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4章 就要领导你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话:“老崔真是一个好同志,明明身体有病,还要坚持工作,真是党的好干部,以后我们要向他好好学习。”
崔国柱知道这小子正在公开向自己发难,他冷笑道:“小张同志,这是领导的决定。”
张扬笑道:“领导的决定也不一定都是正确的!”这话一说,举座皆惊,公开质疑领导的决定,张扬真是好大的胆子。
崔国柱怒吼道:“你给我坐下!”
两人都是笑着说话,可心里都弄些郁闷,本该挺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搞得如此复杂呢?
崔国柱怒道:“你给我坐下,我就要领导你。”崔国柱真是被气糊涂了,这句话说得所有人都愣了。
崔国柱强压一口气道:“下面我谈谈我们体委近期工作的重点。”
一个新的问题又摆在眼前,党组书记和体委主任究竟谁大?市领导虽然安排了一位体委主任,一位党组书记,可他们并没有明确体委工作由谁来主持,这就让本不复杂的南锡市体委变得有些复杂了。
崔国柱觉着腰眼一麻,强忍着麻意没有吭声,党组书记的意志还是很坚强的。他听到张扬在一旁交代:“一定要不惜代价挽救崔国柱同志的生命,他是我们体委的优秀工作者,我们的楷模,身怀重病,仍然坚持工作在第一线,是为了我们祖国的体育事业累倒的啊!”
徐光然有些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道:“老夏,党政工作都重要,可是关键时候还是要听党的话嘛!”
张扬笑道:“你可不能推辞,市领导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就是看中了你的党性原则,以后一定要把党的工作真抓实干,体委具体的工作安排我们几个会主动承担起来,党的工作不容马虎啊。”
几位副主任看到崔国柱尴尬的样子,心中却生出无比快意,不知为何,大家都巴望着崔国柱出洋相,谁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心理,反正眼瞅着崔国柱当上了党组书记,没人心里舒服,张扬空降当了体委主任,每人都看着张扬不爽,觉着他是靠后台没本事,可崔国柱当了党组书记每个人心里都是极度的不爽,就算过去崔国柱在几位副主任中排名也无法进入前三,可他偏偏就突然杀了出来,当上了党组书记,他凭什么?无非是陪领导陪得好,会哄徐书记开心。
何英培道:“党政分开,说的容易,做起来太难了,权力发生重叠,必然发生矛盾,我看体委的事情需要慎重考虑,必须要明确体委的领导人。”
张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微笑道:“老崔,说吧,回头我还得视察体育场馆,今天咱们的会议尽量简明扼要。”
崔国柱愣了,他确信自己没听错,张扬叫他老崔,没叫他崔书记,崔国柱有些生气,现在我是党组书记,咱们开的是党组会,在会议室里我说了算,你是体委主任不假,可也不能摆这么大的谱,颐指气使的样子,你有资格领导我吗?下围棋的人性格内敛的居多,崔国柱心里很不满,可嘴上没说出来,他咳嗽了一声道:“今天召开这个党组会议,主要是为了宣布市里的几个决定,也谈一下我们体委近期的工作。”
m.hetushu.com国柱脸皮有些红了,这厮实在太嚣张了,这句话说得高高在上,好像是对下级说话。
何英培道:“老夏,你不能把什么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张扬可是你从江城调来的干部,他出了问题,你也是要负责的。”
崔国柱听在耳朵里,恨得牙根都痒痒,麻痹的,我没病,我就是让你给气的,让你硬生生气出来的毛病。你得意吧,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崔国柱要继续演下去,要把这件事情闹大,他认为市里不会不管这件事的,张扬也许会因此倒霉。
夏伯达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影响真是不好,回头我去医院看看。”
张扬进入小会议室一脸的笑,这让几位党组成员多少有些诧异,在大家看来,崔国柱被任命为党组书记,最失落的应该是张扬才对,可是看他的表情,似乎情绪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几位副主任心里不平衡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大家都知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要是党组书记崔国柱和体委主任张扬掰扯起来,大家都乐于看看热闹。
夏伯达道:“徐书记,其实这件事我们也有责任,组织上一直都没有明确体委的工作具体由谁来负责,产生纠纷也是难免的。”
崔国柱忍不住了:“小张……”
