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2章 天价

望着张扬的皮卡车扬长而去,杨广志气呼呼道:“他什么态度?我工作这么多年,就是没见过这样的领导,我杨广志凭本事吃饭,他不让我在体育界混了,他凭什么?”
众人举目望去,却是南洋国际大酒店的董事长李光南,他今天应邀参加这个座谈会,刚才就已经从张扬的话里嗅到了商机,再说,张扬帮他这么多,他怎么都要表示一下。
龚奇伟举杯微笑道:“谢谢你们对南锡体育事业的贡献,我敬你们这些不忘回报社会的企业家们。”
一旁徐勇道:“我们液压机械厂认养羽毛球队吧,我们比不上烟厂财大气粗,我们拿二十万,帮助羽毛球队聘请教练和用于运动员的训练支出。”
副市长龚奇伟听张扬汇报完工作,也点了点头道:“董丽娜的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仅仅让她代言一下,一张口就是十万块,我们南锡哪有这么多钱?要是开了这个头,以后怎么办?所有运动员都找我们要报酬,还谈什么热爱家乡,为乡亲父老们争光?”
张扬加重语气道:“这次第二棒是平海的第二棒,看看谁有机会亲手接过乔书记递过来的火炬!”
徐勇笑道:“不跑!我是共产党员!”
张扬笑道:“还有没有出价者,那好,这第二棒……”
张扬笑道:“既然大家热情这么高涨,那么我就再拍一棒,不过拍得不是第三棒,还是第二棒……”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场面忽然静了下去,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多数企业家还没有消化张扬的意思,可短暂的沉静之后,有人大声道:“十万元,我拍了!”
梁成龙忍不住看了廖伟忠一眼,廖伟忠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看来今天是志在必得,梁成龙心里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三百万,这价钱有些太高了,可他又不想这么放弃,你廖伟忠不是想抢吗?我干脆给你添添乱,让你多拿点钱出来,也算是为张扬做点贡献,梁成龙道:“四百万!”他是瞎喊的,廖伟忠真的要是放弃,他大不了贴点钱,凭他和张扬的关系,应该还能在其他事情上找回来,不过梁成龙还是有些忐忑,心中暗暗祈祷道:“你他妈千万要接招,别把我架在这儿了。”
张扬道:“我打乱顺序,这么好的位置我不发挥它的价值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每个城市都可以定下来火炬手的名单,但是接力顺序必须由我们组委会来安排,否则,我收回他们的火炬传递权,龚市长,你瞧好了,位置决定价值,咱们先拿南锡做个实验。”
杨广志憋得满脸通红,他本想上前和张扬理论,却被李红阳拽住了,李红阳是害怕杨广志吃亏,张扬来到南锡的时间不长,可是他的名气却是与日俱增,先后把李长峰、石胜利都给揍了,杨广志虽然是他们城市的功勋教练,还不足以被张扬放在眼里。
可李光南的话音还没有落,豆奶粉厂的白锡年道:“十五万!”
李光南愣了,这气魄也太大了,一张口就长了一百万,他算是长见识了,国企老总怎一个牛逼得了,他的心理底线是一百万,超出一百万就不划算了,所以李光南不得不再次选择放弃。他放弃,别人不愿放弃,南锡卷烟厂厂长廖伟忠道:“二百万!”
南锡豆奶粉厂的厂长白锡年道:“张主任,什么好处啊,你倒是说给我们听听,别卖关子了。”
服务员把窗帘拉上,投影上显示出南锡市的鸟瞰图,张扬拿起桌上的伸缩教鞭,在鸟瞰图上指点道:“明年十月,平海省第十二届运动会将在南锡举行,我们作为这次的东道主和举办方,打算搞一次火炬传递,和_图_书其目的是为了宣传平海的人文精神,增强平海全民凝聚力,宣传企业文化。省委乔书记已经决定跑第一棒,火炬传递的排名秩序最终的决定权在我们组委会手中。”
没人跟他争了,徐勇又重复了一遍:“三十万!”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廖伟忠道:“一品锦湾,笑看风云!”一品锦湾是他们卷烟厂今年的主打,廖伟忠绝不是普通的企业家,他从张扬拍卖火炬就已经察觉到其中拥有的巨大商机,借着这个机会达到政治和经济上的双赢,五百万太便宜了。
企业家们都听明白了,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是变着法子想让他们掏钱啊,不过这件事听起来好像有些意思。
龚奇伟道:“你打算拍卖火炬?”
