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9章 自投罗网

萧苕敏本来也想跟着走,却被张扬叫住,张扬道:“萧大姐,以后你就在这里负责现场指挥协调工作。”
霍廷山真是哭笑不得,麻痹的,俩小子一唱一和的把我往沟里拖呢,可弄到这种地步,他也为难了,今天他是抱着查违章建筑的目的来的,可来到这里才知道情况这么复杂,霍廷山道:“张主任,咱们市里规划上好像没有……”
张扬道:“当年我在江城到时候,举办过一次伏羊饮食文化节,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次省运会的影响要比伏羊饮食文化节大得多。”
梁成龙道:“你要搞清楚,南锡搞的是省运会,不是奥运会,影响力不行,吸引力更不行,你要营销权有个屁用?”梁成龙和多数人一样并不看好南锡这次的省运会。
张扬道:“马上给丰裕结清十万块的工程款,剩下的钱你和萧主任一起购买一些办公家具,空调、电脑、办公桌啥的,既然是组委会就得有个组委会的样子。”
梁成龙望着对面的新体育中心工地,意味深长道:“你老实给我交待,在这儿建活动板楼,是不是想和徐光利唱对台戏?”
梁成龙笑着点了点头,他抬起头向张扬道:“张主任,客人来了,你都不打声招呼,这位是规划局霍局长,我的老朋友了!”
一帮规划局的人都听明白了,人家这是绕着弯儿的骂他们呢,可霍廷山都不说话,谁也不好说什么。
张扬坐在空空荡荡的办公室内向刘文媛道:“刘科长,市里划拨的20万到账了吗?”
霍廷山心里虽然不情愿,可手还是伸出去和张扬握了握,这一握就没那么容易把手抽回去了,张扬拖着他的手臂热情邀请道:“霍局,走,上去坐坐!”
霍廷山批完条子,准备抽身离去,张扬挽留道:“霍局长,别急着走,马上就吃饭了,吃过饭再走。”
张扬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么?我又不欠你工钱,呆会儿你去体委财务科把工程款结清,我已经和刘文媛说过了。”
张扬道:“你什么级别啊?你让我下去,就算你们局长来了,他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徐光利很奇怪的笑了笑:“不盖好了怎么拆呢?这事儿规划局能管,建设局能管,就是轮不到我们管,你啊,把心思都放在工地上吧,你看看现在的工程进度,再这么下去我怎么跟市里交差?”
体委的这帮干部多少知道了他的一些脾气,只要张主任决定的事情谁反对都没用,所以几位党组成员也懒得说,冷眼旁观这位年轻的主任做事从不考虑后果,不说别的,他建设活动板楼的那块地皮是谁的?他有没有考虑过对面工地是谁承建的,活动板楼直对着新体育中心工地的大门,还在上面竖起了一杆五星红旗,这厮难道是用这种方式向徐光利示威?
霍廷山听到张扬的名字,此时方才把体委主任和他对上了号,脑袋嗡地就有些大了,张扬在平海体制内还是很有名气的,霍廷山早就听说过他,知道这个人不好惹,早知道是他在这里盖违章建筑,霍廷山说什么都不会亲自出面,他在心底暗骂徐光利,这厮不是害人吗?明明知道是谁在这儿盖房子,偏偏不给自己说,如果梁成龙没有及时出现,恐怕这会儿他要跟张扬翻脸了。梁成龙的背景,霍廷山也清楚得很,现在他明白了,也想通了,敢在新体育中心工地对门盖房子的也只有梁成龙,别人怕徐光利,他可不怕。
梁成龙道:“说好了晚上一起吃饭的。”
霍廷山看到这个年轻人并不买账,心里已经有些不高兴了http://m•hetushu•com,他板起面孔道:“看来这里是你负责,你马上联系你们体委领导,这里不符合城市规划,不可以任意修建违章建筑。”
望着规划局的那帮人上了汽车绝尘而去,张扬和梁成龙忍不住笑了起来,梁成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扶着栏杆道:“你说霍廷山以后会不会躲着我们走?”
