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1章 明日之星

两位美女服务员开了两瓶国宴一号,分别给他们倒满美酒。
张大官人心说别说你一百七十几斤,就算你一千七百斤,我一样能够把你给拎起来。张扬道:“张局,今儿我可是饿了一天了,就等着晚上大吃一顿,你回头可不能心疼银子。”
张扬笑道:“我不给你们机会!”
张扬笑了笑,原本他是想给段金龙一个台阶下,可段金龙千不该万不该多说了这句话,什么叫先干为敬,根本是不给自己回绝的机会,张扬对段金龙这个人的印象大打折扣,他也看出来了这顿饭应该是段金龙安排的,可我又没想来吃你的饭,你给张德放面子,我要是不给张德放面子,我压根不到这里来,你他妈一个酒店的董事长跟我玩先干为敬?当着这么多人想挣回刚才的面子,非得让我喝完是不是?
钟海燕随后走了进来,她笑道:“各位领导,各位贵宾,今晚我持地安排了我们海天的两位明星服务员为你们提供全程服务,希望大家能够满意。”
在张德放的倡议之下,连干了三杯,方才进入对饮的过程,两位公安系统的干部话都不多,毕竟张德放才是他们的头儿,他们今晚过来的任务就是陪酒,张德放事先也打过预防针,张扬的酒量那不是一般的强悍,想要把张扬灌醉,最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所以孟允声和王泰和也没有勉强张扬喝酒,只走出于礼貌和他喝了两杯。
聊着聊着不觉已经到了五点半,张德放的司机王可开着警车过来接张扬,梁成龙也就没开车,和张扬一起上了警车,上车之前,体委招待所的经理徐宏宴追了出来,他也听说体委新来了主任,就住在招待所,可一直没有机会跟张扬搭上话呢,干他这一行的都很有眼色,看到张扬下楼,他不失时机的走过去搭讪:“张主任,您好,我是这里的经理徐宏宴。”
段金龙这会儿算是明白了,张德放和张扬的关系真是不一般啊,今天自己做错了一件事,就是乱拍马屁,没有顾及其他人的感受,张德放都发话了,这杯酒喝吧!他端起酒杯一仰脖把酒喝了。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段总啊,你经营这么大的酒店,应该知道酒场上的规矩,先干为敬可以,可咱们俩喝酒,你可不能先干为敬,论级别咱们差不多,论年龄你比我大上许多,你是老大哥,应该我敬你,怎么可以把顺序搞错呢?”
钟海燕看出段金龙脚步轻浮,慌忙上前扶住他,关切道:“段总,怎么这会儿就喝多了?”
张德放招呼大家落座,几个人谦让了一番,张扬今天是主宾,他和张德放两人在中间坐了,其他人围着他们落座。
段金龙笑容僵硬的看着张扬道:“你说吧,我听着呢!”心中这个火啊,只差就要迸发出来了。
梁成龙笑道:“最近生意不好,手头紧,你们海天的饭菜太贵,我消费不起。”
段金龙道:“你是客,我是主啊,敬客人是应该的!”
张扬今儿也不知怎么回事儿,这段金龙说什么话他听着都不顺耳,心说这厮真是个贱人,今晚过来专门为了讨嫌找难看的吗?张扬端起酒杯道:“段总啊!咱们虽然是初次见面,可有句话我得说说你!”
段金龙道:“张主任放心,只要是张局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后就把海天当成自己的家一样。”他觉着自己的这句话说得十分热情,也很到位,顺便又卖给张德放一个人情,给足了他面子。可这句话张大官人听起来却不是太爽,什么意思?感情我要走到你这海天来吃饭还和*图*书得看着张德放的面子?你在暗示我,体委主任的面子不够?
张德放乐道:“我还就喜欢看你乱性。”
张扬笑道:“又不对了,我既然来到南锡工作就是南锡人了,段总不把我当成南锡人,是不是不欢迎我啊!”
张扬笑道:“梁总说得对,我和段总刚才的那杯酒还没喝完呢?”
张德放又和梁成龙握了握手,笑道:“梁总,我们这些指着工资吃饭的可不能跟你比,今天我做东,什么时候轮到你?”
王可没回头,笑着回答道:“张局在海天大酒店恭候大驾呢?”
张扬微笑道:“不对啊,请客的是张局,咱们都是客!”
