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0章 开端

梁成龙道:“我对体委这边不熟悉,不过到哪儿当官都是一样,想当好官就要欺上瞒下,不是我打击你积极性,说句实在的话,南锡体委是个适合养老的地方,油水并不多,连新体育中心建设都没你们什么事儿。”
萧苕敏道:“房间准备好了,我陪您过去。”她伸手去接张扬手里的皮箱。
组织部长亲临,而且今天又是新来主任到任的头一天,他们没有一个缺席,臧金堂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周大年生病住院之后,他一直都以体委的领头人自居,热情洋溢的握住组织部长何英培的手道:“欢迎何部长前来指导工作。”
体委的四位副主任全都站在门口等着,这四名副局长也都是党组成员,过去体委主任周大年是即是局长又是党组书记,他生病之后,整个体委暂时处于群龙无首的局面中,这四名副局长谁都不服谁,白白胖胖穿着中山装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叫臧金堂,是党组副书记,也是体委中除了周大年之外资历最老的一个,原本他最有希望接替周大年的位置,可没想到中途杀出来一个张扬,他当上体委主任的美梦顿时宣告破灭,黑瘦的那个叫李红阳,运动员出身,也是几位副主任中在体育界成就最大的一个,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多次荣膺国内羽毛球冠军,还拿过两次羽毛球亚洲冠军,因为这段历史,李红阳根本不把其他几个副主任看在眼里,认为其他人都是外行,根本不懂体育。另外两名副局长一个叫刘刚,一个叫崔国柱,都是干体育出身,两人各有个的背景,需要重点提一下的是崔国柱,今年四十四岁,围棋专业五段,和市委书记徐光然是很好的一对棋友。周大年生病之后,崔国柱一直没少活动,徐光然也在言谈中流露出想扶植他的意思,崔国柱对当上体委主任也抱有相当大的希望,可张扬这位新主任的到来已经正式宣布他们几个全都没戏了。
何英培叹了口气,他也不能预见到今天会堵车,远处几个交警走了过来,小刘道:“好了,交警来了,道路很快就能畅通了。”
何英培道:“来得及,十二点才下班呢,体委离得不远,走路也就是十五分钟。小刘啊,你去安排车。”
何英培笑道:“没办法,市里也整顿了好多次,现在一切都要给建设让路。”说话的时候前面堵车了。
张扬笑了笑,和臧金堂握了握手,紧接着上来和他握手的是萧苕敏,女性在这种场面上从来都不甘落后,尤其是萧苕敏这位主任助理,以后她助理的对象就是这位年轻人了。
张扬笑道:“朋友帮我改装的,不值什么钱。”这句话就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满意,满意,萧主任,真是麻烦你了。”
张扬道:“没事儿,要不咱们下午上班再过去。”
张扬这才知道何英培已经提前打过了招呼。
梁成龙笑道:“咱可不能这么想,现在可不比往常,提高全民素质已经被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你看不见亚运热、奥运热、足球热一浪接着一浪,现在全民都参加体育运动,出门在外吃饭喝酒不谈点体育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爱国,不骂两句国足都显现不出自己的档次。”
何英培向小刘低声耳语了一句,小刘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哪有那么容易,过去我一直走的是夏市长的路子,他是个老好好,挂着市长的名字,可没有市长的权力,深水港的事情,他根本沾不上边,一直都是常凌空负责,现在常凌空走了,不知道和-图-书他怎么样。”
张扬道:“早就说你是个奸商,现在深水港建设遇到困难,你不是经常自称爱国爱家吗?现在该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萧苕敏道:“张主任,我没想到您来得这么快,办公室还没有准备好呢?”
张扬看到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笑着向何英培道:“何部长,要不咱们在附近吃点饭吧!”
