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7章 有眼无珠

张扬道:“我们已经讨论过,虽然关小姐不要任何报酬,可是以后你因为宣传产生的一切开销都由我们组委会来埋单。”
关芷晴根本不认识这男子,她有些愤怒的呵斥道:“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段金龙气呼呼看着她的背影,从心底恶毒的骂了一声婊子,他抓住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服务员问道:“钟经理招待什么客人这么重要?”
孟士强一进门就道:“张主任,对不起,我为我之前的态度向你道歉,那六万块我不要了,房子我也不要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窝囊的恨不能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那男子咧开嘴笑了起来:“我说你就是一出来卖的,装什么纯情?”
孟士强道:“张主任,你说怎么办吧。”
张扬一怔:“对不起!”
钟海燕道:“张主任,难道我不是您的朋友啊?”这女人眼波流转还是有几分风情的。
张大官人缓缓点了点头,然后从嘴唇中蹦出两个字:“滚蛋!”
张扬道:“你是南锡的骄傲!”
关芷晴笑了起来:“你吃醋了!”
关芷晴来到走廊之后,才用熟练地英语道:“嫣然,你真会挑时候打电话,我现在正和他一起吃饭。”
这时候看到身穿深蓝色风衣的关芷晴走了过来,看到张扬身边还有一位女性,她不觉一怔,张扬起身笑着迎了过去。
关芷晴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是我先提起的这件事,我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的时候,举办了一个庆功宴,当晚他喝了很多,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她的一双美眸中隐约泛起了泪光。
张扬有些诧异,想不到关芷晴会主动要酒,他打开那瓶茅台,在关芷晴面前的酒器中倒了约二两,关芷晴道:“我就喝这么多。”
钟海燕离开包间,在走廊遇到了董事长段金龙,段金龙向她招了招手:“小钟!”
张扬笑道:“我来接一位朋友。”
钟海燕一听就摇了摇头道:“我不去,我算怕了他,这人毛手毛脚的,喝点酒就知道占别人便宜,一点道德都没有。”
臧金堂支支吾吾,话说得颇为艰难。
臧金堂忽然想起,张扬说过要让孟士强跪下来求他去拆,臧金堂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看着踌躇满志的张扬,他算是服了,现在孟士强虽然没有跪下,可是距离跪下也不远了,可不是他在求张扬拆迁嘛。
那男子哈哈笑道:“报警?公安局长是我把兄弟,你倒是报啊!”
张扬道:“你很小去了美国,口味居然没变,还是那么喜欢吃中国菜。”
关芷晴道:“我们是好朋友,所以我很关心你的感情生活。”
张扬很小心的收了起来,关芷晴最近的表现推翻了之前他的印象,看来这位冰公主其实是外冷内热。
孟士冲道:“大哥,这不是怄气的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纪委书记把我和霍局全都叫过去谈话了,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越快越好,以免夜长梦多。”
张扬微笑道:“臧主任找我有事?”
张大官人眯起双眼看着孟士强道:“威胁我?我刚刚心软,正准备答应你,你居然威胁我!”
楚嫣然啐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
关芷晴笑了起来,端起小酒杯和张扬碰了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张扬道:“我本来觉着事情很简单,不就是两间房子吗?可这件事不知道是谁捅给了纪委,上头知道了这两间房的事情,麻烦了。”
张扬笑道:“刚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感觉你是个中国女孩子,身上一点外国人的味道都没有。”
臧金堂转身把房门给关上了,显得有些神秘。
臧金堂道:“是这样的……孟士强http://www.hetushu.com刚才在楼下表示他很后悔……”
那服务员老老实实回答道:“体委张主任,还有一个女的我不认识。”
楚嫣然道:“等你回来我们再好好聊聊。”
关芷晴笑道:“本来就是中国人,怎么会有外国人的味道。”
张扬道:“也不尽然,很多人出去没几天,一句话里不蹦出几个单词都不会说话,甚至感觉连血统都变了的大有人在。”
孟士冲愣了:“变化?什么变化?”