身为罪魁祸首的张大官人道:“我叫过了!”这厮倒是有先见之明。看到崔国柱气成这个样子,所有人又开始同情起他来了,当个党组书记容易吗?不过多数人也在想,崔国柱的肚量也太小了一些,张扬根本就是要挑起他的怒火,就是要让他失去镇定,崔国柱偏偏就上了他的当。
夏伯达去南锡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时候叫上了组织部长何英培,夏伯达这个人缺少担当精神,什么事情都喜欢拽上一个分担一下,当然他拉何英培去的目的是想探讨一下体委的事情。
崔国柱还想说什么,一直没说话的臧金堂开口道:“老崔啊,我看先听听张主任说,毕竟张主任是我们的领导。”
夏伯达内心一震,他终于明白徐光然问这句话的目的何在,徐光然想要在党组书记的问题上做文章,他不想张扬来南锡,可是省里压下来的事情他又拒绝不了,徐光然毕竟是市委书记,政治上他有自己的主见,对上级领导不会盲目服从,自从知道张扬来南锡当体委主任已成定局,徐光然就有了打算,周大年离职之后,空出的不但是体委主任的位置,还有党组书记。张扬担任体委主任,党组书记另选他人,徐光然这一手美其名曰党政分开,事实上等于将体委的权力分开,不能让张扬党政权力集于一身。
徐光然道:“老梁说得对,我们共产党人最重要的就是实事求是,浮夸之风不能要,过去我们曾经深受其害,在当今好时代,绝不能让这种风气重演。”徐光然的这番话说得显然有些重了。说完这番话,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我们也要看到年轻干部的优点,他们热情,有想法,有冲劲,我们的改革必须要这样的年轻人来推动。当然做工作仅仅依靠热情是不够的,不能一味的向前迈步子,还要走得稳。”
m.hetushu.com国柱道:“小张,恐怕你没有领会领导的精神。”
张大官人也不是没有同情心,他倒是觉着崔国柱有点可怜,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刚才这家伙还口口声声想要领导自己来着,麻痹的,你配吗?我是体委主任,马上就是正处级干部,让你管党务,你就老老实实管党务现在好了,非得要领导我,好胜心太强,闹出毛病来了。
张扬在一旁道:“老崔啊,体委近期工作,回头我会和几位副主任商量着办的,党务工作是我们的重点,你能把党务这块抓好就不容易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过问。”
徐光然道:“我看崔国柱同志不错,党性原则很强,本身就是围棋高手,善于把握全局,由他来当党组书记,和小张搭档,要冲劲有冲劲要沉稳有沉稳。”
张扬正对着崔国柱坐下了,会议桌一首一尾,两人距离的很远。这让崔国柱有些不自在,按照过去的习惯,党组书记坐在中间,其他人坐在会议桌的两旁,可张扬偏偏选择他的对面坐下了,笑眯眯看着崔国柱,轻声道:“都在等我啊,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老崔,开始吧。”
夏伯达笑道:“如果真是这样,崔国柱的气量也太小了一些,身为一个接受党和国家培养多年的干部,胸怀怎么可以这么狭窄呢?”
何英培道:“小张应该多尊敬老同志嘛,他是体委主任不假,也不该这样去气一个老同志。”
崔国柱再也按捺不住了,大声道:“你什么意思?我是党组书记,我没权利谈体委的工作吗?南锡市体委难道不需要党的领导。”
张扬道:“老崔啊,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咱们别在这件小事上纠缠不休了,我看大家都有重要事情要办,今天先散会吧。”
张扬道:“那你说,我们都听着呢?”
崔国柱很得意,这么多年陪着徐光然下棋的功夫真没白费了,尽管徐光然的棋艺很臭,有些时候,他看到徐光然的昏招都想要骂娘,可他得忍住,还得不着痕迹的让徐书记赢上几局。现在看来,他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张扬只是意外,而臧金堂几位副主任的心理就是嫉恨了,徐光然做出这个决定的最大好处就是,转移了目标,让这帮体委副主任原本对张扬同仇敌忾的心理发生了改变,他们可没有一致对外的觉悟,看到崔国柱被提升了上去,最恼火的就是臧金堂,他过去一直是党组副书记,在他看来,就算是提一位党组书记,也轮不到崔国柱。
外面响起了救护车的呼啸声,大家一起把崔国柱架上了车,张大官人这会儿出了点力亲自把崔国柱给扛了上去,他年轻力壮,再说了崔国柱就是他气成这个样子的,他总得做点表面功夫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张大官人发现崔国柱的毛病并不大,他背着崔国柱上车的时候这厮就醒了,只不过他继续在装。
崔国柱怒了,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啊,我好歹也是党组书记,现在开得是党组会议,你一个党组副书记凭什么散我的会?崔国柱冷冷道:“小张,我的话还没说完!”