钟海燕格格笑道:“张局,您放心吧,我等一会儿就过来,让段总先陪你们,我拿着段总的薪水,必须要先做好工作,等我忙完,马上就过来。”
张扬笑眯眯望着张德放道:“张局,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张德放笑道:“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我坚信你的到来会加快南锡的经济发展,你就是咱们南锡政坛的未来之星!来!为了欢迎我的小老弟,为了咱们南锡的未来之星,咱们干了这一杯。”所有人齐声响应。
张扬笑道:“想啊!不过我怕喝醉!”
张扬道:“张局啊,我算看出来了,今儿你是蓄谋已久,一心想把我给灌趴下,我可要提醒你啊,酒能乱性,我要是喝多了,犯了什么错误,到时候你得承担责任。”
钟海燕撅起樱唇道:“张主任,您是不是不想跟我喝酒啊!”
张德放把话题引到张扬的身上:“长治久安也要靠大家,希望张主任的到来能够提升全民身体素质,这样才能更有力的和犯罪分子作斗争。”
张德放笑道:“张老弟,你来了我高兴啊,来!这次我陪!”张德放对张扬的脾气是很了解的,开始的时候他觉着张扬有些改变,可这会儿发现,张扬骨子里那股傲气根本没变,段金龙想巴结自己不错,可他的话显然得罪了其他人,张德放现在出面就是给段金龙一个台阶下,他说话的时候又用腿碰了碰张扬。
钟海燕又和梁成龙握了握手,娇声道:“梁老板,我可得说说你,你平时都不怎么照顾我们的生意,整天往天岚大酒店跑,是不是他们的菜比我们的好吃?”
钟海燕笑道:“张主任,我认得您,我是海天大酒店的大堂经理钟海燕,受了张局长的委托,特地在这里恭候您的大驾。”
梁成龙道:“段总有张局相助,必然财源滚滚而来!”
张德放笑道:“钟经理,你要是想看到张主任乱性,就赶紧把他给喝多了,到时候就有机会亲自感受一下了。”满桌人都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暧昧的味道。
满桌人都看出来不太对了,张德放今儿做东,眼看有些不妙,悄悄在桌下用膝盖顶了顶张扬,提醒他把这杯酒喝了,别让段金龙太难看。张大官人似乎浑然未觉,笑眯眯看着张德放道:“张局啊,今儿太隆重了,又是鲍鱼又是澳龙的,成了,菜别上了,又没几个人,真不忍心把你今年的工资奖金全都吃光了。”
王可道:“张局只说,让我一定接待好张主任,说张主任不但是他的贵宾,也是南锡市的明日之星。”
张扬呵呵笑道:“人之常情,我毕竟是他的直接领导。”他向王可道:“张局呢?”
梁成龙心中暗乐,他之所以不来海天是有原因的,这个段金龙很不会做事,自以为在南锡有些关系,眼界很高,梁成龙跟他接触过几次对他的印象不好,梁成http://m•hetushu•com龙当然知道今天是张德放请客,张德放不该把段金龙弄来,这厮说话真的很不中听,惹得在场人都有些心烦。
张德放心中这个气啊,梁成龙啊梁成龙,你可真不是东西,我出面当和事老,你狗日的唯恐天下不乱,这不是使坏吗?
孟允声和王泰和两人静静旁观,他们也认为段金龙的话很不中听,张扬不给他面子的确是应该的,却不知张扬能够说出什么道理来。
张德放笑道:“喜欢吃什么只管点,有朋自远方不亦乐乎,吃多少我都买单,我豁出今年的工资奖金都不要了。”话说得大气磅礴冠冕堂皇,可实际上吃多少张德放都不会掏一分钱,虽说是代局长,他可是现任公安局的一把手,放眼南锡的各大酒店,不给他面子的还真没有,张局长要是去买单,那不是伸手去打人家的脸吗?
钟海燕道:“我早就听说张主任海量,您别谦虚了!”
段金龙这会儿脸色有些难堪了,他意识到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有些存心故意,人家没把自己看在眼里。可他一开始也没把张扬放在眼里。如果不是张德放在场,他根本不会给张扬这个面子,一个体委主任而已!老子怕你呀?
张扬笑道:“好啊!你说怎么喝,咱们就怎么喝!”