段金龙听到张扬来了,马上想起当初他们之间的不快,在张德放给张扬摆下的接风洗尘宴上,张扬当众不给他面子的事情,每每想起这件事,段金龙都恨得牙痒痒的。
关芷晴笑了起来,张扬这句话问到了关键之处,她之所以改变主意答应担任省运会的形象大使全都是因为楚嫣然的缘故,可是这件事她答应了楚嫣然,自然不会告诉张扬。
张扬望着臧金堂的背影露出会心的微笑,估计这厮肯定会把自己的意思完整的转达给孟士强。
张扬一开始并没有和关芷晴单独用餐的准备,可史蒂芬和曹米莉的缺席把这顿饭变成了他和关芷晴两个人的晚餐。
孟士强叹了口气,心中郁闷到了极点,早知道张扬这么麻烦,他还不如老老实实拆了房子,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楚嫣然大声否认道:“没有!”
孟士强道:“那你就不顾我的面子,我这么大年纪了,你让我给他低头,我不干!”
张扬笑道:“不巧,我约了朋友。”
臧金堂点了点头。
关芷晴道:“我母亲一直用中国的传统教育方法来教育我,所以我虽然在美国生活了这么多年,感觉仍旧和美国社会格格不入,可以说,我的身上中国的味道更浓一些。”
关芷晴相信才怪,普通朋友还会为他出这么大的力,不过她对楚嫣然的性情还是了解的,知道她很要强,有些话作为朋友也不能点破,关芷晴道:“放心吧,他在南锡干得不错!”
张扬道:“同意了啊!”
段金龙心里有些恼火,可不敢发作,钟海燕最近脾气见长,段金龙身为董事长对她如此迁就也是有原因的,钟海燕和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之间的暧昧,他早就看在眼里,如果没有靠山,钟海燕也不敢对他如此态度。
钟海燕安排的菜很精致,很可口,关芷晴对此也深表赞赏,她轻声道:“在美国很难吃到这么正宗的中国菜。”
张扬道:“话说回来,咱们这些国家干部真得有点远见,得意不能忘形,未雨绸缪你知道吧,干任何事都得想好后路,伸手必被捉,毛病不是别人找的,都是自己做出来的,你说对不对啊,老孟?”
孟士强的嘴唇嗫嚅了一下,他低声道:“张主任,做事别做绝了,给别人留点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
张扬道:“他不是不听你的话吗?怎么突然转性了?”
关芷晴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习滑冰,十岁的时候被送到加拿大训练,那里天气很冷,我的教练是一位俄罗斯人,他最喜欢喝的酒就是伏特加,有时候训练后,我会陪着他喝一杯,不知不觉也有了些酒量。”
钟海燕笑盈盈走了过去:“段董有什么吩咐?”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孟士强听到弟弟这么说就有些不乐意了:“士冲,我已经很让步了,一百万退到七十万,现在七十万又变成了六万,可他也太狂了,一分钱都不给我,还把我的狗弄死了,三万多块呢,这我都忍了,可你让我回头给他服软,我不去。”提起那条狗孟士强就心疼。
楚嫣然听到他们在一起吃饭,心中居然泛起了www.hetushu.com一丝难以名状的滋味,她轻声道:“见到漂亮女孩子他肯定会献殷勤,永远都改不了的毛病。”
钟海燕笑着点了点头:“张主任放心,我一定安排到你们满意。”
下午五点的时候,张扬准时出现在海天大酒店的大堂,他和关芷晴约好,晚上替她践行,约定的时间是五点十分,张扬提前十分钟到达以示礼貌,他在大堂内的沙发上刚刚坐下,就听到高跟鞋笃笃声响,抬头望去,却是海天大酒店的大堂经理钟海燕走了过来。
段金龙笑道:“他就是那个毛病,又不是什么坏人,海燕,就当给我个面子。”
张大官人听到孟士冲的语气差点没笑出声了,忍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老孟啊,有事找我?”
张扬道:“一是瞎子,二是女人。”
“没有!”
关芷晴小声道:“可是你真正见不到他的时候,又做不到不想他!”
关芷晴道:“他们去锦湾游玩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楚嫣然道:“野蛮粗鲁没良心!”