那交警这才知道皮卡车里面竟然坐着南锡市组织部长何英培,这下糗大了,额头上顿时冒出了黄豆大小的汗珠子,他恨不能抽自己俩嘴巴子,怎么想起这个节骨眼上来查车?何英培的面孔还是经常在电视新闻中出现的,交警向里面看了看,知道人家说的都是真话,敢拦组织部长的车,除非他以后不想在南锡干了,慌忙敬了一个礼,把张扬的驾证行驶证全都递了过去。
张扬笑着拒绝道:“算了,我自己来吧,哪能让女士帮我拎箱子。”
张扬笑道:“好啊,麻烦萧主任了。”他的确没安排好住的地方,体委招待所离办公地点一墙之隔,能住在这里当然最好不过。
张扬目送何英培上楼,拿出电话正准备联系张德放的时候,手机刚巧响了,接通之后,却是体委主任助理萧苕敏打来的电话,萧苕敏是通知他住处已经准备好了,就在体委招待所2号楼408房间,萧苕敏显然有向领导献殷勤的意思,张扬道谢之后,挂上电话,又给张德放打了过去。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五十了,就算他们现在赶到体委估计人家也下班了。他想把车倒回去,可一辆渣土车已经跟了上来,皮卡车被两辆货车堵在中间,进退不能,张扬无奈的笑了笑:“何部长,看来咱们出来的不是时候。”
何英培不禁笑道:“我可不走过来指导工作的,今天我来是为了介绍新领导给你们认识……”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加重语气,向众人介绍道:“这位就是新来的体委主任张扬!”
梁成龙道:“南锡明年搞省运会,今年你就调过来了,看来领导还是很重视你的。”
萧苕敏笑道:“你可别小瞧我,过去我也是运动员出身。”
萧苕敏道:“我下午就准备,一个下午应该可以准备好。”
萧苕敏走后,张扬先去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刚躺在床上眯一会儿,他的房门就被敲响了。张扬拉开房门一看,却是梁成龙到了,梁成龙一进门就嚷嚷道:“我靠,你小子也忒不够意思了,来南锡当父母官了,就看不起人了,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先说一声啊。”
张扬点了点头,又感谢了一遍。
张扬熟悉了情况之后就和组织部长何英培一起告辞离去,何英培是坐他的车过来的,他当然要把何英培送回去,张扬对这位组织部长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长得滑稽了一点儿,可为人还是比较和蔼热情,是个老好人。张扬把何英培送到市委停车场,告辞的时候向何英培道:“何部长,等我这两天安顿好了,我请您喝酒,到时候还请务必赏光。”
张扬看到前面的渣土车走了,也朝那名交警要证,那交警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听到张扬找他要证,一口气全都冲着张扬发了起来,他大声道:“你们全都下车,你这辆车有问题。”
张扬也来到窗前看了看。
梁成龙撇了撇嘴道:“他啊,老油条一个,去哪儿都能吃得开,唐兴生畏罪潜逃之后,现在南锡市公安局他一个人说了算,他来南锡时间虽然不长,可名声不怎么好,你对他还是要保持谨慎。”梁成龙善意的提醒和*图*书道。
几名司机围着交警交涉,被交警厉声呵斥,又有人在忙着打电话,看得出应该是在找人。
张德放道:“你不寒碜我能憋死?咱们兄弟俩什么关系?能别提局长这茬事情不?晚上我给你接风,你住哪儿?下班我派人去接你。”
张扬认识徐光然其中一个弟弟徐光胜,对徐光利却没有见过,想不到徐光然肥水不流外人田,新体育中心竟然是他弟弟承包建设的。张扬道:“你让梁书记跟他打个招呼,他还不得乖乖把工程款给你。”
张扬道:“当然要叫上,我正准备给他打电话呢?”
萧苕敏心中暗道,我可不是什么主任,我是主任助理。不过整个体委都这么叫她,别人叫萧苕敏很坦然,可张扬是正儿八经的主任,人家叫她主任,她就有些消受不起了。
那些交警并没有急于指挥疏散交通,而是忙着给渣土车开罚单,这样的场面张扬过去经常见到,这些渣土车几乎都违章,只要交警想查,每辆车都能找出毛病。
站在门外的还有一个黑脸大个,他叫段建忠也是体委党组成员,是南锡市体委的纪检组组长,站在他身边的那位三十多岁的靓丽少妇是党组成员中唯一的女性,也走过去周大年的助理萧苕敏。
张扬道:“我这次过来南锡就是夏市长帮忙。”
张扬点了点头微笑道:“想看看我的房间!”
