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4章 串串儿

陈浩道:“这不叫本事,叫阴谋诡计,根本是拆东墙补西墙,他把钱从深水港哄了出去,用在新体育中心上面,他的问题解决了,我们深水港面临的窟窿却越来越大了,这个年轻人一点大局观都没有,只顾着私人的利益,拼命捞取政治筹码,不会从全局看问题。”他越说越是生气,一张脸涨得通红,陈浩最近憋屈的实在太厉害,深水港的资金问题就快把他给压倒了,其实他也明白,就算梁成龙和乔鹏举能拿出钱来,现在也不会投入深水港,现在很多人都抱着观望的态度,深水港两个最大的投资商出现了问题,星月集团正在重新评估深水港的投资计划,何长安更绝,干脆来了个人间蒸发,陈浩能不着急上火吗?现在看到张扬弄到了钱,他干着急,抨击张扬也是为了减轻自身的责任,意思是大家看到了没有,不是我没能耐搞好深水港,现在自己人都挖起了墙角。
常委会上,刚进常委班子的新任常务副市长陈浩愤愤然道:“搞什么?丰裕集团的梁成龙在深水港玩起了停工,乔鹏举答应的投资款迟迟不能落实,我找他们谈过几次,都说财务上出了状况,筹集不到资金,现在怎么突然有钱了?而且一下拿出了一个亿,去搞新体育中心的建设,这张扬也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挖自己人的墙角!”陈浩发怒是有原因的,他自从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就饱受资金问题的困扰,不但要和这帮投资商建筑商斗智斗勇,还得面对领导的责难,现在几乎每天他都要被徐光然叫过去呵斥一顿,陈浩这个人远不如常凌空那样八面玲珑,虽然都是徐光然提拔起来的干部,可在徐光然心中,他的能力要比常凌空差出许多。
胡茵茹发现张扬把梁成龙这些高干子弟都联合起来是有目的的,这些高干子弟的动作往往会成为很多商人的风向标,他们往往是消息最为灵通的人士,他们加入省运会项目,就会给出别人一个信号,这件事大有可为,在营造声势方面,张扬已经有了相当的修为。
张扬道:“万事开头难,只要我把这个头开好,一切就会变得容易起来。”
两人说了这么久,却没有一句话提及秦萌萌母子的近况,直到临挂电话的时候,何长安方才道:“大家都很好。”
张扬道:“经纪人?运动员也有经纪人。”
海兰对这件事的前景并不乐观,真正把省运会办起来应该不难,可是要取得成功却并不容易,不但要把省运会办起来,还要取得轰动性效应,更重要的是南锡要在这次的省运会上取得好成绩,张扬已经夸出海口,要夺得金牌榜和娄牌榜的双榜第一,单单是这件事就已经把他自己逼得没有退路了。其他事情只要有钱都好解决,可比赛成绩是无法掺杂太多水分的,张扬想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把南锡的体育提高到平海第一谈何容易。
海兰道:“关芷晴那边我已经联络过,她本人对出任省运会的形象大使并没有任何兴趣。”
梁成龙道:“紧张也不怕,徐光利能拿到钱,我就能拿到钱,我出一部分资金,乔鹏举不是搞投资吗,我把他也请进来,我就不信,老徐敢欠他的钱!”
云曦山庄的确是个幽静的地方,天鹅湖边只有他们三个人,张扬负责生火支炉子,胡茵茹和海兰负责串肉串儿,张大官人干完自己的活儿,来到她们身边帮忙,看到两人串的太慢,张扬道:“到底是没经验,串串儿也是一门学问。”
梁成龙道:“你放心吧,东江体育场和*图*书那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现在是本本分分经营,昧心钱我不会去赚。”
张扬道:“没力法,缺钱啊!”
海兰道:“她的行程已经确定了,下周三会抵达南锡。”
海蓝啐道:“串串儿要什么学问!”
梁成龙道:“垫资我也干!”
