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4章 信不信

张扬道:“孟士强张口就是一百万,我们的拆迁赔偿方案全都有据可查,按照我们市里的政策,结合那里的实际情况,我们最多只能赔偿给他六万块。他非但不同意,而且态度极其蛮横,我让孟士冲做他的思想工作,最后孟士冲给了我一个答复,说他同意让步,但是最少七十万。”
张扬回到体委办公室没多久,就接到了孟士冲的电话,电话中孟士冲告诉张扬,他大哥已经把赔偿金主动降低到了七十万,再少他就无能为力了。
关芷晴挂上电话,一旁的表姐曹米莉忍不住道:“真是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一分钱的报酬都不收取,你是世界明星,当一个省运会的代言是不是太委屈了。”
张扬把带来的新体育中心规划图拿了出来,摊平放在李培源的力公桌上。
张扬道:“我来此之前已经让人算过,你那两间房,如果配合拆除的话可以一次性补偿你六万块钱。”
孟士强笑着在霍廷山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直截了当道:“你们叫我过来是为了新体育中心工地上两栋房子的事情吧。”
这对张大官人来说不啻是一今天大的好消息,他强忍激动道:“真的?”幸福来得太突然,连张扬也不敢相信了。
张扬道:“李书记,你比我还没耐心,你接着听下去。”
南锡市纪委书记李培源是第一次和张扬打交道,看到张扬登门拜访,李培源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厮是不是要承认错误?心中不由得暗赞这小子懂事,可他没想到的是张扬并非来请罪的,而是告状的。
副市长龚奇伟已经着手收拾桌子了,眼看一天的工作就要结束,是时候准备回家了,在所有副市长中,他是最不受重用的一个,分管的文化体育没有什么实际性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即将到来的省运会是个坎儿,身为分管领导的他刻意远离这件事,其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不会替别人背黑锅,龚奇伟并不是一个不敢承担责任的人,他之所以作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他的手头没有相应的权力,不是他不想做事,而是他无法施展抱负,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中,他唯有选择平庸,他安于平庸并不意味着他安于去背黑锅,去承担责任。
张扬道:“我给他六万已经是最大限度的让步了,他找我要七十万,你说这不是犯贱吗?我代表谁?代表南锡,代表政府,他要七十万是在敲诈政府,狗日的什么东西?胆儿挺肥啊,老臧,你信不信,我让他跪在我面前求我去拆!”
张扬笑了笑道:“领导们经常教导我要抓典型,只有抓住典型工作才好进行,所以我就抓了个典型。”
孟士强道:“我盖房子不花钱?办手续请客不花钱?我知道你身在官场怕牵连,我不怕,我就是一平头老百姓,我怕他做什么?有种他就来拆我的房子,我放狗咬死他!”孟士强有个爱好,喜欢养狗,而且持喜欢养大型犬,为此还专门开了一个狗场,所以平时一说狠话就是要放狗咬死某某。
刘刚连连点头。
龚奇伟微笑道:“小张啊,自从你来到南锡之后,体委的工作搞得不错嘛,有声有色的,连关芷晴这位世界冠军你都能请来,真是很有本事啊!”
张扬微笑道:“一分钱都不要,她这次出任省运会大使完全是义务的。”
张扬道:“老臧啊老臧,你怎么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孟士强算什么东西?无非是仗着有个城建局局长的弟弟,越是这样,越是要懂得进退,面子我也给他了,政策我也给他说清楚了,你都在场是不是?”
李培源道:“http://m.hetushu.com当然属于违纪,只要查实决不轻饶。”
李培源板起面孔道:“小张啊,你还要教我怎么做事吗?”
孟士强呵呵笑道:“张局,你在开玩笑。”
曹米莉道:“这个张扬有什么好?又野蛮又粗俗!真不知道楚小姐为什么会喜欢他?”
张扬道:“这次整顿行动总体来说还算顺利,可还是遇到了点麻烦。”
张扬道:“这事儿跟我主管的工作没关系,涉及到一些违纪行为,所以我得找您,只有您才能解决问题。”
李培源笑道:“我这是纪委啊,你到底想搞什么?”