孟士冲自称老孟那是谦虚,听他也这么叫自己,反倒有些不爽,可现在人家握住了他的把柄,他就是不爽也不能表现出来,呵呵笑了一声道:“张主任啊,我大哥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狠狠批评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做,怎么可以拖城市建设的后腿嘛,在我的批评下,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两名民工的医药费他会负责。”
张扬道:“我也知道,官场上的关系错综复杂,表面上看孟士强的事情不大,可真要是查起来,牵涉到的部门不少,拔出萝卜带出泥,我恐怕会得罪一大批人。”
关芷晴感觉张扬的这句话似乎在说她的表姐,她笑了笑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也有他们的选择,这是做人的自由。”她端起酒杯道:“希望我们的这次合作愉快,希望南锡这次的省运会能够顺利进行。”
孟士强咬着嘴唇道:“我没那意思,我专程给你道歉的。”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孟士强也不会向他服软。
张扬道:“无论什么原因,我都很感激你,这次省运会对我来说十分的重要,我们很需要关小姐这样拥有国际影响力的运动明星来推广我们的运动会,提升运动会的影响力。”
“证明你心里还有他。”
孟士冲道:“这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楚嫣然沉默了下去。
张扬道:“你没去?”
张大官人并不是要逼狗入穷巷,从孟家兄弟服软,他就已经意识到纪委书记李培源肯定找孟士冲谈话了,不过李培源的用意也只不过施加一些压力,并不想正式彻查这件事,张扬也明白,官场之上盘根错节的关系太多,李培源能做到这样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张扬也知道见好就收,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必须要让孟家兄弟留个记性,孟士冲身为城建局局长,手中权力不小,不彻底摧垮他的信心,他以后还有可能找机会报复自己,张大官人需要解决的事情很多,没兴趣陪这帮小虾米折腾,所以要一次把他们整怕,让他们再不敢跟自己作对。
张扬道:“酒精可以让人放松,你的教练很有趣,有机会请他来中国,我请他喝酒。”
楚嫣然幽然叹了一口气道:“我恨他,却又恨不起来,我想忘了他,却又始终忘不掉他,所以我能做的只能远远的离开他,不见他,也许就不会想他……”
钟海燕笑得越发响亮,这位体委主任真是会哄女人开心。她轻声道:“张主任,既然来了,我做东请您吃饭吧。”
楚嫣然道:“早就没什么感情了,我把他当成普通朋友。”
钟海燕看到张扬美眸生光,http://www.hetushu.com这也是一种职业病,钟海燕见到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南锡最近刚刚涌现出来的风云人物,微笑自然而然的流露,不过在她表现出来就是一种妩媚的味道,钟海燕柔声道:“张主任,真的是您,来海天也不通知我一声。”
钟海燕笑道:“有啊,如意阁!”
孟士冲考虑了一会儿,低声道:“这样吧,我先给他一个电话,探探他的口风,你别急着走,房子不拆,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还不知道他会接着这件事折腾出什么来。”
张扬端起酒杯道:“咱们不聊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关小姐,为了我们能够化敌为友,喝一杯。”
孟士冲真是怕了这厮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可张扬根本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孟士冲终于相信了传闻的真实性,可他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稍嫌太晚,孟士冲道:“张主任,还是以大局为重,千万别耽误了体育中心的建设。”
张扬充满信心道:“一定会!”
两人喝完这杯酒,张扬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关小姐,有件事我一直压在心底很久了,为什么你会突然改变主意?”
张扬有把菜单转递给钟海燕:“钟经理看着安排吧,我们两个人吃不了太多,菜品一定要少而精。”
孟士冲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张主任,我大哥本性不坏,就是有些贪钱,有些时候拐不过弯来,在我的批评教育下,他终于意识到了不能为了他的一己私利影响到南锡的城市建设,他答应了,一分钱赔偿都不要,同意拆除新体育中心工地的两间房子。”
张扬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件事我也不想闹大,给他六万块就是顾及到大家的面子,他拿到补偿,我们顺利拆迁,以后大家见面还是朋友,可他偏偏要刁难我,非要把事情搞到这一步,真是让人无奈啊!”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孟士冲哑口无言,当初他的确说过这种话,想不到被张扬记在心里了。孟士冲还想说什么,张扬却不再给他机会,干脆利索的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老孟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件事又有变化了。”
钟海燕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他不是喜欢找小姐吗?你去给他叫两个陪酒就是,我不伺候他。”
关芷晴道:“也许我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张扬道:“你想劝我这件事到此为止?”