胡茵茹和海兰都看着他,她们知道张扬想从市里要来钱应该很难,张扬道:“拉兹先生不是很有钱吗,我打算把他给哄过来。”
徐光然脸上的表情虽然显得很开心,可他心头并不舒服,他把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权放给张扬,张扬这边就把乔鹏举给招呼进去了,有了乔鹏举的参与,这件事就变得复杂了许多。徐光然明白张扬这样做的目的,他是给自己加重砝码,选好退路,避免受到刁难。
张扬道:“冰箱里有我买的羊肉、鸡翅,车库里有炉子,对了别忘了多带两瓶红酒。”
胡茵茹道:“我真为你捏把汗。”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浩打断了,陈浩不屑道:“年轻人做事就是喜欢出风头,尽搞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什么火炬传递,有意义吗?”
梁松不失时机的拍了一句:“咱们南锡的第一棒肯定是徐书记跑了!”
张扬道:“对!徐书记考虑到新世纪方面无法按照既定工期完成全部工程,所以让我来接手这件事,除了主体育场之外,其他的场馆准备对外招标。”
夏伯达握住茶杯的手猛然一紧,徐光然的这句话包含的意义很复杂,他在告诉所有人,是他知人善任,张扬取得的任何成绩都是他预见到的,夏伯达当然听说过张扬和徐光利之间的不快,旁观者清,在他看来,徐光然正在一步步把张扬推到坑里去,张扬稍有不慎就会全盘皆输。
陈浩脸上的表情异常古怪,僵在那里,他太缺乏耐心了,应该把梁松的这句话听完再说话,这下糗大了,整个人被吊在那里不上不下的,吊他的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张大官人就没有老实的时候,自从他进入了泳池之后,水波荡漾,激情四射,海兰和胡茵茹两条美人鱼被这厮上下其手怨意骚扰,身上的泳衣自然难以幸免,等她们回到岸上的时候,一个个娇嘘喘喘,霞飞双颊,披上浴巾冲着在泳池内仰泳的张扬狠狠地跺了跺脚。
身为商人,梁成龙在生意上的嗅觉相当的灵敏,他马上就把握到其中的商机,梁成龙道:“你负责新体育中心的工程,市里变更了工程合同?”
梁成龙激动了起来:“还招个屁的标,我接了!”
徐光然的话引来了一些掌声,并不热烈,常委们的无精打采也是显而易见的,最近南锡的日子并不好过,没有什么值得激动的事儿。
海兰想起刚才他的胡闹,又是爱又是恨,抓起一旁的救生圈向张扬的脑袋上丢去,张扬一偏头躲了过去,抓住游泳圈,垫在屁股下,笑眯眯道:“咱们晚上去湖边烧烤吧!”
海兰道:“少臭美了,那是我们保养得当,跟你有什么关系。”
梁成龙道:“你怕他接着这件事找你的毛病?”
张扬道:“我晚上多吃点羊鞭羊球,一定让你难忘今宵。”
胡茵茹知道他还不知道要癫出什么话来,慌忙打断他的话题道:“现在徐书记把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权也给你了,你责任重大,省运会要是搞好了,你会增添一笔重要的政绩,可要是搞不好,恐怕责任就要你来承担了。”
海兰啐道:“大白天的又想耍流氓?”
张扬道:“省运会存在着巨大的商机,现在梁成龙、乔鹏举这帮和图书人都准备加入一起玩了,拉兹应该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吧。”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奸商就是奸商,梁成龙把事情考虑的很周到。张大官人给梁成龙一个评语:“唯利是图,你真不是什么好鸟。”
徐光然道:“深水港的工程遇到了困难,我相信只是暂时的,我们南锡的优势摆在这里,只要是有眼光的商人都会看到我们远大的前景,他们不会放过这个发展的机会。我们要时刻保持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张扬作为一个年轻的干部,身上有些缺点是在所难免的,可是我们要多看到他的优点,尽可能的激励他把优点发挥出来,让他的工作热情化为动力和能力,切实的为南锡做事。”徐光然适时的停顿了一下道:“投资在深水港,投资在新体育中心,都是投资南锡,只要是投资南锡,有利于南锡发展的,都是我们南锡的朋友,我们都要欢迎。”
张扬道:“何来荣升之说,我是被人家从江城赶出来了。”
梁成龙道:“你如意算盘落空了,徐书记人家是宰相肚里能撑船,你翻起的这点风浪,人家根本不在乎。”
张扬笑道:“行了,你少在这里明目张胆的行贿,我不要好处,你只要把工程做好就算对得起我了,钱要拿在明处,偷工减料的事情可不能干。”
张扬挂上电话,站起身来到水池边缘舒展了一下四肢,海兰撩起池水泼在他的身上。水有些凉,张扬道:“你们不怕冷吗?”
