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6章 雨夜出租

高廉明道:“你赶紧过去啊,刚好是个机会,把他们送到酒店,以德报怨,说不定关芷晴一感动就答应当你的形象大使了呢。”
张扬道:“我总觉着有些不太对劲儿,看看再说!”
张扬笑道:“借朋友的,去哪里?”
张扬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一个阴谋论者,别人看来很平常的一起出租车熄火事件,在他心里总觉着是一场阴谋。他熄了火,在距离出租车很远的地方默默观察着前面的动静,高廉明也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跟他一起静静旁观。
这会儿史蒂芬知梦初醒般缓过神来,冲上去抓住那名在地上惨叫的出租车司机,蓬!蓬就是两拳,打得那司机满脸开花,嘴里又开始高叫发科油了。
小眼镜这会儿明白过来了:“哥们,你蒙我啊,我可是古龙小说的忠实读者。”
张扬感叹道:“祸不单行啊!”
高廉明道:“我看那位关小姐应该还讲道理,主要是她身边的那两个助理太讨厌了,机场的事情都是他们惹出来的。现在你有什么打算?是不是准备放弃了?”
高廉明道:“怎么不对劲儿,肯定是车坏了。”
曹米莉怒道:“你们的素质太差了,我一定要追究这件事,你们就等着坐牢吧!”
关芷晴气得俏脸煞白瞪了他一眼,拿起桌上的护照,转身就走。
张扬充满疑惑道:“他怎么不先去检修一下汽车?”
张扬道:“这条机场路是前往东江的必经之路,没人规定只能他们走。”说完这句话他也笑了起来,其实他大可以超车而去,这辆宝马车超前面的那辆桑塔纳还不是轻而易举,高廉明说的没错,张扬的确还没死心,他也发现关芷晴虽然冷漠了点,可并不是不通情理,只是她身边的那两个助手太无理,如果能和关芷晴有个单独谈话的机会,这件事未必不会有转机,更根本的一个原因是,张扬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他认准的事情,往往会不到黄河不死心,跟在关芷晴他们的后面,其目的就是想看看他们今晚下榻的地方在哪里。
张扬没给她太多犹豫的时间,转身向宝马车走去:“我在车里等你!”
张扬向他友善的笑了笑道:“找我有事?”
高廉明意识到了什么,冲着张扬道:“你好像对这位关小姐很有兴趣!”
小眼镜道:“这位小姐,你别以为混了张绿卡就高人一等,美国月亮就一定比中国圆?美国法律就一定健全吗?我呸!”
“小娘们,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中国人的厉害!”那出租车司机作势伸手要打她。
张扬笑道:“那叫天外飞仙!”
张扬抬头笑道:“一位老朋友!”
张扬走到那出租车前,拉开车门向里面看了看,高廉明也跟着走了过去,两人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里面竟然连计价器都没有,这辆出租车十有八九是假冒的,张扬转过身怒视那名出租车司机道:“计价器呢?黑车啊!”
曹米莉狠狠瞪了张扬一眼,又道:“我表妹在美国很有影响力,上过时代周刊!”
关芷晴点了点头,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已经由不得她不承认了,关芷晴道:“不好意思,我想是因为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才造成了刚才的误会,我们不会追究,希望这件事能够尽快解决。”
关芷晴实在听不下去了:“露丝,够了!”她把护照交给那名警察。
那司机推开车门下了车,跑到路边的公用电话亭内打电话。
关芷晴也没想到今晚会这么不顺,一下飞机就遇到了这么多的倒霉事儿,关芷晴道:“先生,这么大雨,我们离酒店还很远www.hetushu.com,你想想办法,让我们去哪儿拦车啊!”
关芷晴道:“不算巧,一间酒店,遇不到才奇怪。”
张扬上前道:“别打了,打出人命你就别想回美国了!”
“多少?”
张扬从他的话锋中听出他一定有事,用毛巾擦干头发,随手扔到脏衣筐里,来到桌前倒了杯水,灌了一大口方才道:“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
刚才两名混混轮着扳手向关芷晴冲来的时候,她的确有些紧张,可是看到张扬出现之后,心中就觉着踏实了许多,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把张扬当成一个坏人。
张扬道:“一厢情愿是不行的,人家不愿意,我总不能硬逼着她来做。”
两名警察也不想事情闹大,黑脸警察道:“有什么事情说不开的,何必闹得大打出手,骂人的不对,打人的也不对,爱国心可以理解,不过行为过激就不好了。”他向张扬笑了笑道:“你是领导,谈到政治觉悟应该比我们高,这样吧,既然这位关小姐不准备追究了,你多少赔点医药费给这位……史蒂芬……”黑脸警察拼读老外的名字有些拗口。
张扬也没送她,等他们三个走后,两名警察乐呵呵把张扬的证件交还给他,那黑脸警察道:“张主任,真是扬我国威啊!”