张扬笑道:“除非躲在家里不做事,否则不可能杜绝非议。”
张大官人果然非同一般,寥寥几句话已经把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吊了起来。
张扬的话引得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企业家们发现这个年轻的体委主任很有趣,说话风趣幽默,尤其是由上到下这个词儿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李红阳也颇为无奈,他本想着把张扬叫过来,能以诚意感动董丽娜的父母,却没有想到事情越搞越糟,现在已经彻底闹翻了。
龚奇伟道:“银行贷款方面,你最好直接找夏市长反映,相信他出面要好办的多,至于集合这帮企业家开会,我可以出面组织一下。”
张扬来到话筒前,对着话筒道:“大家好,我是张扬,南锡市新任体委主任,体委党组小组长!我想大家对我都不是太熟,大概是因为你们都是各大企业的领导,平时日理万机没有时间从事体育活动的缘故,不过马上你们就会和我熟悉起来,因为我会让你们认识到体育锻炼的重要性,让你们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会让大家从上到下一起动起来。”
龚奇伟在一旁听得有些头大,心说这张扬真是能折腾,好好的一个省运会被他搞成了拍卖会,这么搞下去会不会触及某些人敏感的神经?
龚奇伟道:“你要考虑到咱们的国情,考虑到大环境,党性原则放在第一位,如果其中赋予了太多的商业色彩,肯定会遭到非议。”
张扬也没瞒龚奇伟,他笑道:“龚市长,你记得我跟你提过的传递火炬计划吗?”
徐勇道:“咱共产党员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张扬望着梁成龙,心里有些同情这哥们,你小子跟着添什么乱?三百万给人家就是,这破火炬根本没这么大偷值,你自己倒霉,硬往枪口上撞。
所有人又笑了起来。
张扬充满信心道:“一定会!”他和廖伟忠一起喝了这杯酒,又道:“我还有一个想法,我们南锡的体育水平在平海相对薄弱,所以我打算搞一个互助计划,也就是说,让企业认养运动队,比如你们认养了足球队,到时候足球队会宣传你们的企业形象。”
张扬也没有想到会拍出这样一今天价,他一开始的时候相信火炬接力拥有一定的吸引力,可以创造一定的价值,可他预计一共也就是能弄个百来万,可他压根就没想到,今天只是试水,拍了两个,就弄到了五百三十万,照这么推算,把平海重要的火炬接力权拍出,肯定要超过千万,张大官人已经是喜出望外了。
午饭之后,龚奇伟和张扬来到了休息室,张扬看出他有话想对自己说,微笑道:“龚市长有什么教导?”
张扬本想结束今天的会议了,可企业家们的情绪似乎都让调动了起来,豆奶粉厂的白锡年道:“张主任,就拍一个啊,你把第三棒也接着www.hetushu.com拍了吧!”
南锡豆奶粉厂厂长白锡年可不愿错过这个好机会,他大声道:“一百五十万!”
张扬道:“缺钱啊!我不这么干,省运会只怕要开不起来了。”
会场再度静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欢呼,没法不欢呼啊,从省委书记手中接过火炬,在所有平海人的眼前跑第二棒,这是怎样的荣誉,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龚奇伟道:“张扬啊,你这步子是不是迈得有点大?”
张扬道:“今天既然大家都来了,咱们总不能白跑一趟,那啥,今天中午饭,我们体委来安排啊!”