臧金堂还是一脸笑容的走向张扬,亲切道:“张主任,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啊!”这话听起来亲切,仔细品味就会发现其中的蔑视和质疑。
张扬笑道:“这样吧,我叫你萧大姐。”
张扬笑了笑,他犯不着跟这个小交警一般计较,如果他较真的话,就算不出动何英培,一个电话张德放就得颠颠的跑过来,对张德放,张扬还是很有信心的。
何英培笑眯眯点了点头,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张扬道:“明天吧,明天一早我过来。”
张扬道:“这次就算是逃过一劫吧,因祸得福我不敢说,不过初来乍到的,我还是低调老实一点,免得再有什么小辫子被人家抓住。”他看了梁成龙一眼:“你不是很忙吗?怎么来这么早。”
张扬点了点头,一旁党组副书记臧金堂问道:“张主任准备什么时候上班?”
张扬漫不经心道:“八字还没一撇呢,我可不是什么父母官体委主任,说穿了就是负责哄老百姓玩儿的闲职。”
相互介绍认识之后,萧苕敏道:“别都在外面站着了,赶快进去吧,饭菜都准备好了。”
萧苕敏道:“这间房是招待所条件最好的一套了,张主任看看,您还满意吗。”
梁成龙道:“天地良心,我最近被深水港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南锡市政府答应的工程款不到位,我正想办法筹钱呢,根本没关心官场上的事情。”他靠着张扬坐下,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这次牛逼大发了,因祸得福,副处变成正处了。”
张德放笑道:“什么公安局长,我是暂代,天知道什么时候能给我转正。”
张德放知道张扬要从江城调来南锡的消息,对张德放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张扬的到来他是双手欢迎的,听说张扬已经到了南锡,张德放欣喜道:“你怎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
身份在如今的时代也是通行证,身份越高通行的范围就越广,交警不但归还了张扬的驾证,还指挥其他车辆给张扬的皮卡车让路。
张扬很配合的递了过去,那交警看了看道:“你违章了知道吗?”
前往体委的路程不长,可是车辆却很拥堵,一路之和图书上随处可见运送渣土的火车,好好的一条明溪路搞得尘土飞扬,张扬把车窗都关上,听到身后何英培道:“这条路前往新体育中心建设工地,因为省运会即将在南锡召开,最近在抓紧工程进度。”
那交警道:“出示你的驾证行驶证。”
“暂代也是一把手。”
张扬笑道:“怎么说都是老相识了,我一个干体育的跟他也没什么利害冲突,听你这话意思,好像吃过他的亏。”
张扬心想这交警也够倒霉的,遇上自己到没什么,可车里还坐着组织部长何英培同志呢,何英培是南锡市常委成员,以他的能量对付一个小小的交警根本不在话下。
张扬这个郁闷呐,刚来到南锡就遇上这倒霉事,车上还坐着南锡市组织部长呢。
于是臧金堂陪着组织部长何英培先行,萧苕敏陪着张扬随后,其他几位党组成员都跟在后面。
因为没喝酒的缘故,这顿饭很快就结束了,午饭之后,所有人陪着何英培和张扬在体委办公区转了一圈,大致上熟悉了一下这里的环境。
一名交警冲着张扬的皮卡车走了过来,他看子看皮卡车,敲了敲车窗,张扬落下车窗笑了笑。
那交警道:“什么事?”
张扬笑道:“骂国足跟挡次有个狗屁关系?就他们那水准我都懒得骂。”
“你凭什么拦我的车?”那男芋的口气居然相当强硬。
张扬道:“这样我反而喜欢,刚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调养调养休息休息。”
张扬来南锡之前对体委并没抱有太大的希望,以为南锡体委和江城差不多,都是破破烂烂,一穷二白,想不到南锡体委不但环境优雅,看起来好像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虽然不是什么主要部门,可当一把手的感觉,就是爽!
