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2章 激发矛盾

夏伯达挥了挥手道:“不管他们,大家坐下开会!”
“为什么?”
顾佳彤回头望去,直到看完那则新闻方才转过头来笑道:“我发现你很上镜啊!”
张扬道:“是,只想着吃你不想吃饭!”
夏伯达没想到龚奇伟会为张扬说话,微笑望着他:“奇伟同志说得很有道理。”
市长们在小会议室内坐定,夏伯达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我们会议的主题是……”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加重语气道:“如何彻底整治城市违章建筑。大家都知道,全国范围内都在创建卫生城,到建文明城,我们南锡作为平海省内重点城市,绝不能落在其他城市的后面。昨天体育中心范围内的整治行动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们整治的力度将更加大,范围将扩展到整个南锡。”
此时的夏伯达已经意识到,自己应该在南锡的体制中表现出更多的积极主动,市长办公会召开之前,夏伯达特地走到会议室的窗口看了看大门的方向,让他恼火的是,堵在大门口闹事的人群非但不见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了,现场也有不少的警察在维持秩序,至少在目前看不出矛盾激化的苗头。夏伯达又给张德放打了个电话,张德放表现的也颇为无奈:“夏市长,正在说服教育。”
张扬正准备结账走人,目光却被电视新闻所吸引,新闻正在报道着今天拆除违章建筑的事情,画面给了吉星超市几个特写,然后将镜头切换到张扬的身上,这都是在张扬没有留意的情况下拍摄的。
顾佳彤格格笑了起来,她向服务员招了招手,张扬抢先把账结了。虽然他的财富和顾大小姐没法相比,可是绅士风度是时刻都需要表现出来的。
徐光然呵呵笑了起来:“赶紧去开会吧。”他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拉开了和夏伯达的距离。
夏伯达道:“咱们这些人真是不容易啊,国家利益、党的利益、人民利益,都说这些利益是统一的,可现在看来,其中也有矛盾的地方,徐书记,你说是不是啊?”
曾东苦笑道:“夏市长,其实公安系统已经尽力了,昨天配合整治行动搞了一天,今天又要疏散这些老百姓,我承认社会秩序要靠他们来维持,可是你看看这两天他们都成救火队员了,哪儿烧起来就让他们去哪儿扑火,拆除违章建筑本来就是一个很敏感的事情,夏市长,我认为这种事情应该以疏导为主,做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下面的事情就好进行了,市里的政策是好的,意愿也是好的,可我们的有些干部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操之过急,根本不给老百姓消化的时间,明明可以温和处理的事情,非得要把火烧起来,现在火烧起来了,责任全都推到公安系统身上,我觉着并不公平。
张扬道:“江南的冬天总是晚一些,我不喜欢这里的冬天。”
夏伯达道:“方法上可能有所欠缺,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新体育中心工地范围内的违章建筑,昨天一天就清除掉了大部分,几年没解决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夏伯达道:“两边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他今天的风格变化很大,每个人都感觉到夏伯达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前所未有的强势。
会场忽然静了下去,陈浩终于将矛头指向了张扬,而大家都清楚张扬是通过夏伯达的关系从江城调来的,打狗还需看主人,陈浩这句话等于公然向夏伯达发难。
徐光然道:“南锡整顿违章建筑的行动也有过多次,可哪次也没有像这次那么热闹!”他转身向远处的大和*图*书门看了看:“老夏,你这把火没烧好啊!”他已经开始公开指责夏伯达了。
张德放也在上班的路上,他已经听说了市政府门口发生的事情,接到夏伯达的电话就已经意识到是这件事,张德放不等夏伯达说话,就表示道:“夏市长,市委市政府门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早就安排公安武警战士前去维持解决,你放心,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解决。”
张扬道:“外面冷,咱们进去说。”
张扬将车锁好,展臂抱住她,微笑道:“梁成龙的,我借来用用。”
一阵冷风迎面吹来,顾佳彤打了个寒颤,低下头向张扬怀中偎紧了一些。张扬搂着顾佳彤走向不远处她的那辆奔驰车,打开车门,两人坐进车里,顾佳彤搓了搓手道:“好冷,冬天就快来了。”
几位副市长已经陆续到达了办公室内,常务副市长陈浩点燃一支香烟,也来到夏伯达身边,看了看大门外的情景,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咱们大门口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顾佳彤伸出脚,在下面轻轻踢了他一下,小声道:“谁吃谁还不知道呢!”