中年人身边的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其中一人道:“这就是我们霍局长!”原来这位中年人正是南锡市规划局局长霍廷山,霍廷山今天来的目的本不是针对这座违章小楼,他是来视察新体育中心项目的进展情况的,可来到这里就接到了举报,说有人在这里修建违章建筑,因为举报人和他关系不错,所以霍廷山干脆就自己过来亲自看看了,来到这里一看,果真如此,活动板楼就修建在新体育中心工地大门对面,还弄了个省运会组委会现场办公处的招牌,不但如此,小楼上还插了一杆五星红旗,可真够招摇的。
张扬笑道:“伏羊节没有硬性指标,省运会是有指标的,市里下了任务,让我们南锡代表团确保在这次省运会上进入金牌榜、奖牌榜前三名,难度比上次大一些。”
张扬笑眯眯道:“新体育中心是为省运会服务的,省运会由我们体委负责营销,也就是说新体育中心是为我们服务的,我在这里建现场办公处也是为了更好的响应市里号召,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霍局长,要不咱俩一起去徐书记那里问问,我这活动板楼到底属不属于违章建筑?”
张扬和梁成龙心中都是暗笑,霍廷山真是滑不溜手,不过他以为这样写就跟他没关系了?做梦!只要写了条子,对他们来说这栋临时板楼就符合规划。
李长峰道:“你真不管啊?”
梁成龙呵呵笑了起来,他才不相信张扬的动机如此单纯。
梁成龙道:“我上月才装修好,自己都没住呢!”
梁成龙原本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可刚刚装修好的别墅,自己都没机会住呢,这就被他惦记上了。梁成龙真是后悔,早知道不跟这货提这件事了,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张扬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客气这两个字。
张扬目的已经达到,也没有继续留难他,微笑道:“那咱们就改日!”
李长峰道:“这不是跟我们唱对台戏吗?体委搞什么?回头我去找他们。”
张大官人仍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决定的,这里不是新体育中心工地吗?我们体委在这里建栋活动板楼不可以吗?”
霍廷山不想签字,他一脸难色道:“这件事我回去讨论一下,新体育中心是咱们市的形象工程,工程建设要严格符合规划,不然……”
梁成龙虽然不知道张扬说什么,可从这厮一脸的阳光灿烂就能够猜到,他通话的对象绝不是男人。张扬这边挂上电话,梁成龙笑着提醒他道:“你现在是体委主任,要注意生活作风问题。”
张扬道:“就你这熊样还整天牛逼哄哄的,说自己的生意眼光如何如何,我看,你也就是一棒槌,不是我吹,今年年底之前,赶着往组委会送钱的都排长队,你只管羡慕去吧。”
刘文媛集了点头道:“到帐了!”
霍廷山马上就意识到这事儿他管不了,压根就不该过来,他笑了笑,正准备酝酿抽身而退的理由。
张扬道:“您真打算放权,那以后拉来的广告宣传费我们可就自己留着了?”
张扬从萧苕敏的表情上已经猜到她的想法,笑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体委主要的工作地点,你可别觉和-图-书着我把你流放了。”
中年人点了点头。
张扬已经意识到梁松的热情中包含的水分太多,这位宣传部长根本不看好省运会,更不看好所谓的营销权,他把市电视台的人派过来,等于让张扬和电视台直接牵线搭桥,以后他大可置身事外,作壁上观,张扬对这帮干部的做派没多少好感,可表面上还得笑嘻嘻装出无比欢喜的样子,他笑道:“梁部长,我正打算重新组建省运会组委会,想请您担任主席呢。”
张扬道:“我建的这座临时小楼,是省运会组委会现场办事处,按照市委徐书记的指示,本着少花钱多做事,尽可能的节约,避免铺张浪费的原则,本来还打算去你们规划局报备的,可梁总说这种临时性建筑不用规划局批准,梁总啊梁总,你这次差点把我坑了。”
张扬道:“霍局真是好人啊,亲自来到工地现场给我现场批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这时候刚巧梁成龙开车来到这里,他和霍廷山很熟,看到规划局的这帮人都站在这里,顿时明白了,慌忙笑着走了过去:“霍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霍廷山看到梁成龙,有些奇怪道:“梁总来这里干什么?”