李光南还是最先举手的一个:“五十万!”这次他改变了策略,一上来就抛出了高价,想吓退一部分竞争者,李光南认为五十万的价格已经不低了,他是外资又是私营,他是董事长说什么就是什么,认为这帮国企老总不如他自由,毕竟企业属于大家的,他们不可能随便拿出几十万竞争,可李光南显然低估了国企领导的气魄,钱虽然是大家的,可人家有支配权,而且气魄比起李光南还要大得多。
李红阳也觉着张扬刚才那句话有些过火,不过杨广志的态度也无法让人恭维,他叹了口气道:“广志,不是我说你,现在正是南锡的用人之际,作为南锡的一份子,你也得为咱们南锡奉献一些力量。”
张扬道:“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省运会是个烫手山芋,早在我接受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到了,可我既然接住了,就不能随随便便把它扔了,别人说我出风头也罢,说我缺少党性原则也罢,我还是认准了方向,一定要把省运会风风光光的办起来,拍卖火炬的传递权只是第一步,这些企业家愿意拿出钱来支持省运会,不仅仅是他们有回报社会的意愿,我们也要看到,他们的意愿是建立在经济利益的基础上,证明我们的省运会本身拥有着巨大的广告宣传效应。”
张扬却没有太多的顾虑:“其实这是互利互惠的大好事,你们帮助运动员,运动员出了成绩等于为企业做好了宣传,从一月份开始,我们会对重点运动员进行专访,做成专题节目在省内电视台播出,到时候,你们企业的广告也会打上去,我说过,肥水不流外人田,有了好事,先想到的都是咱们本地的企业,如果是对外,才没有这样的好事呢。”
廖伟忠道:“张主任勾画的蓝图,让我们都很神往,希望这届省运会办成平海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届。”
龚奇伟闻言心中一惊,张扬真是有本事啊,能够说动省委书记乔振梁来跑第一棒,那么平海省内的各级官员肯定会趋之若骜,省委书记一跑,省常委肯定要跟着跑,省常委跟着跑,各地市委书记就得跟着跑,市委书记一跑,下面的企事业干部都想跟着跑,影响力无形中就扩大了。
“五百万!”廖伟忠一言定乾坤,在场企业家发出齐声惊呼,梁成龙如释重负的靠在了座椅上,脸上连遗憾的表情都懒得拿捏了,剩下的全都是庆幸。
在南锡这帮企业家眼里,梁成龙和李光南都属于外来户,过江龙想抢他们的风头,廖伟忠首先就不答应,他举手道:“三百万!”
在龚奇伟的斡旋下,这场企业家座谈会三天后顺利在一招举行,来自南锡市内各大企业的领导基本上都来了,大家坐在会议室内,体委方面首先由主任助理萧苕敏讲解了一下火炬传递的事情,企业家们开始没有集中太多的精力,上面前解着,下面低声聊着。
杨广志道:“我说不为南锡效力了吗?哪一届的运动会我退缩过?可他张扬也太欺负人了hetushu•com,不就是个体委主任吗?仗着官职欺压我,我还就咽不下这口气,李主任,我今儿把这话撂在这里,只要他在南锡担任体委主任的一天,我就不会为南锡效力,任何体育活动都跟我没关系。”说完他转身上楼了,想是有事情要和董丽娜的父母谈。
看到徐勇如此得意的表情,很多企业家很快就悟到了其中的道理,他们开始后悔了,三十万就把第二棒拍下来了,太便宜了,他们怎么就没果断出手呢?让徐胖子占了个大便宜。
龚奇伟道:“这件事我回头去如实反映一下。”
梁成龙看到廖伟忠好半天没有应声,心中这个后悔啊,我真是犯贱,我没事充什么大头啊,这倒好,充成冤大头了。
气氛变得轻松起来,张扬笑道:“开个玩笑,其实这次的火炬接力,我们的目的是借着这次机会重点宣传南锡的企业文化,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南锡的第一棒是市委徐书记,徐书记从市民广场开始跑,第二棒就会交给我们的企业家,企业家接力跑的路段,我们组委会将会特制条幅,宣传的就是这位企业家的所在企业,这些标语条幅会通过卫星信号传递出去,影响力遍及全省、全国、乃至全世界,大家都是做企业出身,我相信你们对市场的眼光比我要准确的多,今天开这个座谈会,我只是把这件事提前知会给大家,等到具体的路线出来之后,我会拍卖火炬手接力的顺序。”
看到他们如此踊跃,龚奇伟也感到一阵欣慰。
张扬道:“你们两个算是赚到了,到时候不但全省各市电视台直播,而且初步定下来天空卫视要转播我们的开幕式,还有火炬传递的剪辑,广告效应之大,覆盖面之广,是历届省运会都没有的。”
张扬道:“给你一座金山你跑不跑?”
龚奇伟道:“圣火打算从哪儿采集呢?”
可偏有人想凑这个热闹,丰裕集团的老总梁成龙,他一直坐在下面没吭声,可听到张扬把火炬传递的第二棒也拍了出来,这厮不由得动了心思,他叔叔梁天正是东江市委书记,平海省副省长,没有叔叔就没有他的今天,他可以借着这件事表表孝心。有了这样的想法梁成龙举手道:“二百六十万!”为啥叫二百六十万,因为二百五十万太难听了,索性再加十万。
张扬道:“那就在你后面放一只母猩猩,追上你,你就是她的了,你跑不跑?”