张扬看了看霍廷山,这会儿霍廷山也装起了哑巴,张扬道:“一百万太多了,我们也不能开这个先例,如果给你一百万,以后市里的整治行动就没力法进行下去了。”
张扬也不多说,站起身向城建局局长孟士冲道:“孟局,你帮我做做他的思想工作,最多六万,我给他半天的时间考虑,明天八点钟如果不同意拆迁,六万都没有。”他说完转身走了,臧金堂跟他一起来的,看到张扬走了,自己也不好留下,向几个人笑了笑,跟着张扬走出门去。
张扬又拿出了一份材料:“这是我托人从房管部门弄出的一些资料,从这些资料可以看出,孟士强建房是两年前,也就是说,市里规划要在那块地上建新体育中心之后,他才建房,他房屋的登记时间是前年五月,到现在也就是一年半时间,房屋管理部门是不是不知道他的房屋属于违建?为什么还要给他登记,还是根本就知道,碍不过这张情面?孟士强建房的时候,我不相信他不知道市里已经在这片土地上规划了新体育中心,明明知道市里的未来规划,还去建房,他想干什么?他弟弟孟士冲就是城建局局长,就算孟士强不知道,孟士冲一定知道,身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国家干部,他为什么对亲戚的这种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听之任之放任不理?”
张大官人决定对孟士强下手了,说服教育既然没用,只能采取惩罚措施,他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电话是冰公主关芷晴打来的。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真的,关小姐被我的诚心所感动,她亲口答应我会担任我们平海第十二届省运会的形象大使,并配合我们做出一系列的宣传工作,明天上午,我们在市政府一招签署正式合同。”他向萧苕敏道:“萧主任,合同方面你今天必须要准备好。”
关芷晴道:“后天回去!”
孟士冲叹了口气道:“哥,知道吉星超市被拆的事情了吗?”
张扬知道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了,呵呵笑道:“不敢,不敢,李书记,我事情说完了,这就告辞。”
李培源道:“对自己还挺有信心。”
张扬道:“我这不是想到了您吗。”他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李培源面前:“李书记,您看到的这张照片是新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最后的两间房,为什么直到现在没有拆迁,是有原因的,这两间房手续齐全,我们不能像对待其他违章建筑那样采取强制措施。”
孟士冲道:“差不多就行了,你要九十万,的确有些太多了。”
李培源道:“我知道!”
张扬道:“李书记找我有事?”
张扬停下脚步,笑道:“臧主任有事啊?”
张扬也很客气的和他握了握手,伸手不打笑脸人,今天的事情还是争取和平解决。
张扬笑道:“李书记这可不像您的风格,证据我都带来了,这件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他孟士强是通过不和图书光明的手段取得了房屋的合法手续。”
张扬请他吃饭只不过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人家李培源认真了,不但他接受邀请,还要叫上组织部长何英培,张大官人这次面子可足了,他笑道:“说起来我还欠何部长一顿饭呢。”
孟士强道:“这并不难猜,整治违章建筑搞得轰轰烈烈,老弱病残妇女儿童全都知道,我一做生意的,平时关注的就是信息,再说了我那两间房也在拆迁范围内啊。”
张扬笑道:“知道,我在江城的时候,纪委就专门设了一个我的专用信箱,匿名信黑材料每天都有很多,纪委的工作人员都持喜欢我,他们的额外收入都靠卖废纸赚钱,我占一大部分。”
孟士强琢磨了一下,终于松口道:“七十万吧,不能再少了!他要是不答应,那就让他来拆,我倒要看看他有多牛逼。”
龚奇伟听说关芷晴已经答应担任省运会形象大使也是喜出望外,他很愉快的答应了张扬的请求:“小张,明天我会准时前往一招,出席关小姐的签约仪式。”
李培源道:“好,就那儿!”
张扬又向崔国柱道:“老崔,你明天在这里坐镇,因为整治违章建筑的事情,最近经常有人前来闹事,要和公安方面加强联系,确保我们体委最近的治安稳定。”
李培源心说你小子这个典型抓的真准,拆了市委书记外甥的超市,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却不知他这次又要抓谁的典型。
张扬道:“我本来抱着和平解决这件事的目的,主动约见了孟士强,还请了规划局局长霍廷山、城建局局长孟士冲一起来做工作,你知道的,我们都是一个工作组的。”
臧金堂在后面追了上来:“张主任!”