张扬道:“你看不见我们的招牌啊。”
霍廷山连连点头道:“改日,改日!”他向两人告辞之后,仓惶离去,连头都没回。
梁成龙充满警惕道:“干什么。”
财务科长刘文媛和主任助理萧苕敏都在张扬的临时办公室内,现在体委上上下下都摸不透这位新来主任的做事风格,张扬做事可以用神龙见首不见尾来形容,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干什么?就说这栋活动板楼,谁都没想到他会建在这里,而且有了想法马上实施,找了工程队,三天之内就搭建起来了,效率之高令人惊叹。
霍廷山心说,你的饭我可不敢吃,他笑道:“我真的有事,必须得走!”
中年人道:“那位同志,你下来一下,我们是规划局的!”
张大官人拍了拍梁成龙的肩膀道:“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小气人,三百多万跟咱俩的友情比起来算个屁!那啥,外面来了朋友,我总得有个地方招待人家,你放心,我暂时借用,一定会爱惜你别墅里的一草一木,等用完了,一定会完璧归赵,绝不耽误你赚钱。”
“白日做梦!有五千万我往你这儿打水漂?你当我傻逼啊!”
霍廷山苦笑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梁成龙哭丧着脸把钥匙缴了出来:“我说哥们,你想借多久啊。”
体委所有的党组成员对张扬在新体育中心对面修建组委会现场办公处都表示不解,放着体委这么大的院子,闲置这么多的房间不用,为什么偏偏要到工地对面弄了这个活动板楼?张大官人的心思谁也猜不透,不搞则已,要搞,咱就得搞得轰轰烈烈。
梁成龙道:“你们体委不是有招待所吗?反正你住也不花钱。”
张扬准备离开组委会现场办事处的时候,听到下面一阵骚乱,他走出门去,看到两辆车停在楼前空地处,几名男子站在那里,仰头望着活动板楼,为首的一个中年人双手搭在额头前,遮住阳光,大声道:“你们这儿谁负责的?”
张扬道:“我们共产党人全都是越是艰险越向前,哪有咱们害怕的事情?”
刘文媛皱了皱眉头,体委结工程款从没有那么利索过,从市里好不容易弄来了二十万,钱还没捂热,这位张主任眼看就要挥霍一空了,在她看来,这座活动板楼建的毫无必要,可她的身份地位不适合说什么,她点了点头,转身http://www.hetushu.com去了。
张扬参观完新建好的活动板楼,恍惚中有种回到江城新机场建设工地的感觉此情此景何其相似,不过这里的条件暂时要比江城那边差上许多,活动板楼扯得是临时电,电话倒是装上了。
梁成龙道:“那是因为省运会根本就没有商业价值。”
张扬道:“当然没有,要是有的话,我就用钢筋混凝土了,谁还建活动板房啊?”
“钥匙给我。”
张扬拿来了纸笔,摆在茶几上:“霍局,您既然来了,就给我写个批条吧,省得以后别人说三道四,又说我是违章建筑,其实我都是为了市里着想。市里把省运会的营销权交给了我们体委,我们就得认真贯彻执行。”
霍廷山不认得张扬,体委的领导他倒是认识几个,可和这位新来的张主任没打过交道,霍廷山道:“小同志,谁派你过来的?这栋活动板楼是你们体委哪位领导决定修建的?”
霍廷山被两人拖进了办公室,他那点力气根本没办法和张扬抗衡,既然不能反抗,霍局长只能选择承受了,来到了张扬的办公室,张扬把他摁到了那张刚刚搬进来的双人沙发上,笑道:“霍局啊,我正准备找你呢!”
梁成龙道:“谁啊?楚嫣然?”
梁松哈哈大笑:“只管留着,以办好这届省运会为目的,在可能的前提下,争取最好的成绩,这是我对你们的期望,也是全体市领导对你们的期望。”心中却道广告费?人家不找你要钱就是好事儿!
新体育中心工地现场,新世纪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徐光利头戴安全帽站在高处,眺望着工地对面的这座突然就树立起来的两层小楼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工地现场指挥李长峰是他亲外甥,也望着那座小楼,忍不住道:“小舅,你就任由他们在咱们对面盖楼?”