廖伟忠笑道:“我明白,张主任,这样吧,我认养体操队,我们烟厂出五十万赞助,不过他们的胸前广告都要印上一品锦湾,笑看风云。”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第二棒的真正意义,可当白锡年加入竞争之后,大家都意识到,这不仅仅是第二棒,也不仅仅是广告宣传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政治意义,南锡搞省运会,他们这些地方企业不可能不赞助的,可钱也要用到明处,从徐书记手里接过火炬,意义非同凡响。连刚才有美女金山都不愿去追的液压机械厂厂长徐勇,也加入了竞争的队列:“三十万!”他喊出了一个在所有人看来的天价。
掌声中张扬走上了主席台,张扬的名字最近在南锡很响,企业家们的注意力马上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一旁徐勇道:“我跟你一起跑!”
张扬又道:“从今天起你得减肥了。”
张扬坐在一旁,笑眯眯望着这帮企业家,并没有出声制止他们。
张扬道:“其实形象大使的事情已经定好了关芷晴,说句实在话,这个董丽娜无论名气还是外形根本没办法和人家相提并论,把她俩摆在一起,董丽娜肯定是绿叶,只能起到陪衬hetushu.com作用。我之所以去请她,主要是因为领导们提出了这个建议,说关芷晴是美国人,其实美国人怎么了?现在不是都讲究国际主义吗?我们生存的地方是一个地球村,一个村子里的还分这么清楚干啥?再说了关芷晴祖籍是南锡,小时候才离开的,人家也是南锡人。”
在场人都有些奇怪,不是刚刚已经拍过第二棒了吗?怎么这会儿又冒出了第二棒?
张扬笑道:“两方面,我打算派出两支取火队,一直前往长江源头,念青唐古拉山,二派出一支取火队前往长城山海关,两边取来的火种在我们平海省省会东江会合,由省委乔书记亲自点燃火炬,然后开始传递火炬,火炬先向北,然后从北向南,围绕平海一周,最后来到南锡。”
龚奇伟满意的点了点头,几个人喝完这杯酒坐下,廖伟忠端着酒杯找到了张扬:“张主任,回头我让人把支票送到体委去,第二棒火炬一定就是我的了?”
所有人都被他们的对答升笑了。
张扬道:“投影!”
所有人都笑了。
龚奇伟道:“事情做得越大,引起的非议就会越多。”
龚奇伟听到这里也来了兴致:“构想不错,如果怎能实行,可以说是开创了平海体育界的先河。”
张扬道:“可能大家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召集你们开这个会,刚才萧主任说了这么半天,我看到大家也没多少兴趣,这是因为萧主任没讲明白一件事,今天叫你们来,是有大便宜给你们,肥水不流外人田,有了好处,我们当然要便宜自己的企业。”
廖伟忠从张扬手里接过资格证书,笑道:“张主任,条幅不用你拉,等我从乔书记手里接过火炬的时候,那段路,两侧全都是我们烟厂的广告。”
大家又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会在三个月内完成火炬路线的制订工作,同时也会定下火炬手的人选,乔书记是第一棒。”
萧苕敏道:“下面请体委张主任就这次火炬传递的详情做一个说明。”
张扬道:“不夸张,给你透个底儿,省委乔书记已经答应跑第一棒。”
徐勇笑道:“我知道!”
其他人都把手放了下去,张扬笑眯眯指着徐勇道:“三十万,第二棒归你了,徐厂长,我提醒你,咱们可不是彩排啊!回头你就得把钱给我送到体委账户上去。”
徐勇哈哈笑了起来,在所有人的鼓掌声中徐勇走上了前台,从张扬手中拿过了南锡市第二棒火炬手的荣誉证书,徐勇花三十万拍下火炬可不是一时冲动,他长相憨厚,可心眼儿很多,从市委书记手里接过火炬,意义非同寻常,他知道自己不够格,可是他们液压机械厂属于天汇区的企业,到时候,他让区党委书记石仲恒去跑,这可是一份三十万的大礼,送礼要送在明处,谁也说不出什么,石仲恒也会领他这个大人情,三十万,太值了!
