想过你会走。”
阎国滔道:“我就让你安排一个人,哪有那么严重?”
张扬摇了摇头道:“只要我留在江城,还会有麻烦找到我,还会有人给你压力,这种刀时刻悬在脖子上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我想得很明白,我要离开江城,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张扬并没有觉着特别委屈,别人都以为他特失意,特郁闷,可张扬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知道这次新机场的停建整顿和自己有着直接的关系,杜天野免除他的一切职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牺牲小我成全大局,张大官人觉着自己为江城新机场牺牲一下不冤枉。
阎国滔这次真的目瞪口呆了,张扬才多大啊,正处?放眼全国有这么年轻的正处级干部吗?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他倒是这么说过,我现在对官职已经看得很淡了,只要有事可做就行,什么正处副处,我也没看在眼里。”
乔梦媛道:“你没事儿吧?不是受不了刺激,精神病都发作了吧。”
阎国滔道:“张扬过去帮过我一个忙,我欠他一份人情!”既然乔振梁专门交代过,他当然不好将乔振梁暴露出来。
张大官人并没有想得那么长远,在江城呆了这么久,他第一次有了离开江城的强烈欲望,他没有成熟,杜天野也和他一样,他们两个就像两个没有成熟的孩子,相互扶持,相互依靠,可时势已经不容许他们继续下去,政治上的压力迫使杜天野必须要做出抉择做出放弃,而张扬虽然甘愿牺牲,可是他却无法容忍长久的牺牲下去,他们之间必须要http://m.hetushu.com面临单飞的一天。
张大官人听到这话,心跳顿时加速起来,把副处磨正,一直都是他的心愿,可在江城努力了这么久始终没有得偿所愿,杜天野虽然私下答应明年帮他解决,可眼看就快了,谁曾想又出了新机场停建整顿这档子事,他的正处看起来已经遥遥无期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在他以为任途受挫的时候,身为南锡市市长的夏伯达居然会主动抛来橄榄枝,邀他前往南锡担任体委主任,张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首先想到的一定是顾允知听说了自己的状况,通过夏伯达帮助了自己,他过去和夏伯达的关系也就是普普通通,可这次夏伯达的雪中送炭还是让他很感动,张扬道:“夏市长,谢谢你的好意,我的事情有些复杂,不想给您添麻烦……”
阎国滔道:“我也不是刻意奉承您,很多话自然而然的就说出来了,习惯了,改不了了。”
张扬在九点多钟告辞离去,杜天野上了苏小红的汽车,他没有说话,在夜色中静静看着皮卡车远去的尾灯。
张扬道:“放心吧,这次新机场的事情让我明白了不少,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这次去南锡,我一定尽量低调,能不招惹麻烦一定不会去主动招惹。”
张扬道:“干杯!”说完将小黑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张扬抿了抿嘴唇,他沉默了半分钟的时间,然后低声道:“成!”
夏伯达的第一句话就是:“张扬,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来南锡吧。”开门见山,一开口就把他的邀请说了出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南锡,市体委主任周大年生病了,夏市长请我过去帮忙。”
阎国滔虽然知道乔振梁一定会过问,却没有想到他过问的会如此彻底,他笑着点了点头:“好,我明天就办。”
张扬低声道:“我也这么想,可是这件事又不方便问。”
杜天野道:“老夏啊,他有事情吗。”
杜天野愣了一下,然后缓缓摇了摇头道:“你没错!”