梁成龙道:“说起这件事就来气,如果南锡市领导能够做到一视同仁还倒罢了,可他们根本就一碗水端不平,就说现在新体育中心建设工程吧,承包商是徐光然的弟弟徐光利,他的工程款怎么不拖欠。”
张扬初到南锡首要的事情还是先安顿下来,离开市委之后,他直接返回了体育宾馆,来到体育宾馆2号楼,发现萧苕敏正在大堂内安排着什么,看到张扬这么快就回来了,萧苕敏笑着迎了上来:“张主任,您回来了。”
张扬依次和崔光柱、段建忠握了手,最后一个握手的是李红阳,李红阳的手劲也是最大的一个,到底是专业运动员出身。
萧苕敏被他一口一个主任叫得不好意思了,她有些尴尬道:“张主任,您可别这么称呼我,我在体委就是一个打杂的,是主任助理,可不是什么主任,你叫我名字吧。”
正在这时候,一个矮胖的男子拿着大哥大走了过来,冲着那名交警叫道:“你们这儿谁是负责人。”
张扬听梁成龙分析了一会儿,发现梁成龙对市委书记徐光然的怨念很大,张扬过去和徐光然有过几次接触,总体感觉徐光然这个人还是比较和蔼的,如果梁成龙说得这些事都是事实,徐光然和丰泽的沈华成就是半斤八两,不过张扬在体制中混久了,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市委书记是一把手,他不安排自己人安排谁?换成张扬当了市委书记,肯定也会这么做。
萧苕敏又道:“张主任,您来南锡住处安排好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现在招待所给您安排一个房间。”
梁成龙笑道:“他也就在文化体育上忙活忙活,这次新提的常务副市长陈浩,副市长王海波全都是徐光然的门生,夏伯达在南锡想要翻身不容易。”
于是组织部长何和*图*书英培带着秘书小刘上了张扬的皮卡车,何部长坐进去就发现这车的配置很高,啧啧赞道:“看不出啊,这辆皮卡车的内饰不错,赶得上豪华车了。”
何英培也没什么表示,闭上双目,默默养神。
张扬提前五分钟就到了市委组织部,可足足等到十一点二十,组织部长何英培才姗姗来迟,看到张扬,他方才想起答应过要陪他一起去体委的事情,有些歉意的笑了笑:“你看我这记性,把这件事给忘了,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他这么一说,张扬反倒不好意识起来了,要知道人家毕竟是组织部长,自己的正处虽然是板上钉钉,可毕竟还没落实,何英培这个人倒是没有什么架子。
萧苕敏道:“从东面的那个小门走过去就是咱们体委办公楼,北边有一道门和体育场相通,晚上散步如果不想走远,您去体育场就行,想要健身运动,各种场馆也都有,最近很多运动员都在里面集训,管理严格了一些。”她把一张出入证放在桌面上:“您刚到体委来,还是有出入证方便一些。”萧苕敏考虑的十分周到。
萧苕敏笑着应了一声,她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向张扬道:“张主任,这下面就是招待所的小花园,现在是秋天,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花园里百花盛开竞相吐艳,景色很美,夜晚连风的味道都是香的。”
张扬笑道:“不用刻意准备,有个房间,有张办公桌就行。”他以后是体委的第一领导人,和蔼可亲是有必要表现出来的。
张扬觉着自己好像没有什么违规的地方,笑道:“警察同志,我哪儿违章了?”
矮胖男子道:“我们是在往体育场工地运送建筑材料,耽误了体育中心的建设,责任你承担得起吗?”他指着那名交警道:“我和你们张局是好朋友,你居然敢拦我的车。”他一边说话一边拨打了手机,手机接通之后,他说了几句就交给了那名交警,交警拿起电话,显得有些诚惶诚恐,电话打完之后,马上将手机交给那名矮胖男子,下令给渣土车放行。
何英培点了点头道:“也好,节省时间!小刘啊,跟我们一起过去吧!”
何英培习惯性的坐在后座,当领享的几乎没有坐副驾的习惯,秘书小刘坐在副驾给张扬指路。
张扬道:“萧主任过去练什么的。”
张扬道:“我明天正式上班,还要麻烦萧大姐带我去各科室各部门走一走看一看。”
秘书小刘听到他这么说也火了,板起面孔,冲着那名交警道:“你知道里面坐的是谁?组织部何部长。”狐假虎威的手法,几乎所有秘书都运用的纯熟。
梁成龙道:“忙个屁,我让所有工人都停工了,他们不给我钱,我拿什么发工资?你说这深水港的事情真他妈邪乎,许嘉勇死了,星月集团连钱都不出了,董事长范思琪回了新加坡,说是重新商讨投资方案,真搞不懂这女人搞什么?外国人咱们不说,就说何长安吧,他也是投资深水港的主力军,先期的两个亿都拿出来了,可这会儿突然玩起了人间蒸发,撂下这么大摊子,人不见影了,难道他两个亿都不要了?”