张扬道:“还行吧,五官端正,正气凛然。”
顾佳彤靠在他怀中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开心?”
从组织结构上来说,副市长龚奇伟是张扬的直接领导,龚奇伟在南锡市的领导层中并不得志,分管的也是一些不轻不重的工作,龚奇伟虽然和张扬没有什么深交,可是听到这帮同僚这样说,他也坐不住了,他并不是想为张扬出头,可别人纷纷对他的下属指手画脚,他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龚奇伟道:“现在这个社会,会说话的多,会干事的少,联合小组四位负责人,为什么只有张扬说话?不是张扬想出风头,是因为其他人害怕承担责任,论级别他们都是平级,做事情应该商量着来,张扬发号施令,其他人为什么不反对?他们不反对就代表着都同意,如果这次拆除违章建筑顺顺利利,这件功劳,我看一定不会张扬一个人全占了,可现在闹出点风波,马上就把责任都往张扬一个人身上推,什么叫公平?这就叫公平吗?”
顾佳彤打开收音机,里面播放的正是齐秦的那首《冬雨》。张扬启动了汽车,载着顾佳彤向云曦山庄驶去,如果没有梁成龙的这栋别墅,他还真的要考虑去哪儿住,现在越来越发现这栋别墅的好处了。
徐光然点头笑了笑,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他此时的真正情绪,能够在这一系列不如意的事情发生之后仍然保持微笑面对,徐光然的政治素养也非寻常。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的确自己每次都是‘被吃’的对象。
张大官人并不十分感兴趣,可陪着顾佳彤,他很开心顾佳彤的食欲很好,吃完这些东西又要了一碗牛肉粉丝汤。
夏伯达低声道:“顾书记,我应该怎么做?”
夏伯达打断他的话道:“我始终认为财政投入要有前瞻性和计划性,预先制定的财政计划,不能因为某些突发事件而改变,任何领域的改革建设从长远的观点来看都拥有同样的重要性,绝不能厚此薄彼。”
常务副市长陈浩道:“夏市长,我们不是应该以经济发展为主吗?上次的会议上你曾经指出我们今年的工作重点是深化企业改革。”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夏伯达在不久前的会议上提出最近的工作重点就是深化企业改革,这才过去了几天,居然又换了一个主题,作为一市之长,不能兴之所至信口开河。
hetushu.com大官人低声笑道:“怎么感觉我掉进了盘丝洞遇到了蜘蛛精?”
徐光然和夏伯达走在了一起,他低声道:“老夏,去我办公室里坐坐。”
陈浩皱了皱眉头,他听出夏伯达的这番话似乎在影射深水港占用了市财政大部分的支出。陈浩从心底是对夏伯达不服气的,在他看来夏伯达从来到南锡之后没干过多少的实事儿,只是一个摆设而已,过去深水港工程由常凌空主抓,常凌空走后,工程的指挥权又落在了他的身上,从这件事就能看出徐书记对他的排斥。
顾佳彤柔声道:“你是我的红利才对!”她主动奉上柔唇,张大官人被撩拨的欲火高涨,正准备将顾大小姐重新压倒,却被顾佳彤抵住胸膛,小声道:“乖乖的,今晚我要吃掉你!”
南锡舒云街是一条有着几十年历史的老街,如今这条老街已经被赋予了太多现代的色彩,几经改建,昔日的古建筑早已难觅影踪,街道宽阔了许多,道路两旁耸立了不少的高楼,说到没变的就是这条老街上的美食,张扬陪着顾佳彤吃了隆兴记的蟹黄包,老张头的龙抄手,谢二嫂的茴香豆,女孩子对这些小吃有着特别的钟爱。
张扬道:“你说!”大手探入她的衣襟内,捉住温热坚挺的双峰。
夏伯达道:“回头还有个市长办公会,没时间啊。”他在拒绝徐光然的邀请。
夏伯达主动向徐光然打了个招呼:“徐书记!”
