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8章 营销权

招待所总经理徐宏宴已经准备好了酒菜,最近他通过透露信息出卖情报,获得了小张主任的一定信任。
张扬道:“不浪费,不浪费,我们体委领导班子都是干体育出身,饭量大着呢。”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一杯酒下肚之后,梁松道:“小张啊,这次徐书记专门在常委会上提出把省运会营销权交给你们体委的事情,大家都很看好你啊。”
张扬看到几位党组成员都到了,他笑道:“好了,都到了,咱们一起去吃饭!”
崔国柱说这句话是有原因的,虽然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在装病,可他仍然坚持认为是张扬捉弄了自己,从这件事他意识到,这位新来的张主任是个很有心机的人,自己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崔国柱不承认自己无能,由此推论,张主任拥有过人之能,连自己都被他弄成这副惨状,这个人真有本事啊!崔国柱道:“营销权也是权,他没来之前,我们体委就是一打酱油的,省运会啊!本来就该由我们体委来主办可大家看看,新体育中心建设,没我们的份,省运会宣传没我们的事情,我们体委负责什么?就是动员教练员运动员,说好听了是做思想工作,说穿了就是打杂的。”
一直没说话的崔国柱道:“其实这件事也未必像大家想得这么坏,张主任这个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崔国柱咬了咬嘴唇,他要克服这个心理障碍。
徐光然语重心长道:“小张啊!距离省运会开幕不到一年的时间了,你这个体委主任肩头的担子可不轻啊。”
张扬对徐光然的态度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笑道:“徐书记我哪有什么办法,有办法我也不来麻烦您了。”
徐光然何等老道,一听就知道张扬在提醒自己他正处的问题,他心中暗暗发笑,这小子毕竟年轻沉不住气,在正处的问题上自己是不会难为他的,既然已经成为定局,徐光然也不妨做个顺水人情,微笑道:“现在是正职了,正处最近也要解决了。”
徐光然笑道:“还是化缘啊!”
徐光然看出他还有话想说,微笑道:“小张,还有什么事情?”
梁松被他说中了心思,老脸不由得一热。
刘刚道:“找龚市长有用吗?市委徐书记都当众宣布了,这件事已经成为了事实,省运会营销权已经落在我们体委头上了,我们现在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我看这次一定会搞砸,大家都等着倒霉吧。”
可政治斗争是无处不在的,就算他不想参与进去,可处在官场这个是非圈,很难做到独善其身。在官场中混的时间越长,张扬心中就越明白,想在暗潮涌动的官场中稳住阵脚,要么就背靠大树,要么就要做一根定海神针,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说的容易,真正做到的又能有几个?
张大官人道:“拿来主义也罢,生搬硬套也罢,黑猫也罢,白猫也罢,只要能逮着耗子就是好猫。”
多数人这才意识到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四十了,的确到了午饭时间。
梁松道:“有需要我们宣传部帮助的地方只管说话。”
果然不出徐光然所料,张扬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体委没钱啊,没钱就请不来高水平教练,没钱就无法配备现代化的训练设备,现在新体育中心进度缓慢,答应的训练场馆一个都没建成,现在都九十年代了,单凭喊两句口号提高不了体育成绩,必须要科学的训练……”
张大官人是很冤枉的,他没想着倒向任何一方的阵营,来南锡的初衷是为了缓冲一下,毕竟他继续在江城逗留下去会让杜天野很难做,短期内他在江城也不可能获得提升。
梁松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打算派给你一个助手,更好的配合你进行宣传方面的工作。”
徐光然真是服了这厮,他呵呵笑道:“等你拿到再说!”心中暗道,正处还没下来呢,就开始琢磨副厅了,见过官迷,没见过迷成这样的。他又提醒张扬道:“小张啊,你还年轻,刚来南锡,要注意和同志们相处的方式,要懂得尊敬老同志。”这句话是暗指崔国柱的事情。
张大官人笑眯眯点了点头道:“徐书记英明!”