张扬向关芷晴看了一眼,从她的表现来看关芷晴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一直都是她的表姐在闹,她都是再劝表姐息事宁人。
任文斌道:“你刚来,还没吃饭吧,我让人准备了夜宵,咱们随便吃点,边吃边聊。”
曹米莉仍然有些不依不饶,可是关芷晴不悦的看了她一眼,曹米莉对这位表妹还是有些忌惮的,终于闭上了嘴巴。
却被关芷晴一个飞踢踢在他的胯下,关芷晴虽然没有经受过武功方面的专业训练,可冰公主的称号也不是白白得来的,长期的专业训练下,她无论身体素质还是灵活性都超人一等,这一脚踢得又准又狠,登时就把那出租车司机给踹得跪倒在地上,另外两人看到情况不妙,挥舞着大扳手就冲着关芷晴冲了过去。
高廉明帮他翻译了一下,史蒂芬这才放开了那名司机。
关芷晴道:“无论你有没有认错,我都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
曹米莉这会儿出声了:“他们要五百!”
那司机道:“我帮你们叫辆出租吧,让他把你们送过去。”
黑脸警察看了一眼,关芷晴的名气很大,黑脸警察也从护照上认出眼前这位黑衣少女竟然是蜚声体育界的花样滑冰世界冠军关芷晴,黑脸警察道:“关芷晴,你是世界冠军关芷晴!”
此时雨已经变小了,张扬来到关芷晴面前道:“去哪儿,我送你们过去吧,这地方不好拦车的。”
关芷晴的表姐兼经纪人曹米莉被触怒了,一进了警务室她就大声道:“太过分了,这个人很野蛮的跑过来骚扰我表妹,史蒂芬看不过去,所以跟他理论,想不到他仗着自己有些功夫,竟然出手伤人。”
张大官人虎目一翻,猛然怒吼道:“泼妇,再敢放肆,信不信我抽你!”他的声音如同一个炸雷般响彻在室内,震得每个人都愣在那里。
曹米莉显然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嘴巴嗫嚅了一下,还想说什么,早就被吓得胆寒的史蒂芬拽了她一下,居然开导道:“算了……”看来这老外也不傻,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也懂,刚才张扬没白敲打他一顿。
关芷晴一听就明白了,他们遇上宰客的司机了,她来国内不止一次,也听说过一些司机宰客的事情,想不到这件事落在了他们身和图书上,关芷晴并不缺这五百块钱,可她咽不下这口气,今天机场的事情已经够她郁闷的了。关芷晴怒道:“你们分明是漫天要价嘛,车坏了是你们的责任,就算从机场打到市内也用不了一百元钱。”
桑塔纳开得很慢,驶入三环路的时候,突然歪歪斜斜驶向路边,车辆熄火了,出租车司机很无奈的转过身去:“车坏了!”
关芷晴道:“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张先生,我希望你能就刚才的行为向我们道歉。”
贵宾卡有贵宾卡的好处,关芷晴他们的手续还没办完,张扬那边已经拿到房间钥匙跟着服知卜姐去了。
曹米莉怒道:“你什么态度,小心我向上级部门投诉你!”
曹米莉看到三名汉子凶神恶煞般的围了上来,她顿时没了主意,眼巴巴向史蒂芬看了看,史蒂芬听说这些人要钱,还是没敢发作,曹米莉算是明白了,今天史蒂芬是让打怕了,她掏出钱包准备拿钱的时候。关芷晴冲了过来,捂住曹米莉的手愤然道:“这钱不能给!”
张扬把车远远停在后面,和高廉明两人看着前方的景象,都觉着有些奇怪,高廉明低声道:“好像是出租车坏了!”
关芷晴有些不耐烦道:“不要说了,明早我们离开这里,跟他不会有什么联系!”