李培源道:“把龚市长也叫上。”
李培源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很严肃,听得很认真。
孟士强差点就拍案怒起了,可想想这毕竟是弟弟的办公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需要顾忌一些,他摇了摇头道:“六万块,门儿都没有,说过九十万就九十万,少一分我就不拆,我手续齐全没什么好怕。”
张扬道:“规划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变更,可是城市重点工程不可以轻易变更,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可有些干部阳奉阴违,表面上执行市里的政策,暗地里唱反调,这种事情属不属于违纪?纪委处不处理?”
副主任刘刚激动了起来:“想不到关小姐拥有这样的爱国之心,真是值得所有运动员学习啊。”
张扬道:“我不一定能请得动。”
张扬来南锡的时间不久,最熟悉的地方就是体委招待所,他马上道:“去体委招待所吧!”
孟士强伸出一根手指道:“一百万,去年一位香港商人出一百五十万我都没卖,你们怎么都得出一百万。”
臧金堂道:“体委一摊子事,我还是留在这里处理处理杂务吧。”
“看您说的,就您这老党员的革命素质,我就是用糖衣炮弹轰你,糖衣也得被你全部扒下来,光溜溜的炮弹给我扔回来。”
龚奇伟听到张扬过来找他,心中有些诧异,其实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张扬来到南锡已经有不少天了,还从来没有主动拜访过自己,这在道理上有些说不通,礼节上有慢待之嫌。可龚奇伟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什么想法,毕竟他在领导层的地位就是如此,分管着最不受重视的一块。张扬来南锡是通过市长夏伯达,人家不来拜自己的山头也说得过去。
李培源道:“可以做做业主的思想工作,给他适当的补偿啊。”
臧金堂慌忙摇头,跟着他一准没有好事儿,虽然和张扬共事的时间不长http://www.hetushu.com,可臧金堂对此可谓是深有体会,他可不想跟着张扬一起陪绑了。
张扬道:“七十万?让他直接去抢银行!”
张大官人最讨厌别人要挟自己,现在孟士强自以为他的两套房有了所谓的合法手续,就敢于和张扬叫板,却不知早已触及了张扬的逆鳞,张扬知道这件事孟士冲也没有起到积极地作用,如果孟士冲能够做到以身作则,对他大哥晓之以理动之以井,拆迁问题应该不难解决,可目前的情况是,孟士冲对孟士强的行为听之任之,还刻意强调自己不方便介入,根本就是理由。
李培源道:“这是什么?”
张大官人喜欢跟明白人说话,从孟士强目前的表现来看,他应该是个明白人,张扬道:“孟经理,你既然这么爽快,我也没必要兜圈子,你那两间房处于新体育中心的规划范围内,出于工程建设的需要,我们必须要将你的两间房拆除。”
臧金堂不信,打死他都不信,就算孟士强有可能答应拆迁的要求,可是说到要跪在张扬面前求他拆,他一百个不相信,一万个不相信。
张扬道:“谢谢龚市长夸奖,我得跟您承认错误,来南锡这么多天,才过来拜访您,您千万别生我的气,我直到现在屁股还没坐稳呢,光顾着屁股下的凳子,生怕一站起来跟您打招呼,这凳子就被人给抽走了,摔一跟头多难看啊!”
关芷晴答应出任省运会形象大使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突破,以后的宣传工作也会因为关芷晴的加入变得容易了许多。
“好,你安排就是,明天我准时到达!”
孟士冲道:“你再考虑考虑。”
张扬的回答也很简单,你不用觉着难做,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七十万,门儿都没有,六万块,还只限于明天八点钟之前,过了那个时间段,一分钱都不会赔给孟士强。
张扬道:“别人告我我不怕,是因为他们没有证据,告我的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东西,我轻易不告状,既然告了就得有凭有据,这张规划图是我的证据之一。”
臧金堂道:“可是,如果达不成共识的话,孟士强选择对抗,受到影响的会是体育中心工程啊!”