曾东也跟着道:“是啊,我问过张德放,他也劝过张扬要三思而后行,可这个张扬,太喜欢出风头了,根本不考虑其他同志的意见,一意孤行,现在好了,搞成了这个样子。”
顾佳彤道:“那我就把属于你的那部分全都投入到药厂的建设中,扩大再生产,以后再详细告诉你红利的事情。”
司机将车辆缓缓驶离了北门,夏伯达仔细看了看条幅上的标语,又看了看现场的人数,他感到有些奇怪,据他所知涉及到整顿的相关人员没有那么多,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一起来到这里?其中到底有多少人的利益真正受到了损害?他拿出手机首先给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打了个电话。
张扬道:“什么影响?只要咱们两情相悦管其他人作甚?”
两人出了店门,外面风大了很多,顾佳彤戴上帽子,张扬竖起衣领,展开手臂将顾佳彤的娇躯揽入怀中,顾佳彤表现的有些抗拒,小声提醒他道:“注意影响,这是在外面。”
张大官人对钱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笑道:“我要钱没用,多少我都不在乎,别管多少钱,你替我管着就是。”
顾佳彤对云曦山庄清雅的环境也十分的喜欢,来到梁成龙的那练别墅,顾佳彤赞道:“这儿环境真好,比起秋霞湖那边还要幽静。”
顾允知哑然失笑,夏伯达的这句话他实在太熟悉了,顾允知道:“我已经不是省委书记,你也不再是我的秘书,小夏,以后政治上的事情不要问我,你觉着应该怎么办,就怎么去做,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徐光然停下脚步,望着夏伯达道:“老夏,外面的情况你看到了?”明摆着的事情,由不得夏伯达否认。
市长办公会定在上午九点半召开,夏伯达其实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去徐光然那里说话,可他不想去,自从昨晚和顾允知一番深谈之后,夏伯达对现在的形势已经有了明确的认识,顾允知并没有教他怎样做,其实他也根本不需要教,很多的事情他早就看清楚了,只是夏伯达缺乏担当的勇和图书气,政治上的谨小慎微让他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变得优柔寡断。
张德放听到夏伯达的这句话多少感到有些纳闷,夏市长今天的语气突然变得这么强势,这在过去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现象?难道政府大门口的聚众抗议已经把这位市长大人给触怒了?
张扬心中暖洋洋的,低声道:“呆会儿我让你更开心。”
陈浩道:“咱们谁都想事情往好的一面发展,可是我们的意愿是好的,最终的结果未必理想,今天门口集会的事情,徐书记很生气,肯定会追究。”他把徐光然抬出来明显是对夏伯达的不敬,你夏伯达在南锡充其量不过是个二把手,徐书记才是真正的掌权者。
张大官人感觉自己身体的某部分正被温暖和潮湿慢慢的侵吞进去,他惬意的闭上了眼睛,扶住顾佳彤盈盈一握的纤腰,感受着她身体带给自己的青春律动,初冬的寒意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不见……张扬对整治违章建筑的后续影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第二天一早有不少人集中到市委市政府大门前提出抗议,抗议的主题就是联合工作组作风野蛮,不顾群众的感受,强行拆除了他们的房子。现场聚集的人很多,竟然有五百多人,而且有越聚越多的趋势。
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王海波道:“夏市长,两边都要抓也得有所侧重,我们的工作重点究竟是企业改革还是城市建设?”
这场聚众闹事同样引起了市委书记徐光然的注意,巧合的是,他也从东门进入,下车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的夏伯达。
徐光然敏锐地觉察到一夜之间夏伯达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过去,他和自己谈话的时候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锋芒毕露,难道他已经着手向自己反击了?这次的治理违章建筑是他策划的向自己反击的第一战?徐光然望着夏伯达,满怀深意的笑着:“把隐藏的矛盾激发出来,夏市长真是好主意啊!可我要提醒你,激发矛盾的时候,千万不要把老百姓的怨气给激发出来,永远不要忘了,我们是人民公仆,无论任何时候,我们都要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夏伯达再好的脾气也不禁被陈浩的话触怒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吗?现在召开的是市长办公会,你把徐光然抬出来作甚?用他来压我?你也太嚣张了,夏伯达面色一沉:“整顿违章建筑是我下的决定,出了任何事情我来担当!”