张扬知道关芷晴不会接受邀请的,摇了摇头转身上了楼。
高廉明惊喜道:“那最好不过了,这么大雨,还真不好拦车。”他跟着张扬跑到不远处的停车场,上了张扬借来的宝马车,高廉明把行李放在他的后备箱里,在副驾做了,笑道:“这车得不少钱吧……”
曹米莉被小眼镜噎得说不出话来。
出租车司机冷笑道:“不给?看不出这小娘们长得不错,就是他妈不通情理,哥几个,她不给我车钱!”
张扬微微一怔,宁静路是省委大院的所在地,难道这高廉明又是某位政府官员的孩子,可想了想,省委高官里好像没有一个姓高的在内。
黑脸警察看了看他的身份证和工作证:“张扬!”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曹米莉尖声叫道:“你骂我,哦,你这个粗鄙的野蛮人!”
任文斌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正准备去南锡拜会张主任,想不到我还没启程,你已经先来了。”
高廉明也忍不住骂了起来:“真黑啊,这么点路你们要五百,有营运证吗?恐怕连车牌都是假的吧!”还真让他说中了,他抬脚在车牌上踢了一下,竟然发现车牌下还有一张车牌。
曹米莉也火了指着小眼镜的鼻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这件事跟你有关系吗?”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道:“我是为了工作,刚才你不是看到我的工作证了,我是南锡市体委的,明年我们南锡要搞省运会,所以想请一个南锡籍的著名运动员担任形象大使,经过我们的综合考虑,最后决定选择这位关芷晴小姐,谁知道……”张扬耸耸肩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张扬道:“去东江吗?我可以送你一程!”
从她的这句话中张扬意识到她误会了自己,张扬笑道:“我和这边很熟,他们经理约我吃饭。”
张扬来到房间刚刚洗完澡,南国山庄的总经理任文斌就过来拜会。
关芷晴这才明白自己多想了,人家真不是跟踪她来到这里,她拿起纸巾擦了擦嘴道:“咱们走。”
小眼镜道:“你说话怎么可以信口雌黄呢?我们这么多人都看到,这位先生走过来给这位小姐献花的,这位老外伸手就去推搡他,还出口伤人,用英文骂了很多难听的话,这还不算,他和图书居然侮辱我们全体中国人,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华裔,怎么混淆黑白呢?”
出租车司机道:“别急啊,我把你们从机场拉到这儿不给钱啊,拿五百块钱出来,不然谁都别想走!”
曹米莉道:“不行!谁不知道你们这些中国都是官官相护,政府官员沆瀣一气,这边赔钱那边指不定又要公款报销。”
高廉明向张扬挥了挥手,正准备冲向远处的出租车。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抬脚就踹在他的小腹上,张扬的这一脚比起关芷晴刚才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出租车司机被他踹得倒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五米多距离,烂泥般趴倒在湿漉漉的马路上,张扬又指着那俩抄扳手的家伙道:“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张扬道:“关小姐,如果送花接机是一种错误,我可以向你道歉,至于这个史蒂芬和你的这位表姐,我既不会道歉也不会赔款,一个连祖宗都不认的人,我根本就看不起。”
关芷晴毫不畏惧的和他们对视着:“你们这样的行为就是犯罪,信不信我报警抓你们!”
小眼镜笑道:“坐牢?正当防卫需要坐牢吗?按照美国的法律要是有人私闯民宅开枪射杀都不犯法,现在你们美国人到了我们中国的地盘上挑事儿,挨顿打是轻的!”
张大官人听愣了,眼前这位假洋鬼子成语一套一套的,对国内的某些阴暗面也是极为熟悉。看来应该去了国外没几年啊,怎么一口一个你们中国,听着真是不爽。
任文斌道:“一起来吧!”
刚好此时任文斌在楼上出现,冲着张扬道:“张主任,您倒是快点啊,遇到熟人了?”
高廉明果然是在省委家属院下了车,他临走的时候又向张扬要了电话,然后才笑着和他挥手作别。
曹米莉柳眉倒竖,她还想理论被关芷晴阻止,关芷晴道:“算了,我们不追究了,这件事应该是一场误会。”
那名出租车司机忍痛从地上爬起来:“他们……不给我车钱……还他妈打人……外国人就能不讲理了?”