张扬没有主办大型体育活动的径验,可是经贸会他办过不少次,从报纸杂志上也能查到不少运动会的资料,明摆着的一个例子就是1984年的美国洛杉矶奥运会,商界奇才尤伯罗斯创造性地将奥运和商业紧密结合起来,http://m.hetushu.com办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赚钱的奥运会。从此也有了奥运经济的说法,借助奥运赛事为载体来推广企业的产品和品牌的市场营销活动,将产品与体育结合,把体育文化与品牌文化相融合以形成特有企业文化的一种战略。企业围绕奥运赛事除了投入赞助费外,采取一系列相关营销活动,从公益、文化、热点等各个角度,运用广告、促销、活动等多种手段,力争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内形成一个品牌的沟通高潮,产生轰动效应。
常委们一起鼓掌,鼓掌并非是为徐光然的这些话喝彩,而是到了该鼓掌的时候。
夏伯达听徐光然说到这里,心里已经明白了,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没钱,徐光然十有八九是要压缩大会开支了。
张扬道:“徐书记放心,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带领体委所有干部群众一起,带领南锡市所有的运动员在省运会上力争上游。”
徐光然心中暗笑,赚钱?才怪!他愉快的点了点头:“有个前提,你要是赚到了钱,首先就要负担省运会的部分开支,帮助市里减轻负担,在这一前提下,所有的盈余都归你们体委,用来发展南锡的体育事业。”
张扬道:“既然这样,我自己求雨行吗?”这才是他今天前来的主要目的,他已经有了初步的打算,但是做这些事必须要得到市委书记的首肯,拉赞助从来都是张大官人的强项,可体委是个特殊单位,这次的省运会对南锡的政治意义远远大于商业意义,事实上在国内的多数体育活动基本上都差不多,如果张大官人给省运会蒙上了太多的商业色彩,会不会弄巧成拙,会不会惹得这帮领导打喷嚏?张扬自从经过江城新机场的挫败之后,做事变得谨慎了许多,做事风格虽然还是大刀阔斧勇往直前,可他心里也开始未雨绸缪了。
张扬正笑眯眯陪着他说话,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人的谈话内容,可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他们的谈话进行的相当愉快。
张扬道:“领导既然这么信任我,我当然不能辜负领导们的期望,从现在起我就要甩开膀子大干,怎么都得保证省运会漂漂亮亮的开起来。”
虽然如此,徐光然还是没有一口应承下来,他笑道:“你想要的营销权包括什么?说具体点。”
梁松酒场经历多了,知道这小子想哄自己喝几杯,他点了点头,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道:“三杯,每个人最多三杯。”
崔国柱第一天上班,几位党组成员都在他办公室里嘘寒问暖,提起营销权的事情一个个顿时长吁短叹起来,臧金堂道:“我压根就没听说过省运会赚过钱,别说咱们平海,就是全国范围内也没有谁开省运会赚钱的。张主任要营销权,谁会对咱们的省运会感兴趣?”
张扬道:“一小杯,每人一小杯,代表一下心情,梁部长您要体谅一下我们的心情。”
张扬道:“我还有一个请求,如果我们体委通过这次省运会赚到了钱,市里不能朝我们伸手,我们留着当体育基金,发展南锡的体育事业。”
萧苕敏开了一瓶酒给梁松倒酒,梁松道:“中午还是别喝酒了。”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了,却是主任助理萧苕敏走了进来,她走过来通知开会的。
梁松前来体委并没有事先通知任何人,自从上次的常委会之后,他就感觉到有必要亲自来体委一趟,他要和张扬见个面,第十二届省运会,体委和宣传部都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梁松知道徐光然大幅压缩宣传经费的意图之后,他就急于将宣传工作这个烫手的山芋交出去,原本以梁松的地位,他大可以一个电话就把张扬召过去,可梁松反复考虑之后,这件事还是应该做得更稳妥一些。
徐光然笑道:“其实这个想法最早是张扬同志提出的,我认为不错,会全力支持他的工作。”
梁松叹了口气道:“其实市领导是很重视这次省运会的,政策上已经给了你们最大力度的支持,你们这些体委的干部,也要体谅到市里的难处,钱不可能都用在运动会上,当领导的首先想到的还是城市的发展和老百姓的民生问题。”
张扬吃了颗定心丸笑道:“多谢徐书记重视,士为知己者死,以后我一定为南锡的体育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徐光然发现这小子有些得寸进尺了,可他现在要的只是广告权,又没要建筑施工权,没理由不给他!徐光然道和-图-书:“有个前提,你们体委的任何营销活动,不得影响新体育中心的正常施工建设。”
梁松笑道:“小张,你的联想力还是很丰富的,市里从上到下都很支持你的想法,不过想法是好的,具体实施起来可能会有一定的难度,你对将可能遇到的困难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张扬笑道:“我也是没办法,从徐书记那里要不来钱,只能要点权了,常言道两头落一头,领导不给我们大力支持,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
徐光然道:“新体育中心还没建好啊!”