夏伯达道:“我去问问这件事。”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张扬刚来,他对http://m.hetushu.com体委的情况并不太清楚,对年轻干部,还是要宽容一些。”
张扬笑道:“老崔啊,你别急,国家提倡党政分开,我绝对不会干涉党员活动的事情,我现在谈的是体委的领导结构,能不能让我先发表一下意见,有道是,要想好,大让小嘛!”
何英培道:“差不多了,张扬担任体委主任,其他几位副主任不变,党组成员不变……”说到这里他意识到了什么,小声道:“党组书记还没有确定。”
夏伯达本来想出声反对,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党政分开?还不是为了分薄张扬的权力,从一开始徐光然就对张扬前来南锡持有反对态度,现在他的做法更证明了这一点,身为体委主任却当不了党组书记,这件事谁都能看出来很不正常。所有人都知道张扬是夏伯达请来的,徐光然这么做显然没有顾及他的感受,别人都认为夏伯达应该站出来了,至少要说两句不同意见,可夏伯达让所有人失望了,他没说话,夏伯达认为自己用不着说话,张扬本来就不是自己弄到南锡来的,徐光然这么做的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得罪张扬,一个是得罪阎国滔,是他自己找不自在,夏伯达懒得去管。
刘刚距离最近,看到崔国柱突然倒了下去,慌忙一把将他抱住。崔国柱脸色铁青,牙关紧闭竟然被气得晕了过去,刘刚大声道:“赶紧叫救护车!”
何英培笑了笑,其实他也是不赞同把崔国柱提升为体委党组书记的,可徐光然给了他暗示,这样的做法很值得商榷,容易造成同事之间的矛盾,事实证明就是如此,崔国柱才当了不到一天的党组书记就被气得进了医院,何英培道:“舆论对张扬很不利啊,都说崔国柱是他气倒的。”
于是所有的党组成员认为张扬不但冷血而且无耻,崔国柱都被他气成这样了,他居然还能说出风凉话来,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夏伯达道:“崔国柱真要是被气出个三长两短,事情就麻烦了。”
徐光然道:“明年的省运会对南锡无比重要,体委的工作不容忽视,我很期待年轻同志的到来能够给体委带来改观。”他转向组织部长何英培道:“老何,体委方面的领导结构调整是不是已经完成了。”
还别说,他的官威还真起到了一些作用,张大官人缓缓坐下,掏出手机,然后不慌不忙的按下了120,他是真打,不是装模作样,电话接通之后,他大声道:“120吗?这里是体委大院,我们这里有位同志突然精神病发作,请赶紧过来一趟。”
徐光然道:“宽容是必须的,但是一定要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不可以犯同样的错误。”
张扬还在笑:“老崔啊,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我们的基本原则,你不可以怀疑这件事啊。”他站起身道:“真有事儿,今天就到这里吧。”
张大官人乐呵呵望着崔国柱,心平气和的来了一句:“啊,你是不是生病了?发烧了?”
徐光然道:“张扬这个年轻人啊,怎么可以这样,要尊敬老同志嘛!”
夏伯达道:“何部长,体委的工作不好做啊!”
崔国柱有些不满的又看了张扬一眼,方才道:“市和-图-书里刚刚任命我为体委党组书记,让我负责体委党组织的工作。”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任命张扬同志为党组副书记!希望以后张扬同志能够多多协助我,搞好体委的工作。”这句话就是在向张扬摆明立场,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你是体委党组副书记,以后体委我说了算。
夏伯达道:“那是你们组织部的事情,体委这摊子要是搞不好,明年的省运会十有八九会搞黄,何部,你肩头的担子不轻啊!”
崔国柱也不知道体委主任和党组书记谁更大,毕竟市里没说,可有一点他清楚,召开党组会议的时候,他最大,这一点毫无疑问。党组会议上,崔国柱理所当然的在主位上坐下,党组成员陆续到来,党组副书记臧金堂、党组成员李红阳、刘刚、段建中、萧苕敏都来了,最后一个到来的是新任体委主任张扬。
崔国柱道:“小张,别急啊,心急是做不好工作的。”再好的脾气也得反击,你是体委主任,我是党组书记,按理说我地位比你高,你凭什么叫我老崔?