阎国滔笑道:“行啊,只要乔书记愿意,我肯定没问题。”
张扬没想到夏伯达这么痛快,他还在犹豫。
夏伯达挂上电话,脸上的表情却是复杂到了极点,一旁坐着省委秘书长阎国滔,他和夏伯达是中央党校的同期学员,同是秘书出身,不过阎国滔的升迁之路要比夏伯达顺利的多,夏伯达一脸迷惘道:“老阎啊,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杜天野刚把张扬拿下,你让我启用他,这小子可不是个乖孩子,走到哪儿准保要捅出点麻烦。咱们抛开他个人的事情不论,单单是徐书记那里我就不好交代。”
张大官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迅速,第二天一早,夏伯达的电话就把他吵醒,张扬和夏伯达虽然认识有一段时间,可两人除了偶尔碰面之外,私下里并没有太多交往,顾允知离休之后,他们之间几乎断了联系,所以他的这个电话让张扬多少有些诧异,而他的话更让张扬惊诧不已。
夏伯达被阎国滔揶揄的老脸通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打人不打脸,你说话可真不留情面,我选择低调不是为了搞好关系,避免出现矛盾嘛。”
秦清道:“难道是顾书记出手帮忙?”
乔梦媛道:“谨代表我个人。”
张扬道:“放心吧,我没事儿,绝不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官场上浮浮沉沉上上下下原本就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搞不好,过两天没准我又被提升了呢?”
杜天野道:“真没生我的气?”
乔振梁叹了口气道:“你啊,就是改不了拍马屁的毛病,可这也难怪,整个社hetushu.com会风气都是这样,我不让你拍,你岂不是要活活憋死。”
张扬道:“哪有这么快,单单是调动手续就得办理一阵子。”
阎国滔亲手为乔振梁盛了鸡汤放在他面前,乔振梁道:“我一天在平海,一天就容不得外人对平海指手画脚,国滔,留意一下,先给张扬在南锡谋个闲差过渡一下。”
张扬道:“过去我始终认为真正的朋友之间不该有太多的经济牵扯,可现在发现,政治上的牵扯其实比经济更加可怕,政治利益会让朋友变成仇人,也会把仇人变成朋友。”
张扬道:“我也没想过,一切来得很突然,可是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如果我继续留在江城,你的工作仍然无法顺利开展,我们之间还会有矛盾。”
秦清听说他被免职后第一时间打来了电话,电话中好好安慰了张扬一通,这边张扬刚把电话挂上,乔梦媛的电话又打来了,张扬听出乔梦媛的声音之后不由得笑了起来。
苏小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扬的事情她多少听说了一些,不过作为一个局外人来说她并不适合过问,杜天野既然开口了,她只能勉为其难的充当这个和事老的角色。
杜天野道:“人在官场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徐彪道:“杜书记,我说点意见行吗?”
徐彪坐下之后,神神秘秘道:“刚才我接到了南锡市市长夏伯达的电话。”
苏小红充满失落道:“为什么要走呢?这边那么多的亲人朋友你扔的下?”
阎国滔笑道:“老同学,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一口一个徐书记,徐光然是市委书记,你是市长,你们一个管党群一个管行政,你什么都听他的,干脆给他当秘书得了。”
组织部长徐彪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去找了杜天野,杜天野看到徐彪脸上的古怪表情,猜到一定有什么事情,示意秘书江乐出去。
张扬摇了摇头道:“别介,千万别,我现在最感谢的就是组织上给了我一个长期休息的机会,平时想放大假都没机会。”
张扬道:“我笑是因为我还没惨到无人问津的地步,落难了不假,可还是有不少阶级兄妹关心我。”
徐彪道:“人家怕你不答应呗,不过夏市长说了,他已经征求过张扬本人的意见,张扬同意调往南锡,只要咱们这边点头,马上他的组织关系就可以办理。”
秦清笑道:“你啊,还是别问了,如果别人帮了你真的想让你知道,早就说了,既然不愿说就证明人家不想让你知道,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调整一下,以饱满的精神状态来迎接崭新的工作。”
徐彪道:“咱们都明白,新机场的事情错不在张扬,就算有错,也掩盖不了他为新机场的奉献,该打的板子也打了,张扬表现的也算配合,短期内组织上不可能再启用他。”徐彪这句话说得比较婉转,是杜天野把张扬一撸到底,如果他这边免去张扬的职务,马上又恢复对他的任用,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他不可能这么干,其实所有人都看出,杜天野这板子打得虽然够狠够干脆,可打在张扬身上,痛在他的心里,重新启用张扬只是个时间的问题。可张扬这么快就提出了调动,就有东家找上门要人,这也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徐彪从杜天野的只言片语中已经意识到杜天野舍不得放走张扬,在徐彪看来,你舍不得放,你又不用,留着人家干什么?让张扬窝在江城受气吗?以张扬的性情你觉着可能吗?
