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1章 深浅

张扬道:“明年十月份省运会才召开呢,到时候如果省里的比赛和国家大赛冲突,肯定我们不会勉强她参赛,一切以国家荣誉为重嘛,省运会形象大使只是帮忙宣传,用不了她太多时间的,只要利用闲暇帮忙拍拍形象宣传片,这对家乡有好处,对提升她个人的知名度,树立形象也有好处,你们觉着怎么样?”
张大官人居然伸出手摸了摸何歆颜的胸:“很大啊,她俩要是能贴到脊梁骨上,我一口把她们全都吞下去。”
杨广志也在同时看到了他们,他和李红阳的关系一直都是不错的,张扬他也认识,可对张扬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他一直都是抱有怨念的,因为带出了不少冠军弟子,杨广志在南锡市体育界地位超然,可张扬在省运会动员大会上,当众呵斥了他一顿,把他从会议现场赶了出去,杨广志引以为奇耻大辱。他拿定了主意,只要有机会一定要一雪前耻,现在总算论到体委倒过头来求他了。
“嗬!你真是不要脸啊!”何歆颜一把揪住了张扬的耳朵,张扬拉开车门,把何歆颜拽了上去,何歆颜放了他的耳朵,手臂箍住他的脖子,爬到他身上低头吻住他的嘴唇。
张扬倒是没骗她,清台山紫霞观李信义那儿就得到过这样的内功心法,说什么先天功。
老板朱老三是个胖子,乐呵呵道:“不是我吹,走遍这条水街,就没有比我卤豆干更好吃的。”
张扬叫上李红阳一起去了董丽娜的家,董丽娜的父母都是普通的铁路职工,因为女儿成为世界冠军,他们的生活也得以改善不少。现在住着铁路特批的三室一厅的房子,室内装修也不错。
张扬听他说得斩钉截铁,不由得有些恼火:“我说杨广志,你牛什么?你别忘了这儿是南锡,你是南锡体育界的一份子。”
何歆颜忍不住笑了,伸手在张扬胸口打了一下:“屁的小资,你啊,就是一个封建大地主,整天脑子里想的是妻妾成群,大红灯笼高高挂。”
杨广志道:“我没说不是啊,你又没找我做代言,你要是找我,我分文不收,可你找的是丽娜,人家是世界冠军,身价在那儿摆着呢。”
张扬摇了摇头,他懒得跟杨广志继续理论,原本他就没想请其他的代言人,是市里考虑到政治影响非得让他这么做,现在看到杨广志如此不知深浅,更坚定了他弃用董丽娜的决心,张扬撂下一句话:“你是不想在南锡体育界混下去了!”
杨广志道:“不是说过了吗?”他故意往楼上看了看:“她父母怎么说啊?”
何歆颜道:“我是女人,你得让我!”
何歆颜偎依在他的肩头,柔声道:“那我情愿病一辈子。”
张大官人圈住何歆颜的纤腰,嬉皮笑脸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有这种做贼感就对了!”
董丽娜的父亲抽了口烟道:“钱我们是不会在乎的,可我们家女儿毕竟是世界冠军,找她代言的商家都挤破头,要是这次收了两万块,以后别人会怎么看她,这不是自降身价吗?”
张扬道:“你这不是病着吗?”
张扬听到江南春三个字,不觉一怔,他低声道:“江南春?过去老板是不是朱俏月?”
董丽娜的父亲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后也显得颇为尊敬,他笑道:“张主任这话说得,我们能帮上啥忙啊。”
李红阳道:“什么事你还不知道?还不是为了你那个宝贝徒弟,广志啊,眼看省运会就要召开了,你得给我一个明白话,这届运动会,你的那帮得意弟子能来几个?”