几位党组成员差点没笑出声来,见过夺权的,没见过这么夺权的,张扬公然表示体委以后的工作没崔国柱的份儿,让他只管党务。
徐光然道:“你去慰问一下崔国柱同志,调查清楚这件事,一定要调查清楚,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如果真的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张扬同志就是对党的不尊重,是要严肃处理的。”
崔国柱被张扬当场气倒,送往医院急救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市里,徐光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刚巧和夏伯达在一起,他不由得苦笑起来:“老夏,你看看,张扬来了才几天出事了吧,真不是省油的灯,把崔国柱给气到医院里去了。”
经过江城的一系列政治风波,张大官人意识到过度张扬不是什么好事,可来到南锡没多久,他又发现低调也不是什么好事,无论做人还是从政,你的低调会让别人觉着你软弱可欺。崔国柱担任党组书记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这件事让张扬相当的错愕,他本以为自己担任党组书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没想到中途杀出一个程咬金,体委副主任崔国柱意外的成为了党组书记。
夏伯达对这句话很是不爽,徐光然根本是借着这句话在敲打自己,告诉自己南锡是书记当家,他这个市长没有发言权。夏伯达道:“徐书记,我看体委这样的单位,不适合搞什么党政分开,容易产生矛盾啊!”
夏伯达隐约觉着徐光然正在有目的的引导常委们,他想干什么?夏伯达的性情是极其沉稳的,他静静等待着,在徐光然没有暴露真实目的之前,自己还不方便提出意见。
崔国柱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他指着张扬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突然感觉到头脑一阵晕眩,直挺挺向地上倒了下去。
不过张扬也没有想到崔国柱的耐受力会这么低,只不过随便气了他两下就把这厮给气翻了,张大官人凑了过去装模作样的摸了摸崔国柱的额头,他倒不是想针对崔国柱,是崔国柱自己倒霉,被市里扶到了他不该呆的地方,挡了张大官人的路,不铲你铲谁?
张扬道:“过去啊,我没来体委之前,以为我们这个单位不过几和*图*书十口子人,机构很简单,可来到之后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我们的领导机构很庞大嘛。”
崔国柱愣了,麻痹的,你什么意思?敢情他是领导,我就不是领导?现在开得是党组会议,我为什么要让他先说话?话语权本应该掌握在我的手里。
张扬背着崔国柱上了救护车,心中暗骂这狗日的装病,你他妈不是装吗?今天我就给你一个装病的机会,张扬可没这么好心背他,背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近距离接触,近距离接触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下手,他小心翼翼的把崔国柱放在了担架上,放下崔国柱的时候,左手很不明显的在崔国柱的腰椎上轻轻摁了一下。
崔国柱被气晕了不假,可他晕了没多长时间就醒了,醒来之后,崔国柱就意识到自己中了张扬的圈套,身为党组书记刚刚上任就被他给气晕了,别人未必会同情他,反而会说他的心胸有问题,当领导的一旦被人质疑心胸狭窄,可不是什么好事,事情已经发生了,想要扭转今天的局面很难,崔国柱干脆将计就计,我反正被你气晕了,所有人也都看到了,我这次就装到底,我要把事情闹大,我要让所有的市领导都知道,你小子是怎么气我的,是怎么迫害一个党的好干部的,我要让市领导追究你的责任。
崔国柱脸色铁青的看着李红阳。
崔国柱打断张扬的话道:“小张,你等我把话说完。”
张扬的嘴巴没有闲着,他微笑道:“我很赞同市里的决定,现在中央三令五申要党政分开,市里这次在体委落到了实处,这样做是好事,便于体委明确分工,便于我们更好的展开工作,以后我负责体委的具体工作,一切党内的活动,宣传都交给老崔同志负责。”
一向貌似很有涵养的崔国柱怎么说出了一句这么没有水准的话?
张扬道:“咱们体委已经有了一位党组副书记,这么小的单位哪儿用得上这么多副书记,这副书记我还是不干了,我看臧书记干得就挺好,咱们国家三令五申要精简机构,咱们小小的体委,搞这么多的干部不好,容易混淆分工,我回头会向市里打份申请报告,这副书记我不做。”
“嗤!”副主任李红阳第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在官场上也混了不少时间了,可争权夺利争到这份上的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臧金堂、刘刚也在笑,段建中和萧苕敏虽然没笑,可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忍得很辛苦,张扬真是一个人才啊,按照他们的想法,政治上就算有斗争,也应该是背地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可张扬的表达方式就这么直接,他根本不玩什么计谋,当场发难,是他缺少政治手腕,还是他压根没把崔国柱放在眼里,这件事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崔国柱的算盘打得很好,他装得也很像,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他怎么算都算不到张扬是位神医,更算不到这厮是个武林高手,他的那点弯弯绕绕根本瞒不过张大官人的眼睛。
张扬笑道:“那你说,我们大家都听着。”
徐光然既然这么说了,别人谁也不好提意见,张扬虽然是个人物,可他在南锡市常委中没多少关系,夏伯达是他的伯乐,可夏伯达都不愿意为他说话,别人更懒得发表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