楚嫣然和张扬分手之后,内心中却始终无法放下张扬,仍然在默默关注着张扬的一举一动。打这个电话过来,也是询问关芷晴事情的进展情况。
钟海燕听出张扬在绕着弯子夸奖自己呢,格格笑道:“张主任过奖了,我才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呢。”
张扬道:“什么意思?”
张扬道:“老孟啊,这件事你别管了,你大哥的事情你也管不了,他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
张扬道:“不能拆啊,现在领导们要调查这两间房的问题,他们要搞清楚为什么已经批过的专属用地还有人盖房子,盖了房子还能拿到合法手续,我倒是想拆,可现在我说了也不算啊!”
张扬道:“这件事真不好办啊,他昨天顺顺当当答应了我们的条件多好,非得搞出这么多事,今天还弄两条狗去工地说什么保卫家园,结果把工人阶级给咬了,这件事影响很坏,我倒是想帮着压住,如果不是我开口,今天建筑工人就把那两间房给拆了。”
关芷晴道:“我心理素质不行,每到大赛之前,总是会很紧张,教练告诉我,喝一杯酒会休息的好一些,我按照他的方法去做,果然很有效果。”
段金龙好言好语劝道:“咱们做生意的和气生财,就算不给石公子面和*图*书子也得给他家老爷子面子,人家是天汇区区委书记,我们的父母官,他舅舅还是咱们的常务副市长,海燕……”
孟士冲咬着牙在电话那头冷笑,这厮分明在告诉自己,纪委的事情就是他捅出来的,孟士冲之前虽然已经猜到这件事和张扬有关,可毕竟没有切实的证据,现在张扬直接把这件事说了出来,更证明张扬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关芷晴没说话。
关芷晴小声道:“好的!”她挂上电话,感觉有些不对,转过身,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正笑眯眯看着她,关芷晴低下头想走,却被那男子伸手抓住:“蓓蓓,来我这儿坐吧!”
张扬今天心情颇好,现在他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孟家兄弟两个已经落入下风,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副主任臧金堂走了进来,臧金堂最近面对张扬的时候表情变得越发的温和友善了,他渐渐意识到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虽然年轻,可是很不好惹,他来到的时间不长,可得罪过他的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臧金堂的转变也在情理之中。
钟海燕仍然坚决的摇了摇头道:“我真怕了他,上次跟他喝了一次酒,把我身上捏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整一个流氓,段董,这种人你也少跟他来往。”说完钟海燕走了。
关芷晴道:“喝点白酒吧!”
段金龙道:“呆会儿石胜利过来吃饭,你回头过来陪着喝几杯。”
张扬道:“魅力也是分对象的,在一部分人面前你是没有吸引力的。”
既然关芷晴提出,张扬自然遵从她的要求,他转向钟海燕道:“钟经理,有没有雅致点的小房间?”
因为晚上的缘故,关芷晴并没有戴墨镜,只是带了一副黑框眼镜,虽然如此,钟海燕还是一眼认出了她,今天关芷晴签约成为省运会形象大使的事情已经传遍南锡,钟海燕没有想到这位世界冠军居然就住在海天,不过她并没有点破,身为酒店管理者,钟海燕知道为客人保护隐私的重要性。
关芷晴道:“具体的细节以后再说,明天我会返回美国,有需要的话,直接打我在美国的电话。”她将一张准备好的联系方式递给了张扬。
孟士强也来了气:“这里是南锡,别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
张扬道:“没必要啊,我打死了你的狗,你不该向我道歉啊。”
关芷晴格格笑了起来:“既然他这么多缺点,你还让我帮他?”
关芷晴道:“放心吧,他只是给我践行,谈得全都是工作,绝没有一丝一毫的私人问题,嫣然,他这个人很不简单啊!”
张扬自己把面前的玻璃杯倒满,微笑道:“我还担心今天我要一个人自斟自饮呢。”
关芷晴闻到这男子身上浓烈的酒气,知道遇到了一个醉汉,她不想跟他理论,转身欲走,那男子又是一把将她手臂抓住:“别他妈装了,多少钱,一千?两千?我看中你了,今晚我非得上你!”
孟士强铁青着面孔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人,做事一点余地都不留,他以为自己是谁?
钟海燕来了兴趣:“我倒想听听。”
张扬有些诧异,关芷晴居然会一个人过来,他低声道:“那两位呢?”