张扬道:“在不在乎只有他心底清楚。”
海兰道:“我回去香港之后马上帮你联系一些明星。”
张扬道:“当然有关系!”
张扬笑道:“你刚才不嫌我脏。”
梁成龙那边也笑了起来:“哥们,咱们说真话啊,我丰裕集团在平海建筑界可是响当当的招牌,徐光利的新世纪跟我没法比,现在深水港那边暂时歇菜了,这么大工程,真正想竣工拿钱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新体育中心可不一样,只要操作得当,能赚上一笔,这条财路你一定得给我,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发了财忘不了你的好处。
梁成龙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我靠,你消遣我玩儿的?大半夜我把工人给你调过去盖板房,熬夜帮你搭起来了,你这就要拆,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何长安笑道:“需要我帮忙吗?”
张扬道:“不用,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自然会开口。”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要是把省运会办成功了,他脸上有光,要是办砸了,他肯定会跟我新帐老账一起算,到时候,我恐怕只有吃不了兜着走的份儿。”张扬把事情看得很清楚。
组织部长何英培道:“应该没那么严重吧,梁成龙和乔鹏举那种商人,他们就算不投资新体育中心,也未必会痛快的把钱拿出来投入深水港,大家都知道最近深水港的资金出现了一些问题,很多商人都在观望,小张能够说动他们把钱投入到新体育中心建设,我觉着是好事。”
张扬道:“不用怕,火炬传递的事情已经基本上确定下来了,乔鹏举给我打了保票,这次一定说动乔书记来跑第一棒。”
何长安对张扬并不隐瞒什么:“深水港这么大的工程,我一个人撑不住,星月集团投资不到位,据我所知,他们集团内部意见分歧的很厉害,假如他们最终做出缩小投资甚至中断投资的行为,都会对深水港以后的发展造成难以预估的影响,我躲起来就是等他们的决断啊!如果他们做出不利的决定,我就得重新考虑这件事了。”
http://www.hetushu•com扬这才把徐光然放权给自己的事情说了,现在新体育中心工程交给他负责了,那几间板房可不是把自己的路给堵上了。
张大官人笑骂道:“真他妈现实!梁成龙你要再提这件事我就赖着不还了。”
张扬道:“要垫资的!”
海兰道:“乖乖的一边去,别捣乱,明天我就回香港了,给我留一个好印象。”
张扬笑道:“别把我想得那么高深莫测,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老徐突然变得慷慨了,放给我这么多的权力,所以我现在更得小心谨慎,你承建新体育中心工程,一定要做得漂漂亮亮,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
胡茵茹听到张扬提起周云帆,不由得笑了起来:“周叔虽然有钱,可他狡猾得很,白出力的事情他可不会干。”
梁成龙道:“你现在越来越像个阴谋家,我开始有些懂你的意思了,你这次搞徐光利早就考虑到了后果。”
张扬道:“不用了,让人给拆了吧!”
市委书记徐光然知道张扬有些招商的能力,可没想到他刚刚把体育中心的工程建设权交给了张扬,这厮就打出了一张这么漂亮的牌,乔鹏举一直致力于深水港的投资,梁成龙是深水港的建筑承包商,可他们两人摇身一变,联手转换门庭,竟然搞起了新体育中心的工程,这让所有人都没想到。
夏伯达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觉察到张扬和徐光然之间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了一句话,蚍蜉撼大树,以张扬现在的级别想要抗衡市委书记徐光然,是不是有些自不量力?可目前来看,张扬不但没怎么倒霉,而且还有越过越滋润的趋势,这和夏伯达过去的官场之道背道而驰,难道官还可以这样做的?
何长安哈哈大笑起来,其实如果张扬开口,深水港的忙他肯定会帮,他很乐意还一个人情给张扬,可张扬偏偏不求他,何长安因为女儿秦萌萌和外孙秦欢的事情,欠了张扬一个很大的人情,他无论为人处世还是做生意,始终都奉行着互利互惠的原则,他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何长安道:“我还没有恭喜你荣升呢!”