梁成龙不能置信的看着他道:“就你能老实了?我才不信。”
体委下属的体育招待所从体委小院的西门走出去就是,张扬发现这片地方建设的很不错,虽然已经是秋天,依然树影成荫,小桥流水,随处都是景致,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体委,会误以为走入了江南园林。体育招待所一共由三栋四层高的小楼组成,建成于七十年代末,红砖青瓦,砖墙上的http://www.hetushu.com爬墙虎已经枯黄,在砖墙之上更勾勒出古旧的肌理。
张扬当然知道何长安现在正忙于安顿女儿和外孙的事情,估计过阵子才能返回国内,他笑道:“好事多磨,说不定过几天一切事情都迎刃而解了。”
萧苕敏道:“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所在,张主任放心吧。”等到那两名整理东西的服务员走后,她方才小声道:“张主任,餐厅那边我都打过招呼了,你只管去那里吃饭,签名就行,如果不想去,可以打电话让他们直接送过来。”
张扬道:“用不着这么隆重,你现在是公安局长,事情肯定不少,我怎敢劳你的大驾。”
“你这辆车涉嫌非法改装,把车开到前面的八一停车场,去交警大队接受处理。”他说完把一张罚单就递给了张扬。
张扬心说等你安排好车,只怕已经下班了,他笑道:“要不坐我车去吧,我开车过来的。”
来到408号房,房门开着,两名服务员刚刚把床单被褥全都换成了新的,张扬把皮箱随手放下,这是里外两间套房,外面办公会客,里面是卧室,房间里的家具也很考究,不过稍嫌古旧了一些。
萧苕敏道:“田径,短跑、接力、跳远都还行,进过八一队,不过很快就被淘汰了。”看到张扬不让她帮着拿行李,萧苕敏也不再坚持。
那交警道:“这些渣土车驶入禁区,严重超载,涉嫌多项违章。”
张扬道:“我过去没干过体委工作,刚来到这里还没有任何头绪呢?”
梁成龙道:“我才不管呢,反正见不到钱我是不会开工了,上午徐书记把我们集中起来开了一个会,让我们克服困难,说起来容易,这困难哪是那么好克服的。”
何英培睁开眼,笑道:“招待所吃吧,体委的几位干部都在那里等着了。”
张扬笑眯眯回到床上躺下,一双赤脚翘在床尾:“我来南锡称不知道?装傻吧。”
张扬把萧苕敏告诉他的地址说了,张德放约定五点半派人去体育宾馆接他,临挂电话的时候,他又道:“梁成龙也在南锡,要不,我晚上把他也叫上。”
张扬开车来到体委的时候已经十二点过十分了,体委环境不错,绿树环绕中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就是他们办公的地方,后院有门直接通往老体育场。
张扬道:“时间能检验一切,对了,张德放在南锡混得怎么样。”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些混乱啊。”
体育招待所的餐厅虽然不是什么专业饭店,可饭菜做得却是极其讲究,他们的大厨过去是市政府一招的,退休后被返聘到这里。因为是中午的缘故,在何英培的坚持下所有人都没喝酒,他的在场让酒场的气氛也显得过于拘谨,张扬虽然是个健谈的人物,可今天他毕竟是第一天上任,对体委党组成员都不了解,自然不能像过去那样口若悬河,中午这顿饭,大家都吃得很小心很拘谨,体委每位党组成员都在悄悄观察着张扬,努力加深着这第一眼印象。
六位体委党组成员都望着张扬,其中不乏错愕和惊奇之色,他们都听说新来的体委主任很年轻,可谁也没想到会这么年轻,臧金堂今年五十一岁,他儿子都二十七了,臧金堂望着张扬,心中暗道:“看起来还不如我儿子大呢?什么世道,老子混了一辈子还不如这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以后居然要受他管了。”不过当着组织部长的面,谁也没把心中的迷惑说出来。
萧苕敏把事情说完之后,向张扬告辞,张扬把她送到门口,萧苕敏笑着道:“遇到任何事只管给我打电话,能够解决的,我一定尽力帮您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