张扬道:“你少胡说八道,这次回来尽说不吉利的话,再这样,小心和图书我打你屁股。”
李红阳道:“现在运动员也是明星,你找人家做形象大使,没有报酬谁愿意啊。”
何歆颜病了,昨晚吹了风受了寒,又和张扬折腾了大半夜,虽然体质一直都不错,也撑不住了。早晨张扬起床的时候发现她发烧了,赶紧找了点药喂她吃了,又熬了点清粥,为了加快何歆颜的复原,他还利用内力帮她疏通了一下经脉。
何歆颜点了点头,乖巧的靠了过来,搂住张扬的腰,轻声道:“刚才飞机在天上转啊转啊,我好担心,害怕再也下不来了,见不到你了。”
张扬笑道:“今天生意不好啊。”
董丽娜的父亲没说话,掏出一盒烟,从中抽了一支递给张扬,张扬摆了摆手,他不抽烟。
回到云曦山庄,张扬洗了个热水澡,回到客厅,何歆颜已经煮好了姜汤,让他喝一些怯寒。张扬的身体当然不会有什么事,根本没必要喝姜汤,可何歆颜的心意他不能拒绝,张大官人大口将姜汤喝了,却见何歆颜托着腮入神的看着自己。张扬笑道:“别这么崇拜的看着我,我最受不了这个。”
张扬这才起身道:“那好,我去了,中午我回来接你吃饭。”
何歆颜道:“我这会儿好多了,你去办你的事,我刚好在家里睡觉,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何歆颜喝完清粥之后舒服了许多,靠在床头,慵懒无力的望着张扬道:“我早晚都要被你给折腾死,看来真得多几个人伺候你。”
老庄道:“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能给我你的电话住址姓名吗?改天我一定登门拜谢。”这会儿他总算明白该说什么了。
张扬和何歆颜准备离去,朱老三是个讲究人,说什么都要把今晚的饭钱退给他,当即还表示,以后只要是张扬过来吃饭,一分钱都不会收他的。
李红阳道:“我通过杨广志联系的董丽娜,这些条件都是杨广志转告我的。”
张扬道:“我听说过一些。”
张大官人就快被她搂得透不过气来,黑暗中低声道:“丫头,你想谋杀亲夫啊!”说话的时候,却感到几颗泪水落在自己的脸上,何歆颜泣声道:“大坏蛋,大混蛋,我想你……”
朱老三这里除了砂锅,卤牛肉卤豆干都是一绝,热腾腾的牛肉豆干切好后装了一盘。
何歆颜惊呼一声:“坏了!有人跳湖了!”
张扬笑道:“换成谁都不会坐视不理的,你赶紧照顾你老婆去吧。”张扬看出老庄的妻子好像精神不太正常。
张扬道:“饿了吧?”
杨广志笑道:“过去我带她的时候差不多,现在她都是世界冠军了,我说话也不是那么顶用。”
李红阳没说话,他其实也这么想过。
李红阳也不抽烟,他笑道:“老董啊,张主任都亲自过来了,足见我们体委的诚意,作为一个南锡市民,你要给南锡帮忙啊!”
张扬抗议道:“我是白酒啊,不公平!”
李红阳道:“广志,你来得正好,我和张主任正想找你呢。”
张扬把手上的一篮水果放下,既然登门总不好空着手过来,张扬笑道:“你们好,我这次来是求你们帮忙来了。”
朱老三点了点头道:“是啊,她在南锡很有名气的,后来死在了静海别墅,当时可是轰动南锡的大事儿,和她一起死的还有莲湖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傅连胜,都说他们是殉情死,后来才查出来他们都是被政法委书记唐兴生给杀了的。”朱老三说这件事的时候还向周围看了看,毕竟讨论的是官场上的事情,他也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
杨广志道:“你爱用谁用谁?不是美国的世界冠军都被你和*图*书请来了吗?丽娜不缺你们这份钱!”
张扬道:“天地良心啊!”
朱老三道:“老庄,是这位小同志救了你老婆,你赶紧谢谢人家……”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道:“丫头,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啥你都知道,我这人特感性,容易动情。”
董丽娜的父亲道:“这要多亏了党和国家对我们丽娜的培养,多亏了市领导对我们的关怀,多亏了教练员的辛苦付出……”他也算是见过场面的人了,套话一连串的说了出来。
何歆颜道:“真的不怕?”
那个叫老庄的男子道:“我伺候老娘呢,谁知道她自己偷溜了出来。”
何歆颜帮张扬把白酒倒上,笑盈盈道:“酒逢知己千杯少,你不是把我当成红颜知己吗?今晚咱们不醉无归!”
老庄点了点头,带着老婆走了,临走前又向张扬道:“我就在水街卖熏鸭,你什么时候来,基本上都能找到我。”
何歆颜点了点头:“又冷又饿,赶紧找地方坐下来。”
张扬笑道:“今儿是怎么了?老是说不吉到的话,再胡说八道,我打你屁股啊。”
一伙人护送着他们来到了朱老三的砂锅居,朱老三给张扬找了身替换衣服,张扬换好了走出来,那中年女人也已经换上了干衣服,正哆哆嗦嗦坐在火炉旁烤着火,何歆颜在一旁站着,周围还有不少人,这时候外面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子急匆匆跑了进来看到那女人,他上前抓住她的手道:“素琴,你怎么这么傻?大冷天的,你这是干什么?”