常委会上徐光然把将省运会营销权交给张扬的决定说了,不过徐光然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说张扬主动找自己要营销权,他不紧不慢道:“大家都清楚,最近我们南锡财政方面有所吃紧,我们的很多建设都需要资金作为保障,改革的过程绝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过程,在不同的阶段会面临不同的困难,遇到困难不怕,就要发动我们的智慧,去克服困难,我相信现在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梁松是一个标准的政客,陈绍斌的面子他要给,他对张扬也能做到亲切热情,可他并没有忘记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并非是为了叙交情,而是为了卸包袱,给宣传部减压,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南锡市常委,都不看好这次的省运会,距离省运会开幕还不到一年时间,到现在新体育中心还没建好,这是南锡市政府的面子工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和市委书记徐光然的面子息息相关,他弟弟徐光利承包了新体育中心建设工程。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几个月内,市里会加大对新体育中心建设的投入,建设速度也会大大加快,根据梁松了解到的情况,市里在体育上的总体投入不会变,因为新体育中心工程已经超出了预算,所以势必会压缩其他方面的投入,也就是说这次省运会其他方面的投入会被大幅度削减,这才是徐光然同意将营销权交给张扬的根本原因。
梁松道:“南锡电视台体育部主任黄庆。”梁松表现出的热情更是为了早日将宣传部的事情都推出去,你徐光然能给年轻人机会,我一样会给,麻烦谁都不想沾!
李红阳道:“崔主任说得的确很有道理,这段时间以来,我心里一直都很憋屈,凭什么啊?省运会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应该是主角,我们体委不该被边缘化。”
徐光然饶有兴趣道:“你打算怎么求雨?”
梁松道:“徐书记的这个想法太好了,如今的时代,做任何事都要紧扣时代的脉搏!”
臧金堂道:“讨论?讨论什么?他是体委主任,又是党组书记,我们说话有用吗?我看这件事应该联名去找龚市长!”他说得龚市长是负责体育文化的副市长龚奇伟。
徐光然道:“小张,目前政府的资金主要流向深水港和新体育中心,既便如此在资金方面仍然有些捉襟见肘,我不瞒你说,目前我们这些市领导正在想办法争取省里财政的支持。”
徐光然道:“我记得你过去担任过江城招商办主任吧!”
臧金堂道:“搞工作不能意气用事,我们总不能为了争一口气,就什么后果都不去考虑,你们想清楚,市里把营销权给了体委,就没打算再给我们钱,没钱拿什么去办省运会?广告还是转播权?省运会就算现场直播,有几个老百姓会感兴趣?每人看节目哪有企业会做广告?”
张扬有些过于敏感了,就算他有些招商引资的本事,徐光然也不会轻易用他,深水港这么大的工程,作为市委书记的徐光然自然要慎之又慎。
徐光然凑巧也看过84年奥运营销方面的书籍,张扬的这番话根本就是拿来主义,徐光然道:“我们办的是省运会,不能拿世界性的赛事和省运会相比,人家这么做赚钱,我们的省运会未必能够赚钱,拿来主义要不得,生搬硬套要不得。”
梁松道:“到底是年轻人,有想法有创意,对他们的工作,我们都会支持,不但要支持,我们也要放手给他们去做,我们市委宣传部第一个响应,把媒体招标权和电视转播权也交给体委统一负责。”梁松说这句话不是没有原因的,现在省运会的宣传工作已经成了烫手山芋,如果是世界性的大赛,不用问电视台想转播的挤破头,这种省运会,面对的是平海省内,南锡电视台的事情好说,毕竟是市委宣传部说了算,省台、其他城市电视台对这种赛事根本没有什么兴http://m.hetushu.com趣,你想想,转播这种比赛根本没多少人看,没有收视率就没有广告效应,没有广告就没有收益,想让省里和其他电视台帮着宣传你得倒过头来去求人家,现在南锡财政吃紧,市委书记徐光然早就挑明了态度要压缩各方面的开支,宣传经费首当其冲梁松可不想在省运会多掺和,没钱怎么搞宣传?指着自己这张老脸?离开南锡这一亩三分地,谁会给他面子?