顾佳彤抿起嘴唇,美眸中掠过一丝羞涩,她小声道:“你啊,怎么吃得那么少?”
陈浩道:“整治城市违章建筑是一件好事,可是任何事还是需要考虑老百姓的感受,我看这次整治的手法有些过激,联合工作组欠缺和老百姓的沟通,所以才造成了目前的状况。”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向窗外望了望,明显是在提醒所有人,目前民众闹事仍然在继续。
夏伯达道:“现在正是上班高峰时间,他们聚集在政府大门口闹事,会造成怎样恶劣的影响?张德放,你身为公安局长,这件事处理的很不好,我命令你马上解决这件事,如果一个小时内事情仍然得不到解决,我拿你试问。”
张扬已经解开了她的腰带,黑暗中顾佳彤啐道:“你好不老实,我跟你说正经话呢,不许动!”顾佳彤捉住张扬的双手,爬起坐在了他的身上,额头抵住张扬的前额,黑暗中一双美眸熠熠声光道:“你知道今年你会有多少分红吗?”
顾允知对夏伯达的评价是,他是一个好的执行者,并非是一个很好的掌权者。
顾佳彤温婉笑道http://www•hetushu.com:“和你在一起开心呗!”
市长夏伯达乘车上班的时候刚好看到眼前的一幕,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低声向司机道:“从东门走!”
陈浩见到夏伯达生气了,心底也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那句话的确有些过了,在市长办公会上把市委书记抬出来,这是对市长夏伯达的不尊重,人家生气也是正常的。
张扬在南锡掀起风浪的具体情形顾允知并不清楚,今天听夏伯达说完,他就已经明白了乔振梁的目的,也明白张扬这次很坚定的站在了乔振梁的一边,至少在眼前来看张扬并没有站错队。顾允知望着面前的夏伯达,心里生出一阵感叹,从夏伯达目前的执政能力来看,他最适合的位置并不是一方大员,也许是跟在自己身边太久,夏伯达缺乏果敢的勇气和决断的魄力,而这两点恰恰是一个政府一把手的致命伤。可夏伯达的谨慎并非没有原因,在外人的眼中他是自己的亲信,自己离休之后,夏伯达的身份就变得十分的敏感,夏伯达选择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政治方略也不能说是错误的。
徐光然笑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们的那个联合工作组,是不是处理方法上有问题,伤害到了老百姓的感情?”
夏伯达怒道:“你管什么吃的?现在整个市委市政府上上下下全都在盯着你看。”
“太潮湿!”
夏伯达道:“外面来了五六百口子人,昨天涉及到整顿的违章建筑总共加起来不到二十个,一石惊起千层浪,政府合理合法的事情怎么会遭到这么大的对抗?”
两人走入别墅,顾佳彤伸手想要去开灯,却被张扬阻止,黑暗中找寻到她的樱唇,重重地吻落下去,两人在黑暗中激烈亲吻着,从门前一直吻到沙发之上,张扬将顾佳彤压在沙发之上,伸手解开她的衣服,顾佳彤娇嗔道:“我还没说完话呢。”
常务副市长陈浩道:“任何工作都需要财政的支持,我市的财政形势严峻……”
陈浩道:“可每次拆除的时候都是他发号施令。”
张德放道:“夏市长,你放心,我马上解决,马上解决。”
王海波道:“奇伟同志,咱们整治的对象不是阶级敌人而是老百姓,谁也没说放弃整治,而是要注意方式方法。”
顾佳彤道:“那我就缠住你吃掉你!”
顾佳彤用手在外面压住张扬的大手:“药厂今年的效益又攀升了一个层次,利润做到翻番,看来以后我的生意重点都要放在这方面了。”
夏伯达道:“我想大家首先要搞清楚一个问题,我们的整治对象是违章建筑,这些人违章违建本来就损害了南锡的利益,他们现在还跑到市政府门前闹事,这就是执迷不悟,明知故犯,保障老百姓的利益,不是保障这部分人的利益他们为了一己之私损害城市形象,对于这种人说服教育没用就只能采取强制措施。”
张扬笑道:“今儿是怎么了?食欲大开,饭量惊人啊!”