董丽娜父母一起点了点头。
何歆颜道:“你今天不用上班啊?”
张扬道:“就是!”
接通电话,电话却是体委副主任李红阳打来的,李红阳是为了请董丽娜做形象大使的事情,他专程找了董丽娜的启蒙教练杨广志,杨广志听说这件事之后,也和董丽娜联系了,他们一开口要十万代言费。李红阳不敢擅自做主,所以才请示张扬。
张大官人道:“凤眼湖的水还不及你多,你都淹不死我,它怎么会淹死我?”
老庄也是个老实人,上前握住张扬的手用力摇晃了几下:“谢谢,谢谢……”老庄也不会说话,除了这两个字也没啥词儿,只差眼泪没感动的掉下来了。
何歆颜给了他一个飞吻,妩媚的眼波温柔的就要滴出水来。
张扬带何歆颜去了南锡东部的水街,这里是南锡去年才兴建的一处美食场所,目的是打造凤眼湖风景区,可惜工程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旅游没起来,人气也不行,高档美食街的概念无法贯彻实行,可水街的框架已经搭起来了,也不能荒废,后来区里转变思路,把这里开拓成一片夜市,大批地方小吃涌入这里,想不到生意居然火了起来,可随之带来的负面效应也很多,比如生活污水排放,噪音扰民,市里对这块区域的发展也很是头痛。
何歆颜此时居然来了兴致要去看看凤眼湖,等来到湖边却发现凤眼湖小的很,何歆颜大失所望:“什么凤眼湖,根本就是一个小水塘嘛。”
张扬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重重亲了一记。
李红阳颇为无奈道:“张主任,人家是体操世界冠军啊!”
两人在拱月桥旁边的朱老三砂锅居坐下,店里没有几个客人,老板很热情的把他们招呼到大厅坐下,张扬点了四个砂锅,从车里带了一瓶清江特供,何歆颜要了两瓶嘉士伯,又给张扬表现了她开啤酒瓶的绝技。
张扬开口道:“我们只能给两万,你跟她说一声。”
张扬道:“我们今天过来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想请董丽娜担任这届省运会的形象大使,二是和*图*书请她回来参加这次的比赛,为我们南锡夺取金牌。”
张扬道:“这就是市里要找的形象大使,根本是增加我们的运作成本,董丽娜的名气根本就不能和关芷晴相提并论,非得要搞形式,现在好了一张口就是十万,我反正是不会给,两万块可以考虑。”
“滚!”
张扬听出她在挖苦自己,笑着搂住她的香肩道:“我知道一个阴阳双修的法子,以后咱们修炼修炼,既能健身又能享受不亦乐乎。”
张扬道:“不去了,今天哪儿都不去,就在家里陪你。”
张扬心中不免有些感动,捧住何歆颜的俏脸道:“我也想你。”
李红阳也听不下去了:“老董,你好好想想,这不是做生意,是为咱们家乡贡献一份力量。”
何歆颜接过他手里的空碗放在茶几上:“你跳下去的时候害不害怕啊?”
张扬冷笑道:“身价?你当我不知道他们的身价?如果她不是南锡出去的运动员,我根本不会用她!”
朱老三点了点头道:“下雨了,谁在这大冷天的来湖边溜达。”他说完赶紧去厨房忙活了,小店不大,里里外外只有他夫妇二人还有一名伙计忙活。
张扬没费多少周折就抓住了那个跳水的女人,他把那女人往上拖,这会儿又有几个人赶了过来,帮着张扬把那个女人从湖里捞了上来。
张扬道:“你当得了她的家?”
张扬也明白多说无益,和李红阳离开了董家,来到楼下,李红阳叹了口气道:“现在的人都对钱看得太重,一点奉献精神都没有。”
李红阳道:“广志啊,你应该知道咱们体委资金有限,这件事你得出点力,帮忙说说,看看董丽娜能少要点代言费不?”
张大官人有些惭愧,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没想到触及了何歆颜敏感的神经,他干咳了一声道:“那啥,我没那意思,我是觉着这样有情调,你说我这人是不是有点小资?”
杨广志道:“十万块已经是友情价了,最近一个知名品牌,找她做运动鞋代言广告,给了十五万呢。”
因为下雨的缘故,今晚水街的生意不算太好,张扬之前来过几次,向何歆颜道:“咱们吃砂锅吧!”