胡茵茹深有同感道:“你是不是吃药了,怎么对这种事儿有些索求无度,做什么事都要有节制,听说这种事做多了对身体不好。”
张扬道:“是不是想要钱?”
张扬道:“我最近就把消息给放出去,然后确定火炬的具体传递路线,哪儿企业赞助得多,我就先从哪儿开始跑,不舍得赞助的,直接就忽略过去。”
而张扬似乎是个天生的斗士,即便是在这种政治环境下仍然表现的战斗力十足,他应该是要通过这次的省运会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能力。
张扬道:“徐书记表面上给我放权,其实是在给我做套!”
宣传部长梁松道:“我听小张说准备搞一个火炬传递……”
胡茵茹格格笑道:“多亏了你教我们的功夫,刚下来的时候有些冷,游了一会儿一点寒意都没有了。”
张扬和何长安联系过后不久,何长安就主动和乔鹏举取得了联系,乔鹏举知道何长安的躲起来的目的之后,也安下心来,他意识到深水港的资金问题还要纠结一阵子,短时间内不会得到解决。他先期投入的那笔钱短期内是不可能得到回报了,这让乔鹏举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新体育中心的建设上,梁成龙决定垫资建设体育场馆,他拉乔鹏举入伙,乔鹏举自己筹措了一部分资金,又从妹妹乔梦媛那里筹集了三千万,一共五和-图-书千万投资兴建新体育中心,而梁成龙方面也筹集到了五千万。
张扬道:“具体行程知道吗?我争取跟她见见面,省运会缺少一个她这样的国际明星代言,这次一定要争取说服她。”
张扬道:“我不清楚,那事儿也不归我管。”
张扬其实早就盘算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事儿当然要给梁成龙,可他对梁成龙是否愿意垫资没有把握,没想到梁成龙答应的这么爽快。张扬道:“你考虑好了,南锡的财政紧张。”
一直没有说话的市委书记徐光然笑道:“大家的讨论很激烈嘛,老夏的一句话说的很对,深水港工程重要,省运会也很重要,我之所以把新体育中心建设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张扬,就是看中了他的能力!”
张扬道:“上次看到他们跟女足的比赛,关注度很高。如果他们能够确定前来,我马上就去联系国家女子足球队。”
张扬望着她娇羞满面的样子,心中爱极,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又过去搂住胡茵茹亲了一口,胡茵茹啐道:“讨厌了,你一手的羊油,把衣服都搞脏了。”
张扬笑眯眯道:“往肉里插,要讲究个稳准狠!”
这一消息传到南锡市领导的耳朵里,着实让这帮领导震撼了一下子。
张扬道:“她是南锡人啊,为家乡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
在场常委看到陈浩的样子,都忍不住想笑,可又觉着笑出来实在太不给陈浩面子了,一个个憋得都是十分辛苦。
海兰道:“不是钱的问题,她有经纪人,她的经纪人觉着为这种级别的赛事代言会有损她的形象。”
梁松下半句话却让陈浩目瞪口呆,梁松道:“听说乔书记已经答应跑第一棒了!”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路是你自己选的,既然扔不掉这个烫手的山芋,那就得想办法把它给吃了,小心点,噎不到你的。”
组织部长何英培道:“张扬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让他们拿出钱来,也是一个本事。”
张扬心领神会:“我很放心!”
胡茵茹笑道:“好啊,我这就去准备东西!”
张扬以一个优美的腾跃动作进入水池子中:“我来也……”
张扬道:“我得多找几个大财东赞助才行!”
胡茵茹道:“如果真的能够说服她,我们的广告招商也会好做一些。”
海兰红着脸儿啐道:“行了,说不了两句话就往沟里带,你现在真是精虫上脑,满脑子就想着这些事儿,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么大精力。”
陈浩道:“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我认为他的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
何长安的声音中气十足,看来心情不错,听张扬说完这件事,何长安不由得笑道:“是不是深水港的资金遇到麻烦了?”
海兰道:“没问题,我和他们队长梁志伟很熟,那个人没有太多架子,很好说话。”
梁成龙一听愣了:“怎么回事儿?”