张扬笑眯眯道:“徐书记放心,我不给你这个机会,要是我实现了这个目标,那啥……徐书记是不是要提我当个副厅啥的。”
他停顿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又酝酿了一会儿情绪,方才继续道:“当前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是深水港工程,二是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我们要上下一心确保深水港工程顺利进行,也要加快进度,争取早日完成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明年我们将迎来第十二届平海省运动会,我们不但要借着这次盛会展现我们运动员优秀的精神风貌,也要借着这次盛会展现改革开放下南锡取得的成果,展现南锡新时代的风采。经过反复考虑,我决定这次的省运会要适应当今改革开放的要求,要紧扣时代的步伐,要避免铺张浪费,又要热闹而隆重,将这次的省运会办成一届与众不同的盛会。”
没有一个市委常委会认为省运会营销权能有多大的商业意义,没有人会相信省运会可以赚钱,从来都是赔钱赚吆喝的买卖,看来南锡的财政已经让徐书记一筹莫展了,明明没钱投入,却美其名曰营销省运会,营销吧!你倒是想卖,可哪个傻瓜愿意买呢?
徐光然哑然失笑,这小子的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
张扬道:“徐书记,我的营销权也包括新体育中心的场地广告。”
张扬离开了徐光然的办公室,虽然他从徐光然那里成功要来了省运会的营销权,可他总感觉到徐光然对自己有些虚伪,也许是他的错觉,按理说自己是徐光然的大恩人,他不应该如此,事实上徐光然在和他的会面中,对他的工作还算是很支持的,可张扬总觉着有些不对劲,崔国柱的事情已经让他对徐光然产生了警惕,张扬想起不久前和前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的一次谈话,顾允知当时就奉劝他不要当倒霉孩子,不要介入派系斗争。张扬发现身在政坛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夏伯达把他从江城调到这里,在别人的眼中他无疑就是夏伯达一系,想必徐光然也这么想,所以才会对他表现出这样的态度。
体委的这帮党组成员看到市委领导来了,谁也不敢缺席中午的宴会,跟在他们身后走下楼,他们心里都在嘀咕着,这厮到底在搞什么?
徐光然道:“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的思维也要跟得上时代的发展,要与时俱进,过去省运会的举办都是政府主导,赋予了太多的政治色彩,可以说平海历届省运会没有一届省运会实现过盈利,这次我把营销权交给体委,是要让我们的干部发挥出更多的主观能动性,要让我们的市民真正加入到省运会之中,办成一届真正属于老百姓的运动会。”
张扬笑道:“徐书记,江城新机场也没建好,可广告一样拍出去几百万,您只要把权放给我,具体的事情我来干!”
几位党组成员望着崔国柱,又是同情又是好笑,这厮装病还真装出瘾来了。
张扬道:“把目光投向南锡本地的企业,赞助方面,能拉多少就拉多少,如果本地拉不到,就放眼全省,放眼全国。”
徐光然呵呵笑了起来:“老梁,你别急,我话都没有说完,你急什么?怕我不给你宣传经费?”
张扬心里顿时警惕起来,徐光然这么说,该不是打他什么主意?是不是想让他帮着南锡解决深水港资金的问题?他慌忙道:“我刚来南锡,体委那摊子事儿还没理清头绪呢,哪顾得上其他的事情啊!”
张扬道:“我要省运会的营销权!”