霍廷山笑道:“你们哥俩聊聊,我得去开会了。”他希望矛盾都是别人的,自己躲得越远越好,张扬是个混世魔王,孟士冲哥俩也不能得罪,霍廷山心想,三十六计走为上,我躲得远远的,你们斗你们的,干我屁事!
孟士冲笑道:“大哥,今天来得都不是外人,你也别紧张。”
张扬道:“我是来反映情况的!”
张扬道:“没开玩笑,最多就是六万块,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条件,六万块都没有!”
孟士强道:“既然你发话了,那好,我让十万,九十万,不能再少了,这是我的底线。”
关芷晴道:“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决定出任你们省运会的形象大使。”
关芷晴道:“身为南锡人,为家乡做出一些贡献也是应该的,我不需要任何报酬!”
“新体育中心的规划图。”
张扬点了点头,把事情挑明了更好,他微笑道:“孟经理果然有先见之明啊。”
张扬分派完工作,离开会议室准备去市委一趟。
李培源听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拆迁引起的,孟士强要七十万的确太狠了,张扬并不是希望纪委干涉拆迁,他是要让纪委调查孟士强盖房的事情,他是如何占用规划用地,又通过何种途径取得的合法手续,这件事听起来简单可牵涉很广,如果真的正式调查,估计孟士冲也会被牵连进去,纪委对这些事往往都比较慎重http://www.hetushu.com,李培源道:“小张啊,你反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这样吧,我明天让人调查这件事,看看其中是不是有违规的地方。”
张扬道:“李书记,我还得去龚市长那里汇报下工作,先告辞了,回头我在招待所恭候你们的大驾。”
张扬摇了摇头,也不再勉强他,他要去的地方是市纪委,张大官人要去告状。
办公室内只剩下孟士强、孟士冲兄弟两个,孟士强骂道:“他算老几啊,在我面前耍威风!”
多数人的反应都是一样,副主任李红阳率先表达了出来:“真的?”
张扬笑道:“都是假的,我没兴趣看。”
张大官人这会儿真有些晕了,突然之间怎么就改变了呢,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魅力对任何女性都有着通杀的能力,冰公主也被自己的翩翩风采所折服?不过好在这厮还有点自知之明,自己应该没牛逼到那份上,他稳定了一下情绪道:“关小姐,明天上午九点半,我们在市政府一招签约怎么样?”
张扬道:“你要多少?”
张扬笑眯眯道:“李书记,我是张扬!”
李培源道:“这件事我听说了,不过好像你们整顿的不仅是这个范围。”
李培源道:“你既然来了,我就跟你好好谈谈,想不想看看别人举报你的材料?”
张扬道:“商量什么?明摆着他站不住理,跟他商量就是给他脸,他都不要脸了,你非要给他脸干什么?”
张扬笑眯眯望着孟士冲道:“孟局,他是你大哥,不知道我们市的拆迁政策?”
臧金堂笑了笑道:“他有合法手续,要不这件事再商量商量,我看能不能再往下压一压。”
关芷晴淡然道:“感情这件事很难说,别人的事情轮不到我们过问。”
张扬道:“报酬方面,你期望一个什么价钱?”
孟士强当然听说了,他不屑道:“那是李长峰自己没做好,什么手续都没有,别人拆了他也没话好说,根本站不住理啊。”
关芷晴道:“不用,我自己过去!”
李培源道:“做工作哪有一帆风顺的,遇到点麻烦想办法克服嘛!”
张扬压根没想到关芷晴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他又惊又喜道:“关小姐,你还在南锡啊?”
孟士冲始终保持沉默,涉及到他大哥,他不方便开口。
张扬道:“我知道,所以才请你过来当面谈话。”他心中暗想,要是你没有手续,我根本用不上那么麻烦。
李培源不禁笑了,他意味深长道:“你不来找我我都想去找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告你的黑状吗?”
孟士冲听他说得如此坚决,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动气,这厮太狂了。
张扬看到臧金堂这般表示,不由得笑了起来:“老盛啊,我喊你去都是好事儿,你真不去?”
规划局长霍廷山笑道:“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赔偿方面好说,只要是合理范围内,我们是会答应的。”
李培源道:“这件事我真的爱莫能助,不是我管理的范围啊。”
张扬来找龚奇伟的目的是想让他明天参加关芷晴的签约仪式,他想把这件事搞得隆重一点。
关芷晴淡然笑道:“嫣然是我的好朋友,玛格丽特对我就像亲孙女一样,没有她,我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就,嫣然发话了,我怎么可能不帮忙呢?”