海兰和胡茵茹看到阳光下他健美的轮廓,俏脸不由得都有些红了。
张扬认识的有钱人不少,别的不说,单单是南锡深水港的两大投资商,何长安和范思琪都是他的老交情,而且两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欠张大官人的人情。可张扬感觉现在不是利用这份人情的时候,至少省运会还用不上,但是答应了乔鹏举联系何长安是必须要做的,张扬有何长安的联系方式,知道何长安现在在非洲散心,他给何长安打了个电话,让何长安主动和乔鹏举联系一下。
张扬道:“既然不冷,为什么还要穿着衣服?裸泳岂不是更舒服。”
海兰道:“生意人都把利益放在第一位和-图-书,只赚口碑不赚钱的买卖人家是不会去做的。”
胡茵茹道:“你还让不让我们吃饭。”
海兰笑道:“别忘了关芷晴是职业运动员,而且是冰公主,每年代言的收入就有几百万美元。”
张扬笑眯眯道:“裸泳舒服,咱们一起感受一下。”这厮不慌不忙的脱下衣服。
何长安道:“那好,只要需要帮忙随时给我电话。”
何长安已经听说这件事,张扬之所以被从新机场项目排挤出去,其根本原因还是得罪了秦家人,是他们利用在军方的影响力迫使杜天野做出这样的决定。正是因为这件事,何长安更觉着是自己连累了张扬。何长安道:“是我连累了你啊!”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你们出钱,我有办法。”
梁成龙道:“你能用乔公子,我为什么不能用,你在乎的是官位,我在乎的是银子,没有银子我怎么帮你盖板楼,没有银子我拿什么去买别墅,白白借给你住!”
张扬呵呵笑道:“你哪听来的?这种事越做越好,延年益寿,永荐青春,你看看你们两个在我的滋润下,是不是变得越来越青春,越来越漂亮。”
徐光然暗叹了一声,这陈浩的年龄虽然比常凌空大不少,可道行比常凌空差多了,政治上也需要悟性,陈浩的政治悟性真是不咋地。徐光然又想到张扬,这小子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和他抗争着,省委乔书记答应跑第一棒,南锡是东道主,自己又是市委书记,到时候肯定要身先士卒,徐光然微笑道:“看来从今天起我也得要加强锻炼了,当火炬手没有体力是不行的。”
张扬道:“深水港项目牵扯的资金太大,现在南锡市的财政重点投入到这上面,市里把明年的省运会交给我,却不舍得拨款给我,真是棘手啊!”
张扬道:“怕承担责任就干脆窝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做。”
张扬道:“对了,香港那个明星足球队帮我联系一下,我打算组织一场明星足球赛,为省运会启动仪式助助声威。”
海兰扬起粉拳在他肩头上狠捶了几下:“你呀就是狠,越来越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张扬坐游泳池旁,看着海兰和胡茵茹美人鱼一样在清澈的池水中游来游去,张大官人很享受这样的时光,正准备下去跟她们一起嬉戏的时候,梁成龙打来了电话,专门向他报告他的八间板房已经盖好了的消息。
张扬道:“有自己堵自己大门的道理吗?”
陈浩被夏伯达这么一打断,也觉着刚才自己的表现有些太过了,他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是说省运会不重要,我只是觉着张扬这种年轻干部挖自己墙角的做法并不好,如果我们所有的干部都这么干,相互拆台,工作还怎么搞?”
胡茵茹格格笑了起来:“你太势利了,只认钱不认人!”
海兰道:“要是乔书记出来跑第一棒,那么平海的各级官员都会关注这件事。”
胡茵茹道:“做这些事情的前提都是钱,没有钱什么都做不成,这场比赛,我们广告公司来赞助吧,也算是我们对你工作的支持。”
市长夏伯达咳嗽了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这边,然后慢条斯理道:“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深水港工程重要,省运会也很重要,关系到我们南锡市的形象,而且和深水港工程相比,省运会明年就要举办,已经是火烧眉毛的事情了。都是自己的事情,哪有什么轻重之分。”
张扬并没有继续提这件事的意思,他笑道:“旅游散心也得有个期限,你这一走把南锡的领导们给慌得不轻,深水港的资金链突然中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