几名党组成员都跟着点头,张扬道:“其实我也知道,现在大家一定把我当猴看,都以为我喜欢出风头。”他这句话说的在场每个人都心虚起来,目光居然都不敢跟他对视。
徐光然不止一次听说过营销权的名词,可是省运会营销权,能有多大的意义?奥运会他知道,亚运会他知道,可省运会营销权能有多少商家感兴趣?就算有些影响,其影响范围也局限在省内,说句好听和图书的是全省瞩目,可真正蹲在电视机前观看省运会的老百姓有几个?从来省运会都缺少关注,改革开放以来,平海省运会也办过不少届了,可徐光然从来都没听说过哪个城市因为办省运会赚到了钱,连电视台都不愿转播省运会的比赛。就算场地广告和电视广告能卖出一些也卖不上什么好价,甚至不如一次普通的经贸会。
徐光然道:“这样吧,明年省运会对我们市十分的重要,关乎城市的形象和荣誉先给你二十万怎么样?毕竟最近市里财政吃紧,你也要体谅到市里的难处。”
梁松点了点头,心中却是郁闷之极,这贼船,他算是上去了,想下来可不是那么容易。
梁松笑道:“铺张浪费要不得。”
徐光然道:“我保证,只要财政上有所宽松,一定全力支持你们体委的工作,可在此之前,你们这些体委的干部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要为市里分忧解难。你这么聪明,一安会想出办法来的。”
张扬道:“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们体委也是南锡的孩子,市财政好歹也得给我们一口汤喝吧?”
张扬笑道:“我一直都很尊敬老同志,就拿崔国柱同志来说吧,他住院之后,我每天都去看他,现在他对我不知有多感激呢。”
徐光然忍不住又笑起来,和张扬谈话还是很有趣的。他摇了摇头道:“大河无水小河干,我不可能把水全部灌溉到你们体育系统。”
张扬刚才和梁松聊得如此热乎,其实压根没谈任何的工作问题,全都是在谈私人关系,提起陈绍斌,两人之间的关系无形之中拉近了许多。
张扬拿下省运会营销权的事情,在体委内部炸了锅,几个党组成员都感觉到这位张主任玩得有些过头了,爱出风头可以理解,可这么玩下去,分明要把整个体委都给连累进去了。
徐光然哈哈大笑起来:“你说这么多还不是想要钱?”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最多在外墙上动些心思,建筑的事情,我们绝不过问。”
徐光然呵呵笑道:“没那么夸张,小张啊,南锡最近的财政状况并不乐观,你应该听说一些消息吧?”
张大官人道:“我打算学习国际上的先进经验,初步的营销方案主要分成四个方面:特许赞助商计划、电视广播权、特许授权和门票营销。”
在徐光然看来,想在省运会上赚钱,无异于天方夜谭,所以张扬要省运会的营销权,徐光然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说穿了,他根本就不看好省运会能够盈利,在当前南锡财政吃紧的前提下,徐光然也没有太多精力去管这件事。
徐光然当然看出梁松把这次省运会的宣传工作已经看成了烫手山芋,他恨不能马上就扔出去,徐光然笑道:“老梁,你是宣传部长,要把握舆论导向,年轻人有热情,可谈到党性原则谈到政治经验还是远远不够的,你要给他们掌舵啊!”
几个人一起来到了会议室,发现会议室内不止张扬一个人在,还有南锡市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梁松,谁都没想到这位领导会突然来到体委。
张大官人还是下了一番苦功的,在查阅到这方面资料的时候,他感到豁然开朗,其实他脑子里早就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只是没有明确的方向,当他看到84年奥运会的资料,他心中的方向明朗了起来,他就要按照洛杉矶奥运会的模式来办,他要通过这次的省运会赚钱,通过这次的运动会把南锡市体委的名字广为人知,让他的名字广为人知。
张扬笑道:“梁部长,您平时很少过来视察,要是太简单了,表达不了我们对你热烈欢迎的心情。”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崔国柱,按理说谁为张扬说话也不会是他,可偏偏就是他说了这句维护张扬的话。
徐光然道:“经过我的深思熟虑,也征求了一些同志的意见,我决定将这次省运会的营销权交给体委,具体工作由体委主任张扬同志负责!”这句话说完,所有常委都愣住了,包括夏伯达在内,省运会营销权,这词儿有些新鲜,这帮见多识广的常委们,也是头回听说。
张扬道:“我要这杯水不是自己喝,是为了给南锡市体育界解渴!”