张德放和梁成龙对这厮都是相当了解的,看到他这样的做派,心中都是一愣,不一样啊,想不到短短时间内,张扬在场面上表现的水准提高了不少,看来吃一堑长一智果然是至理名言,新机场的事情给了张扬一个教训,通过那件事,他在为人处世上低调了许多,只是不知道是暂时这样,还是真的发生了改变?
梁成龙道:“那倒没有,我一个生意人跟他能有什么利害冲突?反倒是你们都在体制内,凡事要多些警惕。”
张德放善于察言观色,从张扬的举动中已经猜到段金龙刚才的那句话惹张扬不爽了,他笑道:“段经理你这么说我心里可不是滋味了,咱可不能结识新朋友忘了老朋友啊!”
张扬稍一用力就把张德放抱得离地而起,原地转了一圈才把他放下,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张德放笑道:“行啊!咱们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够不够力?哈哈!我现在可是一百七十斤!”
张德放跟着帮衬道:“喝不醉还叫喝酒吗?今天请你来就是不醉无归!”
汽车来到海天大酒店,王可一直将他们送到大门口张扬和梁成龙下了车,却见门前站着一位身穿黑色套装的白领丽人,梁成龙低声向张扬道:“钟海燕,海天的大堂经理跟张德放不是一般的好。”张扬顿时从梁成龙的话里咀嚼出了一番不同寻常的味道。于是多留意了一下这位海天的大堂经理,钟海燕二十八岁,身材高挑,容颜俏丽,秀眉弯弯,鼻梁高挺嘴唇小巧而饱满,左边唇角处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这颗痣非但没有影响到她的容貌,反而让她过于精心修饰的面孔生动了许多。钟海燕看到张扬顿时笑了起来,眉毛弯弯,一双妩媚的眼眸也弯成了月牙形,缓步迎向张扬。
张扬道:“我干我的体委,他干他的公安,挨不上!”
众人都笑了起来,酒桌上有漂亮女人在场气氛容易变得轻松,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其实酒桌上也是亦然,酒这玩意儿容易让人体的荷尔蒙水平上升,需要有人适当的调节一下。
张扬淡然道:“随意吧!”他只是沾了沾嘴唇,就把酒杯放下。
张德放笑道:“来晚了总比不来强,快!坐在张主任身边,好好陪我这位小老弟hetushu•com喝几杯。”
段金龙道:“我得出去透透气,海燕,去……那小子真不是个东西!”他嘴里的那小子自然是张扬无疑。
段金龙道:“你从江城来,我是南锡人啊!”
张扬端起酒杯,可梁成龙突然说话了:“张局,您别忙着掺和,张主任和段总的那杯酒还没喝完呢?”
钟海燕格格笑道:“听出来了,是对我们有意见,好啊,回头我给你个打折卡,业务方面8折,您自己过来吃饭,只管签单。”
张德放笑着和张扬碰了碰酒杯,两人又干了一杯,梁成龙也和张扬干了两杯。
钟海燕妩媚一笑,在张扬身边要了,服务员给她添了一套餐具。
段金龙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几乎来者不拒,谁跟他喝他都把酒喝干,可到了自己这儿却只是沾了沾嘴唇,这不是摆明看不起他吗?段金龙在南锡还是很有实力的,他能和张德放打成一片,证明他有一定的社交能力,今晚张德放设宴,肯定是段金龙买单,他之所以过来参加晚宴,是给张德放面子,而不是真的想要迎接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张扬的名字他听说过,仅限于宋省长的前未来女婿,段金龙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一些不悦。不过当着张德放的面他也不会轻易发作,段金龙再次端起酒杯找上了张扬,他是想把刚才的面子找回来,只要张扬这次喝干了,他等于把面子圆回来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段金龙前脚刚走,你后脚就跟进来,主子受了欺负,奴才过来给出气了!”张扬刚才从梁成龙的话中猜到钟海燕和张德放之间可能有些暧昧,所以他对钟海燕肯定要宽容一些,张扬笑道:“钟经理,我这人常常酒不醉人人自醉,你这一来,我已经有七分醉意了!”
梁成龙道:“海天啊!张局今晚要请吃鲍鱼喽。”
段金龙对张扬并不熟悉,他也搞不懂张德放为什么要对一个新来的体委主任这么客气?在他看来体委并不是什么重要部门,这两年之所以受到南锡老百姓的关注,还是因为即将举办省运会的缘故,段金龙和张扬喝了两杯酒道:“张主任,以后要多到海天来啊!”