张扬笑道:“对不住,我还真没空,明天,我明天一定请你。”他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想起来一件事,转身向梁成龙道:“你云曦山庄的别墅好像一直都闲着吧。”
为啥叫现场办公处而不叫现场办公室或者其他,张大官人现在已经是体委主任,副处级干部,正处不日就会批下来,别看活动板楼简陋可也是处级单位。
张扬傲慢的态度激怒了霍廷山,他正想发火,身边一个人提醒他道:“这人好像是新来的体委主任!”
张扬道:“省运会影响差,是因为缺少有影响的人物,历来东道主都把省运会当成一次政治任务去完成,没有人考虑过省运会的商业价值。”
徐光利道:“工人里肯定有人在挑动,你给我把事情调查清楚,凡事带头闹事的,撵他们滚蛋!”
还有几名工人正在板楼周围忙活,进行着最后的安装工作,他们指了指楼上。
上面张大官人已经改换了一副面孔,笑眯眯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主动向霍廷山伸出手去:“真是霍局啊,失敬失敬,我还以为是地痞来捣乱的,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我这人不喜欢便宜外人,假公济私的事情我最喜欢干,省运会运动员服装的赞助权,我打算让给天骄集团。”
霍廷山可没听说过梁成龙在新体育中心也有工地,可他很快就明白过来,梁成龙说的工地就是这活动板楼,这栋违章建筑是他建的。
梁成龙接口道:“所以你就想来一个体育搭台经济唱戏。”
霍廷山内心一怔,他看了看张扬,有些不能置信,体委主任正处级干部怎么可能这么年轻?
霍廷山道:“不了,我还有事情,改日……”
梁成龙道和*图*书:“这儿是我工地啊!”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五十万,太少,你要是能拿出五千万,我还可以考虑。”
霍廷山真是服了他了,人才啊,你倒是修在主体育场中心试试,徐光利会甘心你欺负到他头上?想到这一层,霍廷山忽然悟了,自己被徐光利利用了,这样的麻烦事,别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自己却主动贴了上来,现在好了,想抽身都不容易。
张大官人走回来亲热的搂住梁成龙的肩头:“兄弟如手足,你说现在我刚来南锡,连个窝都没有,你一大房地产商,看着我混成这样,难道没一点同情心?难道不想拉兄弟一把?”
不过这三天的建设过程无风无浪,居然没有任何人过来找体委的麻烦,难道这位张主任真的是鬼不缠?别人知道是他在这里搞事,没人敢触这个霉头?
梁成龙道:“我靠,你这是公报私仇啊!”
梁成龙道:“就你这八间破板楼,你当这是聚宝盆啊。”
梁成龙道:“你对外宣称要拿到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这件事都传开了,我真是搞不明白了,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就你们南锡这体育水平,前三都难,还拿第一呢?你小子吹牛也得有个边际。”
李长峰有些委屈道:“这事儿又不赖我,工程款不能及时到位,工人领不到工资,领不到工资,他们当然不肯干活了。”
张扬也没下楼,趴在栏杆上居高临下道:“我啊!我负责。”
萧苕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低声道:“张主任,你放心,我会做好工作的。”
霍廷山道:“小同志,你应该懂得城市建设是按照规划来的,你们这栋建筑是非法建筑,已经有人对你们进行了举报。”
张扬道:“没劲了啊,敢情你老婆情人一大堆,我连女朋友都不能有了。”
张大官人两只眼睛顿时瞪大了:“梁成龙,你这工程款还想要不。”
霍廷山愕然道:“这楼是你盖得?”
张大官人根本不给他拒绝的理由,一手抓着他的手臂,一手搂住他的肩头:“改啥日哦!走,上去聊聊!”梁成龙乐呵呵把霍廷山的另外一只胳膊也抓住了,两人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把霍廷山给拖了上去,一群规划局的工作人员眼睁睁看着局长被人家给拖走了,不是他们不想管,这事情的确管不了,张扬什么级别?梁成龙什么身份,人家这种层次的交流,他们根本挨不上。
梁成龙一听就知道这厮在演戏,他俩认识这么长时间,已经有了相当的默契,梁成龙马上配合道:“这种临时性的建筑根本不用报批,就算报批,规划局方面有霍局呢,根本没有问题!”