夏伯达笑道:“海波同志,这两件事有矛盾吗?”他知道王海波向来都和陈浩的意见一致,他们都是市委书记徐光然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们走得很近,在夏伯达看来,这几个人是政治上的一个团体,从来都是相互帮衬的关系。
顾佳彤笑道:“是不是看到我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几个副市长对张扬的怨念都很大。
张扬轻吻她的俏脸,然后一路吻到她的粉颈之上,顾佳彤手臂向后伸去,轻抚张扬的面庞道:“蓝海那边我已经彻底交接清楚了,以后全都放手给明健去做,http://m.hetushu.com我不用东奔西走。”
分管文化体育事业的副市长龚奇伟道:“我觉着夏市长说的没错,新体育中心的违章建筑问题存在已久,过去整治过几次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见不到太大的效果,这和我们的干部顾虑太多有很大的关系,这次的行动虽然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可总体来看,联合工作组的整治行动还是以集体利益为先,在这次整治违章建筑的行动中,我们一定不能妥协,既然做了就要坚持原则把这件事做到底,既然点燃了这把火,就要把不符合市政规划的东西全都烧干净。”
分管政法的副市长曾东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今天公安办事的效率的确有些太差了,他来开会之前已经将张德放狠骂了一顿。
夏伯达笑了起来:“我倒觉着,有些矛盾早晚要爆发出来,与其隐藏在那里越积越深,不如让矛盾尽早爆发出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看清问题,看清了问题我们才好处理问题,徐书记,你觉着对吗?”
王海波道:“当干部的最怕的就是自身职责分不清楚,体委一摊子事情还不够他忙活的?”
张扬道:“你就是我最好的红利,你都是我的,其他的我才不管呢。”
夏伯达点了点头道:“来的人不少,我刚才已经给张德放联系过,让他马上解决这件事,尽快把闹事者驱散。”
夏伯达道:“我实在是不明白,现在想做一些实事怎么这么难?自己不做,别人去做了,心里还会感到不平衡,还要说三道四,说别人的时候,为什么不看看自己都做了什么?南锡这两年市政建设高速发展,可是违搭违建状况却得不到根治,一幢幢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相应而生的是一栋栋歪扭七八的违章建筑,我们口口声声要建设现代化的都市,建设花园城市,可这些违章建筑如同一块块的补丁,就打在我们南锡的脸面上,考虑老百姓的感受?我不相信广大的老百姓都乐于见到这种现象,少数人把个人的利益建立在损害南锡市形象的基础上,这种行为我们绝不能姑息,我再次强调,这次的整顿违章建筑行动,将全面彻底坚决的执行下去,整顿的范围不仅限于新体育中心规划范围,而是南锡全市,不管违章建筑属于谁?不管有怎样的后台,我们都将毫不留情,一整到底!”
徐光然道:“做事不能只看眼前,更不能只看片面,要看到大环境,要有全局观。”这话充满了教训夏伯达的意思。
常务副市长陈浩道:“整治违章建筑也应该由相关部门负责,我实在搞不明白这次联合小组怎么会是张扬负责?他一个体委主任对市政规划,城市建设也很熟悉吗?”
夏伯达道:“联合小组是张扬、孟士冲、霍廷山、张德放四个人联合负责,联合行动,谈不上张扬负责。”
张扬道:“秀色可餐,看着你我就不觉得饿,这就是有情饮水饱。”
夏伯达对这次的整治开始是很不爽的,因为张扬指东打西,利用这次机会把他拖到了徐光然的对立面,事实上他和徐光然从来也没有处在同一立场上,只不过之前双方的矛盾都被隐藏了起来。矛盾一旦被激化,夏伯达反倒没有了这么多的顾忌,你徐光然不是认为我指使张扬那么干的吗?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也不怕承认,自从明白省委书记乔振梁想要在南锡做文章,夏伯达的底气变足了。他转向副市长曾东道:“老曾,今天的事情,公安系统负有很大的责任。”
顾佳彤知道他笑得不怀好意,笑盈盈道:“你小心啊,我今天饭量好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