段金龙浑然不觉道:“张主任,咱们再加深两杯!”
梁成龙笑道:“明曰之星?这个头衔好!”
张扬喝酒不怕,可张德放给他安了一个未来之星的头衔,这帽子有点大,不过张大官人的脑袋也不小,除了绿帽子,哪有他不敢戴的?端起酒杯干了杯中酒。
张扬道:“段总好酒量!您先吃口菜,空肚子喝酒不好!”他话说得很到位,可没有端杯的意思。
钟海燕一双美眸在张扬的脸上妩媚的扫了几眼,端起酒杯道:“张主任,我对你仰慕已久,今天咱们就用酒来表达一下心情吧!”
张扬远远就闻到她身上法国香水的味道,很好闻,不过稍嫌浓烈。
徐宏宴受宠若惊的握住张扬的手,一脸笑容道:“晚上我安排一桌饭,给张主任接风洗尘!”他和体委招待所是承包的关系,过去在体委主任周大年的关照下,上缴的费用一直都很低,现在周大年病了,徐宏宴在体委也就失去了靠山,招待所是很多人眼中的肥肉,他的承包又刚好在今年年底到期,张扬这位新任体委主任的到来给了徐宏宴一个契机。
张德放这个郁闷呐,心说今天怎么回事?张扬这厮真是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斗争,段金龙就算说话不中听,可人家毕竟是这里的东道主,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也得给我点面子不?今儿有些邪乎,张扬似hetushu•com乎跟段金龙掰上了。
梁成龙道:“我也想看看!”
张扬刚刚走入包间内,张德放就哈哈大笑着迎了上来,他张开双臂,给了张扬一个热情拥抱:“张老弟,欢迎来到南锡!”
段金龙听到这句话,方才意识到今天有些失言了,呵呵笑道:“只有一个长治久安的环境,我们这些商人才能安安稳稳的做生意啊!”
张扬和钟海燕握了握手,感觉她的手很软,张大官人还是很有风度的,稍稍一握,马上就放开,微笑道:“钟经理好。”
张德放生怕他们再度陷入僵局之中,乐呵呵端起酒杯道:“来,这杯酒我陪了!”
张德放笑道:“段总,我能帮上忙的就是维护社会治安,和一切犯罪行为作斗争,你生意上的事情我可不会掺和!”
张德放笑道:“赶紧倒酒!张主任绝对是海量,今晚咱们一定要让张主任喝尽兴,海燕,你把其他的招待全都推了,过来陪我这位张老弟喝好。”
梁成龙坐在车内,回头看了看汽车驶出好远,仍然看到徐宏宴站在门口向他们挥手道别,忍不住笑道:“恭喜你啊,才来到南锡就感受到马屁的温暖了。”
段金龙望着张扬,心中真是郁闷到了极点,麻痹的,什么世道?你能先干为敬,我就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段金龙端起酒杯,张德放的面子他得给,借着张扬的这句话赶紧收场吧!这杯酒喝完就是连干了三杯,段金龙平时酒量还成,可今天这三杯酒喝得实在是窝囊,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向众人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去洗手间。”
两位身姿窈窕,相貌姣美的服务员走了进来,两人都穿着红色旗袍,裙子开叉很高,走起路来,雪白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一时间包间内增添子几许旖旎之色。
段金龙笑道:“不敢不敢,张局是我的贵人啊!”拍马屁也是一门学问,不但要找准对象,也要分清场合,段金龙虽然找准了对象,可他没看清场合,在场的官员不少,今天的主角是张扬,张扬心中自然有些不爽,其他的几位公安口的听到这话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你段金龙什么意思?和着你眼里就只有张德放一个?我们都是来蹭饭的吗?
张德放向张扬道:“菜我已经先安排了,你看看单子,需要点什么再加上。”
两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摆了摆手,这种场合,以他现在的身份根本不需要亲自点菜,微笑道:“随意吧!”
徐宏宴笑着点头,目送张扬坐着警车离开还站在招待所门口挥手告别,他认得来接张扬那辆警车的牌号,是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的车。徐宏宴心里默默盘算着,这位新来的张主任真是很有面子啊,前来第一天,组织部长亲自把他送过来,现在公安局长又请他吃饭,看来外界对他的一些传闻都是真的。
张德放端起酒杯道:“今天我做东,我就不谦让了,我说一句,欢迎我的小老弟张扬前来南锡,祝贺平海省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来到南锡,让我们共同举杯见证一个伟大历史时刻和一个前途无量的政治明星的来到!”