夏伯达道:“张扬,你过去不是这样啊,行不行你给我个痛快话。”
张扬笑了笑,来到岸边一个箭步就窜了上去,落在船头之上,船身被他和图书震得一晃,苏小红哎呦一声慌忙抓住船身,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这厮存心的。
张扬愣了:“夏市长,您什么意思?”
杜天野道:“体委倒是一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张扬此时已经看到坐在船舱里的杜天野,他的笑容依然不变,向苏小红道:“里面还藏着一条大鱼呢!”
张扬为杜天野把酒倒上,然后给自己满上,低声道:“其实你比我更应该明白一个道理。”
张扬的坦然让杜天野感到惊奇,杜天野发现张扬忽然就成熟了许多,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又或是张扬因为机场的事情和他之间已经产生了无形的隔阂?
两人都笑了起来。
秦清道:“反正事情是往好的一面在发展的,你要从这次的事情中吸取经验,在这个社会,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秦清笑道:“我早就说过,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这么年轻,又有能力,别人都看在眼里,放着你这种干部不用,是一种政治资源的浪费,是国家的损失。”
乔梦媛道:“笑什么?这种时候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杜天野道:“你的意思……让我放了他?”
电话那头夏伯达笑了起来:“树挪死人挪活,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南锡正在筹备第十二届省运会,明年省运会就要开幕,现在很多事情还没有着落,市体委主任周大年同志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病了,我想来想去只有你最合适,你年轻有干劲有能力,怎么样?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道:“他怎么不直接找我说。”
苏小红和张扬喝酒的时候,终于有了问话的机会,她轻声道:“张扬,你真的要走?”
张扬笑了起来:“我那天是故意表现出生气的样子,没理由你说把我拿下就拿下,连一句挽留的话都不说,你是我领导不假,可过去,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老大哥,我的好朋友。”
张扬没好气道:“你请我吃饭不会自己打电话?”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也是,我一个副处级干部,乔书记顾不过来。”
阎国滔道:“不用你负责!”其实阎国滔也是满怀的迷惘,他实在想不透为什么乔振梁这么看重张扬,把张扬放到南锡,乔振梁究竟剑指何人?阎国滔现在还看不透,不过他相信,用不了太久,这件事就会露出眉目。
张扬道:“树挪死人挪活,现在我是个犯了错误的干部,留在江城只有闭门思过的份儿,还不如去南锡好好干点事情。”
杜天野面露愧色,他真挚道:“我仍然是你的老大哥,好朋友,永远都是。”
张扬一时间没想透其中的原由,这件事对他来说实在太突然了。他愣了一会儿,快速消化了一下夏伯达的话,方才道:“夏市长,我刚被杜书记给撸了,是个问题干部,组织上对我的处理还没完。”
乔振梁道:“还有,他不是副处吗?这次一并把他的正处问题解决了!”
杜天野道:“我怕请不动你!”
夏伯达道:“我敢用你就不怕麻烦,你只要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其他的事情都不用你过问,组织人事方面的事情全都交给我来处理。”
张扬笑道:“如果我们两人换个位置,可能我也会做出和你同样的决定,说不定比你还过分!”
小方桌摆在甲板之上,夕阳西下,整个南湖被晚霞映照的红彤彤的,苏小红点了不少的特色菜,还把她家窖藏的美酒带来了一坛。
秦清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轻声道:“夏伯达这次帮你是不是有其他的原因?”