张扬道:“业主叫孟士强,是城建局局长孟士冲的亲大哥。”
李培源已经猜到张扬来找自己一定和这次新体育中心工程范围内的整顿有关,不过他猜不到张扬要告谁?
关芷晴道:“我没必要骗你,你准备一下相关的手续,明天上午我有时间,可以签署具体合同。”
臧金堂问出了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她要多少和-图-书钱啊?”
李培源道:“你的事情好像不归我管!应该先去找龚副市长。”
李培源来了些兴趣,点了点头道:“你说!”
张扬道:“李书记,你看,这都要下班了,要不我请您吃饭!”
李培源道:“还有半小时下班,你定地方。”
李培源道:“怎么?想贿赂我?”
李培源笑了,他的确没多少耐心,可跟这小子聊天还是比较有趣的,他点了点头道:“我再给你十分钟,你要是仍然谈不到主题,咱们就不用再谈下去了。”
龚奇伟哈哈大笑,张扬比啥的很贴切,龚奇伟虽然和他接触不多,可是对他现在的处境也有所了解,可以说张扬最近的日子的确不好过。
城建局局长孟士冲总算替张扬说了一句话:“大哥,你也得体谅市里的难处,赔偿方面你再考虑一下。”
张扬笑道:“我也这么认为。刘主任,你和电视台方面联系一下,让黄庆准备一下,做好明天的宣传工作。”
孟士强等到张扬离去,怒道:“这人怎么这么猖狂?一个体委主任,他当得了你们的家?”
张扬道:“这张规划图是市里最早定下来的新体育中心规划方案,当时的文件也出来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明文变更过,所以说这张规划图是经过市委领导们研究通过的,具有官方权威性。”
张扬马上把体委的党组成员召集起来开了一个小会,首先将关芷晴已经答应担任省运会形象大使的好消息告诉了大家,听到张扬宣布这件事,所有人都觉着不可思议,当初张扬提出要请关芷晴担任形象大使的时候,大家都觉着他痴人说梦,后来果不其然的被关芷晴拒绝,可没想到这件事又峰回路转,关芷晴突然同意张扬的要求。
孟士强道:“我的那两间房和其他人不同,我手续齐全,不属于违章建筑。”
“找我有事?”
张扬前来拜访龚奇伟应该说有些迟了,毕竟龚奇伟是他的分管领导。
张扬看到龚奇伟如此爽快,也是非常开心,笑道:“龚市长能够出席最好不过了,这就能体现出我们市对省运会的重视。”
孟士强道:“拆迁没什么问题,但是你们要给我合理的补偿。”
张大官人对此却表现出足够的信心,他看了看时间道:“不聊了,我还得去一趟市委,你跟着我去吗?”
李培源听出这件事开始渐渐接触到实质了,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张扬原来是要告孟士冲兄弟俩啊。
张扬道:“你住哪儿,我派车去接你。”
张扬道:“有李书记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您应该知道最近我们在整顿新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的违章建筑。”
李培源笑道:“你别急着走!”
李培源被他的俏皮话儿逗得哈哈大笑,他居然点了点头道:“好啊,我把何部长叫上,本来说好晚上我请他吃饭的,既然你请,我省得掏钱了。”
李培源呵呵笑道:“扯淡!”他发现这小子的确很有意思,本来一件严肃的事情经他说出来显得轻松许多。
臧金堂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现在他明白了,搞了半天,这厮凡事都拽上自己是帮他作见证啊。
李培源道:“就说我喊他,他肯定去。”
张扬还没说话呢,一旁的臧金堂吸了一口冷气,一百万!孟士强还真敢要,那两件破平房按照相关政策最多也就是赔偿四五万块钱,他竟然要一百万,真是狮子大开口了。
臧金堂点了点头道:“张主任,刚才城建局孟局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孟士强已经同意在原有的基础上减去二十万,七十万就可以拆迁,您的意思是……”
孟士冲显得有些尴尬,他低声道:“这件事我不太适合介入,你们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