张扬道:“不可能拿不到。”这厮也不是傻子,他听出来了,徐光然引着他往圈子里钻呢,假如他一时冲动说出完不成这个目标我就自动辞职,肯定正中徐光然的下怀,可你徐书记越想我说,我越是不说,不可能拿不到,就算拿不到又怎么了?老子就是不辞和图书职,你能奈我何?张大官人也不是随便吹牛的人,话说出去了,他就得努力去实现,万一实现不了,也没什么好怕,这厮的心态和脸皮都在不断地成熟起来。
市委宣传部长梁松也意识到徐光然的目的了,这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这届省运会不但是体委的事情,市委宣传部也有份参予,市里如果压缩开支,就意味着要大幅削减他们的宣传经费,现在干什么都需要用钱,梁松道:“徐书记的意见我赞同,可随着时代的发展,老百姓对体育运动都越来越重视,体育运动已经不是单纯的竞技活动,已经被赋予了太多的色彩,成为展现城市实力和形象的舞台,节约我赞同,可有些开支还是必要的。”
张扬道:“肯定少不了,没有您帮忙,媒体也不肯听我们的话啊!”
张扬道:“谁啊?”
梁松放低姿态来体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和省常委,省委宣传部长陈平潮一家人的关系都很好,陈平潮的儿子陈绍斌又是张扬的哥们兼死党,在张扬来南锡之后,他就专门为了张扬的事情给梁松打了电话,让梁松多多照顾张扬。
段建中道:“我们不能让他这么搞下去,大家一起去和他谈谈,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党组会上讨论通过。”
刘刚道:“你们看着吧,这次省运会还不知弄成什么样子,到时候要是搞砸了,不但是他自己,我们所有人都得跟着倒霉。”一句话把所有人都说的沉默了下去。
徐光然笑道:“海水是咸的,我给你的这一杯可是淡水,对于饥渴的人来说,你说他是会选大海还是选这一杯水?”徐光然平淡无奇的一句话闪烁着很高的政治智慧。
张扬道:“徐书记二十万只是杯水车薪啊,我要的是大海,您只给了我一杯水。”
徐光然给的虽然不多,可是已经让张扬喜出望外了,他原本也没指望徐光然给钱,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些政策,现在徐光然一给钱张大官人接下来的话又不好开口了。
张大官人纠正道:“副主任,我一副处级别,当不上正职!”他也是借着这个机会提醒徐光然,自己来到南锡已经几天了,正处的事情似乎又被组织上遗忘了。
一提到现实问题,所有人又不说话了。
夏伯达认为市委书记徐光然正在设套,他当众宣布这件事,意味着他的这个圈套已经完成,张扬和体委已经陷入套中。
梁松预感到这次的省运会十有八九无法实现预定目标,所以肯定会有人在这次省运会上栽跟头,甚至出来承担责任,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人应该是张扬,梁松对张扬没什么成见,可和他也没什么交情,既然他已经决定跳入这个坑里面,干脆他一个人把所有责任都承担了。
徐光然笑道:“你要是拿不到,我可要处理你!”
崔国柱对开会有种恐惧感,上次就是在党组会上被张扬给气晕了,一想起开会他心有余悸,低声道:“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你们去吧。”
张扬道:“不仅仅是化缘,现在凡事都讲究一个互利互惠,只索取不奉献,谁也没那么傻,谁也不会白白付出。我想找徐书记要点政策。”
徐光然道:“什么政策?”
萧苕敏道:“张主任说了这次的会议一定要参加!”
李红阳叹了口气道:“开始我还觉着他只是年轻,缺乏相关工作的经验,不过工作热情还是有的,可现在看,他真的是个外行,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吗?谁开省运会不是市里拨款的?现在市里缺钱,他不要钱,要营销权,市里当然求之不得。”
体委党组成员们围着宣传部长梁松坐下,梁松在南锡的口碑不错,是个平易近人的干部,他乐呵呵道:“小张,不是说简单吃点工作餐吗?为什么要搞得这么隆重。”
徐光然心中一动,张扬的这句话倒是说在了点子上,省运会肯定是个赔钱的买卖,他要的所谓营销权根本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既然他想折腾,就由着他折腾,他把精力放在这上面,总比闲着生事要好,就算他的营销不成功,市里也没什么损失,如果他万一成功了,还能帮助市里减轻负担,徐光然全盘考虑之后,意识到这件事对市里百利而无一害,于是点了点头道:“好,我就把营销权交给你。”
徐光然道:“牛皮是你自己吹的,要拿双榜第一,拿不到怎么办?”说这番话的时候徐光然是笑眯眯的,可他实际上是在做套,这个套埋得很深,你小子口无遮拦,我可没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