夏伯达哈哈笑道:“什么错误?不过是为人顶缸罢了,他不用你,我用你,你只要愿意来南锡,我把你的正处也给http://www•hetushu•com解决了。”
杜天野道:“你帮了我很多,我真的想你留下来。”
夏伯达听阎国滔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自然不能在推三阻四,他苦笑道:“以后他要是在南锡折腾出了什么大事儿,我可不负责。”
夏伯达有些纳闷道:“你跟张扬关系很好吗?我怎么不知道。”夏伯达素来消息灵通,他知道阎国滔和张扬的关系并不怎么样,因阎飞的缘故,张扬和阎国滔之间还发生过一些不快,他隐约猜到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人推手,阎国滔既然出面,这个幕后的推手人物不难想象,十有八九就是省委书记乔振梁,想到这里夏伯达已经有了些回数。
乔振梁的这番话让阎国滔陷入长久的沉思中,他已经明白为什么乔振梁会过问张扬一个副处级干部的事情,这次江城新机场的事情,在乔振梁看来已经冒犯了他的权威,对方已经越界了,乔振梁很不爽,无论这件事针对的是谁?因为张扬而让整个江城新机场工程停建整改,这件事荒唐到了极点,乔振梁更不满的是杜天野的处理方法,如果杜天野坚持抗住压力,身为省委书记的乔振梁一定会出面来解决这件事,可杜天野为了所谓的大局观,而选择了让步,牺牲张扬一个,顾全大局。乔振梁嘴上虽然没说太多,可心里却是更加的不爽。
夏伯达道:“我还是担心无法说服徐书记。”
张扬把自己决定前往南锡的消息告诉了秦清,此时的秦清仍然没有睡,听说这件事之后,秦清也显得颇为诧异,她并没有想到张扬的事情这么快就得到了解决,就在刚才她还考虑是不是帮情郎渡过难关,把他调来岚山工作,想不到南锡市市长夏伯达已经捷足先登了。
“我知道,可是……”杜天野感觉内心中一阵刺痛,他调整了一下呼吸的频率:“我不想失去一个这样的朋友。”
杜天野望着他,等着张扬下面的话。
杜天野此时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在新机场的事情上,他的确愧对张扬,可是他没有其他的选择,新机场建设是平海五年重点工程,更是江城未来城市发展的重中之重,他必须有所放弃,不过这次牺牲的是他最好的朋友。
苏小红望着杜天野,芳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怜惜,她伸出手,小心地覆盖在杜天野的手背之上,杜天野反转手掌,将苏小红的纤手握在掌心,他的内心无比孤独,握住苏小红温软的小手,他感觉到一丝安慰,他低声道:“我很难过……”
苏小红还不知道张扬要走的消息,听他们这样说,显得颇为诧异。
张扬哈哈笑道:“你杜书记请客我敢不来吗?”
张扬道:“老在一个地方呆,我厌了。”
张扬反问道:“你觉着我有没有错?”
杜天野点了点头。
杜天野道:“到哪儿都一样,只要在体制中就得受到规章制度的约束。”
张扬道:“身在官场就不该有朋友!”
杜天野道:“这混小子,竟然偷偷摸摸搞起了调动。”杜天野有些生气,又有种说不出的失落,事实上是他先把张扬从新机场建设中踢了出来,把张扬的行政职务全都免去,这两天张扬表现的很平静很低调,和过去的样子大相径庭,杜天野虽然没有找他谈话,可是一直都在关注他的动向,想不到这厮终究还是对自己的处理有所反应,他要调职,无声的抗议啊!
杜天野愣了,原本端起来的茶杯凝滞在那里,双目呆呆看着徐彪,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真的?”
“千真万确,我放下电话就过来找你了!”
乔梦媛没说话,她虽然看不到张扬此时的表情,可心中已经推断出张扬的内心未必会像他嘴上表现的那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