张扬道:“麻烦龚市长了。”
廖伟忠和徐勇慌忙站起来道:“龚市长,我们都是国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回报社会是我们的义务。”
张扬道:“肯定能够实现,乔书记跑第一棒,就有了非凡的政治意义,大家会把火炬手看成一种荣耀,任何事务一旦有了市场就能赢得利润,我不是商人,可我也清楚这个简单的道理。”
听说张扬中午拍卖得到了五百多万,副市长龚奇伟也在中午亲自出席了他们的宴会,廖伟忠和徐勇两人都有幸和副市长同桌吃饭。
龚奇伟笑道:“本来就是我份内的工作,跟我客气什么?”他喝了口茶道:“张扬啊,你给我透透底,请这帮企业家过来,究竟打算怎么办?”
虽然仅仅拍卖了两支火炬,可通http://www.hetushu•com过这件事已经让南锡所有的企业家产生了兴趣,会议结束之后,体委做东安排所有企业家吃饭,这帮企业家并不急着去吃饭,都围着张扬询问火炬接力的事情,张扬看到这件事已经起到了预想的效果,也是得意非凡,他的口才本来就很好,一时间吹得天花乱坠,听得这帮企业家一个个悠然神往,看情形恨不能现在就掏出钱来买火炬手的名额,张大官人这会儿倒不急了,发现火炬的价值非同寻常,奇货可居啊,等等再说,等他把省运会的影响越做越大,价格肯定是水涨船高。
张扬咧开嘴笑道:“龚市长觉得怎么样?”
张扬道:“我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所以没答应他们。”
廖伟忠笑道:“是有点儿,南锡的事情是肯定的,可东江的火炬传递,咱们体委也能管得了吗?”他的担心是有一定道理的,张扬只是南锡体委主任,东江的火炬传递并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廖伟忠拍完就考虑到这件事。
龚奇伟道:“你来找我是不是想我向市里反映?”
廖伟忠道:“那我明天就开始健身,不然到时候体力还真吃不消。”
张扬道:“这次省运会的主办城市是我们,谁当火炬手当然是我说了算,你放心,等乔书记跑完第一棒,火炬肯安交到你的手里。”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你说过,不过咱们省运会搞火炬传递是不是有些夸张啊?”
张扬笑道:“怎么?你还有点不放心?”
张扬道:“还有一件事儿,现在省运会的工作已经全面开始了,我想先做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举办明星足球赛,借着这个机会把全运会推广出去,让大家先竖立起来这个概念,这件事目前已经解决了,海天大酒店同意赞助这场比赛,第二件事就是钱的问题,我需要一些启动资金,市里给的那一点儿,属于杯水车薪,根本不够用,我想从银行贷款,以省运会的名义贷款,希望龚市长能够帮帮忙,第三件事就是我想集合南锡重要的企业开一个动员会,给这帮企业家们上点眼药水。”
廖伟忠和身旁的助理商量了一下,这会儿原本轻松的场面变得异常紧张,所有人都关注着这件事的进展,四百万,一个火炬值这么多钱吗?
哄堂大笑,徐勇也乐了起来:“我跑,我累死都得跑!”
萧苕敏的演讲水平一般,说了半个小时,始终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兴趣,她有些尴尬的向张扬望了望,张扬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结束了。
张扬道:“龚市长看过春晚没?每年的春晚,总有那么一些企业家为了在电视上露一小脸,暗地里不知塞了多少好处给导演摄像,咱们平海的企业家也都是爱面子的主儿,你说,要是能跟着省市领导们跑跑火炬接力,那可不是一般的面子。”
龚奇伟道:“谁会感兴趣?”
张扬笑道:“吸烟有害健康吗?”
卷烟厂是垄断行业,又是南锡的利税大户,他一开口,其他人都知道没戏了,廖伟忠是个很有气魄的人,他认准的事情,轻易不会放弃,跟他竞争斗没有什么意义。
龚奇伟笑道:“你说的容易,省委书记跑第一棒,第二棒应该是省长,怎么能轮到企业家。”
南锡液压机械厂厂长徐勇道:“张主任,你是邀请我们当火炬手吧?我二百多斤,可跑不动。”
张扬微笑道:“那要看什么时候,前面给你一个漂亮姑娘,追上了就是你的你跑不跑?”
张扬道:“别忙着笑,这是纪念奖,只要是参加会议的都有份,还有一个惊喜,那就是今天要把南锡市第二棒给拍了,咱们市委徐书记跑第一棒,谁来跑第二棒?”张扬环视在场的所有企业家。