表姐曹米莉打了个哈欠道:“累死了,明天我可得睡个懒觉。”她叫服务员过来买单的时候却被告知,张主任吩咐过这桌的费用算在他的账上。曹米莉道:“看到了没有,这个人就是抱有目的,他一步步来,用小恩小惠想软化你,想让你不好拒绝他的要求。”
史蒂芬和曹米莉拿着行李上了车,三人坐定之后,关芷晴道:“南国山庄,谢谢!”
小眼镜道:“我叫高廉明,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遇到什么麻烦,需要作证什么的,只管给我打电话。”
张扬指着那出租车司机的鼻子骂道:“你他妈不嫌丢人啊?丢人丢你自己的人,别在这儿把国家的人给丢了!”
“你骂谁?我要控告你!”
曹米莉已经尖声叫起了救命,史蒂芬站在那儿犹豫是不是应该冲上去,这时候一辆宝马车已经及时冲到了他们身边,车门打开,张扬大步走了出来,怒喝道:“都给我住手!”
张扬微笑道:“还是木屋别墅吧,这束花送给你!”
张扬来到餐厅的时候,又遇到关芷晴他们三个在那儿吃饭,关芷晴的目光遇到张扬,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她明显是误会了,认为张扬始终都在跟踪自己。
两名警察对望了一眼,黑脸的那个咳嗽了一声道:“都别吵!我不管你们是哪国人,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这儿发生了纠纷就得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来解决,把你们的身份证护照全都拿出来,我们需要例行登记。”
两名警察看到这是一起涉外纠纷,害怕事情闹大,还是hetushu•com坚持把闹事双方带到了警务室。
关芷晴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淋湿了,现在根本看不到出租车经过,就算有出租车经过,想起刚才的遭遇她也不敢去坐,想了想终于决定上张扬的那辆宝马车。
雨实在太大,张扬也打消了回去的念头,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大堂。关芷晴他们还没有办完入住手续,看到张扬跟来不觉有些诧异。
出租车司机明白被他识破了,他笑了声道:“哥们,跟你没关系,他们上了我的车就得给我车费。”
那出租车司机笑道:“我可没要钱,帮你们联系出租车还是免费的呢,你们嫌贵可以不坐啊,下车,把行李拿走!”
关芷晴怒道:“就是不给,中国是个法治社会,你们这帮无赖的行为根本是给国家抹黑!”
曹米莉看到史蒂芬不敢吭声,也只能认了,跟着史蒂芬到后备箱取行李。
既然遇到了,总得打个招呼,张扬笑眯眯走了过去,向关芷晴道:“这么巧,关小姐也来这里吃饭啊?”这话充满了没话找话的意思。
张扬淡然一笑:“警察同志,话太大了,我负担不起。”
关芷晴没说话,可她也觉着今晚发生的事情有些巧合,难道一切真的是张扬故意布出的一场疑阵,其目的就是为了骗取自己的好感?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人的心机也未免太深了一些,手段也太卑鄙了一些。
两名拿扳手的混混愣了一下,看到张扬从宝马车上下来,整个人显得气派不凡,应该是有身份的人。
关芷晴没说话,咬了咬嘴唇,看得出她在犹豫。
小眼镜道:“跟你有关系?你刚才通篇的谎话假话,可能连你们自己人都看不过去了,泼妇一个!”
张扬把身份证和工作证拿了出来,交给那名黑脸警察道:“我是南锡市体委主任!”
张扬笑了笑,解释道:“雨实在太大,我今晚也住在这里。”
高廉明道:“这么大雨,天这么黑,怎么检修啊!看得见吗?”
曹米莉拿到房卡,和关芷晴一边走一边道:“他怎么知道我们遇到麻烦?刚才史蒂芬找那个司机算账的时候,他又去阻止史蒂芬,我看他和那些黑车司机根本就是一伙的,他故意演出这场戏骗取你的好感,目的就是让你感激他,答应他担任那个什么形象大使!”她还是有些心计的。
张扬驱车向南国山庄驶去,东江机场位于东江的北郊,而南国山庄位于东江的南部,等于跨越整个城市,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十点,他决定先把高廉明送到宁静路,省得回头再折返回来。
“宁静路!”