李红阳道:“董丽娜当形象代言人那件事怎么说?”
杨广志道:“这还早着呢,你急什么?我也在问,只要有可能,我当然把他们全都召回来。”
董丽娜的母亲道:“两位主任,我们家老董太老实,他不会说话,也不好意思说,你们请我女儿担任什么形象大使,给多少钱啊?”
张扬却没有马上入睡,轻抚着何歆颜乌云般的秀发,想起何歆颜今晚流泪的样子,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带给爱人们的不仅仅是欢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同样带给她们彷徨和痛苦,何歆颜的委屈和伤心同样存在于其他人的身上,自己的博爱和当今社会的道德标准根本无法相容,她们显然无法接受。
何歆颜道:“我才不信你。”
朱老三道:“老庄的儿子叫庄伟,莫名奇妙的就失踪了,足有半年多才找到尸体,听说也和朱俏月的案子有关,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就这么没了,他妈妈因为这件事受不了刺激,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的了,老庄又要照顾他偏瘫的老娘,又要照顾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婆,真是不容易,一家人全都指望着他的那个卤菜摊儿。”
杨广志摇了摇头道:“两万块,门儿都没有!”
朱老三道:“赶紧去我店里烤烤火,我给你找身衣服换上。”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何歆颜端起一杯啤酒,跟张扬碰了碰:“你一杯我一杯。”
“流氓!”
夜雨如酥,润物无声,何歆和_图_书颜喝了两瓶啤酒,张扬把那瓶白酒喝了个底朝天,两人相拥着走入夜雨之中,彼此温暖着相互的身躯。
何歆颜真是饿了,夹了片豆干吃了起来:“好香!”
“你还有良心?”何歆颜从张扬的身上爬了过去,在副驾上坐好了,打开化妆镜上的小灯,看到自己一脸的泪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都是你,害得我哭鼻子。”
真是世事难料,张扬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庄伟的父母,庄伟的死是因为朱俏月,他和朱俏月偷情的事情被唐兴生发现,唐兴生心生嫉恨,所以出手将他杀死,这件事也是朱俏月和唐兴生反目的根本原因,从而导致了朱俏月的死亡。那件案子在张扬的印象中本已淡去,可今天又重新变得清晰起来,唐兴生仍然畏罪潜逃,一天没有抓住他,这件案子一天不会终结。
张扬故意板起面孔道:“有病是不是?今儿是怎么了,总是自己诅咒自个儿?”
挂上电话,何歆颜搂住他的手臂道:“你去吧,千万别耽误正经事儿。”
张扬道:“感谢你们两口子为我们南锡培养了一名这么出色的运动员,培养了一位世界冠军。”
两人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声,何歆颜听得毛骨悚然,紧紧抓住张扬的手臂,张扬举目向哭声发出的声音望去,却见一个模糊的身影正站在湖边,一种不祥的念头出现在张扬心中,没等他出声,就看到那身影倏然跳入了湖水之中。
张扬把雨伞交给何歆颜,顾不上多做解释,大踏步向那女人跳湖的方向冲去,第一时间从岸上跳了下去,何歆颜出于关切,赶紧追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呼救,有不少人都往这边赶了过来。
老庄走后,朱老三道:“大家伙也都散了吧,别看了。”
张大官人的水性果然好的很,弄潮一夜,游刃有余,何歆颜却禁不起他的折腾,自认没有水淹七军的本事,几度云雨之后,趴在张扬的怀中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何歆颜道:“要喝多也是我先喝多。”
张扬道:“我们考虑到具体的情况定下来一个方案,我们打算拿出两万块作为这次形象代言的报酬,你们看怎么样?”
张扬道:“改天吧,今天我有事儿。”
张扬笑道:“冠军?一共也就是获得了一回,还是世锦赛跳马,长得跟个猴子似的。”
张扬想了想,何歆颜推了他一把道:“快去,工作要紧!”
两人说话的时候看到远处一个人朝这边走过来,正是体操教练杨广志。
朱老三道:“老庄啊,你怎么才来?”
何歆颜道:“我才不信呢!”