此时关芷晴的手机响起,她向张扬笑了笑,拿起手机道:“对不起,我出去接个电话,失陪一下。”
孟士冲斟酌了好一会儿,方才给张扬打了个电话,他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张扬的办公室,大哥孟士强告诉他,这会儿张扬就在办公室。
张扬道:“你想拆就拆,想不拆就不拆,你当我三岁孩童,耍我玩啊?”
孟士强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我认栽,我承认当年我为这两间房拿到合法手续费了一些功夫http://www.hetushu•com,找了些门路,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你拆吧!”
臧金堂越听越不是味儿,他和孟士强的事情没牵扯,可是他找孟士冲办过事,还帮人送过礼,如果孟士冲出了什么事情,他搞不好也会被牵累进去,想到这里臧金堂有些不寒而栗,他打消了继续劝说张扬的念头,转身出去了。
孟士冲心中把张扬骂了个千百遍,嘴上还得装出很愉快的样子:“同意了!做通他的思想工作可真不容易,我差点都要跟他断绝兄弟关系了。”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不知臧金堂有什么秘密事情要说。
张扬道:“有什么话只管说,我还有事儿,马上得出门。”
接通电话之后,孟士冲尽量用温和友善的口气道:“张主任,我城建局老孟啊!”
孟士冲道:“本来就影响新体育中心建设,拆了就拆了吧。”
臧金堂有些迷惑的看着他,张扬道:“你不记得那天我跟你说过的话了?”
关芷晴黑长的睫毛低垂了下去,沉默了片刻方道:“他已经死了!”
关芷晴道:“也许是你的执着感动了我,也许是我对南锡本身就有割舍不断的感情。”
张扬笑道:“走,我请你出去吃饭。”
来到房间坐下,钟海燕送上菜单,张扬把菜单递给关芷晴,关芷晴微笑道:“张先生看着点吧,我对吃方面没有太多的挑剔。”
张扬笑道:“其实也没多大点事儿,不就是两间房吗?真要是查出来,这件事和你也没多大关系,你最多就落一个不配合政府工作,纵狗行凶,也不一定够判的,你别担心,要说到倒霉的是那帮违反组织纪律,无视城市规划,给这两间房开绿灯办手续的,市里要查的是他们,要治的也是他们。”
孟士强再次叩响了张扬的房门,张扬看到他去而复返并没有感到惊奇,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孟家兄弟已经被他拿住了七寸,孟士强原指望换取巨额赔偿的两间房如今已经成了他的负累。
孟士冲被他一口一个老孟喊得心烦意乱,只差没开口骂娘了,他不敢,他现在处于下风,必须忍气吞声,孟士冲道:“张主任,咱们党的政策是宽容的,总不能一棒子把人打死,你看,我大哥他都已经认识到了错误,这件事……”
张扬道:“我知道。”
臧金堂欲言又止,他看出张扬是得了便宜卖乖,明明是他欺负人还得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做人做到他这种地步也算难得。臧金堂鼓足勇气劝道:“我看他已经答应拆迁了,不如就这样算了,追究下去也没啥意思。”
臧金堂这次不敢点头了,只是笑。
关芷晴意识到自己可能触及了她的痛处,轻声道:“嫣然,对不起,我不该问。”
张扬准备了一瓶白酒,他笑道:“要不,给你来瓶矿泉水?”他记得关芷晴不喜欢喝饮料的事情。
张扬乐呵呵道:“是,不过钟小姐太漂亮,我不敢跟你走得太近,我的革命意志力很薄弱,害怕禁不住考验。”
关芷晴忍不住笑了:“好了,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既然我答应了你,我就会认认真真的做好形象大使的工作,在不影响我正常比赛的前提下,会尽量配合你们的宣传推广工作。”
张扬一看即知,臧金堂想替孟士强说话,可他又不敢说。张扬笑道:“你和孟士强关系不错啊?”
臧金堂点了点头,他显得有些犹豫。
关芷晴听到他出言不逊,气得俏脸煞白,用力摔开他的臂膀:“你放尊重点,小心我报警!”
张扬愉快的点了点头,他却不知道这个电话是楚嫣然打来的。
关芷晴淡然道:“不想走远了,就在这里吧。”
张扬道:“人说过的话总得算数是不?当初我跟你怎么说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