张扬道:“你说省运会的冠名权能卖多少钱。”
梁成龙道:“形象工程不假,可现在还没建好,到处都是工地,有什么形象可言?而且现在建的是活动板楼,等新体育中心建好马上拆除,没什么影响。”
梁成龙道:“我是真不看好你们南锡的这次省运会!”他指了指对面的新体育中心工地:“距离省运会开幕还不到一年时间,主体育场还没封顶呢,只要动脑子想想,就知道你们当初的规划很难兑现,现在南锡的财政遇到了困难,搞不好会压缩新体育中心的投资,现在我已经听说了不少这方面的传言。”
两人这边说这话,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却是胡茵茹和海兰一起抵达了南锡,两人这次前来不仅仅是为了来探望张扬,更主要是为了公事,张大官人有了好处不喜欢便宜外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更何况现在没人把省运会当成肥水,张扬要她们过来的http://www.hetushu.com目的就是联合策划省运会的广告业务。宣传部梁松已经明确表示要放权,张大官首先要做的就是造势,他要把省运会的声势先造出来。
徐光利没说话。
张扬道:“你跟我说话啊!”
萧苕敏有些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她心说自己没犯什么错误啊,自从张扬来了之后,一直都把他当爷一样的供着,怎么他第一个就把自己从体委里踢出来了呢?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徐光利长得什么模样,再说了,我跟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为什么要跟他作对?在这里建设省运会组委会现场办公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搞好大会组织工作。”
张扬笑道:“我就是这里的领导,有什么话你跟我说!”
霍廷山听到他搬出了市委书记,心中颇感无奈,他是不打算继续跟着掺和了,你爱建不建,早知这么麻烦,八抬大轿请我来,我都不来,可既然来了,想脱身离开又不是那么容易,霍廷山心说,不就是签个条子吗?还能难为住我?他接过纸笔,在上面写了一行字……同意按照市委指示办理!下面签上了他的大名。霍廷山这一手还是相当高妙的,你不是说市委徐书记同意了吗?我就来个顺水推丹,我不得罪你,可我也不能得罪徐光利。同意按照市委指示办理,意思是,市委同意,我就同意,市委不同意,我也不同意。以后发生任何问题都跟我没关系,我今天脱身之后,以后我再也不掺和你们的事儿。
梁成龙笑了起来:“你搞得是省运会,冠名权?有没有搞错?我掏五十万冠名,你能把运动会改成丰裕运动会吗。”
梁成龙道:“我不差你那点工程款,我说哥们,玩归玩,千万别把自己给折进去了。”区区十多万的工程款,梁成龙真没看在眼里,换成别人这种小活他是不会接的,可张扬开口,他肯定不会拒绝,在新体育中心工地对面搭建板楼,梁成龙也感到非常的有趣刺激,他想跟着凑个热闹,看看这件事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张扬道:“事在人为,别人做不到,我未必做不到。”
张扬道:“我靠,今儿你怎么总是给我泼冷水啊,本来我还想把你工程款给结了,算了,那笔工程款,你等着吧。”
张扬道:“什么意思?”
霍廷山道:“办事处修在这里好像不太合适吧?”
张扬没理会他,看了看表道:“那啥,今儿我不陪你了,有事明天再说。”
霍廷山低声道:“他是……”
张大官人给了梁成龙一个评价:“鼠目寸光。”
张扬道:“合适啊,正对着新体育中心工地大门,省运会明年在这里召开,我们组委会当然要现场办公,离主体育场越近越好,如果不是考虑到人身安全问题,我就把办事处建在主体育场中心。”
尽管没人看好张大官人的省运会营销计划,张大官人还是一意孤行,他利用市财政批下来的二十万启动资金,首先在新体育中心现场工地对面搭了一座活动板楼,底上一共八间,楼顶插着五星红旗,小楼外面挂着招牌,上书省运会组织委员会现场办公处!
梁松笑道:“我的思维已经跟不上时代了,既然市里决定把营销权交给你们,就是相信你们这些年轻干部的能力,好好干,我相信你们可以将这届的省运会办好。”
梁成龙道:“你这不是便宜自己人,你是坑朋友,自己一个人跳了火坑还不算,还把所有亲戚朋友都拉进来。”
梁成龙笑道:“你们新来的体委主任,我的老朋友张扬!”
徐光利道:“地皮是市里的,又不是咱们自己家的,要管也轮不到我们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