张扬脸上笑着,心中却觉着这人有些虚伪,等他说完了话,张扬道:“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我说话喜欢开门见山,明年咱们南锡要主办第十二届平海省运动会你们知道吧。”
何歆颜笑了笑不再说话,她还是有些虚弱,靠在张扬肩头又打起了瞌睡,张扬的手机铃声把她惊醒,张扬拿起电话,看到是单位打来的,他摇了摇头,心说已经跟萧苕敏打过招呼了,今天不去上班了,怎么又麻烦自己了。
张扬笑道:“酒能乱性,我要是喝多了,你不怕我那哈……”
张扬有些好奇道:“那女人是不是有些精神问题?”
李红阳道:“最好能去她家里一趟。”
回想着从大隋朝来到九零年代的一点一滴的记忆,张扬发现每一段感情都是他难以舍弃的,随着他对这个时代越来越深入的了解,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观从一开始就走入了歧途,人生活在任何社会都要懂得控制自己的欲望,可能他的转换过于突然,当他意识到自己应www.hetushu.com该控制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既然无法顺从这个社会,只能让这个社会顺从自己。
借着湖边路灯的光芒可以看到那女人五十多岁,头发花白,趴在湖边不停的咳嗽,咳出了许多水。有人上去用棉大衣裹住了她,张扬水淋淋爬上岸,何歆颜关切的走了过去脱下自己的大衣给他披上,张扬笑道:“不用!”
张大官人彻底无语了。
董丽娜的父亲装腔作势道:“说这些干啥?女人家,真是不懂事。”
何歆颜撒娇道:“我就要你说,你就得说。”
何歆颜道:“我要是真出事了,你会不会伤心?”
何歆颜道:“得了,别臭吹了,我饿得前胸都快贴到脊梁骨了,你能不能带我去吃饭?”
张扬道:“杨广志会不会从中捣鬼啊?”
张扬之所以选择这里,一是因为这儿汇集地方小吃,二是因为这里距离云曦山庄比较近,他们吃晚饭就能回别墅休息。
张扬笑道:“别胡说八道,你一看就是吉星高照,那种事儿落不到你头上。”
杨广志缓步走了过来:“两位领导大人找我有什么事?”语气充满了不屑,望着张扬的眼神有了几分得意,心说,你今儿不跳了,有求于我了。
张扬一听董丽娜居然要代言费,顿时就火了:“就她那副模样也敢要代言费?”
何歆颜道:“小河沟一样能够淹死人。”
张扬扶住她的肩膀道:“一点都不怕,凤眼湖水太少!”
杨广志瞪大眼睛看着张扬道:“我当得了,我学生就是这身价,一分钱不能少!”
何歆颜点了点头道:“冲着你这句话,我好好保护我自己,我出事没什么,我就是不想你伤心。”
来到水街,又下起雨来,冬天的雨凄冷潮湿,张扬打着伞,拥住何歆颜,两人走向灯火通明的水街。
李红阳介绍道:“这位是我们体委张主任,今天他亲自来,是特地和你们商量点事儿。”
何歆颜道:“真的好崇拜你,见到素不相识的人落水,你都能毫不犹豫的跳下去,如果是我,我相信你一定会更用心。”
朱老三叹了口气道:“可怜呢,老庄两口子全都是老实人,过去我们都是江南春的厨师,后来饭店出了事情,我们也都失了业。”
董丽娜的父亲笑了笑道:“张主任,丽娜现在是国家队队员,训练比赛任务繁重,平时还真没有多少时间,连我们做父母的见她一面前不容易。”
张扬笑道:“真的不用,你赶紧去照顾她吧。”
董丽娜的父亲道:“你们也别跟我说了,这些事我们也不懂,也做不了丫头的主,你们去找杨教练,我女儿最听他的,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一句话把张扬的后话都给封死了。
张扬道:“你出不了事,我不会让你出事,因为我不能失去你。”张大官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真情流露。
张扬道:“这么着吧,你还是直接和董丽娜的父母联系一下,看看他们怎么说,杨广志那个人我不太喜欢。”
李红阳和董丽娜的父母是认识的,董丽娜拿世界冠军那会儿,他专门登门送过奖金,张扬是第一次来,董丽娜的父母很热情的把他们给请了进去。
张扬道:“不怕,水浅着呢!”
李红阳道:“人家说女儿听你的话,你说什么,董丽娜就是什么。”
张扬道:“关芷晴这么大腕都分文不取,她凭什么?十万,还他妈真敢要!”说完他又想起一件事,低声问道:“十万是董丽娜直接要的,还是她那个启蒙教练杨广志要的?”
何歆颜道:“看我对你多好,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居然还在我面前说什么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鬼话,我非得要跟你偷偷摸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