张德放笑道:“我这位张老弟可是咱们平海体制内的钻石王老五,放眼平海省内,想俘获我这位小老弟的美女可是不计其数。”
看到段金龙喝了这杯罚酒,张扬笑道:“段总海量啊,这杯酒我敬你啊,刚才跟你开个玩笑,得罪的地方还望海涵,当兄弟的先干为敬!”他把杯中酒干了。
钟海燕娇滴滴道:“张主任怎么乱性啊?”这话充满了挑逗的意味。虽然在场的公安干部有http://www.hetushu.com好几个,可钟海燕根本没有任何的拘束。
梁成龙心中暗赞,张扬就是张扬,该打脸的时候出手毫不犹豫,段金龙这种势利小人就是应该教训一下。
钟海燕带着一缕香风走入包间之中,来到张扬和张德放之间,双手分别按住两人的肩头,娇声道:“张局长,张主任,我来晚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多谢徐经理的美意,我已经和朋友约好了,改天吧。”张扬并没有拒绝,来到一个新地方,就必须要找到可以利用的突破口,别小看徐宏宴之流的小人物,利用他们可以迅速的了解体委的真实情况。
张德放还没说话呢,梁成龙道:“我看是这个理儿,凡事就得有规矩!”他跟上去打脸很干脆很及时。张扬看出梁成龙和张德放之间应该有些不为人知的矛盾,今天梁成龙始终站在张德放的对立面。
段金龙道:“是啊,张主任,刚我那杯酒都喝完了,该你了!”
张大官人听得有些发毛,笑道:“张局,今儿我初来乍到的,咱可不兴寒碜人的。”
段金龙憋得满脸通红,他根本没想到这厮这么会歪搅胡缠,照着他的意思难不成自己的这杯酒白喝了?
张扬笑道:“张局在推卸责任啊!当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秩序,只有一个良好的秩序才能保证广大市民安心生活,有了你们的保障,运动员才能够更好的投入训练中去,才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有机会一定经常过来。”
段金龙这个气啊,这他妈也太欺负人了,把我当猴耍吗?我刚才那杯酒白喝了,我认了,可你他妈又给我倒了一杯,还说要罚我,当着这么多人,你根本就不给我面子!这会儿段金龙一张脸憋得发紫了,可当着张德放的面,他又不好发作。
梁成龙笑道:“我排队,领导先来,我在最后压阵。”
段金龙道:“张主任,咱们再来一杯。”他一仰脖把酒喝干了,喝完之后用空杯示于张扬道:“先干为敬!”
看得出钟海燕很有些社交手腕,她引着张扬和梁成龙两人来到了海天大酒店28层,张德放定下了楼顶的观光餐厅,让服务员把四周的窗帘全都拉开了,透过周围的落地窗可以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来欣赏南锡。海天大酒店是南锡最早的五星级饭店之一,九零年建成,之后的三年都成为南锡餐饮业的龙头,可从去年开始,天岚、君缘两大酒店的崛起,让海天的势头减弱了不少,南锡的官员富商有了更多的选择。
张扬笑了笑道:“徐经理,你好!”他伸出手和徐宏宴握了握。
张德放哈哈大笑,在桌下踢了张扬一脚,望着段金龙道:“段总,今儿啊,我可不能向着你了,张主任说得对,你当老大哥的哪能跟小老弟先干为敬啊!坏了规矩,得罚!一定得罚!”
张大官人心说,今儿来得没几个好东西,一谈到这些话题,一个个都来了兴趣。
张德放把张扬介绍给身后的几个人认识,首先介绍的是公安局副局长孟允声,还有一位是交巡警大队长王泰和,他们几个都是公安系统的,再有一位就是海天大酒店的董事长段金龙。
钟海燕伸出手去在张德放的手背上悄悄拧了一下,嗔怪道:“张局,您好过分!”
张扬示意那美女服务员把酒瓶交给自己,他亲自给段金龙斟满了一杯酒,微笑道:“凡事都要有规矩,酒场上自然有酒场的数矩,段总乱了规矩,按理应该罚你,你得把这杯酒喝了!”
段金龙出了房门,气得狠狠在墙上捶了一记,刚巧看到钟海燕朝着这边来了,他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