关芷晴那边就没这么高兴了,她一张俏脸笼上了一层严霜,想不到自己的行程被暴露了,这个年轻男子很冒失的过来迎接自己,关芷晴这才想起前两天,香港天空电视台的女主播海兰和她联络过,她去年暑期在香港游玩的时候曾经接受过海兰的专访。就是那次的专访让她和海兰相识,两人之间相互欣赏,海兰提出南锡想请关芷晴担任省运会形象大使,关芷晴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婉言谢绝了,她是一个世界级的运动员,平海省运会引不起她任何的兴趣,可她并没有想到这件事并没有到此结束。
没过多久就看到一辆面包车来到了现场,车上跳下两名身材健壮的汉子,那出租车司机上前跟他们商量了一下。
张扬离开警务室,小眼镜跟在后面追了上来:“哥们!”
曹米莉又叫起来:“居然是政府官员,你们中国的官员也太嚣张了。”
黑脸警察也听得有些烦了:“什么你们中国的官员?你就是入了美国http://m.hetushu.com籍,别人也不一定把你当美国人。”
张扬接过他递来的名片,笑了笑,高廉明这个年轻人古道热肠,真是很不错。两人一起走出了大门,外面下起雨来。
张扬对南国山庄很熟悉,来到南国山庄的时候,雨又大了起来,张扬看着关芷晴下车走入酒店大堂。关芷晴临走之时还是礼貌的跟张扬说了声谢谢,曹米莉和史蒂芬是一句话都没说,拎着行李匆匆逃离了宝马车。
曹米莉吓得声音都颤抖起来,抓住史蒂芬粗壮的手臂:“史……蒂芬……”史蒂芬这会儿比她还要害怕,这货就是一熊包,今天胆都寒了。
关芷晴留意到他手里的那束花,张扬来到服务台前,把贵宾卡递了过去,前台小姐马上认出了他,笑道:“张主任,您好,我这就为您办理入住手续。”
小眼镜也跟着一起过来作证,一路之上凑到张扬身边,很兴奋的手舞足蹈:“哥们,你功夫太漂亮了,刚才用玫瑰抽他的是太极吧,四两拨千斤,我看李连杰用过。”
没等他说完呢,俩混混扔下扳手,就钻入了面包车里,连那名出租车司机都顾不上管了。
其中那名剃着板寸的男子趴在车窗前向里面看了看,然后伸出五根手指道:“一口价,五百!”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想不到这假洋鬼子也会说上级部门。
关芷晴微微一怔,小声道:“表姐,今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咱们吃点夜宵尽快休息吧。”
曹米莉一肚子火顿时爆发起来:“你们干什么?还讲不讲道德,下这么大雨让我们走?史蒂芬!”她推了推身边的史蒂芬,史蒂芬自从让张扬敲打一顿之后,整个人如同霜打的茄子,蔫了起来,看到眼前的情况竟然没敢吭声。被张扬用中国功夫教训了一顿之后,他看到每一个黑眼睛黄皮肤的中国人都觉着对方会功夫,史蒂芬低声道:“咱们走!”
小眼镜让他给蒙住了:“天外飞仙?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莫不是传说中叶孤城使用的那一招?”
小眼镜乐了:“告我?打官司你比我差多了,你在美国混过,我也混过!我就是学法律的,我有律师牌照想不想看看?”
张扬启动了汽车,驶出停车场的时候,刚好看到关芷晴三人也上了一辆出租车,张扬放慢了车速跟在他们的后面。
张扬哈哈大笑,觉着这小子有些意思。
经过这一番折腾,几个人身上的衣服都被淋湿了。
曹米莉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低声道:“这个人有问题!”
高廉明笑道:“那你还跟着她?还没死心……”
出租车司机也火了:“干你什么事儿?赶紧给我滚蛋,小心我连你一起给削了!”
高廉明笑了笑,把雨伞收了起来。
出租车冷笑道:“坐我的车就得给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不给钱,今天就别想走!”身后的那两名男子每人抄起了一把大扳手。
张扬和他也是老熟人了,笑着把任文斌请了进来:“任总,外面雨这么大,你还亲自过来,真是让我感动。”
小眼镜也跟了下来,撑起了一把雨个,很好心的帮张大官人遮住头顶的落雨,张扬真是哭笑不得,这厮也太夸张了,他转向高廉明道:“我不用!”
张扬笑道:“关小姐,看来我没认错人!”
黑脸警察冲着关芷晴几人道:“你的护照!”
曹米莉一肚子气,嚷嚷道:“倒霉透顶了,什么倒霉事都让我们遇到了!”
张扬还真没看出这个小眼镜嘴巴这么利索,他拍了拍小眼镜的肩膀表示鼓励。
张扬点了点头,让任文斌先行一步,自己换好衣服这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